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里的男女主人公是曾经被别人称为数学天才的拳击手和得了不治之症的富家小姐。

  两个毫无相似之处的人却有着相同的地方,那就是两个人的心都结着无法化去的冰。

  那么能融化他们的心的阳光是什么呢?

  如果说是爱情,是不是太幼稚了?

  为大人们准备的童话

  也许有的人会埋怨像现在竞争这么激烈的社会,还讲什么童话般的爱情故事。

  但我们仍然固执地认为能融化人们冰冻的心的是童话爱情。

  安德森童话《雪之女王》里融化凯冰冻的心的就是盖尔达的纯真爱情。

  这部电视剧里融化冰雪公主宝拉的心的也正是泰雄的爱。

  我们想通过他们美丽的童话爱情,想融化观众们的心,也想告诉那些因为没有钱、没有爱情而恐惧即将到来的冬天的人们,冬天并不是四季的结束,冬天也许是爱情和希望的开始。

  是一部成长电视剧

  当我们成为大人后再去翻开童话书,会有不同于小时侯的感受,它让我们重新思考人生不变的真理和感动,从中懂得人生中还有很多是需要我们去学习,也就是说明人即使变成了大人也会继续成长的道理。

  这里的男女主人公泰雄和宝拉也因小时候的伤口背离着这个世界,像终止成长的孩子一样生活。但是从两个人相爱,他们开始学习人生的美丽并成长起来。父母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会有无比的幸福感,但愿看这部电视剧的人们看着两个人的成长也能感受到幸福。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天才生韩太雄(玄斌饰)因为表现突出,被推荐到上韩国科学高中就读。开学第一天,他和妈妈一起报到,带着咸菜来到学校,并在开学典礼上知道了同班美名在外的“天才少年”金正奎。金正奎早在韩国闻名,课堂上出尽风头。不过一次数学计算题,韩太雄发现了命题上的错误,令数学老师对他刮目相看,而金正奎本人也认识到了这个厉害的同班同学的存在,私底下和他较劲。韩太雄在各方面表现突出,并逐渐掩盖了金正奎的风头,金正奎将他视为眼中钉。一次数学论文,金正奎和韩太雄都得到了最高分,但是金正奎却揭发韩太雄抄袭,并拿出了证据——一本数学论文集。老师非常生气,大骂韩太雄,并叫来了太雄的妈妈,历数太雄的罪状。妈妈哭着说对太雄很失望。太雄伤心的离家出走,却巧遇了一样出逃的小女生,太雄对小女孩并不了解,只是之前在学校见过一面,两个互不相识的人,去游乐场玩得很开心。和金正奎一起长大的女同学洪智慧偶然发现了韩太雄其实不是抄袭,金正奎非常后悔。来到韩太雄妈妈的小档口帮忙,却遇到了地头蛇。一起被暴徒打得两人迅速变为好朋友,从此以后虽然也暗自较劲,但是太雄从心底珍惜正奎。学校推荐正奎和太雄去参加国际性的数学比赛,信心满满的正奎被誉为夺冠热门,正准备享受荣誉之际,却传来韩太雄才是真正的冠军,并且是数学比赛举办以后成绩最好的学生。周围的人都开始热捧太雄,并对正奎说各种风言风语,正奎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伤心之下自杀。失了最好朋友的韩太雄十分自责,认为是自己害死了金正奎,甚至忘记了和小女孩的约会,从此开始经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

