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是继《巴黎恋人》后,第二部恋人题材作品。

  尹才嬉为现任总统的女儿,儿时便憧憬着要成为最美丽的女人,在父亲的引导下才嬉投身于外交事业,成为了一名年轻出色的女外交官。

  多年前,才嬉被外派到巴黎工作,在这里邂逅了生命里最初的爱人池英雨,正当才嬉完全沉浸在幸福的爱河中时,不料那个男人莫名其妙地与自己订下5年之约,然后消失了……才嬉即将结束在布拉格的工作准备回国述职,偶遇到来此地寻找女朋友的崔尚贤。这个男人既粗鲁又蛮横,像野兽一般,是个典型的野蛮警察,就是这样性情的人竟然还让才嬉爱得欲罢不能。正当才嬉将英雨留在心底的伤痕彻底撕掉时,没想到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外交官和普通警察身份的差距,就已经让尚贤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如果让他知道总统的女儿竟然爱上了他,那他又该如何面对呢?英雨受父辈间复杂的利益关系所累,被迫将自己对才嬉炙热的爱情冰冻5年,当他重新回来面对才嬉时,无奈地发觉旧情已不再依旧,往日的激情也渐渐平息,爱情没有保质期。

  总统女儿的身份,到底为才嬉带来了什么?高贵的社会地位,还是真情的远离?到底有没有男人能承受得住这个最美丽女人的爱?!

分集剧情:
第1集

  美丽的小城布拉格。

  运动场上,身穿红魔运动服的尹才嬉(才嬉),正忙着给足球队员下达作战指令……比赛结束后,才嬉接到了爸爸打来的电话。

  重案组的同事们为获得总统嘉奖的崔尚贤(尚贤)举办庆功宴,虽然获此殊荣,但尚贤却没有任何为之兴奋的心情,因为刚刚获知了身在布拉格的女友姜惠珠(惠珠)提出分手的消息。尚贤决定亲赴布拉格寻找惠珠,问明分手原因。而此时,惠珠搬进了才嬉在布拉格的住所。

  倒霉的尚贤刚抵达布拉格,钱包就被偷了。人生地不熟的尚贤无奈下只好四处求助,当看到了同为韩国人的才嬉时,如获至宝便要她给自己介绍一家最便宜的旅店入住。但不注意言辞的尚贤粗鲁的口气让才嬉感到很不爽,竟然将尚贤指引到当地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与此同时,池英雨(英雨)为了兑现五年前约定,专程赶到布拉格找才嬉。尚贤为了寻找惠珠的下落,到韩国大使馆寻求帮助,无巧不成书,尚贤与才嬉再一次相遇在大使馆。才嬉答应尚贤帮他找寻女朋友的下落,但作为交换条件尚贤必须和自己参加一项马拉松大赛……

第2集

  大赛即将开幕,才嬉焦急地等待着还未现身的尚贤。直到最后时限尚贤才赶到,这不禁让早已放弃希望的才嬉喜出望外。比赛中才嬉意外受伤,尚贤背起行动不便的才嬉共同进退,而且意外地夺得了冠军,“患难与共”的成绩令二人兴奋地拥抱在一起。

  在家里,才嬉意外的发现在惠珠的手上戴着与尚贤一模一样的情侣戒指……第二天,才嬉找到尚贤向他询问如果找不到惠珠会有什么打算,这种假设令尚贤情绪十分激动,向才嬉大吼告诉她不要多管别人的闲事。尚贤冷静后感到对才嬉的态度十分失礼,便来到才嬉家向她道歉。正当尚贤盯着门铃犹豫时,刚巧看到惠珠从房子里走出来……

  面对苦苦追寻自己到布拉格的尚贤,惠珠冷言冷语地拒绝了他要求复合的请求。冷漠的惠珠转身离去,此时已是泪流满面……

  尚贤找到才嬉,二人一起来到了许愿墙。尚贤在墙上贴上了祝愿惠珠幸福的愿望签,刚巧,碰到也来祈福的英雨。面对让自己苦等5年的昔日恋人,才嬉赌气地对英雨说,身边的尚贤是自己的恋人。

第3集

  尚贤劝说才嬉回到英雨身边,不巧揭了才嬉的伤疤,才嬉气急败坏地对尚贤说,那个男人莫名其妙让自己离开五年,现在已经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英雨苦苦哀求才嬉希望二人可以重新开始,才嬉坦白地对英雨说已经没有了昔日心跳的感觉,那段恋情已经是过去时,不能再延续了。

