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江范寿是一个倍受尊敬的年轻刑事科班长,未婚妻秀琳是富家独生女,漂亮又聪颖,可谓是事业有成,前途无限光明。然而一桩突如其来的保险箱盗窃案使这美好的一切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负责此案的范寿在办案过程中,竟然深深爱上了疑犯金仁宇又聋又哑的妹妹金仁华,为此,搭档大跌眼镜,上司大加猜疑,未婚妻大怒,母亲当场昏倒……而孤苦无依的仁华,目睹着哥哥的被捕入狱、父亲的自杀、家庭的支离破碎,心憔力疲,而那份无言的爱,又遭到哥哥的强烈反对,与此同时又处处受到秀琳不择手段的排挤和陷害……形形色色的压力如同冰雹般扑天盖地狂扫而来,在风暴中苦苦挣扎的仁华,一步步走向绝望的边缘……

分集剧情:
第1集

  在孝是安家的一家之主,在小学担任副校长。在孝生日当天,大儿子志桓的女友雅莉拎着一篮水果登门拜访,在孝妻玉华感到非常纳闷,为何志桓从没提起过这位小姐。雅莉的父亲宋会长将志桓叫到家里,质问他为何不想娶雅莉,志桓的态度也非常坚决,觉得自己和雅莉并不合适。诚实是安家的大女儿,嫁给昌修为妻,育有一女秀亚和一子俊怡,秀亚是个懂事的高中生,俊怡却是个发育迟缓儿。秀亚发现爸爸昌修有外遇,酒醉之后还和妈妈诚实拉扯,导致诚实全身是伤,秀雅看不惯爸爸的举动,于是传了一封简讯给昌修,告诉他若敢欺负妈妈,她就要把外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但是昌修极力否认自己有外遇的事情。在孝生日当晚,一家人欢聚在家里,秀雅却发现爸爸昌修在门外讲一通神秘的电话…

第2集

  在孝生日当晚,一家人欢聚在家里,发育迟缓儿俊怡的举动惹恼爸爸昌修,让欢乐的气氛顿时陷入谷底。为了让气氛缓和点,在孝的妹妹琴珠藉由雅莉来访的事情将焦点转移。秀亚发现爸爸偷偷和外遇对象联络,于是展开紧迫盯人的战术,想让爸爸没有机会去和那女人见面。安家小儿子政桓毕生的愿望就是赚很多钱,他在小学同学美妍家开的鸡爪店义务打工帮忙,为得是学得手艺好自己开店赚钱。诚实身上的淤青无意间被姑姑琴珠发现,在琴珠的追问下,才娓娓道出实情。浑然不知情的父母替诚实预约了针灸治疗,让诚实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另一方面,美妍的父亲因为赌博欠债被人恐吓,想找政桓的朋友帮忙…

第3集

  美妍的父亲因为赌博欠债被人恐吓,多亏志桓的朋友圭植才得以解决。在孝发现诚实和昌修之间发生问题,劝诚实多体谅昌修,因为男人本来就是比较不成熟比较庸劣,诚实知道爸爸是用心良苦,但是在孝并不知道女儿受的苦远在他想象之外。琴珠带诚实去针灸,但碍于诚实身上的伤,不能带她去在孝介绍的袁医生那,只好带诚实去看别的医生。众人外出仅留诚美独自看家照顾俊怡,然而当诚美在外头和邢彪说话时,却听到俊怡的惨叫声。当在孝知道琴珠并没有带诚实去看袁医生后大发雷霆,拖着妹妹琴珠去袁医生那道歉。诚实和玉华正在纳闷为何诚美和俊怡都不在家,这时诚美打开了门…

第4集

  诚美带着额头缝了七针的俊怡回家,诚实并没有责怪她,倒是玉华狠狠地骂了诚美一顿。政桓打算和赞浩一起合资创业,请朋友圭植帮忙找店面,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诚实的好友慧英来电,告诉诚实她老公的情妇怀孕了,原来诚实老早就已经知道昌修外遇的事情,只是因为孩子而隐忍不说。雅莉又来找志桓,想说服志桓和自己结婚,但志桓明白表示他不想后半辈子当雅莉家的财产管理员,帮她家看管财富。琴珠觉得昌修一定哪里不对劲,不然不会这样对待诚实,要诚实张大眼睛仔细找昌修到底在搞什么鬼。诚实回到首尔后和慧英见面,慧英劝诚实和昌修好好谈谈希望他回头,诚实不愿…

第5集

  昌修打电话回家说今晚因公事要外宿,诚实心里有数并不拆穿。琴珠约大嫂玉华在外面吃饭,玉华聊起对女婿昌修的感谢,知道实情的琴珠非常不以为然。宋会长又把志桓叫到家里来,希望他能改变心意;另一方面雅莉也再度前往志桓的家,询问玉华是否婚后一定要住在一起,还问这是志桓的决定还是玉华的要求,此举引起玉华的不快。诚实告诉秀亚昌修今晚不回家,秀亚知道爸爸一定是去找他的情妇,但是却无法对诚实说明…

