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郑仁淑,是事业上的女强人,同时也拥有漂亮又能干的女儿兰珠……

  好像过着很美满的生活,但这一切只是表面上的幸福…

  20年之前……郑仁淑无法生孩子被逼迫离婚,她一时冲动诱拐小女童,把全部的心思投入在孩子的身上, 她就是兰珠,如今孩子长大成人,但仁淑的内心始终一直挣扎着。

  兰珠…有一个聪明能干的男朋友...俊赫,却又出现了歌舞剧的导演金基南,刚开始彼此排斥对方,但经过相处之后,却被对方所吸引。

  俊赫的妈妈偶然的机会知道郑仁淑是不孕症的妇女,怀疑兰珠的身分,继而激烈的反对俊赫和兰珠的婚事,兰珠只好放弃与俊赫的感情。

  基南从小有一个失纵的妹妹,基南的爸爸因女儿失踪而失智,整个家庭陷入了困境。

  兰珠与基南感情急速的发展,但不幸的事情继续发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金基南....是一位很有才能的音乐戏剧导演,音乐剧名家....郑仁淑看上他的才能并邀他一起工作。朴兰珠....年轻的音乐剧企划,郑仁淑的女儿.....郑仁淑派兰珠去邀请基南担任音乐剧导演,当见到基南时,才知道上次吵架的人就是基南。俊赫.....向家人介绍女朋友...兰珠。

第二集

  基南因剧场租费问题,被剧场老板赶出去。基南于是向仁淑提出条件;带着自己的团员一起过去。俊赫妈妈一直看不上兰珠。因为她是在寡妇手下长大的。基南的爸爸-载万, 遇到了交通事故, 基南为了处理事故, 急着跟仁淑的合同契约费。

第三集

  因为俊赫妈对兰珠的成见,俊赫准备求婚的戒子始终没能拿出来,恰巧兰珠接到基南的电话,俊赫感到很不痛快;基南虽然和仁淑签了契约,基南的团员却受到排挤,因而与仁淑集团的演员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兰珠为了找俊赫到去了东海。在东海兰珠向俊赫敞开胸怀, 并和俊赫的爱情越来越深。

第四集

  兰珠很勉强的接受母亲的建议试着平合地与基南一起工作,培养默契,曾几何时她慢慢的感受到基南坚持的魅力,但是看在俊赫眼里,他不喜欢兰珠与基南一起工作。基南父载满欢喜儿子进了大公司工作,费尽苦心找到基南公司探望他,却在那里吃惊地看到了郑仁淑,激动追赶时昏倒,基南不知道老爸为何会这样?俊赫终于鼓起勇气,将准备已久的戒指给了兰珠,正式求婚,幸福的气氛笼罩着这对新人。

第五集

  基南父醒来后告诉家人看见“那个女人”, 家人回顾过去悲哀的回忆,谁都不相信载满能够记得二十几年前的那个女人。 为吊桶团员特别安排的甄试时间确定,因为妍晶忌妒,误将兰珠通知基南团员们面试的简讯删除,延误了甄试的时间,基南误会是兰珠的问题,毫不知情的基南于是向兰珠追究责任,两人发生严重冲突,俊赫恰巧赶来,拉开冲突双方。 载满不甘心又找到基南公司寻找“那个女人”的下落,从白天到夜晚,直到基南回家后,基母才发现载满又走失了,研判他又到基南公司了。 妍晶甄试表现失常,基南安慰,妍晶这才坦承是他将兰珠的简讯删除,是他害了大家和自己,基南缠着兰珠希望接受他的道歉,并半强迫的带兰珠到友人经营的路边摊吃饭,从来生活在优渥环境的他,感受到接触人群的乐趣,开始对基南有了好感。

