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爱他就相信他……

  刀子放到面前眼皮都不眨一下的男子汉一旦爱上女人就会变得很优柔寡断。虽然很介意自己的女人对着其他的男人微笑,不过她是我深爱着的女人……她说过深爱着自己…… 坚信爱情最终得以尝到爱情甜美的果实。

  与现在只会嘴上说我爱你的年轻人不同,本剧将向大家展现什么是建立在信任上的真正的爱情。

  “像含羞草一样纯洁的爱情……”

  不知道亲生父母的样子、而且如同亲生父亲一样的养父也去世以后无依无靠使得心灵的一角总是略带寒气的女子,可能正因为如此她才能勇于表达自己的爱意而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虽然显得有点唐突但不会令人生厌,反而让人感觉到一股纯洁的气息的女子的爱情方式,让我们重新认识到,比起爱情本身,更重要的是恋爱过程中双方的的理解和信任。

  “事业与爱情,成功与失败的教训……”

  家境,学业,外表,职业……不论比较哪个都不相衬的情侣之间有无尽的伤痛与矛盾。

  通过在事业与爱情中他们所展示的自己,告诉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爱情和成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分集剧情:
第1集

  在西班牙的某个广场里,化妆师子京给电视剧《马德里的回忆》的演员清雅化妆时,清雅开玩笑地请教子京怎么跟西班牙女演员接吻比较好。子京回答说就按照剧本去演,可是当清雅跟西班牙演员热吻时,居然避开视线。

  拍摄组收场后,在广场独自一人散步的子京想起养母不在身边就觉得身清气爽。可是同时又不禁感到一丝凄然,沉浸在彷徨的孤独之中。

  美香看子京的电脑时发现很多她跟清雅一起拍的照片。美香为这事跟培德商量,美香一想到清雅和子京一起带的情侣戒指就苦恼得抓头发。

  子京跟清雅在西班牙的斗牛场上观看斗牛时,被现场紧张激烈的场面而吓得花容失色。王茂偶然用远望镜看到子京被吓到的样子后心情十分错杂。跟瑟雅一起来到西班牙的英善接到电话,得知关于女儿的消息,女儿的名字叫李子京。听到消息后,英善沉浸在回忆之中。后来英善又收到子京5年前的照片,她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

第2集

  英善通过照片确认自己的女儿子京后,不由得嚎啕大哭,并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子京。英善跟瑟雅一起吃饭时,瑟雅突然抱怨妈妈说:“哥哥都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为什么对他反而比对我更好?” 英善听到瑟雅的抱怨后闷闷不乐。去相亲的艺利,因失误头发被洋灯烧掉,搞砸了相亲。

  电视台开会时,老板慎重地审查新闻的收视率后指示将王茂提升为早上新闻的主持人。王茂听到这个消息开始不敢相信,可是确认事实后觉得十分诧异。艺利对这样的王茂产生了好感,就问这问那。

  清雅和子京观光西班牙的旅游景地,这时英善正从他们俩身边走过,可是因为低着头而没看到子京,子京也因为只顾看清雅送的项链而没看到。两人就这样错过了。

  子京想起妈妈也会看着一样的天空就会心酸,英善也向天祈祷能够找到女儿。

第3集

  回到韩国的清雅在子京家的门口问子京二人的关系今后怎么定位。子京回答说:“我见不到你就活不下去,我们不管别人,只想我们俩不行吗?”子京说完后观察清雅的反应,然后拿出清雅在西班牙送的项链,清雅静静地抱住子京,感到凄然。

  王茂为英善递上一杯冰咖啡说以后会好好儿孝顺她,英善真诚地感谢这样的王茂,就询问有没有想好的结婚对象,王茂回答说目前还没遇到有缘人,王茂问英善有没有看好的女人。英善就心里想起一个人…… 子京把车停到江边,看着妈妈和女儿握着手一起走过去的情景,触景生情,感到深切的孤独……

第4集

  英善通过某人得知子京家的地址,就赶忙来到子京家门口,看到子京竟然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心疼得不得了。见到下班回来的子京后,英善的呼吸不知不觉地变得急促。可是子京没注意英善的存在就进家去了。回到家的英善用王茂的手机给子京打电话,想听子京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准备早上新闻的王茂想给朋友打电话时,无意识地按了重拨键,就又打给子京了。正因为培德而伤心的子京看到陌生的电话号码,接电话时自然就有点儿不客气。过了一会儿英善给子京打电话约定见面。

  瑟雅跟艺利见面时,艺利问瑟雅有没有喜欢的男人。瑟雅说自己喜欢清雅,于是艺利也告诉瑟雅自己喜欢王茂……

第5集

  英善来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子京给英善化妆。见到女儿十分激动的英善跟子京聊天儿时,终于忍不住哭了。英善在洗手间整理好心情后继续询问子京有没有男朋友,子京回答说还没有结婚的意向。听到子京的回答后英善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让子京成为家人。回到家的子京发了一阵子呆,就拿出一笔钱给培德,对她说:“这一次说话一定要算数,您还年轻为什么只关心跳舞呢?”话里透着浓浓的关心。培德则对子京说:“给我这么点儿钱就这么专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你不要管我”。瑟雅和艺利诚恳地祈祷,希望清雅和王茂能够注意、关心自己……

第6集

  英善借上次给自己化妆的理由,找子京出来说想报答她。英善故意带王茂出来跟子京寒暄。英善请求子京能不能做主持人王茂的化妆师。子京刚开始不知道王茂是谁,后来才想起前几天给自己打错电话的人就是王茂。子京放下了对陌生人初次见面的拘束感,对王茂慢慢地敞开了心扉。英善抚摸着子京的手说带个戒指会很漂亮,对待子京的态度十分亲切。

  王·玛丽亚女士跟英善提起说瑟雅向自己说明了艺利的事,表示愿意让艺利做王茂的对象。可是英善说自己觉得艺利跟王茂不相配,于是就说了一些不相关的话来打混,居然说自己一人也能干家务活儿。调到电视台的子京从新闻部部长那儿听说自己以后要担任新闻主持人的化妆工作。

第7集

  被指定为新闻部化妆师的子京来跟新闻部的人打招呼,王茂见到子京后又惊又喜。为了准备新闻的排演子京给王茂化妆,两个人相谈甚欢。这时,王茂不禁想起在西班牙的斗牛场上看到子京的事。

  玛女士又提到艺利的事,问英善以艺利作为王茂的对象怎么样。英善赶快换话题说如果有缘分就会有机会。玛女士决心这一次一定要成事,可是英善只瞥了一眼什么也没说。英善总是刻意当着王茂的面介绍子京的长处,建议他再次约子京见面,并嘱咐他对子京好点儿。

  艺利为了跟瑟雅见面,缠着益利一起吃饭。

第8集

  培德没说一声就偷偷地穿了子京新买的裙子并把裙子弄脏了,但她却随地脱下不管,子京看到之后大发脾气。培德反而怪子京小题大做,子京反问说:“到今天为止你有没有帮助过我的时候?”

