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孝恩的父亲由于事业失败,在她小时候死去。之后在父亲的事业伙伴徐会长的夫人权女士的关照下,孝恩和其母贞熙住进徐会长家的庭院里的一间房子。

  善良亲切的权女士把孝恩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看待,虽然丈夫徐会长的风流另她伤心一辈子,但是在贞熙的劝导下,她得到了人生的安慰。

  在这样父母的因缘下,明知和孝恩也像亲姐妹一样相处,长大成人后两个人一同进了韩华鞋业。从小习惯指使孝恩的明知凡事都以自己位中心,当她得知风流的父亲和孝恩的母亲贞熙在一起后,无法忍住对孝恩的愤怒。不料,权女士和贞熙一同去旅游的途中,权女士突然死去,这更加深了明知对孝恩母女的复仇之心。

  徐会长和妈妈的风流韵事和权女士的死也同样触动了孝恩,最终她离开了家,也从公司辞职。但是明知却处处为难她,甚至她深爱的泰柱也被明知所诱惑,她深信不疑的爱情也从身边离开。正当她处在人生最低层的时候,好朋友慧贞的安慰和帮助给了她力量。最终孝恩重新进入韩江鞋业的竞争对手奴利鞋业。

  明知得知孝恩进入自己的竞争对手后,更加恼怒。

  虽然她们看向一个方向,但是最终在不同的位置上有了各自不同的人生。

分集剧情:
第1集

  孝恩和贞熙母女住在徐会长家庭院里的一个角落里,孝恩忙着准备着和男友泰柱的订婚仪式。徐会长的夫人权女士给孝恩送昂贵的衣服,权女士的女儿明知对妈妈对自己家保姆的女儿像对自己一样而感到不满。

  泰柱向姐姐泰庆坦白对她撒谎孝恩是徐会长家的亲戚一事,说孝恩和徐会长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泰庆听到后大怒,表示坚决不同意泰柱和寄人篱下的女人结婚,忙住取消订婚仪式。

第2集

  泰庆在泰柱的劝说下终于出席订婚仪式,和孝恩坐在一起。贞熙一直不出现在订婚仪式上,孝恩给她打电话,但贞熙一直不接,结果另泰庆愤怒地离开。

  孝恩疲乏地从订婚现场出来,在大厅遇见了贞熙。贞熙谎称自己去洗手间,感到突然玄晕睡着了。

  孝恩在家门前偶然听到俊裴的通话内容,知道他是已婚男人的事实。回到家后孝恩告诉了明知,劝她和俊裴分手,但是明知表示无所谓。贞熙对孝恩说去找泰庆表示歉意,这时泰庆来找贞熙母女。

第3集

  泰庆在贞熙面前拿出药粒,想尽方法想让孝恩和泰柱分手。贞熙捡起撒在地上的药粒,想和泰庆好好谈谈。泰庆大声地说是贞熙先没在订婚礼堂出现,是她违约在先,说着把药粒放进了嘴里。孝恩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大声说自己和泰柱分手,泰庆听后立刻把嘴里的药吐了出来。泰庆告诉孝恩不要再和泰柱见面,之后离开。

  奴利鞋业的尹会长与汉江鞋业的徐会长见面,拜托徐会长资金援助,但是遭到拒绝。同一时刻,锡宇喝醉酒卷进一场斗殴,而孝恩与泰柱见面。

第4集

  孝恩告诉泰柱自己无法忍受妈妈被人侮辱,向他提出分手。泰柱坚决不同意,孝恩趁泰柱接姐姐电话起身离开。难过的孝恩找朋友慧贞诉说,回家的路上,孝恩看到泰柱在家门前等着,她躲到一边。第二天清晨,贞熙担心孝恩,打着伞出门找孝恩。在门口贞熙遇到泰柱,泰柱跪在地上对贞熙说自己绝不会孝恩分手。

  躲在一边的孝恩看不下去,终于出现在泰柱的面前。泰柱带着孝恩来到自己家门前的公园,泰柱把之前孝恩送给自己的纸皮鞋拿出来,告诉孝恩自己会说服姐姐。孝恩被泰柱感动,决定和他继续下去,两个人来找泰庆。

第5集

  泰庆仍坚决反对泰柱和恩庆交往,这一次孝恩自信地告诉泰庆自己不是那种很差的人,让泰庆给自己一次机会。泰柱对泰庆表示如果她继续反对的话,自己就放弃当医生,之后带着孝恩离开。泰柱因为姐姐的反对而苦恼,孝恩反过来安慰他。

  锡宇从企划室长降职为设计组组长,锡彬母催促锡彬去当企划室工作,锡彬安慰母亲说爸爸最终还是会找自己。

  徐会长趁权女士不在家,明知也去公司的机会,把贞熙叫到了里屋。正巧明知在公司里想起把重要东西落在家里,于是回到了家。

第6集

  明知看到徐会长和正熙一起在里屋,她疯狂地对徐会长和正熙发火,之后跑去孝恩的房间,开始砸碎屋里的东西。 逃出屋外的正熙因后悔和惭愧决定跳进车流中。明知在院子里遇到孝恩,她上去掴孝恩的耳光。孝恩问明知怎么了,明知不理她,独自开车离开。

  明知给俊裴打电话要见他,之后开车来到俊裴和锡庆所在的酒店。俊裴对锡庆说要出去见一下朋友,之后和明知幽会。

  正熙跳进车流里只受了点轻伤,她独自坐在公园长椅上,之后给孝恩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暂时不能回家,叫孝恩准备些衣服送过来。

第7集

  正熙在门前等着明知回来,她求明知不要把此事告诉权女士和孝恩,明知冷冷地拒绝正熙的请求。孝恩再次问明知和自己的母亲发生什么事情了,明知告诉她正熙就在外面,叫孝恩自己去问问。孝恩跑到外面见正熙,正熙说自己没脸再见权女士,等自己在外面找到房子后再带孝恩一起走。

  泰柱不回家睡觉,泰庆去医院找他,并告诉泰柱带孝恩来家里。徐会长把明知叫过来,告诉她没有把自己和正熙间的事情说出去的报酬给她企划室长的职位,明知增加一条解雇孝恩的附加条件。

第8集

  明知终于把徐会长和正熙之间的事情告诉了孝恩,孝恩也同样求明知不要告诉权女士,明知说自己也不敢确定会不会告诉妈妈。

  孝恩说准备行李离开这里,明知说自己已经都烧掉了行李,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孝恩愤怒地跑出屋子。

  孝恩问正熙和徐会长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正熙向她承认后失踪,孝恩向徐会长递交了辞职信。徐会长表示是大人们的事情,劝孝恩留下来,但孝恩仍收拾行李离开。

  权女士听到孝恩提出辞职的消息,来公司找孝恩,在公司门口遇到了孝恩。

第9集

  权女士要和孝恩谈谈,孝恩谎称卖场有事,之后离开。明知对权女士说和自己喝杯茶,其间告诉妈妈孝恩离开公司的事情,并骗她说孝恩是被别的公司挖走的,权女士听到后伤心地回家。

  徐会长带正熙去自己准备的楼,明知偶然看到后悄悄跟了过去。明知给孝恩打电话,让她立刻来那个楼前。正当正熙不知所措的时候,徐会长把钥匙递给她后离开。这时明知现身,斥责正熙为了钱背叛自己的母亲,她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扔在正熙的脸上。

  泰庆找到权女士说自己同意孝恩和泰柱来往,希望她能给些好处。

第10集

  权女士告诉明知自己知道徐会长和正熙的所有的事情,说那是大人们的事情,叫明知不要把自己已知的事情告诉正熙和孝恩。明知生气地对权女士说难道她一点都不生气

  权女士找到正熙,两个人到明知过周岁生日的时候来玩的河边,正熙跪在权女士面前请求原谅,说自己太贪心了。权女士告诉正熙忘记一切,不论在什么地方动要好好地生活下去。

  两个人谈完话后一起返回首尔,天空下起了暴风雨,正熙和权女士乘坐的车因雨天路滑,载进路边的沟里。

第11集

  明知接到出了事故的消息,慌忙跑去医院。先到达医院的徐会长告诉明知权女士头部重伤,即使接受手术也很难救活。明知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求徐会长和正熙一定要救活权女士。正在这时候,医生从救护室出来,告诉权女士去世的消息。明知抱着权女士痛哭,她指责正熙为什么死的人不是她而是自己的妈妈。权女士的葬礼结束后,明知在权女士的遗像面前发誓一辈子不会原谅致死妈妈的人,自己会还十倍、一百倍的痛苦。

