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名工厂女因为出身贫穷,一直以来都希望可以嫁给富家子弟,刚巧他碰上了一位与她理想对象完全吻合的男人,她避免错失良缘便伪装为富家女,希望可以籍此接近他,不过,事与愿违,正于这名男子深深爱上她的时候,她被证实患上白血病,可能于短期内要离开人世,所以她希望在余下的日子重拾真我,向男友剖白一切,不过当她难以启词之际,让她发现了一个比患病更难接受的事实。

分集剧情:
第1集

  民秀(安在旭饰)开着豪华进口车到某大学去接好友崔琪泰(郑俊浩饰 )的妹妹喜婷(李慧英饰),正巧有学生在踢足球,球滚到民秀脚下时,他一时兴起想把球踢回去,不料却把球踢向坐在长椅上等人的燕珠(金喜善饰) ,两人留下一段尴尬的第一印象。燕珠和晶爱(李泰兰饰)两人为同在工厂工作的室友,晶爱整天梦想着可以嫁给一个有钱的白马王子,脱离贫困的生活,她也积极的出入PUB,盼能钓得金龟婿,一偿麻雀变凤凰的心愿,不料却屡次被骗,甚至为此迁怒燕珠。

第2集

  为了安慰晶爱失恋,燕珠一时兴起提议到PUB狂欢,巧遇民秀与琪泰,燕珠与民秀两人都吓了一跳,为了掩饰真实的身份,琪泰称民秀为房地产小开,自己则将接掌家中饭店事业,燕珠与晶爱也谎称是大学生,彼此留下好印象,分手时,燕珠两人为圆谎,刻意在某别墅区下车,再赶搭公车回租屋处;喜婷从小就喜欢民秀,但民秀一直把她当作妹妹,不敢逾越本分,崔父向来看重民秀,有心栽培他负责济州岛饭店事宜,但重视门户之见的琪泰,表面上视民秀为朋友,实际上却只把他当作开车的跟班小弟,因此对崔父的决定心生不满。

第3集

  民秀与燕珠、琪泰与晶爱这两对玩起了爱情游戏,相偕约会后各自带开,燕珠与民秀各怀鬼胎,民秀更在琪泰的唆使下,带燕珠到饭店,燕珠对民秀好感尽失,于是趁民秀在洗澡时,把他的长裤剪的支离破碎后自行离去;崔父想派民秀到济州岛接管饭店,却为琪泰暗中阻挠,民秀却仍陶醉在即将飞黄腾达的美梦中,还向从前在货运行一起工作的好友大豪表示,自己会不计任何代价追求成功。

第4集

  燕珠的朋友昭英未婚怀孕,来找她诉苦,不料却引起晶爱嫉妒,认为昭英只是把燕珠当作发泄情绪的垃圾桶而已;民秀对自己轻率的行为深感后悔,于是打电话向燕珠道歉,但不为燕珠所接受,琪泰和晶爱不忍见民秀为情苦恼的样子,决定从中撮合他们俩,由晶爱制造他们见面的机会,不料燕珠一看到民秀立刻拂袖而去,民秀好不容易追到燕珠,甚至当场下跪诚心诚意道歉,燕珠才答应再给他一次机会,两人重归于好;琪泰反对喜婷接近民秀,喜婷反唇相讥,指责琪泰不该看不起民秀。

第5集

  琪泰带晶爱到济州岛度假,并趁此机会找了一名当地人,准备代替民秀接管饭店事务;民秀为达成对喜婷的允诺,找了大豪出来帮她拍电影,然后再去赴燕珠的约会,不料却被崔母看见,民秀显得不知所措,两人出游时又差点碰上燕珠的同事,燕珠眼尖先发现,找借口拉着民秀离开,但已经被女同事看在眼里,两人虽各自心中有鬼,仍度过一个快乐的周末,民秀提议下周六中午十二点到学校接她,燕珠只好提前下班赶到学校等民秀,两人情不自禁留下初吻;喜婷从崔母处得知民秀已有女友,主动找民秀示爱,并扬言绝不放弃追求民秀。