  瑟雅、艺利和益利一起喝酒时,瑟雅借着酒劲儿把益利叫成小叔子,听到瑟雅的话艺利显得十分慌张。

  为了满足英善的请求,王茂请子京吃饭。王茂对子京说:“英善跟我讲你是心地善良的人”。王茂又跟子京说好像在梦里见过她。王茂把西班牙的事变成梦里的事让子京大吃一惊。王茂又问子京有没有苦恼的事,子京被问及伤心事,眼泪汪汪地坦白自己是由养母领养以及二人的事。王茂万万没想到子京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慌张的王茂连忙说自己只是好玩瞎编胡说的,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让子京生气了……

第9集

  瑟雅缠着王茂一起去看电影,王茂不得不跟瑟雅到电影院,艺利已经在等他们俩了。 三个人一起看一部恐怖片,瑟雅假装害怕的样子扑向王茂,但王茂对电影毫不感兴趣。

  清雅给子京一笔钱说要替培德还债,子京拼命地拒绝了。这时,清雅发现子京带的戒指……

第10集

  到艺利家的子京从东春那儿偶然听到关于亲生妈妈的事,得知妈妈是个美人,曾跟学弟交往被甩,子京听着听着就不禁泪流满面,狼狈地离开了艺利的家。来到汉江边的子京下决心挣了钱以后一定要找到亲生妈妈。此刻英善正孤单地瞅着月亮想念子京……

第11集

  艺利鼓起勇气跟英善见面,求她帮助自己跟王茂交往。可是英善说出自己想要心宽成熟的媳妇儿,还劝艺利别选年纪大的王茂,而要选年龄差不多的、有出息的男人。

  之后英善来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送戒指给子京,表示对子京的关爱…

第12集

  大清早王茂到电视台准备新闻,和其他紧张忙碌的记者一样,王茂也在紧张忙碌地准备着新闻。子京给王茂化妆时对王茂说这样的他看起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子京的话让王茂鼓起了勇气,新闻开始播放,王茂熟练地念起了稿子。英善、玛女士、瑟雅、艺利和美香看电视时为王茂感到自豪。

第13集

  主持早上新闻的王茂跟子京一起吃饭时说:“虽然我上次犯了错误,可是你还是对我很好,真的非常感谢你”。子京笑着对王茂说其实是因为不想妨碍他主持新闻,于是故意对他好点儿。王茂明白子京的好心后很感动也很高兴。不知不觉,时间就在二人愉快的谈话中过去了。

  英善为艺利给王茂送花的事严厉地批评了她。艺利心灰意冷,但心里十分不服气。到东春的牙科医院看牙的王·玛丽亚女士收到美香送的葡萄酒后非常高兴。

第14集

  子京和王茂一起喝酒时,王茂突然问子京是否在跟清雅交往。子京很淡淡地回答说只是给他做化妆师而已。王茂告诉子京上次偶然在西班牙的斗牛场见过清雅和子京,还提到了自己的妹妹瑟雅和清雅的侄女艺利是相识的朋友关系的事。后来王茂说起一些广播新闻时的失误事故故意逗子京开心,两人之间的生疏感逐渐消除了。子京觉得跟王茂很合得来。

第15集

  艺利责怪培德为什么把财产耗光让子京辍学当化妆师。王茂跟英善讲对子京的感觉,觉得子京很不错,还讲二人上次一起喝酒的事。

  第二天大清早王茂为了一起上班到子京家接子京,这使二人开始亲近起来…

  洪波的朋友告诉洪波17年以前跟英善离别时英善肚子里有孩子的事…

第16集

  清雅得知子京是王茂的化妆师后,立即叫子京过来说要钱他可以给,但是别当别的男人的化妆师。子京不耐烦的反击说:“你拍戏的时候跟那么多女人拥抱、亲吻,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话?”。清雅又说:“那么只要做化妆的本职工作,千万别跟他们讲你自己的故事”。子京很烦这样的清雅,就离开了地方。后来子京因各种压力受折磨,突然晕倒。此刻给子京打电话的英善得知子京出事了,就慌张地离开了。

  艺利跟瑟雅见面,艺利担心地说如果王茂跟子京老见面,恐怕会产生感情的,因此自己要争取主动跟王茂经常见面。艺利提议一周两次去瑟雅家学习美术写真,瑟雅马上表示支持。回到家的瑟雅向家人报告这件事,王·玛丽亚女士听到后连连点头,而英善却放心不下。

第17集

  英善非常想念子京,经常不由自主地来到子京家门口呆呆地望着子京的家。正这个时候,子京给英善打电话说想见个面,英善很兴奋地答应了。培德跟挂电话的子京说她最近身体越来越虚弱了要吃补药才行,子京想回避培德的话,就说自己最近忙得连吃药的时间也没有。

  子京到光州(韩国南方的城市)出差,在那里好不容易见到姨妈贤冬。子京跟姨妈讲自己的近况,并告诉姨妈她希望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于是请求姨妈给自己讲跟妈妈有关的事。贤冬把她妈妈怀孕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诉了子京。子京问贤冬自己是否长得像妈妈,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了…

第18集

  为了准备新闻广播进主持人工作室的王茂看到子京在插花的样子,就温和地笑着开玩笑。子京说希望王茂像这朵花一样播送生动的新闻给大家,听到子京的话,王茂恭维说应当新闻主持人的不是自己而是子京。新闻结束后,二人开车到郊区兜风,因工作太累了,疲惫不堪的两个人在车里睡着了,王茂梦见自己和子京变成一对很酷的情侣。天色变了,突然打雷打闪,受惊吓的子京扑到了王茂的怀里…

第19集

  来到子京家的艺利对子京说:“既然当了化妆师就当吧,但是请尽量跟王茂保持距离,跟他一起吃饭之类的事情最好不要有”。子京觉得艺利的话非常荒唐。

  英善跟子京一起吃饭时,说道没有找到适合王茂的对象。子京说像王茂这样的条件,只要王茂喜欢,就没有问题。英善听到子京的话就诚恳地说男人不应该看女人的条件,双方应该在被吸引同时认真对待彼此的感情。英善说的这些话暗示也希望子京能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子京坦率地告诉英善说自己对王茂有好感。

第20集

  在瑟雅家吃饭的艺利得到了王·玛丽亚女士的欢心。英善不久也回到了家,大家都带着醉意。没喝醉的王茂送艺利回家,英善和子京担心一大早要上班的王茂。

  第二天,王茂约子京一起吃饭,却碰了钉子。王茂担心子京有什么心事,就诚心诚意地给子京变卡片魔术。子京给王茂诊脉,子京接触到王茂时,王茂不知不觉地被子京吸引住了……

  艺利别有用心地问英善王茂小时候抓周时抓了什么东西,英善对艺利的反感越来越大……

第21集

  爬山回来的王茂去找子京,二人一起吃饭。不过王茂感到子京还是跟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烦闷的王茂问子京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子京回答说喜欢关爱自己的人。王茂借题发挥对子京说妈妈请求自己好好儿照顾子京的事。于是子京带着笑意地说初次见到王茂时以为王茂是个花花公子。

  回到美容院的子京收到英善发的一起爬山的短信后心里暗暗地产生期待感。英善也因子京的反应而喜出望外。为了让子京尝到母亲的手艺,英善准备了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心情十分兴奋。英善跟子京见面后一起坐车到山去,英善跟子京讨论人生中需要的东西,并提供了参考意见…

第22集

  英善跟子京一起爬山,二人爬累了就找个地方歇歇脚调整调整呼吸。英善打开带来的紫菜包饭,子京无意地讲起小时候羡慕朋友们带来妈妈做的紫菜包饭的故事。英善听到子京的话非常心疼。二人在山上照照片、手挽着手一起走路,关系越来越亲密。王茂、艺利和瑟雅一起到游乐园玩儿,面对在自己面前乖巧可爱的艺利,王茂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他想起跟子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后来王茂闻知子京只跟英善去爬山的事而伤心,于是就约艺利出来见面。然而子京对王茂的心意一无所知。子京跟朋友们见面一边大唱爱情之歌一边想起跟清雅一起在西班牙的事、跟王茂见面的事…

第23集

  英善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给子京上次爬山时照的照片,并建议有时间的话下次再一起去爬山,子京痛快地答应了。看到英善带来的寿司,子京很是感动。王茂在摄影馆准备拍照,子京给王茂化妆。王茂感觉到子京的呼吸,倍感兴奋。事情结束后二人离开摄影馆,王茂向子京解释上次送艺利回家的事,让子京别误会,还问子京对自己有没有好感。子京回答说跟王茂通话时、在一起时都觉得很高兴。子京接着问王茂平时能否打电话…

第24集

  子京自言自语地对英善说想跟王茂交往一个月,此刻从王茂打来电话,于是很高兴地跟王茂讲起电话来。王茂买花送给英善说下次爬山的时候一定要带自己去。英善觉得二人正在按照自己的意思进行,心中窃喜。

  第二天大清早王茂来接子京一起上班,子京发现放在副驾驶座上的花束后,为王茂的细心体贴而感动。培德梦见子京和白马在一起,告诉子京这是吉兆,表示子京快要结婚了…

第25集

  王茂喝酒后跟子京讲一些日常琐事。第二天,王茂坐着子京的车上班,正赶上警察在路上拦截车辆测试驾驶员酒精,王茂对子京说:“这次多亏你了,我一定得好好谢谢你”。子京笑着说不要忘记现在的心意。为了见清雅而来到电视台的瑟雅偶然看到子京和王茂一起吃早饭后,连连摇头。

