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幻想的情侣》讲述了一个目中无人的女人因突发事故丧失记忆后与又穷又没出息的设计师相恋的故事。

  关于女主角

  幻想的情侣’韩艺瑟,“要成为成功的演员!”

  “即使时光流逝也想看,想成为一个快乐可爱的被人们记住的演员。”

  韩艺瑟在这部电视剧里,将饰演有着巨额不动产建设财团的女儿曹安娜一角。在剧中她将会展现出,在一群看中她财产的亲属的拍马屁下长大,目中无人,傲慢无理的人物。对于这样的演技感到沉重负担和责任,说要创出韩艺瑟式“曹安娜”的新价值!

  韩艺瑟表示:“因为在表演方面没有什么天赋,就要用努力来添补剩下的部分,在这部作品中,从导演,编剧开始,都对我能否最大限度的将剧中人物的冷漠傲慢尖锐表现出,都感到关注,我会尽力做好眼前的事情。”

  她表示:“我觉得1年前的韩艺瑟是个忽然被演艺圈宠信,非常幸福的孩子,不过现在看起来比那时候成熟多了,在工作中变得更认真更从容了."韩艺瑟还表示"以前从没有那么想演出的作品,但这部作品是我自己亲自找来的,所以对此作品也很有感情。”表示了自己对演技的野心。

  据说韩艺瑟在美国与家人们一起度过时,也为了走上演员之路而做了许多的努力.特别是为了将自己高声调表现的更冷漠,还花了2~3个月时间去学发声。

  知道自己的外表感觉较都市性,冷漠,但韩艺瑟用强烈的口气说到“我原本的性格可不是那样,所以我能很正大光明”,“我并不会在乎那些。”

  关于编剧

  《幻象情侣》是由编写《豪杰春香》,《我的女孩》的洪贞恩,洪美兰姊妹执笔,由执导连续剧《秘密男女》的金相镐导演执导,将会是一部值得期待的周末连续剧。

  花絮

  演员吴智昊透露了被演员韩艺瑟攻击的事件!

  在MBC连续剧《幻想情侣》中,饰演“张哲洙”得吴智昊在剧中和“安娜曹”(韩艺瑟)的首次相遇便被韩艺瑟拿铲子打得很惨的伤痛经验。

  在下暴风雨的某一天,为帮助在坏掉的车子中不知所错的“安娜曹”而发生的事件.安娜曹误会张哲洙是杀人魔,因而拿铲子不断的打他.一开始,韩艺瑟也因不好意思因此都不太敢打。在导演示范之后才正式开始了拍摄。

  11日在首尔Prima饭店举行的连续剧《幻想情侣》制作发表会上,吴智昊表示“包括被导演打得3下,一共被打了15下。”这场面还连续拍摄了三天呢!

  吴智昊还透露了为成为“张哲洙”而所做的准备。

  和单纯无知的人物张哲洙相似的地方满多的.为了和他更像还剪了头发.为了让人觉得我像真正的南海(韩国南部地区)男子汉还特意去晒黑。

  吴智昊还表示将呈现他内心里隐藏的“搞笑”才能.吴智昊并表示"单纯无知搞笑人物就是我"完全忘记连续剧“秋季阵雨”得失败,全新的出发。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张哲秀虽然说是一间“富宏建设”的老板,但其实只是个专门接杂活的小店。店里也只有德久一个伙计。为了抚养去世的兄嫂留下的三个侄子,哲秀为了钱唯命是从。

  一天哲秀为了向女浴室老板讨回被克扣的三万块钱,不惜当着女浴客的面脱光了衣服。

  赵安娜是名不惜百万拍下一幅画作的富豪女。一天下大雨,哲秀做工回家,正好遇到了车子出故障的安娜。哲秀向安娜要3万劳务费帮她把车子弄出来,安娜答应了他的要求。

  因为躲雨的缘故,安娜暂时坐到了哲秀的车上,但是她因为误会了哲秀车上的颜料是血,更把一个玩具娃娃当成了死尸,于是将哲秀当成了杀人魔。而哲秀看到安娜在车上东模西摸,也把她误会成了小偷。于是在误会种种之下两人争执起来。最后安娜用铁锹打伤了哲秀,落荒而逃。

  安娜的丈夫比利刚好在哲秀所住的区域开发度假村,于是安娜与哲秀很快又不期而遇。哲秀恶狠狠的向安娜讨要自己的钱。而一向被人奉承惯了的安娜,因为气愤哲秀的态度故意不还给他。两人再次不欢而散后,哲秀发现安娜的爱猫“公主”跳进了自己的车里,为了报复安娜,哲秀将“公主”卖了50万。

