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复仇失婚妇 虚伪假美人 情场花蝴蝶 专横自大妻 四位奇女子 炮制一幕幕峰回路转 爆笑连场的好戏

  《麻辣女人》讲述了女人们所梦想的幸福,真实幽默地解析这幸福的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各种想入非非,并且通过以现实为基础而塑造的人物形象,意欲编写出具有挑战真实性的故事情节。从“我们所追求的人生最大的成功是幸福”这个明确的命题的出发,通过按照自身的标准定义幸福,并朝着目标而努力的四个女人 宋美珠(柳好贞饰演 )、高尚美(史强饰演)、梁多林(吴姝恩饰演)及善宇恩英(林志恩饰演)的成功人生故事,她们在追求的道路上也曾失足,迷失方向,但最终找到并不是终点,而是通向幸福的出发点。

  该剧讲述的是被丈夫抛弃离婚的美姝(柳好贞饰)在美国成为医生后﹐回到韩国展开报复的故事。美姝来到了抢走丈夫的女人的医院工作,开始进行报复。该剧中还有一位虽然怀疑丈夫花心﹐却始终坚持不离婚守住家庭的有心计的女人高尚美(史强饰)﹐她与美姝是完全不同的主妇。史强在《灵魂伴侣(Soulmate)》中开创了独有的表演﹐此次将如何转变表演也很受关注。郑雄仁饰演了美姝变心的丈夫正锡。此剧的导演,李承烈曾导演过MBC电视剧的热门剧集《嫉妒》﹑《菊姬》﹑《辩护人(Advocate)》和SBS的《与我跳最后一支舞》﹑《去海边吧》等。

  宋美珠(柳好贞饰演 )牙科医生,离婚女人,是个可爱的调皮,具有非同常人的固执和意志力,对别人的话有着灵活的判断力。豪爽,有什么说什么,火辣,直率,同时为人酷到说一不二。容易心软,看到不仁义的事情忍不了。20岁花一样的年龄,与初恋情人正锡结婚,23岁时,生下一个跟正锡长得一样的儿子。29岁时,正锡去牙科拔智慧牙,并跟在那里认识的女人相好,美珠如同烂掉的牙一样被抛弃。此后,她带着儿子俊去了美国, 吃了不少的苦,最终成为了一名牙科医生。美珠为了接近正锡的妻子恩英,成了恩英的牙科医生,并成了她的邻居,开始展开其“报复”.在爱情路上,因为受到正锡的伤害,因为怕再去爱,怕再被抛弃,而路奇就是想助美珠打开这心理枷锁。

  高尚美(史强饰演)全职主妇,贤妻良母,有着两面性,心眼儿特多。表面上看起来高尚,优雅,善良,贤内助,包装成一个完美的贤妻良母,可一经了解就会得知,她具有天生的白痴美,被丈夫当作家里的保姆看待。尚美为了要嫁得好,达到了身份地位的提高,她伪造学历,但因与丈夫间在学历,文化上的摩擦,常为自己无知的破绽而煞费苦心。可是与丈夫相处时间越长,他们夫妻间的对话就越少,就连性生活等无法向别人倾吐的苦恼也越来越多起来。她以做家务来解决压力,装修,料理,打扫,超出了中毒的程度,现在上网打牌,聊天,赌博,嗜酒。虽然她有主妇忧郁症,但表面上她还是以幸福主妇的形象出现。她非常喜欢孩子,没有孩子的她为此很难过。她越来越急着要孩子,可丈夫却是不合作,她怀疑丈夫有外遇……

  梁多林(吴姝恩饰演)大提琴专业,是个情场高手。她用清纯的外貌,文静的语气来包装自己,其实藏在内心的那种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漂亮,自以为是新一代人的自我欣赏,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说谎成了家常便饭,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她是一只八面玲珑的鸟,集青春,性感,可爱于一身,是个勾引男人的高手。她瞧不起那些做过面部整形手术的女人。她虽然脸没有整过型,但为了体形减肥,她不惜一切要修复好老化的皮肤。本来跟职业棒球选手路奇交往了一年。后来半路杀出了美珠。为了拆散路奇和美珠,她用尽了各种办法。为了能够得到路奇,她果断地整理了与白亿年的关系,但每当自己难受的时候,她都叫白亿年来安慰自己。

