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围绕六个目前仍然单身并且有部分可能报终生独身主义的男女展开。

  现今社会独身主义者当道,随处可见超过30岁仍未嫁人的女性,并且有许多人抱持着在爱情和工作之间选择工作的态度,独身主义已经不再有什么稀奇了。

  但独身主义的人究竟能过得幸福吗?如今的女人幸福之处就在于,不用再必须舍弃自己的幸福成就爱情和家庭,要工作就工作想不结婚就不结婚,只管选择自己的路走就行。

  这是一部讲述三个平凡女人为了探索自己的幸福,踏上了曲折蜿蜒人生征途的连续剧,直白而愉快的描写出女性在事业、爱情、结婚的道路上率真的梦想与现实。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心想找个好男人嫁掉的徐慧珍,参加了相亲俱乐部,结果在那里邂逅了一脸忧郁的美男子尹志宪,但慧珍始终无法引起对方的注意,这反而激起了慧珍的斗志,她决定无论如何要得到这个男人。

  在电视台编写剧本的编剧南贞婉每天都会在电视台受那些大明星的气,而最近她编写的剧本总是被导演批评毫无新意,这让她感到万分沮丧。更糟的是在厕所偷听到演出她剧本的女演员在背后说坏话,指责贞婉将近30岁居然还小姑独处没人要,于是她决定好还创作自己的剧本,去参加了婚姻介绍公司举办的集体联谊。

  另一方面,最近丢了工作的韩英恩,本来一大早在家等着未婚夫到家来韩忠万,没想到对方却是来拒绝结婚的,原来他嫌弃英恩丢了工作年纪又大。回到家英恩遭到了母亲的逼迫,要求她去参加婚姻介绍公司举办的集体联谊。

  其实这次的集体联谊就是慧珍的公司举办的,没想到大家撞到了一起。

  贞婉在联谊上大出风头,更和志宪打成了一片,让慧珍大吃飞醋。而英恩则看到忠万居然也参加了,还正在跟一个比自己小不少的小姑娘调情,于是愤怒地冲上前去教训了对方一顿。结果让主办方大感难堪。

  回到公司主管把慧珍臭骂了一顿,并决定把英恩列入黑名单,永远不走允许她在参加公司类似的活动。

  此时的贞婉正在和志宪单独约会,志宪明确告诉贞婉自己抱的是独身主义,没想到贞婉也是如此。贞婉因看到一个中学时暗恋过的对象跑去跟对方聊天,把志宪完全凉在了一边,眼看志宪要结帐走人,贞婉本来准备跑去挽留,却接到慧珍打来的电话,原来她、慧珍和英恩是小学同学,三人决定聚一聚叙旧。

  明明坐在了一起慧珍却大感后悔来这一趟,不过她非常在意贞婉和志宪刚才约会的事情,当得知志宪根本没看上贞婉才放心。随后三人坐在一起回忆小学时候的美好时光,开始感叹长大的现在仍然过着独身生活的自己,于是决定一同去卡拉OK去唱歌,没想到英恩喝多了居然开始发酒疯,更拿着话筒大喊大叫,吓了所有人一跳。

  贞婉打电话找未婚夫张贤修帮忙,结果英恩发酒疯的样子给他留下了印象,但英恩本人对此一无所知。

第二集

  醉酒被抬回家的英恩躺在床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尤其是两个小学时代的好朋友现在都算是小有成就,这就让她羡慕之余更加对现在一无是处的自己感到灰心。

  其实此时的贞婉也不好过,她写出的连续剧没人爱看,收视率已经跌到谷底了。于是她突然把脑筋动到了英恩身上,如果能写出现代抱有独身主义的女人真实的一面,这样的剧本一定会大受欢迎。

  接到贞婉电话时的英恩恰好在和母亲因为自己独身而吵架,于是和贞婉在桑拿见面并开始聊天,没想到本身相当敏感的英恩发现了贞婉的意图,结果大怒而去。

  英恩想到母亲的那番要求自己去整容成娃娃脸的气话,于是跑去慧珍工作的地方大吵大闹,要求他们把钱全部退给自己,受不了的慧珍只好跑去用自己的钱全部退还给她。没想到英恩是打算去贤修开的整形医院整容,但张贤修却劝服她打消了这个念头,更令人意外的是,英恩居然因此对贤修产生了好感。

  其实贤修算是贞婉的未婚夫,只不过贞婉一直不肯嫁人,但有什么困难她都会去找贤修帮忙。

  贞婉被公寓的房东催交房租,于是去找老板索要拖欠的剧本稿费,结果两人居然就这么在健身中心打了起来,恰好被志宪看到,志宪对贞婉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但两人交谈时,贞婉却告诉他自己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兴趣的。