  负责奴利鞋设计部的锡宇偶然发现慧贞拿着的皮鞋设计图,他问慧贞是不是亲自画的。

第12集

  孝恩独自来到放着权女士遗骨的灵堂,正当孝恩在权女士的遗像面前悲伤地道歉的时候,锡宇拿着花走进灵堂。锡宇站在权女士旁边的生母遗像前,把花放在前面,望着生母的遗像。

  两个人各自走出灵堂,这时外面下起暴雨,开车离开的锡宇发现孝恩浑身淋湿着等着公交车,他对孝恩说可以载她一程,孝恩犹豫一会,最终还是上了锡宇的车。

  在车上孝恩接到泰庆的电话,于是中间下车去见泰庆。泰庆告诉孝恩如果真的离不开泰柱的话,干脆做泰柱的小老婆。孝恩强忍住怒火要起身离开,这时泰庆说正熙也是做别人的小老婆,孝恩也可以学着她的妈妈。

第13集

  孝恩决定和泰柱分手,但当她看到泰柱的正式求婚,再一次说不出口。徐会长建议明知去参加意大利的皮鞋展示会,并说权女士的事情只是一场事故,叫明知心情平静下来。

  明知听后说不出话来,她忍不住说出权女士其实早就知道徐会长和正熙的事情,因为正熙妈妈才会冤死,因为爸爸到死的那一瞬间也没得到过幸福,徐会长听后大受打击。.

  慧贞告诉孝恩设计组长看到孝恩的皮鞋设计图后想见见她,但孝恩表示自己不能去汉江鞋业的竞争对手那边工作,去别的地方去求职。明知知道孝恩想在别的鞋业公司找工作的事情后,给别的鞋业公司联系,让她们不要接受孝恩。

第14集

  泰柱瞒着孝恩给泰庆那自己准备的聘礼钱,泰庆说这点钱能准备什么。泰柱说孝恩准备出妈妈住的房子后,就剩不了多少钱,但泰庆仍对聘礼钱太少而生气。最后泰柱实在忍不住,他告诉姐姐一个月后会举行婚礼,如果泰庆来的话自己会很高兴,即使不来也会照常举行婚礼。

  俊裴和明知约会的时候遇到了俊裴的朋友,朋友威胁俊裴如果不想让尹社长知道他搞婚外情的话,接拿钱给自己。明知想了一会,同意给俊裴的朋友钱,但另外还要求做一件事。

  原本让孝恩来上班的公司纷纷改变态度,她购买的房子,在搬家的途中却突然冒出一个人说自己已买了这个房子。

第15集

  孝恩和正熙知道了签了合同的那个人和房子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明知把房子的钱作为辛苦费全部给了俊裴的朋友。孝恩想尽方法,但无济于事。

  锡宇在查看新的设计师候选名单的时候,发现了孝恩的名字,并回忆起孝恩。

  锡彬为了处理奴利鞋业网上购物的返还物品的事情来到汉江鞋业,在那里遇见明知。明知听到是奴利鞋业的律师,无视锡彬的存在自行离开。锡彬突然跟上去抓住明知的胳膊……

第16集

  正熙背着孝恩做代理司机,偶然遇到了徐会长。徐会长把正熙叫到自己的车里,问起近况。这时明知打来电话,徐会长故意不接。明知给徐会长的司机打电话,问他徐会长和谁见面,司机无奈说出事实。

  孝恩找到泰柱,说会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问题,并表示不能接受泰柱准备的房子。泰柱说服孝恩接受,但是孝恩说如果实在不行就推迟结婚。泰柱听后生气地说自己不想强迫别人去结婚,说完转身离开。

第17集

  明知拜托俊裴的朋友调查泰柱,泰庆拜托泰柱从银行取钱帮自己,但是泰柱谎称把钱全部借给朋友了。孝恩看着母亲为钱辛苦奔波,决定接受泰柱的帮助。

  泰庆在整理泰柱的衣服的时候发现合同书,知道泰柱买了房子的事情。泰庆愤怒地告诉泰柱他和孝恩结婚的日子就是自己的忌日,叫他两个人之中选择一个,泰柱回答说选择孝恩。泰庆找到孝恩工作的地方,大闹着让孝恩还弟弟的钱。

第18集

  锡宇亲自找到孝恩,拜托她到奴利鞋业来工作。孝恩说虽然自己对韩江鞋业没有留恋,但是对自己来说它有着特殊的意义,如果自己到奴利鞋业来工作的话,和韩江鞋业成为竞争对手,对自己是很大的压力。锡宇无奈地留下名片后离开,明知为了诱惑泰柱,安排和泰柱喝酒的机会,并表示自己可以给泰柱金钱上的帮助。泰柱说自己知道明知和孝恩的关系不好,明知表示自己很想和孝恩和好,但是孝恩故意远离自己。

  泰庆告诉泰柱有个相亲的机会,女方家可以帮他们偿还债务。泰庆骗泰柱叫其来到相亲的地方,而受明知拜托的俊裴的朋友拍到了相亲的场面,给了明知。明知把那些照片给孝恩看了…

第19集

  正熙安排在尹社长的家里准备一顿晚餐,事先并不知道是招待徐会长的餐。同样徐会长也不知道正熙在那里,和尹社长一起边吃边聊了起来。其间,正熙端着茶走进 客厅,见徐会长后正熙大吃一惊,手上的水杯掉在了地上,徐会长看到正熙也吃惊不已。

  孝恩和泰柱见面,问他为什么没告诉和明知见面的事情和相亲的事情,泰柱生气地说自己本来是想来得到孝恩的安慰,没想到孝恩这么对待自己,之后泰柱生气地离开。明知找到泰庆说自己喜欢泰柱,表示自己可以替泰庆偿还债务。泰柱回家的路上遇到正在等自己的明知,泰柱告诉明知不要再来找自己,这时明知雇佣的人们逼近他们…

第20集

  明知告诉孝恩自己喜欢泰柱,而泰柱也不讨厌她,所以自己决定把泰柱抢过来.明知来找泰庆,拜托她帮自己,泰庆表示如果明知能帮自己解决债务的话就会帮她。明知说现在还不能帮泰庆还债,应该让泰柱再难过,这样才能对孝恩死心,如果泰庆再帮自己的话,自己帮泰庆还清所有债务。泰庆因诈骗罪嫌疑被抓到警察局,泰庆故意在泰柱面前表现得自暴自弃地,泰柱想尽办法要救泰庆,但是并不容易。在警察局接受调查的泰庆突然晕过去,被紧急送往 医院。明知在医院安慰消沉的泰柱,两个人自然地近了一步。

第21集

  孝恩看到明知和泰柱亲密地坐在一起,明知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看到大受打击的孝恩。孝恩问明知到底想对自己做什么,明知告诉她自己喜欢泰柱,而泰柱也喜欢自己,自己可以给泰柱他所需要的东西,并说过不了几天,自己就可以瓦解泰柱和孝恩的爱情。孝恩告诉她自己和泰柱的爱情并不像明知所说的那样容易动摇,但是明知自信地表示走着瞧。

  泰柱对孝恩说去申请登记结婚,孝恩开始犹豫,后来听泰柱说他需要有个人抓住自己的话后同意登记。泰柱和孝恩登记结婚后,去阳平度过愉快的时光。晚上,孝恩和泰柱在一间房子里,突然泰柱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明知急促的声音,说自己被绑架。