  安娜来找哲秀要回“公主”,被哲秀拒绝后,情急之下抱走了哲秀家的小狗花顺,要哲秀以“公主”来交换。虽然哲秀在听说“公主”原来价值一千万后,有心不要花顺了,但是他的三个小侄子却哭着不依。无奈之下,哲秀只好找回“公主”去跟安娜交换。

  本来发誓再也不要见面的两人很快又有了见面的机会,安娜乘游艇出游时发现沐浴器坏了,于是要丈夫的秘书孔室长找修理的人来,而来的,正是哲秀……

第二集

  哲秀到一艘游艇上来修沐浴器,却发现原来游艇的主人就是安娜。两人一见面就又吵了起来,安娜一不小心差点滑倒,哲秀本能的抱住了她。安娜却误会他想占自己的便宜。

  哲秀管安娜索要工钱,安娜不仅不给,反而要他把新装上的淋浴器拆下来。两人一边争执,一边走到了船头。气不过的哲秀骂安娜是疯女人,安娜盛怒之下将哲秀推下了海,还把哲秀赖以为生的工具箱也扔进了海里。

  安娜气呼呼的回到自家的酒店时,刚好赶上酒店的员工为她的丈夫比利举行欢送会,因为大家都害怕安娜所以才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开。而安娜的丈夫比利也因为安娜的坏脾气和惟我独尊而处于崩溃的边缘。半路杀回的安娜,顿时让欢送会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有女服务员想报复安娜,故意在她的酒里下了泻药,但是被安娜发觉了,可是比利却不相信安娜,自己喝下了那杯酒。他因为安娜在欢送会上的发作,感到忍无可忍,大爆发了出来,吵着要和安娜离婚。而安娜当然不允许,更说出了“除非我死了你才能离开我”。

  在海边想捞回被安娜扔下海的工具的哲秀,巧遇了青梅竹马的吴柔静。柔静告诉他很快就要去美国结婚了,想起如果不是兄嫂出事留下了三个孩子要照顾,他和柔静早就在一起了,哲秀心里很不是滋味。

  醉酒的安娜因为想去捡之前被她扔掉的结婚戒指而跌落海。因为一直没能找到安娜,比利误以为安娜是为自己的绝情所伤,跳海自杀了。

  在医院中,哲秀巧遇了因为碰伤头而失忆了的安娜,哲秀为了报复她,故意骗她说是自己的爱人而把她带回了家。安娜初到哲秀的家中就被一只蟑螂吓晕了。

第三集

  安娜在和哲秀打闹时,突然脚底一滑,哲秀慌忙扶住了她。此时安娜头脑中灵光一闪,想起来他们在游艇上发生的那类似一幕,而确认了哲秀确实是自己的男人。只是在她再次做实验跟哲秀接吻时,却一点感觉也找不到了。

  比利只要一想到安娜不在了,就觉得无比的轻松自在,他把平常安娜不喜欢他做的事做了个遍。

  哲秀把每天该干的家务活都列了个时间表,骗安娜说她平常都这么做。虽然安娜怀疑哲秀是不是故意趁自己丧失记忆随便使唤自己,但是想到如果不干,说不定哲秀就不收留自己了,只好不清不愿的干了。但是从来没干过活的她懂得什么干家务,结果把家里弄成了一团糟。

  安娜去商品买东西,碰到一个奇怪的女孩请她吃雪糕,明明是大夏天,这个叫姜子的女孩却说要下雪,原来这个女孩脑筋有问题。因为商店的人出现,安娜莫名其妙的也跟着姜子跑了起来。逃跑的途中,安娜撞到了比利的车窗上。本来一直就忐忑不安的比利,看到安娜那张变形的脸还以为安娜的鬼魂来找他,吓晕了过去。

  孔室长在整理安娜的遗物时,发现了哲秀的名片,以及哲秀跟安娜争吵时留下的衣服,而怀疑起安娜和哲秀之间是不是有不伦的关系。听到孔室长想象力丰富的推测后,比利气坏了,决定要去看看这个张哲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来到哲秀公司的比利,刚好听到了安娜打来的电话,于是知道了安娜还活着,而且住在哲秀家中。