第二集

  韩太雄改名为韩德九,为了纪念死去的好友正奎,他成为了一名拳击手,成为好友最喜爱的运动中的一员。拳馆馆主的女儿李胜利(刘仁英饰)很喜欢拳击,并且很为父亲李冬术不让德九当拳击手抱不平。他来医院探望装病的朋友忠植,却遇到了在医院里试图自杀的富家小姐金宝拉(成宥利饰)。德九不但不劝,还鼓励宝拉自杀,反而让发狂的宝拉安静下来了。宝拉对眼前的男生突然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忠植在品牌店卖衣服,遇到了非常挑剔的客人宝拉,德九来探望好友,刚好看到了宝拉,却激起了宝拉更大的愤怒。原来忠植工作的这家店是宝拉父亲开的,忠植最终被公司开除。心怀内疚的德九有愧于忠植,于是要找宝拉理论,要她恢复无辜的忠植的工作。宝拉和父亲金长寿关系不好,被父亲禁止外出的她逃出家门,却不会开车,刚好遇到了来找她的德九。德九莫名其妙作了宝拉的司机,宝拉许诺会帮忠植恢复工作,下车后却食言。德九不放弃地缠着宝拉。轻松出入高级会所的宝拉并不将德九放在眼里。德九找了机会也进了会所,遇到宝拉被男人调戏,不懂英语的宝拉被对方吓唬的一愣一愣之际,德九及时出现,并解救了宝拉。金长寿安排宝拉和医生徐建宇(林朱焕饰)相亲,宝拉非常生气,徐建宇却对宝拉有了兴趣。德九被宝拉叫去当司机,宝拉来到了海边,对着一个孤坟哭得很伤心。德九安慰她,死去的妈妈(其实是宝拉的哥哥)一定会幸福的,因为坟边开满了银铃铛花。金长寿误以为德九在追求宝拉,想用金钱吓退,德九却让他多关心自己的女儿。金长寿决心让宝拉出国留学,宝拉默许,却在去机场的路上逃走了。金家的人来找德九,德九跑到了海边的山崖,抱住了正准备自杀的宝拉。

第三集

  德九制止了想要自杀的宝拉,并对她说就算活着很累也不要寻死。宝拉对眼前的男人刮目相看,而赶来的金长寿也十分感激得九在危急的时候成功劝说宝拉放弃自杀了。金长寿对宝拉说,相依为命的两个人不要再互相伤害了,宝拉觉得自己很幸福。宝拉为了感谢德九的救命之恩,买来牛肉等礼物送到拳馆,被胜利看到,于是特别仇视宝拉。忠植告诉胜利,宝拉喜好交际,是个随便的人,而且还水性杨花,胜利对宝拉更加没有好感了,觉得宝拉在勾引德九。胜利约宝拉喝酒,约定谁赢了就谁得到德九,结果两个人都喝醉了,德九背宝拉回家。徐建宇不停地制造机会来接近宝拉,试图让宝拉对他产生兴趣,但是宝拉明确地告诉他,自己不喜欢他。宝拉来探德九,却被打扫卫生的德九弄湿了衣服,宝拉只能怨恨般地穿上德九的衣服,却被来找德九的胜利撞见。胜利误以为宝拉刚和德九睡觉,气得气不打一处来,把宝拉拉扯到众人面前,数落她是一个非常随便的女人,并说这是德九说的。德九及时阻止了胜利的发狂,却让宝拉以为他真的说她是一个随便的人,伤心离去。德九让胜利找机会向宝拉道歉。胜利的生日到来之际,忠植知道自己把对宝拉的评价强加在德九身上让胜利被德九骂,于是买礼物向胜利赔礼道歉,胜利才知道自己误解了宝拉。德九给胜利买了衣服当礼物,兴奋过度的胜利闯入德九房间里,却拿走了宝拉那天湿了放在德九那的衣服,而且还兴奋地约宝拉见面,却被宝拉当中羞辱。穿着内衣的胜利跑回拳馆,愤怒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德九,并对德九进行告白,德九惊讶于宝拉的残忍,跑去和宝拉说,应该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宝拉和德九闹得很不愉快。德九告诉胜利,自己只是把她当妹妹看,也希望她不要和宝拉过不去了。德九一直寻找的妈妈,偶然被德九撞到,被人追债的妈妈,却十分不情愿看到自己的儿子,赶他出了店门。德九为了帮妈妈筹借到3000万元,来找金长寿,愿意当宝拉的专署司机。