第6集

  崔父反对琪泰私下找人顶替民秀一事,坚持要派民秀到济州岛经营饭店,心胸狭窄的琪泰表面上听从崔父的指示,心中却为此耿耿于怀,于是私下向民秀暗示,希望两人间只是单纯的友谊,不要涉及其它利害关系,民秀听出琪泰的弦外之音,为此心情不好,深夜打电话给燕珠,想见她一面,燕珠只好搭出租车赴约,虽然心中喜欢,也更加深了罪恶感;崔母着急琪泰的婚事,逼着琪泰去相亲,对方是一个门当户对、留美回国的女孩---银庆,彼此都留下不错的印象;昭英担心未婚怀孕一事曝光,请燕珠替她参加健康检查;燕珠和民秀都想坦白说出自己的身份,却又说不出口,民秀邀燕珠参观他的住处,离开时

第7集

  民秀与燕珠感情日深,喜婷知道后自尊心大受伤害,记起曾与燕珠有一面之缘,于是向昭英打听燕珠的底细,知道燕珠不是大学生,只是一个工厂的女工,喜婷深知民秀金钱至上的价值观,不可能喜欢一个女工,于是赶着去告诉民秀这个秘密,民秀起初认为喜婷是醋劲发作,恶意中伤,随后又想起两人交往以来,燕珠诸般可疑的行径,心中已相信了大半,情根深种的民秀遂约燕珠见面,在言词中多次制造机会希望燕珠能主动坦白说出一切,无奈燕珠担心民秀会因此而看不起自己,遮遮掩掩就是没有说出实话,当燕珠回家后正在为欺骗民秀自责时,突然又接到他的电话,民秀借口想念她,坚持要在送她下车的地点见面,正当燕珠喜孜孜地下楼准备赶过去时,猛然看见民秀就在住处楼下等她,痛心的民秀严厉斥责燕珠,没想到第一次真心喜欢一个女人就欺骗了他,并且以近乎自虐的口吻说出自己也骗了燕珠,民秀残酷地说出「分手」两个字后离开,留下濒临崩溃边缘的燕珠,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走回家。

第8集

  晶爱知道燕珠身份被识破后,担心琪泰会因此不喜欢她而大发脾气,幸好琪泰并不在乎她是个女工,晶爱感动之余也为了捉住这登上枝头做凤凰的机会,终于在琪泰的引导下发生亲密关系;崔父一直有心要栽培民秀,希望他早点到济州岛接管饭店事务,民秀经过感情的波折后也想要换个环境,更希望藉此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虽然琪泰从中作梗,民秀还是赴济州岛全心投入工作;医院告知昭英需做血液复检,只好再央求燕珠帮忙;琪泰得逞后开始疏远晶爱,为免晶爱纠缠不清,琪泰把民秀从济州岛骗回汉城,替他处理晶爱的事,民秀虽然百般不情愿,还是硬着头皮去做,民秀直接了当告诉晶爱不要妄想绑住琪泰,因为对琪泰而言,她只是一个猎物,一个玩物而已,晶爱知道真相后伤心欲绝,燕珠气不过,到琪泰的办公室翻桌子,把他臭骂一顿,琪泰为此指责民秀办事不力,两人为此翻脸,民秀回济州岛前去找燕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向她道歉,并祝她幸福。

第9集

  琪泰酒后开车撞伤了人,不知所措,习惯性地又找民秀帮他顶罪,民秀见他一副茫然无助的模样,一时心软,替琪泰背起肇事责任,没想到琪泰连在在崔父面前都谎称是民秀肇事,把所有责任推给民秀,还落井下石数落民秀的不是,崔父虽然尽力保释民秀,却误认为民秀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不让他再插手饭店经营,民秀有苦说不出,只有喜婷不相信民秀会是这样的人。燕珠的检验报告出炉,竟然罹患了白血病,正是花样年华的燕珠不敢相信这样残忍的事实,自己再到其它的医院检查,却得到相同的结果,院方告知必须及早动手术治疗,否则只剩半年的生命,燕珠的心情极度低落,只想再见民秀一面,民秀原以为燕珠主动邀约,两人有复合的希望,没想到见面后燕珠却只是一个劲的猛喝酒,还说一些奇怪的话,让民秀担心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第10集