第四集

  比利开车来到哲秀家,发现哲秀家中烟幕弥漫,听到屋子里似乎有安娜的声音,比利进入了房间,刚好看到安娜被呛晕了过去。比利虽然救出了安娜,但是因为秘书孔室长的劝告,而没有认她。

  原来安娜为了灭蟑螂,在家里点了所有的灭蟑螂药剂。不明内情的消防队还跑来救火。家里被搞得一团乱的哲秀,晚上只好一家人到德久家吃饭。三个侄子托付给德久妈妈,哲秀和安娜回家去收拾。

  在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又吵了起来,哲秀故意让安娜踩到了屎,而不肯吃亏的安娜马上就回击了他,把脏东西全蹭到了他身上。

  回到家后,没吃饱的安娜试图做饭,差一点把锅烧了,正在淋浴的哲秀赶快围了条毛巾就跑了出来,被烫到的他一不小心毛巾掉了下来,两个人非常尴尬,但是两人之间也产生了微妙的气氛。

  第二天,在哲秀的监督下,两个人一起开始打扫房间。比利还是不由自主的来到了哲秀家,正好看到哲秀和安娜一起开开心心的洗衣服。从没看过安娜那个样子的比利感到非常吃惊。

  柔静和未婚夫约好请朋友吃晚饭,但是她的未婚夫却始终没有出现,得知此事的哲秀害怕柔静晚上一个人回家不安全,特意跑去在暗处守护着柔静。但是这一切都被柔静看到了眼中。

  安娜跟哲秀在打打闹闹中,也发现了哲秀温柔体贴的地方,一天,她突然对哲秀说,我明白了我以前喜欢你的理由之一,一定是因为你的好心……

第五集

  孔室长把要回美国的比利叫了回来。并且把关于他所作的关于张哲秀的调查报告交给了比利。比利发现张哲秀活跃于各种联谊活动,他认为,张哲秀是靠各种复杂关系收集情报接近安娜。但其实张哲秀的目的很单纯,就是靠拉关系来获得工作机会,但是比利不明白,为什么哲秀要一个月以后才把安娜送回去。难道他有什么阴谋不成?

  比利决定还是赶在张哲秀提要求之前赶快接回安娜,所以让孔室长带着巨款去找张哲秀谈判。到了张哲秀公司的孔室长,因为偷听到哲秀的谈话而明白了真相,立刻带着巨款跑了出去。而另一方面,比利想趁张哲秀不在,赶快把安娜领回去,而来到了张哲秀的家中。就在他见到安娜想要坦白时,被孔室长拦阻了下来。虽然因为受到良心的谴责,觉得应该把安娜接回来,但是另一方面因为对安娜的恐惧感,比利还是拿不定主意的跟孔室长回去了。

  虽然哲秀想把安娜当成工人,挽回安娜给她造成的损失。但是安娜可不会那么轻易让他如意。就算是失去记忆了,毕竟也是女王呀,积习难改。这天晚上,哲秀回到家后,看到安娜因为把新衣服洗了而让衣服变得皱巴巴的沮丧不已,不得不反而帮她熨起了衣服。

  柔静去试婚纱的途中遇到哲秀,不想一个人去的柔静请哲秀陪她,哲秀答应了。而这时去小卖店卖东西的安娜因为听到了人们在讨论哲秀喜欢柔静的闲话而知道了,原来柔静是哲秀的初恋情人。

  晚上,哲秀一个人在外喝闷酒,打电话叫安娜来开车送他回来。安娜虽然气呼呼的,但是看到他的样子后,还是决定原谅他。晚上为了这件事,安娜第一次失眠了。

  一直不露面的柔静的未婚夫,终于打电话约柔静出来,但是见面后,他却说要取消婚礼,因为他喜欢上了别人。要强的柔静同意结束俩人的关系,但是她还是要去美国,因为她不想被别人知道,她的婚姻就这么完蛋了。

  哲秀为了充分利用安娜的价值,带着她一起外出干活去刷灯塔。安娜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埋在海滩上的花瓶,哲秀跑过来看时,发现这里居然埋了一批瓷器。张哲秀还以为找到了宝,兴奋不已。为了挖宝,哲秀决定晚上住在无人岛,让德久第二天偷偷找船来接他们。住在无人岛上的安娜在半夜听到奇怪的声音而惊醒,害怕的她睡到了哲秀的身边。

  第二天带着瓷器去鉴定之后,发现不过是普通瓷器的哲秀大为失望。只好继续带着安娜回去刷灯塔。而刚好此时,回忆着以前跟哲秀的种种的柔静,也来到了她和哲秀曾一起嬉戏过的灯塔……

