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年青、漂亮的女教师广濑未知的班上来了一名被列入“黑名单”的转校生--黑泽光,在校操场旁边的大树上,未知见到了黑泽光,原来他就是一小时前飞车躲避未知因而摔伤了手臂的那个男生。未知被学生欺侮,光带她骑摩托逃学去了海边,彼此聊了很多,未知亦对光另眼相看; 光以前的朋友经常来向他索钱,光每次都给他,但未知告诉他,补偿已经够了,不必再为以前的事而内疚,应和他说清楚,光照未知说的做了做了;未知和男友北井家为婚事而约会,未知因接了光的电话而放弃了这次约会;未知觉得自己根本就不爱其未婚夫,但她与学生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令她萌发以婚姻逃避学校里一切的想法。 光看到自己的母亲和一名医生偷情,感到很不是滋味,因而约未知晚上在学校见面,可未知被男友北井大硬拉到自己家中,未知为了去学校找光,夺门而出,在图书馆里,她看到光睡在地上。那一夜,两颗心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不久光和未知恋爱的消息不胫而走,可她俩无所不包顾及,依旧经常约会。光的母亲镜子得知自己的儿子爱上了比他大的老师后,开始以家族的势力,对学校施加压力,因此校方决定暂时免除未知担任2C班的班主任一职,而此时,未知的父亲又替未知向学校递交了辞职信。未知做出最后的反击,站在全校晨会的讲台上,公开宣布她对光的爱。并声称她不会因此而辞职。

  未知在晨会上的表白在学校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光理所当然的成了众人取笑鄙视的对象,班上的同学们对光冷嘲热讽、故意欺侮他,光为了未知只能忍气吞声,从不反抗。光在学校受到同学的欺侮,未知为此而想辞职,但光说若她辞职他就退学,而这时,未知的父亲因气愤而昏倒并住进了医院,未知决定两人暂时还是分开一段时间。

  母亲镜子试图让光办理休学,想让他到美国去留学。光因误会未知已不爱他了而决定去美国读书,在学校,在光临走的那一刻,未知终于抛开一切顾虑同光一起跑出了学校;两人决定去郡山找光的叔叔,但在他们到郡山后不久,未知的男友大就找了过来。

  未知和光在摆脱了北井大后,在海边租了一间小公寓,开始了两个人的生活。光因一根肋骨被北井打断而在家休养,未知则在鱼场找了一份工作;未知得知以前的学生纯被其父亲使用暴力而去东京想帮助她,但在回来的时候却被警察带走了。原来是光的母亲镜子以诱拐未成年少年之罪报警逮捕了未知。

  光为了未知的前途,决定与她分手,答应了母亲不再和未知见面的的条件,到美国留学,镜子也诚诺撤消了对未知的起诉,在纯的帮助下,未知和光又见面了,但由于被未知的朋友桐子出卖,未知再次被警察拘捕;为了救未知,光忍痛在机场对未知说了一些绝情的话,并脱下了两人之间的订情戒指,然后搭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未知知道光要到美国去,受到很大打击,意识不明而昏倒,被送到医院时,进医院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怀上了光的孩子,井前来请求未知让他来照顾她和腹中的孩子,但被未知拒绝;未知决定离家出走,然后独自一人将孩子生下并养大,而在美国的光从纯处得知这一消息后飞回了东京,来找未知。但这时未知已经离家出走,决定要一个人将孩子生下来,扶养长大。光不断地寻找未知的行踪,希望能再度见她一面。

  光又回到了未知的身边,未知有流产的迹象,为了照顾未知,与她住在了一起。两人决定不再逃避,面对现实勇敢生活。黑泽医院被奸人夺走,而镜子也被罢免了理事长一职。镜子知道未知怀上了光的孩子,受很大打击。未知放心不下,于是未知要求光去见见镜子。镜子本来想在光的葡萄酒内下毒,把光毒死后自杀,但镜子最后仍不能痛下狠心下毒,于是独自到海边准备投海自尽。

  未知因不想让光痛苦而决定离开他,在另一所学校又当上了老师,一次,未知在画廊与光偶遇,在光说了一些不理解她的话后,未知晕倒并住进了医院,医生说若不做流产手术的话未知将有生命危险,但未知坚持要生下孩子,广濑夫人只得去请光来劝解未知;经母亲的开导,光终于明白未知依然爱着他;光跑去医院劝未知做人流,但未知却逃离了医院,后来光找到了未知,并答应她将孩子生下,但最终还是未能保住孩子,医生告诉光:未知因受了很严重的伤害,可能永远都不会醒来。光痛不欲生,时间慢慢过去了,光每天到医院来陪未知,希望可以可以看到奇迹的出现……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早晨,未知从男友北井家中离开,在路上遇上车祸,而差一点撞上她的是骑摩托车的少年光。未知由于遗失了男友送她的订婚戒指而四处寻找,光不顾自己流血的手臂,终于找到了那枚戒指。当光将戒指交于未知时,未知被他脸上所展现的笑容所深深地吸引。