  坚强的燕珠不肯向命运低头,开始筹措医药费,然而庞大的医疗费用却不是一个工厂女工所能负担的起,燕珠再度跌落绝望的深渊;民秀和琪泰决裂,民秀在隐忍多年后,终于决定离开琪泰,重新开始追求自己的生活,这时候,崔父在喜婷的解释下,知道民秀替琪泰顶罪一事,崔父对琪泰遇事只知推诿卸责的作法失望透顶,把他严厉斥责一番,并叫琪泰把民秀找回来,好好报答他,民秀好不容易决定靠自己的力量成就一番事业,于是拒绝了琪泰,肚量狭小的琪泰不但不知道反省自己,还把气出到喜婷身上,最后由崔父亲自出面向民秀致歉,坚持要把济州岛的夜总会登记到民秀名下,由他负责管理,民秀不忍拂拒崔父的心意,答应再度回到崔家帮忙。燕珠负担不起庞大的医疗费用,迟迟无法开始接受治疗,情绪非常低落,虽然想把握时间和民秀在一起,却总是提不起勇气告诉他真相,由于病情一再延误,燕珠竟然在工作时昏倒。

第11集

  燕珠虽极力掩饰病情,却还是引起晶爱的怀疑,燕珠不想让晶爱担心,只惦记着民秀的前途,力劝民秀离开琪泰身边,民秀告诉她,自己已不再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如今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要给心爱的人有一个舒适的家,这番话让燕珠既感动又心痛;大豪知道民秀又回到崔家,心中愤恨难平,找上了琪泰,警告他不要对不起民秀,琪泰莫名其妙被羞辱了一顿,反倒向民秀出气,民秀不理他径自去向大豪解释。晶爱终于知道燕珠罹患白血病一事,极力要帮她筹措医疗费用,下班时发现民秀等在工厂外,燕珠心中五味杂陈,民秀对她愈好,她愈是难受,为了不想成为民秀的负担,燕珠忍下心来拒绝民秀的爱,民秀心灰意冷之余独自到济州岛投入新工作,突然喜婷到济州岛找他,告以即将出国留学,希望民秀可以跟她一起出国,追求理想的生活。

第12集

  晶爱为了筹措燕珠的医疗费用竟然不惜下海,燕珠见晶爱每天三更半夜才喝得醉醺醺回家,心中起疑,于是循线找到酒店硬把她带回家,虽然人穷气短,两人却相濡以沫,道尽穷人家儿女的悲哀,却掩不住朋友间不惜牺牲一切的真情真义;琪泰透过在济州岛的眼线,知道喜婷私下去找民秀一事,于是在父母面前打小报告,崔父虽然喜欢民秀,但门户之见让他无法接受喜婷爱上民秀的事实,于是禁止喜婷再接近民秀,喜婷看穿这是琪泰搞的鬼,揭穿琪泰心中害怕民秀比他强的自私心态。燕珠不想再拖累晶爱,独自离家出走,晶爱发现后心急如焚,于是找到琪泰跟他要民秀的电话号码,离去时巧遇银庆,由于晶爱的眼神充满不屑与愤恨,银庆怀疑她和琪泰有过亲密的关系,但琪泰抬出民秀为挡箭牌蒙混过去。民秀从晶爱口中得知燕珠罹病一事,立刻从济州岛赶到江陵,四处寻找她的下落,结果燕珠因发病昏倒被送至某医院,燕珠醒来欲离开时,民秀终于找到,他向燕珠告白,因为燕珠的出现让他的生命充满希望,民秀恳求燕珠不要再浪费时间,赶紧接受治疗。

第13集

  民秀和晶爱的坚持下,燕珠终于入院接受治疗,民秀当务之急就是筹措庞大的医疗费用,于是他找上了崔父借钱,民秀告以这是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女人,同时承诺将会妥善处理与喜婷的关系,崔父遂答应借钱给他,民秀正为医疗费已有着落而高兴时,院方又告诉他燕珠的病情稳定的好消息,民秀迫不及待的和燕珠分享,并真心地向燕珠提出等她病好就立刻结婚,两人都为相识以来彼此欺骗所浪费的时间感到惋惜。民秀和琪泰渐行渐远,尤其是有关济州岛夜总会的处理方式,民秀有自己的看法,不愿再受琪泰的控制,偏偏民秀又有崔父撑腰,令琪泰恨得牙养痒的却又无可奈何令琪泰极度不满,没想到就在民秀的感情、事业都慢慢步入正轨时,突然传来崔父车祸致死的噩耗。