  贞婉一直打算向英恩道歉,但对方死活不肯接她电话。

  另一方面,英恩其实立志想做厨师,终于把要回来的那笔钱报名参加了培训班,竟然和贤修不期而遇。本来她打算好好吸引对方的注意,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贤修是为了贞婉才回来学厨艺的,而当英恩想和他说话的时候,贤修已经接到贞婉的电话冲忙而去。

  慧珍得知自己的目标志宪打算去打高尔夫球,于是也偷偷跟着去,没想到对方正好有一个人不能来,于是三个男人约慧珍一起打。晚上志宪本来约了慧珍吃饭,却临时变卦并告诉她自己要开会没空来了,让在餐厅等候的徐慧珍空欢喜了一场,然而此时的志宪其实正在和两个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其实他知道慧珍对自己的企图。

  回到首尔之后志宪约贞婉去吃饭,没想到贞婉居然把他当免费凯子,同时还约了慧珍和英恩一起去吃。

第三集

  四个人的晚餐显得相当尴尬,尤其是本来就在生病的慧珍感到这样很难受,而志宪则对贞婉的做法有些生气,于是都决定离开,四人只好一起离开,贞婉才迟钝地发现自己当了次电灯泡。

  贞婉和英恩同路,两人居然发现英恩以前的学生晚上了在大街上和女生约会,英恩忍不住跑过去干涉,却被对方骂了一顿,贞婉对此大动肝火,更加愤怒于为什么女人就必须嫁人,让一旁的英恩不知如何是好。

  另一方面,志宪开车送慧珍回家,两人谈着谈着却不欢而散,回到家的慧珍看了报纸之后,反而燃起了斗志,决心一定要攻下志宪。

  由于对贤修动了心,再加上明明已经拿到退会费,英恩对婚姻介绍公司打来要求约会的电话感到莫名其妙,严厉地表示拒绝,让慧珍的顶头上司非常生气。

  慧珍为了追求志宪,跑去他所在的健身俱乐部入籍VIP健身,没想到却把姜佑赫给迷住了,佑赫于是强行约她晚上一起吃饭。

  此时正在外面到处跑的南婉贞心血来潮约志宪见面,希望对方能给自己一些有趣的故事做剧本的素材,结果两人在饭桌上有趣的对话让志宪对她的兴趣更浓厚了。>在厨艺教师学习的英恩每天都能遇到心仪的贤修,可是贤修对她并没有任何兴趣。她想起来询问慧珍婚姻介绍公司打电话来的事情,但此时的慧珍正在跟佑赫一起吃饭,为了摆脱佑赫,慧珍故意叫英恩来找自己,结果英恩走的时候不小心抱走了佑赫的书,更糟的是,佑赫冲上去想追回来,上公车的英恩没注意到,结果居然把别人送给佑赫的新款数码相机摔坏了,但却也把自己的手机丢下了。

  跑去贞婉家玩的贤修,得知贞婉居然和志宪已经相当要好了,结果为此大为吃醋,并表示希望她能和对方保持一点距离。

  愤怒的佑赫打电话到英恩家要求见面,并要求英恩赔偿数码相机的损失。

  慧珍终于约到了志宪一起吃饭,但她却故意配贞婉到处玩,更在电话中告诉对方自己现在在哪里,看到志宪来的时候趁他没注意立刻拉着贞婉离开。

第四集

  慧珍因放了志宪大感痛快,这让贞婉相当不解,而慧珍始终耿耿于怀志宪在意贞婉的事,于是出言试探,没想到贞婉也表示对志宪很有兴趣。

  发现自己被耍了的志宪很气愤,于是跑到酒吧去却碰到以前认识的女性,于是两人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一夜情。

  贞婉带着新的剧本跑去电视台向某位自己心仪的导演投稿,没想到却看到对方把别人的本子当垃圾一样扔掉,生气的她不管后果就冲上去教训对方,反而激起了对方的兴趣,但她却不肯把自己的剧本给对方看了,反而转身就走。随后和英恩见面聊天,英恩告诉贞婉自己有了喜欢的人,而贞婉也提到自己有个医生未婚夫,但由于自己并不想结婚所以一直在拖。

  佑赫威胁要英恩赔偿相机的巨款,在楼上餐厅等待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英恩和以前认识的老外在交谈,这让一直打算学好英语的他感到眼前一亮,并向来到的英恩提出条件,只要她愿意教自己一个月英语,把自己教会,那么那38万韩元就不用还了。

  为了吸引志宪,慧珍在他的各方面兴趣上都苦下功夫,得知对方居然是马主,很喜欢骑马,于是也跑去学,但天生害怕马的她第一天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结果还扭到了腰。

  英恩在厨艺教室总是无法专心,因为她经常偷偷观察贤修,没想到不小心把搅拌机开到了最大挡,结果奶油飞得到处都是,英恩因此被老师臭骂了一顿,没想到贤修为她解围。出来之后贤修更把自己的毛衣给英恩披上,让英恩对他的好感越来越大,回到家更宝贝地把毛衣挂起来。