第22集

  接到明知电话后,泰柱对孝恩说自己当天晚上一定会回来,之后慌忙跑了出去。盼着泰柱会来的孝恩接到明知的电话,告诉她泰柱正往自己这边赶过来,不相信的话可以过来确认一下。孝恩回答说除了泰柱的话,自己谁的话都不会相信。明知说如果当天晚上泰柱回到孝恩的身边,自己会叫正熙为妈妈。

  明知故意撕烂身上的衣服,之后和泰柱见面。之后表示自己想喝酒压压惊,之后偷偷在泰柱喝的酒杯里放进安眠药。孝恩一直等泰柱到早晨,之后回家。早晨泰柱醒来后,泰庆拿出明知留下的钱,告诉泰柱明知很喜欢他,叫他好好考虑一下。泰柱坚决地表示除了孝恩自己谁也不想要。

第23集

  孝恩知道了泰柱收了明知的钱的事情,和泰柱吵了起来。孝恩与明知见面,告诉她自己决定去奴利鞋业,她借给泰柱的钱自己会还,并警告明知不咬再利用泰柱。

  明知在泰柱面前说孝恩为了对自己报仇,拿了韩江鞋业的情报去奴利鞋业工作。孝恩为了进奴利鞋业找到了锡宇,但是却听到职位已满的回答。

第24集

  锡宇对孝恩提交的设计非常满意,决定录用她。正熙从美顺那里听到泰柱爱着明知的事情,于是去找泰柱,不料却看到明知和泰柱在一起后大受打击。

  泰柱努力地拒绝明知的诱惑,但是越来越动摇起来。苦恼的泰柱来到奴利鞋业找孝恩,却看到孝恩和锡宇开心地笑着的一幕。

第25集

  泰柱叫孝恩出来见自己,但是孝恩说公司有会餐,拒绝了泰柱。一直等着孝恩的泰柱直接来找孝恩,并嘲笑她进入奴利鞋业。见泰柱只相信明知的话,孝恩失望地转身离开。

  明知为了更加得到泰柱的信任,在他面前演了一场被绑架的戏。当泰柱追着明知来到酒店的时候,孝恩给泰柱打了电话。

第26集

  明知继续诱惑泰柱,泰柱表示自己不能接受明知的心,但是喝醉的泰柱倒在了床上。明知给孝恩发短信,孝恩在酒店的房间里看到泰柱和明知在床上的一幕。

  孝恩绝望地转身离开,泰柱慌忙追了出去,并告诉孝恩自己和明知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孝恩告诉泰柱和自己的关系彻底结束。明知独自留在酒店房里,因羞愧和失落感到难过。

第27集

  孝恩为了忘记伤痛休息天出来公司工作,锡宇对孝恩说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可能出来好的设计图,劝她回家休息。这时泰柱找到公司,表示有话要对孝恩说,把她拉到外面。

  泰柱说自己和孝恩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让孝恩相信自己,但孝恩表示自己需要时间整理,说完冷冷地转身。正熙从孝恩那里听到这个事情后,反而担心起明知,孝恩无法理解妈妈,生气地跑出家。

第28集

  慧贞给徐会长打电话,把明知诱惑泰柱而另泰柱和孝恩分手的事情告诉了他。徐会长难过地向明知道歉,想方设法地去阻止明知的复仇,但是明知对徐会长冷嘲热讽。

  锡宇向尹会长提议把孝恩的设计用在广告上,尹社长向锡宇表示想让锡彬在公司任锡宇的上级,锡宇虽然表示无所谓,但是内心深处却感到失落。

第29集

  锡彬因公事而来韩江鞋业去见徐会长,并于明知相遇。明知傲慢地对待锡彬,锡彬虽然知道明知是徐会长的独生女儿,但是不卑不亢地对待明知。

  泰柱决定和孝恩分手,他找到明知。锡庆知道了俊裴对自己撒谎的事情,她开始怀疑俊裴。

第30集

  孝恩和泰柱见面,把戒指还给他。泰柱把戒指扔出去后,冷冷地转身离开。孝恩对正熙和慧贞说和泰柱彻底分手的事情,而泰柱也告诉泰庆她赢了。

  锡彬从律师事务所辞职后进了尹社长的公司,锡宇表示孝恩的设计有问题,连续返给孝恩,忍无可忍的孝恩终于反驳锡宇,正在这时候泰庆气冲冲地来公司找孝恩。

第31集

  泰柱对明知说要和她结婚,明知的态度冷淡。大受打击的泰柱终于认识到自己被明知骗倒的事实。

  锡宇看到孝恩和正熙的照片,回忆起和孝恩过去的事情,同时感叹起自己和孝恩的缘分。

第32集

  锡宇对孝恩说起以前见过面的事情, 并表示两个人的缘分不浅。泰庆找明知商量结婚的事情,但是明知以泰柱已经登记结婚为由冷冷地拒绝。

  孝恩找到泰柱,把签名的离婚书递给他后离开。 锡宾为了解决与韩江鞋业的纠纷,来见韩江鞋业的徐会长。其间与明知发生矛盾,明知对锡彬的冷静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33集

  明知以泰柱仍忘不了孝恩为由,冷酷地拒绝了泰柱。锡庆听到俊裴在梦里叫着明知的名字,更加怀疑起俊裴。

  锡彬正式成为奴利鞋业的企划室长,锡宇向锡彬伸手表示今后好好合作,但是锡彬却冷冷地说在公司里两个人是上下级关系,叫锡宇懂得基本的礼仪。

  孝恩安慰锡宇说设计组组长的职位和他很搭配。

第34集

  锡宇从孝恩的安慰李得到力量,收拾起对锡彬不好的感情。泰柱找到正熙,告诉说想和孝恩重新开始,求正熙帮助自己,但正熙说过去的缘分时不会再回来,拒绝了泰柱的求助。

  孝恩意外地得到在尹社长面前介绍自己的皮鞋设计的机会。锡彬因对锡宇的嫉妒心,给与不好的评价,但是尹社长却对孝恩的设计感到很满意。明知为整理和奴利鞋业的事情而来找锡彬。

第35集

  明知和锡彬坐在一起喝酒,锡彬对明知的态度仍然冷淡,但是明知对锡彬越来越感到好感。之后明知对俊裴提出分手。

  锡宇对尹社长提出新商品广告使用孝恩的作品,锡彬在一旁表示反对。他来设计室找孝恩,强迫她完全换掉之前介绍的设计。

第36集

  明知找到泰庆,提出取消要和泰柱结婚的话,泰庆愤怒地责骂她,这时泰柱阻止疯狂的泰庆, 他大声地让明知出去。

  泰柱来找孝恩,对她说自己好像并不时真心爱过她,并提出办理离婚手续,两个人来到法院办理离婚。锡宇偶然听到慧贞和孝恩的对话,知道了孝恩离婚的事情。

第37集

  孝恩对锡宇的关心受到感动,俊裴对明知说要继续两个人的关系,但遭到明知冷酷的拒绝。俊裴回家后,锡庆问他明知是谁,俊裴对锡庆发火。

  正熙在做代理司机的时候,遭到恐吓,需要偿还大笔违约金。锡宇对设计部宣布孝恩的设计被确定为主要作品,但锡彬偷偷把秀庆叫来,告诉她暗地里进行设计。

第38集

  孝恩知道了泰柱被明知抛弃的事情,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正熙继续受到恐吓,无处解决的她独自难过。

  孝恩找到明知,指责她为了复仇利用了泰柱,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锡宇通过慧贞知道了孝恩经历的事情。

第39集

  孝恩在被砸碎的房间里发现了浑身颤抖的正熙,知道了正熙惹了交通事故故病被别人恐吓的事情。徐会长知道了明知和俊裴有着暧昧关系的事实,他把明知叫过来,让她出国留学。

  明知对徐会长表示从今以后不会再浪费人生,拜托他重新给自己一次机会。锡宇从慧贞那里知道了正熙的遭遇,想出了可以帮助的方法。感到无奈的正熙决定去找徐会长。

第40集

  明知对锡彬说喜欢他的冷酷的性格,提出想和他交往。锡彬无视明知的话,明知感到彻底的失败感。锡宇瞒着孝恩解决了正熙的事情,但脸被人打伤。

  徐会长为正熙的遭遇感到难过,他叫来明知,提出要帮助正熙。正熙不顾孝恩的挽留,准备出院,这时锡宇出现,表示帮她出院。

第41集

  孝恩亲手给锡宇脸上的伤口敷药,锡宇感到自己更加喜欢上孝恩。这时来找孝恩的泰柱远远看到这一幕。

  锡庆从锡宇那里听到他有了喜欢的人,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家人。家人通过锡彬知道那个人就是设计师孝恩。这时传来按照孝恩的设计图正在制作鞋的工厂发生重大问题的消息。