第六集

  兰珠与基南因制作新剧而加班,兰珠不小心掉了戒指,基南在道具间找到戒指;而兰珠因为加班累到趴在办公桌小憩,基南帮她披上外套,这一幕让俊赫看见,基南拿出刚找到的戒指给俊赫,俊赫和兰珠吵了一架,愤而离去。兰珠与基南的新创作有了成果,兰珠急着让仁淑观赏演出,也获得仁淑的支持。秀智无法承受被冷落,向俊赫诬陷基南想高攀兰珠的企图,并当面羞辱基南,基南才明白原来仁淑是兰珠的母亲,愤而去职。

第七集

  基南知道兰珠是老板的女儿,以为故意瞒着自己而感到不愉快;兰珠却为基南争取办公室,基南为此深受感动,两人为即将来临的投资说明会一起努力着,这样的进展让俊赫很不开心,开始搜集基南的相关资料,准备在投资说明会上给基南难堪。“熟悉又遥远的亲切感”,兰珠向仁淑表示,和基南之间相处的感受,仁淑不以为意,但私底下以死要胁明淑不要和兰珠乱说话。

第八集

  新舞台剧投资说明会因为俊赫的作梗而失败了,基南十分地自责,想放弃,兰珠想要安慰基南,却在无意中吐露这些日子以来和基南相处的感受......兰珠面对基南与俊赫,陷入两难。兰珠收到明淑的神秘礼物-珍珠项链,明淑很讶异兰珠对这串珍珠项链没有任何印像;仁淑得知此事对明淑大发脾气,兰珠不解为何仁淑如此惶恐不安?兰珠与俊赫双方家长见面并订下结婚的日期,基南无意间得到消息感到失落……

第九集

  投资说明会失败后,公司将责任归咎于基南,仁淑更是执意撤换导演,兰珠不忍,独自带着基南寻找投资人,俊赫知悉兰珠的决心后,私底下帮忙找寻投资人。基南家笼罩着一片哀伤,因为这天正是失踪多年的小女儿-基锳的生日,基南安慰母亲并誓言要找到"那个女人"为基南父与家人讨回公道。俊赫希望基南不要再动摇兰珠,基南不想与俊赫冲突,愤而离去……

第十集

  俊赫欢喜带兰珠去看婚后新房子,虽然幸福,兰珠心中仍是五味杂陈,其实基南早已占据了她的心。基南家的水果店被拆掉了,顿失一家人赖以维生的经济命脉,大家不知该何去何从。俊赫母发现仁淑不孕的秘密,问兰珠是否知道爸爸是谁,兰珠才知道这个埋藏多年的秘密……

第十一集

  兰珠不敢追问爸爸的事,明淑阿姨告诉她,她的爸爸并没有死,兰珠开始找寻父亲并见了一面,兰珠把娃娃珍珠项链给父亲,追问真相……兰珠知道了真相反而不知所措,在基南的肩膀上痛哭一场。俊赫的妈妈开始反对婚事,同时兰珠也故意地避开俊赫;仁淑听到解除婚约的消息,也发现兰珠知道过去发生的事。基南有一个妹妹-基锳,小的时候就失踪了,迄今没有任何的消息。这一天,终于有了基锳的消息,全家人为此欣喜若狂。同时,兰珠为了找寻亲生父母而离家出走……

第十二集

  当全家充满期待地见到了基锳时,发现她并不是载满失踪多年的女儿;载满为了找“那个女人”,再次出现在基南公司外面,而刚好外出的仁淑撞见了载满,仁淑为了避开,匆忙之中出了严重的车祸;兰珠因为母亲出车祸而心疼不己但却又充满了无奈,和母亲取得身世的谅解后,决定和俊赫解除婚约,不让俊赫母再来为难母亲。仁淑开始请人暗中调查载满的事情。

第十三集

  基南跟兰珠因为一起准备舞台剧之演出,爱苗悄悄地在彼此的心里滋长。兰珠告诉妈妈,己经和俊赫分手了,坦白和基南之间有了情感。仁淑不知道基南是载满的儿子,招待基南家人观赏即将演出的舞台剧。演出当天,仁淑看见基南迎接载满一家人,惊讶之虞匆忙逃走。