第六集

  见到哲秀,柔静伤心的扑到了哲秀的怀中。哲秀连忙追问柔静到底怎么了,柔静不愿意说出真相于是敷衍了过去。被哲秀忽略在一旁的安娜大怒,极力想要阻止想送柔静回家的哲秀,但是哲秀却没理她。可是送柔静回到家的哲秀,也同样没有接受柔静让他歇一会儿在走的提议,因为他担心安娜一个人在那里会出事。

  比利因为听到有员工议论自己扔掉了夫人心爱的猫,会不会夫人就是比利杀的,而大惊,立刻赶到宠物店找回“公主”。但是一个不小心,公主居然跑掉了,而且居然让安娜遇上了。

  哲秀带安娜,德久,还有她的三个侄子去看画展,画展上遇到柔静的好友,同时也是哲秀三个侄子的美术老师的孝贞,孝贞误会德久是有钱人,而对他动了心。

  安娜要带哲秀的三个侄子去吃炸酱面,但是路上遇到柔静,柔静用批萨诱惑走了三个小孩,但是又因为有事而放了小孩鸽子。

  哲秀回到家中,看到安娜独自在吃炸酱面而不顾三个小孩,大骂了安娜一顿。安娜气呼呼的跑了出去。等哲秀得知原委后,感到很后悔。

  德久妈请哲秀和安娜帮忙收麦子,想讨好安娜的哲秀连忙说安娜没干过农活,让安娜回去休息他自己干就行,安娜却不理他。

  忙碌了一天后,德久妈请干活的人都留下来吃饭,还请安娜喝米酒。本来不想喝的安娜,却喝上了瘾,最后还喝了个滥醉。并酒后吐真言,对哲秀坦白说,自己知道哲秀喜欢的不是自己,哲秀只是因为太好心了,才收留了失忆又无处可去的她。她要求哲秀,在自己找到可去的地方前,不要抛弃自己。

  听了安娜的这番话,再联想到两人间的种种,哲秀的心动摇了,他决定放弃跟安娜之间怨恨,把她送回家去。

  第二天他就开始着手调查安娜的身世,想找到她的家人。本来以为会很容易的他却发现,任何跟安娜有关的线索都凭空消失了。

  无论哪里都没有一点安娜存在过的痕迹。

第七集

  无计可施的哲秀,只好想办法帮助安娜恢复记忆,但是他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成功,考虑到如果对安娜说了实话,说不定以安娜的性子会离家出走,担心无处可去的安娜,哲秀还是没有说出去。

  想到如果安娜不能恢复记忆,自己岂不是要和安娜耗一辈子,哲秀决定要好好照顾安娜,让她尽快恢复记忆。哲秀带安娜去吃拷肉,但是安娜却将烤肉店数落的一无是处,得罪了老板。

  这天,是比利跟安娜的五周年结婚纪念日。比利想起以往,他每次给安娜买礼物,安娜没有哪一次是满意的。无论他做什么,安娜都不会感动和满足。正在这时,比利收到了安娜寄来的一张光盘,那是安娜出事前安排好寄给他的。

  在这张光盘中,安娜对比利说,她买了一座岛作为送给比利的结婚礼物。正在比利感到感动时,安娜又说了,最近她一个朋友被丈夫谋财害命,她相信比利,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立了一份遗嘱,如果自己死了,比利一分钱也拿不到,会全数捐献给慈善机构。

  比利被这个消息打击得晕头转向,虽然害怕面对安娜,但是不想变成穷光蛋的比利只能把安娜接回来。

  柔静跟她的前未婚夫见面,讨论分手的事,事后独自留下的柔静突然疼痛难忍,打电话给张哲秀。哲秀飞奔而去,将柔静送去了医院。看到哲秀的体贴,柔静感到很后悔,想要跟哲秀重新开始。

  因为天气逐渐转冷,哲秀带安娜去买衣服,而且因为打开了心结,也不再逼着安娜去干活了。哲秀独自一人去给剩下的灯塔刷油漆。

  晚上突然刮起了台风下起了大雨,担心的安娜要去找哲秀,被德久阻止了。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起去码头。却听说哲秀还没有回来。安娜急得哭了出来。最后哲秀安全回来了。

第八集

  比利让孔室长把安娜的所有东西都从仓库中搬了回来,把房间布置成和以前一样。做好了接回安娜的准备后,比利却犹豫了,该怎么去跟安娜说呢。因为他已经好几次跟安娜打过照面却没有认她了。