  全身酸痛的慧珍回到家却不肯休息,她知道志宪喜欢品酒,于是专门买了相关器材来品味。次日故意去和志宪见面,结果两人一起喝酒的时候居然喝到慧珍那一年的酒,志宪把瓶塞送给了她,让慧珍喜出望外。

  志宪带贞婉到自己家里,原来他家有一台打字机,但自己却又没用,于是打算送给贞婉,兴高采烈的贞婉抱着打字机回家。

  原意为周末会很惨地陪志宪去骑马的慧珍,却发现不过陪他一起去看赌马,让她松了一口气。两人走到一处小公园看到许多雕塑,慧珍借题发挥想表达希望结婚的意愿,却遭到志宪的冷遇。

  刚做完手术的贤修接到了贞婉的求助电话,要他去帮忙看网络,却在贞婉家发现志宪送她的打字机,为此大吃飞醋的贤修指责她不该随便接受花花公子的好意,正当两人在大楼门口争执不下的时候,没想到却被恰巧经过的英恩看到了。

第五集

  贞婉和贤修因为打字机的事情闹得不欢而散,结果发现英恩居然躲在树后,贞婉把贤修的事情告诉了英恩,英恩终于知道自己居然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失恋了。>住在一起的泌尿科医生徐东熙,为了追求慧珍,拉着贤修一起去健身中心锻炼,两人打壁球累得半死的时候,有个小孩拿东西砸了东熙的脑袋,怒火中烧的东熙跑去教训了小孩和他的妈妈,把小孩妈哭了。母子俩临走时碰到了志宪,眼看着志宪这么温柔地哄小朋友,贤修感到很不是滋味。

  健身中心的舞蹈教练决定辞职,这让志宪大感为难,学过跳舞的慧珍表示自己可以帮忙,慧珍更假公济私地计划借用健身中心来为客户安排相亲,而志宪也答应帮忙。

  李导演推荐贞婉去见向导演,他就是那个被贞婉大骂了一顿的人,没想到谈过之后向导演非常欣赏贞婉,并鼓励继续加油。心情大好的贞婉打电话约志宪,并把自己的意图告诉了他,原来贞婉想创作一部以志宪为原型的连续剧,没想到志宪居然一口答应。

  健身中心里,慧珍的舞蹈获得了大家的欢呼和鼓掌,更让志宪对她刮目相看,并对慧珍进行挖角,不过慧珍当然没有答应。

  周末明明没课英恩也跑去教室练习做菜,最近心情不好的贤修没注意到这天没课也跑来了,看着贤修吃自己做的菜,英恩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可惜当她把毛衣还给贤修的时候,贤修却告诉她,因为那件毛衣是贞婉送的,所以特别珍贵。而自己会去学菜,也是因为贞婉喜欢,并打算在这次贞婉生日时给她一个惊喜。

  贞婉招待慧珍来自己家,慧珍第一眼就看到了志宪送贞婉的打字机,贞婉拒实以告让慧珍大为吃醋,得知慧珍不过是把志宪当作取材对象的时候才放心了。

  为了散心,两人约上英恩一起去乡村小屋钓鱼度假,借感受大自然来放松心情。三人在当地愉快地度过了一天,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正当几人聊得起劲的时候,贤修却打电话表示自己正开车赶来。

  得知此事的慧珍知趣地拉着英恩离开,英恩虽然心在滴血却也没有办法。

  为了跟贤修和好,贞婉故意说些傻话勾引他,没想到认真的贤修突然深深地吻住了她。

第六集

  慧珍载着英恩离开了,贤修和贞婉深吻之后,突然开口求婚,并告诉贞婉自己其实非常喜欢她,虽然最初是为了贞婉家的钱才想和她在一起,但自己已经深深爱上贞婉了,这些话让贞婉极度不知所措。

  另一方面,慧珍笑着说贞婉和贤修很可能借这次的机会结婚,让身边的英恩心里很不舒服,英恩更表示不愿意这么快回去,固执地下了车独自在乡间漫步。最终贤修仍然没能和贞婉和好,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僵了。

  这时的英恩则回到了乡间遇到的大叔家,并快活地给对方做菜。与此同时的慧珍,则正在和志宪约会吃饭。由于慧珍的高跟鞋跟断了一支,于是志宪送他回家,结果两人在天桥上一时动情开始接吻。

  以为其他人都在享乐的英恩此时则很难受的在独自借酒浇愁。回到厨艺教室继续学习的贤修很在意英恩没有去上课,但却怎么也不肯接听贞婉的电话。

  由于东熙在健身中心的坚持,认识的一群人搞了一个联谊,本来只有他、志宪、慧珍、佑赫和英恩几个人,不过他们硬是把贞婉和贤修给叫了来,慧珍一直告诉英恩,贞婉和贤修前天晚上过得很愉快,让英恩非常难受。而贞婉来到的时候,志宪才知道原来她有男朋友了,并为此感到很不开心。