  善宇恩英(林志恩饰演)牙科医生,小型综合医院的院长。由于自私,做作,野心大,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必须得到才高兴。目中无人,说话直来直去,不看别人的脸色,浑身都向人展示着自己是富家女。撒娇和唠叨是她融化丈夫的主要武器。即使看上去漠不关心,却一直做整形和减肥。她虽然抢走了有妇之夫,却对抛弃糟糠之妻的丈夫表示怀疑,还背着丈夫跟丈夫的学长有着隐秘的关系。她聘请了在学术交流会上遇到的美珠,并让她当邻居,维持着两人之间的朋友关系,在她得知美珠是他丈夫前妻的事实后,突然转变,忘记自己的过错,反而贼喊捉贼,指责美珠是破坏家庭的人,令美珠陷入困境。她发起脾气来什么也不顾,玩弄丈夫和美珠于手掌之中,为自己解恨。

  正锡(郑雄仁饰) – 整形外科科长,恩英的丈夫,美珠的前夫。谨小慎微,优柔寡断,有着欺软怕硬的一面。他抛弃糟糠之妻和孩子,因为前妻突然出现,他有些害怕,但看到后来出现的儿子俊,曾经忘记的父亲之情又重新复燃。

  路奇 – 本名 :张宇镇(李基雨饰演),职业棒球选手,做过投手,后又当了击球员。明朗,坦率,单纯,不喜欢拐弯抹角。一般他都不发火,但如果伤了他的自尊心,就会变得不饶人。好胜心强,即使是低级的娱乐游戏也要赢才能满意。他是在大事上能够宽宏大量的真正的男人中的男人。虽然是孤儿,但为人开朗,这都是棒球的力量。在一场比赛中肩膀受了伤,让他没能进入主赛,梦想受到了挫折,他觉得32岁的年龄要想重新开始不大容易,所以放弃了棒球生活,成为了无职业人。他看到女朋友多林脚踏两船,提出了分手,可多林是他第一次真心交往的人,轻易忘不掉她。路奇遇到租房子的美珠,美珠抚育着他那不为人知的伤痛,被父母抛弃的记忆,让他明白自己无法放弃对于棒球的爱,使他重新返回了赛场。美珠有些可笑荒唐的训练方法,第一次让路奇感觉到棒球不是职业,而是一种有趣的游戏。随着重新对棒球产生的爱,加深了对美珠的爱。以击球手重新站在球场的路奇,把自己的第一个本垒打献给了美珠。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由于丈夫正锡有了外遇,美珠29岁带着孩子离了婚,她来到美国后,为了维持生计,边打工边带孩子,还要完成学业,过得十分艰辛。最终她当上了牙医,并为了惩罚丈夫正锡,于是十年后重返韩国。在正锡跟恩英结婚十周年纪念日那天,恩英去机场接自己医院新聘来的能干的医生,这个人就是美珠,美珠计划好了接近恩英,并住进了阳波公寓。当她知道自己成了正锡的邻居后心里非常痛快。不过,那晚她跟突然冒出来的家伙路奇同住,第二天又因为房子的事惹了是非,为她十年来准备的报仇计划画上了阴影。

第二集

  在美珠家睡醒了的路奇说是要拿自己的衣服进了他的房间。在他脱了上衣,准备换裤子的时候,美珠突然推门进来了,他赶忙穿裤子的时候撞到衣架上,加重了肩膀的伤势,只好去医院看病。路奇边等着治疗结果,把伤口恶化当作秘密武器随时给美珠打电话。两人只要一见面就闹别扭,搞得关系越来越差。美珠与路奇是冤家对头,同时也不放弃报复正锡,她跟恩英聊天得知恩英对正锡在夫妻夜间生活上的不满。美珠送给恩英一件华丽的睡衣和竹盐。可是,那个竹盐其实是治便秘的药...

第三集

  常受旧患影响的路奇来到医院,听到他的经纪人和教练说他的三角肌拉裂,不能参与剧烈运动,故此不能再参加比赛,听罢这番说话后,一脸彷徨无助的路奇,黯然转身离去。路奇不知如何是好,教练很担心路奇的伤势,但路奇竟对教练说他要放弃棒球选手的生活。

第四集

  路奇从训练营出来后无处可去,他跟美珠建议一起用房子,美珠二话不说,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通过恩英的介绍,美珠跟正锡的学长泰俊认识,并一起参加同窗聚会。在为被烧伤的小患者筹集募捐的时候,恩英喜欢的古典项链,泰俊毫不犹豫地买给了美珠。

第五集

  美珠想把路奇扔掉的棒球用具重新整理好时,不小心滑倒,路奇因不舍自己的棒球用具又返回家中,碰见滑倒的美珠连忙跑了过去。多林看到两人的姿势奇怪,误会两人的关系。美珠成功的打开了正锡的小金库,拿走了正锡的秘密账本和存折,准备给报复画上终止符,给正锡打电话。