  可是,光骑摩托车离去时却遗失了自己的手提电话,未知望着他的背影怅然若失。

  原来光是未知班上的新转来的学生,在不知不觉地相处中,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光更是经常在远处眺望老师的背影。

  在学校中,未知经常受到坏学生的骚扰,当她情绪低落时,光建议她逃课一天和他去骑车兜风。

  在海滩边光和未知感到无限自由和舒畅,光的母亲镜子的电话使光不厌其烦,他把电话扔进了海里,可未知却把它捡了回来,光被深深地打动了。

  在接到光的电话后,未知放弃了和男友父母的见面,来到海边,看着光受伤的脸,她轻轻地拭着光脸上的伤痕有一些情不自禁。在海边未知告诉光应该勇敢面对过去的事,不应该逃避。

第二集

  第二天,未知高高兴兴地去学校,在校门口她碰见了光,光也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但很快未知翘课同一个年轻男人骑车出去的传闻,便在校内波及开来,使未知不得不面对同事及班里学生的质问。

  “老师,您昨天去了哪里?”面对学生的质问,光勇敢地站了起来为未知辩解道:“老师昨天身体不适,是我骑车送她去的医院。”

  教务室的同事也收到了关于绯闻的匿名信,未知被教务主任叫去训话,她同时也得知自己的学校接受光的母亲的捐助。未知开始刻意地避开光,光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久,他从纯那里得知未知是压力越大逃得越远的那种人以及自己母亲赞助学校的事。因此,他极力使自己变成一个坏学生,反正他也不会给学校开除。

  他和纯一起偷书,被抓进了警局,还离家出走,在酒吧狂饮。未知在酒吧中找到了他,试图带他回家。光说:“让我走” 。未知答道:“让我带你回家”“为什么你要去你未婚夫那里”“你怎么知道的”“他最擅长的是在工作的时间里在学校门口游荡”

  “他是一个好人很成熟而且我的父母也很喜欢他”“现实虽然如此,但你一直在努力扮演一个好老师,好未婚妻,好女儿的角色,其实你自己什么事也做不成”在超市中,光告诉未知他从不依靠父母,说完他便把货架上的东西往口袋里塞,未知一把抢了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光想要阻止她的时候,被超市雇员看见,两人只得逃走。

  “你在干什么?”光问道。未知突然哭了起来,说道:“我一直不知道我现在究竟在干什么?”光递了一块手帕给未知,并上前试图亲吻她。

第三集

  未知和她的未婚夫北井大一起喝酒,大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同事,并当众表示未知再也找不到象他那种好男人,并希望和未知早日完婚。可未知却有些心不在焉,她仍然在记挂着光。

  在未知和光受绯闻困扰的同时,一些平时对未知不怀好意的学生假借问老师题目的名义,骗未知去空教室,企图强奸她,幸好未能得逞。

  光由于暗恋老师的缘故,在学校中备受欺侮,在篮球场上和同学打了起来,教科书也被人滥画,校服被人撕破挂在校内的围墙上。

  光只能通过校内图书馆的电脑和未知交谈“你在看什么书”未知问。光举起了手中的画册。”“你是否去过罗马?看过那幅画,也许你只顾着买名牌而忘了去了。”两人愉快地交谈着。

  光在电脑上输入的最后一句话是:“想见你,今天放学后,我在停摩托车的地方等你,等到你来为止。”

  由于未知临时有一个教研会议,使她不得不很晚才离开。她在路上犹豫着是不是该给光打个电话,并没有注意到未婚夫大在后面跟踪她。当她打完电话想要离开酒吧时,大一把拉住了她,并要未知跟他走。大把未知推倒在自己家的床上并问她是不是和其他的男人也上过床。未知终于摆脱了大的纠缠,四处找寻光。

  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未知发现了靠在书架旁熟睡了的光及掉在他身旁的画册。光醒来后,含泪望着未知,说道:“老师,我是不是还在做梦,不管我再怎么等,老师还是没来,正想放弃不等时老师又来了,告诉我你不会喜欢我,你是来说同样的话吧。”“不对,喜欢,非常地喜欢你”未知说完,便紧紧地抱住光和他接吻。

