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部描写因为家庭不和而互相受到伤害的兄弟们,为了父亲留下的家业重新站在一起,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奋斗,并互相理解、最终和解的家庭电视剧。看似懦弱无能的老大成宰因为不懂经营而导致家庭的败落,兄弟们在他的照料下艰难地成长,饱经风霜。但最终他以真情打动了兄弟们封闭的心灵,大家终于携起手来。

  爸爸去世以后,不懂经营管理的老大成宰把父亲留下遗产的一部分以低价卖给一镐。其它财产则因为听信了别人的谗言,轻率投资,结果赔了个精光。由于他的失误,使家庭变得穷困,兄妹之间产生了很多矛盾。连弟弟成奎上医科大学也成问题,好不容易才在成宰和嫂子的帮助下毕业,但他对他们没有感激之心。后来成奎在妻子家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医院,一想到家境的变化,就对哥哥成宰非常不满,常常怨恨哥哥。成奎变得自私,对自己的兄妹漠不关心。

  老三成民从小没有得到哥哥姐姐的细心照料,和丽真发展成恋人,并要结婚。由于一镐的反对,哥哥成宰为了给正宇治病,收了一镐的钱,阻止他们结婚。因为跟丽真分手受到伤害。

  在西餐厅里偶然相遇的正宇和瑞英虽然是以吵架开始,但是互相产生了好感而发展成恋人。正宇对瑞英一见钟情而积极地向她求爱,但他知道瑞英是上了好大学的有钱人家的小姐,感觉自尊心受了伤,所以决心等事业成功再向她求婚。瑞英是有着新时代恋爱观的女人,虽然对正宇有好感,但没有把握能不能依靠他过一辈子,所以跟他提议同居,这让正宇和她的父亲惊讶,但是正宇觉得决不能拿结婚的事开玩笑,便坚决地拒绝…

分集剧情:
第1集

  老姑娘如真突然宣布自己决定要和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结婚,家里人闻听这个消息后都惊恐万分。徐英在餐厅里与服务员发生争执,正宇不问青红皂白地上去扇了徐英一个耳光,这令徐英大发雷霆。

  正宇一家聚在一起烤肉时,面色阴霾的熙淑突然地到访令本来和乐融融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沉闷,熙淑前来是为了帮助面临破产的丈夫成民借钱。而身为大哥的成材在听到熙淑表述的困境后,因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而显得格外内疚。

  徐英的好朋友闽洙常常跟徐英的未婚夫道进偷偷约会,而对此奸情毫无察觉的徐英还对闽洙提议让她搬到自己家与自己同住。

第2集

  正宇发觉几天前动手打徐英一个耳光的事情原来是自己的误会,心中倍感愧疚,便前来向徐英诚恳地道歉,并告诉徐英作为谢罪自己愿意帮助她做任何事情。

  成材为了给成民筹款而四处奔走借钱却毫无结果,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自己的小摊抵押出去才筹集到数目不多的一笔钱。如真从基范口中听说成民现在的处境后,表示想要帮助成民。当如真好意送钱过去时,却遭到了熙淑的谢绝,因为熙淑非常介意如真曾与成民相好过。

  一直梦想着要拥有浪漫婚姻的徐英对闽洙抱怨说,自己非常不甘心和道进结婚,因为他们之间不存在爱情……

第3集

  徐英鼓起勇气向道进表明自己不愿意和他结婚的意愿后,令道进大吃一惊。心虚的道进马上就联想到闽洙,他怀疑这一切都是闽洙在背后使坏。当道进向闽洙追问这种结果时却让自己更为丢脸。延心劝说徐英不会再有别人会比道进的条件更好,但却没有丝毫动摇徐英下的决心,无奈的延心只好拜托闽洙打听徐英的真实想法。

  如真的父亲日浩无奈下只得答应如真和带着孩子的离婚男人结婚,但是如真似乎并不想就这样善罢甘休。真熙对日浩说要是当初就同意如真和成民的婚事,今天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日浩此时仍坚持说自己就是讨厌成民,所以当初才坚决反对。

  找成民讨债的人找上门来,此种境况下,熙淑讥讽成民连个靠的住的兄弟都没有。此时,正宇为了维持生计四处投简历找工作,但一个面试电话都没有收到。

第4集

  成民无奈下宣告破产,失意的成民同如真、基范聚到一起喝酒,惆怅的三个人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