第四集

  金长寿给德九来了3000万的工资,把他聘为了宝拉的专属司机。宝拉对德九非常厌恶,觉得自己没有人身自由,因此处处刁难,并嘲讽德九是看上了那3000 万。她带德九去忠植的店里,故意当德九出糗。其实是德九妈妈非常需要钱,他拿着3000万去找妈妈,却被妈妈讽刺了一番,德九非常伤心。宝拉故意开车撞墙,冤枉德九,宝拉爸爸却很赏识德九,暗示他保护好宝拉。德九超凡的记忆力让金长寿很惊讶,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子不简单。宝拉去找徐建宇,警告他不要谣传和自己发展很好,建宇越发觉得宝拉很可爱。德九妈妈去找太雄,直到自己的天才儿子成了拳击手很伤心。胜利向德九表达自己的心意,却被德九拒绝了。一次外出,宝拉故意和坏小子们抬杠,以刺激德九,但是自己却因此陷入了危机,德九再次解救了宝拉。宝拉不领情,还生气地说德九很讨厌。德九以为宝拉真的很讨厌自己,准备辞职。宝拉想起德九的种种好,觉得自己对德九做的太过分了,因此有意拉下脸来留住德九。德九的朋友受伤进了医院,医生的误诊被德九指出,徐建宇误以为德九是医大学生。宝拉要去上学,不会做作业找建宇求助,建宇欲擒故纵,嘴上说不帮宝拉却跑去找她吃饭。因为宝拉的关系,建宇和德九正式见面了。他知道德九是司机,肯定他和宝拉不会有发展,于是很放心地和宝拉去朋友孩子的生日晚宴。宝拉胡乱地解答数学老师的作业,却被德九不经意将解破,令数学老师对宝拉刮目相看,宝拉意识到这是德九做的,对这个有良好的医学知识、流利的英语和超凡的数学思维的司机好奇起来。在图书馆找资料的时候,德九发现了《白雪皇后》,深情地对宝拉讲起了拉普兰德和自己以前遇到的小女孩。宝拉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喜欢的、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小时候一起玩游乐场的哥哥,就是眼前这个司机——韩德九。

第五集

  随着德九的讲述,宝拉更加确定德九就是当年喜欢的那个哥哥。金长寿来到拳馆找馆主,说要资助拳馆,为了德九。馆长虽然感谢他的好心,但是表示不能接受,因为德九就像自己的儿子。宝拉独自回家,德九焦急地在学校等她,却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原来那人是宝拉那所大学的教授。宝拉被老师要求在课堂上讲解试题的求解经过,拿着解好的题目来找她的德九在后面干着急。宝拉被老师罚唱歌,德九扮演黑骑士帮宝拉解围了,引起哄堂大笑。德九在拳馆的好友东必要出院,胜利因为怀疑医生的判断而和徐建遇争吵,此时德九背着晕倒的宝拉来医院。德九此时才知道,原来宝拉的身体一直不好。宝拉拒绝医生要帮她检查身体的好意,执意要回家,还告诉医生,她不会和任何人结婚。德九接到电话,原来妈妈没还钱,被人拉去了警察局。妈妈对德九说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伤心的德九在外面一夜未归。馆主看到了德九房里高难度的算术题,想起金长寿的话,决心接受他的提议,让德九取得很好的发展。来找德九的宝拉在路上撞见德九,宝拉猜出了德九的心思,鼓励他每天都去见妈妈,直到妈妈原谅他为止。在机场送爸爸走的时候,德九和宝拉谈起了当年的事情,宝拉被德九说记不得当年为什么失约而气的再次跑进了飞机跑道,她大声告诉德九自己就是当年的小女孩,名字叫宝拉,可惜德九被保安拉住,因为飞机的噪音没听到宝拉的话。宝拉约德九去游乐场,并说游乐场总能让自己想起一个人,同时希望德九不要再次失约了。徐建宇来找德九,德九误会宝拉口中的他就是建宇,于是把去游乐场的机会给了建宇。宝拉在游乐场外面等德九,雨天里等来的却是建宇。宝拉喝酒后来找德九,告诉他,最讨厌的人就是连续两次犯同样的错。建宇对宝拉说,等待一个人太孤单太寂寞但是也很幸福,他决定对宝拉放手。宝拉却被建宇的话打动,问建宇能不能接受她?德九终于明白宝拉就是当年的小女孩,赶来宝拉的住所,却看到宝拉说要和建宇交往。

