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我们渴望着命中注定的,永远的爱情……

  但是,这样的爱情不仅是在我,在其他人中间也是那么不容易。

  越是不想爱,越是陷得深;越是想恨,感情却又越是变得更深、更甜蜜。

  世上所有的人,只要是活着,就不断渴望和寻找令人望而生畏却又美丽的爱情。因为爱情是一个甜美的梦……

  跟完全不知底细的富家公子间的那段短短的相遇,从此陷入致命又美丽的爱情之中。可是,又因此承受了莫大的悲痛,在六年的漫长等待之后跟那个男人再次相遇。

  爱情是甜美的梦!命运中唯一的爱!

  喜欢做菜胜过做功课的车银才,瞒着父母参加了料理大赛,并拿到了冠军。作为奖项,银才到意大利的料理学校进行深造。

  为了得到做意大利面的秘诀,银才去找曾经出租给自己房屋的主人,但这个主人早就搬了家。没能找到房屋主人的银才钱也花光了,正在这时她的面前出现了跟自己找同一个人的傲慢的家伙-韩弈俊。

  而面对这样的男人,银才不知不觉中向他敞开了心扉,与他坠入爱河。有一天早上,见到突如其来的郑贤成,弈俊误认为是银才的男朋友,便飞回了韩国……

  在命运的名义下而促成的相遇……但,有一个爱已经开始萌芽。

分集剧情:
第1集

    参加料理大赛的银才(韩彩英),以绿茶为材料制作出了拉面,并获得了大奖。

  回到家里的银才,得意洋洋地把自己拿到的奖项现给母亲看。可是母亲却责备她,连大学都没考上,还这么到处炫耀。母亲认为银才必须上大学,受高等教育并成为一个成功的女人,因此巴银才送到复习班。

  根本不愿意读书的银才,在笔记本上记满了做菜的方法和材料。不能放弃自己理想的银才在贤成(李天熙)的帮助下终于到意大利留学。

  而到了意大利的料理学院之后,银才用辣椒酱引起了一场“骚动”。秀妍(洪秀贤)来找银才,并告诉她如果能通过料理学院的考试,大荣集团全权负担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

  另外,弈俊得知了亲生母亲的消息,乘坐了到威尼斯的火车。正好,也到威尼斯去的银才也上了火车,可是发现自己丢了火车票后又急又慌。银才见弈俊不肯伸出援助之手,说他没有“同族爱”。

  到了小旅馆的弈俊因为语言不同,显得很无奈。银才告诉弈俊,他的母亲已经离开了原来住的地方。

  由于火车的罢工,乘坐客车的银才和弈俊见追来的警察向他们举起了枪,有些恐慌……

第2集

    搭错走私犯车的韩弈军(赵贤载)和银才被带到警察局。

  俩人被抓到警察局之后,凭着银才的聪明才智,弈俊顺利逃脱,便马上奔向希珍(郑艾利)的餐厅。而站在弈俊面前的却是穿着婚纱的母亲,受到打击的弈俊要马上离开此地。弈俊恨希珍没能认出自己,没认出自己是她的儿子。

  银才为了灰心丧气的弈俊亲手做了意大利面,而吃了面条的弈俊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给自己做过的意大利面,说着流下了眼泪。银才看到流泪的弈俊觉得可怜,便把他抱进温暖的怀里。当俩人的眼睛对在一起的时候,一股暖流注入彼此的心房,跟着来一段深情的吻。跟弈俊过了一夜的银才心里一片混乱,得知实情的贤成(李天熙)狠狠揍了弈俊一拳。回到汉城的弈俊被父亲骂了一通,之后参军服役。

  6年后,银才在市场的一个餐厅里打工,跟儿子过着辛苦的日子。韩会长把亏损了的西餐厅交付于从美国留完学回来的弈俊,并指示他重新搞活餐厅。

  另外,银才打工的那家餐厅倒闭关了门,在贤成的帮助下聘到弈俊管理的西餐厅……

第3集

    尝了意大利面的弈俊想到银才曾经给自己做过的面,味道一模一样。而弈俊的助手却说银才做得不地道,以此为理由解雇了银才。回到家里的银才后悔顶撞了弈俊的助手,而在旁边看着无精打采的银才,贤成的心就痛了。

