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美丽的汉城姑娘秀景随男友东奎回到了他的老家永德——一个远离大都市的渔村。东奎一家的热情和潦倒的家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使年轻的秀景感受到了来自爱情之外大家庭的压力。

  从老家回来后,东奎察觉到秀景开始与别的男人约会,东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他以酒浇愁,想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算了。当秀景得知东奎真的要和别人结婚的消息时,才感到对东奎的爱是难以割舍的。

  不顾秀景母亲的反对,经历一番波折,结婚后的东奎和秀景刚在秀景姨妈家安下简单的新房,东奎的家人就陆续来到汉城,走进了秀景的生活。

  东奎的大弟英奎在结识了汉城富商的女儿施然之后,把已怀孕的女友美淑当绊脚石踢开。正当英奎全力以赴追求施然,却发现他梦想的千金小姐对自己的弟弟敏奎一往情深。东奎的小弟敏奎发现了自己的身世之谜——他的生母是在汉城开饮食店的一个叫桂顺的女人,桂顺却不愿公开母子关系,敏奎伤心极了。东奎的妹妹霜玉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儿,一心要到汉城去圆自己的歌星梦,却很快因涉世不深而掉入了一个感情圈套,几欲自杀。东奎的父亲在川卖掉唯一的渔船破产之后,到汉城投奔儿子,他与秀景有钱而刻薄的姨妈展开一场黄昏恋。

  年轻的秀景面对丈夫一家人各种各样的麻烦既同情又无奈,她自己又因为是已婚女子而被公司要求离职,随之而来的更是怀孕的苦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秀景被卷入了一起更大、更复杂的纠葛之中,她孱弱的双肩还能承受得起吗……

分集剧情:
第1集

  汉城内的一家大饭店,正在豪华的举行着秀京父亲的六十寿宴。秀京(崔真实饰)的男友东奎(朴相元饰)迟迟不到,令秀京非常生气。他是秀京公司的同事,正准备在寿宴上介绍给家人。秀京生气的时候,东奎正在回老家的路上。因为他接到了妹妹的紧急电话,说父亲快去世了,叫他马上赶回来。到了老家才知道是说谎。不是父亲去世,而是小弟敏奎(宋承宪饰)打伤了人,急需二千万韩元的赔偿金。东奎已经厌倦了小弟不断地惹事生非,要父亲自行解决,但又于心不忍。东奎回到汉城,为筹赔偿金而烦恼。不得不向女友秀京伸手。

第2集

  东奎突然向秀京借二千万元,令她很是惊讶怀疑东奎的目的。东奎见状马上换言说是开玩笑,但他暗淡的内心已经丧失了自尊。对东奎家境一无所知的秀京带他回家拜见父母。拜访之后,秀京父亲觉得东奎没有男子汉气魄,母亲支持他们继续交往。东奎为筹钱而东奔西走,但还是不齐,心中非常烦恼。突然接到秀京的电话,兴奋地告诉东奎父母得喜欢他。而东奎有些心不在焉,一心想着钱的着落,令秀京负气离去。终于将钱筹齐了,东奎为了讨好秀京,决定带她回老家。

第3集

  英奎(车仁表饰)命令女友美淑(金志英饰)不要随便找他,只要他想见面时才能见面。而美淑对英奎家人很是照顾。英奎怕两人关系更深入决定就此分手。秀京到了东奎的老家,见到的是贫穷的家境、流氓似的父亲及不成器的弟妹们,令她非常失望。夜晚,无心入眠的秀京到屋外散步,碰到东奎的父亲在天自斟自饮,两人便谈了起来。在天说家里很穷要是有可能的话,由秀京家来准备两人的住所,而且要东奎的小弟敏奎搬到汉城一起生活。秀京感到不知所措,回到汉城后决定重新考虑两人的关系。

第4集

  英奎回家休假受到家人欢迎,这是服兵役的最后一次。英奎得知敏被人家欺负,替敏奎出了口气。秀京终于决定与东奎分手,东奎非常难过,虽然知道给秀京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没想到会导致手分。秀京回家后,一面剪着与东奎一起照的像片,一面哭泣着回忆过去。秀京在清晨去学英语,做运动,过着很充实的生活。相反地,整天喝酒来安慰他的心灵。两人在公司碰面也不打招呼。东奎好不容易打听到秀京学英语的补习班,决定去那里见她。然而,看到秀京与一个男人有说有笑,不禁觉得自己很凄凉。原来那男人是秀京大学时代的同学,两人决定一起去爵士酒吧约会。

第5集

  秀京与她大学的同学铭宇从爵士酒吧一起出来,两人在公园闲聊。秀京老老实实地把她与东奎之间的事告诉给铭宇,说因为他家境贫穷而不想嫁给他,而问铭宇有没有办法一下子忘记东奎,就如喝了忘情水般。铭宇陪她回到家,秀京妈见到铭宇非常高兴。在秀京的眼里,妈妈欢迎铭宇胜过东奎。她气得和妈妈顶嘴,说妈妈因为铭宇是有钱人的子弟就如此厚待他。听到这话的妈妈感到莫名其妙一喜欢的是她,分手的也是她,还要这样发脾气。秀京在自己的房间听到东奎的电话留言,不知不觉?流满面。英奎现在已经厌腻了一直跟着他的美淑,开始对美淑以冷言相待。为了找到富家女子,现在的美淑对他是一个绊脚石...

