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人们的生活中,遇到的最大的变数可能就是“无条件的爱”。真正的爱情是能够设身处地地理解和体谅自己所爱的人,并且让其他人也受到感染。在这个爱情泛滥如廉价商品的时代,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地去爱呢?因肾脏移植而相互联系的两个孤儿身世的男子和一个与他们似乎是命中注定要相遇的女子。他们的友谊、爱情及一系列的恩恩怨怨,就像教堂中的玻璃画一样多彩却曲折离奇。

分集剧情:
第1集

  阳光灿烂的一天,东洙(李东健),启泰(金成秀),知秀(金荷娜)在教堂里发誓要成为永远的好朋友,永远的三个火枪手。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摄影记者的知秀在对淑燕(刘敏)进行采访时遇到了一些麻烦。杂志社的部长告诉知秀淑燕将在日本与贵族子弟进行秘密拍拖,并指示他立刻动身到日本进行跟踪采访。通过收购其它公司的股权获得建设经营权的启泰(金成秀)威风凛凛地出现在他的父亲朴会长(卢朱贤)的面前。但是,朴会长却没等启泰对收购,兼并公司一事进行解释就对他劈头盖脸地一顿打骂,并使启泰饱受侮辱。泰熙(赵一真)忠告启泰不要将自己的事情告诉爸爸。启泰将酩酊大醉的知秀背回家,知秀突然说她很想见东洙。启泰听到这里,楞住了。而另外一边,小时候在河边突然失踪的东洙(李东健)突然摇身一变成了日本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第2集

  发现藏在窗帘后面的知秀(金荷娜)的刘易亓(李东健)将照相机抢了过来,丢到了大海里。 看到知秀非常愤怒的样子,刘易亓塞了一把钱给知秀。知秀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转身将钱撒向大海。刘易亓看到知秀痛哭流涕的样子,不知所措。知秀因为盗窃罪被警察拘捕。和秀燕(刘闵)一起乘车出去逛街的时候,刘易亓突然看到了囚车里的知秀。他连忙掉头朝警车那边追去。刘易亓指示他的秘书,为知秀支付了保证金,将知秀保了出来。得到刘易亓的帮助而获得自由的知秀恼羞成怒,她来到了刘易亓和秀燕秘密约会的宾馆房间。知秀大声地对刘易亓说一定会在去日本以前将保释金还给他。刘易亓则笑着说不必,只要知秀帮他和秀燕照一些亲密无间的合影。在纪念品商店门前正在满头大汗地捕捉刘易亓和秀燕的合影时,她突然听到了口琴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她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东洙吹口琴时候的样子。她想也没想就朝纪念品商店里跑去。手里拿着口琴的刘易亓看到脸色煞白的知秀后吓了一跳…

第3集

  为了见到知秀而飞奔到机场的刘易亓进入机舱里把知秀拖了出来。刘易亓将手表脱了下来递给了知秀,并约定在南山收回他的手表。到达汉城后的知秀等见到启泰后,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自责感。正在观望知秀脸上表情的启泰在得知她丢掉手机的事情后,觉得心里不安了起来。

  到汉城来出差的刘易亓上任为CUBE汽车保险公司市场部的部长。刘易亓到处去寻找小的时候三个小伙伴一起发誓的教堂,另外一方面他还追查启泰和 知秀的行踪。在南山遇见 知秀的刘易亓看到知秀将表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他抱怨12年了,到汉城来竟然找不到一起吃饭的朋友。迫于无奈,知秀答应和刘易亓一起吃饭。正在和刘易亓吃饭的知秀接到启泰的电话后非常惊慌。

  刘易亓告诉知秀第二天他还会在同一个地方等她。而知秀被刘易亓的诚意所打动,她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第4集

