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个关于柔弱内向男生与豪放漂亮女生之间的爱情故事,带着网络故事很强烈的夸张色彩和婉转、动人的情节。真挚、豪放、漂亮迷人的女主角和纯真、柔弱、惹人爱怜的男主角,以及他们对现代青年日常生活、感情发展的重彩演绎和曲折变化,都是影片值得一看的理由。

  第一部分:起因--讲述男主角王晶偶遇醉酒的女孩并开始认识、接触、了解,萌生感觉--该部分比较夸张的给出了柔弱男角与野蛮女友的感性外观;

  第二部分:变故--讲述王晶与女友感情升华以及出现变故的跌宕起伏--该部分从搞笑幽默转向刻画感情;

  第三部分:结局--讲述王晶与女友对感情的磨练、思考和对爱情、未来的选择--该部分浓墨重彩刻画了男女主角感情世界与心理历程的真挚、委婉与美好。

分集剧情:
第1集

  夏惠琼是黑帮会长夏忠植的宝贝独生女,会长积极帮她物色相亲对象,希望早点把她嫁出去,但惠琼的行事作风十分海派,一点也不淑女,每次相亲每次失败,让会长十分头痛,连到大学里当讲师,都能教到出事,最后只好派出三老大李栋基与一名手下林浩泰去保护她的安全。在一次教学中,她到一座梨园找回学生,却误踏陷阱被误认为偷梨贼,同时也在这里遇见天命真子刘浩民……

第2集

  米迦勒修士(刘浩民)被真哲的手下关到一处地窖里,真哲代惠琼解释这场误会。惠琼最后从浩泰口中得知会长派人绑架米迦勒,于是亲自到修道院向米迦勒道歉。真哲为了除掉栋基这个眼中钉,想尽办法让会长对栋基不信任,除了占据栋基管理的高尔夫球场,甚至在会长面前造谣说栋基对惠琼有非分之想。惠琼与会长之间作了个协议,只要惠琼嫁人,会长就退出组织,惠琼为了达到目的,于是选好了结婚对象,那就是……

第3集

  为了让会长离开组织、远离是非,惠琼决定赶快结婚,而她找的对象是栋基,栋基听了也傻了,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死也不肯,与惠琼约定再比一局分胜负。裴真哲得知惠琼已有了结婚对象,却摸不着头绪是谁,一度怀疑是米迦勒修士,于是派人跟踪米迦勒,却没有结果。最后在栋基与惠琼比赛酒量的那天晚上,派人去找碴,想因为引出惠琼的对象, 惠琼也因此被一群人围攻而受伤……

第4集

  派人吓惠琼一事,意外地闹成颇大使真哲感到惊慌,故真哲时时观察会长的反应,为接下来的局布阵。由于惠琼受伤而大怒的会长,误认为是之前袭击自己的帮派份子所为,故展开了与五飞派的全面战争。去医院探望父亲的米迦勒,很偶然地见到因受伤而住院的惠琼,日后两人之间的友情也因此日渐累积。李栋基因为被惠琼强迫指定为结婚对象,再加上保护惠琼不利,做事怠慢为由即陷入危机,然而,他巧妙地装作自己患了部份记忆丧失症而逃过一劫,到最后还是被惠琼识破……

第5集

  米迦勒被会长的手下绑架,被会长胁迫不准再与惠琼见面,并强迫要求写下十张的悔过书以及切结书后才被放回,而米迦勒想要否认对惠琼的爱,而每天勤背祷词。栋基因为打了被安排为惠琼相亲的对象—“张基浩” ,而触怒会长,以至沦落逃命的命运……

第6集

  惠琼则趁机宣布她爱李栋基,并决与李栋基结婚。对于惠琼如此的决定深感不解与怒气的会长,下令将惠琼软禁,并派手下监督她的所有一举一动,同时誓言一旦栋基被抓回来,就要把他的脖子给扭断。栋基被抓回来的同时,惠琼偷偷从窗户爬下去,骑着车子逃去。为了让惠琼顺利逃跑,栋基代替她被会长抓住,但不管怎么烤问,栋基都不说出惠琼的下落,而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惠琼的藏身之处,但是真哲相信惠琼一定会跟栋基联络,因此决定放了栋基,引惠琼现身。而惠琼为了逃避与张基浩的婚约,决定暂时藏在修道院……