  伤心的尚贤决定离开布拉格返回韩国,临行前找到才嬉跟她道别。才嬉望着尚贤离去的背影,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三个月后,尚贤驾车路过外交部,不禁想起了才嬉的笑脸。而此时,回国的才嬉也整日忙于工作。英雨问才嬉,既然回国了为什么不去与尚贤会面,才嬉会心一笑,声称期待着与尚贤的不期而遇。

  一天,才嬉去迎接外交使团,为了赶时间违反了交通规则,恰巧遇到了正在此处协管交通的尚贤……

第4集

  才嬉来到警署交罚款,其实亲自赶来只是为了制造与尚贤偶遇的机会。此时,惠珠也来警署找尚贤,本来喜出望外的尚贤当得知惠珠的来访只是为了归还他曾经替她缴纳的学费,不禁彻底地对惠珠死了心。

  尚贤在外交部门口等才嬉,而与英雨一同走出办公楼的才嬉并没有留意到一旁的尚贤,英雨问才嬉,如果此时看到尚贤是否会立即下车,结果当才嬉看到尚贤时竟然连头也不回地跳下车直奔尚贤。

  英雨在父亲的公司里与父亲发生争执,声称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才得到的,包括检察官的职位,并不是一个依仗父亲关系而不劳而获的人。英雨与父亲不欢而散,在公司里意外地遇见了带着一个小孩子的惠珠。英雨从惠珠口中得知,原来这个孩子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竟然同是父亲的骨肉,这令英雨感到十分的意外和无奈。

  才嬉的弟弟一时冲动殴打了辱骂自己父亲的家伙,事后被带到警署。其间颇受尚贤的照顾。当晚,才嬉为了答谢尚贤对弟弟的关照借机请尚贤吃饭。

第5集

  尚贤因多喝了几杯酒,略显醉意。才嬉劝阻尚贤不要自己开车回去,但遭到尚贤的斥责,说最厌恶表里不一的女孩子。自己的一片好意,却遭到尚贤的恶语中伤,顿时令才嬉怒气冲头,与尚贤理论起来。第二天,才嬉来到警署找尚贤,听到尚贤说出已经不会再相信爱情的言语,这让才嬉感到颇为失望。

  尚贤因公被派往外交部,其间偶遇到英雨。尚贤劝告英雨不要再苦苦纠缠已分手的女人,那种行径不该是男人所为。才嬉邀请英雨共进午餐,但当才嬉见到尚贤后,将和英雨的邀约完全置于脑后,留下了独自尴尬的英雨。

第6集

  才嬉向英雨追问为什么要向她隐瞒父亲的身份,这一问反而伤害到英雨的自尊心,怒斥才嬉为什么就不能等到父亲任期结束后再与自己结婚,才嬉和英雨不欢而散。事后英雨跑到父亲那里,告诉父亲休想利用自己和才嬉与总统拉关系。

  惠珠的孩子被英雨的父亲夺走,这令惠珠一蹶不振,绝望中她想起了尚贤,便打电话给他谎称自己遭遇了劫匪。此时,尚贤正和才嬉在一起,当尚贤听到惠珠出事时,扔下才嬉直奔惠珠的住处。

  第二天,才嬉来到尚贤家,在门口遇见了刚回家显得疲惫不堪的尚贤。从他口中才嬉得知原来尚贤在惠珠那里待了一夜。才嬉气愤地告诉尚贤,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自己会让他明白什么是爱情,并决定要跟尚贤谈一场真正的恋爱……

第7集

  才嬉鼓起勇气对尚贤表白爱意,但尚贤的回应依旧是不冷不热……

  尚贤自从同惠珠见面后,对她的经济来源心存疑虑,便拜托同事去调查到底是谁在背后为惠珠承担着酒店的住宿费。

  才嬉一直为是否打电话给尚贤而犹豫不决,此时电话响起,是尚贤的号码……

  花店里,尚贤对才嬉说,警察和外交官的身份在一起不合适,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还不如去找寻值得等待的真爱。面对尚贤的表态才嬉生气的大声质问他是不是已经跟惠珠复合了……

  英雨向尚贤打听惠珠的下落,不料被尚贤误会,以为那个不负责任,毁了惠珠一生的男人就是英雨,不问青红皂白将拳头挥向了英雨……

第8集

  剧场门口,才嬉焦急地等待着尚贤,直到节目上演尚贤都仍没现身。当才嬉失望地走进剧场时,意外地看到与延寿在一起的乾熙,才嬉担心总统女儿的身份被暴露,便偷偷嘱咐乾熙不要与延寿谈及任何有关于父亲的话题。

  尚贤对英雨动手后,喝得烂醉如泥。英雨在剧场里见到才嬉,告诉她此时尚贤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才嬉闻讯急忙赶去找尚贤……

