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部电视剧在“幸福不是靠命运而是要靠自己开拓”的主题下展开故事,通过生活中的逆境,把家庭的重要性和对人生的深刻体察传递给观众。电视剧《有一天》讲述的是在同一天、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场所出生的两个女人在命运的捉弄下,拥有各自不同的人生,在无法回头的人生中创造宽恕和爱情的故事。

  恩慧和有兰虽然是高中时期的好朋友,可是为了同一个男人,两个人产生了纠葛。剧中的恩慧是医院院长的独生女,在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跟身为医生的丈夫育有一女,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有兰在保育院生活时因为出身不好的原因被集体排斥,恩慧在那时候给了有兰朋友的温暖,可是现在,有兰却要从恩慧的手中抢走她的丈夫。

  因为朋友的背叛,恩慧被抛到艰难的人生中,自己的朋友吴有兰和丈夫却坠入了不伦关系,恩慧跟自己的丈夫离婚后,自己开始独立、坚强起来……

分集剧情:
第1集

  2000年首尔,恩慧去外边画画儿,差点儿忘了订婚典礼,赶紧跑到礼堂来。这个时候,有兰在日本的一个舞台上唱歌,被客人挑拨是非。一年以后,恩慧在信亨和父母的关注下生孩子,可有兰一个人在医院里孤孤单单地生孩子。2006年,有兰走上雪积满的山路去,盯着恩慧的家回顾自己幸福的往事。

第2集

  可有兰吃药就晕过去,被登山者发现,赶紧运送到信亨工作的医院去。这时,恩慧的母亲偶然发现有人带着自己的照片,感到不祥的感觉。然后她知道这个人就是10年前的那个孩子,就大吃一惊了。

  恩慧再见到有兰,觉得很开心,所以为了给有兰加油很愿意找事情帮她做,可是有兰冷淡地对她,讽刺他的好意。以后,恩慧跟信亨说有兰的事情,信亨也分析分析有兰的状况。还有第二天有兰下了决心,就跟恩慧说……

第3集

  有兰跟恩慧的母亲说自己想在家里待着一会儿,可恩慧的母亲拒绝她,还跟她说;既然你开始工作,不必还在这儿,就希望赶快离开这个家。同时也给有兰钱信封。但是有兰再说;没有自信自己一个人生活,求求允许在家里待着一会儿。有兰这么殷殷期望,可恩慧的母亲绝不动摇,甚至硬扎地说;毕竟不是血缘关系,别再添麻烦。恩慧的母亲还是跟信亨和恩慧说清楚一定要把有兰赶出去。

  第二天,恩慧亲自开车把有兰送到公司,在路上安慰她事情都会好起来的,可是有兰回顾着恩慧的母亲跟自己说的那句话说;有人活像庆典一样的一天,却有人活像战争一样的一天。到医院来的有兰给信亨的同事庆修申请提前取得下一个月的工资的手续。从庆修听到这个事情的信亨就认真地考虑,终于为了有兰准备一套房子。

  有兰回家收拾行李,发现了一个音乐盒。这个音乐盒再让有兰想起过去的事情……

第4集

  有兰去恩慧的生日party。恩慧的母亲发现有兰,就带她出餐厅外边去,然后对她发着脾气说赶紧回去。可有兰还对恩慧的母亲说,自己也愿意就这么做的,拜托在我自己的立场上想一想。可是有兰的这句话还让恩慧的母亲生气,终于听到不该听的话。有兰忍住着流泪说,这真是个残忍的生日礼物,以后一定要照着伯母对我的这样还给您。

  以后,有兰在路上走一走,想着小时候,咬紧牙齿哭泣。她虽然想起很多的想法来,神志也不清,迷迷糊糊,可绝不失去精神。第二天,有兰从信亨受到一把钥匙。信亨问有兰是不是来过恩慧的生日party,然后还说别把那一天的事情留在心中,加油。恩慧也见有兰送一个熊娃娃,可有兰想起来恩慧的母亲,对恩慧倒说刺儿多的话……

第5集

  在信亨和有兰一起喝酒的时候,有兰突然跳进游泳池里,信亨很慌张,然而有兰拉住信亨把他也拖下游泳池来。两人对视了,信亨一把拉过有兰紧紧地抱着她吻她。这时,恩慧做一场恶梦,醒来以后她查看手机短信发现没有信亨的,十分失望。

