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日本东都警视厅素有“罗生门”之称。凡是走进“罗生门”的警官,就别想再过上普通警察的日子。“罗生门”是魔界的入口,杀人、放火、抢劫、强暴……种种恶行在这个入口守候,引诱人类最脆弱的欲望,通往永世不赦的地狱之门。

  东都警视厅因屡次发生刑警携1亿日元巨款潜逃等极端恶劣的丑闻,而被视为日本警界的罪恶之地——“罗生门”。但是,这道阴森的大门背后汇聚了一群不一样的刑警。“罗生门”里的刑警们或正直坚持、或阴暗邪恶……面对犯罪,他们终日行走在人类的丑恶欲望与世间最真的正义之间……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红谷留美来到了传说中的东都警察署,这个被外界称为“罗生门”的地方让第一天就职的红谷留美感到一阵阵毛骨耸然,不祥的预兆袭遍全身,因为她不知道打开门后迎接她的会是什么。留美的丈夫也是警察,因为救一名溺水青年而遇难,从此留美带着年幼的儿子阳平一起生活,丈夫在她心中始终是最优秀的存在,她也把对丈夫的爱和对其离去的悲伤化为动力,主动要求调职,从原来的交通警察转为一名刑警。留美鼓足勇气推开了警署大门,只见里面光线昏暗,人声嘈杂,警匪共存,没有人注意她,她被带到了刑警组,黑田组长是一名黑脸黑面,不近人情的男人,她便要在这样的人手下干活。除此之外,野原、土桥、弓阪也是刑警组的成员,他们各具特色。还没等留美缓过神来,警局便接到了连续纵火案和本木家被窃案,野原被派往纵火案现场,而留美则跟随黑田来到了失窃案现场,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留美自是一头雾水,但她却无意间在现场发现了本木的儿子勇二,勇二看到突然出现的留美不由吃了一惊,留美也深感奇怪。晚归的留美对儿子满怀歉意,但幸好有小叔子悟的帮助,令她宽慰不少,悟在幼儿园当保育员,每天与阳平朝夕相处,与阳平感情很深,阳平甚至天真的对叔叔说:你和妈妈结婚吧。悟不由笑出声,自言自语道:我是无法取代哥哥的吧。通过调查分析,黑田等人判断连续纵火案的犯人是勇二,他因为对于自己父亲某种原因的愤恨,所以专找大户人家下手。而此时,勇二已经先一步行动,他诱骗了阳平。原来勇二正是留美丈夫救起来的那个青年,但他却毫不领情,甚至认为救他性命是对他的多管闲事。及时赶到的留美与勇二展开博斗,她的好身手把勇二制服,此时她已知道自己的丈夫正是为了救这个青年而牺牲,她不由悲愤交加,大声对他说:不要随便去死,你没有权利。勇二在留美的气势下终于低下了头。同时,黑田用奇特的方法把盗窃案的犯人也抓获了。他对留美那句“丈夫是活在自己心中的”的话,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点了解。

第二集

  这天,东都警署接到了一桩自杀案,死者是某高中的女学生,割腕,血流了满她,但是,死者脸上却带着微笑,黑田、留美对此有些奇怪和迷惑。同时,留美来到了安全丰经常休息吃饭,被其称之为“避风港”的料理店,在那儿认识了老板娘水泽惠理子,在留美眼里,惠理子是一个35岁左右,温柔的女子。但是这样的女子却在一个雨夜被谋杀了,而且死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微笑。黑田在查找凶手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叫石冢的人每天都出现在惠理子的客人记录本上,而这个石冢又恰巧是自杀女学生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同时从尸检报告看来,惠理子其实已是一个年近6旬的老妇,她经过多次整容变成了生前的样子,她的真实姓名叫阿部结子,多年前杀死了暴力的情人后便隐姓埋名,过着另一个人的生活。黑田和留美通过分析,他们判断凶手正是石冢,因为不相信爱情,所以他也使爱着他的女学生变得绝望,他相约与女学生一起赴死,但是女学生死了,他却又要去干另一件事,就是将怨恨多年的母亲杀死,而惠理子正是他的母亲,但他却未料到,母亲其实还是深深惦念着他的,否则,不会在记录本上天天都写着他的名字。案情终于水落石出,黑田、留美等人也不由感到一阵轻松。

