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金南珠从小看着母亲为了家庭付出与牺牲,虽然已到了适婚的年龄,但深怕结婚后,自己会跟母亲的境遇一般而一直回避结婚,不过,到了三十岁,还是选择了结婚的她,果然尝到了预料中结婚生活的苦味儿而伤心,可是一番激战之后,最后是否找得到平凡中的幸福呢?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泰珠的父亲正在英郁家里,做地下室工程外不是.工程结束以后,英郁的奶奶拿出英郁的父亲穿旧的衣服送给泰珠的父亲.英郁的母亲说明,这些是旧衣服,如果不想要就别要走了.泰珠的父亲却表示感谢,并全部接受了.在一起的泰珠母亲,拜托英郁母亲,如果家里有什么累活,可以叫她来帮佣.

  英郁的家里丝毫不知道英郁和泰珠交往的事情,他们还在担心已经到婚龄的英郁至今没用男朋友.英郁认为,泰珠的家庭等其他条件,和自己相差悬殊,不好开口,因此保守秘密,说明还没用结婚的念头.

  英彩和男朋友一起出游的路上,由于汽车出了故障,只好跑回宿舍.可是,宿舍检察举着手灯,正在等待英彩回来.宿舍检察责怪英彩,自开办宿舍以来,你是创出纪录的人,其他学生都因为你感到不安,他们纷纷提出,如果你不搬出去,他们要搬出去了,所以,请你最好马上给我退房......

第二集

  英郁问询母亲,穿在泰珠身上的衣服是不是父亲穿剩的衣服.母亲回答没错不.英郁却大发脾气,责怪母亲,人家也有自尊心,以后千万不要把家里人穿剩的衣服乱送给别人.母亲却看不起泰珠的家人,认为他们是真的没有,才感到遗憾的人.令英郁雪上加霜的是,回到家里发现泰珠的母亲在自己家里,开始做钟点工保姆了.英郁吓坏了,她责怪母亲,为什么偏偏雇用那位阿姨,母亲却解释,她很能干,以后还要继续雇用呢.

  泰珠得知母亲在英郁家里做钟点工的事情,伤心地对母亲说明:以后由我来赚钱,你就不要在她家里做事了.泰珠和英郁一起边喝酒边谈论他们以后的事情. 英郁感觉到和泰珠约会已经成了负担.见此,泰珠提出'你认为不高兴有压力,就分手吧'并提出以后不再相见.英郁也同意了.泰珠接着说,尾巴长容易被发现,既然玩了两年,时间不算短了.英郁也承认是玩了两年,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几天以后,泰珠的母亲从英郁家做工回来后,说英郁就要和通过司法考试的人相亲结婚了.泰珠感到英郁背叛了自己...

第三集

  英郁提出分手以后,和泰珠吵了起来.伤心之余,喝多了酒,被人背了回来.第二天,泰珠的母亲来到英郁家里做工,进入英郁的房间收拾英郁乱扔的衣服,要洗涤的时候,和醉意朦胧的英郁撞个满怀.

  兴男洗车的时候,在英郁的车座之间发现了帖着泰珠照片的工地出入证,拿给泰喜看.泰喜告诉妈妈,让兴男洗车的,英郁的车里,有哥哥公司的出入证.泰珠的母亲暗生疑心.

  英郁在父母的劝说下,出门去相亲.身穿工作服去相亲的英郁,专挑不中听的话来说.在父亲的拜托下不得已才来相亲啦,因为不愿意清醒,出来之前独自喝了两瓶啤酒啦,这段时间喝多了酒,心里好难受啦等等,她还建议不如一起去吃晚饭.

  泰珠也在父母的劝说下,出门去相亲.来相亲的女孩详细问询月收入和奖金,以及这段时间的积蓄,等结婚以后是否分家等事宜.

  相亲回来以后,英郁和泰珠偶然在公园相遇了.他们互相问询相亲事宜是否顺利.他们各自谎称进展非常顺利,有可能马上结婚,然后假装笑眯眯地分手了.泰喜躲在一边吃惊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第四集

  泰珠母亲把泰珠叫到身边,追究每个周末一起去建筑工地过夜的女人到底是谁.泰珠极力掩饰吃惊的表情,含糊不清地回答,根本没有女人.母亲又问,不要再说谎了,那个女孩是不是英郁,然后飞快地扫视泰珠的表情,并确信无异了,那个女孩就是英郁.泰珠说,是谁在胡说八道.母亲说证据十足,为什么说谎,不如去对证,泰珠感到很难做.

  母亲对泰珠说,事到如今,即使她家不高兴也不行了,得知来龙去脉,女方家还能怎么样,你和英郁结婚吧.泰珠表示绝对不行.泰珠母亲大发雷霆,既然不是那种关系,为什么一起生活.泰珠却表示,就是为了结婚做主,才不喜欢她家.

  泰珠母亲撕毁从英郁家里拿来的马夹,流着泪伤心地说,连儿子的心思都不知道,还拿回来这些东西穿在身上,伤了儿子的自尊心...

第五集

  英郁来到泰珠的宿舍,提出分手以前搞一搞离别仪式,并问泰珠,或者不结婚一起生活,或者不顾家庭,私下里结婚行不行.

  泰珠表示,自己不想成为不孝之子,另外也不能抛弃亲人.英郁问起,到底有没有不分手的办法时,泰珠安慰,天低下相爱的人,不见得都要结婚一起生活,虽然很累,还是尽快忘掉这份感情吧.英郁也同意这么做.

  泰淑对泰珠说,如果真心喜欢英郁,就不要轻易放弃.泰珠解释,不愿意继续伤害其他人的感情,如果可能,想尽快结婚了事,身边有其他女孩最好给我介绍一下.泰淑看见英郁和公司同事一起喝醉以后耍酒风,气愤地给英郁的父亲打电话,府上女儿和什么样的男人,一起过了两年的夫妻生活,此事是否知道,如果让别的人流泪,自己眼睛则会流血的道理.英郁的父亲问,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胡说八道.泰淑回答,如果信不着,可以到公寓施工现场,找张机师确认,然后挂断了电话.姐夫责怪泰淑处事鲁莽,不考虑左右.泰淑也突然对自己惹出的事情,感到后怕,又感到后悔了,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

第六集

  英郁的父亲接到泰淑的电话后,半信半疑地来到公寓施工现场寻找张机师.当他见到出来的竟然是泰珠,感到惶惑与失望.

  英郁父亲说明,接到了一个年轻女人的电话.我要确认一件事情,我来找你是想知道,你和英郁的关系是否很近.泰珠看出,对英郁的父亲说谎可能行不通,只好解释道,和英郁相处奏了两年,这都是事实,不过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们分手了,您不必再为此事费心.

