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善美从小失去母亲,在父亲的抚养下长大。父亲担任负责人的工地发生事故,父亲把事故中死亡的工人之女迎美接到汉城,并和善美及她的朋友相识。在女主持人这诱人的职业面前,两个女孩双双考入电视台。不料,迎美对处处受到大家欢迎的善美嫉妒不已,夺走了善美的心上人佑振。当迎美得知正在追求善美的享哲是电视台董事长之子,便又抛弃了佑振转而追求享哲。这时,善美的主持人事业蒸蒸日上,不断进步,她如何面临满怀心计的迎美的严峻挑战?

分集剧情:
第1集

  听说了父亲去世的消息,许迎美(金晓燕饰)匆匆赶到医院。常喝醉酒施加暴行的父亲令甚至流不出一滴眼泪。“现在只有迎面而来了”这种想法更令她兴奋。在她六岁的时候对她说“过五天就回来”的母亲到姥姥家之后就至今未归。她可怜的样子令贵成十分内疚。

第2集

  贵成把迎美安排在振宇工作室的事情偶然让宋女士发现了。宋女士无法理解贵成的单纯,怎么会把一个女孩安排在正长大成人的儿子房间。善美也被父亲的举动吓了一跳,善良的她虽然没有责怪父亲,但心中不安,感到迎美不是这么简单的人。

  振宇把善美拜托先达大哥在电视台找的工作先给了看起来可怜无依的迎美,这令善美非常难过。看起来好象拥有一切的善美让迎美非常嫉妒,她凭借自己美貌和心计,迅速获得住贵成、钟宇和振宇等人的好感,看到自己身边的人都被迎美抢过去的善美非常伤心,但又无法表达出来。

  珠燕成为韩国MBS电视台晚间9点新闻档的当红新闻主播,她和享哲是好朋友,而且一直暗恋着享哲,可是享哲知道先达大哥喜欢她,只是当珠燕是好朋友。他对珠燕说,他不希望象父亲那样生活。

第3集

  孤身一人来到伦敦的善美因为语言障碍,遇到了不少麻烦。虽然来到遥远的伦敦,但她不时的牵挂着振宇。一天,心神仿佛的善美走在路上,被奔驰而来的一辆车子撞到了。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也因此认识了车的主人——享哲。

  在汉城的迎美占有了因善美离去而留下的空位,过上了以前无法想象的美好生活,大家都对她很好,惟有宋女士知道迎美不是个好女人。但迎美内心的种种矛盾振宇看的很清楚,她劝迎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伤痕……振宇的真诚更令她心疼……,但她又无法放弃自己要获得一切的野心。

  贵成为迎美父亲的出事拿到保险金后,为迎美租了一间房子。振宇和迎美更加方便的相处,振宇和迎美关系的急速发展。善美收到振宇和迎美一起写来的信,看到他们一起幸福的照的相片,善美心疼,忍不住把信揉成一团,这情景刚好让享哲看到。

第4集

  为了迎美,振宇把自己一直在做的家教工作也让给了迎美。迎美到酒吧工作的事让振宇和他妈妈知道了,振宇的母亲非常生气,她一直都不喜欢迎美,见到迎美妖艳的打扮后,更加生气,她责令振宇不要再去找迎美。并找到迎美狠狠的骂了她一顿。宋女士不屑的话,让迎美更加深了要获得一切的野心。她发誓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对看不起自己的人给予的报复。

  对振宇的深切的爱使善美感到疲惫。她在心中一遍遍痛苦的问振宇说:为什么不知我心,为什么只把我当妹妹看待,你可知道我很就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享哲看到和自己一样伤痕累累的但心地善良、生活积极的善美,对她产生了好感,善美也把他当成依靠,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友情。善美把自己和迎美、振宇哥的事都告诉享哲,而享哲又经常在善美伤心、失落的时候及时的安慰她。

  转眼间,善美要回国了。临走前,享哲对她说:要坦然的面对迎美,把自己的心意告诉自己心爱的人,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看着善美离开的享哲,心中竟有丝丝不舍。

  善美回国后,真的对振宇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她很希望振宇告诉她,他对迎美的关心和照顾只是出于对她的同情。但是,振宇却很清楚的告诉善美,他对她的感情不是同情,而是真的爱,希望她不要再因为他而受伤害了。振宇的话,令善美的希望破灭。