  徐英找到道进,正式地对道进说要取消订婚。面对徐英如此坚决的态度,道进无所适从,只好哀求闽洙替自己说话,但闽洙则意味深长的说出“要是打算扔掉的话,就给我吧。”

  基范不忍看如真遭遇如此的处境便向如真求婚,但是内心深处仍一直记挂着成民的如真还是不能让自己去接受别人。

  正宇一家和成材的兄弟们因要一同去扫墓的缘故这一天都聚到一起,事后,大家来餐馆用餐,但餐桌上的气氛并不好。

  徐英打电话给正宇,让他按照上次的约定替自己作事……

第5集

  徐英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而对正宇说谎,自己只是暂时寄住在闽洙的家,听徐英这么说,似乎触动了正宇,正宇感到徐英的处境跟自己同病相怜,自然地对徐英多了些好感。

  当成民得知如真帮助自己还房贷之后,心境异常复杂,最后向如真宣告绝交。道进一边忘不了单方面解除婚约的徐英,另一边又挂念着闽洙。闽洙终于向徐英坦白了自己喜欢道进的事情,但徐英对她说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那总会有机会在一起的。

  慧善误以为正宇是成材交给孤儿院抚养长大的,内心充满了报复的欲望……

第6集

  成民向熙淑提出离婚,因为他觉得不能让儿子和熙淑再跟着自己一起吃苦。

  成材看到正宇对找工作似乎没多大兴趣却对做面条却十分热衷时,不禁想到因为家业因自己而败落内心感到惭愧,便对正宇发起无名火。

  道进试图用礼物攻势打动徐英,但是徐英丝却丝毫不为所动,徐英高傲的态度更加激发起了道进的胜负欲。徐英担心正宇因为帮助自己而遭受什么损失,就打电话告诉正宇请自己喝杯酒的话旧帐就一笔勾销。有些狼藉的酒馆里,正宇在约会中笨拙的表现让徐英既感到尴尬,又感到莫名的安心,心里竟然对正宇产生有了好感。

  熙淑来找如真问她如果自己和成民离婚的话,如真会不会再和成民在一起……

第7集

  成民与熙淑离婚的态度十分坚决,熙淑无奈下含泪同意了与成民离婚。离婚之后,成民为了赚钱而不知所踪。如真为了彻底地忘记成民决定去相亲,当她听到成民已经离婚的消息后,内心十分难过,不知该如何是好。

  为正宇着迷的徐英,在闽洙面前大谈正宇的事情,面对兴致盎然地的徐英,闽洙决定不再向她隐瞒任何事情,想将自己和道进的关系向徐英表白。道进因慌张不小心将自己偷偷和闽洙约会的事情跟徐英说漏嘴了……

第8集

  道进试图挽回自己所犯的错,但越描越黑言词深深地伤害了身边的闽洙,闽洙气愤下狠狠地甩给道进一个响亮的耳光。

  成材因一直联系不到成民而坐立不安,成材向惠善抵押摊位借的钱,终究还是没能按期还完,慧善下令去接收成材的烤鸡店。如真觉得自己应该对成民的离婚负责,内疚的她拒绝了所有相亲的机会。

  徐英接到正宇的短信赶到正宇所说的地方等他会面,谁之久等之下,仍不见成宇的人影,徐英喝酒解气但喝过了头……

第9集

  徐英向正宇道歉并向他解释说自己并不是存心隐瞒自己的身份,但正宇却认为徐英从一开始就当自己小丑一般,拿来当笑话看。成宇的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决定今后再也不会和徐英见面了。面对正宇的义正言辞,一直娇生惯养的徐英似乎生平第一次体会到爱情带来的烦恼……

  正宇在一家清洁公司就职,负责惠善经营的夜总会的保洁工作。成民的离婚和不辞而别让成材一家为他闹翻了天。

第10集

  被正宇拒绝后,徐英因思念正宇夜不能寐,闽洙劝告徐莹面对自己的感情一定要诚实。

  惠善对性格开朗做事勤快的正宇非常的满意。成民离婚的消息让日浩深感不安,而如真的种种举动也让他更加的生气,四处打听成民的联系方式。

第11集

  日浩找到成民后,威胁成民再也不要和如真见面,而成民也警告日浩,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并不是一无所知,如果就今后再让如真受委屈,自己也不会原谅他。