  瑟雅把看到他俩的事告诉英善,英善暗暗祈祷两个人能够顺利交往。王茂听到瑟雅的话,半开玩笑地说自己确实是在跟子京交往。瑟雅请艺利来家里吃饭,王·马丽亚女士给他们大吃保健食品。

第26集

  王茂故作神秘,蒙住子京的眼睛说要带她去兜风。子京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收到王茂送的玫瑰和巧克力之后高兴不已。到达目的地了,王茂骗子京说这里是饭店,子京的脑袋里马上浮现出那种事情,可是等忐忑不安的子京摘下蒙眼的丝巾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商场。子京嗔怪地斜了王茂一眼。二人在百货商店里买紫菜包饭的材料,王茂给英善发短信后又买了要送给子京的墨镜。

  子京回到家后才知道培德和世铉去庆州了。此刻,清雅来到子京家追问子京前几天为什么撒谎,还说对关系变成这样感到非常遗憾。子京跟清雅说自己想要的是‘结婚’…

第27集

  子京爬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王茂听到子京急促的呼吸声就向子京伸出了手。子京因为英善在后边不好意思,于是就偷偷看她的反应。英善就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实际上躲在他俩后边偷着乐去了。三人在山腰玩游戏,度过了美好的时光。下山时英善有意无意地说希望王茂和子京结婚后能够带着他们的小孩一起来爬山。

  回到家的子京给朋友打电话说自己坠入爱河了,说对方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光是看着也觉得喜欢。益利梦见自己变成国王,瑟雅则变成了张姬彬。瑟雅带夜宵给益利吃,益利莫名其妙的犹豫起来,这时瑟雅竟然逗益利说放屁鬼…

第28集

  艺利跟王茂一起吃饭,艺利想如果自己的鞋子突然不见了,王茂就会背着自己走路。而当这个想法成为现实时,艺利慌得团团转,王茂却给艺利拖鞋穿。艺利十分泄气,穿着拖鞋去找子京,但是碰了钉子。

  子京给准备新闻的王茂化妆,扑打王茂衣服上的尘土,还给他打水喝。子京对待王茂的态度比以前更热情,感受到子京的变化的王茂情绪高涨。王茂主持的新闻节目的收视率提高了,王茂要请客感谢美容工作人员,先吃饭然后去K歌…

第29集

  大家尽兴而归,王茂和子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夜晚的风有点凉,王茂就脱下大衣给子京披上,又说自己也觉得很冷,暗示子京抱自己,明白其意思的子京说要离开这儿。王茂说到电影‘野蛮男女’里的男主角穿女主角的高跟鞋的事,说自己也想试试。但是王茂一穿子京的高跟鞋,鞋跟儿就断了,子京不知所措。王茂背着子京走到停车的地方,得意得满脸笑容。

  清雅到子京家给培德一笔钱让她好好儿照顾子京,别让子京老往外跑。子京回到家后,培德缠着子京一起去国外旅游休息几天。王茂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约她出去跟自己一起去买鞋,但子京忙得脱不开身只好对王茂说对不起。捣蛋的王茂计上心头,威胁子京说如果她不去的话自己会再度开始抽烟,子京撒娇地反击说如果王茂再抽烟自己就再也不给王茂化妆…

第30集

  英善向王茂建议说还是送给子京红色的钱包,钱包有发财的意思。王茂在商场遇到清雅,二人生硬地打招呼。清雅呆呆地望着王茂挑女式钱包的样子。

  英善见到子京,问起子京是否因为王茂弄坏了鞋而感到为难,还问有没有贫血,劝告子京这个时候一定要好好吃饭,最好别吃药。子京对英善说跟英善在一起时觉得很高兴,还说一见到戒指就会想起英善。子京的话使英善很心酸。英善问子京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子京回答说相信命运。第二天早晨,子京听说王茂害了针眼大吃一惊。

第31集

  王茂给子京送礼物的时候,在钱包里放了一点儿钱作为“富钱”,这使子京非常感动。后来,王茂和子京开车兜风。王茂想知道子京对清雅的看法,子京回答说自己对清雅就像亲戚一样。王茂突然想起在西班牙的斗牛场上子京很难过的样子,就问她牛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难过。子京哭着回答说那时候看着牛的眼神觉得那只牛和失去父母的自己一样那么孤独。二人在东海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在家烤肉吃的益利故意多吃蒜要给艺利闻蒜味儿。正这时,看到跟艺利一起回来的瑟雅大吃一惊。一会儿,清雅醉醺醺地回来了,瑟雅看到清雅心开始跳起来…

第32集

  王茂跟妈妈、英善说上次跟子京一起去东海的事。王茂从英善那儿得知王ㆍ玛丽亚女士已经知道自己跟子京交往的事,但他并不在乎,却显得非常高兴。英善想到王茂和子京一起过夜也很乐意。清雅要求子京给自己介绍化妆师,子京给清雅推荐文玉。清雅看到了子京的钱包就追问那个钱包是谁送的。

  培德和恩智在餐厅偶然遇见就吵起架来,这时洪波走了进来。美香遇到洪波大吃一惊,回到家之后总觉得不能释然。第二天,子京见到王茂,说这一段时间要在朋友家住,因此就不能常常见面。王茂听到子京的话心里自然舍不得。王ㆍ玛丽亚女士追问王茂是否跟子京去了东海了…

第33集

  王茂帮子京把行李搬到朋友家,子京让王茂早点儿回去,王茂舍不得离开,还撒娇地说让子京给自己按摩。子京问王茂背着自己重不重,就给王茂按摩。之后,二人到超市买菜,被同样到超市买菜的益利看到。王茂和子京却没有发现吃惊的益利。二人回到公寓一起做菜,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瑟雅见到艺利说自己为了跟清雅接近花了不少功夫,但在跟益利吵架中也亲密了很多。艺利听到就开玩笑地说益利应该投胎作个女人。之后,艺利跟瑟雅到瑟雅家。王ㆍ玛丽亚女士盛情的款待艺利,可英善对艺利却很冷漠。第二天,主持早间新闻的王茂因突发事件而感到十分吃惊,子京也同样感到很吃惊…

第34集

  王·玛丽亚女士到子京工作的美容院。二人一起吃饭,王女士问子京是否真的跟王茂一起去了海边,并劝子京说即使男人建议一起出去,自己也不能那么轻易地行动。王女士接着说王茂要见合适的对象,如果有好的对象能否给子京介绍。听到这种话子京只能带着模糊的笑容。英善偶然看到二人吃饭的样子,就担心王茂和子京之间会出事。

  王茂和艺利正在谈论关于新闻女主持人的事,突然新闻中心呼叫艺利,让艺利发布一条新闻。后来,艺利听到自己及格的消息非常的高兴。瑟雅和王女士听到艺利及格的消息都表示祝贺,但英善却很沮丧。子京不禁想起上次跟艺利吵架的事也非常沮丧,但王茂及时的在她脸上印了一个吻…

第35集

  英善把王女士去找子京的事告诉王茂,并暗暗试探王茂对子京是否真心。王茂回答说今晚也跟她见过面。英善这才放心,同时还劝王茂今后讲到关于自己与子京的时候可要小心,以免伤害了子京。王茂想到自己的错误之后很难过。子京梦见自己生孩子,并被此梦惊醒。

  大清早,来到播音室的艺利下决心充满自信地主持新闻。这时,子京走进来,艺利要求子京按照自己的意思化妆,艺利挑剔的要求使子京无话可说。在早间新闻中,艺利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胜任了新闻主持的工作。周围的人都称赞她很能干。艺利抱怨子京说中间休息时为什么只给王茂补妆,对子京表示不满。清雅见到文玉问了子京的近况,然后请文玉当自己的化妆师,同时要求她偶尔帮自己的表演做对象练习…