第42集

  由于工厂方面的失误,孝恩的设计被取消。锡彬向尹社长提议用秀京的设计。在高层会议上,众人提出此次事件的责任在于孝恩身上,应让孝恩提出辞职。

  尹社长考虑到锡宇和孝恩的关系,感到左右为难。锡宇对尹社长和锡彬表示再给一次机会,锡彬表示不可能,让锡宇赶快辞退孝恩,而尹社长表示自己来承担责任,让锡宇负责这次业务。

第43集

  明知告诉锡彬孝恩是自己家保姆的女儿。锡庆怀上俊裴的孩子。徐会长找到孝恩,告诉她不想让正熙这么辛苦,并把钱留给孝恩,但孝恩断然拒绝接受。

  锡宇对孝恩说起锡庆的事故,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走近。徐会长和权女士曾经去的妇产 医院的院长崔教授谈话,期间开始怀疑明知不是自己的女儿。

第44集

  徐会长知道了权女士在明知出生之前就做了子宫去除手术的事是。锡宇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爱上了孝恩,孝恩也对锡宇有了异样的感觉。

  徐会长找到正熙,问她明知到底是谁生的孩子。面对徐会长执着的提问,正熙终于说出明知是自己的女儿的事是,并求徐会长不要告诉明知。锡彬面对明知的穷追不舍,越来越感到明知的真实。

第45集

  锡宇终于对孝恩表白自己的感情,之后对尹社长表示如果孝恩接受自己的心的话,就会和孝恩结婚。尹社长表示之前观察过孝恩,自己很喜欢她,便欣然答应。

  徐会长想了很久,之后对正熙表示要告诉明知这个事实。正熙坚决地反对,表示这样孝恩和明知都会受到伤害。锡宇来孝恩的家里吃晚餐,却意外遇到泰庆。

第46集

  锡宇邀请孝恩来家里,孝恩要把自己离婚的事情告诉锡宇的家人,锡宇表示不用特意说出此事。锡彬从明知那里知道了孝恩离过婚的事情,他让锡宇自己说出事实,锡宇拒绝。锡彬告诉锡宇自己不会帮他隐瞒。

第47集

  明知对徐会长表示想和锡彬结婚,请他帮忙,徐会长告诉她这会是没有爱情的婚姻,拒绝明知的请求。正熙劝孝恩找到好人后再结婚。

  孝恩对隐瞒自己离婚经历感到压力,锡宇劝她不要为不重要的事情而感到混乱,让她放宽心情。明知和孝恩见面,告诉她自己和泰柱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第48集

  孝恩问锡宇会不会接受一无所有的自己,锡宇告诉她如果自己在乎这些,就不会和孝恩开始。孝恩让锡宇亲自给自己戴上戒指,两个人彼此确认了对方的感情。

  明知听到孝恩要订婚的事情后来找正熙,告诉她自己要和锡彬结婚,这样的话和孝恩是妯娌关系,自己绝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正熙阻止孝恩的婚礼,正熙听后陷入苦恼。

第49集

  明知找锡宇说起孝恩的过去,锡宇告诉她如果是和孝恩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的话,最起码要遵守起码的礼节。明知把孝恩的结婚照给了锡彬。

  锡宇在孝恩家楼下遇到泰柱,泰柱告诉他和孝恩登记结婚的过程,锡宇开始理解了泰柱的心情。

第50集

  孝恩的结婚照在奴利鞋业的网站上发布出来,孝恩要想对尹社长说出事实,但锡宇阻止了她。 这件事情成为设计部的话题,锡宇向组员们宣布即将和孝恩结婚的事情。

  明知找到孝恩,告诉她自己真心爱着锡彬,但决不能和孝恩成为妯娌关系,让她放弃锡宇。明知回去后,孝恩陷入矛盾之中。

第51集

  孝恩对锡宇提出分手,明知来找正熙,在那里却看到了徐会长。锡彬安慰伤心的明知,并告诉她自己决定接受明知的心。

  尹社长催促锡宇赶快结婚,锡宇对孝恩说自己会等着她,让她整理好心情后再回来。奴利鞋业的汇票被打回来,尹社长为此陷入苦恼,外面开始有奴利鞋业要倒闭的传闻。

第52集

  尹社长想尽快让锡宇和孝恩举行婚礼,锡宇见到孝恩,向她转达了想和她结婚的真心,孝恩最终被他的真心感动,同意接受锡宇的求婚。

  俊裴和赵女士偷偷处理了锡庆名下的土地。徐会长给正熙送来钱,让她买孝恩的结婚用品,孝恩知道后心情复杂。

第53集

  锡彬和明知突然关系密切起来,正熙找到徐会长,告诉他孝恩和锡宇交往的事情,表示孝恩和明知绝不能嫁到一个家庭里,拜托徐会长劝明知放弃锡彬。

  锡彬给赵女士介绍明知,赵女士听到明知是徐会长的女儿,嘲笑在一旁的孝恩。俊裴想把从赵女士那里得到的土地全部卖出去,再买别的土地。

第54集

  孝恩给徐会长送来请帖,出来的时候与明知相遇。孝恩告诉明知如果她能真心祝福的话,自己可以回到过去她们一起做梦的时期。

  明知把孝恩的请帖送给泰柱,泰庆看到请帖后生气,但泰柱态度平静。徐会长对尹社长提出想高价买下奴利鞋业

第55集

  锡宇和孝恩度完蜜月回来,来到正熙家过夜,之后两个人回到了尹社长的家中。锡宇和孝恩回去后,徐会长突然来访,带着正熙出去散心。

  锡彬要带明知参加祝贺孝恩结婚的晚餐聚会,锡宇担心孝恩,孝恩表示没有关系,自己可以承受。

第56集

  锡庆从赵女士那里知道了和锡彬正交往的女人的名字叫明知,是汉江鞋业徐会长的女儿的话,内心隐隐感到不安。明知找到赵女士,表示想和锡彬结婚,希望她能帮忙,赵女士听后高兴地应允下来。

  明知从餐厅老板那里知道了徐会长和正熙见面的事情。尹会长看到锡彬和明知在一起,对赵女士表示绝对不会同意两个人的交往。

第57集

  徐会长对明知表示不管别人怎么看,正熙是自己非常珍惜的人,并表示想和正熙重新开始的想法。锡庆知道了俊裴瞒着自己买了土地的事情后大受打击。俊裴谎称只是借了锡庆的名义,锡庆找俊裴的朋友和房地产公司调查此事。锡彬把明知介绍给尹会长,尹会长生气地表示不能同意他们的关系。

第58集

  孝恩把锡庆送回家,之后回到设计作品发表现场。锡彬告诉孝恩如果因个人的事情而给公司带来损失,自己会追究责任。锡宇问孝恩怎么回事,孝恩不回答,锡宇内心对孝恩感到失落。

  锡庆知道了俊裴卖掉了自己名下的土地和赵女士名下的土地,之后买了别的土地的事情。

  明知邀请锡彬来家里一起制作圣诞树。突然回家的徐会长目睹了他们在一起的情景。

第59集

  锡庆和俊裴一起吃晚餐,对俊裴说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让俊裴把卖掉的土地还回来。俊裴表示丈人家的财产里也有自己的一份,拒绝把土地卖出去。

  徐会长告诉明知汉江鞋业会长夫人的位置不能长期空着,打算要和正熙结婚。明知听后找到正熙,生气地让她快点和别人再婚。

第60集

  锡庆打听到和锡彬交往的明知的电话,看到和俊裴手机里存储的号码一样后,再次受到打击。正熙把明知叫了出来,告诉她自己和徐会长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关系。

