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串珍珠究竟隐藏了多少爱恨情仇?看真珠夫人倾其一生,为情所困、为爱燃烧!

  豪门千金琉璃子(横山惠饰演)从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宛如温室中的花朵,在百般呵护下长大。但是随着时代与社会变迁,琉璃子为了拯救没落的家族,同时维护父亲的名誉,不得不离开私定终生的恋人直也(葛山信吾饰演),下嫁大她十几岁的企业家。几年后成为寡妇的琉璃子,为了向变态社会、自大男性复仇,展开了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曲折传奇的人生…

  本剧由日本文豪菊池宽描写新女性人生的经典名著改编而来,在日本播出时,不但造成前所未有的收视热潮,引爆妇女、OL上班族争相讨论,更晋升电视节目最爱话题,同时勇夺该年度日本流行语TOP10,俨然已成全民运动。

分集剧情:
第1集

  昭和26年(1951)1月,国会议员唐泽德光之女琉璃子(横山惠饰)与哥哥光一的友人杉野直也(葛山信吾饰)订婚在即,并将在四月结婚。一天,在父亲直辅经营的造船公司担任资材部长的直也代替父亲偕同琉璃子出席资产家庄田胜平举办的宴会,直也非常瞧不起在吉原经营妓院,又靠朝鲜特需一夕成为暴发户的胜平。听到胜平知道留自己幼年模样的琉璃子深感惊讶,后来才得知胜平以前原是唐泽家别墅的管家。后来琉璃子的议员父亲德光因在议会上揭发造船界与政界间的收贿丑闻,让直辅也开始反对儿子直也与琉璃子的婚事…

第2集

  以刚正不阿自持的正义派议员德光(滨田晃饰)揭露造船公司行贿丑闻一事,让深怕遭到业界孤立的直辅(河原三饰)坚决反对儿子直也(葛山信吾饰)与德光之女琉璃子(横山惠饰)结婚。直也去找母亲滨子商量,在滨子的鼓励下,直也决定将不畏任何险阻与琉璃子结婚,却未向琉璃子透露直辅反对两人的婚事。过去曾是唐泽家别墅管家的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因对昔日雇主的唐泽家有诸多不满,因而表示要协助直辅让直也与琉璃子的婚约告吹。胜平向来到自己经营的饭店预定喜宴的琉璃子,介绍自己的儿子种彦(松尾敏伸饰),看到外型已是青年,心智却尚未发育成熟的种彦,琉璃子甚为惊讶…

第3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的哥哥光一(宫内敦士饰)表示要与在当舞女的女友初美结婚,却遭父亲德光(滨田晃饰)认为门不当户不对而极力反对,在一场激烈争吵后,光一愤而离家出走。直也的父亲直辅(河原三饰)造访唐泽家,表示要代庄田胜平(大和田伸也饰)之子种彦(松尾敏伸饰)向琉璃子提亲,此举令德光震怒。德光希望告知琉璃子此事并要她放弃直也,琉璃子听到后不禁伤心痛哭,直也知道此事后也马上去找父亲理论。胜平(田村亮饰)派人查出德光四处举债,于是私自以自己公司的名义将其庞大债务全数代为偿清,然后派村枝(奈美悦子饰)到唐泽家出示这些借据,琉璃子才得知父亲在外欠下巨额债务…

第4集

  来到唐泽家的村枝(奈美悦子饰)以胜平(大和田伸也饰)替德光(滨田晃饰)代偿债务为由,要求将琉璃子(横山惠饰)嫁给种彦(松尾敏伸饰),遭到德光怒斥,琉璃子则是吓到发抖。直也(葛山信吾饰)去见胜平,希望他能撤回这种无理要求。胜平虽极不甘心,但仍勉强答应直也将放弃琉璃子嫁给种彦一事,条件就是要求琉璃子亲赴他家致意。孰知表面上已对琉璃子死心的胜平,却突然出现在光一(宫内敦士饰)的个人画展会场,以高价向光一买下琉璃子的肖像画…

第5集

  胜平(大和田伸也饰)表示愿意放弃要求琉璃子(横山惠饰)嫁给心智不成熟的儿子种彦(松尾敏伸饰)一事,但要求琉璃子亲赴他家做个了结。不料琉璃子到了之后,胜平却表示种彦已答应将她让给自己,并且当场向琉璃子求婚。惊愕不已的琉璃子在打了胜平一巴掌后,愤而离开庄田家。不久,德光(滨田晃饰)以前的秘书木下拿了一幅画委托德光鉴定真伪。德光鉴定后赫然发现这是幅价值五百万的杰作,面对村枝(奈美悦子饰)的逼债,走投无路的德光竟然变卖这幅画来还债,希望与胜平划清界线,然后对木下谎称画是赝品,却不知早已落入画的真正主人也就是胜平所设下的圈套…

第6集

  木下到唐泽家要求德光(滨田晃饰)将画还给他,虽然德光一直推托,木下却表示已知道他已将画卖给古董店一事,同时还告诉他画的主人就是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得知这是胜平设下的圈套,让德光感到懊悔与愤怒。翌日,德光造访胜平,胜平以卖画一事胁迫德光,甚至要求德光跪地求饶,然而胜平还是不满意,坚持要娶琉璃子(横山惠饰)为妻。德光本来打算干脆认罪,可是琉璃子无论如何也不想让父亲成为罪人。胜平再度出现在琉璃子之兄光一(宫内敦士饰)的画展会场,并且表示要当光一的赞助人,还说要将光一的画全部买下,企图拉拢光一…

第7集

  村枝(奈美悦子饰)送聘金到唐泽家,盛怒的德光(滨田晃饰)虽赶她走,但她还是硬将聘金留了下来。然而村枝至今仍然认为要娶琉璃子(横山惠饰)的是种彦(松尾敏伸饰),在得知新郎是胜平(大和田伸也饰)时,勃然大怒。已经无计可施的琉璃子决定与直也(葛山信吾饰)私奔,两人约好在旅馆会合。翌日正准备悄悄出门的琉璃子,发现父亲竟以猎枪自杀,虽所幸捡回一条性命,不过却让琉璃子私奔的决心产生动摇。当晚琉璃子虽来到旅馆与直也会合,却表示无法私奔,并希望直也等她两年...