第5集

  系里面得到一次当学校广播站主持人的机会,并说明,得奖的人可以获得学校的奖学金。迎美和善美都参加了竞赛,经过努力,他们都通过了初试,在决赛中,迎美由于太在意胜利、没有顾及听众的感受,反而输给了处处为大家着想、可爱善良的善美。

  善美主持节目的中途,迎美故意告诉她她父亲病重在医院的消息,令善美中途离场,赶去医院,而迎美却趁这个机会,代替善美当上了主持。获知消息后匆匆赶回来的善美只看到退场的人潮,祝贺迎美的朋友。善美气愤的质问迎美为什么要这样害自己,但迎美却叱口否认。善美说出事情真相,但是父亲和大哥都不相信她,令善美非常伤心。

  迎美约振宇一起过生日,但宋阿姨不准振宇见迎美。久侯不到的迎美来到店里找振宇,被宋阿姨戳穿她上次为获得主持机会而说谎的事,阿姨说:我一看到你就想起那些生长在黑暗角落里的草,外表很好看,但很毒辣。听了这话,迎美马上卸去乖巧的外貌,阴狠的盯着宋女士说:对,我很毒辣,可惜你那宝贝儿子已经被我深深困住了。

第6集

  迎美为了报复宋女士,真的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勾引振宇。事后,她对振宇说:以后不管我是什么样的坏女人,你都不要离开我。宋女士知道振宇跟迎美发生关系后,表现得非常激烈。母亲气势汹汹的样子跟迎美可怜兮兮的样子相比,只会令振宇更不能了解母亲、而更同情迎美。

  由于父亲病倒,享哲终于回到汉城。却发现金常务等人正趁父亲病倒的机会,企图擅夺MBS的经营权。先达等朋友劝享哲不要因为憎恨父亲而任由其母亲的事业落到别人手上。迎美见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宋女士接受她,于是在善美面前假装可怜,说什么我可能会跟振宇分手等话,企图让善良的善美当她的调解人。

  尹享哲终于决定入主MBS的董事会,成为最年轻的执行董事。同时,善美和迎美也同时以优异的考入了MBS当主持人。

第7集

  不满足只在考试中合格当选的迎美想当更好、更受人赞赏的著名主持人。为了达到目的,她要求振宇把婚期延迟,并在电视台里见到面也要装作不认识。这令振宇非常不能接受。宋女士知道后,去找迎美商量,本来一心为了他们,甘愿照顾他们孩子的宋女士反而被迎美语中带刺的讽刺一番,令宋女士非常生气。

  享哲带伤心的善美到游乐玩,令善美的心情转好。善美还不知道享哲就是自己工作的电视台的理事,还以为他在家等工作,还好心的想要帮他介绍工作。善美问享哲,为什么这么空闲也不交个女朋友。享哲说,目前还没有对那个女孩有很特别的感觉。善美开玩笑的问:那我呢?享哲没有回答,但陷入了深思中。

第8集

  享哲以上司的身份约见振宇,并在交谈中暗示振宇要好好选择身边的人,不要太快的陷入某种爱情中。享哲跟振宇回公司的时候,刚好碰到迎美,迎美对这个年轻英俊的理事非常感兴趣。令振宇看在眼里,感到很不是滋味。迎美知道,现在她还需要振宇的支持,于是又使用温柔计把振宇的心死死的绑在自己身上。

  公司决定让大家准备一次以“看世界”为题的早间节目,来评定大家这段时间实习的成绩。迎美听说这次审核,公司的理事们都会到场,觉得这是自己成功的好机会,非常积极的去准备。而善美也因为要赢过迎美,并给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辛苦付出一个交代而非常努力。但是,她的访问对象,都因为怕自己曝光而拒绝她的访问,令善美非常担心。但她没有因此而泄气。凭着一股不服输的耐性,终于感动了对方,顺利的完成了采访任务。

第9集

  经过迎美的故意渲染,大家流传起善美和享哲的诽闻。善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刚好听到同事们对自己能当上早间节目主持人的事表示怀疑,是因为尹理事才当上主持人的话。善美正想上前解释,但一旁暗暗窥探的迎美突然先她一步为善美“辩解”,但她的话表面上好象是为善美辩解,实际上却更加坐定了善美跟享哲之间有不正常的关系,令善美哭笑不得。