第六集

  宝拉带建宇回家吃饭,爸爸和家里人都非常高兴,建宇对爸爸说,很庆幸自己当了医生,还拜托爸爸把宝拉交给自己。爸爸对建宇非常满意。德九看着宝拉和建宇在一起很开心,回想起自己见到的一面,黯然伤神。他对宝拉说,因为两次失约而道歉,宝拉明白了德九认出了自己,但是她说自己已经不是八年前的小女孩了。宝拉和爸爸一起参加活动,爸爸非常开心。宝拉爸爸劝德九珍惜机会,从拳击手的职业中离开,挖掘自己的潜力,但是德九拒绝了。他来到妈妈的店里,祈求妈妈的原谅,妈妈虽然对德九的态度没有那么恶劣,但是还是不能原谅德九,德九问妈妈是不是重新读书就可以原谅自己了?妈妈伤心的回想往事,原来当年由于正奎的死,太雄已经决定放弃学业了,妈妈一气之下才说出让太雄走的话。妈妈想起太雄的一切,又听了拳馆馆主的话,来拳馆找儿子,对他说,不要因为妈妈或者死去的正奎而委屈自己,要真心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德九看着妈妈的身影决定重新开始学习。宝拉大学的一个教授非常欣赏德九,但是却行为古怪,他硬拉着宝拉和德九组成三人的队伍,与人进行篮球比赛。开始宝拉和德九都不乐意,但是渐渐被教授的热情感染了,德九在整个过程中目睹了宝拉的魅力,不禁被迷住了。胜利因为要还钱给宝拉而约她去喝酒,却巧遇也来喝酒的建宇和德九。闲谈之中建宇问起宝拉和德九怎么认识的,因为宝拉对建宇说过自己喜欢小时候带她去游乐场玩的一个哥哥,于是骗建宇说两人第一次在医院见面的。德九不知道原因,责怪宝拉不应该撒谎,宝拉只是说不希望建宇误会,但是德九将小时候的事情告诉了胜利,希望胜利不要讨厌宝拉,因为宝拉小小年纪就得病了。宝拉意外受伤,建宇赶去医院的时候,看到德九在摸宝拉的头发,他很害怕德九对宝拉动心。胜利无意间说出宝拉和德九认识的事情,建宇的心情复杂。

第七集

  德九和正奎的高中同学洪智慧来到建宇所在的医院实习,并且由建宇的好朋友带着。她在医院见到了扶着宝拉的德九,跑过去追得时候,德久已经上了电梯。建宇一直在回想宝拉的话,当听到宝拉说喜欢他才在一起的时候又很开心。宝拉不但和父亲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而且也渐渐热爱上了学习,为了应付考试,她甚至要德九帮她借同学的笔记。德九不但借到了,还帮宝拉抄好了笔记。建宇来接宝拉,德九慢慢地上伤心起来。妈妈和德九的关系也改善了许多,德久看到妈妈留着自己以前得奖的奖牌,决心重新开始学习。他来找赏识他的老教授,老教授对他放弃学业八年一直很费解。胜利叫德九带着宝拉来拳馆帮忙做泡菜,宝拉一开始非常不乐意,但是后来却和拳馆的人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她对德九说,以后伤心或者孤独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去拳馆?德九心疼的说可以。在俩人回去的路上突然下起了雪,宝拉高兴得要为这第一场雪许愿,德久情不自禁地亲了宝拉一下,却被宝拉打了一个巴掌。那一夜俩人都睡不着,宝拉第二天就和德九划清界限,以他没有礼貌为由和爸爸换了司机。洪智慧终于在医院见到了自己的初恋太雄,她对德九说,正奎的死和他无关,不要再自责了。而建宇也向这位新同事介绍了自己的女朋女 ——天才少年金正奎的妹妹宝拉。宝拉换了司机非常不喜欢,而德九也记起了宝拉的各种好,两人都相当低落。心情不好的宝拉和建宇外出吃饭,却遇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同母异父的妹妹,妈妈哭着要求宝拉不要这样对待自己,宝拉虽然很想妈妈,但是却狠心地说着伤害妈妈的话,建宇看到宝拉对妈妈这样,要求宝拉对妈妈道歉,宝拉以为建宇不知道自己家的事情而非常生气。德男打电话给德九说宝拉还没有回家,德久找了很久,终于记得宝拉说伤心的时候会去拳馆的事,在拳馆的外满终于见到了宝拉。德九抱住了伤心哭泣的宝拉,为自己心爱的女子心疼不已。

