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安云是一名职业的摄影师,正如声音之于歌者,双腿之于舞者一样,眼睛就是他的生命。突然有一天,他被发现患了一种叫做Behcet's的疾病,最终将导致失明。瞬时,安云的世界仿佛土崩瓦解般的崩溃了,他的骄傲,他的自信,他的乐观都随之带走,当梦想成为泪水,当梦想成为雨滴,当梦想化为尘土,当梦想被击得粉碎在风中四处飘散时,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深深的埋葬于自己的墓冢中,即将失明的安云这样看待着自己的未来。

  然而,总有一个声音温柔而坚定的鼓舞着她,那是四季,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看到她很自然的会想起人淡如菊这四个字。他们的相识过程并不愉快,起初夹杂着一些误会的四季以为安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登徒浪子,她小心戒备着,可在那个飘满樱花雨的夜晚,当四季第一次碰触到安云的内心世界时,才发现在那样一副漫不经心的外表下,掩藏的是一颗温热透明的心,此后她默默的关注着他。那时安云的身边还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女友,他们俩也就保持着亲近却也疏离的关系,直到安云的眼疾导致女友的离开,四季才开口向安云告白。四季无疑是勇敢的,此时的表白不仅仅是一时情感的宣泄,更是一世相伴的承诺,可这样的恋情却注定也是曲折的,本是一对妙人,应该成就一份美妙的姻缘,却因得安云的失明横生出了许多枝节,父母的反对,安云的矛盾,四季的辛苦,前女友的再度介入,几多波折,几多反复,然而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在东京学习法律的安昙利也因病英年早逝,他大学时期的好友友川四季、浅仓亚衣、折原新吾一起到他位于长崎的老家参加葬礼。四季在海边漫步的时候邂逅了利也的哥哥在东京一家杂志社做摄影师的俊介。利也家的亲属们对俊介都没什么好评,使得四季也对俊也没什么好感。短暂的葬礼结束后四季一行回到东京,四季是医院小儿科的实习医生,每天在一群小病人之间沟通忙碌着。没想到在医院再次与俊介相遇,而通过进一步的接触,四季对俊介有了跟深的认识,对俊介的态度也不自觉的好了起来。某日夜俊介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去医院检查后被医生告之患上了Behcet’s Disease,病情恶化时有可能失明……

第二集

  俊介抓紧一切时间拼命工作,而且几次三番的向四季表示想去为医院里的孩子们拍摄相片,起初四季以为俊介是打算利用孩子们来牟利,后来才知道原来利也在世的时候曾向俊介表示说最喜欢他镜头下的孩子们的笑脸,希望他能多拍那样的照片。四季决定帮助俊介,她几经努力终于说服了主治医生降谷,可就在俊介按约定的时间赶到医院准备为孩子们拍摄的时候被眼科医生拉住,从医生那里俊介得知自己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便为彻底失明,俊介大为沮丧,一蹶不振的走出医院,并对追赶上来的四季说了违心的狠话,留下不明所以的四季一人离去……

第三集

  新吾向四季表白却被拒绝,感情受挫的新吾几天来一直不敢在来四季家。病房里住进了一名叫健太的孩子,懂事的他一直让母亲回家去照顾弟弟妹妹,让她不要担心自己的手术。来医院检查的俊介了解到健太的情况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帮他。在手术的前一天俊介来到医院将自己买的第一部相机送给了健太,并答应他替他妈妈去给弟弟过生日。在回来的路上四季发觉俊介的眼睛有些异样,在医院里她找眼科医生求证,从而知道了俊介患病的事实,不由的为俊介担心起来……

第四集

  健太不懂相机的操作央求四季打电话把俊介找到医院,俊介带着女友高泉谅子来到医院。闲聊时俊介对四季说自己对女友隐瞒了一件重要的事,四季鼓励他将事实向谅子坦白。晚上俊介将自己患病眼睛即将失明的事告诉了谅子,谅子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离开了俊介。落寞的俊介打电话找四季聊天,并骗四季说谅子很体谅他。四季找同事代班跑去找有经验的眼科医生咨询治疗方法,可又不敢直接将自己收集的信息交给俊介。谅子在一个雨夜将俊介买给她的戒指还给了俊介向他提出了分手。四季将自己收集的信息交给了俊介,可俊介并不领情,甩散在地。追出医院的四季忽然向俊介表达了爱意……

