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酒井法子扮演一名意志坚强的聋哑女孩,她和放弃大医院的继承权,甘愿在乡下当小医生的大泽隆夫已经是论及婚嫁的情侣。可是大泽隆夫却在一次回东京的时候因为事故而失去了记忆。酒井法子焦急之下一个人来到了东京,她虽然发现了大泽隆夫,却并没有向他说出真相,而只是在大泽隆夫家里的医院做了一个普通的护士,默默地等待着心上人想起以前的事来。与此同时,那位造成大泽隆夫失忆的千金小姐爱上了隆夫,并对他展开了积极的追求。而扮演大泽隆夫弟弟的竹野内丰则被坚强善良的酒井法子所吸引。

  人物介绍:

  仓本彩——酒井法子饰  彩是北海道乡下医院的护士,和永井秀一共事多年,产生了感情。在秀一回到东京毫无音训后,来到东京寻找秀一,并在秀一的医院当了一名护士。并遇到了拓已

  永井秀一——大泽隆夫饰  由于不满父亲对金钱的嗜好,在大学毕业后只身来到北海道当了一名医生,并喜欢彩。在回到东京知道自己有个指婚的未婚妻祥子后,娶了其。但是新心中仍爱的彩。

  永井拓已——竹野内丰饰  在秀一回来之前是一名花花公子,遇到彩这个纯洁的乡下姑娘后,被深深的触动,决定好好面对生活。和哥哥一起管理好医院,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最后和彩回到北海道陪伴她。

  结城祥子——细川直美饰

  秀一的未婚妻,在秀一回东京的第一天撞伤了他,并使他失去了全部记忆。知道他是自己未婚夫后,全力照顾他。后来知道彩和秀一的关系,极力隐瞒。后终于和秀一结婚,并助其管理医院。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永井秀一(大泽隆夫饰)是小乡村的一个医生。应庆友大学的邀请,他决定返回东京进入医院。仓本彩(酒井法子饰)是个聋哑女孩,她是乡村医院院长的女儿,同时也是秀一的助手,她很喜欢秀一,不希望他回东京。 永井拓已(竹野内丰饰)是永世会医院院长的儿子,生活懒散作风不正,喜欢烂搞女人。在父亲的医院混日子,但是却深得父母亲的庇护。一次在PARTY上认识了小泉美和并与之发生了关系。美和籍此进入了医院任外科大夫。 就在这个时候,彩的父亲却因为癌症而去世,彩和秀一悲伤不已。在秀一临行前,彩突然来到机场,要求秀一带其一起走,但决遭到拒绝。在登机梯上,秀一突然告诉彩,要回来娶她。但却在到了东京后,在电梯上跌落受了重伤。

第二集:

  因为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没等到秀一的消息,彩只身来到了东京。面队繁华的东京,彩有些迷惘。彩照着电话簿上面永井的姓氏寻找秀一一无所获时,却在街上被小偷抢去了钱包。在警察局里,彩遇到了拓已,后来两人在马路上找到了小偷。 拓已把彩带回了医院,彩无意中在医院里看到了受伤的秀一。此时,突然有一个上吊自杀的病人,在苯手苯脚的拓已不知所措,还好在彩的帮助之下,救活了病人。拓已也因此受到了同事的表扬,彩也在拓已的帮忙下进了医院当护士。但当秀一恢复知觉时,却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第三集:

  拓已对家里的环境十分不满,因而不顾母亲的反对,一个人搬出来住。在回家取行李时,遇上了家庭聚餐。在饭中,拓已利用家里人看不懂手语,把彩照顾秀一的任务交给了很喜欢秀一的那个伤害了秀一肇事女子。而彩却是有苦没法说。 一天晚上,秀一央求彩带他出去走走,彩就假装运死尸,把秀一带出了医院,两人在逛街中被等了彩一个多小时的拓已看到了。拓已十分生气,第二天对着彩和秀一大发雷霆。彩尽力保护秀一,秀一也朦朦胧胧地感到了一些什么。

第四集:

  秀一的病终于好转了很多,在医院里谋了一份电脑输入的工作。一天,祥子来找他,并告诉他她喜欢秀一,但却遭到了秀一的拒绝。护士园子和彩的关系十分好,并且告诉了彩她喜欢拓已大夫。就在这个时候,患病的新井扬言要跳楼,拓已及时出现,并以无赖的方式阻止了这场时间。 美泉要求院长带她去参加学术会,并在学术会当晚要求跟院长发生关系,却遭拒绝。但美泉的真实东家却是副院长派。就当彩和新井建立了良好友谊时,新井的头痛发作了,医院里却没值班医生,当彩叫来院长的时候,却发现秀一已经替病人做好了手术了!

第五集:

  由于拓已的翘班,意外地使秀一恢复了记忆,但是医院还是决定给于拓已处罚。秀一发现自己的记忆并未全部恢复,便决定和祥子一起回北海道进行“心灵之旅”。在秀一以前工作的诊所了,祥子知道了秀一以前的事情,却因为私心的作用,而没告诉秀一。两人无功而返。 知道了秀一恢复记忆后,副院长派很紧张,而为了儿子能当上院长而和副院长钩奸的院长太太更是如此。但是副院长却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拓已恳求父亲给自己动手术的机会,却遭严厉拒绝。此时,秀一返回东京,却因为过度追忆自己的过去而昏迷,辛得彩经过送往医院。

第六集:

  祥子出现在医院,并慌称是自己救回了秀一,还假冒了一个女孩说是秀一一直牵挂的人。使秀一受骗上当,信以为真。拓已以自己幽默的方式对自己的冲动向彩道歉,两人和好。 彩因为祥子谎言的事情向祥子交涉,却被祥子一顿奚落。副院长让美和在动秀一手术时故意出差错,遭到美和的严厉拒绝,故决定让拓已执刀。没想到拓已在手术前逼彩和他在手术后一起远走高飞,但是彩不同意,于是拓已威胁要在手术中杀了秀一。

第七集:

  拓已成功地完成了手术,并且下决心留在医院,得到他要的一切。此时,彩却被祥子的奚落所困扰,于是彩告诉了祥子关于她和秀一的事情,祥子大为震惊。 义彦的病到了紧要关头,如果不及时救治,半年就会死去。义彦的父母此时却因为手术费的问题要取消手术,彩十分着急,去找义彦,义彦告诉她自己是养子。于是,彩找来秀一和自己一起去找义彦的养父母,终于感动了他们俩。 义彦的手术终于开始了,院长亲自上马,成功的完成了前半段。后半段本应有小泉主刀,拓已却坐上了手术椅,但最后止血阶段,却被因自己小时父亲因院长而死而怀恨在心并受了副院长指示的小泉动了手脚。义彦命在旦夕。

第八集:

  秀一和彩及时赶回,救了义彦的命,但是义彦却成了植物人。院长召开新闻会,声称自己负全部责任,并开除了拓已。副院长阴谋得逞,院长夫人却蒙在鼓里。秀一见到父亲,责问他为什么开除拓已,却意外地知道了父亲得了肝癌的消息。 拓已为了手术的事烦恼不已,彩带着他见了义彦的父母。与此同时,结城财团接手了医院的财务,秀一没想到祥子竟上结城财团的千斤。祥子的母亲和秀一的父亲决定让俩人订婚。当秀一告诉彩这个消息后,彩伤心不已。 定婚典礼上,彩在门外篾见了祥子和秀一俩人亲密的样子,痛苦不已。当祥子和秀一紧紧拥抱的同时,彩烧掉了和秀一在义彦生日上拍的照片。

第九集:

  代理院长的小森为了防止秀一夺走院长宝座,派人调查秀一的过去,却发现原来秀一早就和一个女孩订婚了,而且这个女孩就在医院。 义彦的情况依然没好转,当秀一准备放弃的时候,彩却告诉他,义彦是温暖的,不能放弃,秀一大受感动。拓已在游泳池里认识了由美,并在由美的店里当起了服务生。由美也喜欢上了拓已。 小森终于得到了秀一的过去,并知道了彩是秀一以前的女友。他找来了祥子的母亲,并想当面揭露秀一的过去,但是彩为了秀一的幸福,却没有承认。小森碰了一鼻子灰。 拓已决定面对现实,回到彩身边。由美却由嫉成恨,用手术刀刺伤了彩。

第十集:

  彩伤势严重,秀一倾尽全力抢救彩。拓已在料理店里听到消息,赶到医院,得知由美就是凶手。手术中,秀一终于一点一点回忆起以前在北海道和彩的情形了。 拓已把彩偷偷地带出了医院,秀一和彩的朋友十分着急。拓已把彩带到了一个朋友家里,对彩无微不至的关心着。秀一从拓已的朋友处得知拓已的住处。告诉了拓已自己在北海道的事情。 小泉告诉了秀一自己弄伤义彦的脑血管的事情。秀一写信给拓已,要约彩出来,如果不成功,就不在扰他们了。秀一下定决心,拒绝了祥子,祥子却因此自杀。

第十一集:

  秀一因为祥子自杀,没有去彩那里,彩却在东京铁塔上等到午夜。祥子的母亲很气愤,责问秀一和彩。祥子告诉秀一自己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小泉鼓起勇气,向拓已说了自己在手术中的故意失误,并请求原谅。与此同时,拓已回到了医院,院长夫人却决定和院长离婚,和小森结婚,并通知了自己的儿子-拓已。 医院决定对义彦进行手术,院长并决定,如果义彦治不好,就由小森出任院长职务。即将进行手术,彩鼓励植物人义彦要坚强。拓已由于上次的经历,手一直颤抖不停,无法进行手术,此时,院长却因为肝癌而昏倒,拓已终于在彩的重重耳光下恢复了原来状态,回到了手术台前。兄弟俩合作,成功的完成了手术。秀一此时却因为祥子怀孕而不能履行和彩的诺言,彩痛苦万分。

第十二集:

  义彦终于睁开了眼睛,情况好转了,彩等人为此激动不已。秀一因为孩子的关系,答应和祥子结婚,却不能真心喜欢他。小泉告诉了院长关于小森的一切,财务长也讲明了小森贪污公款的情况,小森落魄而走。祥子母亲给彩一张空白支票,希望她就此离开秀一,彩却在上填了‘我爱秀一’。 祥子突然失踪,原她想去堕胎,幸亏彩及时制止。院长太想继续自己的美梦的计划也因为小森辞职而破灭。小森也因为院长太太老了而想抛弃她,院长太太一怒之下,拿起桌上的刀刺死了小森。义彦的病终于痊愈了,为了报答彩的照顾,义彦想要带彩去看海,彩为了暂时脱离秀一和祥子的阴影,决定和义彦一起去。与此同时,院长临终前,与自己的孩子终于说明了自己以前对他们的种种都是自己良苦用心,一家终于尽弃前嫌,可院长也就此长辞人事。 结城祥子和永井秀一终于举行了婚礼,彩却留了一封信,倾诉了自己对秀一的真挚感情,独自来到了海边,一步一步地向海的深处走去... 此时幸亏义彦和园子及时赶到。由美去探狱,告诉了院长夫人院长失去男性功能的事情,并告诉她院长一直深深地爱着她,院长夫人知道后悔恨不已,痛哭万分。 拓已告诉了秀一关于彩自杀和即将会北海道的事情,并鼓励秀一放弃一切去找回彩。此时,祥子来找秀一,无意中听到了永井兄弟的一番对话,并慌称秀一自己已经不再喜欢现在的秀一了。秀一驾车来到机场,希望旅行自己的诺言,但善良的彩却不想祥子的孩子再经历自己的遭遇,乞求秀一回到祥子身边。 一年后,医院一切都很顺利,义彦也继承了父业。一日,彩工作的地方又要来医生了,却没想到,这个医生竟是永井拓已。(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