第八集

  宝拉哭着说要去哥哥的坟前,德久这才知道原来死去的不是宝拉的妈妈,而是他的哥哥。德九明白宝拉口里说不想见到妈妈,其实内心还是很想妈妈的,宝拉非常感动。建宇不相信得男说宝拉在大学同学家的话,到处找宝拉,最后在拳馆等了一夜。德九回来,建宇不由分说打了他,并且对德九说不要分不清状况。胜利因为德九哥哥被打而找宝拉,也打了宝拉一巴掌,宝拉才知道原来德九位自己承受了这么多。建宇对宝拉说宝拉很过分,质问宝拉究竟在和谁拍拖?宝拉的妈妈来找宝拉爸爸,说不管他怎么阻拦,一定不再让宝拉孤单了,言谈中妈妈提及死去的儿子正奎,亦让金长寿伤心不已。他让德久载他去以前和正奎一起住的别墅,想起自己心爱的儿子,潸然泪下。德九时常和妈妈一起住,妈妈看着心爱的儿子也很开心。妈妈问德九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德久回答说是,但是自己却不能为她做什么。宝拉找建宇道歉,但是建宇并不领情,还说了狠心的话,让宝拉难受。医院的同事聚会,智慧认识了高中同学金正奎的妹妹、现在的同事徐建宇的女朋友金宝拉,于是很想对太雄说这件事情。可惜刚和常浩聚会的德九,看到了哭着离去的宝拉,随即跟了出去,当时没有时间听她说。德九准备跟着教授学习,并有意辞去司机的工作,教授非常欣赏德九的才华,鼓励他不要放弃对数学的热爱。德九送考完试的宝拉回家,并且把《雪之女王》的故事书送给了宝拉,说这事八年前离家出走的哥哥送的,希望她好好和建宇解释清楚,因为守护宝拉的人是建宇。建宇约宝拉出来道歉,并且向宝拉许诺以后不会再那样了,他拿出戒指给宝拉,但是宝拉拒绝了他。同时,智慧告诉太雄,死去的正奎的妹妹,就是宝拉。得知真相的德九来宝拉家找宝拉……

第九集

  德九去接宝拉爸爸回来,看到了正奎和爸爸妹妹在一起的照片,想起正奎因为自己而死,他非常的内疚。在宝拉家门外,德九抱着宝拉说对不起。因为东必参加拳击赛,体育馆的人都离开了,德九刚看完正奎的坟墓,心里异常低落,担心他的宝拉赶来体育馆,却看到德九生病睡在地板上。焦急的宝拉打电话叫来建宇帮忙。在建宇的救护下,德九慢慢好了,建宇让宝拉和他回家,宝拉哭着说抱歉,自己不能丢下德九一个人就走了。德九醒来看见累的睡趴在桌子上的宝拉,内心既感动又内疚。他带宝拉来妈妈的店里吃饭,告诉妈妈,这就是自己喜欢的女孩,正奎的妹妹。德九正式向宝拉爸爸提出辞职,原因是想去学习,其实是不想伤害宝拉一家人。会长同意了,但是让德九去老家把宝拉画的画带回来。德九拿画的时候,不知觉走到了正奎的房间里,触景生情。会长也和他说了许多关于正奎的事情,并且说是自己害死了儿子,而不是那个朋友。德九问他是否愿意见到那朋友,会长说不用了。回来的路上,德九放了正奎最爱听的音乐,并把音乐带送给了宝拉爸爸。建宇想明白了,决定和宝拉分手。智慧问建宇怎么认识太雄的,建宇说不认识这个人,智慧非常奇怪。已经辞职的德九跑来医院找智慧,嘱咐她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就是正奎的好友韩太雄,智慧方才明白原来太雄已经改名韩德九生活了。德九对智慧说因为喜欢宝拉,所以不想让她知道真相,以免宝拉受到伤害。德九和智慧见面却被建宇见到,心生疑惑。宝拉知道德九辞职了,来到体育馆找德九,告诉他不要因为建宇而辞职,因为他们已经分手了。宝拉对德九说喜欢他。德九以为宝拉开玩笑,原来宝拉是认真的。