第6集

  霜玉(东奎之妹)对爸说邻居小摊贩的老板娘爱上了他,叫爸一定要跟她再婚。爸却说他眼光很高,不会对一个乡巴女感兴趣。霜玉如此说话是因她看到大哥快要与汉城有钱女孩结婚,趁机跑到汉城来往,实现做演艺人的梦想。爸知道此事后,痛骂她一回。敏奎开始在一家修车店工作。虽然他爸认为修车不上大男子该做的事。但出于爸老友的极力推荐,敏奎开始对修车感兴趣。秀京接到铭宇的电话后非常惊讶,他已经骑着摩托车在秀京家前等候。铭宇很慈祥地给她戴上安全帽后,如疾风般从黑单间消逝。

第7集

  秀京在公司看到东奎与一个女职员在一起,内心不禁有些妒嫉。很晚从公司下班后出来的秀京看到铭宇正开车等着她。秀京故意在东奎面前很高兴地坐上车子离开。东奎回到家,看到爸爸在楼梯上坐着喝酒。爸一直指责他为何在跟秀京分手。东奎忍不下去,大声顶嘴说秀京离开我就是因为我家贫穷的关系。在川(东奎爸)不定期逗着说为何不骗她我家有钱,世上哪有不骗人的婚事。铭宇与秀京已到了秀京家门口。铭宇很小心的跟秀京问起她男友之事。秀京突然叫铭宇带她到舞厅去。在那,秀京跳的比任何人更激烈。

第8集

  美淑对英奎说在他当完兵时,她会把她的店铺卖了跟英奎一起去乡下生活。若英奎不要她也没关系,她决定服侍他老爹一辈子。美淑问他有没有心与她结婚。英奎很生气的说"绝对没有"。美淑虽然已大略地猜测到英奎的答案,但他过分的冷淡不禁让她大哭痛哭。东奎约秀京一起吃饭。吃饭时,东奎因他老爹对秀京的所为而道歉。秀京反而说谢谢他父亲,原本因两人的回忆而需要一些时间去到达"离别"正有东奎爸帮了不少忙去缩短时间。东奎突然的婚事让秀京惊讶。秀京责备他为何如此随意决定婚姻。且向他说假若我回到以前的样子,你还会不会跟别人结婚。东奎坚持说他不想再进入混乱的世界。

第9集

  英奎终于服完兵役。美淑拉着英奎不放,硬要他还钱,不然不会放过。对美淑而言,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英奎。然而,英奎对厌腻的美淑施暴言,让他死了这条心。英奎跑去找秀京,厚着脸皮跟她借他欠美淑的钱。秀京虽不满意,终究看他哥的份上,决定给他借钱。敏奎从修车店老板那听到他生母的消息,看着妈的照片大哭一场。秀京还没有告诉家人她已再与东奎交往,而且决定跟他结婚。秀京终于带东奎去见她父母。希望女儿嫁给富裕家庭的秀京妈听到此消息后受到莫大的打击,直进房间不见人。出于洪女士的协调,秀京妈终于出来见东奎。然而,她第一句就问起东奎结婚后要住那儿!东奎走后,秀京跟妈大吵一场。秀京跟妈说:"你明明知道他没钱还要为难他。"妈反而说:"我每天操劳养育你,难道希望你嫁给贫穷家受苦一辈子吗?"。

第10集

  秀京和东奎来到东奎的家乡永德,向东奎的父亲在川,表示了婚礼在永德举行的想法。东奎的弟弟英奎?反对父亲的主意,建议哥哥在他工作的地方--汉城举行婚礼,此时东奎的妹妹霜玉,在隔壁房间里听到哥哥要结婚了,心想无所谓。在川接受了家人的建议,决定婚礼在汉城举行,但双方父母的见面礼应在永德举行,东奎和秀京感到为难。回到汉城的秀京和东奎,拜访了秀京的哥哥和嫂子。在哥哥四十多平方米的公寓里,秀京觉得哥哥的住处是宽敞而豪华的,秀京的哥哥和嫂子建议他们在海外度过蜜月。秀京和东奎小心翼翼地向秀京的父母转告东奎的父亲在川的意愿:在永德举行双方父母的见面礼。秀京母亲竟意外爽快地答应了。洪女士来到秀京家,对秀京母亲说:为了给秀京找新房,希望能拿出一些钱来。秀京母亲断然说:没有钱。秀京的父母终于来到了东奎老家永德,东奎的姑姑准备了丰盛的食物欢迎亲家的到来,秀京的父亲笑口常开,秀京的母亲环顾亲家的家境,秀京静观母亲的神色。秀京母女回到汉城,在家里,秀京妈搂着秀京说:"到现在为止,你只有妈妈的爱,现在该轮到你爱别人了。"

第11集

  秀京和东奎的婚礼结束后,东奎的亲戚们来到了秀京的娘家。因婚礼上的礼物的事,东奎的大姑向秀京的父母提出了不满,她提高嗓门说:"凡知道东奎结婚的人都会问'侄媳妇送什么礼物了?。若空手回去的话,那脸面上太不好看了!'东奎父亲在川在一旁劝不住。在川在亲家面前感到难堪。秀京的父亲瞪着秀京母亲。秀京妈也不知如何是好。秀京和东奎在新婚旅行地度过幸福时光。秀京眼含热泪说:"我们的生活是否和别的夫妻那样,互相吵、互相恨?"东奎回答说:"那样的日子不会到来的。"因仓促地举行婚礼,东奎和秀京没有找到新房,只好临时住天洪女士家中,开始了新婚生活,为了察看秀京和东奎的新房,在川和东奎的大姑突然拜访了洪女士家。洪女士不太高兴。在洪女士家中,秀京母亲找到了东奎的大姑,将装有钱的袋子硬塞给大姑。起先,大姑还一再推托,但最后还是收下了。在桂顺上班的饮食店,敏奎终于找到了生母桂顺。

第12集

  在川偶尔听见洪女士的电话,才得知秀京不是出差了,而是离家出走了。非常生气,带着朋友醉醺地闯入秀京娘家,扔给秀京父母一些钱。在川回到东奎家就睡觉了。在川的朋友将发生的事情全告诉了洪女士。他们的谈话,被正巧对路过的东奎听见了。在办公室里,东奎看见十分忧郁的秀京,自己责备起自己,不明事理的班长对俩人说:长期冷战不会有好处的合好吧。桂顺证实敏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伤心地哭泣。她约敏奎到自己和家里来,艰难地对敏奎说:"像过去那样生活,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敏奎伤心地给施然打电话,却被施然挂断。施然当知道英奎一直是在瞒着自己时,就去找英奎。看见敏奎也在那里,内心十分喜悦。英奎临时离开房间时,施然吻了敏奎,并说是圣诞礼物。敏奎觉得有些不安。东奎找到秀京,提出要离婚,秀京气愤地跑出家门。秀京的父亲责怪东奎。