  英郁的父亲回到家里,叫来英郁打了一个耳光.父亲对吃惊的英郁母亲说,你那了不起的儿女,竟然和电器维修中心张氏的儿子,谈了两年的恋爱了.母亲将信将疑地凝望英郁,等英郁的母亲回过神以后,捶打英郁.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怎么可以瞒母亲两年时间. 英郁的父亲伤心地和英郁的姑父一起喝闷酒,失望地说,曾经对英郁怀过多少期待,到头来,连做梦也没想到,反而被坚信不移的女儿挨了一拳. 泰珠责怪泰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何必给英郁父亲打这种电话.起初,泰珠坚决否认打电话的事,后来经泰珠不断追究,泰淑抽噎地说,看到英郁和别的男人一起约会回来,一瞬间,气往上涌,就稀里糊涂地打了电话,如果你真心喜欢,无论如何也要留住她才是....

第七集

  英郁父亲对英郁说,不可能与不相爱的人处了两年,现在你就嫁给泰珠.英郁却说明,自己是极其自私自利的人,目前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暂时无法结婚.父亲则问,人又不是永远年轻,老了,人生还能剩下什么.英郁认为,经过两年的恋爱,不是没想过结婚,不过,明明知道结了婚,两个人都会带来不幸,怎么能选择结婚,再说从来没想过要做他家的儿媳.

  英郁母亲有意躲开泰珠家的店铺,绕道去市场.回来的路上,还是遇到了泰珠的母亲.泰珠母亲说有话要讲.泰珠母亲刚要提起泰珠的事情,英郁母亲难为情地说,家里有急事,有事尽快讲.

  泰珠母亲说,年轻人相爱,很有可能发生越轨行为,泰珠从小就有很多女孩追求,听说泰珠和英郁谈恋爱,我也不感到奇怪.你也没有必要因为别人议论,想搬到别处去.英郁母亲听到此话,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英郁母亲怪父亲不会处事,象英郁的事情,最好把英郁叫过来,先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告诉她一声就行了,何必兴师动众.英彩也在,你还动手打......

第八集

  英彩砰然心动俊希能陪她参加大学生活动.她有意甩掉兴男和俞娜,单独和俊希在学校走廊游览,无意间,英彩被扭伤了脚脖.这使他们两个相聚的时间多了起来.

  英郁母亲听人说,英郁妈妈以双重性格过婚姻生活的话语,非常难过,她简直不可思议.丈夫的安慰也没能解开她心中的疙瘩.英郁向父亲保证,忘掉泰珠,一心扑在工作上.

  英郁在泰珠家门前,看到蔡圆出来,假装没看见.几天以后,蔡园带来了英郁的衣服,英郁非常生气蔡圆为什么进出泰珠的家.蔡园惴惴不安地一口咬定,她和泰珠仅仅是朋友关系.

  英郁的父亲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发现了喝得酩酊大醉的泰珠,把他送回家里.第二天英郁的父亲见到疲惫的泰珠,建议他和英郁结婚.泰珠不愿意让英郁背上做儿媳要承受的包袱,拒绝接受英郁父亲的建议.英郁父亲怨言泰珠处事拿不出勇气......

第九集

  泰珠虽然对英郁父亲表示理断和英郁的关系,心里却极其后悔.彩圆见泰珠的态度,心里暗暗感到遗憾.同样,英郁的心情也很复杂,不过,仍然对蔡圆说,决定忘掉泰珠.泰珠听到此话,便决心也忘掉英郁.

  俞娜和智影言语之中流露出,看不起在汽车修理中心工作的兴男和俊希,为此,彩希很生气,也很伤心.这段时间,英彩反而和兴男,俊希,泰喜的关系越来越近了.

  英郁父亲对英郁母亲说,给泰珠和英郁举办婚事.英郁母亲非常气愤,奶奶却支持父亲的做法.泰珠为了忘掉英郁,出门去相亲,并认为对方适合结婚条件.英郁得知此事,奉劝泰珠千万不要和不相爱的人结婚,另外最好给她一点时间考虑.泰珠冷冷地拒绝后,转身离去.英郁绝望地回到家人面前,哭了出来......

第十集

  因为泰珠让英郁流泪,叔叔去泰珠家大闹一场.弄得附近居民都得知了此事.为此,英郁家和泰珠家都很灰心丧气.

  英郁因为心里负担重,加上过度疲劳,住进了医院.全家人都很心疼她,只有伤心的母亲仍然心中有气.泰珠去医院探望英郁,英郁求他回到自己身边来.结果,他们二人终于决定结婚了.英郁父亲劝英郁母亲允许他们结婚.无奈之下,英郁母亲只好同意他们结婚.

  在两家父母相见礼上,两家父母都感到失魂落魄.英郁母亲一点不掩饰不满情绪,泰珠母亲则不满意英郁母亲的态度,就连英郁父亲也对英郁母亲的态度感到不满,回到家里斥责她不该如此,英郁母亲怒气还没消,她说,今天就差钻地洞了.心情感到不安的泰珠和英郁,漫步在江边上,承诺日后互相努力......

第十一集

  泰珠和英郁决定结婚以后,两家人议论结婚礼堂,结婚聘礼等事宜,却事事碰壁.英郁母亲让英郁选择高级礼堂,而泰珠家里则表示,要找一家适合自己水平的普通礼堂.英郁只好让了一步,她提出放弃选择礼堂,不过要分出来单过.泰珠马上提出要和父母一起生活.英郁说,这个婚礼,我伤透了父母的心,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分出来过.泰珠却说,谁让你这么做了,与其每天大吵大闹,不如现在了结此事.

  英郁母亲和英郁姑妈一起去泰珠家里送结婚聘礼时,泰珠奶奶在新衣上撒了一泼尿,泰珠妈妈和泰淑急忙扒她裤子换洗.英郁母亲见此,感到难言的苦楚,有气也不知道往哪里发.英郁母亲立刻去公司,找到泰珠后责怪他,怎么能让英郁承担这一切,与其如此,不允许你们的婚事......

第十二集

  泰珠举出,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房子又小等许多理由,提出暂时和英郁一起搬出去住,等到时候,再回来一起生活.泰珠母亲感到儿子背叛了自己.

  英郁父亲去泰珠公司附近把泰珠叫了出来.他说,到目前为止,虽然有些事闹得不太愉快,不过以后我们就如父子关系了,然后递给他一个钱袋子.

  他还说道,女人似乎很在乎别人的眼光.亲家人找的房子,丈母娘好象没太看中.这笔钱不要用在其他地方,你给英郁买个戒指,再找个明亮的房子吧.