  徐英向正宇表白了自己的感情,虽然两人平时在一起时总是拌嘴吵架,但是就在这种独特的交流方式下,两个人之间慢慢滋生了爱情。熙淑约如真在包装马车见面,熙淑对如真说“如果还爱成民的话,那就试着和他一起过日子看看。”

第12集

  惠善得知成材的债务还是不能按时还清之后,再次命令手下去接收成材的烤鸡店。

  成材看到的正宇的亲生母亲惠善突然出现而大吃一惊,惠善情绪激动地哭喊着让他把自己的儿子还给他。

第13集

  为了成材苦心经营的烤鸭店,正宇提出自己出面向惠善求情,但是遭到了成材的阻拦。成材的家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成材会这么固执的反对正宇去向惠善求情。此时的成材心中浮现了当年正宇得知自己是被领养的孩子后彷徨失措的神情。

  如真终于放弃了对成民的等待,表示会期待新缘分的到来。徐英虽然对正宇承诺只要真正相爱的话,身份、家庭、财产这些东西都不会阻碍他们,但她却对父母隐瞒着自己和正宇在交往的事情。

第14集

  成美向家人表示,目前无论多困难都要尽可能地挽救烤鸭店。看到成美十足的干劲,全家人都受到鼓舞,虽然每个人内心深处都存在着不安定因素,但还是又团结到了一起。

  惠善再次将成材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追问当年成材将自己的儿子交给孤儿院时的情形。成材虽然嘴上谎称自己不知道惠善的儿子现在的下落,但却十分担心自己的谎话被揭穿。回到家后,成材嘱咐成美不要随便接听陌生人的电话。

  正宇和成材决定一起做租车生意,正宇提议买一辆2手货车做新的买卖。而此时的成民为了赚钱,身兼数职,在代理驾驶的时候因疲劳过度而突然失去了意识……

第15集

  成美看到惠善对成材的误会越来越深,便打算向惠善解释,但成材担心正宇心理再次受到的伤害,坚决不允许成美告诉惠善事实真相。

  日浩又找碴和如真大发脾气,而对日浩早已忍无可忍的真熙离家出走了。在徐英的店铺开张仪式上,同时到场的正宇和道进对视的眼神中,充满了竞争的敌意。而徐英的妈妈看到和以往判若两人的女儿,心中的疑惑是越来越大。而成美此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而给惠善打电话……

第16集

  成美在电话中询问惠善当年为什么突然扔下年幼的正宇不辞而别……

  惠善为了报复日浩,隐瞒了实情将日浩食品的所有股份全部都买掉了,但不知情由的成美却误解了惠善,告诉家人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将正宇交惠善。出院后的成民无处可去,成材便将成民安置到了自己的家中。不辞辛劳的成材终于将自己欠惠善的钱如数还清,并用成美的钱买了一辆2手货车,干劲十足地与正宇、成民三个人一起开始做起了水果生意。不过水果生意并不好做,当正宇为萧条的生意想对策时,脑海里突然想起了惠善……

第17集

  正宇找到惠善打算与她进行某种交易。当徐英看到道进当着妈妈的面贬低正宇时十分气愤,对道进大发脾气,即是如此,徐英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妈妈会反对自己和正宇的交往。

  因真熙的离家出走而受到刺激的金实告诉了如真有关日浩的秘密,当如真了解到这个秘密的真相后,如真更加怀疑当年日浩反对自己和成民结合其实是另有原因……

  正宇请惠善吃饭的时候,无意间提到了有关成材和徐英的事情,而徐英的妈妈从道进口中得知徐英正在交往的正宇是一个没有固定工作男人后,大吃一惊。

第18集

  在如真的反复请求下,外加十分担心金实的身体健康,真熙只好不情愿地回到家中。

  成奎从成美那里得知成材的困境之后,将一笔钱交给了成材,并为至今为止没能帮上忙而感到羞愧。徐英拗不过妈妈的反复要求,将正宇带回了家中。如真从金实那里知道了惠善这个名字。当和成美见面时,如真追问成美惠善是一个怎样的人?而徐英的妈妈在正宇告辞之后便派人暗地里调查正宇。