第六集

  泰俊跟美珠提议一起去夜钓,看到两人的正锡感到无名的嫉妒,在后面跟着两人。没有放弃报仇想法的美珠,手里拿着正锡德秘密正本和存折,给正锡打电话,并威胁正锡要把这些东西交给恩英。惊慌失措的正锡决定把美珠的情况如实告诉恩英,在他匆匆回家的时候遇到了俊。俊笑着说正在找自己的妈妈宋美珠,他听到这话心里像被击了一下。十年来重新与自己的儿子再会,他感慨万千。

第七集

  正锡约美珠摊牌,美珠警告正锡不能接近俊。巧合之下,正锡与俊在一食店相遇,正锡教俊喝酒,俊很快醉倒,正锡背俊回美珠家,把美珠气得七孔生烟。美珠去打球发泄,遇上了也不开心的路奇,美珠建议路奇转当击球手。

第八集

  正锡总是想给十年来重逢的儿子俊做点儿什么,他给儿子买了滑板,父子俩人在公园里度过了愉快的时光。此时,正锡的女儿却因为乌冬面的锅烫伤了。恩英虽然给正锡打了电话,正锡的手机关机,心急如焚的恩英给泰俊打电话。美珠想要去室内棒球场打球,路奇说每天都是这样苦闷,干脆在院子里做个棒球练习场,他把美珠带到废车场找车太。路奇在美珠家的院子里真的搭了一个棒球练习场。表面上看二人互不相让,心里却产生了息息相通的微妙感觉,他们二人虽然还不知道这种感情的真意。美珠的儿子留心察看着他们二人,半开玩笑地对妈妈说,是不是路奇喜欢上妈妈了。

第九集

  正锡为了赠送俊一部手机,去了手机店。他让售货员推荐一种现在的年轻人喜爱的型号,还问能否不让家里人得知此事。店主人以为他有了外遇,推荐了一种情侣通话费制。正在写出租合同书的房产中介人邱吉妍在旁听到此话,认为这种人可恶,狠狠地瞪视正锡。在超市,邱吉妍见到恩英,把正锡白天购买情侣手机的事告诉了她。恩英误以为他跟年轻女人出轨,趁正锡熟睡确认正锡的手机电话记录。

第十集

  路奇告诉美珠,早晨七点做肩部手术,房东说如果手术做得不成功,只能卖掉美珠现在居住的房子,充当手术费,所以美珠一定要去医院看望他。美珠拗不过他,可又不知为何,心里又放不下他。为了赶在手术时间之前道医院,匆忙赶过去的美珠,看到路奇在多林和经纪人搀扶下走过来了。

第十一集

  正锡听恩英说,路奇好像在追求美珠,鼓动恩英把美珠约过来,在家里一起喝杯啤酒,拐弯抹角试探一下。正锡在俊一个人在的房间里等美珠回来,自饮自酌,结果喝醉了。路奇拿出手机,突然把面孔贴在美珠的脸颊,照了一张相。路奇对受到惊吓的美珠说,这是一张X光照,心伤显现在脸上,待详细看过照片后,对症下药帮她治疗。美珠难以抑制激动的心。

第十二集

  美珠在与恩英的通话中,马上决定了下一次的报复办法。美珠用俊的手机,给正锡发文字短信,让他来Sauna房。毫无疑心的正锡哼着小调赶紧去了Sauna房。在那儿,美珠发现正锡后,偷偷在正锡的脖子上,以嘴唇形状的罐给他拔罐后,逃之夭夭了。正锡意识到再次被美珠欺骗。当他目睹到很晚的时间,路奇走进美珠家的情景,朝着美珠家的房子狠狠地投了一块石头。

第十三集

  这一次轮到正锡报复美珠了。他将俊和美珠邀请到家中。美珠吃过正锡亲自烹制的意大利粉后,突然肚子疼痛难忍,急忙跑进洗手间。徘徊在路奇和亿年之间,多琳决定了结与路奇的关系。做手术没多久的路奇,以不能收拾房间为借口,让美珠来家里帮忙打扫。多琳来到路奇家里,正好目睹了美珠及路奇避老鼠避到床上来。