第8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告诉直也(葛山信吾饰)自己决定要嫁给胜平(大和田伸也饰),让直也非常震惊。琉璃子告诉直也自己的父亲德光(滨田晃饰)自杀未遂一事,并表示与胜平结婚是为了复仇,她还发誓会守身如玉,二年后就会回到直也身边。直也也相信琉璃子的话,答应会等她。琉璃子写信给胜平表示愿意接受他的求婚,并且在数天后与哥哥光一(宫内敦士饰)一起造访庄田家。胜平满脸喜悦,种彦和美奈子也对父亲的再婚大表赞成…

第9集

  胜平(大和田伸也饰)来到医院探视德光(滨田晃饰),状似亲昵的喊德光为爸爸,听得德光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琉璃子(横山惠饰)现在宛如人质一般,这让德光更是敢怒而不敢言。不久,琉璃子与胜平的婚礼在胜平自营的饭店盛大举行,琉璃子决定戴上直也(葛山信吾饰)送她的真珠项链当作护身符。直也则是坐立难安的赶到婚宴会场,孰知看到直也赶赴会场的胜平,竟然故意强吻璃子,直也见状于是愤而殴打胜平。当晚,琉璃子以疲累为由先行就寝,忐忑不安的假装已入睡。不久,胜平来到床边,试图碰触璃子的身体…

第10集

  婚礼当晚,琉璃子(横山惠饰)佯称身体不适,藉以躲避胜平(大和田伸也饰)碰触自己。然后从第二天起,便以照顾父亲德光(滨田晃饰)为由,声称必须在医院过夜。不久,琉璃子被由衷仰慕自己的种彦(松尾敏伸饰)的纯真所感动,于是教他弹奏斑鸠琴,胜平及美奈子(增田未亚饰)也深受优美琴声吸引而倾听了起来。村枝(奈美悦子饰)见状甚为妒忌,在不听胜平的阻止下,说出自己就是美奈子的亲生母亲,还说美奈子是自己当妓女时与胜平之间所怀的骨肉,美奈子听到后大受打击。当晚,琉璃子在德光的病房与直也不期而遇…

第11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在父亲德光(滨田晃饰)的病房里,与直也(葛山信吾饰)偶然重逢后,相偕到滨子(内田明里饰)的店里互诉彼此的近况。不料两人相会一事竟被村枝(奈美悦子饰)发现,村枝虽向告诉胜平(田村亮饰)告状,胜平却不肯相信。翌日,琉璃子再赴医院与直也见面,两人像昨天一样来到滨子的店里聊天喝酒。等到琉璃子离开后,爱慕直也的美奈子(增田未亚饰)质问直也是否与琉璃子有暧昧关系,并扬言要向父亲胜平告状两人在外幽会一事…

第12集

  直也(葛山信吾饰)与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差点在德光(滨田晃饰)的病房撞个正着,多亏阿菊机伶的支开直也。吓出一身冷汗的琉璃子(横山惠饰)第二天起便被胜平禁止再到医院。当晚胜平企图非礼琉璃子,却遭琉璃子死命抵抗,最后幸亏种彦(松尾敏伸饰)赶过来解救,琉璃子才得以保住贞操。而此时美奈子(增田未亚饰)正缠着直也不放,为了摆脱美奈子,直也只好叫相亲对象的玲子出来解围。翌日,阿菊打电话给琉璃子告知德光突然病危,原来德光是为了制造机会让遭禁足的琉璃子出门而故意让身体不适,琉璃子与直也也因此得以见面,不料又被美奈子撞个正着…

第13集

  暗恋直也(葛山信吾饰)的美奈子(增田未亚饰),欺骗父亲胜平(大和田伸也饰)说她目击琉璃子(横山惠饰)与直也一起到饭店开房间幽会,盛怒的胜平便严厉禁止琉璃子外出,甚至前去质问直也是否真的与琉璃子私会。直也坚决否认,并表示自己已有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中的对象-玲子,甚至还告诉胜平当晚就是和玲子约会。对玲子颇有好感的滨子(内田明里饰)严斥直也,不该将善良的玲子做为幌子继续与琉璃子私会。当晚,琉璃子以胜平打鼾很吵为由,表示要与胜平分房睡。然而当琉璃子熟睡时,房门却被突然打开…

第14集

  就算与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分房睡,仍然无法安稳入眠的琉璃子(横山惠饰),千钧一发之际幸亏种彦(松尾敏伸饰)及时赶来保护她,才得以躲过胜平的侵犯。一天,琉璃子得知种彦要去看精神科做定期检查,表示要陪他一起去,因为父亲德光(滨田晃饰)住院中的医院碰巧是同一所,因而打算在那里与直也(葛山信吾饰)见面。种彦对跟自己一样深爱琉璃子的直也很有好感,直也也被种彦的纯真所打动。听到种彦说今天在医院与直也见面的胜平,怒不可遏的打了琉璃子,看到父亲对琉璃子动粗的种彦像发了狂似的阻止胜平,并扬言胜平下次若再敢欺负琉璃子,就会杀了他…