  在雨中,手里拿着花的刘易亓望着启泰的车渐渐离去。刘易亓闷闷不乐地在酒吧里和泰熙一同喝闷酒。早上,在晨跑时泰熙再次遇到了刘易亓,并被刘易亓深深吸引。乘上启泰的车后,知秀因为对刘易亓的担心和歉意而变得非常郁闷。当启泰大声质问知秀是不是来见男人时,知秀忍无可忍,大声地责骂启泰是个伪君子。启泰委屈地向知秀解释说自己10年来一直都在默默地为她而活着。

  第二天,知秀去保险公司接受面试,而刘易亓则刚要去面试新职员时却意外地收到了社长的电话。结束面试后,知秀受前辈的委托,前往拍摄地点进行拍摄工作。

  到达拍摄地点后,知秀突然看到了正在和孩子们嬉戏游玩的刘易亓。而刘易亓却非常平静地要求知秀给他和孩子们照张像。当刘易亓看到正在骑自行车的知秀后,要求和她一起骑。害怕骑车的知秀坐在刘易亓的旁边大声地喊救命。看着知秀可爱的样子,刘易亓抓住知秀的小手,大声吹起了口哨…

第5集

  看到刘易亓的名片后,知秀的心跳加快了。来到本部长办公室的刘易亓当得知找到教堂时,连忙跑了出去。启泰在接到电话,得知修道院修女病危的消息后,连忙赶去教堂。在教堂里,当修女听到刘易亓的声音时,她高兴地说东洙活过来了。和东洙面对面站着的启泰挥拳向东洙打去。东洙惊讶地看着启泰,而启泰却朝着东洙又一次挥舞着拳头说,这是知秀的那一份。东洙连忙向启泰打听知秀的消息,而启泰告诉知秀说有人找她,让她马上下来。启泰对知秀说 ,让她到教堂去看一看。东洙在台阶前半跪在地上,问着修女是不是知秀。当东洙和知秀四目相对时,他们同时认出了对方。东洙退后了一步,用力将知秀抱在了怀里,并发誓再也不会和知秀分开。知秀流着泪,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了东洙。当东洙告诉启泰苦苦等了知秀15年的时候,知秀觉得心里非常过意不去。东洙偷偷地溜出去见知秀。对启泰有愧疚感的东洙对着知秀说“我爱你”以后,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第6集

  当东洙听到启泰敲门的声音后,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知秀连忙躲到了宾馆房间的衣柜里。进入房间后,启泰大声质问东洙是不是金屋藏娇,随即掏出手机给知秀打电话。看在眼里的东洙连忙将电视机的音量调到最大,而听到自己手机响起来后,知秀连忙将手机关掉。朝房间外面走出去的时候,启泰突然在衣柜的前面看到了地上有一颗纽扣。知秀从衣柜里走出来后,感觉非常尴尬。而东洙完全没有理会启泰的存在,大声地对知秀说自己并不是以前的东洙,而且表示自己非常想要知秀。自尊心深受伤害的知秀将自己的皮包挥向东洙,哭着跑了出去。

  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的东洙连忙追了出去。想买玩具狗熊的知秀掏出口袋里的几张纸币,又无奈地摇着头转过身离开了。从远处看到这一情景的东洙,买下了玩具狗熊,含着热泪追上了知秀…

第7集

  东洙向知秀告白,说10年来他只要过她一个人。而知秀却坚定地表示要去国外留学。受到打击的东洙失望地望着走下台阶的知秀。痛苦非常的知秀乘着东洙的车回家的路上开始发起了高烧。东洙为了给知秀买药,四处寻找药店。而想起启泰后的知秀,从车里踉踉跄跄地走了下来。

  当知秀从远处看到手里拿着玫瑰花的东洙时,她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了。启泰看着每天很晚才回家的知秀,心里开始变得不安了起来。

  在上班的路上,启泰努力想让知秀坐上他的车。启泰说这是自己15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并试图说服知秀,而知秀却依然坚持要乘公共汽车,并毅然下了车。

