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阿信》讲述了日本著名的百货连锁企业八佰伴创始人艰苦的过程。她从最底层做起,历尽艰辛,终于获得了成功,正是千千万万个阿信,使日本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这个日本女人的故事,在国人心中埋下了个人奋斗成才的种子。若干年后的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人士,或多或少都受过“阿信精神”的鼓舞。

阿信,是日本电视连续剧《阿信》的主人公。这位中国以至整个亚洲妇孺皆知的传奇式人物,其生活原型就是一夫的母亲和田加津。和田加津是八佰伴的创始人,终其一生都是“八佰伴的灵魂人物”,与阿信一样充满传奇色彩。1994年10月,母亲“阿信”溘然仙逝。但作为一个传奇、一种精神,她永远活着。

  和田一夫说

  报效香港也就是报效中国。所谓报效中国,就是八佰伴为使中国富裕多作贡献。中国富裕起来,也有益于整个世界。

  我的上述想法发囱内心,情真意切。

  1977年岁末。

  濒临崩溃边缘的巴西八佰伴,得日本的骏河银行施以援手,有了一线生机。

  临危受命的和田一夫的四子和田光正,准备启程前往巴西就任巴西八佰伴的总经理。

  到了巴西后,光正得面对债主及重建八佰伴的全部困难。正在收拾行装的光正,光洁的脸上也不免显露出凝重的神色。

  突然,70岁的老祖母和田加津把一只小手提箱摆放在光正的行李旁,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光正,奶奶和你一起去。”光正心里虽然希望德高望重的老祖母前往助阵,可这毕竟不是短途。巴西山长水远,祖母年事已高,万一有些差池,就不得了了。

  但无论孙儿怎么劝阻,祖母只慈爱地微笑,一口咬定,要去巴西给孙儿及全体职员帮点忙。

  无奈之下,光正只好找来了父亲和田一夫。

  和田一夫很为母亲的举动感动,他能理解母亲的心情。这么个烂摊子,大弟尚己都难以坚持,现又负咎辞职。一切担在20多岁的光正身上,确是个重担子呀!

  但念及母亲年事已高,还是冒险不得呀。

  和田一夫劝道:“母亲你放心好啦,光正是个懂得收拾烂摊子的人,他会把巴西八佰伴重建起来的。”

  但母亲充耳不闻,好像没有听见一般。后来,和田一夫只得让步,让她去了巴酉。

  和田加津在巴西,成为了八佰伴的灵魂。

  她一到巴西的圣保罗市,先对孙子光正说:“虽然冈田大律师和许多人都在为巴西八佰伴尽力,但你可不能偷半分懒,你要比任何人都更努力才是!”

  她自己以七旬的高龄身体力行了这些原则,以热情的态度和积极的努力,起到了表率的作用。

  那时,八佰伴仍处于困境之中,负债累累,与1300家债主正在谈论著债务偿还的问题。

  和田加津毫无畏难情绪,她坚持要去亲自拜访债主。一她说:

  “这是八佰伴精神!我们认真地对待问题,就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方法。”

  若不是光正坚决地劝阻她,不让祖母过度疲劳,这1300家的债主,和田加津都会跑遍的。

  光正只答应让祖母帮忙做做一些谈判没有进展的债主的工作。

  中国有句俗话,“姜是老的辣”。和田加津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她的温婉和蔼蕴含着神奇的力量。

  八佰伴的一位大债主,因八佰伴租用了他的店面,在他最窘迫时,拖欠了他两个月的租金。他大为不满,动用法律手段,要收回店面。

  后来,八佰伴采取了缓和矛盾的措施,还清了所欠的租金,但他却死活不肯再出租店铺给八佰伴了。

  这位债主脾气倔犟,态度恶劣,毫无商量的余地。派去的人无不扫兴而归,说无法可想了。

  和田加津平静地对孙子说声“我去试试”,便从从容容地去拜访他。加津先给他赔罪,说:

  “都怪我的人做得不对,令你生气。请你大人雅量,原谅我们,让我们继续租用吧!”

  七旬的和田加津诚恳地对他鞠躬道歉。债主却漠然置之,根本不理会老太太说什么。

  和田加津不愠不恼,毫不介意,继续以诚恳的态度恳求他,债主却毫无反应。加津便平静地返回住所。

  第二天,和田加津照样去拜访他,情形照旧,毫无进展。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和田加津天天去拜访他,用诚恳的态度要求债主收回法庭的控诉,继续把店铺租给八佰伴使用。

  可一无所获。

  第七天,和田加津照例又来了,此番她还未开口说话,一直沉着脸的债主竟然面带微笑开口了:

  “老婆婆,你老人家一片诚心,使我硬不起心肠来了。好吧,我答应你,继续跟八佰伴合作!”