第13集

  英奎陪施然(李本饰)逛市场,他们看这看那,好不快乐。施然很久没有享受这种快乐、自由的生活,越来越感激英奎。敏奎问父亲在川是否想见他的母亲在川答道:"见一个已是他人之妇的女人,做何用呢?只希望她过得好。"英奎对秀京说:"你现在是结了婚的女人,就应该接受生活的变化。"秀京回答说:"不想有丝毫的改变,不想公司里掂记家事,在家里掂记公司的事。"秀京的父亲给秀京打电话,约一起吃中午饭。在德寿宫相见的父女俩,幸福地享受着久违的父女之爱,东奎在附近目击此情景,向她们走来,途中却又停住了脚步。在洪女士家,秀京母亲正在环顾秀京的新房,见儿子秀汉夫妇来找洪女士筹借资金,感到有些意外,才知儿子的公司破产了,回到家后,秀京母亲同丈夫讨论秀汉的事,并哭泣。英奎带着施然驾车来到永德老家。敏奎和霜玉见英奎开着豪华轿车,带着利落的女子,好生奇怪。

第14集

  京母亲因担心儿子而病倒在床,洪女士怕给秀汉的钱要不回来,来到了秀京母亲的床前,希望秀京的母亲能对此事负责。霜玉得到施然的化妆品,高兴地不知所措。美淑提着包,来到永德找英奎。在英奎家的台阶上美淑看见英奎和施然亲密地拉着手的样子,就赶忙躲藏起来,施然利落的模样映入了美淑的视线中,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美淑感到两腿在激烈打颤,艰难地走下了台阶。东植一伙人想报复英奎,而盯上了在川。正在走夜路的在川被突然出现的东植一伙人打伤了。见在川迟迟未归,霜玉和敏奎担心出了什么事,听见外面狗叫声,急忙跑出去,看见在川流着血、呻吟着倒在地上,当敏奎得知是东植一伙人干的,立刻就去找东植算账。东植受伤,在川为此事卖掉船,料理后事。在川经再三考虑,决定让敏奎离开永德到汉城东奎那里去。在川强行将不情愿的敏奎领到了秀京和东奎的家里,当听到在川的吩咐,秀京还未来得及表露不情愿的情绪,东奎就向父亲在川提出反对,顽固地拒绝父亲的要求。东奎从小就不喜欢父亲因婚外恋而所生的儿子敏奎,东奎和要川大吵起来......

第15集

  京见东奎连早饭都不愿意和敏奎一起吃,在小叔子面前感到很为难。秀京和东奎在外边吃晚饭,独自在家的敏奎正煮面时,被英奎巧见了,英奎非常生气。此时,秀京正劝导东奎,希望其和弟弟能好好相处,东奎却感到很不愉快,秀京很失望。见儿子和儿媳闲居在家中,秀京妈也感到很无奈,却动了恻隐之心。美淑的邻居劝导美淑,应将怀孕的事实告诉英奎,美淑觉得很苦恼。为了改善东奎和敏奎的兄弟关系,秀京约东奎在咖啡厅见面,同时,秀京把敏奎约到和东奎见面的地方。为了兄弟俩能单独见面,秀京并没有赴约,由于秀京的安排,不得不面对面的东奎和敏奎也一时感到为难。东奎先问敏奎,"将来有何打算?"敏奎则答道:"要读美术学院。"东奎回到家,秀京从其眼神里,猜出事情有所改善。清晨,英奎和施然漫步在汉江边,度过着愉快的时光。桂顺的饮食店正在招工,敏奎前往应聘,桂奎同意了。敏奎得到了一份送餐的工作。

第16集

  女士感觉非常厌恶,杨朋友带来两只装满鱼的大箱子,一只送给了未露一丝笑容的洪女士,一只送给了东奎和秀京。杨朋友在告诉东奎和秀京,在川最近在码头上干着重体力活,希望他们能给父亲买一条船,秀京无柰地将头扭向一侧,东奎?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后来,东奎因父亲再也无法入睡。敏奎用杨朋友送来的鱼做早饭,秀京对这个小叔子感到很满意。英奎下决心来找美淑,英奎劝美淑马上去医院,美淑?想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养。英奎和美淑激烈争吵,美淑伤心地痛哭,英奎紧紧地搂着美淑。秀京见敏奎的衣服旧了,就带敏奎到服装店,为他买了新衣服,敏奎很感激。因英奎和敏奎都去了汉城,霜玉感到了孤独,终于下决心去做时装模特而离开了家。

第17集

  敏奎徘徊在桂顺的饮食店门前,等待洗浴而归的桂顺,当敏奎和桂顺单独在一起时,隐隐约约地打听桂顺孩子的情况,对记不起自己的桂顺,感到非常失望。清早,在川通过电话告诉东奎:霜玉离开永德到汉城去了。敏奎走了之后,霜玉也在惹事,东奎心情很不平静。来到汉城的霜玉如愿剪了头发,又去购物,正过着愉快的时光。霜玉找到了家乡朋友玉珠,正在时装模特学院上学,霜玉用离家时带来的钱在学院报了名。英奎等着在医院里消失的美淑,美淑在电话里告诉英奎,自己做了手术,现在外婆家。美淑拿定主意,偷偷将孩子生下。敏奎从东奎那里得知霜玉也到了汉城。找到英奎并告诉了这一消息,和英奎一起去玉珠家找霜玉。对闲在家中的儿子,秀京母亲越来越厌烦,她指责儿子独自享受母亲买来的食品。爱珠因秀汉看着婆婆的脸色。霜玉被带到了东奎家。秀京母亲买了秀京爱吃的食品来看女儿,正遇到霜玉为不回家而在大闹着,秀京母亲连忙吃惊地离去,秀京伤心极了。第二天清晨,霜玉瞒着三兄弟悄然离去,却在大门外撞见了在川。

第18集

  霜玉欲离开秀京家到朋友那里,被找上门的父亲在川抓住,霜玉坚为要求上时装模特学院,在川做出了让步。在川担心住处,与洪女士在餐厅喝酒吃饭。洪女士酒后说:在川可以到自己家去住。在川决定还是住在东奎家。清早,婆家人就大闹起来,在川想把乡下的房子干脆买掉,同三兄妹一起住在东奎家。秀京哑然失色,回到了娘家,秀京母亲听完女儿的诉苦,非常生气,东奎为了帮助秀汉,来到秀京的娘家。秀京母亲对东奎表露出不满情绪秀京认为东奎私下是和在川合谋的,于是两人大吵起来。敏奎和霜玉来找英奎,碰见了施然。施然通过霜玉才知道敏奎的身世。对敏奎产生了好感。敏奎知道英奎和施然交往是另有图谋的,可事实上,敏奎对施然也产生了好感,因而感到很失落。施然来到桂顺饮食店,找打工的敏奎。