第十四集

  演出圆满成功,基南与兰珠极为兴奋。当晚,兰珠向基南告白,但不知道为什么,基南犹豫不决。舞台剧演出的乐器不小心砸坏了,演出在即,为了找相同的乐器,兰珠与基南到偏远的城市,深夜车子意外抛锚,动弹不得,基南与兰珠不得己共同度过了一晚,因此他们之间的感情迅速加温。仁淑怀疑基南和兰珠有血缘关系,为了阻止两人在一起,不顾一切开车出去寻找。

第十五集

  仁淑不择手段的要使兰珠和基南分开,暗中购买基南的家,逼迫金家离开这个城市,越远越好。俊赫虽然与兰珠解除婚约,但无法忘怀这段感情,他找基南希望他放弃兰珠;并对兰珠表白,不能离开她,愿意一直等她回心转意。仁淑撞见基南与兰珠拥抱,生气地打了基南一个耳光,两人不解,为何仁淑如此激烈的反对。

第十六集

  仁淑为了阻止基南跟兰珠相爱,不让兰珠去上班。基南以为仁淑反对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经济环境不佳,基南要仁淑相信他,一定会努力让兰珠过得幸福,但仁淑始终不答应,并要求基南离开兰珠,选择去留学或者辞掉工作。仁淑情急之下向俊赫父母下跪,激动地请求他们重新接纳兰珠,俊赫父母觉得这一切荒唐到了极点。兰珠想改变仁淑对基南的观感,约了仁淑吃饭,而仁淑为了促合兰珠与俊赫,也叫俊赫一起来吃饭,到现场时,发觉基南也在场,气氛僵持不下。

第十七集

  仁淑取消基南原定之演出计划,并扬言让基南无法立足,只为了阻止兰珠与基南的爱情,迫使基南强烈地向仁淑表达对兰珠的爱。仁淑派人到基南家附近调查载满失智的原由,被大翰、基南发现,和那人发生扭打,慌乱之中,陌生人掉了行动电话,没想到电话响起,电话那头居然是仁淑的声音,让基南百思末解。

第十八集

  基南知道仁淑派人调查他的家人,追问仁淑,仁淑不做回应。仁淑越来越惶惶不安,希望俊赫早点跟兰珠结婚,俊赫母亲要兰珠再考虑婚事,而兰珠斩钉截铁地对她说已经有男朋友了。俊赫向兰珠说自己的爱情永远不变,要她回到自己的身边来。家人知道了基南在公司里受仁淑百般的刁难,无非是要基南离开兰珠。载满担心基南,偷偷一个人独自到公司拜访仁淑……

第十九集

  载满偷偷跑去公司要见仁淑,仁淑非常的惊讶,百般推辞不愿见他…仁淑向基南追究载满来公司的事,并怪他请身体不舒服的爸爸来帮忙;基南听了仁淑的这番话后,向载满发脾气。载满回到家又被家人骂,以为家人全都讨厌他,就离家出走了,俊浩发现在外流浪无家可归的载满,好心的带载满回自己的家,隔天俊浩父母发现载满,帮忙打听,终于找到载满家的地址,万甲并带载满回家,让担心了一个晚上的家人,欣喜不已。俊赫看到这次基南家不愉快的事件后,更坚定了保护兰珠的决心。

第二十集

  兰珠突然想到该去见见基南的家人,代替妈妈向基南家人道歉。基南家人见到了27岁的兰珠,想起了失踪的基英,基南家人和兰珠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却不觉得陌生。仁淑知道兰珠去基南家后,非常地生气,并威胁基南的妈妈,以后不要再接近兰珠,如果再发生这种事的话,绝对不会放过基南。基南知道仁淑对家人无礼的态度后,非常气愤,隔天一早跑去找仁淑,要她跟家人道歉。仁淑跟基南大吵了一架,仁淑要基南立刻辞职,并把基南的办公室拆了。