  善美节目播出的第一天,有人把话送到办公室给善美。善美以为是享哲送的,气冲冲的冲到享哲办公室。这时,善美收到父亲打来的电话,才知道错怪了享哲。善美对享哲说,给她一段时间考虑。心情不好的享哲约振宇喝酒,跟他倾吐自己陷入爱情的事。回家后,迎美告诉振宇,享哲喜欢的人就是善美,振宇感到非常惊讶。

第10集

  知道享哲没有开车回家的迎美突然出现在正在狼狈拦截计程车的享哲面前。在公司前,迎美故意勾引享哲,却被刚好经过的振宇看到,振宇当面责问迎美,迎美不答离去。珠喜要担任文庆集团二十周年纪念晚会的司仪,带着迎美去选衣服。她看中一件,却被告之享哲已经订了,珠喜以为享哲要送她,但实际上,享哲是送给善美的。

  善美穿着享哲送的衣服来到庆典会场,享哲把善美介绍给父亲:这位是我要娶的女孩。令在场的人非常讶异。享哲安排善美坐在自己身边,跟各位高层人物同座一席,这令迎美非常嫉妒。在洗手间,迎美心有不忿的告诉善美,自己的目标是当文兴集团的主妇,为了这一目标,她会不惜牺牲振宇哥。

第11集

  善美在众人面前对享哲冷言冷语,以表达自己的不满,令享哲非常尴尬。振宇去见裴仁洙,知道迎美跟他以前的关系。回到家后,振宇质问迎美,迎美开始否认,后再次向振宇提出分手。振宇气愤的大叫:即使要分手,也不应该由她说。

第12集

  为了帮助善美重获信心,享哲特意制作了一盒录影带给善美看。享哲创办“夏娃的早晨”节目,首播非常成功。第一期就创造了惊人的收视率。享哲大家一起庆祝。庆功宴结束时享哲拿出自己为了让善美恢复活力而辛苦制作的录像带交给善美。那录象带记录了善美当播音员以来每一步的成长足迹。享哲良苦的用心和真挚的话语令善美感动不已。

第13集

  振宇去找迎美,却发现迎美已经把屋子的锁换了。他去责问迎美,迎美竟然说:“家里的钥匙不能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拿着”,并对振宇说,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他,以前说的只是为了要报复他母亲的不友善对待。振宇听了,一个人跑去喝酒买醉。另一方面,迎美虽然真心爱振宇,但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她不惜放弃爱情,伤害振宇的心,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第14集

  善美和振宇一起外出录制访问节目,振宇告诉善美,他和迎美分手了,因为她遇到了比他更好的可以帮助她的男人。善美非常愕然,伤心的说:你抛弃我,应该过得比我幸福才对啊。可是现在大哥连我也没有了。为了帮助振宇,善美要求享哲调派迎美和振宇一起出外景,希望他们能因此破镜重圆。迎美知道后,不领情,反而以为是善美有意整她。她去找享哲,表白自己的“心意”,而且很肯定的告诉享哲,自己不会因为这样而跟振宇复合的。

  在英国,迎美绝情的告诉振宇,她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了,她只要那些对她有价值的男人,如果以后她遇到比尹享哲更好的男人,她也一样会丢弃尹理事。并对振宇说:我希望你消失掉,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于是,振宇真的带着他的摄象机不见了。

第15集

  迎美再次向享哲“表白”,并以辞职为要挟,但遭到享哲明确的拒绝。享哲告诉迎美,爱情是不能勉强的,希望迎美以播音员为满足。珠喜听说迎美从享哲的房间出来,后来又见到迎美对享哲的事非常关心,开始对迎美有所顾忌。被珠喜训了一顿的迎美也决定不再依靠珠喜,两人关系变得非常冷淡。

  善美从珠喜处知道上次享哲想约她去看他母亲的坟,深感抱歉的她马上赶到享哲的住处,可惜享哲跟迎美去了吃饭。善美正在等待的时候,接到振宇跟人打架被送到警察局的消息,连忙赶过去,跟刚好回来的享哲擦肩而过。

第16集

  宋女士看到儿子为了迎美自甘堕落的样子非常担心,为了拯救儿子,她虽然明知善美有了享哲,但还是忍不住要求善美不要离开振宇。善良的善美没办法拒绝,只好告诉享哲,她无法放弃振宇哥。享哲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你的。