第19集

  秀京住在洪女士家里,独自闲在家里的东奎,想起秀京父亲曾经提过的话:应当给父亲买条船。他觉得很没有面子。在东奎的帮助下秀汉公司的积压品得到了很好的处理。趁着东奎和秀京去公司上班,霜玉和玉珠在秀京房里,翻看秀京的衣柜,折腾着......秀京母亲来给秀京送泡菜,看到秀京的新房里非常杂乱,大吃一惊,悄悄地离开了女儿家。秀京的父亲见秀京和东奎长时间未能和也就建议俩人搬到娘家住。东奎因挂念在川而回到永德,看见厨房、院内乱不堪,心情更加沉重。东奎说:将要搬到秀京娘家往。在川吩咐:千万不能做倒插门女婿。东奎暗自好笑。

第20集

  因赡养公公的问题是秀京和东奎大吵后离家出走,因没有勇气回娘家,在歌厅里,秀京疯狂地唱着《南行列车》从洪女士那里,秀汉夫妇得知秀京已离家出走,茫然不知所措。秀汉夫妇把秀京的情况告诉了父母。秀京父母焦急地等待秀京回娘家,秀京终于回到了娘家,父母陪着她走进了卧室。秀京母亲给东奎打电话,希望东奎和秀京见面谈一谈,把婚离了。两个人都心慌起来。秀京父亲责怪两个小孩子的不懂事的行为,并与秀京母亲发了火。秀京和东奎正是未能和好。东奎独自一人回到家,看见在川已回到了汉城。醉酒的父亲和朋友东倒西歪地躺在一起,东奎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21集

  秀京听说在川在汉城,生气地带着行李回到了娘家。心情十分不好。在川回到秀京家,见秀京不在家,以为出差了。霜玉把秀京的房间料理得井井有序。因在川的事而感到头痛的洪女士,此时对霜玉产生了好感。英奎车擦得很干净,随时准备出车,施然家的人发现了英奎的身份。英奎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断地和施然联系,但始终没能取得联系。施然从自己的护士口中得知英奎是个司机,觉得非常有趣。敏奎找到英奎,告诉英奎:秀京因在川离家出走了,英奎欲帮助哥哥理顺家事,打电话约秀京见面谈。英奎坐在咖啡厅等待秀京的到来,巧遇从此路过的美淑,忙追问:如何到汉城的,美淑隐瞒了去妇产科的事实真相。在川在汉城,为了见到敏奎,就来到了桂顺饮食店,送餐回来的桂顺,在远处认出了在川感到十分突然,并怀疑敏奎的身世,桂顺整日心不在焉。将敏奎叫来问:"你父亲是谁?"

第22集

  在川偶尔听见洪女士的电话,才得知秀京不是出差了,而是离家出走了。非常生气,带着朋友醉醺地闯入秀京娘家,扔给秀京父母一些钱。在川回到东奎家就睡觉了。在川的朋友将发生的事情全告诉了洪女士。他们的谈话,被正巧对路过的东奎听见了。在办公室里,东奎看见十分忧郁的秀京,自己责备起自己,不明事理的班长对俩人说:长期冷战不会有好处的合好吧。桂顺证实敏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伤心地哭泣。她约敏奎到自己和家里来,艰难地对敏奎说:"像过去那样生活,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敏奎伤心地给施然打电话,却被施然挂断。施然当知道英奎一直是在瞒着自己时,就去找英奎。看见敏奎也在那里,内心十分喜悦。英奎临时离开房间时,施然吻了敏奎,并说是圣诞礼物。敏奎觉得有些不安。东奎找到秀京,提出要离婚,秀京气愤地跑出家门。秀京的父亲责怪东奎。

第23集

  桂顺确信敏奎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看着敏奎幼时的相片激动着。敏奎找到英奎,欲询问自己的生母的情况。英奎坦然告诉他:在自己的记忆中,桂顺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这时,施然带着食品走进英奎的地下室。施然的不约而至,英奎感到非常兴奋。三个人一起喝起酒来。经秀京父亲的开导,东奎和秀京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新房。但秀京及其父母都未觉心安。秀京父亲同秀京、东奎一起来到了洪女士家,将在川留下的钱还给了在川,在川却固执地拒绝收下。秀京见此场面,内心十分伤感。敏奎也回到家,见秀京回家了十分高兴。但从霜玉那里得知在川喜欢洪女士,又感到一丝遗憾。敏奎母亲因英奎的缘故,对施然不敢表达自己真正的感情,但施然到美术学院来找敏奎。由于桂顺而苦恼的敏奎提议出去游玩,施然答应,敏奎很久没有过这种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了。霜玉早早起床,整理房间,洗衣服,洪女士越看越喜欢,洪女士见霜玉料理家务挺不错,就建议秀京将家计交给霜玉操持。英奎和施然喝酒喝得很晚,因而怠慢了工作,被东旭赶出来了。英奎带着行李来到了洪女士家,秀京非常吃惊。

第24集

  秀京担心以后还要和英奎一起生活,东奎说英奎不会待太久,让秀京放心。秀汉给秀京送泡菜,看见在川全家人都在一起吃早饭,非常震惊,秀汉担心地离去。秀京同好胜的罗代理分在一个组,筹办展览会,罗代理要求业务计划书需要修改加完班,秀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想到自己的处境不免伤感起来。以租房为借口,美淑路过秀京家,当和秀京见面时感到很不安。此时,英奎不知美淑的到来,让霜玉和玉珠一起唱歌,美淑离开秀京家,就决定在汉城生活。敏奎顺从桂顺的意愿,隐瞒了两个人的关系,继续在饮食店打工。桂顺感到很震动。天已晚了,桂顺还没有回来,敏奎正着急等待时,见醉醺醺的桂顺,大喊大叫地回来了,连忙扶到家里,精心照顾。因敏奎一夜未归,全家人都替敏奎担心。敏奎照料桂顺,就在其身边不知不觉睡觉了,醒来的桂顺抚摸着敏奎,体贴地拥抱着惊醒的敏奎。