第二十一集

  基南知道仁淑对家人无礼的对待后,非常气愤,隔天基南一大早跑去找仁淑,要她跟家人道歉。于是仁淑跟基南大吵了起来,仁淑要基南立刻辞职,并把基南的办公室拆了。兰珠看到妈妈这样疯狂的举动,感到很害怕也很气愤,决定离家出走,到好友秀智家暂住。另一方面载满很想再看到兰珠,就跑去仁淑的公司找兰珠,没想到竟遇到正要出去的仁淑,载满看清楚仁淑后,抓着仁淑要她把基锳还给他,在双方拉扯中仁淑将载满推下楼梯。载满昏迷不醒,被看见此情景的泰勋和吴代理送进医院;泰勋看见仁淑仓皇逃走的身影,遂直接问仁淑跟载满的关系,但仁淑矢口否认,不过泰勋已经起疑,他想见基南问清楚来龙去脉。

第二十二集

  兰珠因为担心也去医院探望载满,这时刚好载满恢复了意识,并说出是“那个女人”推倒自己的事实,让大家非常震惊。基南和兰珠一起逃到海边,两人在那儿过了一晚。在泰勋的追问下,仁淑向他吐露了20年前撞人逃逸的事情,泰勋劝仁淑向基南家人道歉,仁淑答应只要泰勋帮忙让兰珠和俊赫结婚,完成她唯一的心愿后,她就会面对现实去道歉。在仁淑不断的追查下发现兰珠是跟金导演在一起,为了让兰珠尽快回来,仁淑不得不放出吃药自杀的消息,兰珠听到消息后急忙赶回家,却发现自己被骗了。

第二十三集

  在仁淑不断的追查下发现兰珠和金导演过了一夜,为了让兰珠尽快回来,仁淑不得不放出吃药自杀的消息,兰珠听到消息后急忙赶回家,却发现自己被骗了。兰珠被骗后非常生气,就随口说出和基南睡觉的气话,仁淑听了昏厥,无法上班。泰勋找俊赫把仁淑的秘密说了出来,希望俊赫能加把劲挽回兰珠的心。载满无意间想起了当天那女人穿的衣服,等基南一回家就把这件事告诉基南,基南想到描述的衣服式样很像今天找他谈话的明淑的穿着,就询问兰珠载满摔伤那天明淑有没有来公司。间接的,基南询问明淑的事被仁淑知道了,仁淑找来了一个人准备做出更惊人的举动。

第二十四集

  基南提出辞呈正式离开公司,但是仁淑叫吴代理催基南要立刻还清全数借款,兰珠将这事拦下,不让基南知道。仁淑把当天穿的外套藏在床底下,被明淑找出来后,仁淑警告明淑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这件衣服是她的。另一方面泰勋告诉仁淑,金载满已经想起她当天所穿外套的样式,因此仁淑使出毒计,收买甲寿要杀害载满。发生有人要杀死载满的事情,基南更提高警觉;基南向泰勋说明把载满推倒的人就是绑架妹妹的人泰勋又开始怀疑仁淑….

第二十五集

  基南向泰勋说明把载满推倒的人就是绑架妹妹的人。泰勋又开始怀疑仁淑…新年到了,兰珠特地买礼物去基南家,但被顺福赶出来,但因为载满想见兰珠偷偷跑出来和兰珠见面。等待机会的甲寿绑架载满时被基南发现,两人激烈的打斗,并且问出要杀人灭口的幕后主使者是谁…基南为了救爸爸跟甲寿激烈打斗,因兰珠出现,甲寿才放弃杀他们,逃走。一连串的不幸事件一直发生,顺福开始责怪兰珠,越来越讨厌兰珠了。泰勋找基南来公司讨论解决贷款的问题,无意间基南说出那女人先抱走他妹妹然后再撞伤他爸的事,令泰勋非常惊讶。泰勋找仁淑希望她能承认,但仁淑仍推说是基南在说谎,泰勋决定拿仁淑的照片去给基南爸爸看,要证实事实真相。另外基南从兰珠口中听到,上次明淑穿的外套其实是兰珠妈妈的,真相即将大白。