  泰珠和英郁举行婚礼的那一天,看起来富裕的新娘的宾客,以及来自偏僻市场的新郎的商人宾客,分成了两派.结婚仪式开始了,主持婚礼的人进行了好一段时间,此时,英郁母亲由于长时间没吃没喝,又伤心欲碎,终于晕倒了.主持也停止了致贺词.英郁父亲抱住昏迷不醒的英郁母亲不知所措,而英郁也不知如何是好......

第十三集

  泰珠母亲听说英郁母亲无关紧要,伤心地责怪她,几分钟都坚持不住,搅乱了婚礼.

  英彩母亲在婚礼上,听到来宾对泰珠母亲议论纷纷,便问英彩祖母,泰珠母亲是不是继母.

  英彩和大雄来看新房.大雄说,他非常羡慕泰珠和英郁......英彩假装说,知道大雄有一个相好的女朋友.

  泰珠和英郁来到结婚旅行目的地,听说英郁母亲没有什么事情了,这才放下心来.他们学着电影中出现的场面,进入了宾馆洞房......

第十四集

  英彩后来得知父母勉强带她去相亲的事情,只好给事先约好见面的俊希一行人打电话,要说明晚去一会,却怎么也打不通.

  大雄开始和心上人郑小姐约会.郑小姐告诉大雄自己离婚的原因种种,这使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了.

  英彩和父母分开以后,急忙赶到约会地点,只见泰喜和兴男坐在那里.喝得酩酊大醉的兴男斥责英彩为什么不敢把俊希介绍给父母,还要约会,以后不要再利用俊希了.

  泰珠和英郁新婚旅行回来后,英郁想请父母吃饭,英郁母亲却表示不高兴.此时,南革打来急促的电话......

第十五集

  大雄去找郑小姐求婚.郑小姐表示拒绝,她说,自己是离了婚的孩子母亲,你们家里一定会坚决反对.

  大雄也想到过郑小姐担心的许多事情,可是没有郑小姐在身边,简直无法生活, 他认为,等过了一段时间,家里人会接纳郑小姐,不如现在一起去认识认识.

  大雄把郑小姐介绍给家里人间,大家都感到比较满意.第二天,大雄递给母亲一粒清心丸,接着说,其实郑小姐是离了婚的女人,身边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可她却是我的初恋情人,请母亲允许我们结婚.

  泰珠母亲来到泰珠家里,看到英郁把热乎乎的饭弄成冷冰冰的饭团,告诉儿媳,每天早晨都要煮饭吃.英郁说,因为没有时间,自己做不到.婆婆却说,有时间化装,为什么没有时间煮饭,或者每天做饭吃,或者回家吃完早饭,再去上班......

第十六集

  英郁祖母非常生气老儿子竟然带来了离了婚的孩子妈妈,还谎称是小姐,来欺骗家里人.大雄哀求,即使你们感到失望,也希望能答应我们的婚事.英郁祖母表示坚决反对.她乾脆去找郑小姐直接了当说,假如你身边没有孩子,幸许可以考虑一下你们的之间的事,就目前的状况,认你做儿媳,实在感到心累,但愿你能遇到其他的好男人.

  泰珠母亲认为,早晨,英郁常给儿子泰珠冷饭吃,便每天早晨带饭过来.这种作法,使英郁感到透不过气来.她向泰珠发脾气,泰珠反而劝英郁,别想得太复杂,就当作不受累,吃热饭的一种享受.英郁却很生气,她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怎么方便就怎么生活......

第十七集

  泰珠母亲来到泰珠家里告诉英郁,衣服不能混在一起洗脸.英郁对泰珠母亲事事都进行干涉的作法,感到很心烦.此时,偏巧英郁母亲路过这里,她劝说泰珠母亲,现在的年轻人自尊心都很强,家务事就由他们的方式吧.泰珠母亲气愤地走了.

  英郁责怪自己母亲,以这种方式对待泰珠母亲.结果,弄得英郁母亲也不高兴起来,反而反问该说的话为什么就不能说.英郁遭到两家母亲的斥责.

  大雄流着泪问英郁祖母,郑小姐是不是真的不行.英郁母亲退了一步,她问能不能不带孩子过来.当大雄问起此事时,郑小姐坦白,孩子不在身边,作为孩子母亲怎么能幸福,大雄表示歉意.

  英郁祖母为了让大雄远离郑小姐,派大雄跟着英彩父亲去中国发展.有一天,一家人突然接到了大雄在中国去向不明的电话......

第十八集

  听说大雄在中国不见了,全家人担心地到处寻找大雄.英彩母亲认为,大雄可能在郑小姐家里,于是去找郑小姐.兴风作浪的英彩母亲说明来意,见郑小姐说大雄没在这里,英彩母亲还是进到屋里,到处寻找,非要亲眼确认.郑小姐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英彩母亲讲述,大雄去了中国,现在回到了韩国却失去了联系,假如有他的消息,请转告一声.郑小姐听说大雄去向不明了,正在担心之际,大雄打来了电话.郑小姐接到大雄的电话,一边赶往大雄那里,一边与大雄家里联系.

  憔悴的大雄哭诉,没用郑小姐在身边,简直无法生活,我们结婚吧.大雄见郑小姐拒绝结婚,大雄说,不如死给你们看,说着就跳进了河里.大雄家里人接到郑小姐的电话,急忙赶过来,抱住了大雄.大雄让他们不要管.家人说,就是看在英郁祖母的份上,也不该选择这种作法......

第十九集

  英郁母亲去大雄寄居的郑小姐家里,开导他们,最好先回家里去,等英郁祖母在家的时候,你们再争取,她现在不在家里,你这么做,我很难做人.大雄却说什么也不回去.英郁母亲无可奈何地只好拜托郑小姐,最好说服大雄,劝他回家去,如果英郁祖母,或者英彩母亲得知此事,不会轻易放过你.

  英郁对泰珠事先声明,装成善良的样子,实在感到压力重重,另外,生产性也提高不上去,因此,以后仍然按照自己从前的方式生活.泰珠母亲送小菜来了,当她看到冰箱里有很多东西得扔掉了,就斥责英郁,厨房根本没有做过饭的痕迹,就算成不了出色的主妇,也得过得去嘛,从明天开始,先做好家务.

  英彩母亲得知了大雄在郑小姐家里.她在郑小姐孩子面前,揪住郑小姐的头发说,因为你,我母亲说不定活不长了.大雄和英郁母亲忙于劝架,孩子在一边哭泣,家里乱成了一片......