第36集

  王茂来到子京临时住的公寓。一边在子京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一边跟子京说梦到自己和子京变成电影“战争与和平”里的主人公。王茂表示对子京的关爱,子京为王茂如此尊重自己的的态度而非常感激。王茂闭着眼睛逗子京,子京越来越喜欢王茂。子京把肉块儿塞在王茂的嘴里,二人就开始缠绵的接吻。王茂回去之后,子京诚恳地祈祷神帮自己跟王茂成为天生一对或者让自己找到骨肉。

  瑟雅对王女士和英善说艺利当了主持人之后很多人想跟她交往,这次一定要跟王茂成事。英善跟王茂说了跟艺利的事,并建议王茂跟王女士说清楚跟艺利毫无感情,王茂也同意。在这种情况下,艺利向王茂诽谤了子京,这使王茂很灰心。兰实得知以前自己的媳妇儿生过孩子的事,就把这件事告了诉王女士……

第37集

  跟王茂一起吃饭的艺利提议赌博,想让王茂的感情倾向于自己。王茂对艺利说这样做会浪费时间和感情的,艺利回答说这种话会更让自己伤心,之后就离开了。艺利在电视台化妆室哭了一场,立即去找子京追问是否跟王茂交往,子京瞎编说自己根本没时间搞那种事…

  王茂向子京建议一起去饭店品尝房间服务的菜肴,子京半信半疑地随王茂而去。没多久,子京发现王茂在逗自己,还跟这样的王茂撒娇。王茂向子京表白,说子京是他今生存在的价值,这话使子京笑了起来。二人从饭店出来时,遇到清雅。场面变得很尴尬,但子京却不在意,就跟着王茂离开……

第38集

  艺利在游泳池遇到瑟雅,二人开始时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没多久就在游泳池里一起玩儿了起来,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英善在某个地方遇到美香,就以很冷漠的眼光看她。美香把这件事告诉培德后就说英善的姿态不平凡。艺利跟瑟雅一起回家,美香觉得他们俩很相配。

  回到家的王茂跟王女士说自己对艺利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然后坦率地说自己跟化妆师子京的关系不错。王女士听到王茂的话很生气,让王茂叫子京过来。其实英善暗地里非常乐意,但还劝王女士说这种事要冷静地判断。第二天,王茂为这件事很发愁,就独自一人往东海去。脑子里一直浮现着子京的面容。兰实从洪波那里听到不好找以前的媳妇儿之后大大伤心……

第39集

  王茂和子京的协议恋爱快要结束了,王茂问子京对恋爱有没有别的想法。二人一阵子都没开口,关系突然变得很生疏。一会儿,子京郁闷得忍不可忍了,到公寓的洗手间里摸着王茂送的项链伤心不已。王茂的心也空荡荡的,回家后跟王女士约定今后除了工作的事以外不会再见子京。

  艺利跟瑟雅一起讨论各自能接近王茂和清雅的方法。鼓起勇气的艺利对每件事都很积极,请化妆人员吃饭,对王茂的态度也比以前更热情,还帮助为恢复国籍而绞尽脑汁的英善。子京看到王茂跟艺利一起主持新闻的样子,心里就不仅产生了自卑感。英善觉得王茂和子京的关系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就去找子京问子京的生日……

第40集

  英善悄悄地问子京的生日,然后故意跟子京说自己已知的日子。大吃一惊的子京也问英善的生日。子京说很想知道自己的亲生妈妈生了自己之后是否做过产后调养,子京的话使英善很心酸。收拾好心情的英善问子京最近跟王茂的关系如何,发现最近他们的关系并不好,就闷闷不乐。

  王茂下班回来,英善跟王茂讲关于子京的事。瑟雅也给王茂念起想见王茂的女人的名单。但是王茂跟他们说自己的事由自己来办。第二天,子京给王茂化妆时在心里想起前些日子的幸福生活,希望时间停滞不前……

第41集

  益利接到邀请,到瑟雅家吃饭。吃完饭后,瑟雅请求益利教自己跳舞,于是二人共舞一曲。暂时住在文玉家的子京一人去看电影时碰到益利,益利跟子京说以前偶然看过王茂和子京很亲密的样子。子京听了益利的话勾起心酸的往事,就含糊其辞地敷衍回答了一通。

  子京到约定的场所等王茂,王茂对子京说别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要看两个人的感情就好了。子京为王茂的话而感动,但是子京摇着头说自己跟王茂的处境不同。第二天,到了播放早上新闻的时间,子京没有出现。担心的王茂给子京打电话,但没联系上…

第42集

  王茂再三给子京打电话,但只能听到不能接通的信号音,气得王茂一把扔了手机。片刻之后,调整好呼吸的王茂到子京家找子京,未果,伤心不已。艺利给培德打电话告诉子京辞职工作的事,还告诉王茂子京跟文玉换电话号码并搬家的事。王茂悄悄地回播音员室,坐在子京给自己化妆的座位自哀自叹自怜自乂。新来的化妆师叫贵子,艺利要求贵子照自己的要求化妆,要不然就要向上级汇报。生气的贵子抓住艺利的头不放。

  英善看到王茂无精打采的样子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茂就告诉了英善子京辞职工作的事。英善立即去找子京,通过培德向子京问好。王茂去找子京的朋友英珠问子京的电话号码,英珠就给子京打电话告诉王茂找子京的事,听到英珠的话子京眼角一下子变得湿热湿热的。

第43集

  王茂得到子京的电话号码后,不停地给子京打电话、发短信,但都得不到回应。王茂伤心郁闷。子京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这使子京苦恼万分。子京把手机的电池拔出来扔进海边,自己也走进海边后被波浪卷走……不知道子京的真心的王茂跟英善说虽然自己深爱了子京但是子京却没有回答,王茂还说结婚的意向也没了。英善看到王茂心疼得不得了,也更加想念子京。

  第二天,播放完早上新闻的王茂醉醺醺地给英珠打电话说自己打算再也不找子京了。英珠跟王茂说最近自己也跟子京联系不上,王茂更消沉了。几天后,来高尔夫球场练球的王茂遇见大学学弟后发牢骚说跟女朋友分手的事。培德通过清雅得知文玉的地址,就去找子京。

  子京被告诉前几天英善来过的事。英善想到子京的生日快到了,不禁心酸。王茂开车时想起跟子京一起有过的回忆而静静地流泪……

第44集

  益利发现夹在书里的超声波照片,给清雅看,虽然那本书是文玉送的,但自己一直没在意。清雅觉得有点奇怪,到办公室叫文玉。清雅听说超声波照片里的孩子竟然是自己的,大吃一惊。益利告诉瑟雅清雅相亲的事,就追问艺利,艺利瞎编说改天再见面好了。

  到了春节,艺利到瑟雅家拜年,跟玛女士过着愉快的时间,还跟英善说口彩,但英善却一直在担心子京。瑟雅也到艺利家拜年,益利看到瑟雅穿韩服的样子就眼都直了。瑟雅突然问清雅超声波照片是从哪儿来的,清雅模糊地遮盖过去了。清雅跟子京见面说要她摆脱文玉,还拿出一笔钱来。在王茂家门口的子京看到王茂感到恋恋不舍。王茂却不知道子京的存在,正要开车前往子京家…

第45集

  子京想到自己的处境就苦恼万分,本来想一醉解千愁,没想到举杯消愁愁更愁,喝着酒觉得身心剧痛,就抱着诚恳的心情给英善打电话。英善立即赶到子京住宿的饭店,看到这个样子的子京就心痛得不行。子京流着眼泪诉说自己真心爱王茂的事,而且现在也在一直想念着他。子京跟英善说非常抱歉看到这样的事,这使英善更心疼。子京突然吐血,吃惊的英善急忙呼叫救护车把子京送到医院。看到子京慢慢地失去意识,英善不禁哭着喊出自己是妈妈的事实…

  王茂接到英善的电话后大吃一惊,马上赶到医院。子京已度过了危险期,英善跟王茂交待后回家了。王茂看到子京一阵的心灰。清雅告诉培德自己孩子的事,培德大受打击。第二天,英善一早到医院看到子京躺在床上梦呓着说要再跟王茂见面。子惊醒过来后英善喂她吃海带汤。结束主持新闻的王茂听说艺利的身体不舒服,但没有理会,而是直接来到子京住的医院。看到子京的王茂欲哭无泪,抱着子京一倾相思之苦……