第15集

  为了躲避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夜里的骚扰,琉璃子(横山惠饰)在胜平的生日当天,为他找来应召女郎作为送他的神秘礼物。得知琉璃子别有用心的胜平愤恨难消,企图以暴力将琉璃子占为己有。孰知手持日本刀的种彦(松尾敏伸饰)突然闯进,及时救了琉璃子,看到好似发了狂的种彦,让胜平惊恐不已。胜平事后怒斥琉璃子竟然对种彦洗脑,使他厌恶自己的父亲。此时,直也在旁人施压下,心不甘情不愿得向玲子求婚,但看到玲子喜极而泣后,良心也受到呵责。而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得知直也订婚之后,马上告知了琉璃子…

第16集

  直也(葛山信吾饰)来到庄田家表示想见琉璃子(横山惠饰),向她解释自己为何与玲子订婚一事,但却遭到阻挠。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告知琉璃子受直也父亲直辅之托,将以夫妇身分担任直也与玲子的婚事介绍人,琉璃子听了非常震惊。翌日,直辅刻意带着直也及玲子来到庄田家致意,直也虽对父亲与胜平的别有用心感到愤怒,却也无力抵抗,琉璃子也只好强忍心痛,开心的与玲子交谈。

第17集

  直也(葛山信吾饰)来到庄田家表示想见琉璃子(横山惠饰),向她解释自己为何与玲子订婚一事,但却遭到阻挠。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告知琉璃子受直也父亲直辅之托,将以夫妇身分担任直也与玲子的婚事介绍人,琉璃子听了非常震惊。翌日,直辅刻意带着直也及玲子来到庄田家致意,直也虽对父亲与胜平的别有用心感到愤怒,却也无力抵抗,琉璃子也只好强忍心痛,开心的与玲子交谈。翌晨,胜平要求琉璃子与他到叶山的别墅暂住一段时日,琉璃子以种彦(松尾敏伸饰)也一起去为条件,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

第18集

  在庄田胜平的命令下,种彦(松尾敏伸饰)到医院接受精密检查,然后就这么住院了。琉璃子(横山惠饰)得知胜平这么做是故意将种彦支开,一怒之下离开庄田家,回到父亲德光(滨田晃饰)身边。琉璃子在滨子店里巧遇玲子,强颜欢笑的与玲子交谈后,得知玲子十分迷恋直也(葛山信吾饰),让琉璃子非常痛苦,而且又得知滨子赞成直也与玲子结婚,因而下定决心对直也死心。翌日,直也找琉璃子出外见面,两人一见面立即忘情的拥吻起来,正好被玲子与美奈子(增田未亚饰)撞见…翌晨,胜平要求琉璃子与他到叶山的别墅暂住一段时日,琉璃子以种彦(松尾敏伸饰)也一起去为条件,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

第19集

  玲子碰巧撞见直也(葛山信吾饰)与琉璃子(横山惠饰)拥吻,在感到震惊之余,要求美奈子(增田未亚饰)不要将此事说出去,自己在直也面前也佯装不知,然后任性的直催直也提早婚期。胜平答应会让种彦(松尾敏伸饰)出院,琉璃子才同意回庄田家。不料回去后才发现胜平骗她,并强行将琉璃子带往叶山的别墅。愤恨不平的琉璃子不肯开口与胜平说话,并带着父亲给她防身用的匕首就寝。后来两个当地高中生来造访胜平,琉璃子才知道胜平平日就在资助穷人家的孩子就学,琉璃子才发现胜平令人意外的一面…

第20集

  直也(葛山信吾饰)向玲子表示自己并不想与她结婚,玲子大受震惊而晕厥。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琉璃子(横山惠饰)身体的胜平(大和田伸也饰),某晚在饮料中下药,不疑有他的琉璃子喝下后失去意识,让胜平得逞。翌晨,胜平告诉琉璃子此事,但琉璃子自觉身体无任何异状,怎么也不愿相信。然而一想到可能无法履行与直也的承诺,琉璃子的泪水终于决堤。从玲子父亲口中得知婚约解除一事,直辅(河原三饰)非常愤怒,扬言要将直也调到新加坡工作。玲子去见琉璃子,告知与直也婚约解除一事,令琉璃子非常震惊。受玲子责备的琉璃子于是向玲子坦承自己与直也的过往…

第21集

  玲子不甘被迫与直也(葛山信吾饰)解除婚约,因而自杀身亡,令见到玲子生前最后一面的琉璃子(横山惠饰)非常震惊。直也也因为玲子之死深受良心的苛责,但他仍不肯对琉璃子死心,甚至还打算带她一起到新加坡。某晚,叶山突然狂风暴雨大作,别墅也因此停电。独自在别墅内的琉璃子就在此时接到美奈子(增田未亚饰)打来电话告知种彦(松尾敏伸饰)从医院脱逃,目前下落不明。不久,胜平终于回来,琉璃子才稍感放心,但胜平仍像以前一样不断求爱。就在这时候,回到庄田家的种彦,对于父亲胜平将自己关进医院一事愤恨难消,发狂似的摔毁家具,扬言要拆了家里…

第22集

  种彦(松尾敏伸饰)潜入叶山的别墅,在一片漆黑中以武士刀刺死在床上正要侵犯琉璃子的胜平(大和田伸也饰)。出于父爱的胜平不希望种彦因此犯下杀父之罪,在断气前叮咛琉璃子(横山惠饰)告诉警方是他自己自杀。刑警前来调查后,琉璃子虽尽力袒护种彦,但因说辞出现种种破绽,而种彦也坦承自己杀父,最后种彦还是遭到收押入狱。胜平的葬礼结束后,村枝(奈美悦子饰)想将琉璃子赶出庄田家,打算与美奈子(增田未亚饰)一起生活,然而美奈子却不愿意,硬是哭求琉璃子留下来。琉璃子也自觉有责任要照顾胜平留下的的一对儿女,因此认真的考虑今后的去路…