第19集

  徐英兴高采烈地为正宇的生日会做准备。当日浩在得知惠善大量的收购自己公司的股票之后,找到惠善的夜总会追问究竟。自从上次到徐英家做客后,正宇就莫名地感到很大的压力,这一天正宇对徐英提出了分手。徐英哭着给正宇发短信,约他在生日那天见面。在美术辅导班上完课的东河,尾随如真的时候,竟然碰上了交通事故……

第20集

  熙淑在医院看到成民和如真在一起时,感到十分惊愕。徐英在正宇生日这天苦等正宇,而正宇却始终没有出现,伤心的徐英独自喝闷酒,又一次喝醉了。

  成材和善玉仓促地准备着生日晚宴,等正宇回家。而此时正宇正在惠善那里,惠善为正宇准备了生日礼物和庆生会,正宇为了表达自己的谢意,邀请惠善来自己的家中做客。

第21集

  当看到正宇带到家中做客的惠善时,全家人都陷入了异常的混乱中。成材在慌张而气愤地对正宇说,惠善就是夺走烤鸡店的人,而此时的惠善看到面前再熟悉不过的一家人,更感到意外和慌张,不禁想起了正宇口中描述的成材的样子。面前的尴尬氛围,令惠善开始怀疑正宇会不会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善玉向惠善解释了家中的情况,既觉得对不起惠善,又十分担心会失去正宇。

  正宇为了进行最后的交易来夜总会找惠善……

第22集

  善玉从惠善那里回来后,心里一直不能平静,正宇这些年跟自己受了太多的苦,善玉深深地内疚这自己没有把正宇照顾好,然而又不想将正宇送回到亲生母亲身边。从善玉那里听说了日浩所作所为之后,更加深了惠善复仇的决心。惠善向成材提议让他建议做面条生意。

  近日,日浩一直纳闷着究竟是谁在大量的购买自己公司的股票,为了确认惠善究竟是什么人,这天日浩打电话给惠善约她见面。

  徐英一直都不明白正宇向自己提出分手的真正原因,为了得到正宇的解释,徐英想尽办法却始终都联系不到正宇。这天,徐英不管三七二十一来到了正宇的家中……

第23集

  正宇在徐英的妈妈面前承诺,自己一定会努力成为符合徐英的妈妈标准的人。惠善帮助成民还清了债务,但成美感到惠善此举一定还隐瞒着其他的动机。

  与惠善见面的日浩想起自己以往的所为内心不免有些忐忑,但惠善自然的演技就轻易地让他放松了警惕。

  徐英的妈妈处处为难正宇,全力破坏徐英和正宇的恋爱。但是在女儿的追问下,自己反而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善玉在苦恼了许久之后,终于咬牙下定决心将正宇交还给惠善……

第24集

  听完善玉一番话后,惠善泪流满面,而亲生儿子一直在身边自己都没有认出来这让她感到更加难过。正宇帮成材送东西来到了惠善的办公室,此时,当惠善面对自己的新生儿子时,因情绪激动忽然晕倒了过去。徐英的妈妈严密监视女儿的行踪,不让她与正宇有机会见面,但却又被徐英溜了出去。

  金实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而惠善的登场令日浩陷入困境当中,日浩决定将怀疑自己的如真送走。惠善将成材一家兄弟都叫了过来,决心将伤心的往事和秘密全部告诉他们……

第25集

  惠善将日浩往日的所作所为以及自己当年犯下的错误告诉了成材家的兄弟们,惠善一席话,让成材和他的兄弟们极其愤怒,惠善一再向成材兄弟们谢罪,并对他们挑明自己正在向日浩实施报复,也务必请他们开始从事面条生意。

  得了老年痴呆的金实将日浩的秘密全部都说了出来,如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真日浩追问金实所讲述的是不是事实……

  徐英的妈妈暗地里调查正宇的事情,被徐英和徐莹的爸爸察觉了,而让徐英意外的是爸爸竟然也站在妈妈这边反对自己和正宇交往。

第26集

  如真一想起了因日浩的所作所为而让成民受到伤害,心里就格外感到愧疚。成材终于下定决心将正宇还给惠善,让正宇回到自己母亲身边,但惠善却说自己不想成为一个背叛儿子的母亲,谢绝了成材的好意。