  贞婉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贤修说清楚,于是不由分说拉着他就走。留下一群人中,英恩和志宪都感到很难受,结果走了不少人,最终大家因此不欢而散。

  路上贤修停下车让贞婉发酒疯,两人纠缠之间却被开车送慧珍回家的志宪看到了,虽然之后得到慧珍的告别吻回家,但他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贞婉和贤修亲热的画面,并为此耿耿于怀,但贞婉和贤修却终于和好了。

  为了让英恩开心,佑赫带着她去球场踢球,并劝她对贤修死心。回到家和母亲聊天之后,贞婉心乱如麻,更不知道究竟要不要答应贤修的求婚。

  贞婉和慧珍一起去吃饭,竟然看到志宪和一个女人坐在角落调情,慧贞对此大为震惊,但志宪却毫不留情地对她说了很难听的话把她赶走了。愤怒的贞婉追出去做上志宪的车,指责志宪玩弄慧珍,而志宪业嫉恨她和贤修的关系,于是两人就这么在车里大吵了起来。

第七集

  志宪居然拉着贞婉一起去跳蹦极,但贞婉根本不敢,结果被志宪抱着一起跳了下去,回到地面之后贞婉虽然已经两腿发软,不过却死活不肯认输。结果被志宪臭骂了一顿,更指责她是自己抱在怀里也不会产生感觉的女人。此时的慧珍却正在酒吧买醉。

  贞婉回到家却发现贤修又跑来给自己做饭了,两人边吃边聊,但贞婉死活不敢告诉对方自己去了哪里,晚饭就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下进行。

  英恩继续教佑赫英语,这天两人聊得很投入,英恩才知道佑赫因为自己受了伤,于是答应帮他贴膏药,没想到佑赫却动作飞快地脱光了上衣,正当英恩准备给佑赫贴的时候,志宪却进来了,更以为两人有什么暧昧关系,把佑赫叫到办公室臭骂了一顿。结果却导致英恩和佑赫吵了一架。

  英恩跑去买东西撞见了贤修,得知贤修想买些能讨贞婉欢心的东西,心情更加沮丧,此时居然遇到了以前的男友忠万。为了逞强英恩撒谎贤修是自己的未婚夫,幸亏贤修没有听到全部对话,只是对忠万的热情感到莫名其妙。

  向导演看过贞婉的新剧本之后表示不满,尽管贞婉其实是把身边的贤修和志宪都写了进去,向导演却认为现实中不存在这种男人,于是要求贞婉再多去找素材。贞婉只好联络慧珍,打算再参加相亲活动,希望借此多多了解花花公子们。

  正当贞婉在家努力写剧本的时候,贤修跑来为她和自己庆生,但烦躁的贞婉根本不肯回头,一直赶他走,于是贤修只好回家喝酒生闷气。

  忙到一个阶段之后,贞婉起来吃东西看到贤修的精心杰作,才想起来今天是生日,于是赶紧打电话给贤修道歉,但此时的贤修已经为了第二天的手术睡下了。

  慧珍决定振作起来,重新对志宪展开追求,去买戒指来鼓励自己的时候巧遇到贤修,原来贤修是来把之前买的结婚戒指改成情侣戒指。

  贞婉的母亲福顺专门带了很多菜来为她庆生,才得知她和贤修吵架了,于是把菜拿走去向贤修赔礼。

  为了让英恩心情好起来,佑赫带他去世界游乐园玩,但英恩的心情始终相当低落,不过却因此对佑赫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另一方面,贞婉去夜总会找花花公子,结果被一个男人搭上,还打算趁她喝醉了占便宜,幸亏被志宪救了回来。

  志宪送贞婉回家的路上越来越气,两人就这么在电梯吵了起来,志宪忍不住狠狠吻住了贞婉,贞婉手上的剧本吓得掉到了地上,电梯门也同时关上了。

  此时贤修恰好来到,看到电梯门口的剧本,抬头发现电梯一直停在七楼不动,心里产生了许多疑问,当他看到志宪居然从电梯出来的时候,更是充满了各种疑虑。

第八集

  虽然没有目睹志宪和贞婉在电梯内接吻,但看到电梯门口的剧本,以及从电梯内出来的志宪,贤修仍然感到了一丝不安。

  离开的志宪发现贞婉把新剧本落在了自己的车上,回到家津津有味地看起来,更对贞婉有了进一步好感。

  次日慧珍找上志宪表示希望和志宪从新开始游戏,志宪欣然同意。

  佑赫去英恩家学英语,恰巧英恩家只有她一个人在,于是英恩找借口不准佑赫去家里只准在院子里,并解释多晒太阳对身体很好。玩心大起的佑赫拉着英恩一起躺在了桌子上,并一个翻身压在了她身上。