第十集

  宝拉抱住德九说着自己的爱意,胜利和忠植回到了体育馆,胜利惊愕地知道了原来宝拉喜欢德九。德九跑出去追宝拉,告诉她,喜欢不是随便能说的,一定要遇到真正喜欢的人才能说出口,所以请宝拉不要把好感和喜欢弄错了。宝拉听到后伤心的离去,德九心里也非常不好受。他对伤心的胜利说,自己不会和宝拉在一起的。建宇追问智慧和德九认识的细节,并怀疑一向聪明的突然高中退学的原因。太雄对妈妈说不忍心看到宝拉伤心,但是妈妈劝儿子,与其以后痛苦,不如现在不要开始。宝拉来找德九确认感情,但是德九仍然骗她说自己对她没有感觉。宝拉哭着去找德九妈妈,知道内情的妈妈说狠话让宝拉放弃德九,宝拉哭着离开,碰巧德九来妈妈的店里,他不顾妈妈的阻拦,出去跟在宝拉后面,但始终没有勇气抓住宝拉的手。得男看着变了个人样的宝拉,非常着急,于是怂恿会长带宝拉回老家,她则去体育馆找德九。德九因为内心太痛苦来到正奎的坟前,妈妈担心儿子来到体育馆找馆长帮忙,并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馆长。宝拉回到老家想起哥哥,哭着说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得男等不到德九归来,于是留言说宝拉太可怜了。东必要参加拳术比赛,馆长也帮德九报了名。德九前几场都打得非常好,在4强赛的前一天,宝拉又来找德九,问他是不是一点都没喜欢过她?德九说没有喜欢过,宝拉头也不回的走了。然而,在第二天的比赛中,当德九见到推门而入的宝拉,整个人立马变样。而看着在台上被人打得头破血流的爱人,宝拉哭得更加伤心……

第十一集

  德九看着无助而伤心的宝拉,只得喝酒买醉,而宝拉也几天几夜天不吃喝,终于病了。得男来找德九去看宝拉,但是德九硬起心肠说不去,得男说他太无情了。忠植知道德九喜欢宝拉,问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而胜利看着不能大胆去爱宝拉的德九哥哥,也是异常伤心。建宇听到了智慧打电话说同学聚会的事情,继续追问智慧的初恋男友韩太雄的事情,智慧只是告诉他,太雄是正奎最好的朋友。妈妈让德九拿钱还给金长寿,金长寿相当惋惜他的离去。安常浩来体育馆找德九,于是体育馆的人都知道了德九有朋友是韩国大学的研究生。安常浩质问德九为什么不恢复身分,德九说为了可以继续喜欢宝拉。在教授的鼓励下,德九终于决定继续读书,他的才华不断得到教授的肯定,而忠植和胜利也支持德九继续升造。宝拉的病好了,又来到老房子,想起哥哥的她非常伤心。她来医院做定期检查,顺便对建宇说不要再见面了。建宇告诉他韩太雄是她哥哥最好的朋友,宝拉说想见见,因为想知道哥哥在学校是什么样子。宝拉向爸爸询问韩太雄的事情,但是爸爸告诉他,正奎因为朋友死了,这个朋友就是韩太雄。一心喜欢宝拉的建宇找智慧问韩太雄的联系方式,智慧谎称没有了,并慌张的离开,让建宇心生疑惑。他去科学高中调查,知道太雄是自动退学的,于是更加不解,回医院的路上,又听到别人说智慧小学是在英国读书的,想起智慧谎称德九是她的小学同学,建宇把所有的事情放在一起联想,终于知道韩太雄就是德九。建宇来到体育馆找德九,并在叫出了“韩太雄”的称呼,得救非常意外……