  徐英的妈妈看到徐英根本不听话,仍和正宇来往,气愤之下干脆将徐英关在了家中,哪都不允许她去。如真恳请日浩为自己的恶劣行径向成材一家道歉,但遭到日浩的拒绝,依然我行我素地打算着把如真送到美国去。

第27集

  为了生意成材向惠善借钱,并提出让正宇当担保人,惠善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在金实暴露了日浩的秘密后,几乎将日浩逼到了绝境,无奈之下日浩只好拜托惠善去说服如真。

  成材对正宇的态度变得和以往截然不同,迷惑不解的正宇向成美追问有关自己生母的事情。徐英的妈妈看到没有办法让女儿放弃对正宇的感情后决定带她到澳洲旅游去。

  如真到成材的家里,替日浩向他们谢罪,却遭遇到了成美和成民的责骂,被赶了出来。

第28集

  正宇向惠善追问,她和成材以及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徐英的妈妈无计可施,为了不让女儿与正宇会面,干脆让徐英向公司请假。看着如此顽固的妈妈,徐英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徐英找到了正在为面条厂准备开张的正宇,并向他提出了要求结婚的请求,令正宇大吃一惊。

  惠善从善玉口中了解到正宇小时候所遭受的种种苦,心中感到格外酸楚。东河离开家来找成民,而东河的突然失踪让熙淑紧张万分,只好打电话给成民求他帮忙。

  如真因为对成民感到内疚而从日浩的家中搬了出来,开始了独自一人的生活。而徐英的爸爸看到女儿铁了心要和正宇结婚一气之下把徐英赶出了家门。

第29集

  正宇好不容易稳定了徐英的情绪,将她带到了惠善的家中。惠善非常喜欢敢爱敢恨的徐英,并十分好奇徐英的父母反对她和正宇交往的理由。

  如真的离家出走和金实病情的加重让整个家都不得安宁,道进面对这样的局面,无所适从。

  虽然正宇因徐英妈妈不肯接受自己心乱如麻,但还在为面条工厂的开业忙碌地准备着。成奎因除夕节在家祭祀不去娘家拜访和妻子大吵了一架。

  徐英的爸爸找到徐英说服她让她回家,正宇将极不情愿的徐英领回家中。

第30集

  正宇拒绝了徐英的妈妈提出的要求。道进约闽洙一起喝酒,向她坦白了一直没有机会告诉她的话,道进借着酒劲对闽洙说今天晚上两个人一起过,闽洙无奈之下带着喝醉酒的道进进了旅店。

  徐英为了答谢给自己提供住所的惠善,特意邀请她吃饭,在饭桌上徐英向惠善谈起了正宇出生的秘密。如真再次来到了成材家,表示要帮忙面条工厂的开张。金实的症状越发严重,日浩邀请惠善到自己家做客。除夕这一天正宇将徐英带回了家中,正式地介绍给家里人……

第31集

  善玉从惠善那里听到了有关正宇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不禁感到一些遗憾,徐英的妈妈为了让徐英回心转意,强迫徐英去相亲。

  徐英的爸爸事业面临着危机,本应该由他接管的大楼直到作为拍卖品出现在法庭上时,徐英的爸爸才明白原来自己被骗了。

  日浩计划着扩大自己的事业,而惠善正好利用了日浩于求成的这个心理,向他扔出了诱饵。道进辞去了原来的工作而来到了日浩食品公司工作,顶替了离开的如真的职务。而闽洙却认为道进是为对那一晚的事感到巨大的负担,才作出这样的决定。

  正宇在开发产品时遇到了困难,决定向如真求助……

第32集

  徐英被逼无奈下来来见相亲对象,但只向对方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借故溜了出来。徐英的妈妈对此毫不知情,还为女儿乖乖地肯听自己的话来相亲感到欣慰。徐英的爸爸虽然对徐英妈妈的行为不以为然,事业上的困境已经让他无暇顾及女儿的事情。

  正宇在如真的帮助下终于成功开发新的面条产品来。成奎刷信用卡借钱给成材的事情还是被妻子发现了。惠善为日浩久久不落入自己设计好的陷阱中感到奇怪,便派出手下调查日浩的资金来源。