第7集

  惠琼为了逃避与张基浩的婚约,决定暂时藏在修道院,但是因为院长觉得很不方便,所以一直不肯答应,最后在惠琼百般哀求以及无条件帮忙整顿图书馆书本的情形下,才得以藏在修道院里。后来跟栋基联络上之后相约见面,却差点被真哲的手下开车撞死,因次惠琼写了一封信让栋基转交给会长,并让他告知自己目前处于危险的状况。栋基一直怀疑这所有的事都和真哲有关,因此将自己的疑惑告诉会长,但会长不相信真哲会这么做,他觉得可能真哲也被蒙在鼓里。而栋基为了保护惠琼的安危,假扮修士进入修道院里……

第8集

  栋基为了保护惠琼的安危,假扮修士进入修道院里,但是米迦勒一直不厌其烦的找他谈论”耶稣的苦难”这本书,害的栋基非常苦恼。惠琼和米迦勒一起负责整顿图书馆,因此米迦勒为了压抑对惠琼的好感,故意对惠琼所做的事置至不理,也对惠琼非常严格,但是约瑟知道米迦勒的心因为惠琼在苦恼,所以想让惠琼尽快离开修道院,而且还故意将惠琼关在图书馆,但是他没想到米迦勒也在图书馆里……

第9集

  真哲抓住了浩泰和神父,严刑拷打他们说出惠琼和栋基的下落。惠琼因为被关在图书馆里而没有去付栋基之约,栋基以为她被抓走了到处去找她。惠琼和米迦勒两人靠着对方,在图书馆里渡过了一夜。米迦勒由于前晚与惠琼一起被锁在修道院图书馆里的缘故,对惠琼产生一种爱恋,终究演变成要离开修道院,惠琼也渐渐发现自己的内心也慢慢地接受了米迦勒,但是她不想米迦勒被卷入纷争中,告诉米迦勒一切到此为止。裴真哲终于露出真面目,不但把夏会长气得住院,更占据了夏会长所有的一切,管家通知栋基事情有异,栋基马上带着惠琼离开修道院……

第10集

  栋基和惠琼两人知道会长被软禁在医院,不顾一切去医院救出会长和管家。裴真哲的手下到了修道院找不到惠琼,干脆把米迦勒抓了回去,和小云浩泰关在一起。栋基和惠琼救出会长之后,惠琼交代栋基把会长带去修到院养病,自己责单枪匹马去找真哲,真哲为了完成Y项目不惜一切强迫惠琼嫁给张基浩,惠琼为了救小云浩泰以及米迦勒以自己为人质。栋基在千钧一发之际藉由米迦勒的帮助把惠琼救出来,惠琼一心想陪会长也鼓励会长离开组织重新做人,一起过着平凡的生活,而李栋基却一心想重回组织报仇,因此与惠琼发生口角……

第11集

  李栋基因为惠琼表达对米迦勒的好感,而对米迦勒修士的敌意越来越深。李栋基为了挽回夏会长与惠琼的心,单枪匹马闯入裴真哲的家取得重要文件,把文件交给浩泰后,自己被裴真哲的手下抓到。米迦勒修士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修道院,重新展开新的人生,惠琼百般劝阻,希望米迦勒不要为了自己而舍弃上帝,但是米迦勒爱惠琼的心意已决,毅然决然离开修道院……

第12集

  李栋基被裴真哲抓走,惠琼为了救李栋基支身前往裴真哲处,夏惠琼为了救李栋基被张基浩捆绑双手受污辱,刘浩民不顾危险前往裴真哲办公室,成功的救出夏惠琼与李栋基。李栋基因为未能亲自救出夏惠琼而是被情敌刘浩民救出而非常内疚自责,因此决定离开夏惠琼,从此过着逃避现实自暴自弃的生活。刘浩民离开了修道院,加入了大豆油开发研究团队……

第13集

  裴真哲带着全部的手下去修道院找人,在夏会长面前强迫夏惠琼签股权转让书,夏会长看到惠琼被裴真哲痛殴,一气之下倒地生命垂危。夏惠琼到恩熙的酒店找到了李栋基,并劝他重回身边一起对付裴真哲。刘浩民鼓励李栋基结束自暴自弃的生活重回夏惠琼身边。惠琼为了替父亲报仇,找回失去的一切,便接受管家的严格训练,努力的锻炼身体……