  珠喜将要出国留学,她向上面提议由善美接替她九点新闻节目主持人的位置。迎美知道后,企图再次扮可怜获得珠喜的原谅,可惜早以看透她真面目的珠喜不再相信她的花言巧语。珠喜把一篇重要的文稿给善美看,正好被迎美偷偷听到,于是她再次借机把机上的文稿删除,还故意告诉珠喜,以为珠喜会因此而跟善美翻脸,谁知道精明的珠喜却一下子发现了错误,知道是迎美故意搞的鬼,狠狠的骂了她一顿。

  振宇听说珠喜出车祸、迎美差点就当上九点新闻主播的事情,觉得事有跷蹊,立刻去看当天停车场的监视录象,果然发现是迎美做的手脚。迎美也突然发现录象带的事,于是她连忙到录象室去找,却被告知振宇已经把录象带拿走的事。

第17集

  迎美又企图利用振宇对他的爱得到那盘录象带,可惜这次振宇再没有被欺骗,但是出于对迎美不能忘怀的爱,他告诉迎美,录象带他不会给迎美,但他也不会别人看。他希望这样可以挟制迎美不再做出这样的事情。

  善美从报上看到享哲订婚的消息,非常伤心。在会议开始前,享哲想跟善美解释,可惜被大家破坏了。享哲的对头金部长知道享哲跟善美的关系,特意把善美拉拢到自己的一边,享哲冷淡的态度,令善美更下定决心要离开。

第18集

  享哲为了善美的发展劝她接受舅舅一方的邀请,但却被善美以为是不想见到自己而编出来的借口。善美回到家,父亲告诉她那天享哲在她床前守了一整夜,善美这才明白自己误会享哲了。第二天她到享哲家,却看见来找享哲谈公司的迎美和享哲一起。

  出狱后的裴仁洙又找迎美的麻烦,把她以前的事暗告到电视台,令迎美非常害怕,丧失理智的迎美找振宇,请求振宇帮她除掉裴仁洙。善良的振宇对她说:放弃吧,就让她公开吧,我会永远保护你的。早已被野心吞噬良心的迎美反而恶狠狠的说:来求你,只是不想把鲜血沾在自己的手上而已。既然这样,现在你对我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得不到振宇帮助的迎美把裴仁洙勒索自己的话录了下来,然后报警,差点又被抓了起来。

第19集

  大家对迎美非但没有参加为她而死的振宇的丧礼,还可以在节目上谈笑风生觉得非常难以理解。这时大家才知道,迎美是一个为了野心可以牺牲一切的可怕的女人。善美知道振宇出事后,表现得非常坚强,但她的坚强让享哲看了心酸。表面上,迎美对大家的议论和蔑视视若无睹、表现得非常冷漠。但实际上,振宇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她甚至对自己的野心感到羞愧,是想要为振宇报仇的强烈复仇心让她一直支撑到现在。

  第二天,享哲收到迎美的辞职书,他和善美一起来到迎美的家,却发现她已经离去,只留下一件叠好的衣服和以前善美送给她的项链。海边,希望用清澈的河水洗净自己污垢的迎美正平静的一步步的走向河心。

第20集

  由于迎美的离开,善美一直没有心情再做新闻,于是,九点新闻的位置让她们同期的另外一位同学代替了。善美笑对一切。珠喜终于被先达的诚意感动,接受了他的求婚,并把英国特派专员的机会让给善美。善美犹豫要不要接受。享哲打算向善美求婚。在珠喜的结婚典礼上,善美接到了珠喜抛过来的绣球,享哲望着善美开心的笑了。

  善美最后一天的直播节目,突然善美从新闻报道中看到迎美的身影。大家都非常吃惊。善美和享哲立刻驱车赶到那个小镇。在小镇的孤儿院中,他们看到了迎美,可惜她已经丧失了记忆。原来迎美跳河自尽没有死,被人救起来了,但是她只记得自己6岁以前的事了。善美把她的事告诉迎美自己,当说到振宇哥的时候,迎美突然从钱包中拿出一张振宇的相片问:这是不是就是振宇哥?然后又问:他是不是已经死了?善美以为迎美恢复记忆了,谁知道迎美说:那是她看到相片时的感觉,而且,她很爱相片里的人。善美哭着搂住迎美。

  回家的时候,善美对享哲说:明天不要到机场送她了,因为她怕自己无法面对享哲。享哲看了善美很久,终于答应。善美下车慢慢的走向家的方向,享哲经过一番心里挣扎,终于大声喊住善美。享哲走过去,从袋子里掏出戒指,慢慢的戴到善美手上,并说:“嫁给我好吗?不要走。”善美望着享哲,幸福的点头。两人在马路上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