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人物介绍:

  羽村隆夫(32歳)-真田广之 大学研究生物学者,由于主任教授命令在女子校有期限的教书,与教授的女儿千秋有婚约,在当老师第一天,就遇到不可思议的少女兰。

  二宮兰(17歳)-樱井幸子 女子高中2年孤独少女,爱羽村,家庭很奇怪。

  新庄徹(33歳)-赤井英和 体育教師。羽村的可商量的人,儿子的教育问题有麻烦。

  藤村知村(32歳)-京本政樹 英語教師。美男子受女学生欢迎。

  相沢直子(17歳)-持田真树 高中2年兰的朋友。对藤村爱慕,但被强行要求关系。

  二宮耕介(48歳)-峰岸徹 活躍的彫刻家,兰的父亲。破坏兰和羽村的有关系。

  佐伯麻美(18歳)-中村荣美子 高校3年部。男孩儿式女性,受学生欢迎。向兰表示好感。

  三沢千秋(24歳)-渡边典子 羽村研究室教授女儿、羽村婚約者。不爱羽村,但要和他结婚

  樋口尚树(32歳)-黒田アーサー 羽村研究室同僚。与千秋有肉体关系。

  三沢右藏-小坂一也 羽村研究室主任教授。用自己的名字发表羽村的论文。

妙语录

  第一回 俗话说人的命运因单纯的邂逅而改变。在我当上高中老师的那个冬天早晨,我的命运应验了这句话,回邂逅这位少女而彻底改变了....

  第二回 感觉得出自己逐渐为她牵挂,只不过....此时尚可轻叹一声,便抛诸脑后....还只是处于如此轻易可抛的阶段罢了...

  第三回 一如昨日,温煦的朝阳,告知一天的开始,而我的小小心愿,就是希望明天也能迎接这样的早晨....

  第四回 我一开始就没有恋过老师这个职业,那时候我所凝视的,只不过是自己隐身迷雾中....蹒跚不稳的脚步罢了...

  第五回 你还记得吗?就从那时候开始,我们渐渐能在对方的心中,看到自己。那个如果被人看见就会破碎,仿佛脆弱得随时会消失的你,就在我的体内...

  第六回 那时候,应该怎么称呼我们之间关系呢?称为恋情,你一定会生气吧!可是,若称之为爱,我们又显得太不成熟了...

  第七回 自己当时的心情,我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是的!如果要说还残留着什么,大概仅剩你给我的钥匙圈,以及无药可违法行为的失落感吧...

  第八回 那时候的我,总觉得一天的时间好长...而你也在无法传达自己心情的焦躁中痛苦着...

  第九回 心想如何我们见了面,将会变得无法就此收场,于是心中叹了一口小小安心的气,因为那时候的我,甚至根本无法正视你的脸....

  第十回 那时的我们,仅是想要在那里筑沙城而已吧!在几无人迹的,小小公园的一角里。

  第十一回 我觉得自己现在似乎明白了真正的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不!不仅是我,每个人都一样....连恐惧、愤怒与悲伤的感觉都没有了,何况是对名誉、地位,以及一切有形或无形的执著呢!我只想感受那种永远爱人与永远被爱的气息,充其时不时我只不过是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罢了...

分集剧情:
  惨美的爱情故事,爱的痛苦和美好、绝望,寻找真实的自己.

第1回 禁止的爱悄然萌生

  由大学院助手变成女子校教师的羽村隆夫,3学期开始的早晨,帮助由于票的问题被捉住的学生,二宫兰。感到能信赖羽村的兰。

第2回 悲叹的天使

  兰在早晨在鞋柜里「救救我」的信让羽村感到不可思议。兰爱慕成为篮球部顾问的羽,决定加入篮球部。另外,去视听教室送藤村礼物围巾的直子,被藤村强暴,并被拍摄了下来。听到从千秋跟羽村的结婚的消息,兰很气愤

第3回 同性爱

  篮部队长佐伯麻美是同性爱的女孩子,对与茧亲近的羽村很气愤。在体育用具室关假成被强暴,打算陷羽村。直子数日不去了学校,但录象被藤村做为要求关系的条件,直子苦恼加深。同时,兰目击千秋和别的男人相抱的场面。

第4回 她为我哭了

  由于对佐伯麻美的强暴未遂的传言,羽村的授课被停。只茧给相信他,沉迷于嫉妒的麻美在羽村上打算用生物室的硫酸,反致庇护羽村的兰负了伤。听到千秋的真心,羽村苦恼的解除结婚的决心。当被告知他再也不能回实验室的事后,受伤的羽村和兰在动物园,在兰面前哭泣。

第5回 冲击的一夜

  羽村的哥哥从新泻来,追问婚约废弃的事,但能体谅弟弟。羽村开始温柔地给注视自己的兰,开始抱爱情。在吉祥寺院看了电影之后,去看镰仓的海。可是,对时间介意的羽村,兰生气的向远处抛出他的表。终于,二人在镰仓的旅馆一同度过一夜。

第6回 离别的情人节

  兰跟羽村的擅自在外过夜受到停学处分。耕介来羽村的公寓,说告密了的是自己「茧不是你能结束的孩子」。在教育实习生田边里佳的欢迎会上,羽村对新庄坦白了和兰一起的是自己,发怒的新庄打了他。决心用新庄的「二宫怎样办」来考虑兰的将来,为了兰打算保持距离的羽村,在情人节的深夜的学校,单方面地提出离别的…。

第7回 疯狂的果实

  兰每夜在繁华街到处游逛。兰醉了后被男人们带入高级公寓,被风俗姑娘的亚弓所救。另一方面,直子在体育中昏倒被送医院,怀胎的事暴露,新庄知道。兰在亚弓的高级公寓睡到第二天早晨,发现在浴室自杀的亚弓。

第8回 秘密的纽带

  讲习生里佳对羽村好意告诉了兰。有一个星期日上学的羽村看到鞋柜「救救我」的信,问那个意义,兰说不能说真相,羽村访问二宫家,不过,目击那里无法相信的景象。

第9回 赶超禁忌的爱

  来看直子兰偶然看到被强暴时的录像带。兰为了好友进入视听室准备室夺去母带,放置在新庄的桌子上面。考虑直子的将来而放弃对藤村的制裁的新庄,看直子肿起来的脸震怒。羽村的阻拦也不听,向藤村施展铁拳,被其「我不帮助,谁帮助…」的言词打动。

第10回 我们的失败

  羽村从家领走兰,对打连日电话,打算侵入到公寓的耕介,兰和羽村都很害怕,彼此开始有隔膜。跟父亲的关系怎么这样,羽村说出了兰受不了的言词,兰留信「回父亲那里」后离开。兰和耕介去海外的事,羽村追去成田机场。

最终回 永远的深睡

  被羽村刺伤的耕介要求他们送他回家后自焚。羽村和兰成为嫌犯。兰来羽村的公寓约定一起打算去新泻。丢失社会的地位成为逃跑者的羽村,发现与爱的兰挨近的事是“真的自己”,最终在电车上选择双双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