  熙淑带东河到面条工厂来看望成民,但在工厂里却意外地看到了如真……

第33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正宇因忙于工厂的事情而没时间来陪徐英,徐莹发着脾气回到家里。正宇为了哄徐英开心特意跑到她家,此时正宇才得知徐英背着自己相亲的事情。

  日浩发现如真帮助成民兄弟在他们的面条厂里工作。如真不顾妈妈的劝阻,为了打开韩家面条的市场和成民一起来到了网络销售公司。

  徐英的妈妈带着徐英来到相亲对象家中做客,希望能够借此让徐英回心转意。此时成奎正因为借钱给成材的事情而被妻子训斥,为了杜绝后患,妻子要求成奎写一份今后再也不会帮助兄弟的保证书,不料这深深地伤害了成奎的心。

第34集

  妻子的利己主义让成奎感到彻底的失望,离家出走的成奎也来到面条厂帮助成材成民他们的工作。不久成奎的妻子也来到了面条厂,虽然善玉劝告她应该向成奎道歉,这样就会让成奎回心转意跟她回家了,成奎的妻子非但不听劝去道歉,反而威胁成奎说要是再不回家的话,自己也要离家出走。

  正宇在惠善的帮助下,成功地发布了面条的首版广告。日浩到韩家面条厂想将如真带回家,却碰了一鼻子的灰。韩家面条的销量已经让日浩感到对自己公司的威胁,日浩决定使用各种手段来妨碍韩家面条的上市。

  徐英将正宇一岁生日时的相片给惠善看,并问她这是不是她的儿子……

第35集

  徐英的爸爸被送到了急救室,徐英和徐英的妈妈直到此时才知道了徐英的爸爸被诈骗的事情。成民对如真撒谎说自己的儿子成真早已经死了。惠善恳请金会长将所持有的日浩食品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自己。

  正宇满怀期待第二次的市场宣传也能够取得好成绩,但日浩在暗中使用卑鄙伎俩令正宇所作的努力全部化为了泡影,气愤之至的成民愈发地痛恨日浩。

第36集

  徐英的爸爸把正宇叫到了家中和家人一起共进晚餐。

  正宇并没有因开拓面条市场的失败而死心,他又想出了另一个方法来宣传韩家面条。白社长向日浩提议结成亲家,日浩马上意识到这是将白社长拉拢到自己一边的绝好的机会

  当徐英得知闽洙怀孕的事情后,催促道进尽快和闽洙完婚。徐英的家中来了许多催债的债主,搅得家里无宁日,无奈下徐英一家只得搬到旅店去住。正宇为了帮助徐英,拜托惠善去见徐英的爸爸一面。

第37集

  徐英的爸爸与惠善会面,面前的这个女人让徐英的爸爸感到有些似曾相识,而这时惠善却已认出了徐英的爸爸,因十分担心暴露出自己的过去,惠善小心翼翼的否认了徐英的爸爸询问以前是否见过面问题。正宇鼓励徐英打起精神来。而徐英也觉得此时的正宇分外的可靠。

  日浩安排道进去相亲,但却遭到了道进的拒绝,道进表示自己要和闽洙结婚,并告诉家人闽洙已经怀孕的事情,道进的表白一下子让家里陷入混乱当中。

  成奎的妻子也到面条厂上班,但她的目的不是帮助韩家兄弟,而是逼迫成奎答应自己的条件并且回家,但成奎不但不理会她的无理要求,还让妻子写了一份今后会好好对待自己兄弟们的保证书,并让妻子签名。

  这一天惠善和真熙碰面了……

第38集

  成民告诉东河惠善是她的奶奶。

  真熙从徐英那里得知惠善的电话号码。徐英开始怀疑日浩一家和惠善的关系,当徐英从如真口中得知惠善鲜为人知的特殊身份后,徐英心中疑云重重,为什么身边每个人都说着互相矛盾的话,徐英决定将惠善的秘密追查到底。

  如真再次因日浩对韩家兄弟的卑劣行径感到内疚,苦恼着是不是该离开面条厂……

第39集

  徐英告诉正宇,郑宇有可能是惠善的儿子,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实,正宇的思绪陷入了混乱当中。惠善与金会长会面,两人商讨如何让日浩破产的方法。道进不顾日浩的反对,将闽洙带回家介绍给家人。