  才情此景刚巧回来的英恩一家人看到,英恩的父亲愤怒地冲上去拉开佑赫并想打他,却遭到了英恩母亲的阻止,得知佑赫今年已经27岁而且是个大学生这个内准备留学的时候,英恩的母亲对他满意得不得了。

  重新开始爱情游戏的志宪和慧珍一起约会购物,随后慧珍主动提出到酒店开房的要求。当志宪色与魂销的时候,慧贞却表示希望换件衣服,志宪只好先去洗澡。等他从浴室出来,却发现原来慧珍已经留下了这天买的性感长裙离开了。

  慧珍更留下了一大笔钱和一封信,表示和志宪的游戏结束了。

  晚上贞婉会家发现贤修就坐在大楼门口,于是偷偷躲在一棵树后给贤修打电话,谁知道贤修根本不接而且站起来走了。贞婉开始钻牛角尖,以为贤修说不定看到了自己和志宪接吻在生气。

  第二天是贞婉的生日,也是贤修的农历生日。他忙碌地在家做蛋糕打算让贞婉开心,并邀请了慧珍和英恩两人作客。贞婉打电话来他故意不接,结果真如贤修所料,贞婉立刻就飞奔来他家。

  被大家祝贺生日的贞婉当然获得了很大的惊喜,但提到贤修的农历生日,她却显得很不好意思,因为她忘记了。

  终于留下两人独处的时候,贞婉表示为了补偿,贤修要什么生日礼物都肯,没想到他只是想要贞婉的求婚答复。这让独身主义的贞婉不知所措,贤修终于丧气地离开。

  为了修补两人的关系,贞婉打算邀请贤修去看歌舞表演,可惜却接到了导演邀请她商谈明年迷你剧剧本适宜的电话,对这个大好机会充满惊喜的贞婉当然不可能放过,于是恳求慧珍代替自己去陪贤修看表演。

  由于当时心情不好贞婉做事出错,把电脑里的剧本删除了,只好到志宪那里去拿已经打印出来的,结果志宪强迫她搭自己的车,到公寓楼下的时候,贞婉一不小心跌入了志宪的怀里,糟糕的是这一幕竟然被慧珍和贤修看到了。

  慧珍和贤修都没有任何话地离开了,贞婉原本打算向贤修解释,谁知贤修却提出了分手。

第九集

  无论贞婉怎么挽留和道歉,这次贤修都不为所动,坚决地提出了分手。贞婉为此很伤心,更糟糕的是,惠珍把贤修为了迁就她,跑去把结婚戒指改成了情侣戒指的事情告诉了贞婉。这让贞婉更加难过。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英恩发现最近贤修很奇怪,于是找机会跟他谈,结果被贤修拉去一起喝酒,看到贤修明显醉了,英恩打算打电话叫贞婉来,才知道两人已经分手了。

  贞婉一直把自己的经历写在剧本里,导演看到相处七年的男主角突然对女主角提出分手,表示这完全不合逻辑,不明白男主角在想什么。这番话让贞婉感同身受,于是光着脚就跑去找贤修,并哭着表示自己绝对不会答应分手,可惜态度坚决的贤修这次无论如何也不再让步了。

  当贤修看到贞婉居然是赤着双脚来找自己,而且已经磨出了血的时候,心疼地把贞婉搂在怀里让她哭,随后更不由分说送贞婉回家,可惜他做这么多,仍然不肯回心转意重新开始。

  知道贞婉已经和贤修分手的英恩,更加难以控制自己对贤修的思慕,但此时惠珍找她一起帮忙,把烂醉如泥的贞婉一起抬回家,看到贞婉空空如也的冰箱和贞婉现在的惨况,都感到很难过。

  她们不知道的是,此时贤修思前想后,跑到天桥上本来打算打电话给贞婉,最终不仅放弃,甚至连手机也干脆丢掉了。

  第二天贞婉从电视台出来,却凄惨地遇到了大雨,但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帮她了,她只能独自顶着手提袋在大雨中飞奔。

  另一方面的恩英和贤修刚好下课,英恩不愿和贤修再有什么接触,于是当贤修说要送自己的时候,飞快地顶着手提袋逃走了。但不肯死心的贤修开着车一直追她,并强行把她拉上了车。

  在车上恩英把贞婉的惨况告诉了贤修,并坦言自己对这样放弃贞婉的贤修很失望。

  凄惨的贞婉跑去独自喝酒,醉眼模糊中本来打算打给贤修,没想到却打给了慧珍,并在电话中大叫着贤修的名字诉苦。

  慧珍把这件事告诉了一直放不下贞婉的志宪,并鼓励他去找贞婉,结果志宪找到贞婉并和她大吵了一架,更劝痛苦万分的贞婉,如果真的爱贤修就放弃他。更深情地一把抱住贞婉,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好好哭出来发泄。