  东洙上班以后,他向知秀表白说以后再也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了。东洙向启泰表白了自己的决心。先到达约会地点的东洙偶然地碰上了来见启泰的泰熙。当东洙听到泰熙喊启泰为哥哥时,感觉非常惊慌。当东洙听到泰熙说希望启泰和知秀能够成婚时,他心神不定地悄悄走开了。心情低落的东洙去见知秀。东洙的突然到来,多少让知秀感到吃惊,不过看到眼角湿润的东洙后,她感觉非常惊讶。

第8集

  启泰和东洙两人相互怒目而视,而知秀则甩手而去。看到知秀含泪离开,启泰愤怒着瞪着东洙。启泰告诉东洙让他选择爱情或是友谊中的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启泰在酒桌上和别人发生争执,被带到警局问话,接到警察的电话后,东洙连忙赶到了警察局,将启泰保了出来。在东洙的车上,启泰痛哭流涕地再三请求东洙将知秀还给他。

  然而东洙却并不心软,他要启泰明白,知秀是自由的,她有选择自己幸福的自由。当知秀看到浑身是伤的启泰时,惊慌失措。启泰趁机紧紧将知秀搂在怀里,表白自己的相思之苦。启泰和东洙听说修道院的修女生病住院的消息后,立刻赶到医院看望她。在医院里,修女表示启泰是他的恩人,劝东洙凡事都要忍让三分。不过东洙觉得自己非常委屈,不愿意听修女的劝慰。心烦意乱的知秀提交了辞职书后,留了一封信给启泰后,离开了启泰的家。深夜里,启泰接到了朴会长的紧急电话。启泰从尹室长那里听到了朴会长的大儿子死亡的消息…

第9集

  朴会长将大儿子的葬礼托付给了启泰。启泰自然成为了朴会长日后的接班人,而启泰的爸爸为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公司的 第二号人物而高兴不已。另外一边,在东洙和启泰之间一直徘徊的知秀离开了汉城,来到了春田。东洙和启泰为了寻找失踪的知秀而东奔西走。东洙见到启泰后表示知秀对他自己很重要,并说12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知秀。然而启泰也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他也气势汹汹地东洙说如果知秀出什么事,他一定不会放过东洙。

  在野外进行拍摄工作的知秀,突然看到东洙的身影后,连忙要离开。东洙紧紧抓住知秀的手腕,向她表白着思念之情。知秀被东洙的一番话感动地热泪盈眶。知秀和东洙一起回忆着儿时的快乐回忆,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二人世界。

  正式上任社长的启泰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他去找东洙的时候,得知东洙即将回日本后,启泰对东洙不冷不热。东洙对启泰的转变感到惊讶不已。

  东洙收到了远在日本的妈妈的生日礼物和贺卡后感到非常高兴。知秀也一直记着东洙的生日,她带着生日礼物去看望东洙,得知这个消息的启泰,变得异常暴躁…

第10集

  东洙向为自己点燃生日蜡烛的知秀道谢,并邀请她一起跳舞。知秀开头的时候有些慌张,不过在东洙的引导下,她拉住东洙的手,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得知知秀在东洙的房间里,启泰连忙赶到了东洙的家里。启泰的出现让房间里的空气变得骤然紧张起来了。

  另外一边,赶去安慰泰熙的知秀听到泰熙让她嫁给启泰的话后,她连忙摇头表示绝对不可能。接受启泰的邀请的东洙来到了张充洞的家里。当东洙看到启泰的房间里挂满了知秀的照片时,感到非常差异。正在吃晚饭的东洙看到泰熙将饭菜放在自己的面前时,变得闷闷不乐起来。当东洙听到不知内情的泰熙让他帮助促成启泰和知秀的婚事时,变得更加心烦意乱了起来。

  第二天,当接到启泰的电话来到约会地点的东洙看到泰熙和知秀的身影后,马上就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启泰精心计划好的圈套。气急败坏的知秀朝着启泰大声质问。