第二十六集

  从兰珠口中知道,原来那件貂皮外套是仁淑的,这个事实令基南难以接受;同时又从奶奶口中证实,载满曾经买过一条白色的珍珠项链送给基锳,并且有奶奶的咬痕,这些特征和兰珠手中的项链不谋而合。在泰勋的逼问下,仁淑说出了偷走兰珠的秘密,虽然泰勋责怪了仁淑,不过也不得不更积极促成兰珠和俊赫的婚事,但俊赫已经决定放弃了。基南发现他们家的仇人是仁淑,而兰珠很可能就是自己的亲妹妹后,相当痛苦,既不能说出真相,又不敢面对兰珠…基南把喝醉的兰珠带去秀智家,这时发现了兰珠腰部的疤痕,更证实了兰珠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基锳,基南心里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竟然生病了。

第二十七集

  泰勋见了正在发烧的基南,基南向他表示绝不会放过一而再再而三陷害他家人的凶手。这个讯息泰勋告诉了仁淑,仁淑又使出一计,她去见了基南母亲,表示要他们全家搬到南部去,他们全家以后的生活她愿意安排,结果被基南母亲训了一顿。兰珠买好订婚戒指等待基南,基南却向兰珠说再也不爱她了…兰珠戴着戒指伤心地回家大哭一场,被仁淑看到手上的戒指,追问之下兰珠说是基南送的,气得仁淑抓着兰珠拔戒指,歇斯底里地要两人一起去死。第二天兰珠又离家出走,她去了基南新开幕的工作室祝贺,结果得到基南清楚告知决定分手的决定。兰珠非常伤心决定找基南妈妈谈,就在这时,基南知道父母一起去餐厅见兰珠,仁淑的杀手也告知兰珠在餐厅,当仁淑赶到餐厅看到载满也在,吓得准备逃走时,不巧遇见了基南,基南请她进去,因为终于可以见见他父亲了…

第二十八集

  基南又到仁淑的办公室,要她见载满一面,以证明她的清白,仁淑答应在隔天下午两点在办公室见面。兰珠离家后,仁淑每天喝酒,在醉意中向明淑说出了,兰珠和基南是兄妹的关系。明淑惊讶之余,主动到饭店说服兰珠回家,但从明淑的谈话中,兰珠隐约感觉到仁淑隐瞒了一些事情,她开始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兰珠回家询问仁淑有关孤儿院的事,在兰珠的逼问下,仁淑随便乱讲了一家孤儿院的名字。隔天一早兰珠出门去查明有关孤儿院的事,却被告知,从来都没有这家孤儿院。仁淑在办公室里非常不安,害怕见到载满,想要逃跑....

第二十九集

  兰珠去春川想打听自己曾经待过的孤儿院,但是根本没有这种孤儿院,才知道仁淑隐瞒事实。兰珠打电话给基南的时候,甲寿突然跑来绑架…基南在电话里听到兰珠惨叫的声音,就急忙跑去春川,可是找不到兰珠的踪影;基南只好回到仁淑的家找兰珠,但仁淑把兰珠关在房间里不准和基南见面。见不到兰珠的基南,只好找俊赫帮忙…仁淑决定把兰珠送到美国。世娜有意跟俊浩同居,让海明气的要命。

第三十集

  基南跟兰珠见面,但是因基南知道兰珠很爱仁淑没办法说出真相。兰珠心里有很多疑问,就去问基南奶奶有关基锳的事情,兰珠从奶奶的身上听到他们曾经登报找基锳的事情。兰珠骗仁淑说乖乖的去美国,然后去报社查看寻找基锳的广告。兰珠在报社资料当中找到基南家人找基锳的报导,确认自己的出生秘密,受到非常大的打击只想消失这人间,最后打电话跟基南道歉自己爱过他的事情…

