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三个来自不同家庭的少年,却有着同样的痛苦,都是贫穷和不健全家庭的孩子,在这同病相怜的事实面前,他们成为亲密的朋友。

  有一天,怀着各自梦想的“三剑客”遇到了容貌美丽、家庭和学习成绩都很好的高级公务员的女儿——崔瑞英,俊琪和凡秀不约而同的喜欢上了瑞英,而载文从很久之前就喜欢凡秀的妹妹允贞。在友情和爱情之间曾经有过像少年一样苦恼、嫉妒、竞争、冲撞的他们,在瑞英生日那一天,各自的命运际遇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十年后,俊琪成为风险企业的总经理;凡秀成为社会团体的集团改革部部长;对进了监狱的载文来说,成为黑社会头目的是他无法躲避的选择。这时,瑞英又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俊琪仍然爱着瑞英,瑞英却倾心于凡秀,而凡秀正与一个叫郑美莉的女子交往……尴尬的相遇,爱情与友情的相互碰撞,又显得是那么的无奈……

  不过,他们各自的梦想并不如人所愿:毫无政治野心的俊琪在亲生父亲李大荣的安排下成为在野党的候选人;一心想进军政界的凡秀却失去了被提名的机会,由此他们开始疏远。在社会这个大环境中,凡秀被俊琪同父异母的兄弟利用,渐渐的走向堕落;同时也使俊琪掉进了危险的境界;载文的命运也是危机重重。

  在经历了无数坎坷后,“三剑客”又走到了一起,呼喊起年少时的口号:“我们约定一定要坚持我们的原则” ……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未来集团董事长李大荣为了揭露两党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准备回国前拍摄了录影带,然而在国内恶势力的追杀下,虽然有俊琪、载文和其他人的守护,仍不幸在机场被杀身亡。与此同时,立法委员张凡秀把李大荣遭追杀一事公布于众—— 事情追溯到十年前,朴俊琪与母亲从汉城搬到乡下,母亲不再当保险业务员,从此经营一家餐馆,租用吴宪泰父亲的房子做店面,俊琪与同班同学张凡秀和陶载文成为好朋友,被称为“三剑客”,但班长吴宪泰却与他们格格不入。

第二集

  “三剑客”有着不同的理:俊琪对电脑有着浓厚的兴趣,成为电脑高手,凡秀在演讲方面也是独树一帜,载文虽然成绩差点,但在剑道方面却是很出色的。一天,三人在追赶中,遇到催瑞英演奏小提琴,俊琪陶醉,凡秀也因吴宪泰给瑞英献花,对瑞英产生了兴趣,还因此跟吴宪泰发生口角,瑞英平息了此事。从此凡秀和俊琪两人展开追求瑞英的行动,两人还约定:不管谁先追到瑞英,都要告诉对方……

第三集

  允贞泼水不小心淋湿路过的宪泰,宪泰要为难允贞,被及时赶到的载文教训了一顿,吴宪泰怀恨在心。在俊琪和凡秀给瑞英过生日时,吴宪泰找人殴打凡秀他们,两伙人撕打在一起,最后赶到的载文也出手,却意外出了人命。俊琪、凡秀和载文三人被拘留,瑞英被其父亲保释出来。由此几个人的命运都有了改变,俊琪留校读书,凡秀被迫转学,载文则被关押。

第四集

  俊琪和凡秀与要出国留学的瑞英依依不舍的分别了,留给他们的是对往昔的回忆。十年后,俊琪成为《苏乌罗斯》风险企业的总经理:凡秀成为《改革实践联带》社会团体的集团改革部的部长,对进了监狱的载文来说,成为黑社会副头目是他无法躲避的选择。凡秀正与一个叫郑美莉的女子交往,郑美莉作为在野党有势力的安东权的秘书,为凡秀进入政界做着努力。这时,瑞英又重新出现,她首先联系到了在媒体频繁露面的凡秀,凡秀显然掉进了瑞英的感情世界,迟迟没有把瑞英回来的消息告诉俊琪……

