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通过不被别人认可能力的老姑娘英宰的奋斗史,展现这个时代的职业女性的精神面貌。

  目前女性的就职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但是仍然以男性为主的职场中,有能力的女性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奔波,这部电视剧正是描写了在职场里的女性们的悲欢离合。

分集剧情:
第1集

  周英宰是年过30岁的老姑娘,在灯具公司总务科工作的她因年龄大的原因,被降职到公司下面的店面,做卖场整理,促销活动,派送等工作。英宰的梦想是灯具设计,但这个梦想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英宰的妹妹恩宰却是实力和美貌兼备的职场女性,并与从瑞士留学归来,在英宰的公司里工作的毕烈订婚。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恩宰是公司里所有女性的羡慕对象。

  英宰在公司里与前男友灿赫相遇。看着和3年前不一样的灿赫,英宰谎称自己正与灯具设计师交往。灿赫邀请英宰和男朋友来参加照明协会主办的宴会。苦恼的英宰在朋友的提议下,决定花40万雇佣一个灯具设计师。

  灯具设计师钟锡和新来的部长灿赫产生矛盾,钟锡提出辞职,出来自己开了公司。好朋友给他打电话求他帮忙做一天的别人的男朋友。

第2集

  英宰接到一家新成立的灯具公司录用的通知,让她摸不着头绪。英宰潇洒地提出辞职后来到新公司来工作。但当她知道在宴会里假扮自己男友的钟锡就是这个公司的老板时,大吃一惊。原来,朋友正焕把策划部的周英珠和周英宰搞错。钟锡告诉英宰是错误,但英宰说自己辞了职,让钟锡负责。

  恩宰精心准备食物,来找毕烈,却发现毕烈和自己最喜欢的后辈允知在一起。毕烈提出要解除婚约。

  钟锡负责灯具施工的房子发生事故,为了找到在这个房子里使用的特殊灯具,钟锡东奔西跑,但没有找到。这时,英宰说自己去外地看看制作特殊灯具的厂家。

第3集

  英宰原来公司的真的周英珠来找钟锡,表示想和他一起工作。钟锡委婉地表示希望英宰能离开公司,但英宰装做没听见。

  恩宰在毕烈的家门前打给他打电话,但毕烈不接。这时,恩宰看到允知从毕烈的家里出来。

  英宰在路边上看到一家施工单位,负责人告诉英宰还未确定照明施工公司,英宰的眼睛一亮。

  灿赫找到英宰,告诉她国内有名的酒吧在济洲宾馆开业,让钟锡的公司参加投标。

第4集

  钟锡决定参加济洲酒吧的投标,灿河和钟锡在济洲岛相遇,灿河说不希望英宰难过,让钟锡一定参加投标。

  晚上有流星雨,灿河像以前恋爱时一样,给英宰打电话。钟锡看到英宰和灿河在一起,感到难过。

第5集

  钟锡公司的第一笔业务是桑拿室的设计,英宰参加桑拿室的开业典礼,接到父亲去找毕烈的电话后,匆忙跑去。穿着桑拿衣的钟锡焦虑地等着英宰拿自己的衣服来。

  英栽回公司拿资料时,遇到正在写策划案的钟锡。两个人一起讨论写策划,和谐的氛围让两个人有点尴尬。

  灿河拿到周英珠从钟锡那里偷出来的方案,他决定照此来做新产品方案。

  在济洲岛,灿河把新衣服和新鞋送给英宰。

第6集

  灿河给英宰戴上戒指,表示自己等了三年,英宰不知所措。钟锡看到英宰和灿河在一起,感到不快,和灿河打起来。

  英珠为了使钟锡怀疑是英宰把公司机密泄露出去,偷拿英宰的手机把文件拍下来后存到手机里 。钟锡发现英宰手机里的文件后,大吃一惊。恩宰看着毕烈和允知在一起,开始计划复仇。