  直到此时,尚贤才终于明白惠珠和英雨父亲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心碎的尚贤表面上装出冷漠的神情,但心中仍放不下惠珠,嘱托英雨尽量去帮助她。

第9集

  惠珠不想再与尚贤单独会面,便约了才嬉同去,但才嬉告诉惠珠解铃还需系铃人,只有惠珠自己才能让尚贤真正的获得解脱。会面时,尚贤因追寻不见了踪影的惠珠将才嬉独自扔下,这令才嬉心里感到非常的不是滋味。

  第二天,尚贤因想念才嬉偷偷地跑来看才嬉,不巧才嬉正在开会,而细心的才嬉也留意到在外面守候的尚贤。

  才嬉养的花枯死了,便利用这个机会去找尚贤。尚贤将才嬉带到花园里,二人在此共同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英宇将才嬉带到自己的工作室,向才嬉展示了5年前为她亲手制作的家具,并再一次向才嬉求婚。了解到英宇许久以来对自己不曾改变的真情后,才嬉心里感到十分愧疚,含泪跑出了英宇的工作室。尚贤将有惠珠回忆的所有东西都付之一炬。

  英宇感到才嬉正逐渐疏远自己,这令他非常不安,便将才嬉和尚贤同时约了出来欲挑明关系。会面时,才嬉感到三人的关系非常尴尬,想抽身而去,尚贤却抓住了才嬉的手,大声对英宇说,尹才嬉是崔尚贤的女人……

第10集

  英雨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不顾才嬉的挽留愤然离去。

  尚贤在外交部的外派工作即将结束,回警署述职前才嬉找到尚贤跟他道别,依依惜别的场面正好被英雨看在眼里。

  尚贤对才嬉说她的气质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农村人家的女儿,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尚贤的这句话令才嬉分外紧张,唯恐自己的真实身份被尚贤识破。才嬉无意间听到同事们谈论自己,外加从弟弟那也听到总统的女儿脚踏两只船的谣言,但才嬉表现得很平静,沉默对之。英雨找到尚贤,告诉他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放弃对才嬉的爱,但尚贤也毫不示弱地表示,誓死都会守在才嬉身边。

  才嬉陪同父亲出席一场公众活动,这令才嬉感到非常不安,唯恐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料,尚贤被派到活动现场维持治安,看到站在总统身边的才嬉,呆若木鸡……

第11集

  活动结束后,空荡荡的会场里只剩下才嬉和尚贤两个人,才嬉含着眼泪不知该如何开口向尚贤解释,而尚贤同样无语,默默地转身离开。第二天,尚贤对才嬉说以前不知道才嬉是总统的女儿多有失礼望见谅,冷漠的口气令才嬉感到十分陌生。

  清晨才嬉一如既往地等尚贤出来跑步,果然尚贤失约了。才嬉跑到警署找尚贤,质问尚贤为何不能将自己看作一个陷入爱情的普通女人,为何如此在意总统女儿的身份。尚贤对才嬉说自己配不上她,并要求才嬉彻底地把自己忘掉。

  尚贤的对自己感情的回绝,让才嬉感到很苦恼并决定独立生活远离总统女儿的身份。才嬉告诉尚贤在爱情面前没有勇气的男人没有资格爱自己。英雨拜托父亲以父亲的方式除掉尚贤,并警告才嬉如果继续跟尚贤纠缠不清,会给尚贤带来麻烦……

第12集

  才嬉将行李搬到尚贤家,面对厚脸皮硬赖着不走的才嬉,尚贤无奈下只好自己搬出家到外面居住。当英雨得知才嬉竟然搬到尚贤家,气愤地质问才嬉为何无视自己的警告,才嬉对英雨的跋扈厌恶至极,声色俱厉的表示以后二人连朋友都没得做。

  情绪沮丧的英雨跟惠珠谈及因父亲的缘故,才迫不得已与才嬉分手五年……

  惠珠下班途中遭到醉汉骚扰,情急下打电话给尚贤,尚贤闻讯后立即赶到惠珠身边。见到依然为自己紧张的尚贤,惠珠才想起今天竟然是自己的生日。尚贤特意为惠珠点燃起蜡烛来庆祝生日,不巧才嬉晚上回家正好目睹这温馨的一幕。才嬉伤心地哭着追问尚贤,他与惠珠两个人究竟怎么回事,尚贤见状不由分说用嘴巴堵住了才嬉的嘴……