第23集

  办完胜平(大和田伸也饰)的葬礼几天后,琉璃子(横山惠饰)回到了娘家,直也(葛山信吾饰)随即上门表示要带琉璃子一起去新加坡,但因种彦(松尾敏伸饰)要上法庭受审,因而让琉璃子犹豫不决。胜平的头七法事结束后,心情终于得以平静的琉璃子、毅然决定与直也一起前往新加坡,两人还约好四日后在充满回忆的伊豆旅馆见面面。眼看百般挽留也往挽留不住琉璃子的美奈子,体贴的表示要派车送琉璃子到旅馆与直也会合,欢喜搭上车子的琉璃子,却在半路发生意外…

第24集

  搭车赶往旅馆与直也(葛山信吾饰)会合的琉璃子(横山惠饰)竟然在途中发生车祸,并且被送往医院。以为琉璃子爽约的直也只好黯然独自前往新加坡。四年后,直也带着妻子登美子(森下凉子饰)回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直也虽然知道琉璃子仍留在庄田家,却已将自己与她的过去深深封印在内心深处。直也决定带登美子一起去温泉旅行,选择的投宿旅馆竟然是充满他与琉璃子往日回忆的修善寺的旅馆。登美子先行前往旅馆等直也,直也搭上计程车前往旅馆时,与一名姓青木的大学研究生共乘,却在中途发生车祸…

第25集

  直也(葛山信吾饰)搭的计程车出车祸,虽然伤势不重,但与他同乘的青木却伤重死亡。青木在死前要求直也将他身上的笔记本扔掉,并将他手上取下的手表还给一个名做琉璃子的女人。后来直也来到温泉旅馆与妻子登美子(森下凉子 饰)会合后才知道,投宿的客房正是自己以前与琉璃子(横山惠饰)同住过的房间,不禁让他忆起痛苦的过往。隔天早上,看到报上登出青木死亡的消息,直也才得知青木原来是纺织公司的小开。结束旅行后回到东京的直也前去参加青木的丧礼,却在那里与琉璃子不期而遇…

第26集

  在青木的葬礼上,直也(葛山信吾 饰)与琉璃子(横山惠饰)意外重逢。琉璃子给了直也振铃馆的名片,希望直也有空前去看看。与现在已成为电影新人女星的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同住在庄田家的琉璃子,一直怀疑四年前的车祸是遭美奈子所设计。翌日,直也为了遵守青木的遗言而来到振铃馆,方才知道那是位于吉原的妓院,而琉璃子正是妓院的经营者,而且妓院的酒吧里,还聚集了许多爱慕琉璃子的大学教授或艺术家,青木过去也是其中一人。对这一切感到惊愕不已的直也,坚持要琉璃子看看青木原本要他扔掉的笔记…

第27集

  读着青木留下的笔记本,琉璃子(横山惠饰)非常不悦,并且将笔记本还给直也(葛山信吾饰)。直也斥责琉璃子玩弄青木的心,却见琉璃子对青木的死毫不在乎,而琉璃子身边的崇拜者也为她说话,让直也气愤的将青木的手表摔在地上后拂袖而去。在回家途中,直也从西装口袋发现青木的手表,才知道自己错把妻子登美子(森下凉子饰)送他的表摔还给琉璃子。虽然遭到直也的轻蔑,但为了照顾美奈子(增田未亚饰)与服刑中的种彦(松尾敏伸饰),琉璃子必须经营妓院,否则根本无法维持生计。然而父亲德光(滨田晃饰)却对她选择这个行业极不谅解,还因此与她断绝父女关系…

第28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的妓院里来了个十七岁的少女,因为父母双亡而必须负担家计的不幸遭遇令琉璃子深感同情,因而为她取了”夕子”这个花名。听到父亲德光(滨田晃饰)心脏病发,病情危急,琉璃子虽马上赶回家探望,但仍得不到父亲的原谅,并被冷淡的赶出家门。登美子(森下凉子饰)一直追问直也(葛山信吾饰)手表的下落,直也只好骗称把表忘在公司,并将青木的手表偷偷藏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但仍被登美子发现。直也再度去找琉璃子,想向她要回自己的手表,但琉璃子却不肯还他…

第29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告诉直也(葛山信吾饰),四年前无法跟他去新加坡是因为出车祸的关系,并且说现在的自己身处肮脏的青楼世界,已经彻头彻尾的改变了。听完琉璃子说出无法赴约的原委之后,直也很后悔过去几年来如此怨恨琉璃子,并且将青木的手表带回走。一天,直也回到家后发现登美子(森下凉子 饰)将房里翻得乱七八糟,才知道登美子原来怀疑自己有秘密隐瞒着她,急着找出证据。直也认为登美子无理取闹而打了她一巴掌,这下更让登美子确信直也心中另有其他女人…

第30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请求直也(葛山信吾饰)买下夕子(日高真弓饰)的初夜,成为夕子第一次接客的客人,直也对这突然其来的请求震惊不已,愤而离开。夕子察觉到琉璃子与直也之间的关系并不单纯,因而感到困惑,琉璃子则表示希望夕子能够代替自己与直也结合。直也藏起来的秘密盒子被登美子(森下凉子 饰)找到,赫然发现里面放有琉璃子的照片及写给直也的信,然而找到证据的登美子却在直也面前佯装没事。就在此时,琉璃子造访直也的公司,再次拜托直也与夕子共度初夜一事…

第31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再次恳求直也(葛山信吾饰),希望他能买下夕子(日高真弓 饰)的初夜,成为夕子第一个客人,直也却对琉璃子的无理要求感到不解及困扰。直也的父亲直辅(河原三饰)撞见琉璃子登门来找直也,便告诉直也登美子(森下凉子饰)似乎已察觉到他跟琉璃子的事,警告他要小心点。当晚,登美子刻意提起琉璃子的事,但直也表示那已经是往事,希望登美子别胡思乱想,可是登美子却无法相信,妄想情形反而越来越严重。翌日,村枝(奈美悦子 饰)带着股票大亨山岸来到琉璃子的店,表示山岸肯出惊人高价买下夕子的初夜…