第25集

  桂顺确信敏奎就是自己和亲生儿子,却感叹不能尽情享受天伦之乐。在川以及全家人都在为一夜未归的敏奎担心而四处打听,却毫无消息。敏奎为照顾夜里醉酒而归的桂顺,第二天早晨才回到家,英奎仔细盘问:昨晚是和谁在一起的。这时,施然来了电话,英奎开始怀疑施然和敏奎的关系。美淑探知英奎的下落后,下决心卖掉店铺回到汉城。被东旭赶出来的英奎,带着霜玉和玉珠的录音带,找到了校友,希望校友介绍个音乐制作人,校友却递给他赊账凭单,让他去收赊账。英奎的经济状况也不太好,高兴地去收赊账。秀京因连日加班,疲惫不堪,东奎深感不安。秀京准备加班,临时抽空回趟家。在川从上衣口袋拿出平时积攒的钱,让秀京买饭吃,秀京很感激这位慈祥的老人。黎明,水产市场非常繁华。秀京加完班,回家时路过水产市场,看见在川忙里忙外的样子,眼睛顿时湿润了。秀京缠着在川一同去吃饭。在川不时地向周围人炫耀儿媳,秀京从内心里可怜在川。

第26集

  秀汉用公司公款喝酒归来,爱珠很生气,向秀汉提出离婚。秀京妈给儿媳20万元,劝导儿媳不要生气。洪女士见霜玉常常用秀京的衣服和化妆品,便劝秀京要好好开导霜玉,为此,秀京和霜玉吵了起来。这时,英奎回来了,斥责霜玉。秀京怪难为情的。正巧,秀京妈来看女儿,见女儿的处境依然如故,伤心地走了。英奎听玉珠说,霜玉是因为没有衣服穿才拿秀京的衣服的,便给霜玉买了衣服。英奎想约见施然,霜玉便趁机安排施然同英奎见面。但两个人不欢而散。虽然工作得疲惫不堪,但秀京仍掩饰不住东奎晋升代理的喜悦,分别给娘家和洪女士打电话通报了消息。秀京夫妇兴高采烈地来到秀京娘家吃晚饭,东奎谢过秀京父亲的祝贺。自豪地对秀京说,自己娶了一个好媳妇。新年,在川全家回到乡下永德,在久违的家乡,大家玩得很开心。秀京同家里人一同来到东奎母亲墓地扫墓,在川发现有人来过,觉得很奇怪,原来是美术学院的敏奎和桂顺提前来过了。在川和全家人望着日出,真诚地祈求着。桂顺和敏奎也正在别处祈祷。

第27集

  秀京因东奎晋升而感受到高兴,请公司的同事们到家中做客。秀京妈为了帮助女儿招待同事而来到了秀京、东奎的家。秀京母亲看见女儿为省钱而详细记录的家计薄,心情沉重。在川听说秀京在家中要招待同事,托朋友带些新鲜的生拌菜料。洪女士以醉态迎接客人,秀京和东奎很难堪。英奎兴奋地数着从校友那里得来的钱。突然,在敏奎的素描画册中,看到了施然的画像。英奎虽然怀疑过敏奎,却不敢承认眼前和事实。霜玉察觉到英奎,是因为施然而苦恼。便安排二人再次见面。敏奎从霜玉那里知道英奎非常喜欢施然,坦白了自己和施然和关系,敏奎找到施然,希望好能好好对待英奎。施然明白敏奎和心意,去找英奎。桂顺为看日出来到了永德,看见在川就仓惶逃走,她担心自己被在川认出,忙向敏奎打听消息。而在川也似乎认出了桂顺。感觉看日出时,见自己就走开的人就是桂顺,送走公司的同事,秀京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忙去找药箱时,害怕自己已经怀孕了......

第28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秀汉夫妇认为秀京母亲偏爱秀京,感到心态不平衡。爱珠找到洪女士诉苦。才得知秀京母亲还是有钱的。秀汉就质问母亲:爱珠开店没有钱,为什么秀京租房子就有钱呢?秀京母亲非常生气。在川托朋友打听桂顺的下落,朋友问在川:是不是还在想念嫁到汉城的女人。在川说:是担心桂顺重新出现在敏奎面前。在永德看日出时,见到桂顺,而感到不安。在桂顺的房间里,敏奎看到自己时的衣物及相片,觉得新鲜,桂顺深有感触地谈论敏奎幼时的情景。这时李社长突然闯进来,桂顺谎称敏奎是打工的,是来修电视机的。敏奎对桂顺的态度有些不满。施然来到秀京家找英奎。英奎对突然到访的施然感到惊奇。施然按照英敏奎的吩咐,谎称自己和敏奎只是朋友而已。施然希望英奎能做自己的秘书,英奎拒绝了,并说不想再和她想见了。桂顺觉得对不住敏奎,并向秀京家打电话。敏奎冷冷地挂断电话,来到院子里流泪。秀京见此情景,跑到东奎那里告诉了东奎,东奎便向敏奎询问缘由。敏奎却顶撞地说不要他管。东奎生气地对刚进门的英奎说:揍这小子。秀京无法告诉东奎自己怀孕的事,东奎不知情地和弟妹们说:"不知为什么?我不喜欢小孩。"秀京大喊:自己虽然怀孕了,但不会让孩子生下来......

第29集

  洪女士为辛苦劳作的在川煮好了枣茶,来到了早市。见在川正受人责怪而返回家来。在川见洪女士返回去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早市回来的洪女士对在川感到失望。在川回到家中,和洪女士一同喝酒,互相表露了实情。秀京因怀孕而感到苦恼。东奎劝秀京把孩子生下来,秀京责怪东奎未做好准备生养孩子。因东奎对孩子的无心,秀京从心里感到遗憾。东奎见秀京在公司做事有些力不从心,遂求助于秀京的父亲,秀京的父亲鼓励女儿将孩子生下来。英奎受施然委托,在施然母子的画廊工作。英奎工作很出色,施然母子从心里感到满意。英奎在校面前盘算着施然家的财?,美淑在汉城经营蔬菜店,为了报复英奎,美淑想嫌许许多多的钱。由于桂顺在李社长面前,称敏奎是饮食店的打工仔,敏奎伤心极了,几天没有去做工了,桂顺到美术学院来找英奎,敏奎对桂顺说:做一个陌生人吧!桂顺伤心地说:"你希望我和你不再见面,只在心里想着你吗?"桂顺伤心地离去。敏奎因掂记桂顺又来以饮食店打工,在桂顺家门口又碰到了李社长。