第二十集

  英彩母亲在郑小姐女儿面前,把她们家弄得乱七八糟以后,回去了.大雄一边给郑小姐的伤口上药,一边哄啼哭的孩子.他认为,自己引火烧身,结果使郑小姐遭殃,这份歉纠的心里,使他鼻子一酸.郑小姐心里反而痛快了一些,失败的婚姻使她坚定了更要过好一次人生的欲望.大雄指责英彩母亲,不该在孩子面前为难没有过错的郑小姐.英彩母亲却反驳大雄,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于是两人吵了起来.

  英郁父亲去问大雄,爱情苦短,责任和义务却跟随一辈子,你有信心负这个责任和义务吗.大雄回答,有信心.英郁父亲说,既然如此,就带着行李先回家里争取英郁祖母的同意,我有心帮你.

  英郁下班回到家里,发现泰珠母亲在英郁的新房里,正在做饭.英郁心中有气,劝泰珠母亲,不要不分时间进出这里,我在家里的时候,我会给你开门,说着要收回钥匙.泰珠母亲不愿意.英郁表态,既然这样,我要换掉暗锁,另外,家务事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最好全权拜托给我.泰珠母亲只好把钥匙还给了英郁,可心里很气愤.她把此事告诉了小姑子,小姑子马上把英郁叫到家里,训斥英郁怎么可以如此对待泰珠母亲,再怎么忙,该做的就得做.她们大吵一顿,英郁仍然坚持,我的事情,请不要来干涉......

第二十一集

  大雄不吃不喝躺着一动不动,直到英郁祖母同意他和郑小姐的婚事为止.见此,英郁父母劝说英郁祖母,大雄性格顽固不化,你这样视而不见,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事,不如同意他们结婚.

  英郁祖母听到此话,顿时气馁,终于流着泪同意了.大雄见母亲同意他们结婚了,马上爬起来,飞奔到郑小姐家里,转告喜讯.英彩母亲却感到不高兴了.她很恼火母亲的作法,好像一辈子都不同意的样子,结果令自己和郑小姐结冤仇,揪打郑小姐,已经把她搞成了那个样子,日后怎么好意思见面.她表示结婚仪式也不参加了.

  泰珠让英郁订一下休假计划,英郁表示太忙,这次不打算休假了.泰珠感到非常失望.

  大雄邀请了亲近的亲戚朋友,举行了简简单单的婚礼.英郁父亲祝愿他们尽心尽力,组建模范家庭,就如不易结合一样.泰珠母亲见大雄结婚不邀请近在咫尺的他们,心情不太好受,当她了解到新娘是离了婚的女人,加上身边还有个孩子,这才有点解开了心头的疙瘩......

第二十二集

  英郁祖母提出,先教育教育大雄和郑小姐,然后再让他们分家独立,建议让大雄他们暂时住在英郁家里.英郁母亲不得已,只好和他们一起生活,怪就怪在自己家里房间太多.

  英郁母亲为了调解郑小姐和英郁祖母的关系,马上让新婚旅行回来的郑小姐给英郁祖母按摩等,从多方面着手努力.不过,英郁祖母对郑小姐就是感到不顺眼.

  英郁每天忙于公事之际,蔡圆常来泰珠家里,又是给烫衣服,又是陪着一起去市场购菜,关系非常亲密.英郁母亲见此,歉意地拜托泰珠,娶了一个在外忙于工作的妻子,即使有什么不便,也忍让一下.母亲还把英郁叫出来,责怪她,不该让蔡圆随便出入没有女主人的家里,也不要把年轻女人带到家里去.

  英郁劝母亲不必担心,泰珠和蔡圆是很久以前的老朋友了.英郁母亲却警告女儿,男女之间哪有朋友关系,万一泰珠走了神怎么办,即使再忙,也要关照一下自己的丈夫. 英郁因为公事喝多了酒,被南革背回家里来了.泰珠感到非常不愉快,等他好不容易按压不愉快的心情,刚要入睡,英郁却说喝多了酒,心里不好受,让泰珠出去买点药回来.这使泰珠对婚后的生活产生了怀疑......

第二十三集

  英郁虽然高兴地出门上班去了,泰珠却不满意以面包代替早饭的做法.泰珠回想着家里丰盛的早饭,嘴里吃着不合自己口味的饭菜.

  在英郁家里,大家见大雄婚后仍然不懂事,英郁父亲便要求大雄每月交相当于两个人住宿费的生活费用.英郁祖母也感觉到了大雄作为家长,责任感不足,对英郁父亲的作法表示支持.

  兴南身穿工作服正在和泰喜戏耍.此时,有一位坐在超豪华轿车里的老人,正在注视着这一切,以为兴男或许是自己的嫡亲.待细细察看以后,见兴男多言多语,性格外向,断言兴男并非自己的血统.当老人失望地刚要转身回去,突然被俊希的身影吸引住了.

  因为英郁的工作繁忙,取消了和泰珠一起吃饭的约会.泰珠去找蔡圆商谈有关饮食等婚后的夫妻生活问题.泰珠对蔡圆坦然地表示,自己虽然理解英郁的立场,却无法控制不满情绪......

第二十四集

  泰珠母亲在儿子的新房,看见钟点工阿姨正在做家务活,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回到家里,泰珠母亲对家里人就英郁雇用钟点工阿姨的事情发泄不满.泰珠的姐夫也在一旁火上加油,说出这段时间对英郁的不满情绪.泰珠母亲认为不能再置之不理了,于是去找英郁母亲,道出英郁和英郁木母亲处事不周.泰淑和姐夫讥讽泰珠,我们家境如此贫困,英郁竟然雇用了钟点工.泰珠仅仅回答我要吃饭.

  泰喜替病中的俊希给英彩打电话,说明俊希不能赴约.恰好,留言被英彩母亲听到,她问英彩,泰喜是谁.英彩正在担心俊希病情,母亲却催促英彩去和报社记者相亲.英彩偷偷跑出去,看望俊希回来后,对母亲表白,已经和自己喜欢的男朋友见过面了,母亲却不相信英彩,一定要出门去见记者.

  她们在约定场所-破旧的警察署区内的小卖店,见到了记者.那位记者不问清白,就对英彩使用非敬语,问询能否跟他一起去解剖死尸现场. 英郁和泰珠正在准备上班的时候,泰珠父亲把他们叫到家里,命令他们搬回家里来过.英郁一边极力推托此事,一边给泰珠使眼色.泰珠却一言不语,接受了父亲的建议......

第二十五集

  躲在俊希房间里的英彩被泰珠家里人发现后,感到很不好意思,不过,想到事情已经被他们知道了,反而无债一身轻,决定不如玩够了再回家.泰珠母亲却嘱咐俊希和兴男,和英彩只保持朋友关系.