第32集

  在村枝(奈美悦子 饰演)的强势主导下,琉璃子(横山惠饰)只好同意让山岸买下夕子(日高真弓饰)的初夜,成为夕子第一个客人。意外认识美奈子(增田未亚 饰)的登美子(森下凉子饰),要求美奈子告诉她琉璃子的事,美奈子便将琉璃子与直也过去曾有段轰轰烈烈的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登美子。深觉遭到背叛的登美子与直也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夕子的初夜当晚,就在夕子刚与山岸喝完交杯酒之时,终于下定决心答应与夕子共度初夜的直也及时赶到,欣喜万分的琉璃子于是要求与山岸取消交易。此举让村枝非常生气,已付了四十万买下初夜的山岸也不肯同意...

第33集

  为了争夺买下夕子(日高真弓饰)初次接客的初夜,直也(葛山信吾饰)表示愿意出比山岸还高的六十万圆,面对如此天价,山岸也只好认输退出。在夕子的初夜当晚,琉璃子(横山惠饰)拿出以前与直也约会时常穿的和服给夕子穿上,要夕子成为自己的分身与直也缠绵,共度春宵。而直也这天则是对登美子(森下凉子饰)谎称自己要出差,在外过夜。不巧美奈子(增田未亚饰)竟然跟踪直也来到妓院,并且此事告诉登美子。当晚,看着身穿琉璃子的和服的夕子,令直也想起过去与琉璃子的种种甜蜜回忆,就在不禁紧拥住夕子之时,直也看到夕子戴着他送给琉璃子的真珠项链…

第34集

  看着身穿琉璃子(横山惠饰)和服,戴着真珠项链的夕子(日高真弓饰),直也(葛山信吾饰)仿佛回到过去似的一边轻唤着琉璃子的名字,与夕子结合在一起。而在这当下的琉璃子则被不可思议的幸福感所笼罩而感到心满意足。翌日,直也到公司上班时,看到登美子(森下凉子饰)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不料登美子却突然号哭起来,直说直也欺骗她去会旧情人,不知所措的直也,只好将登美子赶回去。为了向琉璃子复仇,登美子跑去找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商量。美奈子却冷嘲热讽的说她原本就不该与直也结婚,还劝她快点跟直也离婚。几天后,登美子隐瞒自己的身分来到振铃馆见琉璃子,并表示在外欠债不想让丈夫知道,非常希望在妓院接客还债,琉璃子只好答应让登美子在店里兼差…

第35集

  决定在琉璃子(横山惠饰)的妓院里兼差接客的登美子(森下凉子饰),却骗直也(葛山信吾饰)是在朋友的地方工作。因为看到登美子的情绪顿时变得开朗许多,让直也认为让她出外工作是明智之举。两天后,登美子便以莉莉这个花名开始在妓院工作。数日后,琉璃子告诉直也,已将他买下夕子的初夜所开的支票烧毁,并且表示自己和夕子(日高真弓饰)都很想再见直也一面。与直也竞买夕子的初夜的山岸,再次出现在琉璃子的振铃馆,并且指名要登美子,一心想作贱自己以报复直也的登美子便与山岸上床…

第36集

  种彦(松尾敏伸饰)服完四年刑期后终于出狱返家,并且表示要发挥在监狱学会的技术,当一个家具师傅。登美子(森下凉子饰)在振铃馆工作十天后,首次拿到琉璃子发放的工资。由于金额不小,令登美子非常欣喜,琉璃子好意劝她要慎选客人,但登美子却表示自己乐在其中。此外,登美子还无意中发现自己送给直也(葛山信吾饰)的欧米茄手表竟然就在琉璃子那里。直也自从与夕子(日高真弓饰)共度她的初夜之后,就再也没去过振铃馆,琉璃子内心虽感到有罪恶感,却难以压抑想要见直也的心情…

第37集

  不知该不该再与琉璃子(横山惠饰)见面的直也(葛山信吾饰),将买下夕子的初夜费用六十万圆托给美奈子(增田未亚饰)交给琉璃子。来到振铃馆的美奈子竟然看到登美子(森下凉子饰),让她吓了一跳。同一天,登美子从琉璃子的爱慕者口中得知直也是夕子的第一个客人后,气得痛打了夕子一顿。翌日,美奈子去找直也,想试探直也知不知道登美子在妓院兼差一事,但后来发现直也毫不知情,于是建议直也到琉璃子的振铃馆看看……

第38集

  获知父亲德光(滨田晃饰)病情恶化的琉璃子(横山惠),马上赶赴医院,但德光却仍然不要琉璃子的照顾。翌日,琉璃子带着种彦(松尾敏伸饰)到直也(葛山信吾饰)的公司,种彦哭着责备直也为何跟其他女人结婚,而直也却向种彦保证自己至今仍深爱着琉璃子。当晚,登美子(森下凉子饰)质问直也是否已与琉璃子旧情复燃,直也坚决否认并答应再也不会跟琉璃子见面。两天后,在阿菊的说服下,德光终于答应到庄田家养病,为了不让父亲继续误会自己,琉璃子于是说出自己至今仍守身如玉一事…