  孔室长出了个主意,张哲秀只是想利用安娜一个月,一个月后他就会把安娜赶走。到那时,比利出现在无处可去的夫人面前,把一切过错都推到张哲秀身上就可以了。比利深以为然。

  张哲秀回到家,因为淋雨的缘故,全身酸痛。不放心的安娜,又是热敷又是冷敷的忙着照顾哲秀,还做了她唯一会做的炸酱面。

  柔静听说哲秀生病了来探望张哲秀,她和安娜两个人唇枪舌剑了一番,气走了安娜,柔静为哲秀做了粥。可哲秀始终都没有起来,柔静只好回去了。

  孔室长在视察高尔夫球场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他的初恋情人——德久妈妈。还在暗恋对方的孔室长,送给德久妈妈温泉度假村的招待券。德久妈妈兴高采烈的拉上了她的朋友们一起去泡温泉,同时也约上了安娜。

  在她带着安娜到了饭店的时候,出来迎接她的孔室长看到安娜吓坏了,赶紧通知了比利。他千方百计的想要阻止安娜一行人出现在饭店里,因为害怕员工们认出安娜,但是强悍的德久妈妈根本不理他,还是自顾自的带着人往里走。

  泡完温泉德久妈妈和安娜她们正要离开时,一同跟来的那个疯丫头姜子却乱跑起来,德久妈让安娜去追她。安娜追着姜子,来到了位于度假村附近的自己和比利的家中,只是这时的她,完全不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家。姜子拿走了房间里放着的比利和安娜的结婚照,安娜一点也没注意到。

  通过调查,比利发现他们本来以为是穷人的超级爱钱的张哲秀,原来其实超级能挣钱,他之所以那么省,全是为了三个侄子。

  安娜在电视上看到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演的《泰坦尼克号》后,大叫到自己认识这个人。可哲秀不以为然。因为明星谁不认得,只是人家不认识自己罢了。而这时,在酒吧借酒消愁的比利,接到了莱昂纳多的电话,询问他关于安娜的事情。原来以前莱昂经常参加安娜的party,跟安娜是朋友。

  应安娜的要求,哲秀带安娜去看电影,但是电影院里人们的种种市民习惯,让她忍无可忍。看不过去的哲秀只好带安娜到录像厅租了包房,两人一起看。哲秀中途睡着了。看着哲秀的睡颜,安娜觉得自己心脏怦怦乱跳,她起身逃了出去。

第九集

  张哲秀一觉醒来不见安娜,于是出来找她。就见安娜一路无论看到什么,都说别人是鬼样子。哲秀追上安娜,问她怎么了。安娜说都怪哲秀,自己只要一看到他心就乱跳,还突然一把抱住哲秀。

  哲秀把安娜拉到小酒店。安娜说看到哲秀喝酒的样子,心也扑通扑通跳。哲秀慌忙说,那是因为你喝醉了的缘故。然后打趣说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安娜断然否认,说自己只是快要恢复记忆了。

  比利发现放在桌上的自己和安娜的结婚照不见了,立刻赶去找安娜。路上他看到姜子,追问她是不是她拿走了照片。纠缠间姜子跑掉了。比利只好跑到哲秀家,为了不被安娜看到,他躲在房外的一个大盆里,但是刚好哲秀的三个侄子跑到院里踢球,比利想要离开,却屡次失去机会。最后,哲秀和安娜,还有德久和他妈妈都跑到哲秀家来开烤肉大会。功夫不负苦心人,趁大家不备,比利终于把照片从姜子的包里偷了出来。

  孝贞借口柔静过生日的,怂恿她开生日会。孝贞想借这个机会接近误以为是大财主的德久,而柔静则想着可以接近哲秀,就欣然答应了。

  哲秀带安娜去医院做检查,安娜在看到有人在弹钢琴。自己一时情不自禁谈了起来。哲秀一转眼发现安娜不见了,才想起来安娜没有手机。

  哲秀给安娜买了手机,而德久还以为哲秀是给柔静买的。他无意中对孝贞说出了这件事。柔静满心高兴的来找哲秀,但是哲秀完全忘了她的生日。

  柔静假装喝醉了打电话给哲秀。哲秀慌忙赶了过去,跟她在一起的安娜也跟了过去。安娜一眼就识破了柔静在装醉,于是两个人趁哲秀不在的时候,展开了明争暗斗。柔静更对安娜说出,她不会放弃哲秀的。