第四集

  清晨光从睡梦中醒来,不敢相信昨晚的事是真的,他用手轻轻地触摸着老师的脸庞.而后未知醒来,却发现光在一旁装睡。

  未知希望光将两人的事保守秘密,光抱着未知说如果时间可以暂停就好了。

  他们在学校里暗暗地谈着恋爱,不敢正大光明地约会。第一次约会,在电影院中光想牵未知的手可有点害羞,而未知却紧紧握住他的手。

  在路边光买了一对戒指。

  未知和光在拍贴纸照片,两人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在一个摩天轮的广场光送了一只戒指给未知。听说戴了柏拉图裘格斯的戒指后会让人看不见身影,就不必在乎外人的眼光大方地在一起,光说道。未知戴上了它哪知光真的假装看不见她着急地找着。未知感动之余,从后紧紧地抱住了他。不料这一幕恰巧被镜子的医师男友看见。

  约会的事被全校的人得知,未知被撤下教师岗位,她的父亲要她结婚并辞职。镜子也表示决不会把光交给她。在学校的早会上主任在全校的师生面前宣布未知辞职,未知却在台上表示她不会辞职的,她深爱着黑泽光同学。

第五集

  未知在早会上的那一席心里话在学校里引起了轰动,也使他们遭受了别人好奇的眼光。

  未知和光极力想要不去理睬那些闲言碎语,可两人仍然遭受到其他人的欺负。

  未知的父亲由于女儿的事情而病到了,未知望着病床上的父亲,犹豫是否真的该辞职?她告诉光,两人都该冷静一下。光在失望之余,又发现自己的摩托车被母亲镜子烧毁了。在心灰意冷之余,他决定去美国留学。

  未知来交辞职信的时候,恰巧碰见了光。

  光说道,再见了老师,我要去美国留学,不会再回来了。

  未知望着光远去的背影,终于说出了心里话,一定会有自由的地方,她向光伸出了手。

第六集

  光的母亲从后面追了上来,可未知和光还是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未知在和母亲通完电话后,知道自己今后将失去一切只有光时,她情不自禁地拥住了光。在旅馆未知和光相拥在一起,光将自己父亲的事告诉了未知,他们决定去郡山寻找光的叔叔。未知向光表示,她想知道他父亲的事,更希望加深对光的了解。光深受感动,把未知抱在怀中。光和未知在郡山找到了光的叔叔,虽然叔叔并不赞同他们私奔,但他希望他们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勇敢地活下去。可惜他们的行踪很快被镜子及大发现,大追踪而至,并准备带未知回去,光和他扭打在一起。他们和大一番纠缠后,好不容易才开车逃脱。

第七集

  未知和光在开车途中遇到车祸,光在路边采了鲜花给未知安慰她。光受伤在医院就医,镜子报告了警察到处搜索光和未知,两人被迫再度逃亡。

  未知和光决定在海边定居,两人在超市中选购生活用品。未知和光在海边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可是未知担心木下,决定回东京。临走时,光问她是不是自己把她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未知告诉他,自己生活一团糟的时候,就是光离开他的时候,并希望光答应她一直留在她的身边。

第八集

  未知从东京回到海边时就见到两位警察和站在不远处的镜子。尽管她大声地呼唤光的名字,可她还是被警察强行带走了。在警车中未知发现了被镜子带走的光,两人只得看着所爱的人离开。

  未知被带回了东京关押,警方控告她诱拐,光被母亲软禁在医院中两人不得见面。在木下和桐子的帮助下,光和未知又在摩天轮广场见面了。

  在摩天轮中未知和光决定再次逃跑,可由于一直嫉妒未知的桐子的告密,未知有被抓进了警局,她被送去做精神鉴定。她告诉医生,如果爱上了一个17岁的人是有病的话,她宁愿一辈子生病下去。

  光为了救未知向镜子表白他不再爱未知了,镜子将未知带至飞机场。光表示他要去美国留学,他已不再爱她了。未知表示她不相信光所说的话,他一定在说谎。光无情地丢下戒指,转身走了。

第九集

  光的母亲镜子告诉未知光很快便就会把她给忘了。未知愤怒地告诉她,她是一个疯狂的母亲。

  未知在路上突然晕倒了,醒时她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怀孕了顿时又感到了希望,她不顾父亲的反对执意要把孩子生下,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离家出走,并在饭店里洗碗打工。