  和田加津充满感激地深深欠身,向对方鞠了个90度的深躬!

  一场误会冰消雪释了,大家重又像一家人一样,言谈欢洽。

  事后,债主笑称,是这个70岁的老太太不慌不忙、从容笃定的一片诚心感化了他,令他再也狠不下心来。

  和田加津的坚强信念与顽强精神,如春雨润物般,细密无声地化解着困难与焦虑的情绪。在八佰伴遭遇危机时,替八佰伴解除了重大的围困。

  重建后的八佰伴,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回复了正常的经营,再次成为巴西的最大百货企业集团。

  和田一夫曾充满感情地说过这样一番话:一负债过亿的巴西八佰伴,经过3年的长期艰难日子,终于还清全部欠债。其中最令我敬佩的,是我那位70多岁的母亲!新加坡八佰伴开张,遭遇到宗教方面的误会,最后能圆满解除误会的,也是我母亲。”

  时光回溯到1974年9月,新加坡。

  新加坡第一间八佰伴开张之前,公司对当地职员进行培训教育,一夫的母亲和田加津照例代表董事部到新加坡对当地职员作演讲。

  当时,一夫的父亲和田良平已于一年前(即1973年)去世。教育职员的工作都落在了母亲加津身上,她更加忙碌了。

  但和田加津从不懈怠。每逢新店开张,她总是亲自前往,不顾年老体衰,宣传八佰伴的精神,教育新职工。

  新加坡没有“生长之家”教团的分会,因而在讲解八佰伴精神时,就不如在巴西那么容易取得当地人谅解。

  新加坡绝大多数民众是华人,余下是印度人、马来人等多民族共处,是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其宗教包括佛教、回教和基督教多种。

  和田加津会长了解了此地的概况后,按原定计划从容开讲。

  和田加津总是从“感谢双亲”这一点开始讲起。她发现东南亚的青年人也和日本的青年一样,没有受过“感谢双亲”的教育。她的开场白总令他们睁大双眼,屏息静听,似乎十分新鲜!

  接下来讲到的“为顾客服务”的公司精神,他们虽也是初次听到,不过马上就领会了。

  一切按程序进行如仪,并无什么反常之处。

  可是,有一天,新加坡八佰伴的董事左纳明突然对一夫母亲说:

  “今天不能再讲‘生长之家’与八佰伴精神啦!”

  和田加津会长吃了一惊,忙问缘故。

  左纳明解释说,接受培训的职员中,有73名是回教徒,他们不愿接受日本的宗教思想。

  和田加津听说后,马上请回教职员派代表来沟通。

  见到了回教职员的代表之后,和田加津和颜悦色地让他们敞开思想,讲述自己的心里话。

  代表不再拘束,他们向加津会长解释说:“我们之所以有不满,是因为回教徒只相信真主,不会接受你的日本神。如果一定让我们信奉你的神,那么我们只好辞职不干了!”

  气氛顿时有些剑拔弩张。宗教信仰历来是个神圣而富于原则性的问题,为教派异悻诉诸武力、造成流血战争的,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和田加津慈爱温情的性格魅力再次显现奇效。只见她温和地笑笑,这一笑,顿时如春风化雨般舒缓了回教代表紧张的对立情绪。

  接着,她用和顺的话语,如淙淙清泉般洗却了前来谈判者的不安。

  她语调舒缓地说:“我不是传教者,八佰伴也不是宗教团体。只是,八佰伴的企业精神,是以幸福共享作为最终目的的。

  “所以,我们才特定一个“生长之家’的思想为企业的宗旨。我们不会强迫他人的信仰,也不会批评其它宗教,请大家安心。”

  代表的面部表情放松了:既是主张人类友善与幸福的,这是万教合一的共通目的,何况它只是企业的宗旨,与真主的教义并不背悖。

  和田加津又着重说明了八佰伴的理想,令回教职员明白八佰伴不是传教企业。

  培训课程又得以顺利进行。

  一场风波化险为夷。

  和田一夫对母亲充满了感激和钦佩。

  和田一夫的母亲和田加津,在亚洲是个声名昭彰的传奇式人物,她的影响之大,达到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程度。

  这一切都因为一部名为《阿信》的日本电视连续剧。主人公阿信白手起家,历尽艰难困苦,终凭耐心与爱心,创立了成功的人生,成为亚洲人心目中的传奇式英雄。

  和田加津就是阿信的生活原型。这位生活历程及仁慈爱心与阿信极为相近的日本妇女,以她卖蔬菜起家的平凡起点,与八佰伴今日在世界上16个国家创立自己的百货公司的辉煌成绩,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树立了极高的声誉。