第14集

  惠琼努力的锻炼身体以及搜集相关资料,而真哲也积极的在进行接任会长职务的事情,以防惠琼参加股东大会,破坏他的计画,但是惠琼跟着孙炳一来到股东大会,并揭露 Y计画有很多的瑕疵。会议结束后,真哲随即派人追杀惠琼,因此栋基为了惠琼的安全,让米迦勒带着惠琼离开汉城,而且米迦勒为了帮助惠琼到处奔波,很乐意陪在惠琼身边。惠琼和米迦勒来到栋基家,想要替他庆祝生日,但却看到恩熙在栋基家里,因此惠琼很不高兴,可是栋基却让惠琼不要管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第15集

  惠琼为了躲避真哲的追杀,住进了美娜的家里,美娜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心理很不是滋味。栋基因为对浩民心有芥蒂,所以对惠琼的态度有所改变,惠琼不喜欢这种感觉,和栋基再比赛一场跑步,两人不分胜负。”Y项目”的动土仪式终于来到,裴真哲深怕惠琼会来捣乱,加派人手看守,但是惠琼还是藉由孙炳一会长的帮助,顺利进入动土仪式……

第16集

  美娜对惠琼并没有好感,可是却在米迦勒和惠琼面前装做很好客的样子。真哲一直找不到惠琼的下落,便着手打听会长的藏身之处,没想到让真哲的手下查到了会长所在的疗养院,于是管家立刻带着会长逃离,并通知栋基来接应。虽然逃过了真哲的追杀,但会长还是不幸去世,惠琼感到伤心欲决,每天不吃不喝最后终于病倒了,但是美娜一直阻止米迦勒照顾她,因此米迦勒只好拜托栋基照顾惠琼, 等惠琼醒来之后,栋基已经离开,惠琼以为是米迦勒一直陪在身边……

第17集

  惠琼决定化悲愤为力量,誓言要替父亲报仇,不料却陷入真哲设下的圈套。惠琼被抓去之后被打断了腿。因为惠琼未能参加股东大会,于是真哲便顺利当选了会长,而惠琼因断了腿以及密闭恐惧症而失去意识。另一方面,栋基听到惠琼失踪的消息,因此闯进真哲的办公室去找惠琼,不料晚了一步而且被真哲的手下欧打。惠琼扶着断了的腿走出街头,试着叫路过的车子停下来帮她,不幸被喝酒驾车的车辆撞击,而被一名警察护送到医院……

第18集

  惠琼不幸被喝酒驾车的车辆撞击,而被一名警察护送到医院。尚未知情的栋基到处寻找惠琼,一路波折,最后,透过修道院院长的建议,在网络上找到惠琼。浩民也由院长那得知惠琼受伤的消息赶去医院,栋基对浩民说他没有资格去爱惠琼,浩民落寞的离开。栋基细心的照顾惠琼,却感觉到惠琼需要的不是他,栋基决定把惠琼交给浩民,自己则和浩泰两人一起去找裴真哲报仇……

第19集

  栋基想要报仇,然而真哲早巳察觉到栋基跟踪他了好久,并安排手下做好埋伏,然后把栋基抓到恩熙的酒店里,在恩熙的面前侮辱栋基,同时警告他不要再做如此鲁莽的行为。米迦勒想要惠琼早点康复,用心良苦的演布偶剧给惠琼看。栋基偶然听到米迦勒父亲来医院和米迦勒的对话,于是决定将惠琼交给米迦勒而自己走自己的路。惠琼由于米迦勒的细心照顾终于开口说话,不知情的栋基在外面喝酒并告诉浩泰往后各走各的路。到了隔天,栋基为了要当真哲的手下,亲自去真哲的办公室……

第20集

  栋基跪在真哲面前哀求真哲收留他,真哲并不相信栋基,让他在办公室外跪了许久。最后真哲好不容易答应收留栋基,但是给了他一项任务,就是要拿股份授权契约书给惠琼盖章,如此一来他才会相信栋基,然而他并不相信栋基派手下随后跟踪。栋基去到医院的请求惠琼怜悯他并为他在契约书上盖章,但管家劝惠琼不能意气用事,所以栋基的任务未能完成……