  英郁回到家里,诉苦公婆让她搬回婆家一起生活的事情,拜托父母去说服公婆.英郁母亲去找泰珠母亲,拜托她,就让英郁她们单过,却听泰珠母亲,英郁不但不做家务,还让泰珠饿肚子上班.伤心的英郁母亲有口也无言答对.

  英郁父亲斥责英郁不是,同时,担心女儿的心情,驱使他去见泰珠父亲.他们边喝啤酒,边谈泰珠和英郁的事情.泰珠父亲解释,为了他们的健康,才让他们搬回来住.泰珠父亲反而拜托英郁父亲,最好说服英郁回来住.

  泰珠为了英郁,决定在英郁公司附近租间房子,然后把目前的房子让了出来.英郁见此,误以为泰珠为了搬回父母身边住,连一句商量也没有,就把房子让了出来.为此,在马路边,两人吵了一起来......

第二十六集

  夫妻大吵一架之后,泰珠本想回自己家,却不觉中来到了英郁的娘家,过了一夜.不知情的英郁,回到娘家看到了这一切.英郁父亲劝他们劝他们搬回父母身边,一起生活.

  英郁父亲建议,大雄和郑小姐不妨试一试做点买卖.他们两人却表示,不愿意与人计较得失,他们要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并抚养女儿佳琳.英郁父亲感到无可奈何.

  英彩从俊希那里回来后,跟着那位记者例行公事般地结束了警察署的顺序,一起吃了晚饭,然后被记者开车送回了家里.兴男见到此景,气愤地传小话给俊希.

  英郁回到家里,看见姐夫,俊希和兴男在自己家里搬东西,吃了一惊.她气愤地来到婆婆家,进门就给泰珠一个耳光......

第二十七集

  泰珠心里暗暗高兴回自己家里过日子.英郁见泰珠偷着高兴,反而有了一肚子气,她故意身穿露骨的衣服给全家人看,还给泰喜穿同样的衣服.全家人开始窃声窃语,泰珠哀求英郁,穿点像样的衣服.

  佳琳炫耀幼儿园要去海滩玩水.大雄开始没大听懂,后来醒悟过来,佳琳想玩水的意思,在家园和佳琳玩打水仗,度过愉快的时间.英郁祖母看见他们在玩水,斜眼瞪他们. 蔡圆来到泰珠家里.泰珠母亲对蔡圆诉苦自己简直是找罪受.英郁却对蔡圆说,婆家是没有铁窗的监狱,而泰珠就是监狱里可恶的看守.英郁还趁泰珠出差之际,和南革一起去吃饭,一起约会......

第二十八集

  英彩父亲在电话里愤然地说,不如乾脆睬扁我.英彩母亲见到此景,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把电话和手机全部掐断了.不知此情的英郁祖母,要对英郁父亲提出,给大雄他们开个音像店铺,却得知了英彩家里的情况.

  英郁很不高兴泰珠母亲和泰淑给她洗内衣,为此,她们事情发生了口角.上班的路上,英郁吃了泰珠母亲给她做的紫菜饭团后,心情才好转了一些.

  在俊希生日的那一天,兴南,泰喜,英彩和英彩的朋友,一起到夕阳西下的江边去玩.在这里,兴南送情侣戒指给俊希和英彩做礼物,两人海誓山盟永远相爱.此时,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了三个流氓,搅乱了气氛,结果,因为打仗,他们被押到警察署.

  英才父亲正和泰珠喝酒聊天,听说此事,急忙跟英彩母亲去警察署,把英彩领回家里.英彩母亲得知女儿和俊希等人在一起,惹出了祸端,便无情地打了英彩一记耳光.俊希回到家里,经左思右想,决定向英彩父母道歉.英彩父亲却不由解释,上去就殴打俊希...

第二十九集

  英彩母亲对娘家人露出了心中不满,如果大家对英彩稍有一点点的关心,也不至于发生和俊希谈恋爱,或者去警察署的事情.

  俊希因为思念英彩,每天晚上都在英彩家附近徘徊,无奈之下,有时让泰喜给英彩递信送纸条,结果全被英彩母亲发觉,不但撕毁了信件,还没收了带在手上的情侣戒指.

  在汽车修理中心徘徊的俊希爷爷,得知俊希喜欢钓鱼,产生了好感.他暗暗跟随俊希来到了钓鱼池.爷爷看到忧郁的俊希,心里替他难过,不过,他确信了俊希就是自己寻找多年的孙子.

  泰珠荣升监查室长后,因为提出了有关费用节俭的报告书得到了公司的表扬,还获得得了奖金,心情非常高兴.英郁熬夜写的报告书,由于奶奶把电脑砸坏了,茫然不知所措......

第三十集

  英郁母亲担心英彩母亲的健康,建议她去洗桑娜浴,出门喝茶,以此来清醒一下头脑,可是,英彩母亲却误会英郁母亲,创造机会让英彩去见俊希.英郁母亲听到英彩母亲的话语感到好生气.

  英郁担心电脑能否修复之际,在泰珠朋友的帮助下修好了电脑.两人在野外的旅游区,回忆恋爱时期,度过美好的时光.回到家里,英郁再次吃惊,自己的东西被奶奶拿到奶奶屋子里,搞得乱七八糟.

  家里决定把英彩送到美国去,英彩哭着哀求不去美国.可是,英彩在母亲的强压下被带到美国领事馆办理签证.娘俩在排队等待顺序的时候,英彩趁母亲接电话的机会,偷偷溜出来,拼命地逃跑了.然后见到俊希互相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第三十一集

  全家人极力安慰英彩母亲,却毫无用处.英彩母亲跑到泰珠家里,大喊大叫,让他们把英彩交出来,否则,以拐骗罪名让俊希过铁窗生涯.

  兴南和泰喜担心俊希和英彩,不知如何是好,却见两人连电话也没有,暗暗感到生气.在简易酒吧,兴南在泰喜面前,有意给别的女孩打电话.泰喜见此,对兴南产生了不满情绪.

  跟着俊希偷跑出来的英彩,由于感冒上火,只好在一家民宅租房住了下来.俊希向英彩表示歉意,因为自己使英彩受累.他流泪哭诉,如果英彩也是个孤儿,幸许关系会更好一些.

  第二天,英彩高烧退了下去,他们漫步在山中,采摘山上的野果,美丽的野花,谈论布谷鸟抛弃幼鸟的缘由......

第三十二集

  俊希把英彩送回她家门前.此时,在英彩父亲的告发下,潜伏在家附近的警察抓走了俊希.俊希虽然在英郁父亲的帮助下,被释放出来,却对英彩父亲愤怒了.心中的不平,使他乾脆离开汉城,去了郊区的钓鱼池.在此,他见到了爷爷,并跟着爷爷来到了花园.