第十二集

  太雄请求建宇,不要把他是韩太雄的事情告诉宝拉。建宇跑去找宝拉,请求宝拉就算不喜欢自己也不要喜欢德九。宝拉莫名其妙,她来到医院找智慧,智慧把太雄的近况告诉了她,告诉她太雄8年来过的也不好,但是宝拉表示不能原来害死哥哥的人。同一时间德九也来找智慧,宝拉离开之后他才和智慧见面,但是这回来拿手机的宝拉却听到智慧叫德九韩太雄。宝拉终于知道太雄就是德九。她伤心的去喝酒,得知宝拉喝醉的德九跑来酒馆,并把她送回家了。第二天,宝拉把德九叫去科学高中,并且愤恨地讲哥哥的事情,德九知道宝拉明白自己是谁了,他对宝拉说,不要这么压抑自己,干脆恨他算了。宝拉回家告诉爸爸,自己看到了韩太雄,爸爸非常生气,责怪宝拉不该去。宝拉告诉爸爸,太雄活得也很可怜,为了死去的朋友什么都抛弃了。爸爸表示死去的正奎比活着的太雄更可怜。妈妈来看太雄,却遇到了忠植,妈妈无意间讲到儿子曾经读过科学高中,让忠植非常奇怪。忠植来大学找德九,刚好德九被教授拉去开研讨会,忠植发现原来自己的朋友德九极富才华。他追问馆长太雄到底是谁,馆长告诉他,德九是天才少年韩太雄,隐瞒真相实在是迫不得已。得知真相的忠植心情不好,觉得自己被朋友欺骗了。恰好宝拉爸爸来找德九,忠植醉酒之下对会长说出,韩德九就是韩太雄。

第十三集

  忠植和胜利都因为德九的欺骗而不能原谅他,忠植的话让德九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宝拉爸爸知道了真相,特意来找建宇,问他宝拉和太雄是什么关系,建宇如实相告,并强调两人是真心相爱。但是宝拉爸爸阻止两人交往,他对宝拉说不能喜欢韩太雄,宝拉表示自己不再见太雄了。爸爸仍然不放心,来找太雄,请他离开自己和女儿的生活,并愿意资助太雄以后的生活。太雄请求会长的原谅。宝拉随后而来,她对爸爸说,哥哥不是太雄害死的,哥哥的死是因为心理太脆弱了。爸爸打了宝拉,太雄出去追宝拉。宝拉对太雄说不要这样生活了,哥哥的死与他无关。胜利从爸爸口中知道了太雄不得已隐瞒身份的原因,她太心疼太雄了,于是决定在圣诞节帮助太雄和宝拉。她带太雄出去玩,同时也约了宝拉。宝拉为了让爸爸安心,决定离开这里。她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金铃铛花,于是把那个作为礼物送给了太雄,并且要太雄一定要幸福。太雄的论文经教授的推荐终于被杂志刊登了,在署名上他注明韩太雄,让教授很意外。建宇知道宝拉要去拉普兰德,但是宝拉让他不要告诉太雄。建宇不忍心,告知太雄真相,但是太雄觉得自己一旦走进宝拉的生活就再也不能离开了。他尝试性的拨打了宝拉的BB机,但是BB机意外地接通了。太雄非常感慨,来到儿时和宝拉玩耍的游乐场待了一天。游乐场关门,在他准备离去的时候,保拉出现在他面前,原来正要登机的宝拉看到BB机响了。