第三十一集

  兰珠受到打击只想寻短,最后打电话给基南…吊桶的团员知道在楼梯间推倒金导演父亲的人是仁淑,立刻决定不要再为ZOYRO公司表演而集体罢工。妍晶把自己听到的消息告诉顺福,顺福才知道抢走基锳的女人就是仁淑,顺福和仁淑终于再见面…顺福终于见到仁淑,把过去的冤枉全部掏出来,仁淑却说什么都不承认。顺福回到家里,受不了这些打击而昏倒。因此基南的家人都知道兰珠就是基锳的事实。因顺福昏倒基南必须回去家里。这时候仁淑去海边找兰珠,兰珠却不愿跟她见面。仁淑在门口哀求原谅不成就决定自杀…在海边仁淑跟兰珠的挣扎,基南即使赶到把他们救起来。兰珠的内心世界一直混乱不知如何是好,养育的妈妈和亲妈妈以及自己心爱的人却是亲哥哥的事实,都让她完全无法面对。

第三十二集

  吊桶的团员知道在楼梯间推倒金导演父亲的人就是仁淑,立刻决定不要再为ZOYRO公司表演而集体罢工,妍晶这个消息告诉顺福,顺福才知道抢走基锳的女人就是仁淑,顺福和仁淑终于再见面…顺福终于见到仁淑,把过去的冤枉全部掏出来,仁淑却说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昏倒了,顺福回到家里,受不了这些打击也昏倒,因此基南的家人都知道兰珠就是基锳的事实。接到顺福昏消息的基南赶回家,这时候仁淑去海边找兰珠,兰珠却不愿跟她见面,仁淑在门口哀求了一阵子就决定去自杀…

第三十三集

  兰珠看到仁淑被家人责骂心里很难过,晚上兰珠在基南家无法好好入眠,想悄悄地离开时,被基南发现,并表示目前尚无法把基南当成自己哥哥看待,兰珠坚持一个人离开去了秀智家暂住。仁淑写了两封遗书之后离开家,看到遗书的兰珠紧张的无法控制心情 ,仁淑回忆二十五年来与兰珠生活的点点滴滴,纵然不舍但是情势已经如此,终究还是很下心来吃药自杀。泰勋透过甲寿查出仁淑的住所,兰珠和基南知道后匆忙赶到,发现仁淑已在死亡边缘。

第三十四集

  顺福听到兰珠在仁淑家的消息后,急忙跑去仁淑家想带回兰珠,但是兰珠因为不忍仁淑病况恶化而拒绝回去,仁淑喃喃自语想像出来的胎梦,顺福听了非常的生气,就骂了仁淑然后叫兰珠一起回家。但是兰珠需要照顾仁淑的理由为拒绝回去,顺福难过的一个人回家。俊赫劝兰珠回到原生家庭,兰珠很努力讨好家人,但这么做让顺福更心疼,兰珠人虽然回家了但是心依然惦记着病情恶化的仁淑,顺福不忍兰珠如此痛苦而挣扎是否该原谅仁淑。

第三十五集

  兰珠知道仁淑已经送进精神医院,但为了亲生父母坚持不再见仁淑,顺福感同身受知道失去女儿心情的伤痛,到精神病院探视仁淑,并和神智不清的仁淑诉说这二十五年来的心情,决定原谅仁淑。载满吵着要去见仁淑,兰珠只好把载满送到医院门口自己却不愿进去,载满要仁淑不再受到惩罚,但是因药物引起的副作用和精神上的压力使得仁淑的病情更恶化,医生建议回家好好让她安息。仁淑回到家后一直想见兰珠和金导演,最后仁淑得到金导演的原谅后过世。仁淑的遗书里把ZOYRO公司遗产给金导演和兰珠。兰珠为了重整内心的挣扎就去美国留学,而俊赫对兰珠的爱情从未改变,愿意继续等待兰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