  兴南对泰喜说明,自己是恋爱自由主义者,希望没有一个人喜欢自己.泰喜因为可怜说这种话语的兴南,便哭了起来.

  英郁母亲的生日就要到了.英郁告诉泰珠,按照风俗习惯,婚后第一年,要由女婿给丈母娘办生日宴会.泰珠误以为真,按照英郁的意思张罗给丈母娘过生日.

  第二天,英郁感激泰珠给自己母亲过了生日.一环报一环,她建议和公婆一起去附近的一家饭馆吃排骨.英郁吃肉吃得津津有味,泰珠取笑她能吃.起初,英郁并没有当回事,去了医院才得知自己怀孕了......

第三十三集

  英郁把怀孕之事告诉了蔡圆.蔡园劝英郁生下孩子,英郁却诉苦即使生了孩子,恐怕也没有人照看.泰珠得知怀孕之事,兴奋自己就要成为父亲了,他高兴地把此事告诉了全家人.

  这段时间,不断有人自称是英彩父亲的朋友,来英郁家里找英彩父亲.英郁母亲和祖母谎言英彩父亲不在这里,让他们回去.来人却不听这一套,非要找出英彩父亲不可.

  英彩父亲向英郁父亲诉苦,说明自己已经极尽全力,请给以理解,他要带着英彩母亲和英彩远赴加拿大.

  俊希跟着爷爷去了老人家的花园,他们边喝酒边聊天.爷爷问及俊希的家族时,俊希回答了泰珠的家人和兴南是自己的亲人.爷爷又问起,有没有真正的亲人......

第三十四集

  英彩一家人为了出国直奔机场.突然,几位陌生男人拦在他们面前,以英彩父亲是禁止出国对象为由,不让上飞机.英彩看到自己父亲被人视做违法分子,精神上受到了打击.他们只好重新回到家里.英彩母亲简单地给英彩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嘱咐女儿多加保重,她和英彩父亲暂时住在别的地方,说完匆匆离开了.

  泰珠请英郁到一家豪华餐厅吃饭,还送给她项链做了礼物.泰珠表示,自己会成为好爸爸,以后还会努力,成为更好的丈夫.英郁听到泰珠的肺腑之言受到了感动.全家人给英郁煮粘鱼汤开始,从各方面给予特殊照顾.

  俊希和爷爷边喝酒,边听有关父亲的琐事.爷爷难过地赎罪,都是因为自己要严加管教,才使自己儿子走上了黄泉路.几天以后,爷爷带着俊希去医院验血了. 英郁要在建筑工地搞夜勤工作,泰珠见此,只好告诉南革,英郁怀孕的事情,并拜托他别让英郁加夜班.英郁回到家里追问泰珠,为什么不让自己工作...

第三十五集

  英郁父亲考虑了整整一个晚上,何如帮助英彩父亲的办法之后,决定卖掉老家的地皮.英彩被突如其来的遭遇,忧心忡忡.同样,身处树木园的俊希也因为思念英彩而感到寂寞难奈.

  为了调解一下心情,英彩和朋友一起去了学校,在此,她又遇到了蜂拥而来的一群债主,在撕打过程中,她晕倒了.就在这一天,英彩父亲出狱后,见到亲人,呜咽不止...

  自从拜托检查遗传分子后,爷爷得到了确认,俊希就是自己的亲孙子.他开始考虑怎么对俊希说明事实真相.他无条件地留住要回汉城的俊希,带孙子去海边钓鱼.钓鱼的时候,爷爷坦白了,自己就是俊希的亲生爷爷.俊希听到惊人的事实,嚎啕大哭起来,哭诉为什么一切都结束了,现在才来找我.

  泰珠母亲打扫英郁车的时候,发现给她煮的鱼汤一点没喝,都坏在保温瓶里了,非常伤心.为此,泰珠和英郁吵了起来. 俊希和爷爷一起回来了.泰珠一家人都非常热情地迎接俊希.俊希说给他们找到爷爷的过程.他们得知爷爷是大企业名誉会长的事实,都很吃惊......

第三十六集

  俊希找到了爷爷,兴男和泰珠一家人都替他高兴.兴男似乎非常羡慕俊希,更加激动不己.俊希跟着爷爷去了李家的坟墓,在自己父亲坟前,磕头跪拜,心情却异常复杂.爷爷劝他搬过来一起生活,俊希却坚持要和兴男继续住在一起,就象从前一样,爷爷感到有些失望了.

  蔡圆来到泰珠家里和泰珠一家人高兴地一起吃晚饭.蔡圆和泰淑聊天的时候,有意透露对泰珠的感情.泰淑感到有些不安起来,她提醒泰珠对蔡园留点心.因为泰珠不能和英郁一起生活,感到心烦意乱.自从和蔡圆有了来往,感情上稍微得到了平衡.

  对英彩一家人的吃住问题,英郁母亲坚决表示不能一起生活.为此,英郁父亲感到很为难.英彩母亲不愿意搬出去,她嫌公寓不宽敞,无法生活,让大雄他们搬出去住.奶奶却提出,即使搭帐篷过日子,也要搭在自家门前.英郁母亲见英郁奶奶的挽留,感到眼前一黑.

  英郁忙得无瑕顾及婆婆给煮的鱼汤,认真工作.她对工作的执着超出了对家人的关心,更不在乎泰珠对她的担心.英郁感到肚子有些痛,她以为不过是小病,没当回事.工事圆满地结束了,英郁和泰珠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他们一起去逛商店,给孩子买了衣服.两人又去了医院,经检查结果,孩子已经死在腹中不呼吸了......

第三十七集

  英郁流产的消息传开了,全家人忧心忡忡.泰珠母亲责怪英郁,加夜班造成的.英郁母亲却责怪自己,没能照顾好怀了第一胎孩子的英郁,才造成了流产.

  俊希久违英彩感到非常高兴.英彩却告诉他,初恋就是被人遗忘的恋情,希望俊希离开自己.俊希认为英彩说的话不是真心话.英彩却继续说道,目前的处境,令人透不过气来,以后最好不要再相见了.

  去见朋友回来的英彩母亲,发现俊希家门前,停着一辆高级轿车.侥幸心里驱使她走了进去,只听有位老人自称是俊希的爷爷,英彩母亲大吃一惊. 英郁母亲去找泰珠母亲说,错就错在让英郁在婆婆家生活.泰珠母亲心情不好,她回答自己也尽了力...

第三十八集

  俊希在爷爷家里,看到爷爷一手栽培的园林,吃了一惊.当他得知此处就是自己的父亲玩耍过的地方,暂时缄默了.他还去了爷爷的公司,见到了和自己同龄的亲戚,听到亲戚们说,爷爷的生活一直都很寂寞,你最好多陪伴爷爷.