第13集

  才嬉找到英雨表示要与他彻底地划分界限理清关系,并将照片还给英雨。英雨面对如此无情轻视自己的才嬉,望着才嬉离去的背影愤怒地大吼,无论如何都会让才嬉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总统以私人身份召见了尚贤,对尚贤说如果自己反对他与才嬉的婚事,尚贤是否会坚定对才嬉的爱。面对总统的提问,尚贤信心满怀地向总统表示,自己心中的国度里才嬉才是总统唯一人选。最后总统对尚贤说虽然不支持他们的交往,但也会在旁一直关注着他们。

  英雨的父亲对惠珠说,如果她肯重新回到尚贤身边,就会答应她把孩子还给她。之后,英雨的父亲又与才嬉会面,颇有心机告诉了才嬉五年前自己强迫英雨离开她的真相。才嬉听了英雨父亲的表述后,心中充满了对英雨的愧疚之情。

  英雨自杀跳入了车道……

第14集

  英雨经抢救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从手术室抬到病房里。才嬉心里的石头落定后坚持要到病房里看望英雨,但院方以英雨父亲下令拒绝外人探望为由拒绝了才嬉的请求。才嬉本想找英雨父亲问明缘由,却在门口意外碰到了惠珠。惠珠告诉才嬉英雨的父亲会报复尚贤。

  才嬉听医生说英雨可能会丧失全部的听力,这个结论几乎令才嬉陷入绝望。尚贤因一直联系不到才嬉便到外交部找才嬉,此时才闻讯英雨自杀未果。

  才嬉见到英雨后,为一直以来对他恶劣的态度向他道歉,并请求英雨原谅自己。尚贤来医院看望英雨,巧遇到惠珠。惠珠告诉尚贤英雨离开才嬉的真相后,尚贤表示自己会当作什么都没听到。

第15集

  惠珠告诉尚贤,在这样的局面下才嬉一定会重新回到英雨身边。才嬉看到被扔在外面的英雨的自行车,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彷徨中,才嬉到警署找尚贤……

  惠珠告诉尚贤的妈妈目前与尚贤交往的女孩子,其实是总统的女儿。但尚贤的妈妈并没有为身份的悬殊感到惊讶,而才嬉与其他男人不清不楚的关系以及儿子因此会陷入危险的境地,更令她感到不安。

  英雨向公司递交辞呈后搬到别墅居住。才嬉给英雨收拾东西时无意间发现英雨五年里所积攒的机票,目的地都是布拉格,此时,才嬉的眼泪夺眶而出。

第16集

  英雨对才嬉说会让她一辈子都留在自己身边,这一生都活在不幸中。面对如此恶毒的英雨,才嬉感到极度的恐惧。不仅如此,英雨还威胁才嬉,如果她最终选择离开自己,即使耗尽所有家产也会想方设法地毁掉尚贤,尚贤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才嬉的一念之间……

  尚贤独自在海边垂钓,心情颇为复杂。此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哨声,尚贤心里一惊,扭头看见才嬉缓缓走来……

  在饭店里,尚贤将烧酒瓶盖套在才嬉的手指上,向她提出了求婚。

第17集

  尚贤追问才嬉之前不是说好了要做尚贤的女人么,为什么要反悔。才嬉面对情绪如此激动的尚贤泪流满面,告诉尚贤自己不可能跟他相守一辈子,并嘱咐尚贤今后不要再遇上自己和惠珠这样的女人了。

  才嬉向父亲表述了自己将与英雨结婚的决定,但遭到父亲的反对,才嬉的父亲告诉才嬉,宁可看到自己的女儿变坏,也不可以一生不幸。进退两难的才嬉心情异常烦躁,看到又来找自己的尚贤忍不住将许久以来积压的情绪都发泄在尚贤身上。尚贤留下一枚戒指,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几天后,各大报纸头条都刊登了有关总统女儿婚事的报道。

  婚礼前一天的彩排,才嬉身披婚纱,手指上却戴着尚贤送给她的戒指。才嬉凝视这枚戒指终于下定决心对英雨说取消婚礼。

  第二天,总统女儿逃婚又成了各媒体的头条新闻。

第18集

  尚贤为救英雨不幸被暴徒手持的凶器刺中。才嬉对自己不计后果的行径正向父亲表示歉意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才得知尚贤受伤入院的消息。总统接过才嬉手中的电话,恳请医生,一定要尽全力救活自己的女婿。

  才嬉赶到医院,被告知尚贤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不稳定状态,这一噩耗令才嬉心痛地流下了眼泪……

  尚贤痊愈后与才嬉一同来拜见才嬉的父亲。总统向尚贤询问是否还依然爱着才嬉,当得到尚贤大声的肯定答复,欣慰地笑了。第二天,整个总统府内贴满了用各国文字书写的“我爱你”的纸条,尚贤挽着才嬉漫步其中,忽然,尚贤屈膝跪倒在才嬉面前,郑重地向才嬉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