第三集

  富川副署长是东都警察署不可或缺的人物,他与一干警察为了街区禁毒扫荡行动而缜密计划着,这一计划一直处于绝对保密中。这一天,警署新上任了一位署长,黑田等人看到这位新上司就直觉得不妙。就在禁毒扫荡行动的前一天晚上,富川副署长突然被人刺死在路上,而在酒店工作的友美也同时在当晚遇害。黑田等人接到任务后,他判断富川的死与友美的死有关联,因为友美虽是酒家女,但却一直与警局紧密合作进行街区的扫毒工作,因为她有一个吸毒的弟弟,所以对毒品深恶痛绝。但是新署长手下的人却对把酒家女之死与副署长之死联系在一起的说法嗤之以鼻。黑田、留美等人继续进行调查,通过查证,他们发现原本计划缜密的扫毒行动却已经被泄露了,众人吃惊不已,但是接下去的调查却让他们更惊讶,那个泄密者原来竟然就是刚上任的署长,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那个白痴署长到了友美的酒店里去“多嘴多舌”,友美听到后深感富川副署长的危险,因为酒店的店长正是黑道土堂的成员,白痴署长的情报泄露无疑为他们提供了警方即将开展的活动,于是,他派人刺杀了富川,又把友美给杀了。黑田、留美众人搞清楚情况后都愤慨不己,为了救出被关押的安全丰,他们只身赴黑道谈判,最终成功救出安全丰,而守候在外的警察也把土堂成员全体逮捕,黑田、留美等人又一次成功完成任务。

第四集

  这段时间,东都警察署的少年课热闹异常,留美在少年课遇见一大群高中生,她们都在寻找失踪的同学由衣。留美还来不及询问她们情况便接到了黑田的电话,他说在图书馆发生了凶杀案,留美匆匆赶到现场,死者是一名年轻女性,被人用绳子勒死,通过分析,黑田断定死者是被勒死后才由凶手搬到图书馆的。不久,犯罪嫌疑人便被警方逮捕,这个名叫大星的男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但此人深谙法律,他在提供口供的过程当中千方百计诱导警方认为他是无意识杀人,如此一来便可以朝着有利于他的方向前进。黑田、弓阪等人自是识破了此人的心计,为了证明大星是故意杀人,他们必须找到人证、物证,在对死者遗物的排查中,留美发现了一包未开封的香烟,通过分析,她断定杀人现场应在死者家与购买香烟的便利店之间,通过搜查,警方终于在废料场找到了死者的手绢,这就可以证明大星是故意杀人后再意图把死者搬离现场,但当时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就是与他认识的女高中生由衣发现了他的行为,为了不让自己的行径败露,大星诱骗女学生到僻静处将她勒死。留美、黑田等人把一连串事件连起来后,案情豁然开朗,这个禽兽不如的杀人犯终于得以正法。而被同学们挂念的由衣也大难不死,当时她只是被大星勒昏,在同学们的期待中,她终于恢复了意识。案子成功破获,留美、黑田等人都高兴异常。

第五集

  留美好不容易休假一天,准备买些东西与阳平一起分享,但却在便利店遇到了意外,一名30岁左右的男人手持店中的美工刀劫持了收银员,他让顾客全部出去,只劫持了两名收银员,而留美因为报警也被关在了店里。劫持犯知道了留美是一名警察。留美虽然很慌但却没有乱了阵脚,她试着询问犯人的目的,但是奇怪的犯人却始终不说,只是一再强调“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既象说给留美听,又象自言自语。黑田等人也赶到了现场,通过现场拍摄取证,他们查到了犯人和人质的资料,犯人名叫草间慎一,有一个妹妹,妹妹在便利店打工,只是半年前在店中遭遇抢劫而被杀害。两名人质分别是18岁的牧村爱和50岁的细川秀树,他们也有着属于各自的故事,三人就与犯人这么对峙着,犯人似乎不谋钱也不是为了女人,留美尽力询问试图挖出犯人的真实心态,就在对峙中,犯人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动机,因为妹妹,在他眼里是一个很好、很善良的女孩,但是却死于非命,他一直在想为什么就是自己的妹妹,但是更令他绝望的是周围的人对此事件的反应,几乎所有的人都带着嘲笑的口吻说:“还好死的人是她。”“她的长相太逗了。”“怎么会选这样的人下手。”只因为妹妹在众人眼里不好看的容貌。草间被这样的舆论所包围,耳边终日萦绕着都是嘲讽妹妹的声音,所以他决定报复,也静静等待命运的到来,他不会做任何反抗,只是为了让社会知道,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留美三人似乎明白了草间的心情,就在紧张之际,警方采取了强行突破,草间被警察抓获,留美等三个人质最终被解救,但是留美却对这个事件有了更深的理解,这是别人所无法理解的,只有她自己能明白,这个社会需要更多的宽容和信任。