  弈俊警告餐厅的职员们,如果在6个月内不能提高销售额就要集体解雇。跟秀妍谈话的贤成看到忽然出现的弈俊表情变得僵硬。在按摩房的厨房里做事的银才为了给客人添下酒菜进了按摩的房间,发现了在那里正喝酒的弈俊。弈俊追着银才跑出了房间。追到银才后弈俊讽刺银才,说意大利料理大学的毕业生怎么在这种地方做事,让银才尴尬得不知所措。

  伤心的贤成喝了酒之后去找了银才,问她如果再次见到弈俊会怎么做。银才听了很生气,说以后不要再她面前提弈俊。

  京善给银才打电话,说是弈俊向她推荐了银才。可是看了银才的履历表的京善对弈俊说银才没什么经历,所以不能胜任厨师长。但是,弈俊不管京善的建议,命令他从明天开始让银才上班……

第4集

    在商场跟弈俊偶遇的银才有些尴尬,她很不自然地向贤成挥了挥手。弈俊见贤成拉着银才的手走出大门,冷笑了一番。到外面后贤成大发雷霆,质问银才跟弈俊什么时候见过面。还说,是不是让他装作不知道在意大利发生的事情,听完银才十分惊讶。

  弈俊说要解雇贤成,对此银才请求弈俊不要这么做,让他收回这个决定。见到贤成的银才说自己必须得挣钱,所以继续要在弈俊的西餐厅工作。不喜欢弈俊的贤成问银才是不是为了弈俊才要留在那里,可是最后还是尊重银才的选择。第二天早上,贤成去找弈俊请求他能给银才一个机会。进入总公司后,弈俊得知那个西餐厅是母亲一手操办的事实,受到很大的打击。弈俊命令银才,让她在一个星期之内开发出新的菜谱,并且让贤成重新回到总公司。开发了新菜谱之后给弈俊作解释的时候突然接到儿子真松打来的电话,显得很紧张……

第5集

    弈俊送银才回家的时候遇到了贤成,顿时变了脸色。慌忙地进自己房间的银才,见儿子已经睡着了安心地送了一口气。弈俊误认为银才和贤成同居,用讽刺的语气对银才说要摆正生活态度。恼火的银才反驳弈俊,说不要干涉自己的私生活。见银才和弈俊吵架,秀妍觉得俩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因此追着贤成问他们的关系。

  一直不喜欢银才的弈静看见银才顶撞弈俊的态度,让弈俊马上解雇银才。评价银才做的料理那天,弈俊听到了银才父母的谈话,知道了银才与贤成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同居关系,脸上露出了微笑。确认银才和贤成不是恋人关系的弈俊,把银才正式任命为调理师。

  而弈静得知银才是动员了家人得了高分,并认为不能让这样低水平的女人留在弈俊的身边……

第6集

    跟弈俊吵了架的银才伤心得哭了起来。准备品尝用料理的银才见贤成进来帮忙,不耐烦地说想要自己呆一会儿。可是当贤成一出去,银才马上就后悔,急忙追了出去。这时,弈俊正看见了银才抓着贤成的手,又不高兴了。

  银才和贤成来到了路边小摊喝酒,在这里贤成递给银才已经准备好了的戒指。

  因翻译乱之时,秀妍又对弈俊说银才喜欢的是贤成,使弈俊的心情糟糕透顶。银才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了弈静,被弈静羞辱了一顿。虽然很气愤,但是硬忍着。弈俊见不到银才,心里直发慌。弈俊送给银才一部手机,但是遭到了银才的拒绝。知道了弈俊是大荣集团继承人这一事实的银才,非常混乱。接到弈俊的电话之后银才去了约定的场所,可是弈俊重提6年前的事并对银才不敬。

  评判员给银才的料理给了不及格,于是银才面临了被解雇的危机。正要给银才通报被解雇的消息之时,弈俊从秀妍那里得知了银才有个儿子的事实。弈俊跑去找银才问这个孩子是不是贤成的,见银才否认弈俊生气地说是不是又有另外一个男人……