  第二天,回到家的信亨自己也觉得那天跟有兰在一起的事情对不起恩慧。同时对此事毫不知情的恩慧的父亲请求信亨说;千万不要再提想跟恩慧要搬出去的事情。这时,恩慧的母亲对恩慧说;我已经调查完了有兰是在日本怎么生活的。然后,母亲坚决地又一次告诫说;别靠近有兰。恩慧受了冲击,直接去找有兰,替代自己的妈妈向有兰请求原谅,可是有兰始终冷淡地对待对恩慧……

第6集

  恩慧在信亨的手机上看到饭店结账通知短信,大吃一惊,甚至于在饭店的游泳场里发现了跟信亨在一起的可疑女人的丝巾,就开始怀疑信亨。信亨只是对这样的恩慧心里说对不起,就在恩慧的面前用剪刀剪掉围巾。可一会儿恩慧又在洗衣机里发现了有兰的衣服,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疑。突然恩慧想起信亨曾经跟自己说过别见有兰,脸色顿时铁青。

  花了一段时间整理好心情的的恩慧来到有兰的家,拿着在洗衣机里发现的衣服问她跟着这件衣服一套的丝巾在哪儿,可有兰随口瞎编,避免回答。这时,世娜进房间的时候一眼看到有兰,立刻就认出她就是在游泳池里与信亨接吻的那个女人,不由全身颤栗。恩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搞清楚了,十分痛苦的她靠着窗户不停地抽泣。有兰跟信亨说了恩慧的奇怪的行为,突然预感到恩慧很可能什么都知道了,一下子变了脸色……

第7集

  恩慧突然晕过去,在她旁边的有兰抱着她大声哭泣。发现这个情景的信亨赶紧采取急救措施,然后把恩慧送到医院过去。在医院里,信亨知道恩慧是得了过度换气综合症,而且压力太大的话,可能会再度产生严重的后果,甚至有生命危险。信亨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这时,有兰走进病房,信亨立刻对她发脾气说;以后别再出现在我们夫妻的面前!

  恩慧醒过来以后,流着眼泪问信亨;“你跟我结婚到现在一起生活,难道真是那么累了吗?”这时,有兰责备自己。虽然她的经常被别人伤害,但其实她并不愿意去伤害别人,可现在的她就像是以前伤害自己的那样的人了。

  有兰彻夜未眠一直想这件事儿,第二天天一亮有兰就去找恩慧,并对恩慧解释说那天晚上是他们俩都喝醉了,因而办了糊涂事。

第8集

  有兰在整理行李的时候,恩慧的母亲突然闯进来,不由分说抬手就打,有兰惊慌失措只有抱头鼠窜。这时正好信亨也到有兰的家,恩慧的母亲有意当着二人的面前说,有兰是在日本的时候怎么生活的,并催信亨赶快做选择,以后还要不要跟恩慧一起生活。这叫信亨十分为难。这时,有兰突然吻上了信亨,让恩慧的母亲张口结舌。

  人都散了,有兰一个人留在家里,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把音乐盒拿出来,看着里边的手镯,想起幸福的小时候,同时也想起恩慧的母亲,并反复念着;如果知道我是谁的话,绝不可能这么对我。然后,她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报仇。

  恩慧的母亲拿信亨的衣服出气,愤怒地说,除非信亨和有兰跪下求饶,否则绝对不可能原谅他们。恩慧拜托母亲不要插手这件事……

第9集

  恩慧对信亨大发脾气,信亨看着恩慧,问她到底有什么问题。恩慧追问信亨那天到底是怎么跟有兰在一起的,然后大哭起来,一再问真相到底是什么。一会儿之后,安静下来的恩慧,话里带刺儿地说;如果自己的父亲发生什么事儿,就不客气了。说完便转身离去。几天以后,恩慧家里便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有兰为了安慰她的家人便去看望她,恩慧哭着对有兰大吼;“你有什么资格来这儿!”有兰犹豫了一下,然后解释说自己跟恩慧是同一天、同一时间出生的,再加上自己的幸福再见到恩慧以后,都消失了。恩慧对这些话十分诧异。信亨终于就任医院院长。恩慧表面看起来很高兴,可翻脸就冷落冰霜地对他……