第46集

  王女士打电话给正在医院守护子京的王茂,催促他赶快回家,王茂左右为难。子京体谅王茂的难处,就要求呆在文玉家。回到家的王茂对王女士和英善宣布:“已经考虑好了,我要跟子京结婚”。王女士听到王茂的话坚决反对,喝斥他赶快叫子京过来。后来王茂去见子京,英善一边担心一边偷乐。

  去找子京的王茂安慰子京,这时培德突然来找文玉。犹豫不决的文玉借子京的帮助躲藏,差点儿被培德打倒。清雅听说这件事,安慰文玉要好好儿休息,又再度对培德提出忠告让她今后别再折磨文玉,因为文玉已经怀了自己的孩子。清雅还把文玉怀孕的事告诉了东春和美香。英善将自己结婚十周年的戒指交给王茂,让他给子京,王茂感动不已…

第47集

  王茂独自一人归家,王女士责怪为何子京没有一起跟来。王茂撒娇地说自己一定要跟子京结婚,这使王女士慌张。王女士强调说婚姻要门当户对,要跟社会地位差不多的人结婚才行,王茂反击说自己要跟深爱的人结婚,还表示对讲求家世条件的王女士十分失望。英善心里想这回总算可以放心了,开始兴奋地想给子京挑哪个婚纱合适。

  英善跟子京见面,子京担心王茂的心会不会改变。英善跟子京说王茂是个真实、诚实的人,让子京要有信心。英善建议结婚后二人要像母女一样相处,被感动得子京不禁流泪,英善也抱着子京流泪。一会儿之后,跟王茂见面的子京暗示了自己的决心。

  清雅跟家人说要带文玉来一起住,这使美香、东春、艺利和益利大吃一惊…

第48集

  见过子京后开心的王茂要求英善帮自己准备当新郎,这使英善十分高兴。英善告诉王茂先要尊重对方,这样才可以让对方感动,最终才会幸福美满。英善决心让子京成为世上最美丽的新娘。

  文玉终于搬到艺利家,清雅让美香准备水果,还要求她做一些繁琐的事,美香讨厌这样的清雅。什么都不知道的瑟雅跟艺利说要去艺利家玩,艺利大吃一惊。

  到了晚上,子京为了得到王女士的同意跟王女士在餐厅见面。子京坦白地说出自己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的事,吃惊的王女士更加不喜欢子京了。回到家的子京发现培德竟然带着王茂送的戒指很伤心,培德还抢王茂打来的电话,子京非常生气。过了一会儿,王茂突然出现在培德的面前,培德大吃一惊…

第49集

  早上新闻结束后,艺利跟王茂一起吃饭,王茂说了要跟子京结婚的事,艺利大受打击。一下冲动去找子京的艺利跟培德说起了子京的闲话,王茂偶然听到二人的谈话,虽然听到培德说反对结婚,但王茂表示自己的真心不会改变。

  英善跟子京商量准备结婚的事,二人一起去家具市场看家具时听到别人说二人像母女的时候非常高兴。偶然看到英善的洪波去追英善,但没追着。伤心的艺利喝酒后,先后去找子京和英善……

第50集

  子京和英善为了准备结婚时要穿的衣服到礼服店,英善一个劲地给子京挑漂亮的衣服。英善看到王茂和子京深爱的样子觉得很满意,还安慰因养母吃了不少苦的子京。英善劝子京说自己的人生不能由别人代替因此结婚后不要心软。

  到了晚上,英善、王茂和子京一起吃饭、唱歌。子京唱歌的时候,英善突然想起过去的事而红了眼圈。培德和美香聊天儿的时候说到如果早就知道事情变得这样就让清雅跟子京交往,让艺利跟王茂交往,二人说着说着直叹气。艺利一人看着电影静静地流泪……

第51集

  回到家的王茂跟子京通话,撒娇地说多亏子京唱的歌,才把英善给感动了。 子京像孩子一样对待王茂,还在道过晚安后用手机kiss goodbye。益利跟瑟雅一起喝酒,益利背着喝醉的瑟雅送她回家。益利跟王女士、英善讲瑟雅喝酒的原因,王女士听着觉得很荒唐。

  清雅对文玉说第一个孩子希望是个女儿,还说再想要第二个孩子,文玉害羞了。第二天,子京在王茂家的门口等王茂,王茂十分感动。在车上王茂说起上一次的事,子京辞职的那天王茂准备了团饭,但却在那一天他失去了子京和团饭,王茂的话让子京有点儿不好意思。英善带着准备好的骨头汤来到培德家,拜托培德子京的事。但培德竟然回答说二人的婚礼决不能举行。这时,美香发现了英善,大吃一惊…

第52集

  培德跟美香说王茂和英善更疼爱子京,发牢骚说这肯定是因为子京的能力超过一般。子京跟王茂说英善做的骨头汤真是令人感动,王茂觉得子京更关心英善,就有点儿吃醋。子京觉得这样的王茂又好笑又有点小小的感动,就带着微笑轻轻地拥抱了他。子京到王茂家,将一捧华丽的花束送给英善,说这束花很像伯母。子京的好心让英善十分感动,但王女士和瑟雅的态度却很冷淡。

  英善摆出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子京吃得津津有味,又觉得很幸福。王茂说道:“朋友们说如果生个儿子,就取王茂的‘王’字和子京的‘子‘字起名字,叫做‘王子’”。 王茂的话让气氛活跃起来。吃过饭后,英善谈起婚礼时王茂和子京要穿的礼服。英善还拜托王女士说子京是个善良的女孩儿,别看不起人家。

第53集

  英善为了见子京到子京家去,这时培德正让子京出去买东西。英善说结婚前的新娘应该抱有舒服的心情,还要多长些肉才行。英善的话使培德无地自容。培德看到英善照顾子京的饮食就产生了猜忌心。艺利跟瑟雅聊天儿时说自己的缘分在别处,还说自己将不容易再喜欢上别的男人了。

  几天后,英善看着王茂和子京家的装修,就想起子京来。子京摆脱培德,并说过两天会有一个宝石箱子送到,让她帮自己接收。培德说在地下的房子怎么收宝石箱子,培德的话使子京很心痛。培德、美香和艺利都反对收到宝石箱子,但冬春同意接受。宝石箱子到达的日子,大家开了一场热闹的宴会…

第54集

  培德对要去礼堂的子京说:“你结婚了,那么我和儿子怎么生活呢?你不结婚不行吗?”过了一会儿,清雅送来子京的礼服,培德把礼服扔了出去。清雅建议由他来补贴培德的生活费,这会儿培德才不发牢骚了。子京的心情非常复杂,就去找王茂,王茂紧紧地拥抱子京,子京很感谢王茂。

  婚礼马上将要开始了,其实子京和王茂准备得都非常匆忙。英善看着子京美丽的样子很开心,二人一起照相。瑟雅在礼堂看到清雅和文玉后马上藏了起来,整理心情。王茂和子京穿着应用韩服和礼服设计的礼服走进礼堂,英善看到二人眼眶就不禁红了起来…

第55集

  王茂和子京到济州岛度蜜月,二人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到了晚上,子京有点儿紧张,王茂看着那样的子京不禁笑起来。王茂倒了红酒,二人一口口喝着聊天儿。王茂突然裸露上半身,子京害羞地用手盖住了脸。王茂撒娇地叫子京的名字。子京让王茂正经点用正式用语,王茂突然用历史剧的语体说话,子京不禁笑起来。

  第二天,子京给英善打电话问好,醒过来的王茂叫子京姑娘,让子京很不好意思。子京的身体好象感冒了,王茂把湿巾放在子京的额头上,因此子京叫王茂‘魅力块儿’,王茂也把子京叫成‘宝贵壶’。在王茂的婚礼上,兰实看到英善后大受打击,失魂丧魄的。后来兰实见到王女士后确定自己找的人就是英善…

第56集

  在酒店收拾行李的王茂缠着子京再玩几天,子京调皮地说要给王茂按摩。清雅看到难过的艺利就说道:“知道不是自己的路、不是自己的东西的时候,要有放弃的勇气”, 还拿出汽车的钥匙说道:“加油”。 这让艺利重新打起了精神来。