  当泰熙知道原来知秀就是东洙的女人的时候,她找到启泰,大声斥责启泰的行为。失去理智的启泰对着泰熙大声咆哮着…

第11集

  东洙劝说知秀一同去日本。看到知秀仍旧犹豫不决,东洙心里非常焦急。东洙回日本的日期渐渐逼近了,知秀内心也非常痛苦,她开始变得焦虑不安起来。启泰手捧玫瑰花来到了知秀的摄影工作室。泰熙看到这个场景后,他连忙劝说启泰,他告诫启泰用这样的方法是绝对不能打动知秀的心的。

  而另外一边,东洙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妈妈在电话中说很快将要回到韩国来。东洙在接到妈妈的电话后,向知秀提议去见见他的妈妈。得知知秀将要去见东洙的消息后,泰熙告诫姐姐知秀,东洙并不适合她。虽然知秀听了以后很上自尊心,但是她还是决定去见东洙的妈妈一面。

  知秀看到在公寓门口一直等着自己的启泰,觉得心里很难受。东洙的妈妈鼓励东洙,不要轻易放弃知秀。东洙下定决心,带着知秀来到了他们曾经起誓的教堂。东洙紧紧握住知秀的手,发誓要与她一起度过一生。看到知秀犹豫不决的样子,东洙一把揽过知秀,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东洙为了向启泰表明自己的态度,毅然赴约。

  而另外一边,泰熙将财团会长女儿和东洙拍拖的消息刊登在了体育报纸上。当东洙在报纸上看到自己和泰熙的照片放在一起时,大吃一惊…

第12集

  知秀明确地启泰表示,如果要让三个人都痛苦,她还是不会放弃东洙。看到知秀坚决的态度,启泰变得非常沮丧。知秀不顾启泰的阻拦,跑回到了家里。一进门,知秀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痛苦和委屈,蹲在地上抽泣了起来。东洙怒气冲冲地找到泰熙,大声质问报纸上刊登的关于他自己的绯闻消息。而泰熙却对看到报纸后惊讶不已的知秀说,这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而且她还威胁知秀要在体育报纸上抖出在日本时的私生活。启泰为了报仇,决心开设一家汽车保险公司。郑课长报告公司说大英集团正在 通过非正规渠道获取机密资料。听到这个消息的东洙,怒不可遏地将文件摔到了地上。东洙找到启泰,要求启泰不要把私人恩怨和公司的事情绞在一起。而当启泰提到知秀的问题时,东洙当即回绝了启泰。东洙感觉无法让启泰回心转意了,他警告启泰不要玩火自焚,随即扭头而去。

  而另外一边,知秀劝说弟弟智石一起去日本留学。而智石却指责知秀对启泰哥哥太冷酷。

  东洙带着知秀参加大英集团创立50周年酒会。在酒会上,智石看到东洙,怒不可遏地向东洙挥舞着拳头。一时间,酒会现场变得一片狼籍…

第13集

  在狼籍一片的酒会现场,宰满大声地质问东洙,为何要和别人打架。而智石却警告东洙说他配不上姐姐知秀,而且他还告戒东洙不要脚踏两只船。伤心欲绝的知秀哭着跑出了酒会现场。

  启泰质问泰熙是不是故意和自己作对。他大声警告泰熙不要插手自己的事情。夜很深了,东洙来到了知秀的家安慰她。东洙轻轻地将知秀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她。

  第二天,东洙在公司的网站上发现了关于本部长私生活绯闻的消息后感觉非常尴尬。而几乎在同时,启泰对手下下达着下一步行动的命令,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东洙召开了紧急内部会议,向公司的员工们解释关于公司内部网站上出现的绯闻消息,并鼓励大家努力工作,争取做好大客户方面的服务。

  保险公司的销售业绩日渐下滑,宰满的脸上写满了忧虑。他指示东洙尽快处理好手中的事情,尽快回到日本。虽然东洙表示要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回日本,但是宰满却置之不理,当作没听到。