第六集

  城东银行在某个深夜被人打劫,现场被破坏得支离破碎,并且被盗了二千五百万元,看着零乱不堪的现场,黑田、留美等人断定犯人肯定是与城东银行有着宿怨的人。为了追查犯人,黑田、留美找到了城东银行的上级银行中央支行,想向对方查证与城东银行有纠纷的客户,但是却遭到了支行长的拒绝,就在他们离开之际,支行长手下的竹冈却叫住了他们,向他们提供了一份客户资料,此客户是住冈制作企业,是一家小工厂,住冈社长与城东银行有近三十年的业务关系,却在泡沫经济时期被银行强迫贷款,后来便因为巨额贷款而一直纠葛不断,竹冈表示住冈很有可能便是打劫城东银行的犯人。住冈确实是犯人,但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诚信仁义的社长,对于工人们拖欠已久的工资,他一直心怀愧疚,同时对于银行当初的欺骗行为备感痛苦,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做出了上述的行为,虽然最终被逮捕了,但他的人格还是得到了工人们的尊敬,工人们表示他们会等着社长回来。在银行这样一个与钱打交道的机构里,有人干着已不是人的行为的勾当,但也有人了解了这份工作的意义,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钱买来的,正是所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第七集

  东都大学校花评选正在进行中,最终,光环落在了织部知佳身上,所有的人都开始热烈鼓掌,朋友让她发表获奖演说,谁知这个女孩却说了一句“我走了,永别了,再见。”之后就爬到了楼顶上,在众人错愕的眼神中,从顶楼纵身跃下,这一举动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同时,东都警察署又接到了杀人案,死者是一名40—50岁之间的妇女,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案发当天也只有人听到激烈的狗吠,却没有听到喊叫声。黑田、留美开始着手调查此案,但奇怪的是却找不到任何证明死者身份的证据,黑田判断死者可能是流浪者,并且有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从死者身上有大量狗毛的证据来看,推断此人非常喜欢狗,案发当天极有可能是为了保护狗而被凶手杀死。事实证明,所有的推断是正确的。这个被外人称为“无大姐”的女人曾生活在某个街区,虽然一无所有,却依然非常幸福,有着开朗的笑容,认识她的人感觉和她在一起非常安心。同时,女大学生自杀未遂案依然在进行,被抢救过来的知佳说出了内心深处的话:大家都丢掉了真实的笑容,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活在这世界上。自幼她便目睹拥有快乐笑容的母亲被父亲虐待的过程,母亲最终选择了离家出走,并被告知自杀。这让她对现实产生了深重的恐惧,再加上来自学业及人际关系的压力,她也选择了与母亲相同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经过调查发现,那个被害的“无大姐”正是知佳的母亲,虽然她死了,但并不是自杀,就在死前的那些日子里,她依然快乐的活着,而杀她的嫌犯也被捕了,这个喜以虐待动物的罪犯将受到严惩。留美告诉了知佳所有的事情,知佳终于理解了母亲的心意,也原谅了父亲,她答应一定好好的活下去。

第八集

  黑田、留美正奉命跟踪三雨江杏奈和丸和商事常务松崎秀树。三雨江杏奈是个不简单的女人,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便跻身银座DEIL DANGE酒店的妈妈桑,每天都与商界、政界要人接触,听说她也跟一系列贪污、受贿、行贿事件联系在了一起。同时,防卫技术部的杉原昭在酒店服毒自杀,通过初步分析,黑田、留美等人判断是三雨江杏奈与松崎秀树联手唆使杉原昭服毒自杀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而此时上头也出动了,他们命令东都警署不要再介入此案,特搜组的木岛与黑田是同期警官,他劝黑田停止调查,黑田敏感的觉得他与三雨江有着一定的联系。再说三雨江对于警方的跟踪、监听其实都了然于心,她就任凭警方这样监听她的一切,留美等人都深感奇怪。最后,三雨江主动说出了自己的遭遇,她与留美有着非常相似的经历,丈夫在她20岁时自杀身亡,儿子也因为没钱治病死在了自己眼前,所以三雨江始终相信没有钱的人生是罪恶深重的,就在绝望之际,木岛出现在了她眼前,为了他,三雨江什么都愿意去做,甚至当银座的妈妈桑,但是有一天她却发现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于是才故意让警方监听她,其实是想木岛听到她的心声。三雨江被逮捕了,但她已无遗憾,因为她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但是木岛最终还是选择了逃避,留美恨恨的给了他一巴掌,在一旁的黑田不由连连点头。日本商界因为三雨江的被捕而发生了一些变动,追查的工作依然在继续,但那已经是特搜组的工作了。