  王茂和子京到子京的家,培德的胡言乱语使子京觉得很荒唐。过了一会儿,王茂和子京来到有结婚新房的王茂家。从英善对子京说:“我觉得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以后别客气”,英善的话使子京感动不已。晚上,子京把已经准备好的脚镯送给英善,说道:“我会一生像妈妈一样善待您的”。英善紧紧地抱住了子京…

第57集

  到了早上,子京为了准备早餐起床,但是因为王茂把闹钟的时间调得晚了一些,子京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之后大吃一惊。王茂建议吃完饭后一起去游泳池,说也不听,子京不仅抱怨。跟洪波见面的英善感触十分复杂,说道:“这世界又大又小”。洪波回答说:“我时时刻刻没忘过你,那时候你可能不是单身…”,英善听到后觉得非常荒唐。后来,英善见到王女士的介绍兰实大受打击。

  清雅向冬春宣布‘自己要跟文玉结婚’,坐在旁边的美香不发一言,只是叹了一口气。子京为了恢复跟瑟雅的关系,给瑟雅零用钱。不过瑟雅丝毫没有给子京面子。过会儿,子京跟王茂玩‘yaja time(不论年龄用非敬语说话的游戏)’,子京对逗自己的王茂抱怨说:“不喜欢心胸狭窄、不理解对方的男人”,王茂回答说:“你看你的”,二人笑个不停。二人玩着玩着,前段时间所受到的压力不知不觉地都消失了…

第58集

  王茂和子京到培德家,培德建议早孕,但王茂和子京含混其词地敷衍过去了。益利见到瑟雅还给子京自己收到的手捧花,就劝瑟雅别再折磨子京了,还说到好心的人才会办事顺利。益利说大话让瑟雅坐上自己的车,孩子似地叫瑟雅‘亲爱的’。

  清雅准备着将要出来的孩子的衣服跟文玉聊天儿。回到家的子京抱着英善叫婆婆,英善让子京叫自己妈妈,子京看到英善为了自己而亲自做的菜,十分感动。第二天,英善接到洪波的电话来到约定场所,洪波追问自己孩子的名字是什么,并表示想尽早见见面。但英善坚决地拒绝了,不愿再继续关于女儿的话题…

第59集

  英善的家人忙为兰实的邀请做准备。英善无法摆脱不安的心情。到约定场所的英善碰到洪波后不知不觉地开始颤抖,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王茂和子京一起来到,洪波和兰实看到子京后非常吃惊,但是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互相打了招呼。吃饭后兰实不断回想子京的样子…

  回到家的英善发愁以后怎么跟洪波找借口,越想越头疼。什么都不知道的子京喂英善吃药,还按摩英善的手和胳膊让英善放心。第二天,播放新闻后回来的王茂接近子京说自己饿了得要子京的亲吻才行,子京很快地避开。王女士看到后责怪他们太有新婚架子了。子京跟朋友英朱通话,诉说自己的心情…

第60集

  洪波跟英善说每天都想要听到英善的声音,这使英善很为难。英善得知子京被兰实邀请的事,就感觉身上的力气被突然抽走了一样,蹲坐在椅子上。

  过一天,子京来到兰实的家,兰实送子京一套高档化妆品和一套茶杯,还问子京新婚生活怎么样,看子京的手。振作心情的兰实建议玩头发游戏,故意拔出子京的几根头发表示不好意思。稍后,子京抱着很多礼物和一只小狗回到家,英善跟子京说应该为新婚生活而感到幸福,子京的心又温暖起来。

  文玉跟培德一起去买东西,文玉为不得不给培德买昂贵的太阳镜和衣服而苦恼。王茂跟洪波打高尔夫球,找到一株四叶草并将它送给子京。子京许愿,希望四叶草给能自己带来怀孕的好运…

第61集

  子京在家给英善化妆,英善问子京初次见自己时的印象。子京回答说那时候觉得英善好像有心事,因此估计可能是英善家里有什么问题。

  为了头发基因的检验去医院的洪波回到家,兰实看到洪波不高兴的表情觉得很奇怪。兰实看到洪波手里的检验结果大吃一惊,赶紧给英善家打电话。可是英善不在家,这时洪波想起英善说的话:“女儿被富裕的韩国家庭收养了”。后来终于跟英善打通电话的兰实让英善快到自己家来。

  王茂跟以前一起工作的人喝酒,借着酒劲儿给子京打电话唱摇篮曲,子京听到王茂唱的摇篮曲后不禁笑起来。此刻,偶然碰到的电视台的干部说王茂:“结婚才两个月,有可以唱摇篮曲的孩子吗?”…

第62集

  去找王女士的兰实直截了当地建议让洪波和英善结婚。但是王女士觉得兰实的话没头没尾,就回答说英善会跟自己一起终老作伴的。如果美香把以前洪波和英善交往的事告诉别人的话,现在所有的事都会搞砸,英善为这件事苦恼。英善认为只有子京的怀孕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英善跟美香见面一起吃饭时,委婉地拜托美香别把过去的事告诉别人。

  王茂和子京到培德家,培德要求再提高自己的生活费,王茂和子京认为不可理喻。回到家后二人一直讨论这个问题,这时王茂突发笑意,让子京吻自己。子京为了逃避王茂而躲到了英善的床底下。

  王茂找了瑟雅房间、王女士房间,终于在英善的房间找到了子京。两个人互相说着自己的讨厌的3岁、讨厌的7岁这样玩儿,英善看着他们俩,希望以后的日子也继续这样度过。第二天,英善跟王茂、子京一起去音乐会时碰到洪波,英善大吃一惊…

第63集

  从音乐会回来的子京跟王茂谈及此次短暂接触洪波的印象,说觉得一个人来音乐会的洪波很可怜,还说洪波好像对英善有好感。子京说道:“如果帅男人奋起直追的话,女人都会动摇”,子京的话引发了王茂的笑意。这一瞬间,子京用笑容来回应,王茂看着子京带着疼爱的表情紧紧地拥抱子京。

  第二天,子京一个人留在家的时候培德到子京家要求多给生活费。子京回答说:“王茂的工资多少钱,你知道吗?”,子京用坚决拒绝培德的不合理要求。培德闹了一场后,子京跟回到家的英善说自己愿意怀孕。英善让子京保持好心情,英善的话让子京很安心。过了一会儿,回到家的王茂带着谄媚的表情接近子京说道:“我们的睡衣是香奈尔 NO.5”,二人追来追去,真是恩爱幸福的生活。

  益利向瑟雅求婚,但瑟雅觉得这样的益利令自己感觉怪怪的。不久明白这是益利的表演练习后瑟雅非常生气。

  清雅的演技让观众不禁流泪…

第64集

  子京担心是否月经不调,于是到医院检查,但看到显示器后明白自己怀孕了,确认后大吃一惊。兰实到王女士家再提出英善的结婚问题,王女士还是不理解。

  子京原来想打电话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王茂,但还是见到王茂后再告诉王茂。王茂高兴得无法形容,抱着子京进的门。子京怀孕的消息让英善、王女士十分高兴,王女士劝子京一定要小心。这时,洪波给英善打电话来,英善约了个安静的地方见面,把子京怀孕的消息告诉给洪波后,洪波也非常感动。

  回房间的子京摸着肚子想到给孩子起‘王子’的名字,很是兴奋。王茂把小时候的故事告诉子京:“小时候眼睛里进了小沙尘,妈妈用舌头把它拿出来。我们也要这样做”,王茂的话让子京很感动。然后王茂说现在要提前联系,然后抱住子京…

第65集

  王茂为子京做菜,子京看到在饭桌上摆着自己最喜欢吃的粉条后很感动。王茂对子京的肚子说:“宝贝,要快点长大呀”,感动的子京说以后要把王茂这样的行为记录在怀孕日记里。一天,王茂跟子京散步时碰到清雅和文玉,一起讨论怀孕的事。王茂炫耀着说朋友们建议给孩子起“王子”这个名字的事。