  和田加津一夜红遍中国和亚洲,成为活着的“阿信”。

  大名鼎鼎、一手创立了八佰伴国际集团的现任总裁和田一夫,在中国反而子因母贵,要被称为“阿信”之子,方才引人注目。

  文学艺术的影响力、鼓动力可见一斑。

  故而,和田一夫最初很难接受此一称谓及这种影视明星般的待遇。

  他不无苦恼地把它称之为“误解”。他说:

  “不知什么原因,《阿信》的真人被误解成我母亲和田加津。无论怎样解释,还是有不少人想一睹‘阿信’真人的风采,对我母亲颇为关心。

  “我们访华的整个过程中,由中央电视台三位摄影师随时拍摄,由电视台播放。即使是该电视节目,也把我母亲当成‘阿信’真人。

  “我们所到之处,都有很多人一直等着,想看一看‘阿信’真人的风姿。我们对此误解感到为难与尴尬。”

  但误解也好,尴尬也罢,1990年10月,和田一夫首次应中国政府邀请踏上中国的土地,八佰伴最高顾问和田加津作为访华团顾问,在中国受到了极热烈的欢迎。

  被当作“阿信”真人的和田加津尤为引人注目。

  80多岁的和田加津是抱病访华,中方特意为她配备了针炙治疗,令为人子的和田一夫感念不已。

  更为感人的是,在参观万里长城时,四个警卫人员把八旬老人和田加津连人带轮椅一起抬了上去!并专门把他们带到了日本前总理田中角荣先生攀登过的地方。

  和田加津感动得老泪纵横!她一边一迭声地称谢,一边感慨万分地说:“现在的日本人办得到吗?”

  看得出,她对中国人的礼遇和热情极为感念,终生难忘!

  和田一夫毕竟是个精明的企业家,他虽然对此称谓颇有微辞,但他显然更了解这一“名人效应”是广告和金钱都换不来的。

  何况,被称为“阿信”的母亲,是他最亲爱的妈妈,对他的一生影响至深!

  1995年10月,和田一夫在日本大阪接受香港《信报》记者的独家采访时,便已巧妙地转换了口风。

  记者问:“《阿信》这部电视剧在亚洲很有名,听说这是一部以你母亲为原型的电视剧。当然八佰伴的成功与‘阿信’的刻苦耐劳精神很有关系。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商业成功秘诀?”

  和田一夫答:“正如你所讲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很重要。吃苦耐劳的意思是:诚心诚意,诚实努力,这是一切事业成功的源泉,我也是一直这样对我的职员讲。这些都是我从被称为‘阿信’的母亲那里学来的。”

  换言之,和田一夫已经认可了母亲被称为“阿信”这一事实。

  母亲“阿信”——和田加津,曾被和田一夫称之为“八佰伴的灵魂人物”,对他的一生影响至深。

  和田一夫说过:“父亲的决断力和母亲的爱心,对我来说都是珍贵的遗产。”

  母亲为人热情、善良、宽厚,从最早提议开办水果蔬菜杂货铺开始,做了几十年的小生意,她的为人,在热海市极有口碑。

  她讲道德,为顾客着想,以工作为乐。她无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只要一站到商店,总是满面春风,服务热情周到。

  她反对牟取暴利,没有过多的欲求,能在热海市的老店铺里做做生意,就已经很满足了。

  对于和田一夫来说,母亲的达观、开朗、善于接受新事物,也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而最令和田一夫受益终身,对母亲感激不已的,是母亲引领他找到了“生长之家”教团,使他从此有了人生的信仰和精神的寄托。

  他把“生长之家”的信念,当成人生观的全部,又把自己的人生观当成了八佰伴的经营理念。

  年轻时的和田一夫,接受激进思想,愤世嫉俗,对现实社会充满了破坏欲。是母亲深切地关怀着他,以一颗慈母之心,谆谆引导,把他引上了幸福的人生之路。

  从此,他对世界充满了感激和爱。激愤的情绪化为融融的爱心,生活在充满阳光的明丽世界。

  “生长之家”的观念和思想对他影响至深。从每日晨起的“神想观”清晨祈祷,记“光明日记”(只记好事的日记),到晚上临睡前的晚祈祷,“生长之家”教义要求的活动贯穿他的每一日。

  自他20岁得遇“生长之家”之后,这些活动一日不曾中断,坚持至今已有40多年了。可以说,“生长之家”的教义贯穿了他的一生。

  在他的思想上,每一个念头,每一个决定,都力图按“生长之家”教义所要求的去做,他敬爱父母,对人心怀善意,遭遇任何不顺利的意外打击,都不怨天尤人。

  他把这个令自己心境开阔、深怀爱心、充满积极进取精神的教义,结合到八佰伴的经营活动中,把它的思想当成八佰伴的企业精神,以之教育职工,常抓不懈,从而有了一个精良能干、精神面貌全新的职工队伍。

  可以说,“生长之家”的教义,已经深入了和田一夫的灵魂,重铸了一个对世界充满爱心的企业家!