第39集

  德光(滨田晃饰)病逝,临终前殷切叮咛琉璃子(横山惠饰)一定要排除万难与直也(葛山信吾饰)在一起。琉璃子除了感激直也前来吊唁父亲之外,也表示自己很想见他,希望他能再次到吉原的振铃馆来。数日后,直也果真来到振铃馆,虽然指名夕子却没有行买春之实,而只是与琉璃子闲聊几句后便离开。看到直也出现在振铃馆,令登美子(森下凉子饰)震惊不已,使她越发以作贱自己来报复直也。回到家后的登美子逼问正准备就寝的直也,当晚是否与琉璃子发生了肉体关系。直也坚决否认与琉璃子有肉体关系,并说俩人之间只止于心灵上的契合,这席话更是让登美子为之气结……

第40集

  振铃馆的经营陷入窘境,令琉璃子(横山惠饰)相当苦恼,村枝(奈美悦子饰)认为琉璃子若亲自下海卖身,必能卖得高价,为振铃馆度过难关。就在此时,琉璃子从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口中得知登美子(森下凉子饰)是直也(葛山信吾饰)的妻子一事,感到惊愕不已,并且严厉警告美奈子不准告诉直也。登美子因与其他妓女抢客人而大打一架,担心登美子继续自甘堕落下去的琉璃子虽苦劝登美子暂时休息,但登美子却听不进去,反而不断质问琉璃子为何与心爱的男人之间没有肉体关系…

第41集

  村枝(奈美悦子饰)建议为经营妓院不善的琉璃子(横山惠饰),亲自下海卖身给某石油大亨以帮忙解决债务。一筹莫展的琉璃子向哥哥光一(宫内敦士饰)求救,但光一也无力帮她。就在这时候,直也(葛山信吾饰)来到店里,差点就与登美子(森下凉子饰)撞个正着,吓得琉璃子即刻态度冷漠的要求直也不要再来。直也对琉璃子丕变的态度感到非常困惑,听到美奈子(增田未亚饰)透露琉璃子即将卖身还债之后,才明了琉璃子的用心,并且感到忧心。而村枝则一直逼琉璃子做出是否卖身的决定,并表示对方要求她在接客时必须打扮成一般妓女的模样…

第42集

  得知琉璃子(横山惠饰)即将卖身的直也(葛山信吾饰),准备将所有存款拿去帮琉璃子还债,却遭到登美子(森下凉子饰)阻挠,终告失败。琉璃子即将卖身给石油大亨宫火田(名达高男饰),认为唯有如此才能惩罚让登美子感到如此痛苦的自己,同时也下定决心要与直也彻底断绝关系。翌日,直也将好不容易筹到的钱带到振铃馆,却被村枝(奈美悦子饰)先一步带着宫火田来到振铃馆,琉璃子也依照要求打扮成妓女的模样出现…

第43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决定卖身给宫火田(名达高男饰),身体却在紧要关头产生激烈的抗拒反应,琉璃子便将自己与直也的悲恋情史一五一十的告诉宫火田。宫火田听完后十分同情琉璃子,决定成全她为爱人守身如玉的决心。而直也虽带着钱来找营救琉璃子,但琉璃子却假装已献身给宫火田,对直也冷嘲热讽,要他对自己死心,回到妻子身边,深受打击的直也因而黯然离开。看到这般情景的登美子(森下凉子饰)认为已达到复仇目的,决定不再继续卖春。而宫火田被琉璃子对直也的一往情深所感动,于是便答应绝对不碰她,但会偶尔来找她聊天…

第44集

  决定不再卖淫的登美子(森下凉子饰)为了清算工资来到振铃馆,恰巧在门外听见琉璃子(横山惠饰)与宫火田(名达高男饰)的对话,得知琉璃子至今仍为了直也(葛山信吾饰)保持完璧之身,令登美子感到震惊与愤怒。按捺不住怒气的登美子终于表明自己是直也的妻子,并且抢回直也的欧米茄表,宣称自己决不辞职。不久,直也收到琉璃子寄来的包裹,发现里头竟是那支欧米茄表,而下一个包裹里则是那条拥有两人山盟海誓的真珠项链…

第45集

  发现真珠项链不见的琉璃子(横山惠饰),追问登美子(森下凉子饰)是否拿走项链,可是登美子却坚持不知道,还藉故揶揄琉璃子。另一方面,收到真珠项链的直也(葛山信吾饰),前去找琉璃子以确认她真正的心意,然而琉璃子却故意说话刺激直也,冷漠以对。看到这种情况的美奈子(增田未亚饰)深感内咎,便告诉直也四年前琉璃子所遭遇的车祸是自己所动的手脚…

第46集

  与直也(葛山信吾饰)一起上餐馆用餐的登美子(森下凉子饰),偶然巧遇在振铃馆的恩客中沟。不怀好意的中沟特意以花名“莉莉”叫了登美子,让登美子吓得逃出餐厅。翌日,同为造船公司资材部长的中沟,故意来到公司拜访直也,要胁直也将油船制造的工作让给自己,否则要揭露直也所卷入的重大丑闻。当晚,中沟来到琉璃子(横山惠饰)的振馆馆找登美子买春,担心身分被中沟揭露的登美子进房后,却遭到中沟施暴。就在此时,登美子的另一个男客为了保护登美子,上前痛殴中沟,两人大打出手…

第47集

  为了登美子(森下凉子饰),中沟与另一位男客发生斗殴事件。琉璃子(横山惠饰)想要辞掉登美子,却被登美子拒绝。翌日,中沟再度来到直也(葛山信吾饰)的公司,表示被打得鼻青脸肿都是受登美子所害,并揭发登美子在振铃馆当妓女一事。震惊不已的直也虽然不敢相信,却又没有勇气质问登美子本人,于是只好去问美奈子(增田未亚饰),无奈美奈子也不肯说实话。隔天晚上,直也尾随登美子出门,看到她走进振铃馆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48集

