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继《巴厘岛的日子》两年之后,河智苑重返电视荧幕出演KBS新剧《黄真伊》。

  该剧主要讲述朝鲜中宗时代最着名的妓女黄真伊的故事,用现代的视角刻画黄真伊逐渐沦落为妓女的过程。

  黄真伊是16世纪朝鲜时代的名妓,集名妓,诗人,歌客三重身份于一身,她与当时的学者,艺术家,士大夫等交往密切,为人不拘一格,做事特立独行,其风采令无数男人倾倒,又因文艺和音乐出色而被众多朝鲜诗词所记载。该剧计划将黄真伊从小成长为妓女的过程以现代视觉加以演绎,还将以美丽的大自然作为背景描述黄真伊与徐敬德等多个男人的的风流逸事。希望透过黄真伊的人生,带给现代女性希望和教训。

  河智苑为了电视剧《黄真伊》的拍摄,与炎热的天气抗衡,学习各种道统朝鲜道统文化。她每天都要花5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学习弹琴,练习舞蹈。为此不但手上长出了老茧、起水 、腿也会肿起来。但是,一旦进入状态很快就忘却了痛苦。河智苑表示想成为黄真伊还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表现黄真伊的弹琴、玄琴、跳舞等方面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为了更佳完美地表现黄真伊的形象,她承诺尽她最大的努力,基本上要自己直接演出,而不靠替身演员。并且拍摄期间河智苑表示每天要顶上有3公斤的超大型发髻,非常辛苦。

  宋慧乔主演的同名电影《黄真伊》将明年也将上映,两者势必会惹来一番比较评论。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松都教坊中,各位妓女涂脂末粉,等待点卯。行首林百母率领众妓向官员请安,得知有个叫玄今的妓女申请退籍,她找到玄今痛斥她不该为负心郎空耗青春。掌管乐院的才藻大人出任迎接明朝官员的远接使到了教坊,沉醉舞蹈的林百母的愿望就是能通过选拔成为宫中的女乐。

  寺庙里,一个叫黄真伊的女孩为出寺庙正做着膜拜,汗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疲惫不堪地晕倒了。住持感动于她的执着让她去集市。

  真伊到集市布施想寻找自己的母亲,一无所获的她只看到林百母率领众妓身着艳丽的衣服穿行而过。在树林休息时,真伊被乐曲吸引看到百母与妓女们的为明使翩翩起舞,她不由看呆了。

  宫中女乐行首梅香这时赶来,梅香找来童妓表演刀舞赢得赞赏,百母暗下决心要培养能歌善舞的童妓。

  真伊因为偷看妓女跳舞受柳笞,但她依然沉迷并终决定偷偷出寺庙学艺。她找到松都教坊在门外跟着音乐起舞,看到这一幕的百母认定这是一块学舞的材料,想收她却被真伊师傅赶到阻止了。

  是夜,真伊母亲约住持见面,原来她就是玄今,为了不让真伊做妓女她谎称孩子已死。林百母这时出现,派人去抓真伊,真伊却已经逃走了。百母大怒,让人对玄今行刑,真伊自己找到教坊,她不知道跪在地上请求她离开的瞎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跟着百母进了教坊……

第二集

  百母告诉真伊玄今就是她母亲,真伊不知所措。玄今不忍真伊成为百母欲望的牺牲品恳求她放过真伊,百母不为所动。

  真伊从负责教坊的小官员那得知父母的爱情故事,为自己被抛弃感伤。玄今私藏女儿本该被发配做官婢,百母以命担保却惹来留守大人的不满,想将她撤换。

  夜里,玄今悄悄去看女儿,真伊一番真情的思娘之情让母女俩紧紧拥抱,亲情使两人决定在教坊相依为命。真伊开始学习,书法、绘画、弹琴、诗歌等,转眼已经六年。

  贵族人家的儿子金恩浩禁不住同学韩昌秀的恳求,帮他去挑女人的红衣服保佑考试及格。恩浩正好看到在湖边联系呼吸的真伊,整个人呆住了以致行踪被发现,真伊她们因为惊慌泄露情绪受罚。

  恩浩的父亲又娶偏房,他心烦意乱想念真伊,偷偷来到教坊,正巧真伊的画被风吹了出去,真伊急着拿回画却不想撕烂了它,两人拿着两截画面面相觑……

第三集

  百母对妓女们进行枯燥的姿态训练,真伊很不耐烦对此提出异议,受了百母的教训。

  恩浩跟随父亲去教坊,他急切的想再见到真伊却只能陪着父亲听玄今弹琴。恩浩想起受冷落的母亲心中不快提前告辞了。

  真伊在教坊的好友“小狗儿”因为是女佣身份又其貌不扬笨手笨脚老受妈妈打骂,真伊为了安慰她给她化妆并给她起新名字叫“丹心”。

  百母教妓女们跳“呈才舞”,真伊用黄泥和糖浆铺在席子上练习仍无法找到脚的感觉于是去集市找民间艺人教她走绳,艺人让她在大街上走一次答应了。恩浩在书店巧遇真伊,尾随着看到她走绳,恩浩被深深震撼了。百母这时在远处出现,真伊惊慌之下摔下,恩浩去接两人嘴唇碰在一起。

  仆人德八发现恩浩神思恍惚跟踪下发现了真相,于是软硬兼施让丹心帮忙让恩浩和真伊见面。恩浩抄袭《诗经》寄情真伊,真伊当场揭破。恩浩又献上自己写的诗,真伊被真诚打动……