  正宇向善玉追问自己和惠善究竟是什么关系,此时善玉已经感觉到不能再对正宇欺瞒下去了,找到惠善对她说现在是该告诉正宇真相的时候了。

第40集

  日浩在正宇面前诋毁惠善,说惠善只是为了达到自己复仇的目的而在利用正宇一家。

  心情烦躁的正宇去找惠善,追问她帮助自己家人的真正的原因,但惠善忍住眼泪,否定了正宇是自己的儿子……

第41集

  成材全家因为郑宇的突然失踪而乱成一团,面条工厂的百货店宣传计划也因为郑宇的失踪而搁浅。善玉也四处打听郑宇的下落,并向徐英询问郑宇的去向,徐英的妈妈依然不愿意面对善玉,善玉向惠善发誓只要郑宇肯回家,不管他做什么自己都不会再介入,而此时郑宇因为交通事故而在僻静无人的海边痛苦呻吟着。当警察发现出事故的卡车后,才通知成材郑宇遭遇了交通事故,成材和惠善闻此消息都伤心地流下了眼泪。日浩落井下石让成材与惠善见面,并声称自己已经知道了惠善的计划……

第42集

  徐英的妈妈因最日来不见郑宇来家中骚扰,以为徐英已经和郑宇分手了。郑宇一个人跑到海边的民宅,民宅的经营人看到郑宇精神似乎有些异常,因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情,便打电话通知了徐英。日浩打算暗地里与民珠见面并与她达成某种协议,但这举动却被真熙和金实发现。成材和徐英一起去海边寻找郑宇,虽然成材因许久以来一直隐瞒的秘密向郑宇道歉,但还是没能得到郑宇的原谅……

第43集

  郑宇对家人说,自己将结束面条工厂里工作,他的这个决定无异于在家中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郑宇告诉郑勋自己不是哥哥而是叔叔,惠善找到郑宇试图挽留他,但仍遭到了郑宇的拒绝,成民看到神情沮丧,人情淡薄的郑宇,实在忍不住而向他挥起了拳头……

第44集

  原本筹划已久的百货店宣传计划因为日浩从中作梗而落空,异常气愤的郑宇找到日浩跟他算账。而日浩的所作所为也让如真没有办法继续在面条工厂里工作下去,无奈下如真辞职离开了面条厂。日浩答应如真如果她肯回来帮自己公司做事,就不会再为难韩氏面条厂,虽然日浩如此承诺,但背地里却还在筹划着如何对付韩家兄弟。徐英的妈妈对郑宇逐渐开始有了好感。

第45集

  韩家面条厂因郑宇的回归而重新找回了活力。此时,成材兄弟十分担心成奎会因面条厂的事情与老婆闹离婚,成材劝告成奎还是回家看看,但成奎压根就没有回家的念头。成奎看到兄弟们坚持不懈地劝告自己回家十分不耐烦,索性在外面找一份工作。如真劝告熙淑就算是看在孩子份上也不要离开成民。徐英的妈妈终于认可了郑宇,同意他和徐英交往。道进正式向敏珠求婚,并得到了郑宇和徐英的祝福。郑宇向徐英承诺及时自己没有钱,也会让她幸福。

第46集

  日浩因盲目的海外投资而导致经营每况愈下,只好向白社长要求更多的投资投入,但遭到了白社长的拒绝。徐英的妈妈拿着女儿第一个月的工资不禁百感交集。康才借口加入保险与成美见面并发生争执,郑宇为开面条店忙碌奔波。当日浩得知郑宇在路边经营面条摊后,派小混混捣乱给郑宇一点颜色看看。

第47集

  在如真脑中发现了血块,日浩诅咒着她与韩家兄弟的孽缘并对前来探病的成民冷嘲热讽。郑宇认为自己该对如真的入院负起责任,而惠善明白真正该担起责任的应该是日浩,惠善再次下定决心要让日浩尝到苦头。成奎这时从妻子那里接到了离婚通知书,虽然一直都装做无所谓的样子,但在真正面对离婚的结局时成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第48集