第10集

  去日本的有兰没想到自己会来到妇产科,回顾以前在这儿追赶恩慧的母亲的往事,不禁非常难过。再加上,护士告诉有兰怀孕的事情,令她十分苦恼。有兰对雅子倾诉,想起来以前跟父母一起住的那家,她也很想成为孩子的妈妈,在和睦的家庭里过幸福的日子。雅子觉得这样的有兰真是可怜,可还是劝她别那么做。这时,信亨因为医院结构调整的问题跟恩慧的母亲争论,最后忍不住问恩慧的母亲;“我怎么做,您才能原谅我呢?”信亨在跟庆修喝酒的时候大发牢骚:自己真没想到被人追着打的日子这么难过,而且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了,恩慧和丈母娘还是不原谅自己。

  另一方面,有兰下了决心生孩子以后回韩国,顺便也再见一次庆修……

第11集

  有兰对来找自己的信亨说:再怎么找我也没用,你只要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就行了。接着,她说,我能自己一个人活到现在,现在有了孩子,也一定会好好活下去,好好抚养、照顾孩子的。有兰还告诉了信亨自己为什么那么不愿意回韩国去的原因,信亨听了之后十分吃惊。

  恩慧一边看杂志上的图片,一边考虑新房子的事情。恩慧的母亲对她说,在这儿住了快30年了,一想到要离开还真觉得有点儿舍不得。恩慧回答母亲的话说,我之所以要搬家是因为现在的这家里有可恨的痕迹。母亲听了十分心疼。恩慧也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信亨,信亨听到这意外的消息之后十分愧疚,以为都是因为自己这些事情才发生的。

  有兰在收拾行李时发现雅子为未出世的宝宝准备的鞋子,不由怔了一下,深深地叹了口气。

第12集

  恩慧对正要出门的信亨说:“我不能再跟你一起住,我受不了,我们干脆摊牌算总账吧。”接着,恩慧说出了压抑在心底很久的话:“我是个可怜的女人,终日忙着安慰自己,而且很想告诉你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遇到的这种事。我曾以为我们的儿子在宇因为还小什么都不知道,可有一天他看见我哭的样子,他也就开始哭起来。”言至此处,她大声哭喊起来:“别伤害你儿子的心!”信亨听到恩慧的这些话以后真的觉得难过。

  庆修权劝说有兰赶快离开有家有室的信亨,可有兰却回答说:“是不是你让我回首尔来的,不过,只要他能跟我在一起,我就什么都无所谓。我一定要信亨。”庆修继续劝她:“现在你和信亨的想法都是错的,说不定你会受伤害。”可有兰还是固执,语气生硬地说:“我有自信不受伤害。”

  信亨没跟恩慧说一声,就带在宇去了游乐场……

第13集

  恩慧在医院等有兰来。恩慧就追问她,为什么你在这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信亨的。有兰被恩慧问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可有兰恢复冷静之后,就反问恩慧说:“你还是去问问信亨吧,那就什么都清楚了。”事情更糟糕的是,恩慧已经从护士那里听说有兰的身孕已有4个月了。

  有兰找信亨问他:“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能在我和我孩子的身边吗?”并告诉信亨刚才在医院遇见恩慧的事。听见这些话的信亨大吃一惊。信亨很烦恼,进医院长室的时候,没想到恩慧在里边等自己。恩慧见信亨进来,就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有兰怀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接着就说:“这样的话我们就离婚吧。”

第14集

  恩慧跟智英一起来到有兰的家,撂下话说:“对信亨来说,孩子的存在根本没什么意义,而你生的这个孩子,就我来抚养。”说完这些话,恩慧转身就离开了。智英很担心恩慧的决定,可恩慧倒神态自若地说:“有兰对爱情很执著,除了这样的方法以外,其他什么方法都没有效果。”

  信亨跟庆修喝酒,几杯下去,烦恼的事就一古脑儿地倒出来了:“现在恩慧可能在见有兰,我是个混蛋,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庆修听了信亨的话,也坦白地说:“其实,我让有兰回首尔来,是我的错。我真的对不起你。”同时,庆修劝信亨说:“如果你希望保护你的家庭,那么从现在再也不要被有兰所动摇,彻底地忘掉她吧……”

第15集

  有兰去找信亨,被恩慧从门前赶走。看到这个情景的信亨上前制止了恩慧,然后带有兰走了。信亨对有兰说:“你这么做,对谁也没有好处。”信亨大发脾气,而有兰却静静地说:“事情都已经到不可回头的地步,你肯定也明白这点。”