第九集

  这天,东都警署逮捕了33岁的沼田京子,她涉嫌谋杀一名女性,黑田看到这名嫌疑犯后显得极其激动,他告诉众人杀人犯肯定不是她,留美等人对于黑田坚决的态度都感到不可思议,沼田京子是妓女,10年来一直保持着记笔记的习惯,把每天所发生的事都详细的记录下来,就在黑田思考京子作案的动机时,京子的手机突然响了,黑田非常诧异,因为京子是从来都不使用手机的,这次的手机说明她跟外界有了联系,并且打进来的电话都是彼此距离不远的公用电话。留美等人后来才知道黑田10年前就认识京子了,从她想当妓女的第一天开始,黑田就尝试劝说她做笔记,因为只有记录下自己的生活,才能对自己有更清醒的认识,当时已有过几次自杀未遂经历的京子接受了这个建议,这么多年,她一直保持着做笔记的习惯。但是就在3个星期前,她突然停止了笔记,说明这之间发生了一些对她来说更为重要的事。黑田派留美跟踪京子,但就在追踪过程中,京子却和留美成了朋友,京子还特意把留美介绍给自己的弟弟--当律师的小宇。小宇看到自己姐姐的警察朋友后,感觉有点惊慌失措,留美看在眼里。京子自小生活在一个非常优异的家庭,虽然她的成绩也很不错,但是比起哥哥、弟弟们她却是最受忽略的一个,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与弟弟小宇感情很深,即使长大后她把做“妓女”当成了自己的“天职”。于是为了保护弟弟,她把被弟弟误杀的女性的罪名揽在了自己身上。但是最终令她把真相告诉留美的原因依然还是小宇,因为他没有遵守“从此不再联络”的诺言,这让京子深感失望,因为她觉得弟弟还是不信任她,于是最后她把事实告诉了警方,黑田、留美也感觉到了京子的特别心情,这让他们在破案的同时也更理解了信任。

第十集

  东西银行支行发生了抢劫案,两名嫌犯一人开车逃了出去,另一人则背着一只黑包狂奔,黑田、留美等人接到消息后开始围追堵截,最后终于抓到了那名背黑包的嫌犯,但是他们发现他的黑包已经不见了,嫌犯开始拒不承认自己背了黑包,经过审讯,他终于承认自己半路上把黑包扔在了一个垃圾箱中,里面装着从银行抢劫而来的2千万元。警方随即开始了搜查工作,经过搜寻,终于找到了黑包,但令人吃惊的是里面只有一千万,另外一半已不翼而飞。经过严厉审问,嫌犯终于想起他在逃跑过程中曾与一名保安碰撞,那个名叫森角的保安落入了黑田、留美等人的视线,森角是一个工作认真的人,似乎并没有犯罪动机,但黑田确信再好的人也有犯错的可能,他决定顺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通过森角的妻子,他们知道森角回到了老家母亲家,他们随即前往。森角母亲家正好全新装修过,有豪华的客厅、浴室和卧室,但是老太太却患有老年痴呆症,对谁都超乎寻常的热情。他们似乎知道那一千万元是用来干什么了,森角后来也承认,那一千万元是用来还母亲的装修债的,因为母亲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了三十年前,她依然在等孩子的父亲和自己已经过世的女儿回来,为了这样的母亲,当森角发现有一千万元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拿了过来,黑田、留美以盗窃罪逮捕了森角,但他们却充分了解了森角的内心世界。

最终回

  深泽久美,30岁,陪酒女,因为没有筹到给自己的情人过生日的100万而被情人活活打死。平原真也,22岁,牛郎,被当做杀害深泽久美的最大嫌疑人逮捕归案,在警方的盘问中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这是一个贪得无厌,没有感情的冷酷男人。再说留美申请到了百年难遇的休假,她兴高采烈的准备与家人好好享受,但就在休假的第一天,她被监察厅的渡边请到了监察厅接受盘问,这让留美大吃一惊,原来当初把她安排到东都警署的正是这帮人,他们打算让她做卧底,把东都警署这些有问题的警察清扫出局。留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中扮演起了这样的角色,但是事实证明所有与她共事的警察都是优秀的警员,虽然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伤痕,但正因为如此才更能了解被害人与加害者的内心,才更能帮助犯人得到救赎,同时也使自己得到拯救,这是留美就职这段时间来深深感到的,所以,她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并不为监察厅的人所逼迫。再说深泽久美死后,黑田等人找到了死者的妹妹深泽绘里香,想更进一步了解情况,这就是东都警署的办案风格,即使被害者已死,案情已水落石出,但他们依然想寻找一些易被别人遗漏的东西。面对警察,绘里香虽然表现得极为冷漠,但其实她与姐姐有着海一般深的感情,对于姐姐的死,她想亲手杀了平原替姐姐报仇。黑田、留美等人通过仔细观察,发现绘里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押送平原当天,人群中突然发生了骚乱,绘里香终于发动了攻击,但最后她还是没有真正施以杀手,只是给这个虚伪、薄情的男人一个教训。黑田早已成竹在胸,所以目睹绘里香的行为他表现得极其冷静,绘里香终于释放了内心的伤痛,剩下的将是法律对犯人的制裁了。留美在审问过程中愈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她觉得没有什么人能比得上东都警署的警察们,监察厅在留美强大的气势下终于暂时放弃了调查,留美又回到了黑田等身边,大家都笑了。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