第30集

  秀京由于接受不了怀孕的事实,回到家里伤心地哭泣。洪女士和全家人怎么劝导,也无济于事。洪女士和全家人听东奎讲,秀京是因怀孕而伤心而感到惊奇。东奎解释道:因为怀孕后,使家境困难加重了,才感到伤心。东奎对秀京说:既然已经怀上了,索性就把孩子生下来,好好养大。秀京父母得知秀京因怀孕而感至疲惫,不免担心起来。在川得知儿媳怀孕的消息,非常高兴,但又听说儿媳不想生小孩,又感到惊讶。在川劝导秀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吩咐霜玉和敏奎多帮助秀京。英奎依然做着施然的秘书,和从前一样与施然相处。英奎从校友那里得知:施然的父亲是某大公司的人事主管,心里更加高兴。霜玉和玉珠被英奎领到录音室录音。霜玉感谢英奎,英奎?说:成为歌手的机率只有百分之一左右,不要抱太大希望。敏奎很久没有到店里打工,当得知桂顺也没有在店里,就来到桂顺的家里,看见桂顺被社长殴打而受伤,气愤地说:"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打死那家伙。"桂顺感到很不安。在川从杨姓朋友那里得知,桂顺在松坡开饮食店,因而怀疑敏奎同桂顺有来往。施然与敏奎通电话。施然诉说自己的想法,敏奎听着。施然母亲来到女儿房间,看见女儿晕倒,大声呼喊。

第31集

  在敏奎素描画册里,在川看到了桂顺的画像,猜到了桂顺经营的店铺,也知道了敏奎和桂顺已经有过来往,急急忙忙奔向松坡桂顺的饮食店。当得知在川去了松坡,敏奎急忙与桂顺取得联系,桂顺一时不知怎么办,和饮食店的大婶吩咐了几番,请她们帮个忙,当在川赶到饮食店时,大婶谎称桂顺已经嫁人了,是从她的手中接过来经营饮食店。在川听到这一消息,心里感到一时的放心,又感到有些遗憾。洪女士失望地看着在川,在川邀请洪女士一起去德寿官,洪女士心里有种幸福快乐感。秀京母亲担心怀孕的女儿营养不良,趁秀汉夫妇不在家时,连忙叫要去上班的女儿到家里喝补品汤。秀京不太高兴。东奎下班回家,见家里地下散落的饼干渣,想起怀孕中的妻子,到公司来接秀京,看见秀京独自一人站在外流泪。英奎在施然母亲的店里,认真地做事,但就是不见施然母子二人,不免发生了某种不祥之兆,英奎到处打探施然的住处,最后得知施然住进了医院,要医院里,英奎和施然见面了,施然告诉英奎,将来想以兄妹来往......

第32集

  秀京因在公司里被评为"优秀职员"而感到高兴,东奎递给秀京一杯茶,秀京说不喝不喝,罗代理从旁经过,说:"不要勉强的好。"秀京听着未曾怀过孕的罗代理的忠告而笑了。英奎在护理施然时,记住了药瓶上的药名,施然母感谢英奎护理施然,并说:施然这次能战胜病魔,自己也不会将女儿送给他。英奎从话中听出施然的病情很严重。在川在睡觉时,洪女士要看着他,在川醒来看见洪女士放下防寒外衣而匆匆离去。在川叫住洪女士。洪女士在给在川试穿外套时,秀京母亲正好进来,看见此情景,感到非常意外,当蝗到洪女士说爱在川时,吃惊不小。秀京母亲同丈夫谈论了洪女士和在川,两位一致认为洪女士同在川结婚对秀京没有什么坏处。私下里和秀京和东奎也谈论起来,秀京听完之后感到非常有趣,东奎则暗暗考虑在川的这门婚事。英奎从校友那里得知施然服用的药是一种治疗不治之症的药,而感到有些伤心。不知情和佼友开玩笑地说:如果施然母亲得了不治之症,就要发财了,不想被英奎责备一番。当听说在川和洪女士的事,敏奎感到了一丝遗憾,敏奎找到生母,桂顺虽然嘴上说挺好,但心里不免感到遗憾。因伤感,敏奎想在画室画画,但怎么也画不好,他想起了施然,拿起电话,却没有勇气......

第33集

  秀京察觉在川和洪女士的关系非同一般,便劝两人结婚,当得知在川和洪女士将要结婚时,全家人都很高兴,而暗暗喜欢洪女士的在川的朋友感到遗憾。施然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施然母亲推迟了出差的日程。英奎说:自己要照顾施然,请施然母亲放心,自从得知施然的母亲暗暗地观察着这一切。过去同美淑一起做工的邻居家女人来找美淑,该女人逐渐以觉:美淑曾说过和英奎一起住的话是谎言,美淑渐渐后悔搬到英奎住的附近。当从英奎那里得知施然得了重病的消息,敏奎痛苦地一夜未能入睡,不知情的秀京和东奎感到不安。秀京叫出敏奎,询问缘由,敏奎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就将实情告诉了秀京。霜玉和玉珠一同成为奈特公司的遥滚歌手,做起歌星梦。东奎担心地看着这一切。让英奎去确认事实的真相。英奎探知霜玉在奈物公司上班,到奈特公司找霜玉和玉珠。在川叫东奎,给他看了敏奎画册中的桂顺的画像,并问像谁,东奎瞪大了眼睛......

第34集

  春节,秀汉到秀京家送礼物,看到霜玉赤着脚从屋内跑出来,在川追出屋外欲动手,秀京和全家人在一旁相劝,他吃了一惊。在川对洪女士说,要带霜玉一起过来生活,洪女士虽然答应了,却又觉得结婚应深思熟虑。秀京家里和事乱了套了,不知情的秀京娘家人催促女儿回娘家。东奎和秀京来到娘家,疲惫的秀京只是睡觉,秀京母亲怜惜地望着女儿,东奎感到不好意思......回家的路上,东奎对秀京说:"你是来做睡眠广告吗?"秀京吃惊地发火。敏奎同桂顺来到了餐厅,吃饭后,回到了饮食店,看见李社长堂而皇之地坐在那里,指责桂顺:不是叫你呆在家里,怎么还到处乱跑,便欧打桂顺。敏奎气愤地动手打了李社长,桂顺瞪了敏奎,还动手打敏奎,敏奎吃惊地同大婶走出饮食店。敏奎不理解桂顺,伤心地哭起来。东奎听到哭声,就来到小屋一看,敏奎正在低声的哭泣着,东奎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并指着画册中的桂顺画像说:"如果是因为见到妈妈的缘故,为何不同哥哥商量,反而独自一个人在哭。"东奎到饮食店找桂顺,桂顺很吃惊,东奎对桂顺讲:以后最好不要见敏奎。桂气愤极了,表示对在川和其家属的不满。东奎瞪着桂顺......