  和田一夫常常念叨:我一生最有幸的事,是得遇“生长之家”。

  “我能遇上‘生长之家’,是托母亲的福!”年过花甲、成就斐然的和田一夫,念念不忘母亲的恩德。

  1994年10月,和田加津在热海的老家溘然长逝。

  守护在病榻前的长子和田一夫泪流满面,嚎啕失声!

  母亲已经是87岁的高龄,早年的艰苦生活给她留下了病痛的隐患,她晚年疾病缠身,长久缠绵于病榻。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和田一夫还是难以接受。

  他不能想象有着那么慈爱面容、性强坚强达观的母亲从此便撒手人寰,绝尘西去。

  65岁的和田一夫仍然像少年时代一般,依恃着母亲,视母亲为永远的精神守护神。

  但其实,作为声名赫赫、超越了国境的成功企业家的和田一夫,其高瞻远瞩的眼界与宏大的气魄,无数次令世人折服,其能量与作为已远远超越了家喻户晓的“阿信”母亲。

  仿佛就在昨天,和田一夫清晰地记得,当他在国内遇到困境,提出去巴西开店时,母亲的那种惊讶神情。

  母亲不知道这是和田一夫冥思苦想后确定的海外战略。她瞪大双眼,那神情,好像儿子在发高烧、说胡话呢!

  母亲的神情,倒把郑重其事的和田一夫逗乐了。

  后来有了巴西分店,八佰伴走出了国界,和田一夫乘胜追击,提出“开设环太平洋连锁店”的设想,并说自己的目标是:

  “决心实现成为世界模范企业的远大理想。”

  母亲闻言,几乎吓呆了。

  母亲也是实业家,当然了解做生意的艰辛。她本分守业,只要在热海做做生意就心满意足了。

  后来,和田一夫的理想一一实现了,他长袖善舞地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南美洲、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开业经商。

  母亲不辞劳累地飞赴各地,为新职员讲述八佰伴的精神与宗旨,进行就业前培训。

  其实,八佰伴的发展亦有母亲的一份功劳。

  若非母亲在母子意见相异时,能对儿子持信任的态度,投下赞成的一票,和田一夫也不能如此无所顾忌地大展拳脚吧。

  母亲的开明、达观使和田一夫有了坚强的后盾,没有丝毫的后顾之忧。

  母亲相信事实。她已凭直觉断定,儿子是个有远大理想的帅才。自幼她所期待着的成大才的禀赋正在儿子身上一一发挥作用。那些她所不理解的事,只要不违背做人的原则和“生长之家”的教义,就让儿子放手去干。

  母亲的深明大义,尤其突出表现在同意将八佰伴总部迁香港这一决定上。

  将八佰伴的总部迁港,这个现在广为人所称道与叹服的大胆举措,在6年前曾引起了日本经济界的一片哗然,毁誉交加。这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呀!

  在别人看来,八佰伴已功成名就,只要平稳发展,便可坐收渔利,大可不必冒此风险。

  而在和田加津心中,却完全是另一番滋味。八佰伴与她血肉相连,八佰伴总部在热海,于她来说,已是天经地义的事,何必要迁移呢?

  况且,一夫定居香港,远离她身边,也是她所不习惯的。这些年来,尽管儿子经常在各地飞来飞去,但他的家总在热海呀!此一去,便不同了。

  和田一夫把他的设想与迁港的种种优势跟母亲说了,母亲异常信赖和田一夫的设想,为八佰伴的发展前景着想,80多岁的母亲,果决地投了赞成票。

  母亲一如既往地支持他,和田一夫心里很感动,他知道母亲担心与儿子天各一方的孤单寂寞,亲热地拉着母亲的手说:

  “香港到日本,不过4个小时的飞机,你就当我出门去了。我会常来常往的。”

  辞别母亲、离开日本赴香港的那天,母亲眼含热泪,一夫却豪气十足地说声:“我去去就来!”便挥手而别。

  不错,对于自幼想当外交官的和田一夫来说,非凡的气概早已令他将狭隘的国界视为乌有了。

  他在回答美国《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过这样一番话:

  “我以为世界就是我的家。因此从香港到美国,或者从美国赴英国,无论去哪儿,我总是对出发地点有一种‘我去去就来’的外出感觉。”

  他是一个以世界为家的,充满了“去去就来”慷慨大气的企业家。

  但和田一夫明白,正是母亲的博大、宽容、慈爱滋养了他这位以世界为家的儿子。

  他理解母亲为他作出的牺牲,他永远感激母亲给他的爱心与教益!