  徐会长来找正熙吃晚餐,正熙坚决表示不想再和徐会长有任何瓜葛,狠心地把他赶了出去。徐会长无奈地转身,正熙也伤心地转过身。

第61集

  明知对锡彬提议和徐会长一起共进午餐,锡彬同意。正熙意外地出现在徐会长和明知午餐的地方,徐会长告诉明知从今以后正熙代替权女士的位置。正熙强烈反对,见明知生气地问理由,徐会长决定说出事实。

第62集

  锡庆和明知见面,锡庆问明知是否真心爱过俊裴,明知直率地说曾经迷恋过俊裴。随后明知冷冷地说俊裴配不上锡庆,叫她干脆抛弃俊裴。受到打击的锡庆去医院流产,从医院回来后,锡庆对俊裴说自己知道他和明知的关系,见俊裴仍在狡辩,锡庆感到难过。

第63集

  韩江鞋业的新产品和孝恩的设计几乎一样,尹社长和锡彬听到此事感到吃惊,孝恩和韩江鞋业的设计师们联系,开始怀疑明知抄袭了自己的作品。

第64集

  孝恩去找明知,问她是不是抄袭了自己的作品。明知嘲笑着对孝恩说是自己亲自设计的作品,已经拿到特许。

  徐会长派明知去海外出差,想趁机把正熙接回家。正熙接到徐会长的电话,收拾行李后躲到别处。

第65集

  锡庆的葬礼过后,赵女士觉得是因娶错了儿媳妇才发生不好的事情,开始更加讨厌孝恩。尹社长让俊裴从总务部长开始做起。 赵女士从锡庆的朋友那里知道了俊裴过去背叛过锡庆的事情。

第66集

  赵女士和孝恩知道锡了锡庆是因为俊裴而流产的事情,两个人大受打击。明知给孝恩打电话说徐会长打算和正熙结婚,孝恩表示不会轻率地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内心却隐隐感到不安。

  奴利鞋业按计划推出了孝恩设计的新产品,但突然被退回的汇票另公司陷入倒闭的危机当中。徐会长和尹社长见面,提出想收购合并的事情,明知对徐会长说如果合并成功,把公司的经营权交给自己。

第67集

  徐会长告诉明知明天孝恩的母亲要搬到家里,明知表示不要期待自己把正熙当妈妈看待,并说出自己怀了锡彬的孩子的事情。

  锡宇喝醉酒在大街上走着,与一名醉汉发生争执。孝恩看着锡宇既吃惊又担心,令一方面对他感到一种陌生感。

第68集

  锡彬偶然看到明知的日记,知道了明知偷了孝恩的设计图的事情,锡彬陷入矛盾挣扎中,但最终仍决定要不择手段地达到自己的目的,并要把孝恩派到卖场去工作。

  锡宇对孝恩感到歉意,但孝恩反过来安慰他,表示不论在哪里自己都可以坚强起来。明知和锡彬来找徐会长,徐会长表示同意他们的结婚,但前提是要帮助自己收购奴利鞋业,如果收购成功把经营权交给锡彬和明知。

第69集

  正熙开始在徐会长家里生活,明知仍然对她冷眼相对,但正熙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努力地去讨好明知。

  尹社长听到锡彬的忠告,决定接受徐会长的建议去找徐会长。孝恩把明知偷了自己的设计图事情告诉锡彬,提出再想别的方法,但锡彬打断她的话。

第70集

  锡彬和明知举行完婚礼后住进了尹社长的家里,锡彬单方面地通知锡宇已经确定奴利鞋业的主打新产品将用秀京的设计。

  俊裴购买的土地价格一夜之间暴跌,正当他失意的时候却听到明知和锡彬结婚的事情。锡彬正式向尹社长汇报孝恩的调令事情,锡宇强烈反对,但锡彬表示自己正在考虑解散设计部门。

第71集

  尹社长知道孝恩离婚的消息,把锡宇叫过来训斥。锡宇承认了离婚事实,解释说担心孝恩不被家人所接受,所以才隐瞒了事实,尹社长内心大感不快。

  赵女士听到这个事情后,把正熙叫到家里说一顿。正熙找到明知,表示孝恩和泰柱离婚的事情上明知也有责任,求她帮孝恩,但明知冷冷拒绝。

第72集

  明知装出腹痛的样子,避免了一场危机,但想起孝恩说拿到证据和证人的话,内心隐隐感到不安。明知给孝恩打电话让孝恩不要说出来,要不然正熙会感到难过。

  尹社长对孝恩失望,对她的态度冷淡,锡宇也对孝恩感到不解。明知偶然看到锡庆的照片,知道锡庆就是俊裴的妻子的事情,浑身颤抖起来。

第73集

  孝恩和锡宇来徐会长家里吃晚餐,在明知的房间里孝恩发现了和明知搞婚外恋的男人就是俊裴的事实,令她惊愕不已。

  锡宇向尹社长提出分家,但遭到拒绝。其间尹社长因血压增高而突然晕倒。锡彬和锡宇为奴利鞋业的品牌化问题发生了争执。

第74集

  明知把孝恩叫了出来,突然跪了下来求孝恩。孝恩告诉她如果自己装作不知道的话,等于她对锡庆和家人犯另一个罪。但明知哭着说自己并不知道俊裴和锡彬的关系,孝恩的心软了下来,表示自己再考虑一下。

  明知对正熙说孝恩抓住了自己的把柄,拜托正熙阻止孝恩。正熙向孝恩问起明知的行踪。正熙阻止孝恩不要说出来,但孝恩态度坚决

第75集

  正熙为了阻止孝恩,告诉她明知是她的妹妹。孝恩想起明知流泪的样子,不忍心把事实说出来。锡彬把徐会长和正熙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家人,尹社长和赵女士感到不快。明知找到受锡彬的指示追踪俊裴的私家侦探,向他提议和自己做笔交易。

第76集

  锡宇对孝恩没有把俊裴和明知的关系告诉自己而感到失望,他对孝恩表示自己无法再相信她。锡彬陷入明知的骗局,相信了锡庆出事故的时候孝恩在一旁的话,并告诉了家人。

  土地价格暴跌,俊裴一夜之间成了露宿者,他开始计划利用明知和锡彬已婚的事情。锡宇仍无法摆脱对孝恩的怀疑,看着难过得锡宇,尹社长对孝恩提议让她暂时回娘家住一段时间。

第77集

  孝恩表示要留在家里,直到家人解除对自己的误会为止,但尹社长冷冷拒绝。明知装作安慰孝恩,孝恩逐渐对明知有了感激之情。

  孝恩决定为了正熙掩盖明知的过错。徐会长让锡彬决定是否要来汉江鞋业做常务,锡彬同意了他的要求。突然感到恶心的孝恩来医院检查是否怀孕。

第78集

  孝恩诊断出没有怀孕。俊裴突然出现在明知面前,明知慌忙把身上所有的钱给了他,告诉他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之后逃跑似地离开。俊裴冷笑着看着明知,开始周旋在她的身旁。

  锡彬告诉尹社长自己决定去汉江鞋业,尹社长虽然内心难过,但最终仍应允下来。明知知道了徐会长把几处的财产转到正熙的名义之下,她把正熙叫了出来,让她在放弃财产的保证书上盖章。