第7集

    秀妍极力说服弈俊像银才这种未婚妈妈配不上弈俊,让他忘掉银才。跟弈俊碰上的银才堂堂地说,至少对他是问心无愧的,说完就离开了餐厅。对银才的这番话一直耿耿于怀的弈俊又去找银才,虽然跟银才问了孩子的父亲是谁,但银才说绝不是弈俊。

  得到弈静支持的秀妍心里别提多高兴,但是又看到满脑子都是银才的弈俊失望了。

  另外,贤成到银才打工的饭馆找银才,说求婚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要听结果。但是银才以心神疲惫为理由,让贤成再给她一段时间。

  只想着银才的弈俊劝诱银才复职,见银才不肯接纳,弈俊说自己真心喜欢银才,便开始接近她……

第8集

    银才对着向自己表白的弈俊说,不需要没有真心的人。正好走进厨房的贤成见银才气冲冲地走了出去,狠狠地盯着弈俊看。贤成见银才开始被弈俊动摇,心里很不安。

  弈俊去找银才,说她是能挽救餐厅的主力军。知道了弈俊是大荣集团继承人这个事实的贤成跑去找弈俊,警告他休想对银才耍手段,而且还揍了一顿。到银才家找银才的弈俊碰到了在园子里玩耍的真松,睡完午觉出来看儿子的银才见到在弈俊的怀里甜睡的真松,几乎要哭出来了。

  自银才全权负责厨房之后,到餐厅的客人逐渐变多了,弈俊也感到非常高兴。另外,姜理事把秉勋叫出来,命令他从此把弈俊的一举一动都要一一报告于自己……

第9集

    秀妍为了调解尴尬的气氛,建议喝红酒。展开口舌之战的贤成和弈俊见银才要离开,不约而同地抓住了银才的手。弈俊表示他能接纳银才的一切并且也可以接受真松,听了这番话的贤成受到了冲击。秀妍对银才说豪门是一个地狱般的地方,忠告银才不要伤害贤成。

  韩会长请银才准备用于家庭宴会的食物,从会长办公室里出来时,银才正好碰见了弈静。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弈静吩咐秘书查一下关于车银才的一切。

  弈俊质问银才不能跟贤成划清界限的理由是什么。跟贤成一起去了公园的银才,因为被一直为了她不惜牺牲自己的贤成所感动而流泪。

  弈静知道了银才是未婚妈妈,并找银才谈话,伤了自尊心的银才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弈俊说自己爱着银才,挨了弈静的一巴掌……

第10集

    弈俊催着银才,让她赶紧跟贤成说明白,可是银才竟然没有说一个不字。约贤成见面的银才把贤成给的戒指重新归还于主人,贤成让银才再回顾一下16年的感情,请求她再次考虑。喝了酩酊大醉的银才在自家的门口碰到了正等着自己的弈俊,一见他就开始挥乱拳打弈俊。明白银才之苦心的弈俊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贤成好几天没有音讯,银才开始担心了。银才知道对贤成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包袱,所以跟妈妈建议搬家。看出真松就是弈俊骨肉的美贞去找弈俊。

  另外,喝醉了酒的贤成在于秀妍对话的时候说出了真松就是弈俊的儿子。大吃一惊的秀妍心里冒出了对弈俊的愤怒,当她见到银才的时候总觉得银才要告诉弈俊关于孩子的事情,于是心里不安。

  弈静知道了弈俊不但没有放弃银才,而且还给她买了房子。于是就跑去韩会长那里,把弈俊和银才的事情告诉韩会长……

第11集

    韩会长见了银才之后冷冷地问有没有孩子,在旁边听着的弈俊稀里糊涂地说出了那是自己的孩子。弈俊强调,为了突破难关必须公开真松的父亲是谁。而一直希望弈俊能把真松视为是自己儿子的银才,听了这番话之后感到失望。