  在他心中,母亲不老,母亲长在!

  一位在亚洲深具影响的不平凡的女性,走完了她的一生。

  “安息吧,母亲!”她杰出的儿子默默祈祷,她的事业正在和田一夫的手中发扬光大!

分集剧情:
1-9回

  昭和58年初春,83岁的田仓信(阿信)突然离家出走了。这一天是在志摩半岛已经有16家"田仓超市"的第17家分店开幕之日,超市的创办者也是带领田仓家族到今天繁荣景象的阿信突然离家出走了。家人为了阿信的出走而全家大乱,那个时候阿信正在前往山形县的银山温泉的途中。没有血源关系的孙子小圭寻线找到阿信坚持要跟阿信一起去旅行。阿信的出走是为了要反省自己的一生而踏上个旅程。年轻时的她向来一直往前看,一心一意努力工作,费尽千辛万苦一路上跌跌撞撞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她想反省自己在自己的人生旅途当中是不是有哪里做错了?为了追寻答案,也就因为有这种想法阿信回到了她的出发点也就是她的故乡山形县。

10-18回

  为了家人,七岁的阿信被送去一家做木材生意的大户人家当童工,专门带小孩。她开始过著每天辛勤工作的日子。因为阿信很喜欢读书,她常常会躲在教室外面偷看,有一天她终於被发现了。老师跟店主人决定让她带著小孩子一 起上课。因为其他的小孩子都会欺负她,看不起她,这种感觉让她又不想上学了。从此以後阿信努力工作心里盼望著春天赶快到来,让她可以快点回到妈妈的身边。有一天老板的钱不见了,大家都一口咬定是阿信偷的,就连奶奶给她的五十钱也被抢走了。阿信在伤心之馀再也受不了了,就逃出了这家店。她一个人冒著大风雪一步一步走回家。在大雪纷飞的雪地里她终於体力不支而昏倒了,就在这个时候阿信被一个逃兵救了起来。

19-27回

  在大雪中救起阿信给她温暖庇荫的俊作,跟阿信产生了相知相惜的感情。因为在当时逃兵是叛国的罪人,所以当俊作被发现当著阿信的面被枪杀了。这件事传到村民的耳里,村民们对跟逃兵生活了将近半年的阿信,连带她爸爸、 哥哥都被当成同路人,得不到村民的谅解。因为收成不好,她的奶奶不想成为家人的负担而自杀未遂,而最小的妹妹也送给别人当养女了,她的妈妈在温泉旅馆工作。这时阿信一家人过著非常贫苦的生活。就在这个时候加贺屋米店来叫阿信去替他们工作带小孩,说好用五表的米做两年的工。当阿信一到了加贺屋对方竟然说没有这回事就被赶了出来,可是阿信一想到家里的状况觉得不能就这样回家。阿信苦苦哀求对方收留她。

28-36回

  加贺屋米店在酒田是个大户人家,从来没有过过好日子的阿信在这样的生活环境当中,让她有点不知所措。後来老板娘严格的教导她成为助手,学习著各种知识礼仪。阿信就在这种严厉的训练下得到了老板娘的信任。继而老板娘为了教导被惯坏的孙女-加代,跟阿信同心协力激发她的好胜心。在竞争的心态下加代渐渐对阿信有了好感,之後在一次的意外当中救了加代一命,因而得到所有人的信赖慢慢变成加贺屋里不可或缺的一员。在这样的日子里阿信好像过得比较顺遂了。好景不常在这个时候阿信收到家里传来的恶耗-奶奶病危了。

37-46回

  大正五年,阿信在加贺屋迎接16岁的春天受到老板娘器重的阿信,是加贺屋米店里不可缺少的左右手。当老板娘想替阿信安排婚事,这让阿信觉得很为难。有一天阿信跟加代认识了因为搞农运而被警察追捕的浩太。一开始阿信对这个满嘴理想的浩太不是很有好感,但是在相处一段时间之後完全改观而喜欢上他了。谁知加代也喜欢浩太。有一天加代故意藏起浩太写给阿信的信,而自己赴约。继而跟著浩太一起离家出走了。被加代出卖的阿信,下定决心离开加贺屋。