  培德上班的第一天见到洪波后非常激动,洪波不得不跟培德一起吃饭聊天儿。益利以为自己在电视剧评选会上及格,但后来知道自己落榜后非常失望。

  瑟雅回到家后跟收拾了自己内裤的子京发脾气,王茂看到后责怪瑟雅把子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过了一会儿,子京给英善做面膜,子京把自己听说的王茂小时候的故事告诉英善。英善突然语塞,心里想‘那时候自己把王茂当成子京,因此才能这样做……

第66集

  王茂到毛衣针织研究所跟院长说自己想亲自给孩子做一件有意义的礼物,院长耐心、详细地教给王茂怎样织毛衣。洪波见到英善说是否应该给抚养子京的培德补偿,但英善回答说一想到培德让子京吃了那么多苦的就非常心疼。二人回忆过去一起吃烤红薯的事都很激动。不知道洪波和英善关系的培德独自一人想象以后如果跟洪波成为伴侣就高兴不已。

  晚上。王茂对英善和洪波的关系十分好奇,子京则对王茂说过分的好奇心会产生不便。准备睡觉的王茂缠着子京不放,子京责怪地说‘睡觉时会打鼾’,就给王茂唱起了莫扎特的摇篮曲。闭着眼睛聆听的王茂幸福地笑了。

  为王茂想准备早饭的子京来找英善作参谋,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准备饭菜。子京回房间假装什么事都没干的样子叫醒王茂,拍不肯起床的王茂的屁股。迷迷糊糊来到厨房的王茂看到子京准备的早饭和便条而感动得鼻子一酸…

第67集

  培德跟子京说为了跟洪波的关系能够有所进展需要子京的帮忙,但是子京含糊地回答后就离开家了。出来的子京发现王茂一直在等自己而吃了一惊,连声感谢地上了车。回到家的子京跟王茂转述了培德所说的话,王茂知道洪波对英善有好感,因此觉得有点为难。

  在演技比赛落榜的益利在街上失意地徘徊时碰到瑟雅,大吃一惊。瑟雅请沮丧的益利吃饭并安慰他。洪波送花给英善,子京拍马屁地说因为英善有魅力所以洪波才喜欢英善。过了一会儿,洪波拜访王女士,但王女士让洪波放弃英善。

  文玉跟清雅说想吃清雅亲自做的咖喱饭,还撒娇说:“人家王茂都会为子京做很多事”,清雅发牢骚当丈夫不容易。到晚上,子京跟王茂讨论关于英善的再婚问题,子京认为英善有享有幸福的权力,积极支持这件事。并自己表白说只要王茂在他身边,就什么事都能做。王茂静静地抱住子京…

第68集

  瑟雅因为贫血没力气地回家,子京看到瑟雅很是心疼,马上带瑟雅到餐厅一起吃生肝。吃饭时,瑟雅突然问到底爱情是什么,子京笑着回答说:“就像充满感、幸福,心变得富有”。还说自己跟王茂结婚以前凌晨2点也通电话的事,子京的话使瑟雅大吃一惊。

  到了英善的生日,子京为英善准备饭菜。英善一边担心子京会不会过度劳累一边连连感谢。英善想起子京小时候没有受到亲生母亲的悉心照顾的事而感觉非常愧疚,终于喝了一口汤之后就不禁哭了起来。

  英善坦率地跟子京说打算跟洪波结婚,子京听到英善的话非常高兴,还说自己和王茂会鼎力支持。瑟雅觉得沮丧的益利很可怜,就安慰益利。洪波为英善开生日晚会,跟王女士说想跟英善结婚…

第69集

  回到家的王女士跟英善说要拒绝洪波的求婚,可是英善坦率地回答说要跟洪波结婚。王女士问英善有多么喜欢洪波,英善回答说好像这是不能避开的缘分,英善的话使王女士十分慌张。后来王女士见到兰实后说出了自己这种不满的心情,但是从从兰实那儿只能听到理解支持他们俩的话…

  王茂看到王女士和英善的样子觉得很不应该,王茂认为子京怀孕的消息会消除王女士的郁郁寡欢,子京同意王茂的想法。子京劝王茂早点儿睡觉,王茂在被窝里发出狼的声音,这是让子京笑了起来。

  过会儿,子京发现王茂不在床上便起身寻找,在书房找到王茂。看到王茂在抽屉隐藏什么东西,便问是否是黄色刊物。害羞的王茂给子京看了为孩子织的毛衣,感动的子京大笑了起来。王茂说有向清雅学的,就让子京坐在自己膝盖上抱住她…

第70集

  王女士跟子京一起给小狗洗澡时说希望孩子能够健康地成长,心里决定要守着子京过日子。王茂和英善到兰实新搬来的家聊天儿时,都希望子京生下个健康的孩子。

  英善说为了子京的胎教想跟王茂和子京一起搬进兰实家。后来跟王茂聊天儿的子京突然说出自己想象过英善是否是自己的亲生妈妈。王茂开玩笑地说那么从明天开始把英善叫做妈妈,子京也想这样叫,但因为怕瑟雅心里有疙瘩而不敢做。王茂缠着子京,让她给自己做手臂枕头,又拍拍自己的头…

  第二天吃饭时,子京由于孕吐严重而没法吃饭,因此家人都为子京担心。子京跟王茂说想吃兰实做的三明治。王茂把这句话告诉英善,英善又告诉兰实,兰实想到又能见到子京而高兴地做起了三明治。 后来王茂和子京来到兰实家,三人玩尤茨游戏(韩国的一种传统游戏),一起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第71集

  子京精心挑选了合口味的菜去见兰实,心疼子京的王女士为子京准备了饭菜,可是却不合子京的口味,子京更加没有力气了。英善介绍瑟雅相亲,对方对瑟雅的印象非常好。

  培德听到洪波和英善的结婚消息,喝酒后去找英善。培德见到跟提前到地方的洪波说祝贺结婚,子京要扶东倒西歪的培德,可是培德竟然责怪子京为什么要赶自己走。培德问王女士做胎梦没有,还跟王女士说子京生儿子的话自己要帮忙照顾。

  培德回家后,子京跟王茂说培德一点儿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搞得自己非常难过。王茂劝子京要抱有好心情,还跟子京说自己要表演海狗,逗得子京开心不已,说生孩子后王茂会是‘number 3’ ,刺激王茂的嫉妒心。子京逗那样的王茂。产生坏心眼儿的王茂用历史剧的语调逗子京…

第72集

  洪波和英善的婚礼结束后,回到家的王茂开始收拾东西。这时,子京跟王茂说想吃柿饼,王茂豪言壮语承诺满满地离开了家,可是哪儿也没有柿饼,最后打电话问了兰实之后才好不容易找到柿饼。子京看着明亮的月亮想念亲生妈妈,呜咽着说:“想给妈妈看我这么幸福的样子”。

  在百货商店里买了太多东西的瑟雅打电话叫益利,不甘心的益利突然提到瑟雅相亲的事。瑟雅非常亲切地称道相亲的对象喜秀,并咨询益利得意见,看看在男人的角度看来这个对象怎么样。益利跟瑟雅说了恭喜的话,但却没有办法隐瞒自己嫉妒的心情。

  兰实对蜜月回来的洪波和英善说:“要感谢你们俩能够一起生活,我们只要考虑怎么做子京才能幸福”。第二天,瑟雅见到喜秀时,跟益利、艺利同坐。在这儿瑟雅经历了很奇怪的事…

第73集

  子京到培德家,培德说要说服王茂学习经营方面的东西,但子京反问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做不愿意的事。培德要求将公司的小卖部给自己,子京无话可说。益利追问艺利瑟雅对相亲的人是否真的有好感…

  王茂跟英善说子京想找亲生妈妈,英善跟王茂说道:“现在还不知道亲生妈妈的存在,怀着想念的心情就这样过着怎么样,现在不好找”,并让王茂说服子京要接受自己的命运。

  第二天,子京去医院定时检查并听从对产妇的医嘱,这时文玉以快要生产的样子进来,子京安慰文玉别不安。子京说道:“正这个时候清雅偏偏拍戏”,王茂跟子京说:“生孩子的时候一定会在旁边的”。回家的子京跟英善、洪波、兰实打秋千过着愉快的时间…