第五集

  凡秀为了进军政界,不顾奶奶的祭日,与女友郑美莉一起请安东权和金银柱委员吃饭。俊琪得知瑞英回国,并和凡秀关系很好,就找到凡秀询问,三人一同吃饭,找回少年时的感觉。吴宪泰以得到俊琪公司49%的股份作为投资的条件,美莉为了凡秀的政治前途不惜付出自己的青春。胜券在握的凡秀在未来集团股东大会的发言中,被收到指示的载文反驳击败,瑞英为了十年前的事向载文道歉,载文对瑞英的成见依然存在。

第六集

  张凡秀组长在晚上回家途中遭到歹徒袭击,随之失踪。未来集团承认在大会上动员帮派分子针对张凡秀组长涉外理事制度的发言加以阻碍,所以警方认为凡秀失踪与未来集团有关,载文自然成为警方审问的对象。凡秀父亲和妹妹与认为凡秀的失踪与载文的帮派往有关,甚至连俊琪也是这样认为。载文决定追查事情的真相,以澄清自己和帮派。几天后凡秀被绑架者送回,在住院期间,得到亲戚朋友的照顾,尤其是美莉和瑞英,凡秀和瑞英从此相爱。

第七集

  载文找到绑架凡秀的兄弟(饺子兄弟),并向警方揭露了他们的非法勾当,但却从他们口中知道是凡秀自己制造了绑架案。俊琪公司一直没有投资者,为了发展,俊琪找到有投资意向的吴宪泰,可吴宪泰仍然坚持得到49%的股份作为投资条件。俊琪的母亲碰巧撞到债主向儿子逼债的情意,暗中求助俊琪的生父――李大荣帮忙。最后,集中创投改变了用30亿买其游戏版权的决定,以“投资30亿只要40%的股份”这个条件让吴宪泰的计划全部落空。

第八集

  凡秀向美莉坦白了和瑞英的关系,并下跪请求美莉,美莉坚决不让步。与此同时,瑞英在情报局工作的父亲阻止女儿与凡秀交往,还把凡秀利用女人的证据给瑞英看。第二天瑞英的生日,凡秀正要去找瑞英,却被美莉接走,美莉把自己跟安东委员睡觉帮助凡秀和她指使“绑架案”的事都告诉了凡秀,凡秀对美莉的做法十分气愤。前来祝贺生日的俊琪跟随急跑的瑞英,却看见瑞英与凡秀约会,伤心的他找载文喝酒,载文把喝多的俊琪带到允贞的店里,允贞看到小提琴,知道俊琪对瑞英念念不忘,一直喜欢俊琪的允贞难过喝酒,被最关心她的载文送回家。

第九集

  美莉对凡秀不死心,求俊琪帮忙,还把自己为凡秀牺牲青春的事告诉瑞英,致使瑞英不理凡秀了。为了得到瑞英的理解,凡秀把瑞英带到了小时候避难住过的地方,把自己对政界的渴望和对生活的美好梦想都告诉了瑞英,最终取得了瑞英的原谅。二人回家,把有可能提名的消息和他们要结婚的事告诉了父亲和允贞,瑞英因为父亲阻止她与凡秀交往而离家出走。此时俊琪公司被合组为高科技投。载文得知凡秀有可能被提名,前去质问凡秀绑架案一事,凡秀矢口否认。在金总裁和李大荣重整长的参与下,凡秀被挤出提名,对政治毫无兴趣的俊琪却被提名了,导致凡秀和俊琪之间产生了误会。

第十集

  俊琪为了拒绝提名去找安东权委员,被已经在安东权那儿的凡秀撞见,所以凡秀更加误会俊琪。俊琪很伤心找瑞英解释,然而瑞英也无法相信俊琪。载文查出是美莉指使的绑架案,还知道饺子兄弟听说凡秀提名的事前来找麻烦,告诉凡秀最好不要参选。为了凡秀下次能正当提,俊琪决定接受参选,并以帮助凡秀提名为条件。为了参加俊琪公司的开幕酒会,载文帮允贞买了一套新衣服,二人的关系也不知不觉中有了很大的进步。凡秀却因为无法打开心结,没和瑞英同去参加俊琪公司的开幕酒会。