  安娜让哲秀不要去送柔静,说她已经离开他了。而哲秀则说,你也会离开我的。安娜犹豫着说出,也许我不会离开的。虽然哲秀最终还是送柔静回去了。但是他对柔静说,以后不要找我了。表示自己要从此忘掉柔静。

  一天早上,哲秀醒来突然发现安娜不见了,他想起头天晚上,安娜说如果自己恢复记忆了就会离开他的话,吓得哲秀以为安娜真的走了。结果安娜回来的时候,哲秀就忍不住对她大吼,要走可以,但是不可以一声不吭的离开他。

第十集

  因为回忆起安娜当年接受自己求婚时的情形,比利决定要重新追求安娜。这天,他抱着安娜的爱猫公主去找安娜,果然,有公主的帮忙,比利很顺利的接近了安娜,但是就在气氛正好的时候,因为哲秀的一通电话,安娜立刻跑掉了。

  哲秀听说曾经有人在安娜的船上工作过,为了追查这条线索,哲秀跟德久去了首尔。刚巧这一晚,哲秀的三个侄子都生病了。安娜照顾了他们一晚上。早上,安娜想给生病的三个孩子煮粥,但是完全不会的她把粥给煮糊了。这时柔静来找哲秀,无奈的安娜只好向柔静求助。哲秀这时也匆忙赶了回来,得意的柔静向哲秀抱怨安娜不会照顾小孩,但是哲秀却为安娜辩解。

  安娜接到一通电话,原来是失踪人口中心给哲秀打来的。他们想劝说他,不要收留毫无关系的人。而这时柔静也约出安娜,告诉她,自己不去美国了,因为她放不下哲秀她对哲秀是真心的。

  感到自己完全是多余的安娜,再跟柔静分手后去找哲秀,让他陪着自己喝了喜欢的米酒吃了喜欢的炸酱面,在吃完回来的路上,两个人又跑去玩抓娃娃机,哲秀为安娜抓了一个猫玩偶。安娜觉得没有任何遗憾了,第二天一早,安娜就趁大家都出门了,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哲秀家。

  在上班的哲秀又收到失踪人口中心打来的电话,问他传真给他的收容院的资料是否收到,并且说是昨天一位女士要的。哲秀立刻明白是安娜,再联想到安娜的表现,不安的哲秀立刻赶回家,果然看到安娜留下的纸条。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哲秀终于在一家长途汽车站找到了安娜。但是安娜坚持说自己恢复了记忆,不肯跟他回去。着急的哲秀脱口说出“如果你恢复了记忆,就不应该还是罗桑实(安娜失忆后,哲秀给她起的名字)”。

第十一集

  哲秀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安娜,然后把她带了回来。因为刚知道真相。正在气头上,安娜霸占了哲秀的房子,把哲秀赶到了外面去住。

  德久妈听说了安娜的事情,来看安娜。从德久妈那听说了自己曾经对哲秀做的那些过分事情,以及哲秀一直在找自己的家人,安娜的火气没有那么足了。在安娜又到处去调查自己身世时,听说哲秀早就来帮她登记过,但是却没有人来找自己后,安娜终于解开了对哲秀的误会。两人和好了。

  比利又不死心的跑来,但是在路上碰到了姜子,又被姜子把那张结婚照拿跑了(这次比利放在了车里)。不得已比利只好到处追着姜子跑,姜子还以为比利再跟她玩。最后姜子告诉比利,照片不在她身上在小卖部。赶回小卖部的比利,碰到了来买东西的哲秀和德久,他听到哲秀怀疑说,为什么没人找安娜,而且什么线索也没有,难道是安娜的家人故意要抛弃她吗。

  哲秀把手机放到了桌上,这时柔静打来电话,哲秀没有注意到,倒是安娜看到了。想起那天柔静说的话,害怕她会跟哲秀表白,于是安娜趁哲秀没注意,把手机藏了起来。柔静不死心,又打家里的电话,又是安娜接的,安娜假模假事的要去叫哲秀,但是却用垫子把电话盖了起来。

  哲秀出门上班了。安娜在家里坐卧不安,担心柔静会去找哲秀,最终她决定去找哲秀,一旦要赶在柔静前面,不能让他们见面。但是此时柔静已经找到了哲秀,跟哲秀说出了,自己不结婚了,只要哲秀肯接受她,她哪里都不去,她对哲秀是真心的。