第79集

  孝恩无法走进徐会长的家里,最后来到慧贞的家中。慧贞偷偷给锡宇打电话。锡宇来找孝恩,但感到应该暂时分开冷静思考,最终转身离开。

  第二天孝恩在公司里遇到锡宇,告诉他要回去。锡宇劝孝恩这样回去她会受伤,但孝恩表示自己不会放弃,坚持着要回去。俊裴知道了泰柱和明知的关系,开始计划新的阴谋。

第80集

  锡宇问孝恩是不是真心想回到家,孝恩表示自己没有勇气一个人进去,让锡宇陪自己一起进去,但锡宇表示自己没有能力从家人那里保护孝恩。

  锡宇从慧贞那里听到可能是明知偷了孝恩的设计图的话,也知道了把泰柱和孝恩分开的人就是明知的事实。

第81集

  锡彬追问明知照片里的男人是谁,要亲自见这个人,问清寄照片的理由。明知告诉他这是结婚前的事情,没有必要理这个人,但是锡彬下定决心要查清。

  锡宇把明知叫出来,问她是否抄袭了孝恩的设计,明知表示自己是清白的,反而说起孝恩与泰柱见面的事情。知道事情真相的锡宇对明知的做法感到愤怒。

第82集

  锡彬与泰柱见面,问起明知的过去。泰柱告诉他自己被明知利用,表示明知是有计划地接近了自己,锡彬被明知欺骗自己的事实感到愤怒。

  明知听到俊裴从精神病院逃跑的消息,隐隐感到不安。俊裴再次出现在明知面前,威胁说如果不拿出全部财产的一半,就把所有的事情抖露出来。

第83集

  明知求孝恩去说服俊裴,孝恩开始拒绝了明知的请求,但看着近于哀求的明知,无奈答应下来。锡宇仍然冷冷对待孝恩。

  孝恩与俊裴见面,把明知准备的钱递给他,让他以后不要在明知面前出现。明知利用厂长的手机把锡宇叫到俊裴和孝恩见面的地方,锡宇目睹了孝恩和俊裴在一起的一幕。

第84集

  锡彬警告明知她抄袭的设计出了问题,明知告诉他最重要的是怎么收拾,让他不要在自己面前提起孝恩的事情。锡宇在外面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对锡彬发火。锡彬告诉他当时最重要的是合并公司的事情,锡彬表示要把这个事实告诉尹社长。锡彬说如果这样就停止对奴利鞋业的资金支援。

第85集

  锡宇从正熙那里知道了所有事实,对这一切感到吃惊。孝恩告诉锡宇揭开真相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锡宇表示自己只考虑锡庆,感到无法原谅孝恩。

  尹社长回到家后冷冷对待明知,明知预感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已被发现,但想着自己腹中的孩子,决定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活下去。

第86集

  明知向锡彬提议把锡宇送到国外分公司,锡彬表示自己直接问锡宇。明知问锡彬在奴利鞋业设计部有没有可挖过来的人,锡彬向她推荐秀晶。

  孝恩努力地想平息锡宇的心情,但锡宇仍冷对她。尹社长为之前误会孝恩的事情向她道歉,并更加信任起孝恩。 明知对锡宇表示如果所有的事情被揭露的话自己也不会再忍下去。

第87集

  锡宇知道了秀晶偷走设计部资料的事情,虽然愤怒,但没有当场抓秀晶。俊裴把明知叫出来, 告诉她自己要做生意,跟她要更多的钱,明知求他放了自己。

  锡宇告诉孝恩今后推出的设计产品不要再给别人看,只和自己商量,让她不要相信任何人,孝恩心情复杂地看着锡宇,但仍决定听从他的话。

第88集

  孝恩和锡宇一起回到家,赵女士对着两个人发火,锡宇表示自己不会和孝恩离婚,让赵女士今后也不要再随意对待孝恩。赵女士望着锡宇,不禁怔住。

  锡宇回到家后,明知每次面对他心里会感到难受。明知向孝恩求助,孝恩告诉她越想得到更多的东西就会越难过,劝她要学会放弃。明知告诉孝恩至少自己会赢孝恩,绝对不会被赶出家门。

第89集

  明知在准备俊裴护照的时候被锡彬发现,明知谎称自己也在跟踪俊裴,并给仁哲打电话,好不容易消除了锡彬的疑虑。

  锡彬问明知是不是把耳环扔进垃圾桶里,明知回答丢了一只,正在找另一只,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仿制品。锡彬对自己误会了明知而感到内疚,明知假装生气地跑了出去。

第90集

  泰庆对明知说如果不是她,泰柱和孝恩现在应该过得很幸福,并告诉赵女士要小心明知。明知不知所措地愣着,赵女士起身离开。

  泰庆找到孝恩,为过去的事情向她道歉。明知给正熙打电话,拜托她去仓库找东西。正熙高兴地走进仓库,明知叫美顺锁上仓库的门。

第91集

  孝恩听到正熙失踪的消息后大吃一惊,她和锡宇来到徐会长的家中,明知嘲笑孝恩,最后徐会长在地下室发现了正熙,他追问正熙是不是明知干的事情,但正熙坚持说是自己不小心。

  孝恩也问正熙是不是明知做的事情,愤怒地表示绝对不原谅她,正熙仍说是自己不小心,表示明知现在为俊裴的事情处境已经很艰难了,不要再为自己而和明知吵架。赵女士把泰庆的话说给尹社长听。

第92集

  秀晶不安地对明知说好像锡宇知道了自己偷了设计图的事情,明知给她出主意,让秀晶诱惑锡宇,后面的事情自己来安排。

  锡宇突然接到秀晶的电话后来到公司,明知告诉孝恩好像是秀晶打来的电话,假装提醒孝恩应该怀疑一下锡宇。秀晶按明知的话要诱惑锡宇。

第93集

  正熙精心准备食物让明知拿回去,但明知不听,徐会长对明知发火,明知表示自己只有一个妈妈。

  回到家后,明知知道了自己撕了锡庆的韩服的事情被发现,明知谎称是孝恩撕的衣服。等孝恩回到家后,明知向她求情,表示自己会和锡彬离婚,让孝恩替自己隐瞒这件事情。

第94集

  明知最终说出了自己因锡宇而撕了锡庆的衣服的事实,她跪在赵女士面前,流着泪请求原谅,但赵女士不相信她。这时明知突然捂着肚子晕倒过去。

  明知被查出有流产的迹象,孝恩在医院看护明知,明知疯狂地对孝恩说是她抢走了自己拥有的一切,全家人对明知的举动都大吃一惊,决定暂时不提她的过错。

第95集

  明知给正熙打电话说自己被俊裴胁迫,让正熙为自己准备钱。正熙慌忙给徐会长打电话,让他把原本答应要给自己的财产都转给她。

  奴利鞋业的公司网站上出现秀晶和锡宇有不正当关系的内容,孝恩对锡宇问起此事,锡宇表示自己只是把伤了腿的秀晶送回家而已。孝恩找到秀晶,告诉她不要乱传消息。

第96集

  徐会长要把子公司社长的位置留给锡彬,孝恩在收拾明知房间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设计图,大受打击的孝恩感到自己被明知所欺骗。

  锡彬仍怀疑明知,明知反过来表示要离婚,锡彬听后忍不住慌张起来。孝恩偶然听到秀晶和明知的通话,知道了与锡宇的绯闻都是秀晶自导的事实。

第97集

  孝恩质问明知秀晶的事情,明知表示因为锡宇知道了自己的秘密,为了守护自己的幸福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孝恩告诉明知总有一天她会后悔。

  锡宇正在转移奴利鞋业股份的消息传到了尹社长的耳朵,锡宇表示自己只是拜托大股东们不要卖股票而已,但在锡彬的计略之下,尹社长不相信锡宇,他令锡宇辞职或去国外工作。

第98集

  锡宇用力推开孝恩,之后被撞倒在仁哲的车上,看着生命陷入危机的锡宇,赵女士疯狂地对孝恩说一切都因为她,医生告诉家人由于锡宇撞伤了头部,有可能一直昏迷。

  尹社长认为锡宇是因为自己才出的事故,陷入自责当中。明知告诉孝恩如果还想继续对锡彬说出事实的话,有可能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情。

第99集

  明知慌张地从锡宇的医院出来,被躲藏在外面的俊裴拉走。俊裴指责明知的极端行为,但明知表示为了守住幸福,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

  锡彬来医院看望锡宇,孝恩拜托他阻止明知的恶行,并希望锡彬能帮自己洗脱贪污公款的罪名。锡彬冷酷地拒绝孝恩,俊裴自责是自己让锡宇受伤,他下定决心去见徐会长。

第100集

  俊裴去找徐会长,坦白了锡宇的事故是因为明知才发生的事情,之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表示如果徐会长不阻止明知的话,自己会出面说出一切事实,徐会长听到大受打击。