  弈静向韩会长建议立即解雇银才,并且把餐厅也关闭。接到被解雇通知单的银才找弈静问解雇自己的缘故,弈俊也跟着跑来找姐姐表示抗议。

  秀妍警告银才,在揭开孩子的父亲之谜之前离开弈俊才是上策。气得直冒火的银才听到韩会长要见真松的消息之后大发脾气,指责弈俊为什么不考虑真松所受到的伤害。

  因为没了工作银才不能向银行贷款,所以也不能搬家了,于是她非常苦恼,不知怎么办才好。为了能给银才帮助,减轻银才的负担,弈俊把银才聘请为特别料理师,还给了预约金。

  银才见到贤成勉勉强强地说出了自己要搬家的决定,并请求贤成把自己从心里抹去……

第12集

    弈俊对银才说自己早就知道真松是自己的儿子,又反问银才当他们再次相遇的时候为什么没说出真相。还问银才是不是把自己和郑贤成做了比较,掂量谁更适合当真松的父亲。第二天,银才见到弈俊问突然多了一个真松是不是感到负担,接着又说这些年来跟真松俩人过得很好,所以现在也是并不想缠着弈俊。弈俊到真松的幼儿园,看到真松那甜甜的笑脸,弈俊按耐不住复杂的心情。

  一直苦恼的弈俊带着银才和真松去见父亲,在韩会长面前弈俊肯定了自己就是真松的爸爸,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见弈俊如此真挚的态度,韩会长和银才对弈俊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信赖感。

  另外,秀妍去找韩会长宣布要跟弈俊结婚,还称可以接受真松,把他抚养成人……

第13集

    银才把弈俊给父亲的店铺合同书归还给了弈俊,说自己还有点自尊心。韩会长把秀妍和弈俊约到一起吃饭,并催他们赶紧结婚。韩会长还对感到有些荒唐的弈俊说,秀妍已经表态接受真松了。

  弈静通知坚决反对做亲子鉴定的银才,会以相应的法律手段来解决关于孩子的问题。在董事会上,弈静为了不让弈俊被董事们围攻,便公布了秀妍与弈俊结婚的消息。

  贤成又到银才那里忠告银才,弈俊不是那种能为银才牺牲一切的人,让银才赶紧清醒过来。兴奋的贤成大声喊为了银才和真松能抛弃一切,于是银才的心又开始动摇了。

  另外,银才接到了法院的诉状去找律师,但律师对银才说胜诉的可能性及其渺茫。听完,银才绝望地流了眼泪……

第14集

    弈俊斩钉截铁地说他才是真松的亲生父亲,让银才相信自己。可是银才为了躲避弈俊赶忙搬了家,也辞掉了餐厅里的工作,之后在电视台的一个饮食栏目组做事。不知银才音讯的弈俊为了能找到银才,去找了贤成。可是见到还对银才没有死心的贤成,弈俊气得不得了。弈俊又到成泽那里问询银才的消息,后来终于找到了在工作室里受欺负的银才,对银才说要相信他。那天晚上,弈俊请求秀妍放过他,可是秀妍坚决不依弈俊的要求。

  第二天,弈俊想跟银才一起上班,但是银才却冷得像冰。弈俊去找韩会长恳求他能够接纳银才,但却挨了韩会长的一通骂。

  弈静见弈俊对银才念念不忘,便举了母亲的例子,让弈俊放弃银才。弈俊去找银才,可是遭到银才的冷待,银才说没有你也可以活得很好。

  终于到了弈俊和秀妍订婚的日子……

第15集

  弈俊来找美贞,说想要跟银才结婚。对此美贞表示,等整理好所有的事情之后再考虑这个问题。

  另外,失落的秀妍去找同病相怜的贤成,并要他成为自己的朋友……

第16集

  了拆散弈俊和银才韩会长仓促地举行了弈俊和秀妍的订婚仪式,可是在这一天的订婚仪式上弈俊公布了自己已经有喜欢的女人,而且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说完,弈俊跑出现场去找银才,说不管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他爱的是银才,接着弈俊深情地吻住了银才的嘴。

  ……最后,银才一家拍下了温馨的家族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