  木下打电话告诉光老师怀孕了是他的小孩要光立刻回来。翌日,光从美国回来和木下四处找寻老师的下落,可惜没有半点收获。

  未知打工处的店长贪图她的美貌试图对她非礼,未知从宿舍逃到附近的公园后,才发现自己不小心遗失了挂在脖子上的光的戒指。光漫无目的地走到公园,发现一个小女孩脖子上挂的他的戒指,可惜他赶到时未知已离开。

  当晚未知和光都回到当初约会的广场,虽然两人近在咫尺可都没有发现对方。当光上了出租车时,未知发现了他,她拼命地追赶,但车子仍然没有停下,未知不支倒地。可就在此时,她听见了光的呼喊声。光和未知紧紧拥抱。未知求光不要再让她一个人了。光说道,他很笨,他再也不会放下老师不管,他会一辈子保护老师和他们的孩子。可未知却在此时晕倒了,光紧紧抱住他她呼喊着她的名字。

第十集

  医生告诉光未知差点流产,光作为父亲应该好好照顾她。在回家的途中,光向未知求婚,并表示他以后是为了未知和他们的孩子而活,他会去打工赚钱。而未知则希望他能完成高中的学业。医院被侵占的镜子得知未知有了光的孩子。知道镜子失去一切的未知让光回去探望她,万念俱灰的镜子想要在葡萄酒中下毒和光一起死,但最后心软无法下手。光担心母亲留下过夜,但醒来发现不见了镜子。他打电话告诉未知。未知在海边救下了想要自杀的镜子。

  镜子醒来后发现未知情绪十分激动,为了避免母亲受刺激,光请未知暂时不要出现在镜子的面前。未知要光抛下一切和她一起走,并告诉他,他们只有孩子和未来。光没有答应。未知说她不能和光一起生活了,她收拾东西离开。光追了出来,问道未知为什么不问他就离开?未知告诉他,她会将和光在一起的美好回忆永远埋藏在心底。说罢未知她转身离去。

  未知和光分开后暂住在桐子家里,她又找到了老师的这份工作。一次她又在画廊重遇光,她向光表示自己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光也表示他和未知分手是对的,他不在未知更自在,而且未知明明说过要自己抛弃一切。光还说,未知已经不爱他了。未知回答,我还爱着你。光反问道,那为什么非和我分开不可呢?老师还是认为现在的学生比我重要吧!我在的话会碍事。

第十一集

  未知说道,不是这样的。光答道,我知道了我会忘记老师的事情,然后去喜欢其他的人。说完便掉头走了。未知望着他的身影走远,肚子突然一阵疼痛,昏倒了。当她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医生说他曾出现过流产现象,身体支撑不下去,若不拿掉小孩生命会有危险。未知坚持不拿掉孩子。

  未知的母亲去找光,求他救救未知,但光说他和老师已经没有关系她已经不在需要他了。镜子看着不开心的光也知道他是强忍着离开未知,她向光表示她已经输了。老师现在还是爱着你的,她比我更爱你,去吧光。

  医生告诉光要保住母体必须放弃孩子,你是父亲请做决定。光告诉未知明天要做手术,未知十分激动。趁光不注意的时候未知跑出了医院,可是在医院外就被光找到了。她痛苦地求光不要拿掉小孩。

  她们回到昔日的图书馆。未知表示她没事她会生下小孩的她因为有光才变得坚强,她不是在等待奇迹,她不认为奇迹会有,如果有的话那是因为爱、意志和勇气三种力量所结合的奇迹,所以她不想失去希望。光握住她的手说道,就照老师的意思去做吧!我会保护小孩我会呆在老师的身边不会离开你的。他们把原本戴在右手的戒指换到左手。未知拜托光不要再叫她老师。光抱住她叫了声未知,未知就昏倒在光的怀中。

  医生向光表示没有保住孩子,未知因为小产失血过多很难恢复意识。光本打算和未知一起自杀,欲关掉未知的呼吸器,幸好从木下手中接过未知给他的信,未知要他活下去,因为自由的国度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一个月后,光到医院来探望未知,光告诉昏迷的未知说,我决定要当医生要治好你的病,让你幸福,所以请放心睡吧!就这样睡在我身边吧!

  光握住未知的手躺在她的身边。未知渐渐地清醒了过来,她看着光并用手轻轻地抚摩着他。光还以为在梦中,但未知亲吻着光的额头,两人微笑着睡着了。未知和光手牵手飞奔出校园,开始找寻属于他们的自由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