第十四集

  路奇摆好了蛋糕和香槟酒,葡萄酒,将美珠约到海边旅馆前院。出去散步的正锡听恩英说,路奇要和美珠开派对,以为路奇可能要向美珠表白爱意,急着要赶回去。在路奇和美珠二人的派对上,正锡说给美珠敬一杯酒,然后把香槟酒的瓶口对准美珠用力启开了,他又以找毛巾为借口,把桌布拽了出来。结果,搞砸了派对,弄得一片狼藉。美珠看出了正锡在嫉妒,于是,对路奇说进去洗一洗再出来。然后换了性感的衣服出来。

第十五集

  正锡回到首尔,以送俊回家为借口,暗暗记下了美珠家的门锁密码,并趁夜黑,成功闯进美珠的家里,到处翻找存折和账簿。俊因想喝点酒,突然听到二楼的房间传来的声音,上去从门缝中一看,惊呆了。他以为此人就是那个上次打碎玻璃的小偷,慌忙给美珠打电话,告诉她家里有小偷。美珠报警。警车的尖叫声招来了左邻右舍。只顾寻找存折和账簿的正锡无意之中,看了一眼窗外,这才得知自己被团团包围。迫于无奈,他只好给美珠打电话求救。

第十六集

  美珠打电话约路奇来家里吃水果。可是,当她发现冰箱里没有水果,本想给路奇打电话,叫他不要来,可是路奇说他已经到家门口了,美珠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美珠只好带着路奇一起去超市购物。路奇却设法找机会再次去美珠家玩,缠着美珠要她明天给自己做炒米肠吃。尚美正好目睹路奇从美珠家里出来的情景。在整理邮件时,尚美发现有一份邮件里,有一张智焕违反交通规则被拍下的照片,照片里的副驾驶座上,一个纤细的女人之手。

第十七集

  美珠为了试探正锡的学长泰俊给正锡送花篮的真正目的,约他见面。恩英以为美珠喜欢上了正锡,远远尾随美珠而去。当她发现美珠约见的人竟是泰俊,万分吃惊。她偷偷坐在他们的背面,开始偷听。美珠和泰俊各自谈起了初恋。他们想共有一个对方的隐私。恩英深怕泰俊说出与自己的关系,绷紧了神经。她急忙给泰俊打电话约他马上见面。泰俊只好以医院打来紧急电话为借口,与美珠道别,还建议今天没有聊完的话题,以后接着聊。

第十八集

  美珠回到家里,听儿子俊说,路奇到咖啡室找自己去了,只好又重新去了咖啡室,却发现泰俊与恩英坐在一起。听到他们的一番对话,得知二人的关系,惊得目瞪口呆。路奇得知正锡和美珠之间的关系,目睹正锡与美珠闹别扭的情景,跑过去对正锡大发雷霆。正锡说这与路奇无关,路奇气愤说,以后会成为与美珠相关的人,然后转身离去。恩英对正锡怀有疑心,于是追问回到家里的正锡,问他一整天在哪里见了什么人。

第十九集

  正锡借泰俊的车带着俊去钓鱼了。恩英用手机追踪正锡,她开始跟踪正锡。正锡在钓鱼的地方给俊煮方便面,看见俊吃得津津有味,眼泪不禁涌出来。正锡将刻 有自己与美珠名字的听诊器送给了俊。在路边跟俊小便的正锡发现恩英跟踪到钓鱼的地方来了,拉着俊的手急忙逃走了。期间俊不小心把正锡赠送的听诊器掉在了地上。恩英得知俊原来是正锡的儿子,非常愤怒。

第二十集

  恩英感到美珠和正锡一起骗了自己,难掩自己的怒火。在汉江边,恩英看见正锡不顾受到惊吓的哈娜,竟然背着为了保护哈娜受伤的俊急奔的样子。正锡以为恩英不知情,对恩英的态度感到生气。可是,当他听到恩英说,正锡心疼自己的儿子,正锡魂飞天外。正锡解释道,没有隐瞒的意思,本来早就想说出这一切了。恩英嚎叫,如果俊还不知道这件事,要把这一切讲给俊听。正锡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让俊得知这一切。恩英说正锡不可原谅。她向正锡提出了离婚。

第二十一集

  在家附近的路边小食店,正锡遇到美珠。他痛苦地说,约好明天在法院见恩英了,恩英竟然不顾孩子,提出了离婚。看到正锡不愿离婚的样子,美珠说道,有办法让恩英回心转意。见到恩英只提三件事即可。美珠准备回美国,她到路奇所在的球队训练场,要请路奇吃晚饭,以此来感谢路奇一直帮助自己治愈心伤。路奇却说今晚跟教练有约在先,明天一定赴约。翌日,在去机场的出租车里,美珠祈祷着’千万别接电话’,路奇果真没有接听,于是放心地给他留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