  直也(葛山信吾饰)来到琉璃子(横山惠饰)的振铃馆,想将登美子(森下凉子饰)带回家。眼看直也已发现自己做妓卖淫的登美子,惊惶的放声哭闹,要求直也杀了她,并且告诉直也,琉璃子至今仍为了他守身如玉。翌日,担心登美子想不开的琉璃子登门拜访直也与登美子,而登美子却表示要回娘家去,并且告诉直也自己比琉璃子还要更爱他,于是就这么离开了。不祥的预感袭击直也,便打电话到登美子的娘家一问,才发现登美子尚未返回娘家。而就在同时,登美子来到琉璃子的振铃馆,企图服毒自尽…

第49集

  登美子(森下凉子饰)服毒身亡,令琉璃子(横山惠饰)与直也(葛山信吾饰)大受打击。葬礼当天,琉璃子想到直也家为登美子上香哀悼,却遭到直也的父亲直辅追问登美子自杀的原因,并愤恨不平的将琉璃子赶走。就在此时,看到周刊报导出登美子做妓卖淫的丑闻,直辅震怒不已,并且要求直也暂时停职,闭门思过。遭逢丧妻钜变的直也只好藉酒浇愁,前来探视的美奈子(增田未亚饰)看到直也落魄的模样,不禁心生不忍。而就在此时,琉璃子也决定去见直也,与他之间做个了断,并且告诉直也自己的心意…

第50集

  对登美子(森下凉子饰)服毒自杀身亡一事感到内咎的琉璃子(横山惠饰),决定与直也(葛山信吾饰)彻底分手。一个月后,情绪终于平复下来的琉璃子,又被夕子(日高真弓饰)怀孕一事而震惊不已。在确认孩子的父亲是直也之后,琉璃子带夕子回庄田家休养,并且开始考虑往后的对策。闭门思过禁令总算解除的直也,又回到公司上班。直辅担心又有女人来缠着直也,派遣以讨厌女人而闻名的人事部的殿冈担任直也的秘书。琉璃子答应让夕子生下孩子,并且保证会好好照顾她跟孩子…

第51集

  夕子生下小优后随即难产而死,一直以为扶养他长大的琉璃子是亲生母亲的小优,如今也已经念小学三年级,并且以为父亲在他小时候就已过世。而琉璃子在卖春防治法颁布后关闭了振铃馆,在六本木开了间叫做琉璃子之家的小酒吧。就在此时,美奈子(增田未亚饰)获得演出电视剧女主角的机会,在拍摄海报当天,才惊觉到赞助厂商的社长竟然就是直也(葛山信吾饰)。美奈子这才知道直也至今仍然单身,便不禁告诉他琉璃子有孩子一事…

第52集

  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告诉琉璃子(横山惠饰)自己与直也(葛山信吾饰)见面一事,并劝琉璃子告知直也小优的身世之谜。但琉璃子认为现在说出来还太早,并表示自己很害怕与直也见面。担心直也只顾工作不成家的直辅,将友人的女儿,在当体育老师的赖子介绍给直也认识。两人来到赖子介绍的六本木的酒吧约会,直也才得知酒吧的妈妈桑就是睽违9年不见的琉璃子。两人叙旧闲聊之下,直也以为琉璃子已经结婚生子,琉璃子也顺势谎称自己与丈夫死别,一个女人家独力抚养小孩…

第53集

  美奈子(增田未亚饰)瞒着琉璃子(横山惠饰)带着小优去见直也(葛山信吾饰)。小优与直也一见如故,美奈子还帮两人拍下照片留念。三天后,美奈子将照片送给直也,让无意间看到照片的直辅非常惊讶,因为小优与直也小时候非常相像,因而怀疑小优是直也的儿子,直也对此则是一笑置之。当晚,直也来到琉璃子的酒吧,表示已见过小优,并赞赏小优乖巧可爱,直也则是开心的表示希望能再继续与小优见面。琉璃子在小优房里看到小优所画的父亲,竟然没有脸,因为渴望父亲却没看过自己父亲的小优根本画不出来…

第54集

  赖子调查琉璃子(横山惠饰)的户籍誊本,发现小优是以养子身分入籍,便开始怀疑直也(葛山信吾饰)与琉璃子间的关系。另日,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再次带小优来到直也家玩,滨子(内田明里饰)看到与直也极为相像的小优,宾子感到惊讶不已,一直追问美奈子小优的父亲是何许人也。美奈子的身世被周刊揭发,愤怒的美奈子表示要跟接受周刊记者采访的村枝(奈美悦子饰)断绝母女关系,遭到女儿冷漠对待的村枝气得在琉璃子的酒吧里喝闷酒。此时赖子正好来追问琉璃子小优的身世,村枝便脱口说出小优跟美奈子一样是妓女之子…

第55集

  从赖子口中得知小优身世秘密的直也(葛山信吾饰),开始怀疑小优是由夕子(日高真弓饰)所生,然而却遭到琉璃子(横山惠饰)否认。后来直也雇征信社调查夕子的下落,得知夕子在生下一名男婴后立即过世,男婴则由琉璃子予以收养。得知自己有个孙子的直辅喜出望外,希望早点从琉璃子手中抢回。就在学校的父亲参观日当天早上,小优不见人影,担心不已的琉璃遍寻不着小优后才知道小优是去找直也,希望他能以父亲身分一起到学校。就在直也送小优回到家之际,琉璃子终于决定告诉直也小优是直他与夕子的骨肉…

第56集

  在琉璃子(横山惠饰)告诉直也(葛山信吾饰)小优是他当年与夕子间所生的骨肉后,直也表示想跟小优相认,但是琉璃子以时机尚未成熟为由,要求直也暂时瞒着小优。几天后,直辅委托律师来找琉璃子,表示想带走小优,此举令琉璃子非常生气,直也也要求父亲不要再擅作主张。小优发现直也与琉璃子年轻时的合照,直觉直也就是自己亲生父亲,因而直接向琉璃子查证…