第74集

  王女士家新来的家政服务员觉得英善的声音和脸模样似曾相识,打扫时看到英善年轻时的照片想起来,最后从王女士那里也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连续相亲的瑟雅每次都觉得不甚成功,于是非常沮丧,子京劝说等待一段时间后会出现真命天子的。洪波送王女士配有司机的轿车,王女士觉得不好意思收,可是瑟雅太喜欢了,只好收下。

  子京要给王茂做指压,王茂要求在嘴上指压,并喊道:“mouth to mouth”。子京用手指给王茂的嘴上指压,王茂嘀咕,子京就回答说这是胎教。王茂跟肚子里的孩子说:“因为肚子里有你,不敢表现爱情,所以请赶快出来吧”。

第75集

  英善去找王女士建议一起去做经络,王女士说非常羡慕上次英善、王茂和兰实一起去爬山的事,羡慕地说兰实的末年好过。新来的家政服务员盯着英善问这问那,问到是否见过自己,英善回答说自己不认识她…

  兰实问子京产后调养在那儿做比较好,子京回答说在家,兰实追问是王女士的家还是自己的家。子京不好意思地说是王女士的家。兰实非常失望,劝子京说如果做不好产后调养那么就会苦一辈子,并劝子京在自己的家做产后调养。

  培德偷听家政服务员和苏皮亚的通话,就追问苏皮亚到底是什么事。苏皮亚跟培德约定一定要保密后告诉英善以前生过孩子的事。培德发誓绝对不会说出事实后叫家政服务员说出事情的详细内容。苏皮亚担心事情闹大,培德认为那个孩子肯定是洪坡的孩子,要借此机会……

第76集

  王女士到了兰实家,看到兰实对子京体贴照顾的样子不由得心生羡慕。王女士以孩子的名字找兰实茬儿,看到兰实的笑容感觉就像是她夺取了自己的幸福一样。王女士突然感到无限孤独。

  培德回忆英善以前说过的话,开始想英善明明知道子京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反倒让子京成为儿媳妇儿。培德给子京打电话让她第二天过来吃午饭,在席间不停地问子京这个那个。

  王女士觉得奇怪因为没有人叫自己吃饭,出房间后发现东哲妈(家政服务员)晕倒的样子,大吃一惊的王女士赶快给英善打电话。英善接到电话,马上跑出去……

第77集

  瘫痪在床的东哲妈认出子京之后要说些什么,可是因为病情严重,嘴不能清楚地发音。子京想不起来东哲妈是谁,就摇摇头。英善以为东哲妈看错人了,就担心是她是否得了痴呆。

  培德认为洪波和英善的反应很强烈,下决心跟最疼爱子京的王茂说出真相。培德给王茂打电话说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他,还让王茂别跟子京说自己约他出来的事。

  王茂因子京为自己准备的早饭而感动,可是得知子京因为怀孕失眠睡不好觉的事时就失去了胃口。王茂询问子京到底睡了几个小时,嘱咐她为了孩子多睡点儿。

  王茂下班后往培德家走……

第78集

  东哲妈生病后家里变得乱糟糟的,瑟雅打算在兰实家呆几天。听到瑟雅要来的消息,英善和子京很高兴,可是王女士更觉得孤独,舍不得。

  王茂从培德那儿听到英善和洪波的关系和子京的出生秘密后大受打击。想到想念亲生妈妈的子京,王茂不知所措,不敢就这样回家的王茂到东哲妈家确认事实。早上才回家的王茂跟子京建议在外边睡一天,子京觉得王茂的行为有些异常。

  在房间看电视的苏皮亚突然晕倒,培德叫急救车把苏皮亚送到医院……

第79集

  兰实希望子京在自己的家里坐月子,但王女士说一生完孩子就让子京回到家里。兰实劝王女士说别那样固执。王女士听到兰实的话大发脾气,责怪兰实霸占子京太多。

  培德跟王茂一起到房地产公司,得到公寓后培德发誓绝不会泄出子京的秘密。培德去找美香炫耀公寓的事,文玉听到培德的话告诉子京,子京非常沮丧。

  东哲妈恢复了一点儿后慢慢儿开始练习走路。东哲妈告诉王女士说她想见见子京,王女士觉得很诧异。王茂听到子京去王女士家的事就担心东哲妈会不会跟子京说什么。再次见到子京的东哲妈问子京认不认识自己……

第80集

  王女士听到回家的东哲妈因为煤气中毒去世的消息非常吃惊,马上告诉子京。王茂从子京那儿得知知道子京的出生秘密的东哲妈死亡的消息。

  益利为了给子京送礼物到子京家,在那儿得知瑟雅生病的消息。瑟雅越来越感到孤独,跟益利发脾气,二人耍叉了一阵子,但益利还是担心瑟雅。

  培德觉得王茂给的公寓太大了,就把房子卖掉,再买了一间小的公寓之后还开了一家鳗鱼店。子京接到电话听说看到培德在鳗鱼店里,以为培德开始工作了,可是后来知道培德是老板的事之后,大受打击……

第81集

  由于培德的爆炸性的发言而大受打击的子京在回家的车上晕倒。瑟雅接到司机的电话就出来了,看到子京的羊水已经出来的样子大吃一惊。此刻王茂给子京打电话,瑟雅把危急的情况告诉了王茂。

  瑟雅带子京送医院去,这时益利给瑟雅打电话,瑟雅求益利赶快到医院来。王茂急急忙忙来到医院,医生跟他说产妇和孩子都很危险。

  培德跟美香诉说子京的出生秘密,还说出自己的所作所为,美香责怪培德你还是不是人。此时,她们从益利那儿听到子京早产的消息……

第82集

  培德跟美香在一起时,王茂突然过来,培德不禁大吃一惊。王茂一看到培德就怒了,大闹了一场。美香和益利尽量让王茂镇静下来。害怕的培德搓搓手向王茂承认自己的错误,王茂恐吓培德千万别再在子京面前出现。

  培德以喝醉的样子到美香的家,培德叹息着自己的处境差点儿说出子京情况。东春、清雅、文玉和艺利都不明白培德到底说些什么话。培德说知道了就不好且不用知道,美香不禁为又犯失误的培德偷捏把汗。

  王茂跟子京说回忆起来发生过很多事,也哭了不少眼泪,但年纪大了之后再回忆的话可能都是珍贵的回忆。王茂向子京发誓决不会累,也决不会沮丧。王茂想子京见到清雅之后有可能开口,因此叫清雅过来。

  培德向益利打听子京住的医院房间,就过去了……

第83集

  王女士叫培德过来确认王茂说的话。培德回答说道:“因为东哲妈得了痴呆,说了一些没根据的话,我听到她的话就告诉了王茂,后来想了想还是那件事不对劲儿,我说错了”,说无颜见人。

  王茂劝子京还是承认英善是亲生母亲,叫英善妈妈。王茂给疲劳的子京唱摇篮曲,可是喉咙噎住了……子京从被子里伸出手抚摸流泪的的王茂。

  王茂突然想起兰实提到水源综合医院的事,觉得有点儿蹊跷,就去找兰实。

第84集

  瑟雅得知真相后不禁惊呼,同时英善也得知子京的孩子在保育箱里,子京不开口也认不出自己的孩子。英善到子京家,带子京开车到某个地方……

  兰实听到英善带着子京自己开车出去时觉得很奇怪。王茂以为二人到医院看孩子去了,就去察看会客纪录,但二人没有来过。王茂开始担心英善和子京。

  大家都在找下落不明的英善和子京,但怎么也找不着。兰实和王女士都十分担心,一语不和就开始吵起架来。瑟雅想起自己说过的一些伤害子京的话就特别内疚,祈祷她们不要发生任何事故……

第85集(结束)

  瑟雅想到自己曾经难为子京的种种往事不禁流泪,益利在身旁安慰瑟雅。瑟雅到英善住的医院哭着说出心里话,请求刚刚赶来医院的王女士原谅英善。

  洪波给王茂打电话告诉他英善醒过来的消息,王茂高兴地赶到医院。英善向王茂道歉,可是王茂倒为生子京和养自己而向英善表示谢意。英善听到王茂的话好像置身天堂般快乐。

  子京想起以前英善在海边哭泣的情景,慢慢儿地想起自己的过去。王茂带着终于可以出院的孩子回到家,把孩子交给子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