第十四集

  宝拉和太雄确认了双方的情感,并最终决定在一起。不去美国反而要和太雄在一起的宝拉,被父亲赶出了家门。正当宝拉流泪之际,胜利过来接纳了宝拉,宝拉和胜利一起生活在拳馆。宝拉还让胜利帮她找一份工作,以宝拉对服装的品味,胜利帮她在家小店找了卖衣服的活,宝拉让胜利保密不要告诉太雄。太雄告诉妈妈自己和宝拉在一起了,妈妈非常喜欢宝拉,又心疼宝拉为了太雄和父亲闹僵了。宝拉出去工作的事情被太雄直到了,太凶非常生气,他不希望宝拉为自己吃苦,但是宝拉对他说自己很喜欢这样独立的生活。宝拉用第一份工资和胜利和爸爸买了礼物,让赶她出门的爸爸非常惆怅。忠植和太雄也去工地干活,太雄趁着吃饭的时间也在演算教授给的数学难题。宝拉对太雄说如果做出了这道题就满足太雄的一个愿望,太雄更加认真地做题,以至于忠植看不下去,出主意大家一起去滑雪场玩,太雄直到宝拉一直想去拉普兰德,虽然不会滑雪,还是很开心地去了。拳馆的人为了促进宝拉和太雄感情的发展,还布置了浪漫的气氛。大家在滑雪场的日子非常开心。宝拉时不时感觉到心口疼,建宇也发现拉宝拉身体上的新问题,他让宝拉来医院重新检查,虽然骗宝拉说她身体没问题,但是宝拉还是感觉到了异样。建宇最终得知,宝拉以前做过的手术留下了祸根,她患上了罕见的胸腺肿瘤。

第十五集

  太雄和宝拉坐车回家,宝拉又晕倒了,太雄吓到了。建宇根据宝拉身体的检查报告,最终确定宝拉患上的是恶性的胸腺肿瘤,而且是晚期了。意识到自己身体生病的宝拉来找建宇,请求建宇告诉她自己的病情,建宇如实相告。宝拉哭得一塌糊涂,不忍心告诉太雄。不知实情的太雄还在畅想和宝拉的美好生活,说因为宝拉而感到了幸福,并且要和宝拉结婚,宝拉既感动又伤心。宝拉请求建宇救她,因为她死了太雄也活不下去了。宝拉来找爸爸,说愿意回家。下定决心离开太雄接受治疗的宝拉总是无法对太雄说离开。太雄想到宝拉说的话,突然解开了一直以来无法解决的数学难题,他高兴地拿出戒指请求宝拉带上。宝拉趁机大发雷霆,说再也无法忍受和太雄在一起的贫穷的日子,强忍着悲痛毅然离开。还不知道宝拉患上癌症的太雄很伤心。宝拉来找建宇接受治疗,爸爸也知道女儿患病的消息,再也无法不原谅女儿了。宝拉想起了太雄,情绪很激动,触发了病情。宝拉病重,太雄终于知道了实情,他赶来医院,哭着要见在重症室接受抢救的宝拉。

第十六集

  宝拉的癌已经是晚期,会长虽然请求医生继续救治宝拉,但是医生建议他放弃,目前能做的就是善待宝拉。会长终于允许太雄和女儿呆在一起,太雄知道这是不好的讯号,但是还是鼓励会长相信宝拉会好起来,并且感谢他允许自己和宝拉在一起。宝拉突然发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胜利带着来采访太雄的记者到医院找太雄,原来太雄的论文获得了重大的突破。宝拉无意间听到太雄放弃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她非常生气地劝太雄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自己的身上。太雄知道宝拉的日子不多了,他带着宝拉到一个地方静养,两人幸福地做以前没做成的事情,深刻地体会着幸福的生活。宝拉也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她对太雄说对不起,因为不能陪他继续创造幸福。宝拉安静地离开了人世,太雄在去美国之前收到了得男邮寄来的宝拉的BB机,宝拉在里面让太雄一定要珍惜生命,继续活下去。带着对宝拉的无限思念,太雄一个人来到拉普兰德。三年后,太雄成了国际知名的数学家,带着对宝拉的思念,他会一直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