  一直对明知心存疑虑的锡彬继续跟踪调查,终于查出肇事司机和明知雇佣的人为同一人。徐会长从正熙那里确认了事实,之后把明知叫过来,让她和锡彬离婚。

第101集

  尹社长听到秀晶的告白后,把锡彬叫过来询问,锡彬吞吞吐吐地回答。徐会长与尹社长见面,表明了想把奴力鞋业的全部股份移到锡宇名下的想法。

  锡彬从仁哲那里知道了明知给他一大笔钱的事情,徐会长见俊裴握着明知的弱点来敲诈她,决定把明知送到国外。锡彬知道了俊裴找了过去的情妇的事情,开始确认资料。

第102集

  俊裴威胁明知如果不来见自己的话,就会给奴利鞋业打电话抖露所有事实。锡彬通过仁哲确认了明知就是俊裴的过去情妇的事实,对自己一直被蒙骗感到愤怒。

  明知来到关着俊裴的别墅,锡彬跟踪明知来到别墅,听到了俊裴和明知的对话,知道了所有的秘密。孝恩发现自己怀孕。

第103集

  明知走后锡宇恢复了意识,家人听到消息后赶到医院。锡彬故意叫明知一起去医院,明知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慌张。

  锡彬听到徐会长也一直知道明知事情后,决定一并搞垮徐会长、明知、俊裴和韩江鞋业。俊裴谎称肚子痛,趁着去医院的机会逃跑。

第104集

  锡彬来医院看望锡宇,锡宇告诉他感觉有人一直在有计划地整垮孝恩,问他有没有什么证据。锡彬谎称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自己还没有搞清楚情况,暗自却下决心把一切恢复原来的样子。

  孝恩听到锡宇与明知的谈话,对明知感到十分失望。明知跑到徐会长那里,求他帮自己。

第105集

  锡宇对锡彬说出明知就是俊裴的情妇的事情,锡彬告诉他自己已经知道此事, 并表示这是夫妻间的问题,让锡宇不要告诉别人,锡宇疑惑地看着锡彬, 内心为弟弟难过。

  徐会长把新的品牌项目交给锡彬负责,并希望锡彬能原谅明知的过失,但锡彬冷冷地拒绝,表示自己抓住了明知的一切。

第106集

  明知生气地打锡彬的耳光,正巧被推门而进的赵女士看到这一幕。明知大声地对赵女士说虽然自己打人是不对,但赵女士不能只护着儿子,赵女士吃惊得张大了嘴。

  在厨房切水果的赵女士让明知给怀孕的孝恩送去水果。明知来到锡宇的病房,锡宇问她是不是为了遮住与俊裴的过去而编造了交通事故,明知慌张地跑出病房。

第107集

  锡彬和俊裴撞见,锡彬把俊裴拉出外面,孝恩慌忙给明知打电话。俊裴被锡彬狠狠地打了一顿,被送往急救室,之后俊裴从医院逃跑,来到了奴利鞋业。

  俊裴把自己和明知的过去告诉了尹社长,尹社长听后大受打击。尹社长问锡彬什么时候和明知离婚,锡彬表示现在明知还有利用价值,暂时不会和她分手。

第108集

  尹社长回到家后让赵女士立刻把明知赶出家,锡宇劝尹社长这是锡彬来解决的问题,但尹社长对赵女士说出了明知和俊裴的事情。

  赵女士听后受不了打击而晕了过去,孝恩求尹社长再给明知一次机会,但尹社长断然拒绝。正熙突然晕倒,醒来后开始举止奇怪。

第109集

  锡彬偷偷把公司资金挪到别的帐户,锡宇和孝恩全力准备新款产品的推广,和韩江鞋业开始了正面的较量。赵女士把家中明知的东西全部扔掉外面,之后把明知赶出了家门。

  被赶出的明知陷入了绝望,但感觉到孩子的存在,决心活下去。锡彬听到明知被赶走的事情,表示自己和明知的事情两个人会去解决,发誓自己一定会睁大眼睛看明知痛苦的样子。

第110集

  锡彬在明知面前撕掉了她拿过来的离婚书,明知告诉他与其在锡彬身边像罪人一样生活一辈子,还不如选择去当自由的离婚女人,让锡彬好好想一想哪个会失去更多。

  明知找到徐会长,求他帮自己离婚,并让他剥夺锡彬在公司里的所有经营权和财产权。正熙的生日那天,在外面等明知的正熙突然感到眩晕,开始表现出痴呆的症状。

第111集

  锡彬从精神昏迷的正熙那里知道了明知是她的亲生女儿的事情,不禁感到愤怒。尹社长和赵女士让锡彬抓紧与明知离婚,但锡彬拒绝。

  锡宇警告锡彬如果是为了自己的成功而要隐藏明知的过去的话,自己和尹社长不论用什么方法都会去阻止。锡彬为家人的误会而感到痛苦,但为了复仇决定忍下。

第112集

  正熙因接连不断的打击,被诊断出痴呆症状急速恶化。孝恩决定向明知说出事实,希望能改变明知对正熙的态度,锡宇也表示同感。

  徐会长接到报告,说明知设计的皮鞋前景不乐观,锡彬和明治安慰徐会长不要担心。孝恩和锡宇则接到了孝恩设计的新商品市场反应非常好的的消息后兴奋不已。

第113集

  徐会长对明知说出了真相,明知疯狂地摇头否认。她想起之前正熙为自己做的事情和孝恩说过的话,心情复杂地跑出家。明知给孝恩打电话,问孝恩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

第114集

  受到打击的明知跑了出去,正熙晕倒过去,醒来后正熙不安地表示一定要找回明知,徐会长四处寻找明知。明知来到权女士安葬的灵堂,把以前和权女士分开拿着的项链留在了那里。

  明知四处彷徨,正熙夜里偷偷从家里出来,开始寻找明知。

第115集

  明知决定再也不回家,她上了高速大巴。俊裴说出锡宇的交通事故是明知做的事情,家人再次受到打击。

  明知来到外地朋友家里,被告知朋友去了国外。正熙对徐会长说为了让明知回来,让他放弃自己。

第116集

  生活陷入困境的明知给孝恩打电话,电话接通后说不出一句话的明知挂断了电话。孝恩看着电话号码,发现是之前常去旅行的地方,于是把写有地址的纸条递给锡彬。

  奴利鞋业在鞋业行业的销售量排在了第一位,尹社长和锡宇决定从汉江鞋业独立出来。锡彬在汉江鞋业的社长就职仪式正在举行,之后锡彬去乡下找明知。

第117集

  明知早产生下了孩子,锡彬找到明知住的地方,但没有找到她,独自回到了首尔。明知醒后知道了孩子因早产而危机的事情。

  回到家的锡彬知道了明知的东西都被搬出去的事情,全家人劝锡彬和明知离婚,但锡彬生气地表示不要管自己的事情。明知因付不起住院费面临困难。

第118集

  明知的孩子生命危急,需要做手术,最后虽然脱离了危险,但由于有后遗症,医生劝她去大医院治疗。汉江鞋业在锡彬的计策下陷入危机,反面奴利鞋业成功签署了出口中国的合同。

  正熙留下一封信后失踪,孝恩和锡宇想给正熙找疗养院,但徐会长表示自己照顾正熙。

第119集

  孝恩接到明知生了孩子的消息后,立刻去看望明知。明知难过地告诉孝恩孩子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走路,之后伤心过度的明知晕倒过去。