  泰喜见兴男心情不好,为了安慰兴男,破开自己的储蓄盒,请兴男去吃辣肠汤,还在歌厅为兴男准备了小小的演唱会.当她见到兴南的心情始终不见好转,让兴男闭上眼睛,然后在兴南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俊希听说英彩在一家自由商场工作,去找英彩.俊希见到英彩对她说,虽然找到了爷爷,却没有了自己的位置,现在反而比任何时候都感觉疲惫.

  英郁谎称去医院,却偷偷去了公司.当她得知自己被电视台邀请的事情,把此事告诉了泰珠,泰珠却根本不理会.上电视的那一天,英郁成功地结束了采访......

第三十九集

  英郁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她说,如果继续留在泰珠身边会憋死自己.泰珠粗暴地对英郁事先交代,走不走给你自由,不过,一旦走出这个家门就别想再回来.英郁失望地转身走出了家门.

  俊希接到爷爷的电话以后,决定搬到爷爷那里.他看了看自己的房间,起初,俊希感到一切都很陌生,渐渐地,产生了责任感.

  泰珠去英郁家里接英郁的时候,英彩母亲问询俊希爷爷是何人,泰珠坦白地说,是五星集团的李东哲会长.英彩母亲差点吓晕了.

  俊希在英彩家门口遇见了英彩.他们漫步在街头,俊希表明很想看到英彩从前的笑脸.自己得到什么样的幸运,都无关紧要,只要英彩在身边,就能感到安慰和幸福....

第四十集

  俊希去自由商场找英彩的时候,正好遇见了英彩的父亲.俊希表示将尽最大的努力,让英彩父母满意,英彩父亲仍然表示,俊希的出身问题让他心烦.英彩父亲的一番话,俊希受到了打击,于是,决定搬到爷爷那里去住.

  蔡圆见到英郁,责怪她做事轻率.英郁却讥讽蔡圆事事维护泰珠.蔡圆见到势态的发展不如己愿,暗暗抱怨泰珠和英郁.

  泰珠因思念英郁,去了南革的写字楼.当他看到南革处处替英郁着想,感觉自己的处境特别寒酸.在江边,看似幸福的一对一双,泰珠认为,这个世界除了他自己,别人都很幸福.

  爷爷问俊希有没有女朋友.兴男在一旁告诉爷爷,英彩就是俊希的女朋友.爷爷亲自去找英彩,安慰道,是俊希伤痛了她的心...

第四十一集

  英郁上电视了,英郁家里和泰珠家里突然忙起来了,英郁母亲为英郁感到自豪,还为自己没能支持她的工作,而感到抱歉.泰珠父母则埋怨英郁,在外做什么工作,也不知道告诉家里一声,还让泰珠往后好好管教自己的妻子.

  英彩和朋友在早晨英语学习班报名学习,可是,只要见到和俊希长相差不多的人,就以为是俊希,简直无法集中精力听课.同样俊希为了进大学,也在上补习班,却因思念英彩,心不在焉.

  英郁母亲去俊希家里,请求俊希原谅英彩父亲动手之事和自己为难他的事情,海问他能否和英彩重新和好.俊希冷冷地说,已经和英彩彻底分手了.

  英彩手里拿着爷爷给她的名片,拿出勇气去找俊希.可是,她听佣人说,母亲刚刚来过,她深深地感觉到佣人的蔑视.他来不及等俊希回来,就回家了.因为不愿意看到父母的变相,痛哭起来...

第四十二集

  泰珠见到英郁在南革的写字楼,使用自己的东西,刚放下心来,南革拿着蛋糕来了.南革提出要跟英郁单独开办公司.泰珠表面上表示祝贺,心里对南革和英郁继续一起工作的事情,有些接受不了了.

  泰珠不让蔡圆随便来家里串门了.蔡圆解释,仅仅作为朋友来光顾,做人别太吝啬.背后却去找英郁,表明自己曾经喜欢过泰珠,如果英郁没有信心,就放行泰珠.

  俊希买了一堆礼物去了泰珠家里,按照人数分给每一个人,还把兴男和泰喜带到自己家里来介绍给爷爷.俊希爷爷提出,想给兴男一家汽车维修中心.俊希劝阻道,不要以金钱收买自己和朋友的欢心.

  俊希因为理不顺他和英彩的关系而感到苦恼.俊希把英彩带到钓鱼池和她谈心.英彩坦白,为了向俊希道歉父母的过激行为,曾经去过俊希家里.她还说,自己和俊希从此以后没什么好谈的了.俊希却表白,真心地希望能回到从前的那个时候...

第四十三集

  英郁母亲去泰珠家里,说服泰珠把英郁接回家里来.可是,泰珠想到英忧在公婆面前,一错再做,回答说,暂时没有心情接她回家.

  英郁母亲去找女儿,警告她,照此下去,蔡圆会代替你的位置.英郁内心深处的某一角落,就象失去了什么.

  南革对泰珠说,英郁就要办公司了,请不要想挫伤英郁的意志,能不能给点实质性的帮助.泰珠反问南革,是不是搞错了.南革大声说道,能不能改变一下爱的方式,不要总想束缚英郁了.泰珠哑口无言.

  兴男告诉俊希,自己爱上泰喜了.可是,俊希告诫兴男,如果对她就象对待其他女人,就趁早放弃泰喜.兴男却说是真心喜欢泰喜.回到家里,兴男想和泰喜接吻,却被泰珠父亲发现.结果惹出了一场大祸.

  英郁父亲递给英郁母亲盛有自己全部财产的盒子,让她研究研究除了房子以外,能兑现多少钱,以及如何有效地利用这笔钱.他还说带她一起去美国的儿子家里去玩,让她享福.英郁母亲感到非常意外......

第四十四集

  俊希和英彩漫步在街头.俊希说给英彩,自己小时候的一些琐事,以及和奶奶一起生活的故事,在保育院的故事.他还说,如果再见不到英彩,恐怕又要象从前那样,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了.英彩听到此处,无言地握住了俊希的手.回到家里,英彩打开了俊希送给她的'见面200天'礼物,心里感到好幸福.

  全家人都很担心兴南喜欢泰喜的事情.泰珠母亲讲起了泰喜小时发生的事情,如果兴南和俊希都没在家里,泰喜也不会到外面去.她还处处维护兴男说话.

  英郁拜托泰珠,在自己公司的开业庆奠那一天,过来贺点祝词.到了那一天,泰珠因为有急事,需要去地方出差.英郁见泰珠没来,心里暗暗埋怨泰珠小气. 英郁和南革,以及其他后辈同事喝多了酒.他们一起来到南革的写字楼睡着了.凌晨,泰珠为了见英郁,来到了南革的写字楼.他见到南革脱着衣服,睡在床上产生了误会......