第35集

  在咖啡厅里,东奎和桂顺面对面地坐着谈话,东奎多少理解了桂顺的处境。并提出建议:你既然不能光明正大地承认敏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如彼此不再见的好。东奎告别桂顺回到家,东奎跟在川谎称:"敏奎没有见过桂顺。"他背着秀京,悄悄将敏奎叫出来,开导他,劝他不要再见桂顺了。秀京,悄悄将敏奎叫出来,开导他,劝他不要再见桂顺了秀京看见只有东奎和敏奎两个人真挚地谈话,感到遗憾。在奈特公司唱歌的霜玉,强行被英奎领回了家,在川想不能再让女儿一个人在外面,不同洪女士商量,就决定女儿和洪女士一起住在里屋。突然同霜玉住在一起的洪女士,正在思考着是否应该同有问题的在川结婚,而陷入了苦恼之中。准备上班的秀京,突然感觉肚子很疼,当洪女士告诉秀京妈:"秀京不舒服的消息"的时候,秀京母亲心疼起女儿的处境。连忙赶过来,领着秀京上了医院,医生告诉她,秀京需要静养,给东奎打电话,嘱咐他向公司请个假,秀京需要在家休息。敏奎回忆起在饮食店里的情景:桂顺站在李社长一边责怪自己,想起东奎劝他的话:不要再去见桂顺,心里就感到伤心。痛苦。敏奎想念施然,希望施然能安慰自己,由于英奎的缘故,敏奎无法与施然取得联系。终于鼓足勇气与施然通电话,两个人在公园里相见。霜玉感觉在哪里见过美淑,突然想起在永德,英奎和美淑在一起,便告诉了英奎。

第36集

  霜玉告诉了英奎:美淑在附近做生意,英奎忙追问是不是看错人了。霜发觉英奎的神色异常,便问“你做错了什么了?”英奎说不要瞎说,并告诉霜玉不要去美淑的蔬菜店,又塞给霜玉20万元,霜玉更加觉得奇怪。秀景因身体不适而在娘家休养,心情却安静不下来。秀景见父母为自己担心就要求回自己家,秀景母亲心疼女儿。秀景对母亲说:“洪女士重新在考虑自己的婚事,由于敏奎生母的出现,洪女士可能要受到伤害。由于施然和英奎的重新见面,美淑在附近经营蔬菜店,使英奎感到心烦意乱。当得知有人趁施然母亲出差之机不交租金,英奎便尽力收回了房租,得到施然母亲的奖励。桂顺向敏奎道歉。告诉敏奎,春天,自己将随李社长到别的地方去生活,并按照东奎的建议;的敏奎提出不要再见面了。敏奎喝醉了,被杨氏送回家,杨氏指责在川不关心儿子的生活,气愤的在川忙逼问秀景,秀景不得已说出了真相,在川才知道敏奎和桂顺之间发生的事情。在川到饮食店找桂顺进来了。在川和桂顺惊讶地对一段时间,在川约桂顺在附近见面。李社长忙追问:“他是谁?”

第37集

  在川见敏奎因桂顺而苦恼,来到桂顺的饮食店找她。在川在店里,遇见了同李社长一起回来的桂顺,桂顺惊谎失色地趺坐在椅子上,感到为难的在川,装做是客人走出了饮食店,平常就怀疑桂顺的李社长,总觉得桂顺和在川之间有什么关系,在川在饮食店附近的咖啡厅里等待桂顺,而桂顺并没有来。东奎到水产市场找在川,却不见其踪影,后来,在到处是纸箱的角落里,发现了醉醺醺地倒在地上在川,东奎的心里很不好受。在川在咖啡厅等不见桂顺,便将写有电话号码的字条,留在饮食店……桂顺看纸条时,李社长刚好进来,桂顺急忙将字条藏到抽屉里,李社长趁桂顺不在时,悄悄打开抽屉,往在川家打电话……英奎亲眼看见美淑在附近市场做生意,便嘱咐霜玉不要接近她,同时也吩咐秀景不要到美淑的店里去。英奎想知道为什么在自己家附近生活,当得知美淑已结婚了,便放心起来。英奎从霜玉那里得知美淑怀孕的事,开始感到不安……施然的母亲为治好施然的病,托英奎找高明的医生为女儿治病。美淑为送秀景订的菜,来到了秀景家,英奎从远处看到了美淑,吃惊不小。

第38集

  英奎怀疑美淑怀孕的事,他翻阅妇女百科书,掐算着日子,感到有些奇怪。东奎想英奎商量父亲结婚的事,英奎不感兴趣。秀景加完班,早晨回到家,对东奎说想吃米肠,东奎就去高场买米肠,看见站在院子里的英奎。英奎见到清早去买米肠的哥感到不可思议,并说因美淑而一夜未睡,心里很烦。东奎买回米肠,叫醒秀景。秀景觉得不耐烦,东奎很为难。英奎说:如果施然去父亲推荐的医院看病,他也一同去。施然有些不情愿,并说:自己主宰自己的人生,英奎生气并责怪施然。施然非常惊讶,自己需要考虑考虑。桂顺约见在川,在附近酒店两个人如期相遇,桂顺相见时表情特复杂,而在川却非常平静,在川提到敏奎。桂顺称自己将来不会再见敏奎,不久将随李社长到别的地方生活。回家后,在川将的桂顺在一起的事情经过告诉敏奎,敏奎听后很伤心。夜里,敏奎同朋友们喝酒,被搀扶着回到家来,全家人看到此情景,都不知怎么办才好。李社长打电话到东奎家,谎称是同学会的,想知道东奎公司的电话,李社长来到东奎的公司,质问东奎要将桂顺怎么样……