第四集

  都城发下官文要从各个地方选童妓参加国宴,百母于是带着真伊到都城,并向掌管乐院的大人进言通过才艺比试决定长官女乐的教坊,梅香为此出言讥讽真伊,真伊却告诉她自己不在乎输赢而希望得到皇帝的赏赐。

  回到松都,真伊不管恩浩急切见面的心情,一心学习玄琴等才艺,想在竞演时大显身手。真伊在官衙书库偶遇真浩的未婚妻佳馨,后者对她印象深刻。

  恩浩魂不守舍顶撞老师挨打,他内心责怪真伊对他无情,德八于是去告诉真伊恩浩想帮她联系。真伊拿着玄琴去找恩浩,她弹琴恩浩画画,她走绳恩浩扶持,十分甜蜜。

  真伊的喜悦被玄今感受到,她叫来丹心略施小计就套出了真相。玄今担心真伊于是恳求乐师大人帮忙观察恩浩。乐师约恩浩喝酒,轻易就看穿了他骨子里的懦弱。

  恩浩父亲得知他被老师挞楚便责怪她母亲教育不好,恩浩母亲于是截住要去教坊的恩浩一起去找真伊……

第五集

  恩浩母亲掌掴真伊,并且想用滚水泼她,恩浩畏缩地不敢吱声。关键时刻,百母赶到替真伊挡住了滚烫的水,并承诺会管教真伊这才平息了事情。

  真伊帮百母敷药看到伤口痛哭,却还要在母亲那里装做若无其事,并且忍受姐妹的议论和佳馨的警告,只好一个人偷偷躲起来哭泣。百母教她用舞蹈释放自己的感情。

  都城女乐梅香积极训练自己手中的王牌“芙蓉”之余,又打上了可能当评委主席的宗亲碧溪守的主意。

  恩浩串通同学甩开仆人,给佳馨送去断绝婚约的信,然后去教坊找真伊,却被乐师大人赶走了。仆人德八也被母亲毒打。

  教坊妓女纤纤的父亲滥赌致使家境贫困,教坊一男仆长期帮助她,她决心要当上女乐高价出卖自己,并勉励真伊。

  恩浩向德八诚挚道歉,德八被感动,建议他写封书信由自己帮忙转交真伊。恩浩约真伊见面,再次向她许下美好的承诺……

第六集

  恩浩说服真伊暂时忍耐,自己会想办法说服母亲,真伊抵挡不住他构筑的美好未来的想象,同意了。佳馨把恩浩要求断绝婚约的书信交给恩浩母亲,恩浩母亲坚决反对儿子请求娶真伊的要求。

  重新挑选宫中女乐的官文下达了,妓女们将在留守大人(恩浩父亲)的宴会上进行才艺表演,过滤进都城竞演的人选。百母要求童妓盘上象征出道的花草发式,并由金钏教她们化妆。

  恩浩母亲找来百母要求处置真伊,百母以没有证据为由拒绝。另一方面,梅香和芙蓉开始接近碧溪守,她们帮碧溪守成功避开一个礼物陷阱,碧溪守承诺实现芙蓉所愿。芙蓉要求碧溪守帮她盘头,大大出乎碧溪守的意料。

  恩浩母亲再次劝戒儿子无效,留守大人正好得到升职,两人打算带儿子离开松都。而佳馨确认了恩浩的心意,去见真伊,提出自己接受真伊做妾室,希望真伊不要阻碍恩浩的前途,真伊百味杂陈地拒绝了这个提议……

第七集

  真伊砍断琴弦,向百母表示宁愿做官婢或汲水婢也不要再当妓女,百母强压怒火跟真伊打赌,如果在留守大人官宴上恩浩当众真伊盘花草头显示真爱,便遂她所愿。

  真伊向母亲吐露心声,泪如雨下。玄今请求乐师大人带自己去见恩浩以决定要不要劝阻这段感情。恩浩的善良和真挚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为着证明自己的爱情,真伊答应了百母的赌注,并且答应不会将约定提前告诉恩浩。而此时恩浩父亲与佳馨父亲正热烈讨论婚事及未来的政治联合。

  恩浩由丹心处得知真伊去了特别训练并且花草仪式宴会前都无法见面,他心急又无奈。

  百母带众童妓到江边倒吊着练习。梅香属下见到了向她禀报,她猜出百母要排演他们师傅独创的鹤舞大为惊慌,请来竞演的大人们饮酒,但碧溪守对她们的舞蹈并无兴趣。

  梅香将芙蓉送给碧溪守盘花草,芙蓉向碧溪守要求女乐的权势使碧溪守索然无味,他头也不回地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芙蓉……

第八集

  恩浩向留守大人进叹愿书请求娶真伊为妻,留守答应他们没有名份地在一起恩浩不接受,留守于是半夜派人去抓真伊想处死她。百母见状以命相保并对留守晓以厉害,并进献斩断孽缘的方法。

  恩浩父母得知他呈叹愿书也大为恼怒,准备用计谋分开他们。留守巧言让恩浩把事情告诉父亲,恩浩天真地去都城找父亲。

  官宴前百母给童妓们放假,真伊回寺庙做祈祷。纤纤被家中势利的母亲要求找个大官开苞,而她心里早已默默爱上了守护她三年的男仆大壮。为了不让别的男人夺走初夜,她毅然上吊自杀。百母冷酷地让人把她的尸体扔到外面。

  恩浩在都城苦等一天才得知父亲已回开城参加留守大人的宴会,童妓的盘花草也将进行,他如梦初醒快马往家赶,总算赶到宴会。父亲给让他坐末位。席间的官员们为童妓的美女所迷心花怒放。

  真伊的技艺打动判书大人(恩浩父亲),他在众人怂恿下打算为真伊盘花草。恩浩当众大叫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