第十二集

  哲秀拒绝了柔静,说自己不能去她那里了,因为他已经答应了安娜,要照顾她。

  安娜开车回家,在路上差点撞上比利。安娜躲闪之余,把张哲秀的车撞坏了。比利慌忙说都是自己的错,于是带安娜去修车,然后又请安娜吃饭。

  柔静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于是来找安娜,讽刺她是跟哲秀毫无关系的人,安娜抓住柔静说要给她买药的话头,真拉着她去买了补品。但是拿了人家的东西,安娜的气势半点没弱,反而更嚣张的说,不要来惹我,不然我装一辈子失忆,拽着哲秀一辈子。气的柔静无话可说。

  哲秀见睡在客厅的安娜晚上冷得睡不着觉,于是想腾个房间给安娜。他打电话约安娜出来,安娜出门碰到比利,于是坐上了比利的车。安娜看到比利的戒指,又听到比利车中放的老歌,而触动了些记忆。

  在到达目的地后,下了车的安娜不小心撞掉了一位路人的鱼缸,看到掉在地上的那条小金鱼。安娜的脑海中不禁出现了当初比利因为金鱼而大吼着要跟自己离婚的片断。安娜的脑袋剧烈的头痛起来。而此时那位路人因为气愤挥拳要打安娜,幸好哲秀赶到。而比利此时躲在一旁,后悔着自己为什么没冲上去。

  安娜把手机拉在了比利的车上,因为失去了还给安娜手机的机会,比利只好把手机拿了回来。看到安娜手机里的照片,比利哭了。为什么自己和安娜之间就不能变的温馨呢。为什么自己直到现在还在害怕安娜而不敢去抓她的手呢。

  因为手机找不到了,安娜于是说出了比利的事情,猜测说是不是拉在他车上了。哲秀听了,感到很不是滋味。而安娜更添油加醋的说,如果我恢复了记忆,回到了从前的自己,就要去很远的地方,那时候,你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偶尔遇到我再次见面了。哲秀沉默了半天后,坚定地回答说,我会去找你的,不管多远,我们会再次见面。

第十三集

  这天晚上哲秀对桑实(也就是安娜)说,无论她走到哪里自己都会追去,这番话带给桑实无限遐想和心跳,没想到哲秀很快打破了她的幻想,表示自己是为了逃债才会对桑实穷追不舍。

  第二天当桑实在哲秀的房子里醒来时,看到他和一群小朋友玩得正高兴,不服输的桑实跑过去抢了一根绳来跳,结果是把自己缠在一起搞得很狼狈,更由于小朋友们捣乱,一下子就扑进了哲秀的怀里,两人都因此心跳不已。

  始终希望妻子安娜能恢复记忆回到自己身边的比利,跑去找桑实,没想到桑实居然真的兑现诺言亲手给他下面。满脸幸福的比利忍不住回想起当初和安娜的婚姻生活,安娜对任何人都不愿意交心,有一次比利为了讨她欢心亲自下厨,反而遭到一顿臭骂,但现在失去记忆的桑实,居然亲自为自己下厨。心情激动的比利主动要求帮忙桑实做饭,跑去切洋葱,忍不住一边回想过去一边落泪。

  最终虽然因为比利的疏忽面给下糊了,但桑实开心的模样让比利大为激动。回到公司的比利忍不住对孔室长感慨说,自己和安娜结婚一年多,都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么开怀大笑过,比利开始自问应不应该让安娜恢复记忆。

  姜子邀请桑实去参加晚上大家的聚会,原本怎么都不肯答应的桑实,突然想起哲秀的一番话,立刻冲回来答应了下来。

  比利接到通知,由于安娜已经失踪一年,法律上可以证明她死亡了,安娜的所有遗产都归比利了,让比利产生了矛盾,到底要不要为桑实恢复记忆,经过孔室长的提醒,他终于决定支开哲秀把桑实骗过来。

第十四集

  哲秀和桑实终于一吻定情了,两人手牵手在街上走的时候,哲秀更忍不住向桑实表白自己对她的爱意,然而桑实虽然坦诚接受了却始终不肯做出口头上的回应。

  柔静阴差阳错之下得知原来桑实就是比利的妻子安娜,决定在哲秀出差之前赶快告诉他。结果路遇桑实,始得知两人已经定情且两情相悦,从桑实口中得知此事的柔静,突然改变了想法,暂时不把实情说出来。