第十集

  贞婉决定从新开始振作自己,先努力把自己的剧本搞定,志宪为了帮她,表示愿意让贞婉继续采访自己,把自己当作原形来分析,这让贞婉有点不知所措。

  贤修最近经常发呆,老是想起过去和贞婉亲密的种种难以释怀,而英恩虽然努力控制自己,并且佑赫也不断帮助她散心,并希望她能把注意力停驻在自己身上,可惜英恩总是回忆起自己和贤修相处的时光。

  一次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英恩和贤修巧遇,两人坐在一间茶餐厅打算聊天,妒火中烧的佑赫却冲了过来,并把英恩拉走了,英恩指责佑赫显然越矩了,谁知佑赫竟然出人意料地乘机表白了。

  另一方面,志宪自作主张跑去给贞婉买新衣服和新鞋子,并希望她从新开始。大感莫名其妙的贞婉赶紧抱着包裹去退回给志宪,没想到志宪却表示已经对贞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希望她能做自己的女朋友,贞婉当然不肯同意,志宪却不肯放弃,并表示随时等着贞婉回心转意。

  志宪这次亲自跑去送了一大堆食物给贞婉,出来时恰好被慧珍撞见,这让慧珍感到很不好受。

  英恩去拜托慧珍帮自己再安排相亲,却被慧珍调侃和佑赫的关系。

  东熙强行约到了慧珍一起晚上去吃饭,没想到临时有事根本没办法去,只好拜托贤修代替自己,结果慧珍相当失态地在对方面前大醉了一场,随后决定把贤修当朋友,并从贤修的好友东熙处得知,他帮贤修报名了婚姻介绍公司,于是决定安排他和英恩都去跟人相亲。

  得知此事的贤修死活不肯答应,但最终却在慧珍的动之以情下被迫答应,随后在超市购物时碰上了也出来卖菜的贞婉,两人竟然已经形同陌路,而贞婉此时才得知贤修竟然连手机号码都已经换掉了。

  最终英恩和贤修都在慧珍的安排下,打扮得非常得体地去相亲了。不过两人都对彼此的相亲对象并不满意,结果没多久就跑出来一起聊天吃东西。看着感叹时间突然多出来的贤修,英恩显得不知所措。没想到贤修突然对他说,希望多出来的时间能和英恩一起过。

  慧珍把自己安排贤修相亲的事情告诉了贞婉,贞婉为了让自己真的重新振作起来,跑去剪短了头发,回家时却在楼下遇到了志宪。因剧本很不顺利的贞婉重要答应志宪的要求,不过条件是工作完成关系也结束。

第十一集

  贤修和英恩的临阵脱逃给惠珍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被安排和他们相亲的两个对象一直打电话来表示抗议和不满,发现两人相亲的餐厅居然是在同一家的时候,慧珍怀疑他们是一起跑掉了。没想到跑去找贤修,他居然直认不讳,并表示再也不会去参加什么相亲了。

  以为英恩是和一个很胖的大叔相亲的佑赫,怎么都没想到那天晚上英恩其实过得很高兴,由于曾告白过,英恩始终有意无意和佑赫保持距离并不断躲他,这让佑赫感到很不舒服,却大声表示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放弃英恩。

  志宪带贞婉去约会,贞婉故意不肯合作地打扮得很邋遢就出来了,本以为志宪会因此带她去比较简陋的地方吃东西,没想到却是非常高级的情侣餐厅。谈话间志宪找机会表示自己对贞婉其实有心动,但贞婉却认为他不过是在演戏,志宪也只好一笑置之。

  和贤修一起出去玩回到家的英恩,在门口碰到了一直等着她的佑赫,英恩不断表示自己和佑赫只是师徒,根本没把他当作一个男人来对待,生气的佑赫居然强吻了英恩,结果立刻被英恩的高跟鞋攻击了,更气冲冲的表示至此结束补习。

  最近一直有个叫崔东洙的男人打电话到公司来找慧珍,惠珍总是让同事帮忙借口不在躲避。但这天崔东洙居然守候在惠珍公司楼下,并一路猛追慧珍的车子差点导致车祸。生气的惠珍痛骂了对方一顿打算开车离开,崔东洙却故意撞上了慧珍的车,惠珍因此头部受伤。两人拉扯之间,幸亏经过的贤修跑来阻止。

  晚上一起吃过饭之后贤修送慧珍回家,其温柔和关怀让慧珍发现自己对贤修有点心动。

  英恩一直在自己的博客上展示自己的料理作品,居然受到了杂志社的赏识,记者姜银珠希望能和英恩合作,以单身女性的快乐工作和生活为题材作文章。英恩为此很高兴,可惜和家人商量之后,尽管获得姐姐的支持,却遭到了母亲的大力反对。