第十一集

  第二天,瑞英去找凡秀,没想到出来开门的却是穿着内衣的美莉,瑞英很伤心,尽管事后凡秀极力辩解,二人还是分手了。瑞英答应俊琪,帮忙找有关选举的资料。李贤宇联络吴宪泰,二人为了各自的利益,要帮助凡秀参选。凡秀思前想后,决定接受李的帮助,以无党派的形式进行参选,而且与俊琪在同一区域。载文约凡秀和俊琪见面,希望能和解二人之间的误会,没想到二人的矛盾却越来越深,不久二人就进入了激烈的竞选之中……

第十二集

  吴宪泰帖海报说凡秀参选是为了打击俊琪,以此加深二人之间的误会,李贤宇还把在野党提名俊琪、未来集团帮助俊琪公司发展的有关证据拿给凡秀,利用凡秀阻碍俊琪成功参选。凡秀在第二次竞选演讲中公然诽谤俊琪,使俊琪陷入困境。不过在第三次的演讲中,俊琪选择了友情,抓住了群众心里,使演讲很成功。李贤宇不再为凡秀出资,让凡秀转让他在俊琪公司所持有的股份。致使用权凡秀没能和俊琪商量就把股份转让给李贤宇。载文把允贞母亲回来的事告诉允贞,允贞很激动。李大荣的两个独生子知道父亲与俊琪的母亲——当年与李大这荣相爱的秘书走得很近时,就更加阻挠同父异母的兄弟——俊琪,李剑宇还指使黑帮分子殴打凡秀,然后嫁祸给俊琪公司的职员,阻挠俊琪成功参选。

第十三集

  载文找到殴打凡秀的兄弟,说服他召开记者会澄清事实。并以保证他和家人的生命为前提。载文去与允贞辞别,告诉允贞打架的事是有人陷害的,并和自己的组织有关,让允贞躲到母亲那里,确保安全。记者会顺利召开,载文带着手下离开。最终,俊琪以61497票当选。李剑宇还想利用凡秀,把俊琪的罪证交给他,说俊琪是父亲的私生子……

第十四集

  载文被老大派来的人找上门来,知道事情不好,就打电话给阿龙,得知允贞和阿龙已被老大抓到。为了允贞和阿龙,载文自己回去,在找老大之前,给上级打了电话。载文回去遭到毒打,幸好警方及时感到,救了载文一命。在住院期间凡秀和俊琪都前来探望,允贞不顾父亲的阻挠,仍旧每天守在载文的身边,等待载文醒来。李贤宇要买凡秀在俊琪公司剩下的股份,想打垮俊琪。

第十五集

  李贤宇制造了一起现金交易而引起的暴光力事件,以此来攻击俊琪,俊琪针对此事召开了记者会。李贤宇反将凡秀的股份转让给吴宪泰,致使吴宪泰以最大股东的职权,解雇俊琪的社长职位。为此俊琪与凡秀又发生了争吵,凡秀说出李大荣是俊琪的爸爸,这让俊琪十分难过,也无法原谅母亲。李大荣命令李贤宇恢复公司的原样,遭到反驳。允贞和载文二人心心相印,为了追求幸福,决心与父亲抗争到底。俊琪查到吴宪泰持有的50%的股份不都是吴宪泰的,想以联络其他小股东的方法收回公司。

第十六集

  俊琪把李大荣是自己生父的事告诉瑞英,得到瑞英的安慰和鼓励。凡秀去质问李贤宇股份的事,没想到李贤宇却以“自导自演的绑案”和利用俊琪提名来危协凡秀。李大荣约见俊琪,却没得到俊琪的认可。载文去告诉凡秀有人找过绑架他的两个兄弟,却看到了凡秀想举发俊琪非法提名的信,狠狠的训斥了凡秀。俊琪再次向瑞英表白,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凡秀经过思想斗争,撕毁了揭发俊琪的信件,打电话告诉李贤宇不会揭发。不过,俊琪还是被揭发了,但他却坚信揭发的人不是凡秀。