  接下来哲秀终于在比利的安排下出差去了釜山,比利想利用这段时间说服安娜,让她跟自己一起离开韩国远走他方。

  但当比利来到哲秀家的时候,却看到桑实正开心地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脸上那种放开一切的灿烂笑容是比利从来没有见过的,立刻打消了想带走桑实的念头。

  机缘巧合之下,桑实找到了安娜的结婚戒指。当天晚上桑实做了一个梦,安娜拿起她白天放在桌上的戒指,指出她应该想起一切回家了。睡梦中的安娜忍不住泪流满面,幸亏此时哲秀打电话过来,桑实激动之下终于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

  桑实拿着戒指准备去还给比利,没想到回到自己的公司,所有员工都因为明明已经死的老板娘回来大吃一惊,这件事立刻在整个公司引起骚动。

  柔静终于忍不住了,拉着莫名其妙的桑实回到自己家,让她看到了和比利的结婚照。此时不仅比利赶回来了,哲秀也因为发现比利的阴谋冲来找他算账。

  比利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桑实,一转头却看到哲秀也在,慌乱的桑实慢慢后退,失足掉进了游泳池,在水中的桑实终于想起了一切。

第十五集

  桑实终于回忆起了自己身为赵安娜时候的一切,理所当然地搬回了自己家来住,为了讨好安娜并处理好和她的关系,比利每天想了不少办法,然而安娜始终觉得很空虚。

  回来后的安娜有些不一样了,到公司去会对人说谢谢,会关心员工的身体,而不只是在乎东西有没有摔坏,但她的转变并没有获得大家的欢呼,反而让本来就视她如蛇蝎的员工们感觉更加毛骨悚然,孔室长更忍不住惊呼安娜还没有完全恢复。

  面对被所有人害怕和恐慌的生活,安娜虽然有些无奈但并不感到伤心,听到比利的安慰,也只是感叹自己本来就处处都没有人缘,更表示自己失踪了,根本不会有人等她回来。但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姜子正坐在路面等桑实回去。

  为了讨好安娜让她真正意义上地回到自己身边,这天比利专门邀请了中餐师傅来给安娜作正宗杂酱面,没想到吃了一口的安娜居然开始哭,比利只好带走所有人给安娜单独留下一点空间。

  独自坐在房间里默默流泪的安娜,此时满脑子都是哲秀,但现在他们当然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

  比利始终希望说服安娜跟他回美国,更哀求哲秀做坏人,不要把事实真相告诉安娜,考虑到安娜和比利的婚姻幸福,哲秀只好同意。

  这天安娜突然答应比利跟他回美国,但到了晚上却突然很思念哲秀,于是跑去把白天已经扔掉的,哲秀当初送的手机找了回来,看着站在夜风中寂寞的安娜,比利突然感到很不安。

  此时哲秀也开始想念安娜,于是跑去当初两人相遇的车站回味,却发现安娜正坐在那里。

第十六集

  安娜决定和哲秀正式分开了,这天晚上两人就这么背对背从车站走开。回到家的安娜发现工人们正在喝小酒、打牌,看到安娜来当然全部起立不敢动弹,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安娜发现他们居然在喝米酒,终于忍不住要求一起喝,看到安娜和员工们其乐融融一起边喝酒边聊天的样子,比利感到很安慰,但安娜却感到很尴尬,赶紧站起来走人。

  比利指出安娜这样温和的样子其实很好,安娜却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今后会比以前更加冰冷,这一切都是为了忘记哲秀。

  回到房间比利发现安娜再一次睡在了沙发而不是床上,看着这样的安娜比利首次感觉万分矛盾。

  来到哲秀家,安娜才知道哲秀出去了,家里只剩下哲秀的三个侄子。安娜离开的时候,三个小男孩都忍不住大哭大闹起来,需要人帮忙拉住他们,安娜才能顺利离开。她不知道的是,哲秀已经决定带着他们一起搬家,离开这个伤心地了。

  安娜下定决心独自回美国,把度假村留给比利,也不愿意再跟哲秀在一起,虽然很想去看看哲秀,但在车里偷偷看到对方的时候,终于因为他没有打电话过来黯然离开。

  比利决定把真相告诉安娜,告诉她哲秀并没有对不起她,但安娜回来之后却表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根本没必要这么做了。

  安娜带着小猫公主乘车离开,路上公主突然失去了踪影,着急的安娜丝毫不管自己阻碍了交通死命寻找,长长的车龙后面,哲秀就在那里,两人终于见面了。哲秀更求安娜为自己留下,同时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