第21集

  真哲为了把栋基留在身边观察,故命栋基为他的保镳,并要栋基搞清楚有关全豆奶公司开发的相关资料,以备与米迦勒对立。为了让真哲信服,栋基毫不迟疑不择手段的做一些坏事以达成目的。裴真哲邀请永丰企业的股东们开股东会,并说出投资了新研发出豆奶产品的有成食品,惠琼不请自来,对股东们说出裴真哲一味地扩张事业,公司将会遭遇极大的危机,让其它股东忧心惶惶……

第22集

  在管家的计画下希望能购买下全豆奶公司的股份,让永丰企业的股东们能转投资,让惠琼能够当上会长,并且能让惠琼到全豆奶公司上班。黄美娜知道惠琼到公司来上班,心里很不是滋味,跑去找浩民并告诉他,她一直都深爱的浩民,但浩民却跟美娜说对她的爱并非男女之间的爱,让美娜更加讨厌惠琼。李栋基利用黄美娜偷取豆奶研发的技术资料,夏惠琼对李栋基的行为就不能谅解,对李栋基的恨又更加深……

第23集

  李栋基溜进全豆奶公司欲窃取豆奶技术开发资料,结果碰到夏惠琼无功而反。黄美娜因为忌妒心,愤而将公司机密文件转于李栋基,李栋基因为窃取豆奶资料事情有功劳,被升格为商务理事。裴真哲被报章杂志报导为年轻有为的青年实业家,管家从报纸得知此消息,提醒会琼加速脚步推出新产品。米迦勒与惠琼故意泄露不正确的资料给裴真哲……

第24集

  米迦勒买好戒指准备向惠琼求婚,美娜眼见米迦勒要向惠琼求婚,威胁李栋基想办法拆散他们,李栋基以想回头而见夏惠琼为理由,阻止夏惠琼赴米迦勒的约。惠琼欲一探栋基想见自己的真正目的前往汉江旁会见栋基,美娜藉此机会制造米迦勒与惠琼之间的误会,使得米迦勒未能向惠琼求婚。惠琼遭受偷窃开发机技术资料于竞争公司的诬蔑,为了避免发生更多问题,决定辞职。偷给裴真哲的开发资料其实是不完整的资料,因此有成公司迟迟未能开发出正确的产品。裴真哲由于项目开发计划与有成食品的投资遇到挫折,事情迟迟没有进展,以致造成资金周转不灵,渐而造成投资人的不满,影响公司经营等。裴真哲为了解决资金短缺困境,有了要杀了惠琼的念头,美娜耸勇栋基一不做二不休,请栋基干脆杀了惠琼……

第25集

  米迦勒终于发现把全豆奶开发资料转给竞争公司的是美娜,进而发现美娜对惠琼的忌妒心要杀了惠琼。江记者决心要揭发裴真哲投资的项目计划以及有成食品的真相,而面临被杀人灭口的危险。裴真哲原想藉与未婚妻的订婚解决资金短缺的困境,管家与惠琼暗中联络裴真哲的股东到订婚礼闹场,最后裴真哲被迫取消订婚约。栋基正一步一步开始展开他投靠裴真哲的计划,开始暗中找机会拿到项目计划的所有相关资料。李栋基为了取得专家机密文件半夜遣进裴真哲的寝室,结果被裴真哲发现,两人在扭打过程中刺了裴真哲一刀。李栋基取得项目机密文件后,急着将文件转于夏惠琼……

第26集

  李栋基取得项目机密文件后,急着将文件转于夏惠琼,这时夏惠琼、浩泰、小云、恩熙等才恍然大悟李栋基投靠裴真哲的真正苦心。美娜痛定思痛,后悔自己过去的错误,决定重新做回米迦勒的妹妹。米迦勒为了阻挡裴真哲的手下追杀李栋基和夏惠琼,结果被打成下半身瘫痪。李栋基决定自首但终究在海边被裴真哲手下杀害。米迦勒知道自己下半身瘫痪之后,为了不要带给夏惠琼负担,决定重回上修道院做上帝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