第十七集

  俊琪召开了记者会,说与凡秀是朋友,相信揭发的事不是凡秀所为。为此凡秀给俊琪打电话,谈到揭发者提供的录象带和股份委托书。俊琪为了澄清对凡秀的误会,要鉴定委托书的笔迹。凡秀警告李贤宇不要为难俊琪。朋友三人见面,说清了所有的事情,三人和好如初。由于凡秀和俊琪的求情,允贞父亲接受载文为婿,以考察半年为前提。在凡秀的帮助下,俊琪公司以股东大会投票的形式解雇了吴宪泰。俊琪与瑞英的感情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载文找到了剑道长的工作,俊琪与瑞英也要结婚了。在瑞英的劝说下,俊琪原谅了母亲,答应与父亲见面。

第十八集

  李大荣一家人见面,大儿子李剑宇出口不训,引发争吵。李大荣的两个儿子要极力对付父亲的私生子——俊琪。李贤宇在网上发布凡秀写给他的委认书,凡秀成了和财团有黑金勾的人;;李剑宇则向媒体透露父亲和俊琪的关系,造成执政党和在野党对未来集团的不满。李大荣十分气氛,将大儿子派到英国分公司。俊琪辞退了立委职务,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请求安东权提名凡秀。凡秀也要以自己的方式实现政治家的梦想。允贞有了自己的店面,俊琪和瑞英的婚礼如期进行,二人度过了一段甜美的蜜月。由于市场资金萎缩,经济面每况愈下,未来集团求助英国银行,李剑宇却把资金打到自己的户头,李大荣气晕了,被送进了医院,俊琪和顼英得到消息回来探望,李大荣把未来汽车交给俊琪,把未来电子交给李贤宇。

第十九集

  在瑞英的劝说下,俊琪决定不领一毛薪水帮助未来汽车直到事态好转。在俊琪的努力下,未来汽车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将与全球汽车合作。允贞和载文也顺利的举行了婚礼为了不放弃未来汽车,李贤宇求金银柱帮忙,还出卖机密,导致未来汽车无法与全球汽车合作。为了赶走父亲和俊琪,李贤宇指使媒体公布是李大荣让独生子卷款遣逃。李大荣找安东权帮忙,在无耐的情况下,与俊琪的母亲一同出国。在大选中,凡秀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立委,载文做了剑道场师父,而且还是个准爸爸。瑞英也有了自己的公司,未来汽车在政府的支持下,也有了新的发展,可是好景不长,李贤宇找金银柱帮忙,让俊琪扣上了挪用公款的罪名。李大荣知道消息后,决定回国揭露事实的真相。凡秀留在国内准备着向恶势力进行斗争,载文则陪同俊琪去接李大荣回国,可二人却被安上了窃听器,受到恶势力的监视,他们还拍摄了录影带做为凭证,没想到很快就遭到追杀,载文拼命保护大家的安全……

第二十集

  正当朝野纷纷议论未来集团董事长李大荣到底是逃往海外还是被放逐海外的时候,李大荣终于回国,但不幸在机场被枪杀身亡。与此同时,立法委员张凡秀把李大荣遭追杀一事公布于众。美莉阻止凡秀涉入此事,凡秀却要帮助朋友,还请美莉帮忙。为了保留录影带,瑞英的父亲、俊琪和凡秀三人因为持有录影带,接连遭到偷袭,录影带都被毁了。安东权还要利用美莉除掉凡秀,在他们设计好的现场,美莉用自己的性命救了凡秀,还提供了安东权车上偷装的录音带。没想到瑞英那也保存了一盘意外拷贝的带子。凡秀揭露了未来集团和政界不安分子之间的交易,最终,安东权和金银柱因为滥用职权被收押,李贤宇因伪造未来汽车的文书和不当行使职权而被收体,李剑宇也因盗用公款和业务过失的罪刑被收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