47-56回

  离开加贺屋的阿信回到了故乡,阿信见到了在纺织厂工作而身染肺病的姊姊。姊姊在死之前发现阿信可能会被卖掉,拚著最後一口气给阿信一个地址,叫阿信去东京,代替她成为一个美发师。阿信到了东京找到那位美发师父,拜在她的门下开始过著学习手艺的生活。当了两年助手的阿信收到来自加贺屋小夜的讣文,阿信连忙赶回酒田。在没有加代也没有小夜的加贺屋,阿信觉得心灵有点空虚,加贺屋再也没有什麼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了。阿信回到东京之後,在美发师父的催促下开始学习西式的发型

57-66回

  大正八年,19岁的阿信她的手艺精湛,收费又低廉。深获客人的好评,却遭到前辈、同侪的嫉妒。美发师父只好要求阿信要独立。阿信除了帮客人做头发之外,还帮客人代写家书,其中她替一位客人写了好几封信给一个叫田仓龙三的人。龙三请阿信去银座替人家做头发,在这里她又再度见到加代。她告诉加代,小夜已经去世了,要加代回去加贺屋。加代只好怀抱著对浩太的思念回到酒田,而加代的奶奶著手安排加代的婚姻大事。

67-76回

  虽然景气复苏了,但是阿信的老家还是一样的贫穷。阿信为了她妈妈又回到东京,更加努力工作。阿信回到东京去见了浩太,告诉他加代要结婚了。第二天她又去找浩太,发现浩太已经离开了。就在此时一群警察突然冲了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把阿信抓走了。龙三出面保释阿信。大正九年,阿信二十岁龙三向阿信求婚,遭到阿信的拒绝。

77-86回

  阿信过劳住院了,龙三细心看护深深感动了阿信。因为住院而没有收入,家中顿时断了经济来源,一时心急的父亲赶到东京质问阿信。阿信这才明白龙三已经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而所有的人都反对阿信跟龙三交往。阿信21岁、龙三27岁。大正10年春天,阿信凭著她的毅力,让龙三身边的源右卫门信服而得到他的全力支持,转而帮阿信说服龙三父亲大五郎承认这段婚姻。就在这个时候,她收到她爸爸作造的病危通知。

87-96回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因为战後的不景气,百姓的生活都很艰苦。大正11年,阿信22岁春天因为不景气的影响,田仓商会的大客户倒闭了田仓商会的经营越来越困难了,为了支撑发生大火的老家生计,阿信又去找美发师父在她那 里工作,在这种状况之外龙三被牵扯进诈欺的事件当中。从来没有遭遇挫折的龙三由於这件事情的影响而一蹶不振。因此田仓家的重担全落在阿信的肩上,虽然阿信一肩扛起,但是这也重重伤了龙三的自尊心,夫妻之间的感情也就渐渐疏远了。正想著要分手的时候,阿信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97-106回

  龙三一心想重振田仓商会,却一直都无法如愿。因此龙三想把这间店卖掉,而阿信不理他。就在此时阿信察觉因为时代的变迁,童装的样式也跟著改变了,她提议田仓商会发展童装成衣的新事业。阿信的朋友阿健帮著她把库存全清完了,此时阿信才开始有了积蓄。龙三看到阿信如此辛劳的工作也开始来帮她了。 大正11年9月1日,田仓商会开了童装专门店,但是生意一直不是很好。直到有家很大的零售商-大野屋愿意卖阿信的童装,这才让阿信的生意开始好。

107-116回

  大正12年初,阿信生下长子阿雄,田仓商会的经营也上了轨道,家庭、事业都很顺利。此时的阿信刚开始嚐到幸福美满的滋味。龙三想开工厂把事业再 扩大,虽然阿信反对在这不景气时候建工厂,却因为龙三的爸爸大五郎愿意出资,在他的劝说之外阿信也只好同意了。加贺屋的继承人加代来东京想见浩太一面,希望能实现在与他共渡此生的心愿,却遭到浩太的拒绝。此时加代才真的死心回到加贺屋。大正12年9月1日,龙三投注全部心力的工厂完工的这一天...发生关东大地震。

117-126回

  失去所有的龙三回到佐贺,在佐贺龙三的老家阿信受到她婆婆清很冷淡的对待,在那里阿信显得很无助。就在此时阿信收到美发师父的来信,信上告知她的美发院三月即将重新开幕了。阿信就决定瞒著龙三带著雄离开田仓家回到东京,可是佐和知道阿信又怀孕了,就跑去向龙三告密。

127-136回

  因为佐和的告密龙三前来阻止想离开田仓家的阿信,两人为了抢夺阿雄而大打出手,阿信因而受了重伤。经过一个月虽然伤口已经痊愈但是却留下了後遗症,阿信的右手没办法再用力了。婆婆清故意挑剔说阿信是以此为藉口,而故意偷懒不做事。龙三知道阿信故意隐瞒怀孕的事,这才真的了解阿信的想法决定支持她。婆婆知道这件事情之後,决定不让阿信在田仓家生下这个孩子。