第39集

  从秀景母亲那里,洪女士得知“桂顺就像一朵秋樱。洪女士问在川,喜欢什么花?不知情的在川无意中说出喜欢秋樱。洪女士气愤之下问霜玉,桂顺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浴洪女士那里得知敏奎和桂顺来的事实,霜玉感到伤心和气愤。霜玉将敏奎和桂顺来往的事实告诉了英奎,英奎却意外地说,迟早会看不见她的,随便吧。诡计多端的李社长继续给东奎打电话,索要精神赔偿费,秀景十分惊讶。施然准备去美国治病,出国之前,施然和敏奎来到了永德,东奎的弟弟东植一伙人得知敏奎回永德的消息,拿着棍棒追到了海边,东植一伙人让敏奎当着施然的面跪下,敏奎回头望着施然跪下了……

第40集

  秀景对李代理说,不知用较少的薪水如何生活?李代理叹气地说,减员比降薪更成问题,秀景提高嗓门说:“为什么已婚女职员处在解聘的第一位置?”她的内心里充满了不平衡心态。组长问东奎,秀景是否能请三个月无薪假期,东奎觉得有些为难,组长说,你若说不出口,我来说。东奎说,还是自己同秀景说吧。英奎想,施然一定和敏奎一起消失,家里人说敏奎在学院里,英奎气愤地说,学院已经找过了,没有啊!正巧美淑和洪女士一同进门,英奎狠狠瞪着美淑,美淑急忙回避。回到永德的敏奎和施然互诉衷肠,夜里,敏奎翻来覆去睡不觉。突然,施然晕过去了,敏奎慌忙给英奎去电话。英奎来到永德,责怪敏奎,并说:不是嫉妒,而是为你好,何必要喜欢一个有病的女人,小时候被母亲伤得还不够吗?英奎带着施然回到汉城,敏奎独自一人在海边走着……李社长接近东奎,又去找秀景,被东奎发现了,东奎大喊:赶紧滚!公司职员和秀景惊奇地望着东奎。在川知道敏奎在永德,便和杨氏朋友一同返回永德找敏奎,敏奎独自一人坐在海边,父子二人谈论许多话题……

第41集

  秀京告诉东奎打算接受停职的安排,并打算全心做家庭主妇。敏奎关心诗燕的病情,英奎却要求他不要再见诗燕。相玉怀着歌星梦,打算在餐厅驻唱,在川不同意,相玉以绝食抗议。敏奎向父亲提起生母溪顺的事,他表示对子女一视同仁,并坚决带敏奎回家。秀京离职之后开使为家计而烦恼。

第42集

  秀京到公司找东奎,正巧看见东奎和女同事洽公回来,忍不住发脾气,秀京告诉他要去找敏奎的生母。秀京安慰相玉并劝他不要再节食,全家都替相玉说情,东奎仍极力反对。秀京当起家庭主妇,不小心透露美淑怀孕的消息,英奎跑去找美淑,但仍不敢面对她。敏奎对诗燕的爱意日深,不但为她画下述描,还在门口放了一朵玫瑰花。

第43集

  敏奎照顾生病的生母溪顺,并由阿姨告知溪顺被打的事。英奎找美淑谈判,双方发生激烈的争吵,英奎不肯承认美淑肚中的孩子。秀京为家计烦恼,在川要求英奎也必须负担。东奎去应酬回来,秀京告知东奎似有心事。敏奎照顾生病的母亲而无法回家。

第44集

  敏奎被李老板抓走,溪顺十分担心。秀京除了柴米油盐之外,还要担心小叔小姑的心事,母亲告诉她若有了孩子才是烦恼的开始。英奎照顾诗燕并对她示爱,诗燕则告知自己喜欢的是敏奎。秀京去找溪顺,得知敏奎被抓入警局的事,但溪顺请求不要告知再川及东奎。相玉终于取得家人的同意,再次回到歌厅驻唱。

第45集

  溪顺想将小吃店结束。敏奎去看诗燕,诗燕因病重而显得消极,令敏奎看了十分难过,为了鼓励诗燕,他提议明年春天一起赏花。东奎希望敏奎继续升学,敏奎决定参加考试。

第46集

  秀京的父母为了在川和洪女士的婚事前来拜访,东奎为了父亲的婚事而想向公司贷款。敏奎告诉溪顺在川即将再婚的消息,溪顺心中十分怅然。诗燕的母亲拜托东奎替诗燕过生日,因这可能是诗燕的最后一个生日。秀京替在川和洪女士酬备婚事,得知美淑心情不佳,开始怀疑孩子可能是英奎的。诗燕终因病重而回天乏术。

第47集

  敏奎因诗燕的过世而伤心,甚至生病,溪顺担心不已。秀汉夫妇想开店,却被父亲泼了冷水。梁老板代替在川请洪女士看电影,洪女士仍不理不睬。英奎去找溪顺,得知敏奎生病,溪顺拜托他多安慰敏奎。秀京知道英奎不肯为美淑的孩子负责,心中甚是不满并告知东奎。美淑虽然伤心,但仍对即将出世的孩子充满期待。

第48集

  东奎知道敏奎对死去的诗燕难以忘怀,敏奎流下眼泪。美淑挺着大肚子仍在市场卖菜,秀京去探望她,正巧遇到阵痛送往医院,医生表示要剖腹生产,中于产下一子。洪女士上街购买结婚用品,却店员被误以为是为女儿办嫁妆,令她为之气结。

第49集

  秀京开始为了美淑孩子的教养问题而烦恼,找东奎商量却不得其果,只好找洪女士诉苦。李老板对溪顺仍纠缠不清,但溪顺表示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任人摆布。溪顺向秀京表示想帮美淑做月子,秀京则尽力安排。诗燕的母亲向英奎提出希望让他到美国工作。

第50集

  在川知道美淑的事而痛打英奎,全家连忙阻止,在川逼英奎要娶美淑。溪顺和美淑将孩子取名为小宝,秀京带在川去探望美淑和孩子,并允诺若不能让美淑当媳妇,要要将她以女儿看待。英奎向敏奎表示不想和美淑结为只能在市场工作的平凡夫妻,还是接受诗燕母亲的安排而前往美国。临行前,英奎去探望美淑及孩子,并叫美淑忘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