第五集

  四季的表白没有得到俊介的回应,俊介对四季表示对她不感兴趣。俊介决定回长崎的老家,将公司和住所的东西都交给了助手。临走之前俊介为四季负责的病房里的一名小女孩拍了一组照片。四季和俊介一起去看了东京塔,俊介用最后一张胶片为四季拍了一张照片。四季去俊介的住处找他,没想到那里早已人去楼空,只在桌上找到了一本宫泽贤治的诗集,透过诗集和冲洗出来的照片四季体会到了俊介内心的感受,向医院请假后准备前往长崎去找俊介……

第六集

  在俊介的家,四季劝俊介将自己的病情如实的告诉母亲,俊介考虑再三后将一切告诉了母亲,俊介的妈妈一时禁受不住打击晕了过去,不放心他们母子的四季又在长崎留宿了一天。第二天四季临走时将自己收集的医疗资料留给俊介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接受治疗,俊介看到那本资料里夹的四季写给他的一封信后大受感动,在母亲的鼓励下追到机场,将情侣之间祈福的玻璃天使送给了四季接受了她的爱,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第七集

  俊介回到东京准备接受治疗并开始到医院为孩子们拍照。四季的父亲知道了四季的长崎之行并不是出差但还不知道女儿和俊介的事,而满雄了解到俊介的病情后跑去找俊介希望他和姐姐分手,俊介和四季都感受到了家人带来的压力。俊介准备拜访四季的父亲并将一切告诉他,可正当他要将自己患病的情况说出来的时候,亚衣的女儿发病,一家人只得先将小孩送到医院,俊介只得等下次再找机会向四季的父亲说明。

第八集

  四季的父亲最终还是知道了俊介患病的事,他虽然明白俊介是个不错的青年,但身为父亲还是不得不为女儿的幸福考虑,因此他坚决反对四季和俊介继续交往下去,四季本打算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父亲改变想法,可看到病倒的父亲,善良的四季的心又难以平静,与此同时,俊介的病情也越来越严重,暂时性失明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第九集

  俊介的前女友谅子再次出现在俊介面前,她希望再次回到俊介身边并利用自己父亲的财力照顾俊介。俊介的母亲从长崎赶到东京一方面向医生咨询能不能将自己的眼睛移植给儿子,另一方面想劝俊介回长崎去以免拖累四季,俊介和母亲想的一样对于四季付出的一切感到不安。四季的父亲经过思想斗争同意了四季继续照顾俊介的想法,可正当四季获得了家人的支持去找俊介的时却发现谅子正在俊介的家中……

第十集

  俊介声称要和谅子结婚,他的话让四季伤心不已。四季的家人朋友也对俊介的做法感到愤怒,他们以为俊介是在玩弄四季的感情。俊介本想和谅子结婚好让四季彻底的死心,但深爱着四季的他最终还是不能和谅子结婚,他选择和母亲一起回长崎的老家,临行前他将自己在医院拍摄的照片整理成相册寄给了四季,在每个人的相册上俊介都写下了自己的一段感言,四季想忘记俊介但做不到,某日,工作中的四季突然腹痛倒在了地上,原来她怀上了俊介的孩子……  

第十一集

  四季腹中的孩子最终没有保住,康复以后的四季更加努力的工作,她想通过自己努力的工作更加积极的生活来忘记俊介。一天,谅子来到医院,从谅子口中四季明白了俊介原来只是想让她对自己死心而已其实并没有和谅子结婚。四季决定去长崎找俊介,想和俊介一起度过那即将到来的时刻,可当四季出现在俊介面前的时候俊介依然拒绝了四季,伤心的四季打算放弃黯然回家。晚上降谷医生突然来到俊介家,他将四季为他付出的一切告诉了俊介,俊介深受感动将四季追了回来。在一个晴朗的夏日,两人正式举行了婚礼,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之后的某天,俊介彻底失明了,在失明前他注视着四季,看到的是四季最纯洁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