137-146回

  阿信决定跟婆婆摃上,坚持一定要在田仓家把小孩生下来。婆媳之间的感情越来越糟糕,夹在两人之间的龙三更是左右为难。阿信比以前更加卖力工作,肚里怀著孩子,再加上营养不良虽然身心俱疲,却更激励她的决心。就在阿信怀孕九个月即将临盆的那个月,龙三的妹妹笃子要回娘家待产,就这样婆婆硬是叫阿信让出她原来住的房间,把她赶到屋外的仓库去住。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因为笃子难产,龙三去找医生,就在同时阿信也开始阵痛了。阿信想找龙三只好走出屋外,没想到却倒卧在风雪之中,自己在雪地里生下孩子。

147-156回

  阿信带著雄离开佐贺的田仓家,去找新开店的美发师父。却因为她的右手没办法再继续从事美发的工作,为了不造成师父的困扰,阿信就离开了。幸亏阿信的朋友阿健收留她,让她在他的店里工作,可是这又让阿健的女朋友不高兴,阿健也只有无奈的看著阿信离开。在举目无亲之外阿信带著雄回到山形县的老家。就在此时阿信得知加贺屋老板娘病危的消息,阿信连忙带著雄赶去酒田。

157-166回

  加贺屋的老板娘去世了,阿信在那里住到头七。加代劝阿信在酒田做生意,於是阿信就在酒田的港口开了一家食堂,日子一久她的生意就慢慢稳定也开始忙碌了。有时候加代也会到店里来帮忙,阿信写了好几封信给在佐贺的龙三,可是她写去的信都被婆婆收起来并没有交给龙三。有一天浩太突然出现在阿信的食堂里。

167-176回

  浩太反对阿信在这里开食堂,因为在这个地方什麼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就介绍阿信到伊势去找他的朋友希望能帮她转行改卖鱼。卖鱼的生意没那麼简单,每天一大清早阿信一边带著雄,一边在附近的村镇卖鱼。经过阿信的努力终於慢慢建立起她的商誉,生意也就越来越好了。龙三重振田仓家的梦想破碎,心发突想去满州开创新的事业,於是龙三到伊势来找她,没想到龙三一看到阿信这麼努力辛苦的工作,龙三就决定留在伊势跟阿信一起打拚。

177-185回

  阿信跟龙三在市场里开起一家鱼店,一家三口团圆生活在一起,这种生活让阿信感到很幸福昭和4年,阿雄上小学了。次男阿仁也出生了,当他们还沉浸在阿仁诞生的喜悦当中,跟阿信住在一起的妈妈阿籐得了不治之症,她要求阿信带她回去山形的老家,阿信带著妈妈回到故乡的第二天,阿信的妈妈就去世了。在故乡山形,妈妈一走让阿信对故乡的留恋也完全消失了。在此阿信回顾前半生的种种,就好像在跟这个家做最後一次的告别。

186-195回

  酒田的加贺屋倒闭了,听说行踪不明的加代人在东京,所以阿信从伊势跑去东京找加代。结果她所看到的场面,竟然是身染重病的加代在接客,独自抚养她的独子希望。自暴自弃的加代在见到阿信之後就去世了,阿信只好带著加代父母的骨灰罈以及希望一起回到伊势,把希望当成自己的儿子抚养长大。经济不景气,满州事变,这在此时浩太被取谛社会运动的警察给抓走了。

196-205回

  某天阿信在伊势的海边见到了柱著拐杖的浩太,被关了六年的浩太整个人都变了。她看到失去热忱的浩太,也看到日本的命运被一种无可抵抗的权力所掌握。 昭和13年龙三经由他哥哥陆军少佐龟次郎介绍,开始做军方的生意。龙三开始意气风发。有的人因为战争而家破人亡,也有的人因为战争而崛起,阿信看到这种状况也十分无奈。

206-215回

  昭和16年12年8日,日本跟世界强国开战了!在京都大学读书的阿雄被征召入伍了,阿信心中非常不舍,给了阿雄一个护身符希望他能平安归来。战况越来越恶化,因为空袭的关系阿信的女儿阿祯被疏散,而阿雄则被送到南方的战场,阿仁又志愿去当少年飞行兵,当地也开始有了空袭。