  灵感枯竭的贞婉打电话向志宪求救,结果明明很晚了两人却傻乎乎地跑到球场去吹冷风,交谈之间得知贞婉和贤修交往七年居然没有过性关系,志贤忍不住指责贞婉的自私。

  正当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却被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来的贤修看到了,贤修为此大受打击,只好转身暗淡地偷偷离去,沿途突然回想起贞婉不想分手时的眼泪。

  结果第二天贤修发高烧没能去上班,得知此事的英恩赶紧做好吃的东西去慰问,两人一起取厨具的时候不小心抱在了一起,让东熙以为他们在谈恋爱。此时佑赫得知原来英恩当天相亲逃跑了,而且是和她一直暗恋的贤修一起逃跑的。

第十二集

  贤修和英恩约好一起去看电影,却临时变卦借口有手术放了英恩的鸽子,正当英恩沮丧万分的时候,佑赫出现在她身边,并高兴地陪着她一起看电影散心。

  而和英恩约好的贤修开始冷淡且疏远英恩,并告诉她由于她是贞婉的朋友,无论如何也该避避嫌。虽然贤修是出于好意,但他没想到的是这番话让英恩感到非常心痛。

  为了让英恩振作起来并慢慢接受自己,佑赫每天拉着英恩去健身,开玩笑表示希望把她锻炼成身材呈S型的大美女。但这样并没有让英恩开心起来,这天英恩突然心血来潮约贞婉出来,两人交谈之间英恩发现贞婉根本还爱着贤修,只不过因为贞婉的不婚主义两人才会走到这个地步。

  英恩发现贤修始终无法对贞婉忘情,于是故意找借口约两人出来吃饭,希望借此让两人单独见面有机会借此复合,但英恩没想到的是,当天贤修居然会约慧珍一起,而贞婉更把志宪带来了,猛然明白英恩用意的贤修,在看到贞婉和志宪的时候大感愤怒,根本不愿和贞婉说话就愤然而去。

  看见贞婉为了贤修的离开而难过,志宪也感到很不好受,要求贞婉做出抉择,也转身离去。

  而刚来的慧珍,却尖刻地指出,贞婉分明已经爱上志宪却竟然仍不愿放开贤修。听到这番话的贞婉忍不住流着泪反驳,才明白自己其实多么深爱着贤修。

  开车飞速离去的贤修在某车站看到了失落地坐在那里的英恩,忍不住斥责她多管闲事,自己不需要同情和怜悯。

  事后贞婉一直打电话想找贤修和志宪解释清楚,两人却都不约而同不肯接她的电话。

  另一方面,重新振作心情的英恩终于下定决心和贤修断绝来往,并获得母亲的支持,准备和那个来找她的杂志记者合开一家饮食店。

  此时的贞婉因为贤修不肯理她感到非常难过,忍不住在家门口大哭了起来,幸亏放心不下的志宪跑来安慰她。

  贤修被慧珍拉去看电影,却发现门票不对,两人离开。开车回家的途中,贤修突然想起在自己面前强颜欢笑告别的英恩,并感到有一丝不舍。

  获得家人全力支持的英恩这天开心地跑去看自己买下的店,才知道自己和站在这里的许多人一样受骗了,那个所谓的记者根本不是记者,不过是个骗子。

第十三集

  英恩得知自己被骗还来不及沮丧,居然被一群也被骗的人认定是骗子的同谋,更吵闹着把她一起拉去了派出所,幸亏警察非常理智也很同情英恩。

  其实这天也是英恩的生日,本来贞婉和慧珍说好三人一起吃饭为她庆祝的,可惜两人都因为工作上的原因走不开,慧珍只好临时找贤修帮忙去赴约。但此时心情极端低落的英恩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贤修,只好撒谎表示家里人要为自己庆祝赶紧离开,莫名其妙的贤修只来得及在他背后说声生日快乐。

  眼看截稿日期就要到了,贞婉每天在家足不出户没日没夜地赶稿,幸亏有志宪晚上会来送吃的给她。

  第二天慧珍从佑赫那里得知了英恩被骗钱的事情,与此同时,贞婉的剧本在导演那里也遭到了彻底的失败,不过她还没有时间难过,就接到了慧珍打来的电话。

  同病相怜的英恩和贞婉相约一起去度假,此时志宪打来电话想安慰贞婉却遭到了拒绝,但贞婉电话里的话让志宪非常不放心。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此时的贞婉正努力和英恩一起强颜欢笑去度假。