第57集

  琉璃子带着刚放学的小优去见直辅,感动落泪的直辅紧拥着小优,祖孙两人很快的就相处甚欢。当晚,小优表示想去住直也家而不想回去,让琉璃子听了非常伤心,彻夜失眠。翌日,琉璃子将小优生活上所需用品送到直也家,并且决定告诉小优,直也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小优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并且答应与直也一起生活。失去小优的失落感让琉璃子难过不已,非常后悔自己放弃了小优…

第58集

  小优开始与直也(葛山信吾饰)一起生活,但是第一天晚上,便因为睡不着而尿床。琉璃子(横山惠饰)则因为太思念小优而终日心不在焉,无心工作。小优放学回家,由滨子(内田明里饰)暂时代为照顾,但是直也不在家里让小优有点不太自在。后来滨子得回到料理店照顾生意,改由赖子代为照顾小优。自认为迟早会与直也结婚,成为小优的母亲的赖子,却让小优感到厌恶…

第59集

  翌日,直也(葛山信吾饰)因为工作关系必须晚归,因此又得托赖子照顾小优。赖子对小优非常严厉,硬逼小优吃自己不爱吃的东西,此时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刚好现身,与赖子发生争执,美奈子表示要带小优回去,小优却说要等直也回来。美奈子只好离开,怒气未消的赖子竟然告诉小优,其实琉璃子(横山惠饰)只是他的养母,他的亲生母亲另有其人,而且早就过世。听完后大受打击的小优于是跑离直也家…

第60集

  受不了赖子的小优(佐藤雄饰)离开直也的家,跑回琉璃子(横山惠饰)身边,令思念小优的琉璃子喜出望外,但对于小优追问自己自己是否还有另一个母亲一事,感到非常震惊。直也(葛山信吾饰)对于赖子因为口无遮拦,导致小优离家一事非常生气,并且直言自己并不打算跟她结婚。直辅迫不及待的想马上抢回小优,但是直也却认为在法律上并无胜算,并且告诉直辅除非同意他与琉璃子结婚,否则就无法解决问题。直也决定向琉璃子求婚,但是琉璃子想起过去与直也曾给周遭人带来不幸,因而感到内咎,对结婚一事感到犹豫不决…

第61集

  对于直也(葛山信吾饰)的求婚,琉璃子(横山惠饰)迟疑不决。在哥哥光一(宫内敦士饰)的劝说下,琉璃子终于决定嫁给直也,坦然接受这份迟来的幸福,就连琉璃子最担心的种彦(松尾敏伸饰)也衷心为两人祝福。琉璃子来到直也的公司,想亲口告诉直也自己的答覆,直也却正好在开会。原本想等直也开完会的琉璃子身体却突然感到不适,等不及直也开会完毕,便马上赶到医院紧急住院检查。四天后,琉璃子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罹患胃癌,而且靠目前的医疗水准已经不可能医好…

第62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罹患胃癌,而且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首先得知此事的美奈子(增田未亚饰)感到悲痛不已,但是琉璃子却希望她帮忙隐瞒病情。不解琉璃子专程来到公司找她,却又突然不告而别的直也(葛山信吾饰)向光一(宫内敦士饰)打探琉璃子的心意,在得知琉璃子愿意嫁给自己之后,总算放下心来,而直辅也终于欣然同意他们结婚。直也邀请琉璃子与小优搬到自己家一起生活,琉璃子在出门前出示夕子(日高真弓饰)的照片给小优看,并且告诉小优,夕子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第63集

  直也(葛山信吾饰)想亲耳从琉璃子(横山惠饰)口中听到琉璃子表示愿意与自己结婚,却万万没想到答案是否定的,让直也哑口无言。而琉璃子的理由竟然只是因为是想要继续开店,这让直也更是难以接受。此时,种彦(松尾敏伸饰)也从美奈子(增田未亚饰)口中得知琉璃子罹患癌症一事,不禁难过得嚎啕大哭。琉璃子告诉光一(宫内敦士饰)自己罹患不治之症之后,光一只好转而说服直也对琉璃子死心。可是当直也追问他理由时,他却用现在不能说为理由来搪塞。不死心的直也再去找琉璃子,想问个明白。琉璃子表示想跟直也一起去十三年前两人一起私奔的那间修善寺的旅馆,直也也认为假使回到那里,两人就一定可以重新出发…

第64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与直也(葛山信吾饰)重回充满回忆的修善寺的旅馆。琉璃子告诉直也自己仍然为了他守身如玉,惊喜万分的直也对这样的琉璃子怜惜不已,当晚两人终于如愿以偿的结合在一起。翌日,琉璃子交给直也一个小包裹之后便坚持先行离开。回到家之后的琉璃子有感自己来日不多,便要求美奈子(增田未亚饰)与直也结婚。而在此时,直也打开小包裹后发现竟然放着自己送给琉璃子的真珠项链及一封信。当晚,直也立刻去找琉璃子想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琉璃子却告诉他自己想忘了过去,并且决定与宫火田(名达高男饰)在一起…

第65集

  琉璃子(横山惠饰)回绝直也(葛山信吾饰)的求婚,让直也百思不解,觉得其中必有隐情。后来宫火田(名达高男饰)与直也见面,告诉他琉璃子罹患胃癌,即将不久于人世一事。闻此噩耗的直也虽然悲痛万分,但还是决定佯装不知此事。就在琉璃子三十八岁的生日前夕,直也带着小优一起回家为她庆祝,而且所有人几乎都已到齐,令琉璃子非常感动,开心地与小优共舞,却在途中昏倒,被送进医院。直也在琉璃子病床旁再度向她求婚,琉璃子这次也终于答应了。数日后,两人在教堂中立誓对彼此的爱永远不变,终于结为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