第14集

  崔父死后,琪泰对于崔父原本答应送给民秀的夜总会产权,及借他一笔钱治疗燕珠等事,全数反悔不认帐,民秀对夜总会产权并不强求,但燕珠的病情恶化急需这笔医疗费用,他求琪泰帮这个忙,琪泰趁机把民秀羞辱了一顿,迫使民秀向他低头,再回他的身边当个司机,民秀迫于无奈下只好答应,喜婷看不过琪泰的作法,向他质问时没想到反被琪泰抢白了一顿,但喜婷仍然十分关心民秀的处境,于是找昭英询问燕珠的现况;民秀重新回到琪泰手下后,每天都得忙到三更半夜,反而没时间陪燕珠,在她的面前还得强颜欢笑,燕珠却因害怕而经常发脾气,一点都不知道民秀的心底的苦痛。

第15集

  直爽善良的喜婷不忍见民秀屈服在琪泰手下的模样,于是主动向民秀表示,愿意提供燕珠治疗所需的费用,却不为民秀所接受,反而琪泰折磨民秀的作法更是变本加厉,明知燕珠住院,还刻意把民秀带到济州岛,让这对正与时间、死神搏斗的恋人相隔两地;喜婷到医院探视燕珠,想要认识这个从自己身边把民秀抢走的女人,见面后后彼此都留下很好的印象,喜婷把民秀当前的处境告诉燕珠,让燕珠心疼不已。银庆飞到济州岛和琪泰一起度过一个轻松的周末,两人甚至已论及婚嫁,但银庆对晶爱与琪泰的关系一直心存疑惑,虽然琪泰谎称晶爱是民秀的女友,银庆还是难以释怀,民秀因要回汉城探视燕珠而与银庆同行,琪泰再三叮咛民秀小心说话,不要坏了他和银庆的婚事,抵达汉城后,银庆基于礼貌坚持要去探视燕珠,民秀推搪不得只好带她到医院,民秀万万没想到,一个不该让银庆见到的人也在医院里。

第16集

  银庆在医院巧遇晶爱,虽然她以和琪泰论及婚嫁,但仍希望更了解琪泰的为人,于是主动和晶爱攀谈,没想到却从晶爱口中认清琪泰的真面目,知道琪泰是个专门欺骗女人的花花公子后,银庆立刻向崔母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崔母为此把琪泰痛骂一顿,但琪泰不思反省,反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这是民秀报复他的手段,于是赶到医院向民秀大闹一场,燕珠不忍见民秀低声下气向琪泰求助,不想继续接受治疗,民秀鼓励她不要放弃希望。民秀求琪泰救燕珠,琪泰不但不肯还出言讥笑民秀,民秀对琪泰彻底失望地离开,喜婷为帮助民秀,要求琪泰把她该得的遗产分给她,被琪泰所拒绝,兄妹反目;民秀付不出医疗费,院方无法继续为燕珠治疗,民秀决定铤而走险,计画绑架琪泰。

第17集

  民秀在大豪的协助下顺利绑架了琪泰,平日作威作福的琪泰,此时此刻只能跪在地上恳求民秀不要伤害他,当民秀拿到钱后立刻让大豪赶到医院支付医疗费,自己准备搭机潜逃,但当大豪抵达医院时才发现,燕珠不想拖累民秀,已偷偷离开,民秀在登机前得知这个消息,放弃潜逃的计画,四处寻找燕珠的下落。这时候警方已受理本案,开始在全国各地通缉民秀,虽然喜婷求琪泰撤销告诉,自私的琪泰却诅咒要让民秀入狱,以消他下跪求人的屈辱;燕珠见过母亲最后一面后,病情更加恶化,最后的心愿只剩下去参加昭英的婚礼一事,民秀猜中燕珠的心事,终于在婚礼现场找到她。

第18集

  民秀强拉着燕珠再回医院检查,但燕珠的病情已严重恶化到药石罔效末期阶段,院方也无能为力。既然知道时日无多,民秀和燕珠两人决定把握机会,共度最后的美好时光,但民秀心中对老天爷的安排和两人虚度了许多时间,心中愤恨不平,反倒是燕珠早已超脱死生大限,劝民秀开心起来,把握当下的幸福,她希望自己可以在最幸福的时候死去,燕珠还劝民秀,在她死后可以接受喜婷的感情,因为她希望民秀不要活在思念她的痛苦中,燕珠愈是显的不在乎,民秀就愈是难以遏止心中的痛,他的心中不断向老天爷抗议「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最后,民秀开着车载着燕珠,驰在乡间的路上,扬起漫天的风沙,奔向生命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