216-255回

  阿信收到阿雄阵亡的通知,还未反应过来的阿信同时又收到阿仁的来信,信上说他要去参加特攻队出征了。昭和20年8月15日,阿信听到战争结束的广播,对於那些一直深信日本会得到最後胜行的人来说,这个非常大的冲击,龙三深深自责,无法承受死去这麼多无辜的人而自杀。几天之後,原本以为随军队出征不会再回来的阿仁,竟然因为飞机故障无法起飞就面临战争结束的阿仁回来了。当阿信还沉浸在阿仁平安回来的喜悦当中,阿雄的战友川村把阿雄的遗物送了回来。

226-234回

  随便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阿信的命也好像跟著改变了。在这次战争中失去龙三、阿雄的阿信没有钱,没有房子什麼都没有,但是阿信并没有因为这样而被打倒。又这样过了四年。昭和25年,阿信50岁了。阿信在阿仁跟希望的协助之下,开了一家店。之前自从确认阿雄的死讯那天起,养女初子就行踪不明。再次见到初子时才发现这几年来初子陆陆续续寄回来的钱,原来都是她向美国大兵出卖灵肉所赚来的钱,两人相拥而泣,阿信带著初子一起回家,一定人终於团圆了。没多久希望说,他想去学习烧瓷的手艺。

235-243回

  某日,阵亡的阿雄他的战友川春来向阿信提亲,想跟初子结婚。原本拒绝的初子被川春的诚心所感动,也终於接受他的追求。没想到却在此时突然得到川春的死讯,惊吓中的阿信收到来自川春的一封信。信上说明这只是代替死去的阿雄孝顺母亲的一份心意,随信附上的竟然是一份土地让渡书。阿信在川春遗留下来的土地上开了一家店,生意还不错。而阿仁一方面跟名古屋纺织厂老板的女儿道子论及婚嫁,又一方面跟在店里工作的百合交往。

244-252回

  阿信决定要开家小型超级市场,道子的父亲先造愿意借钱给阿信成立商店,附带的条件是所有大小事情全要听他的。一路走来全靠自己独力自主的阿信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反而是由浩太出面当保证人向银行借贷,阿信一毛也没有让道子的父亲出。阿信想把家中的大小事务,全交给刚蜜月旅行回来的道子管,但是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做过家事的千金大小姐道子,做不到半天就逃回娘家。

253-261回

  道子跑回娘家,婆婆之间的感情完全破裂。希望的作品得到师父的认同,决心投入这个陶艺创作。希望向阿信提出想跟百合结婚,这让阿信对被阿仁始乱终弃的百合总算有了交代。阿仁找来曾在美国超商工作过的昔日的战友辰则来帮忙。经过长期策划准备的田仓超市终於开幕了。

262-270回

  阿信的女儿阿祯在名古屋读大学,在学校她认识了一个男人,可以这个男人常常向阿祯要钱。阿祯觉得不胜骚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放弃学业回到伊势。在哥哥阿仁的介绍之下跟辰则结婚了。昭和42年,田仓超市从20个人的小店变成了大超市,阿仁不顾阿信的反对坚决要开连锁店。而阿信对强势作风的阿仁一直深感不安。另一方面,希望跟百合生下儿子小圭。这著虽然穷困可是很幸福温暖的生活。有次希望的作品在展示会上得奖了。

271-279回

  田仓超市第二家店,第三家店相继开幕,生意都不错,这时的阿信才松了一口气。希望的新工作室跟新房子落成,在搬家的前一天百合发生车祸过世了。此时的希望第一次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完成作品,而这时作品也得到很高的评价。希望忍著失去百合的悲伤,在陶艺界里踏出稳定的第一步。田仓超市第四、五家店开幕了,随著社会经济的繁荣,生意更是蒸蒸日上。

280-288回

  阿信决定要阿仁出资帮初子开店,阿仁感念初子过去的付出,毫不犹豫的就同意。阿仁强势的经营手法成功了,田仓超市成为拥有16家分店的大企业。在阿信81岁生日那天,阿仁提出第17家分店的开店计划。阿信听到这个计划脸色大变,因为在这家店附近有浩太儿子开的并木商店,一旦开了这第17家店,势必会影响到他的生意,所以对这个计划阿信非常反对。

289-297回

  第17家店开幕对田仓家来说,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结果却在这一天阿信突然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了。田家仓家因而大乱,担心阿信的小圭寻线找到离家的阿信,决定陪著阿信一起去旅行。踏著阿信一生的足迹,阿信回顾自己的一生,走过山形、东京、佐贺、伊势。大约一个月後,阿信回到田仓家,就如同之前阿信所担心的一样,田仓家面临危机,因为并木把他的土地卖给大型超市的大财团,一旦大型超市一开,田仓家的事业就会血本无归,这一次田仓家面临了空前的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