  钟锡担心公司机密继续泄露,想辞退英宰。

第7集

  钟锡晕船,到处找英宰,见英宰和灿河在一起,钟锡感到莫名的嫉妒。看到英宰手里戴着戒指,更加找英宰的茬。

  灿河告诉钟锡,自己向英宰求婚,钟锡搂着英宰的肩膀,说不能把英宰让给他。

  最终两个人动起手来,英宰见状,发起火来。

  为了让两个人和解,英宰请他们一起喝酒,最后被喝倒。

  第二天,钟锡为英宰熬汤。

第8集

  喝醉的钟锡向灿河说起英宰雇自己当男朋友的事情。英宰向钟锡提出辞职。

  灿河为了安慰辞职的英宰,给她买好吃的。钟锡回到办公室,看到被打的正焕和混乱的办公室,想念英宰。

  灿河第二天邀请英宰一起吃晚饭,英宰拒绝。

  英宰来公司整理东西,她问钟锡给自己熬汤的原因,钟锡反问她为什么拥抱自己。

  英宰表示自己喜欢钟锡。

第9集

  英宰接手钟锡的公司,东奔西跑地到处联系业务。钟锡开始在严会长的百货公司上班,但感到无趣。

  毕烈继续在业务上帮助恩宰,亲切地待她。公司审核毕烈和恩宰的能力,计划从两个人中间提拔一个人当经理。恩宰全力做策划案。

  英宰觉得自己心里喜欢钟锡,但却戴着灿河送的戒指,对钟锡感到抱歉。她把戒指还给灿河。

第10集

  英宰找到严会长,希望能在百货商店有个柜台。严会长不喜欢英宰围绕在钟锡身边,把英宰赶走。

  毕烈的母亲告诉严会长可以把柜台给英宰后监视她。严会长不情愿地给了英宰一个柜台。

  英宰偶然从英珠那里知道指示她当商业间谍的人就是灿河。

第11集

  英宰提出和钟锡交往,钟锡慌张。

  接日本客户的毕烈努力工作,想挽回之前的失误。

  严会长为了拆散英宰和钟锡,对英宰的公司施加压力。

第12集

  英宰知道严会长就是钟锡的父亲后,对钟锡发火,并开除钟锡。钟锡表示要到劳动部告英宰。

  恩宰为了让毕烈上当,假装把公司信息泄露。毕烈果然上钩,拿着假信息找允知的父亲投资。信任毕烈的允知父甚至借别人的钱大力投资。

  在严会长的防碍下,英宰的合同签约失败。为了偿还违约金,英宰想把灯具卖掉。但是卖掉5000个灯具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正好她看到一家公司购买灯具的广告,英宰和正焕拿着灯具上门,发现是个骗子公司。

  诈骗的人把灯具抢走后想杀死英宰和正焕。

第13集

  钟锡看到英宰和灿河在一起,一气之下扔出手机,正巧打碎照明灯,被抓到警察局。

  英宰听到照明灯被打碎的消息后,慌忙跑到警察局,看到犯人竟然是钟锡,大吃一惊。警察劝钟锡和英宰和解,但钟锡不听,自己走进拘留所。

  严会长家里举行派对,恩宰被邀请。严会长喜欢恩宰,想撮合恩宰和钟锡。

  英宰劝钟锡重新做照明设计师。

第14集

  钟锡解决与灿河公司的法律纠葛,为了庆祝,钟锡邀请英宰和自己去旅行。英宰期待着和钟锡的旅行,她和恩宰找到内衣店。

  钟锡瞒着严会长,说自己去美国,之后和英宰偷偷去旅行。

  度完假回来的英宰全身心投入到项目中,以为钟锡在美国的严会长准备去美国见儿子。

第15集

  严会长终于允许钟锡和英宰的交往。钟锡接到意大利灯具公司的邀请。严会长让英宰陪同钟锡去意大利求学。

  工作和爱情对于英宰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她对钟锡说自己要考虑意大利之行。钟锡却忙着买意大利书籍,送给英宰。

  爱利对苦恼的英宰说爱情和事业不能同时都得到,英宰决定去意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