第四十五集

  俊希的爷爷来到英郁家里.全家人都不知其因,对俊希爷爷的突然来访感到非常紧张.俊希的爷爷表示羡慕英郁的大家庭.他解释道,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拜托英彩父母,让俊希和英彩能够公开交往.

  英彩父亲在学院门前遇见了俊希.他告诉俊希,这段时间讨厌俊希的缘由.俊希的成长过程和自己不幸的童年时代,太相似了,见到俊希,他就产生一种无名怒火,身不由己.日后,也会仍然厌烦俊希,如果俊希不在意,将不再反对两人的交往.

  兴男听到泰珠父亲允许他和泰喜相处,感到非常高兴.泰喜让兴男整理从前的女朋友关系,宣布我们结婚的消息.

  泰珠从英郁的写字楼房间出来,发了疯似的,粗暴地开着车,在市内乱转.他误会英郁背叛了自己.泰珠喝得酩酊大醉,在街头转来转去,最后,来到了蔡圆的美术学院,投进蔡圆的怀里,伤心地痛哭起来.蔡圆单独约见英郁和泰珠,有意制造误会,加深两人的矛盾....

第四十六集

  泰珠奶奶卧床不起了,全家人担心这次可能是真的要离开人世了.见此,泰珠拜托英郁,暂时装一装,就当没发生任何事情.

  兴男对俊希坦白,想到自己结婚以后,成为有妇之夫的事情,就感到后怕.爷爷在一旁听到此话后,笑道,自己也有过恐惧心理,听说要办婚礼,逃跑了,后来被人抓了回来.现在不是没事吗,兴男也不必太紧张.

  兴男的婚礼结束了,泰珠却告诉英郁,离婚资料已经准备好了.英郁涌起一阵伤感.南革怪自己把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为了澄清此事,南革去找泰珠说明在写字楼里发生的事情,自己和英郁真的没发生任何关系.虽然自己也深爱英郁,不过这不是男女之爱,而是包含敬意的爱.他还说,英郁的真爱就是泰珠.

  通过南革,泰珠明白了是自己误会了英郁.于是去找英郁,请求原谅自己的轻率行为.可是,英郁回答,我们还不了解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另外,泰珠给了英郁粉身碎骨.这一点,英郁是无法原谅的...

第四十七集

  兴南和泰喜新婚旅行回来了.姐夫问兴男有没有完好地度过洞房花烛夜,兴男埋怨泰喜对婚嫁之事一点不懂.而泰喜回来向妈妈和姐姐告状说,兴男行为太令人恶心.

  俊希爷爷邀请英彩一家人吃饭.相见礼仪结束以后,他们还谈论了英彩父亲的事业以及其他许多事情.另外,爷爷拜托英彩常来家里玩.此时,英彩母亲提出了英彩和俊希的定婚事宜.

  英郁听蔡圆让他们赶快离婚的话语,简直无话可说了.蔡圆继续说,如果英郁和泰珠离婚,就把泰珠当男人看待,如果不离婚,仍保持朋友关系.另外蔡圆又对泰珠表白了自己的爱意,并让他和英郁分手.

  泰珠奶奶生命垂危之际,全家人都聚集在一起了.泰珠奶奶说临走之前有话要讲.她1说出了关于泰珠生母的秘密.泰珠姐姐和泰珠很小的时候,生母离开了人世,现在的母亲其实是泰珠的姨妈.泰珠的出生秘密揭开以后,深深受到了打击,而奶奶终于去世了.....

第四十八集

  奶奶的葬礼结束了.泰珠和泰淑谈起了现在的母亲.亲生母亲的祭日,现在的母亲偷偷给祭拜的事情,照片中的亲生母亲和现在的母亲特别相似等等.

  英郁想起蔡圆的情景,向泰珠提出分手.何况自己是有某些不足的女人,言语中露出了自抛自弃.泰珠一句也没说出来.结果,第二天,泰珠申请离婚了.

  英郁父亲告诉家里人自己患癌症的事情,另外一再嘱咐,千万不要把他看成病人,或者,到处寻医求药.对自己来说,'怎样生活'比'活得时间长'更为重要,以后要潇洒地过人生.

  泰淑来到英郁家里告诉他们,英郁和泰珠就眼看就要离婚了.请你们帮助他们,不至于分手.英郁父亲去找英郁,谴责她当初因为说爱泰珠才结的婚,为什么到头来撕裂自己的心胸......

第四十九集

  英郁和泰珠商量离婚问题时,拜托泰珠处理此事,最好不要让自己家人知道.等离婚以后,不在见泰珠了,泰珠也同意了英郁的说法.不过,他提议对外人假装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英彩定婚了,英彩母亲内心深处有燮遗憾.她的朋友和英彩父亲打来祝贺电话了,她又得意扬扬了.英彩父亲感觉到,自英彩定婚以后,对他冷淡的朋友,态度瞬间有了变化,他怀疑世间人情.

  英彩母亲告诫英彩,俊希的1立场和别人不一样,言行最好收敛一些为好,还夸奖聘礼做得不错.英彩父亲对俊希说象爷爷那样,处于正常位置的人都很孤独,好好慰劳,同时,补充自己的不足.

  泰珠和英郁的离婚手续结束了,两人头也不回一次,就分手了.英郁回到公司,以为泰珠也许会提出离婚的就当没发生过.英郁父亲去找泰珠告诉他,自己被派到国外工作的时期,感到最累的经验.当时,最想念的人只有英郁母亲,还提出能不能和英郁重归于好....

第五十集

  泰珠和英郁离婚的事,两家父母都知道了.英郁父亲责怪英郁,怎么可以如此践踏自己.泰珠父亲则怨恨泰珠没能力.

  英郁去找泰珠,愤怒地谴责他为什么把离婚的事情告诉给我父亲了.泰珠却回答,如果早一点告诉我英郁父亲患癌症的情况,我也会装模做样,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英郁大声喊叫,别再装腔作势,做出关心的样子了.

  英郁父亲住进了癌症住院处了,他说,从前只想过努力维持自己的自尊,现在哪怕有百分之一的生存率,也想牢抓住.他还告诉家里每个人,需要做的事情,拜托他们即使自己不在业也要尽力而为.

  一年以后,英郁在自己附近的录像带店铺发现了擦身而过的泰珠.泰珠表白,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想抚摸和拥有的女人只有英郁一人.然后他们二人去乡下见英郁父母,叙这段时间的旧,英郁父亲问询泰珠是否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