  知秀听到东洙的公司碰上困境的消息后开始变得沉默起来。知秀亲手做了一份便当,送到了东洙的公司里,鼓励东洙不要灰心。

  而在另外一边,臻朱发现了因发高烧而昏迷不醒的启泰后,惊慌失措。臻朱将知秀带回了家,而启泰却不愿意见到知秀…

第14集

  和东洙一起赴约的知秀看到宰满,浑身就像被电了一样。认出知秀的宰满也感觉非常惊慌,他借口有事,慌忙离开了座位。东洙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瞪大了眼睛望着知秀离去的背影不知所措。回到公寓的知秀,翻开了小时候的相册。她意外地发现了自己身世的秘密。当东洙得知宰满在暗中调查知秀的背景时,向父亲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宰满提醒东洙,最好忘记自己的名字—韩东洙。等到东洙走出门去以后,宰满望着知秀和智石的照片,老泪纵横。知秀考虑再三后,将机票偷偷送到了东洙那里。东洙握着知秀的手,发誓要一起回日本,并即刻举行婚礼。宰满望着在泰熙的铺子里买东西的智石的身影,倍感焦急。等到智石走后,宰满将衣服交给了店员。泰熙表示要自己亲手将衣服交给智石。突然,泰熙看到了信封里的一张教育保险证书。在那张保险证书上赫然写着申宰满,申知秀,申智石的名字。看到这里,泰熙非常吃惊。而在另外一边,宰满在公寓门口焦急地等着知秀。

  认出宰满的知秀,大声地喊叫着不要他出现在弟弟的面前。知秀请求宰满不要再来找她。宰满得知知秀深爱着东洙的消息后,感到心里非常难过…

第15集

  东洙在教堂里焦急地等待着知秀的到来。来到教堂门口的知秀,两眼含着泪水,望着教堂,无奈地离开了教堂。启泰对找上门来的知秀说自己即将结婚,并托付知秀好好地和东洙过上幸福的生活。当启泰看到闷闷不乐的知秀突然将杯中的酒一干而净的时候,感觉非常奇怪。醉熏熏的知秀看到启泰要给东洙打电话,一把抢过了电话。知秀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抓着启泰的手连声说对不起。东洙穿着燕尾服,站在公寓门前苦苦等待着知秀的出现。面对着东洙的质问,知秀无言以对,她无声地背过身去,而泪水却已经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在另外一边,当臻朱听到朴会长说泰成并不像是因事故而亡后,变得焦虑不安起来。见到尹书的臻朱,请求允许自己做美术馆的馆长,却当即遭到了拒绝。尹书大声地斥责臻朱,并警告臻朱将受到应得的惩罚。见到知秀的泰熙,将衣袋交给知秀,并强调这是会长的一点小小心意。知秀用发抖的双手接过泰熙递过来的衣袋后,她终于明白了一切。她接到宰满的电话后,劝告宰满忘记过去,正视现实。但是当知秀收到她和弟弟生日那天宰满寄给她们的生日礼物和信用卡时,心里百感焦急。当启泰从泰熙那里听到东洙的养父正是知秀亲生父亲的消息时,他即刻向知秀的家跑去…

第16集

  当得知宰满正是知秀的亲生父亲的消息时,他惊讶之余不知所措。东洙想起知秀离他而去的情景,他明白了一切。四处寻找知秀的东洙在公园角落的长椅上找到了无力地低头抽泣着的知秀。东洙哭着,大声质问知秀为什么不说话。东洙发誓要为知秀而活,但是知秀却劝告他不要冲动,她劝说东洙不要做出让他妈妈伤心的事情。

  而在另外一边,正在准备行李要去海外旅行的臻朱听到朴会长要找出泰成的死因时,惊慌失措。启泰望着臻朱奇怪的目光,心里感到非常郁闷。臻朱从尹书那里听到了杀死泰成的凶手回到韩国的消息后,跪在尹书的面前认错求饶。尹书找到启泰伦理。就在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们听到朴会长到来的消息。朴会长怒不可遏地望着启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