  晚上两人一起聊天,贞婉毫不讳言自己多么喜欢贤修,让英恩不知如何接话才好,不过这次的谈话也让两人的友谊更加巩固了。

  第二天一大早佑赫就找上了来健身的慧珍,原来他担心了英恩一晚上,却始终打不通对方的手机,佑赫指责慧珍在生日当天放英恩的鸽子,言辞之间更把英恩当作柔弱无衣的小女孩,让慧珍哭笑不得之余又感到相当有趣。

  为了见贤修,回到首尔的贞婉故意等在他常去的洗衣店门口,看着穿得很单薄的贞婉,贤修决定开车送她回家。

  一起回到贞婉的家里后,贞婉把过去欠贤修的钱都还给了他,并告诉他比起英恩遇到的事情自己根本不算什么,这番话让贤修此时才得知英恩的惨况。随后贞婉把贤修送出门,但她没想到自己依依不舍的样子都被门外的志宪看到了。

  志宪其实是来找贞婉分手的,他根本不让贞婉有任何辩解的机会就离开了。

  慧珍打算给贤修继续安排相亲,没想到贤修理想的类型居然是英恩那种。最近英恩为了学习厨艺,重新振作起来在一家小餐馆打工,得知这个消息的贤修故意拉着好友徐东曦一起去光顾,没想到有顾客欺负英恩的时候,居然看到佑赫冲过来为英恩出头,贤修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机会了。

  从纽约出差回来的志宪忍不住来找贞婉,贞婉也终于发现自己已经爱上志宪了,两人再次走到了一起。

  某天贞婉、慧珍和英恩一起吃饭的时候,佑赫突然冲过来向英恩求婚,引为贞婉和慧珍的笑谈。

  可惜当贞婉把这件事情告诉志宪的时候,志宪却严正地告诉她自己绝对不会考虑结婚。

第十四集 大结局

  慧珍高兴地把英恩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贤修,可惜贤修却因此心情大坏,更把慧珍赶下了车。

  晚上志宪带着贞婉一起上酒吧,并把贞婉介绍给自己的一群狐朋狗友,看到两人一起来的金贤珠忍不住骂贞婉,忠告她不该和一个花花公子来玩,回过头贞婉又看到志宪正和一个女人打情骂俏,心情因此变得非常不好。

  志宪送贞婉回家的时候,两人忍不住在楼下吵了起来,原来志宪很不高兴贞婉没有告诉朋友自己分明已经和贤修分手了,更坦白自己其实也爱上贞婉了,两个相爱的人就这么在楼下拥抱在了一起。

  另一方面,贤修被好友东曦拉到英恩打工的餐馆吃晚饭,自己却临时有事先行离开,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英恩了,贤修决定也走。

  留意到英恩用复杂且带着依恋的眼神看着贤修离开,慧珍才发现自己的认知似乎错了,结果英恩也承认自己喜欢的其实是贤修,却遭到了慧珍的指责,毕竟贤修曾经是贞婉的男朋友。

  白天贞婉发现电冰箱坏掉,房间地板完全被水淹了,此时某超市打来电话,当初她和贤修一起填的奖券中奖了,礼物是去欧洲旅行。回想起当初贤修对自己说如果真的中奖就让贞婉嫁给自己,不得不感叹物是人非。

  贞婉打电话告诉英恩想吃她做的料理,于是让英恩到自己家来。可惜此时却要把奖券拿给贤修,结果来找贞婉的志宪和英恩都空跑了一趟,两人一起去喝茶的时候,志宪忍不住问起贞婉的事情,却得知贞婉为了贤修很痛苦,这让志宪大感不是滋味。

  回到家贞婉告诉贤修自己的冰箱坏了,放心不下的贤修于是上去帮她修理。结果两人在楼下作离别的拥抱时,却正好被坐在车里的志宪和英恩看到。

  这番情景导致当天晚上好几个人失恋,当贞婉跑到酒吧去找志宪的时候,志宪很下心肠告诉她两人之间的游戏结束了。

  而好不容易决定去和英恩说清楚的贤修,却碰到搂在一起走的英恩和佑赫,佑赫更孩子气地宣告婚礼时会邀请贤修参加。可惜到了家门口,英恩却表示希望自己能喜欢佑赫,可惜无论如何自己的心都不肯听话,正式拒绝了佑赫的求婚。

  始终觉得应该去说清楚的贤修又跑回去,看到的却是英恩拉着佑赫结婚的场面。

  喝得满肚子酒的志宪回到家,却在家门口发现了贞婉还给自己的打字机,更留言说两人真的彻底结束了。

  终于得知贤修已经和贞婉分手很久的佑赫,忍不住跑去找贤修把英恩的心事告诉了他,从慧珍处得知英恩喜欢贤修的贞婉,也用自己的方式鼓励英恩不要顾忌自己,贤修终于得以和英恩在一起了。

  志宪送给贞婉一个MP3,可惜贞婉去见志宪最后一面的时候却没有听,等志宪踏上去美国的飞机,贞婉才明白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