  太福察觉到惠善和郑宇之间不寻常的关系,徐英告诉他惠善是郑宇的亲生母亲。如真的病情日益恶化,医生宣布以她现在的状态只能接受开颅手术,而成民此时也得知让如真变成这样的事故都是日浩一手所为,气愤的成民抓住日浩的衣领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日浩说自己再也不会找韩家兄弟的麻烦了,希望就此结束两家的恩怨。徐英的妈妈最终同意了徐英和郑宇的婚事。

第49集

  韩家兄弟正在兴高采烈的为订婚作准备,惠善专门为善玉买了一套新衣服。如真在接受手术后,身体渐渐康复,出院后如真决定出国留学。日浩同意了道进和敏珠的婚事。徐英的妈妈突然将郑宇叫到了家中,对郑宇说自己要和徐英的父亲离婚,不但如此先前允诺郑宇和徐英结婚的事情也会当作没有发生过……

第50集

  道进和敏珠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举行了结婚仪式。日浩在美国的工厂因出了人命事故而被迫关闭封厂,再加上盲目投资,日浩食品公司在资金运作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徐英和太福经过商讨后告诉日浩在订婚仪式上一定会邀请惠善出席。郑宇认为不应该再继续欺瞒下去,决定将惠善介绍给徐英的父母认识。

第51集

  惠善在徐英的母亲面前下跪并发誓今后再也不会以郑宇亲生母亲的身份出现,面对如此恳切的惠善,徐英的妈妈不知所措。日浩食品公司的股价受到美国工厂的人命事故的牵连而大跌。日浩的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准备出国留学的如真看到日浩如此的惨状,心中也十分烦恼。

第52集

  金实虽然对日浩的所作所为也十分看不惯,但毕竟是自己亲生儿子陷入了困境。金实找到惠善并央求她就此放过日浩。道进从如真处得知了有关公司的秘密,前去恳请郑宇让他帮忙去说服惠善放过日浩。郑宇虽然对自己的生母惠善有着妈妈的感觉,但又对她过于冷酷的复仇计划不是很理解。随着徐英和郑宇的婚礼临近徐英的妈妈告诉郑宇应该邀请惠善出席婚礼,而太福则为了敏珠而决定帮助日浩渡过难关。

第53集

  成民希望能说服惠善,以避免日浩食品公司关门破产。如真早已做好准备来承受惠善的复仇。面对公司的窘况日浩因承受不住过大的压力而住进了医院。如真卖掉了日浩所持有的股份,并嘱托郑宇来接管日浩食品。当惠善得知日浩住院的消息后,新生恻隐表示自己并不希望将仇恨延续下去,善惠告知日浩还款日可往后拖延。在全家人的祝福中郑宇和徐英举行了婚礼……

第54集

  徐英和正宇在订婚仪式结束之后来拜见徐英的妈妈。正宇向徐英的妈妈行大礼后,改口叫了声妈妈,正宇向徐英的妈妈保证一定会做一个好儿子,听了正宇的表述徐英的妈妈感动的流下了眼泪。日浩手术之后虽然在保住了性命,但是却得了失语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家人们都为他的状况而担心。康才恳请成魁允许将成美嫁给自己,但遭到了成魁的拒绝。

第55集

  徐英和妈妈一起兴高采烈地翻看着订婚时拍摄的相片。得了失语症的日浩在真熙的悉心照料下悔悟不禁流下了的泪水,最终开口说了话。日浩表示会把面条厂还给成才。虽然康才不顾成魁的反对正式向成美求婚,但是成魁一想到康才的过去心中仍旧十分介意坚决不同意让他们二人结合。

第56集

  惠善看到自己的体检报告后遭到巨大冲击。成才对成民和正宇说在接手日浩面条厂后一定要做出最好吃的面条来。日浩向成民道歉,并对他说如果他现在还爱着如真的话自己会祝福他们。

第57集

  正宇在惠善精心为他布置的房间中恬静地睡着了。而成美和康才也开始公开交往。成民整理好对如真的感情后找到熙淑希望二人可以重新开始。这一天,成美得知惠善身患不治之症……

第58集

  惠善拜托成美千万不要将自己的病情对任何人提起。成魁在酒桌上终于同意康才可以和成美的交往。惠善下决心接受抗癌治疗,她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处理妥当之后全心为自己的所剩不多的余生做准备,她希望正宇能陪自己走完最后的日子,这对自己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