  恩慧怀疑有兰之所以敢这么做的动机。看来,除了她怀了信亨的孩子这件事以外,她还对信亨有绝对的信心和信任才这么做的。激动的恩慧责怪信亨说:“你到底对有兰作过什么,还是她故意难为我们呢!”同时,也劝他检点一些,注意自己以后的行为。

  恩慧的母亲收拾信亨的东西,要把它送到有兰的家。有兰看了就很生气,大声说:“不要插手!”可恩慧的母亲却坚决地对恩慧说:“如果你们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就由我来处理。”

第16集

  恩慧从母亲听说自己小时候因某个事故而跟美京(母亲的亲生女儿)调包,到8岁一直这么生活了。而且她母亲说:“即使有兰把孩子生下来你也不能抚养那个孩子”,还有强调说:“妈这么对你坦白是因为我想永远地藏起旧事,你如果还是不听妈妈的任性作决定的话,我就当没有你这么个女儿。” 这番话对恩慧冲击很大。心烦意乱的恩慧意外发现了一个音乐盒,她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次。

  有兰去姨妈的家,看看以前的相册。当看到自己小时候和跟恩慧的父亲一起拍的一张相片上的母亲的笑容时,气得有兰的手直哆嗦,她所想把这张相片抽出来了。恩慧已经想明白了音乐盒的秘密,直接去有兰那儿问她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俩是被调过包过的?”

第17集

  在削水果的恩慧从母亲那里听见永哲就快找到美京的所在地时大为吃惊,水果刀应声而落。恩慧马上给有兰打电话问:“永哲到底知道了多少?”有兰劝恩慧别害怕,让她先找一找对待母亲的方法。有兰又去见了庆修,向他拜托说:“对我来说,除了信亨和我的孩子以外,我一无所有。请你帮我抓住信亨。”

  恩慧给有兰打电话以后渐渐冷静下来,她告诉母亲说美京就是有兰。恩慧的母亲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所以一开始并不相信恩慧的话,她说:“不,美京肯定跟生母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恩慧还告诉了母亲有兰为什么得在孤儿院成长,两个人在高中的时候是怎么认识的。

  信亨对庆修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恩慧提出离婚的背后好像隐藏着其他的原因。见到有兰的庆修转告了有兰信亨的这些话,有兰的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

第18集

  恩慧的母亲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马上去找有兰,说:“你一直很辛苦地生活,可我始终瞧不起你,还对你说了很多过分的话,真是对不起你了。……我们只能怪上帝,一切都是命运使然。”最后,恩慧的母亲对有兰许诺说:“我要给你在阳平的一份土地,希望你以后能够过上幸福优裕的生活。”可是有兰拒绝了她的心意,只是说:“恩慧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你对她要小心应付。”

  恩慧的母亲回家之后,忏悔式地对恩慧说:“这都是我的错误,都是由我的罪而造成的。你到底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接受惩罚呢?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呢?”恩慧平静地回答说:“我已经好了,您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不会放在的心上的,您也把所有的往事都彻底地忘掉吧。” 听见恩慧这样说,恩慧的母亲就低下头不停地流眼泪。

  此时,有兰去找永哲大闹:“以后再也不要联系我和恩慧的家人!”可是永哲一心想捞上一把,脸上挂着算计的微笑……

第19集

  永哲去找住在首尔江南花卉市场附近的小喜,骗她说:“你的女儿美京出了大事,是她让我来找你的。”还说,“美京还要打官司找自己的爸爸,你是不是应该去作证?”小喜非常生气:“别拿这件事难为大家!”

  信亨对有兰说:“我在找能帮我管理慈善医院的人,这个医院在泗川,叫“天使院”。如果你也喜欢的话,我希望我们俩能够在那里工作,一起活下去。”听了信亨的心里话,有兰就点着头回答说:“我有在那儿生活的心酸的回忆,所以我更愿意去做。我会跟你一起的。”

  有兰见了信亨之后心情好多了,可她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再碰见永哲,心里又不由开始忐忑不安。永哲再次提出她生母的事儿,有兰就大声叫说……

第20集

  信亨请求恩慧,自己去泗川之前可不可以跟在宇一起睡一夜。可恩慧拒绝了。对儿子依依不舍的信亨只好去在宇的学校,请在宇的老师将一个机器人玩具转交给在宇。第二天,恩慧不得不跟永哲去小喜的家。恩慧终于知道了自己出生的秘密,百感交集,她放声地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