  锡宇告诉锡彬明知早产的消息,锡彬听后惊呆住。锡彬来到明知的病房,冷冷地对明知说孩子的父亲不一定是自己。孝恩劝锡彬去看孩子,但锡彬转身离开。

第120集

  明知听到锡彬要做亲子鉴定的话后大受打击,孝恩安慰她,明知告诉孝恩锡彬没有资格当孩子的爸爸,并决定断绝与锡彬的关系。

  徐会长听到股市上传着汉江鞋业要倒闭的消息,锡彬到处传播破产消息,开始进行中断汉江鞋业的资金途径的行动。明知听到消息后认为是有计划的阴谋,表示要立刻上班。

第121集

  明知的孩子被检查出不是锡彬的孩子,锡彬拿着检查结果陷入绝望。徐会长开始怀疑锡彬,锡彬把检查结果给明知看,明知表示不管用什么方法也会和锡彬离婚。

  徐会长打听出正熙在一家疗养院的事情,孝恩听到消息后和徐会长一起去找正熙。明知去找尹社长,说出孩子不是锡彬的事情,拜托他帮助自己和锡彬离婚。

第122集

  明知从道厅的人那里知道了锡彬正在推进的项目,她质问锡彬,锡彬笑着说现在为时已晚。明知告诉锡彬汉江鞋业不会坐以待毙,自己会和锡彬走到底。

  尹社长劝锡宇当社长,赵女士听到后告诉了锡彬,表示既然锡彬不能呆在汉江鞋业,不如趁早回到奴利鞋业。

第123集

  锡彬把离婚书递给明知,告诉她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明知把这个事情告诉徐会长,并讨论阻止破产的对策,但发现已经没有什么方法。

  汉江鞋业陷入破产危机,锡彬向明知提议把工厂卖给自己。孝恩找到办完离婚手续的明知,表示想以姐姐的身份重新开始,但明知告诉她太晚了。

第124集

  工厂发生火灾,锡彬绝望地站在变成一堆灰的工厂门前。明知接到消息后,认为火灾对汉江鞋业同样是致命伤,于是去找锡彬找对策。

  锡彬看着来找自己的明知,愤怒地质问是不是明知派人烧的工厂,明知气得说不出话来。

第125集

  锡彬告诉尹社长为了重新打造品牌,需要奴利鞋业做贷款担保,但遭到尹社长的拒绝。最终汉江鞋业倒闭,徐会长开始做破产的法律手续。

  尹社长告诉锡宇股东大会通过了任命锡宇当社长的决定,锡宇表示锡彬比自己更适合,但尹社长表示一定要让他当。明知的孩子病情危急,明知情急之下给锡彬打了电话。

第126集

  孝恩告诉锡宇眼前家里的情况并不太好,阻止锡宇当社长,锡宇表示并不能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锡彬确认了星星是自己的孩子的事情,他问明知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明知告诉说自从锡彬怀疑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就下定决心独自抚养孩子,明知冷冷地表示今后自己会抚养好星星,让锡彬不要再管。锡彬表示知道事实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是星星的保护人,明知反驳说孩子的养育全在自己这边,如果锡彬仍然这么固执的话,自己会带着孩子永远离开他……

第127集

  锡彬瞒着明知偷偷把星星移到别的医院,明知求着锡彬说自己什么也不需要,只要把孩子还给自己,但锡彬斩钉截铁地表示不能把孩子送给没有良知也没有能力的明知。

  因明知和星星的事情伤心的锡彬独自喝起酒来,锡宇劝他不要做出不负责任的行为,两个人说着动起手来。打累的两个人倒在地上想起了小时候,并流下和解的眼泪。

第128集

  深夜锡彬来到汉江鞋业的空办公室,想着自己曾经梦想着的成功,锡彬陷入了悔恨当中。明知与锡宇相遇,她求锡宇告诉自己星星的下落,锡宇劝明知再等一等。

  明知让锡彬把星星交出来,但锡彬表示明知没有资格当星星的妈妈,之后径自离开。明知让崔司机跟踪锡彬。尹社长对赵女士说把锡庆的房间空出来...

第129集

  仁哲被警察抓住,随后明知也被叫到警察局。明知否认自己的嫌疑,但由于证据确凿,她被抓进拘留所。锡彬来到警察局,冷冷地表示要按照法律去处理明知。

  以被害者的身份来到警察局的锡宇和孝恩表示不希望明知受罚, 但警察方面表示由于罪行严重,不管用什么方法都避免步了处罚。被保释的明知去找锡彬,继续打听星星的行踪,锡彬告诉她把星星送去了国外。

第130集

  在孝恩和锡宇的帮助下,明知从警察局放了出来,回到家中的明知独自流下了绝望的眼泪。成为奴利鞋业社长的锡宇任命孝恩为设计组组长。开始犹豫的孝恩明白锡宇的意思后同意接受任命。

  锡彬向家人宣布要另行开展事业,锡宇提议把服装品牌项目交给锡彬,但锡彬表示奴利鞋业再也没有吸引自己的东西。尹社长看着锡彬的态度,表示要找别的专家来进行……

第131集

  锡彬抱着晕倒的明知跑去医院,孝恩听到消息后来看望明知。徐会长告诉锡彬自己已经没有可被他抢走的东西,求锡彬不要再折磨明知,锡彬听后开始对自己的做法感到矛盾。

  锡彬竞标得到徐会长的房子的事情被人发现,尹社长生气地责骂锡彬到现在他仍没有放弃复仇的事情。明知清醒后逐渐开始理解起正熙的心情。锡彬拿着徐会长家的房契与明知见面。

第132集

  明知跟随锡彬来到星星的住处,她抱着星星大哭,锡彬在一旁看着也感到心酸。孝恩对锡宇提议让明知担任汉江鞋业设计组组长,但锡宇表示明知一定会拒绝。

  孝恩给锡彬打电话,告诉他锡宇接手汉江鞋业后遇到很多困难,请求锡彬回来帮助锡宇。锡彬以是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为由拒绝,但内心仍担心锡宇。最后锡彬决定和尹社长和解,以此来帮助锡宇。

第133集

  严重受伤的正熙被送进手术室,孝恩和明知焦虑地在外面等着。听到消息跑来的锡彬安慰难过的明知。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告诉说正熙没有救活的可能性,让家人进去见最后一面。

  清醒后的正熙对孝恩和明知说自己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她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候,伤心欲绝的明知告诉正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让她一定要重新站起来,正熙张嘴要对明知说什么…

第134集

  正熙终于撒手离去,明知和孝恩以及周围的人都陷入了悲伤之中,徐会长转达正熙的遗言,说正熙要把角膜捐赠给星星。明知表示不想再让她疼痛,但孝恩劝明知满足正熙的最后心愿。

  锡彬听到正熙的遗言后来到参加葬礼,锡宇劝锡彬原谅明知。明知对之前给孝恩带来的伤痛道歉,并一一说起自己的过错。

第135集

  锡彬决定取消离婚,并把离婚文件撕掉。锡宇向尹社长提议把品牌项目交给锡彬,把汉江鞋业的设计部部长一职交给明知,赵女士听后生气地表示绝对不可以,尹社长和锡宇因赵女士犹豫着下不了决定。孝恩去说服明知,但遭到她的拒绝。而锡彬面对锡宇的提议,提议把自己调去中国分公司。

第136集

  明知回忆起与锡彬在一起的时光,难过地独自喝起了酒。喝醉的明知来到锡彬的公寓,向他表白了自己真正爱的人就是锡彬,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候。

  赵女士听到锡彬撕掉离婚书的消息,生气地来找锡彬质问。喝醉的明知在锡彬的房间睡着,醒来后告诉锡彬如果是因为自己才决定去国外的话,离开的人应该是自己。

第137集

  锡彬去找徐会长,求他原谅自己的过错。徐会长安慰他说希望时间能愈合锡彬的伤口。锡彬望着徐会长的背影,内心充满了自责和后悔。

  明知来找锡宇,拜托他好好管理汉江鞋业。锡宇请明知来当设计部组长,但明知仍然拒绝。 明知听到锡彬被派去国外的消息,深思后跑去锡彬的公寓。

第138集

  三年后,锡彬要从中国回来,锡宇决定任命锡彬做社长。赵女士想让锡彬回来后立刻再婚,但锡宇和尹社长劝她让锡彬自己做决定。

  锡彬回到韩国见到了家人,星星坐在轮椅上看着他叫出了爸爸。锡彬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拥抱起星星,全家人在一旁感动地看着这一幕。明知拿着自己设计的两双皮鞋来拜祭权女士和正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