第6集

  在孝是个开通的老人,他尊重年轻人的选择,他告诉志桓婚后并不一定要住在家里,希望志桓不要伤了雅莉的心赶快结婚。政桓一听到姑姑将会有一间店面空出来,急着希望姑姑把那间店面让自己来经营开鸡爪店,琴珠觉得荒谬可笑,坚决不答应,在孝也反对,觉得政桓这样违反商业道德,会对美妍家不好意思。诚实带着姑姑给的球棒,来到昌修情妇的家门口,在急促的电铃声中前来应门的竟是说要因公外宿的昌修。诚实闯入昌修与情妇所在的公寓,打碎里头所有东西,昌修吓得躲在房间里面。第二天孩子都去上课之后,诚实向昌修提出离婚…

第7集

  美妍的稿子又落选了,难过得在家嚎啕大哭,兴起了想辞掉邮局的工作专心写作的念头。邢彪想要花一大笔钱投资电视事业,诚美简直不敢相信邢彪怎么会是这样一个败家子,她对邢彪冷言冷语,希望浇息他那不切实际的念头。诚实无预警的回到骊州家里,还约了在孝吃午饭,席间诚实忍不住落泪,说出丈夫有外遇并且要和他离婚的决定。在孝虽然心痛但是尊重诚实的决定,他唯一的要求是希望诚实能再考虑一下,如果最后还是决定离婚,他会站在诚实这边。开店计画被迫中断的政桓,前去美妍家向美妍母亲表明不再继续帮忙,却得知美妍辞去工作,打算专心写作的事。政桓不断地劝美妍放弃当作家的念头,甚至还想介绍哥哥志桓给她,要她早点结婚,美妍却和政桓坦承她小时后曾经暗恋过政桓,政桓面对美妍的告白有点不知所措…

第8集

  诚实擅自领了昌修户头中的三千万作为买房子的订金。昌修的情妇打电话到诚实家,是秀亚接的电话,她警告爸爸昌修不要再执迷不悟。昭蓉又打电话给昌修,却被诚实接到,诚实对昭蓉吼说一定会和昌修离婚,但不准昭蓉再打电话来家里。在与诚实的谈话下,得知诚实坚决离婚的意愿,诚实告诉昌修她会自己去找房子,找到适合的就会用今天领的三千万签约。雅莉对志桓不喜欢钱的想法感到不解,也对自己为何会如此喜欢志桓感到不解。经过诚美的点醒,邢彪终于觉得他想要投资的事业有点不妥,于是又来到诚美家找她…

第9集

  在孝自从知道诚实想离婚的事情之后,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玉华还以为他在学校受气了。一得知诚实已向父亲在孝说了一切事情,心急的昌修连忙赶到诚实家。玉华终于知道了女儿受的苦,心痛得声泪俱下无法冷静,她大骂昌修到底还是不是人,竟然用外遇来伤害诚实,当琴珠说到诚实身上的伤也是昌修造成的时候,玉华更是气愤难平。昌修表明态度说决不会和诚实离婚,在孝反问他说:「那孩子怎么办?」昌修愣住。志桓送酒醉的雅莉回首尔,却被雅莉父亲强留下过夜。昌修从诚实家离开后直接去找昭蓉,质问她怀孕的事情…

第10集

  昌修拉下脸来求诚实原谅他,但是诚实却已经打包好昌修的行李叫他搬出去。玉华和琴珠到首尔看诚实,玉华看到憔悴的诚实忍不住抱着她痛哭,并说离婚算了。昌修知道是慧英把他外遇的事情告诉诚实,昭蓉怀孕也是她检查的,他去告诉慧英他在两年前已经结扎。昌修去找昭蓉,彻底断绝两人的关系。慧英并不赞成诚实要离婚的决定,但是诚实心意已决,她去看了房子并签约。政桓要开小吃摊的地点已经决定,自从上次美妍和他表白过后,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暧昧…

第11集

  诚实一不注意俊怡就走失了,着急的诚实满心自责。玉华把昌修外遇的事情告诉志桓,并交代他在家不要提这件事情,免得在孝伤心。昌修告诉诚实,他已经把昭蓉的事情解决了,但诚实完全听不进去,还把房子的签约书交给昌修,两人又是不欢而散。玉华和琴珠从首尔回来,就看到雅莉站在门口等她们,雅莉直肠子的个性说话不加遮拦,直说婚后不想和父母一起住,惹得玉华相当不高兴…

第12集

  玉华因为诚实的事情一直闷闷不乐,琴珠想用歌声安慰大嫂。在孝叮嘱家人们,因为诚实非常辛苦,所以大家一定要做诚实的后盾。在孝知道政桓失业后,希望他继续完成学业,但是政桓说他决定要开小吃摊。昌修母亲突然造访,对着昌修一阵乱打,她虽然很不喜欢诚实,但对自己儿子在外面乱来却也很不谅解,坚持不准两人离婚。因为志桓的犹豫不决,在孝决定帮他决定婚事,叫志桓约雅莉来家里见面。秀亚知道父母要离婚后反弹很大,想用离家出走来阻止这件事情…

第13集

  诚实看着俊怡一天天的进步,心中很安慰。政桓跟好友们一起商量开小吃摊的事情,大家对店名各有意见无法决定。志桓带雅莉回来家里见父母,在孝明白表示婚后两人不必和父母同住,没想到雅莉却一改过去的态度,说两人已经商量好决定住家里,玉华非常高兴。美妍持续写作当中,但是并不顺利。邢彪一直对诚美情有独钟,可是诚美一直对他表现得很冷淡,邢彪趁诚美不注意偷亲了她一下,被诚美顺势咬了耳朵。秀亚一直帮昌修说好话,希望诚实改变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