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里有一个女人,她善良、纯朴、平凡。 突然有一天,她面临着放弃人生的命运。

  当人要放弃自己的人生的时候,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变成彻底的纯粹,要不就是比现在更加顽强地生活下去的意志。绝对完美的纯粹是没有了任何意图和算计,失去了所有欲望的状况,但是想活下去的一直却被目的和计算包围着。

  也许人生的意志力本身是单纯的,但是在被社会规范支配的伦理的世界里,欲望可以用善与恶、正当与不当等等尺子来判断和评价。之后会分为善人、坏人、好人。

  那么,这里的女主人公观众们会用什么样的尺子去衡量和评判呢?

  韩剧《那女人很可怕》主要人物介绍:

  有善饰崔永琳

  外表美丽、开朗、淳朴,其实内心深处隐藏着火山,是善与恶共存的人物。

  梦想着平凡的幸福,但因爱人的变心而经历了痛苦和绝望,并变成了复仇女神。

  97年25岁之前,她是善良、美丽的幼儿园老师,之后经历着悲惨坎坷的命运,最终紧紧握住了胜利的旗帜。

  金有锡饰白正振

  恩爱的表哥,也是恩爱丈夫河庆彪的竞争对手。有能力、有着男人的气质,但利欲心很重。认为河庆彪的出现削弱了大伯白会长对自己的期待和关注。加上白会长和崔英琳的关系越来越近,更加另他不安。

  崔贞允饰白恩爱

  新城企业白东柱社长的独生女儿,也是将来唯一的继承人,大学毕业后进父亲的公司。

  虽然从小失去了母亲,但是在叔母的照顾下健康地成长。性格善良,与世无争。与堂哥白正振也像亲兄妹一般。进入公司后与河庆彪相识并陷入爱情,她并不知道庆彪有女人的事实,与他举行了婚礼。

  姜成民饰河庆彪

  英俊、聪明,也许是因为不幸的童年阴影,身上有股忧郁的气息。父亲因病去世后,母亲离家出走,和奶奶一起在姑姑家长大。靠自己的能力读完大学,孤独伤心的青春年代,因英琳的缘故有了很多的安慰。内心深处强烈地期望有朝一日自己高高在上,因此当遇到了公司老板的女儿白恩爱后,毫不迟疑地抛弃了英琳。

分集剧情:
第1集

  英琳边开着车边和母亲愉快地聊起了天,不知不觉地车到路中央,这时对面有辆货车闯过来,英琳努力转动方向盘。车掉进旁边的山坡,砰地一声车爆炸了。

  时间追随到97年,英琳对着来找自己的承美说自己在忙着幼儿园小朋友们的秋游事情,承美问她是不是一个月没有见到河庆彪了,英琳说庆彪刚刚升职调到企划室,工作很忙。

第2集

  英琳高兴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庆彪的声音,但庆彪淡淡地说自己很忙。英琳说担心白天打电话防碍工作,所以现在才打给他电话,并告诉庆彪下星期会和妈妈一起去见庆彪。庆彪听后表情僵住,慌忙阻止英琳过来。英琳说有话要对庆彪说,但庆彪说自己要去国外出差,叫英琳不要为自己特意来一趟,说完挂断电话。

第3集

  电话铃突然响起,庆彪和恩爱同时看着电话机。庆彪以为是英琳打的电话,犹豫一会接起电话,听到白会长的声音,庆彪暗自吐口气。按白会长的指示,庆彪来到了餐厅,在那里白会长看着庆彪流汗,关切地让他回家休息。庆彪被白会长的关照大受感动,并回忆起自己的父亲。英琳对母亲说一定会和庆彪在一起,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第4集

  承美见英琳的车没跟上来,开始不耐烦,根锡对承美发火,说英琳会跟过来。承美在休息站停下车,突然她注视起英琳的车发生事故的地方。从周围的人的话中承美才知道英琳的车被翻到山沟,承美忍不住大哭。英琳被送往医院,承美从医生那里听到英琳流产的消息,忍不住大吃一惊。

第5集

  庆彪在病床旁边默默地注视着英琳,护士告诉他英琳怀孕3个月的事情。庆彪说自己不是患者的家人,只是认识的人而已,并意味深长地说老天在帮助自己。

  承美问根锡与庆彪联系上了没有,两个人哦又开始拌起嘴来。这时庆彪的从他们身边开过,车里的庆彪看着两个人,自言自语地说自己和英琳走着不同的路,让她要好好地活下去,说 完流下眼泪。

  正振对金女士说白会长给庆彪买了比自己的车还贵的车,感觉到早晚会有身份上的变化。

第6集

  电视和报纸上纷纷公开报道经济下滑,银行倒闭的消息,白会长对正振说目前国家面临着重大危机。正振建议只能接受救济金融支援。

  庆彪在公寓收拾行李,这时恩爱带着搬家公司的人来找他。庆彪按恩爱的要求把行李交给搬家工人,之后拿着重要的文件和恩爱一起出门。

  永琳解开绷带,发现了自己脸上的伤疤。

第7集

  永琳给庆彪打电话,但是那头传来没有这个号码,永琳不禁叹口气。在一旁的承美和根锡同时吃惊,永琳看着外面苦笑着。

  正振从仁燮那里拿到关于庆彪的文件,他问仁燮庆彪之前有没有交往的女朋友。

  恩爱为庆彪带来亲手做的食物,庆彪微笑着告诉她想和恩爱成为更进一步的关系。

第8集

  承美告诉永琳庆彪并不是去美国出差,永琳让承琳不要再查下去,自己会看着办的。白会长听到正振殴打女职员的投诉,把正振叫过来。对此,正振详细解释了和女职员之间的事情,金室长在一旁也附和着正振。庆彪从恩爱那里听到此事,判断可能是正振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第9集

  根锡问永琳看没看到刚刚过去的车里的司机,永琳说只看到侧面。永琳找到在房产中介工作的根锡的表哥,找到一处与很多人同住的房子。

  庆彪到处奔波,为一个村庄的再开发展开调查。恩爱问白会长在子公司的位置是不是全部都定下来了,并试探性地说起正振的事情,白会长说正振还挑不了大梁,拿他和庆彪做比较。

第10集

  永琳和承美说着庆彪,两个人吵了起来,永琳终于爆发,让承美不要再继续下去。在一旁的根锡让承美不要再永琳面前说庆彪,承美说庆彪肯定是背叛了永琳,至少要从庆彪那里拿到赔偿金。

  永琳在家附近的公园里看着孩子们踢球,并帮他们捡球,但是孩子们惊恐地逃跑。恩爱问庆彪车辆碰撞事故,庆彪说不知道。

第11集

  庆彪开车走近永琳,永琳呆呆地站着,突然挡在庆彪的前面。庆彪冷冷地让永琳今后不要再叫自己的名字,自己很久以前就已经忘了她,永琳听后泪流满面。庆彪告诉永琳以后不要在自己面前出现,之后狠下心开车离开,不料与对面的车碰撞。

第12集

  白会长结束高管会议之后,对正振表示辛苦,另他感动不已。

  恩爱下班的时候问庆彪还记不记得和自己打赌的事情,庆彪泰然地笑着说自己的猜测肯定对。永琳在梦中看到之前和庆彪在一起的时光,醒来后忍不住叹气。

第13集

  房东大妈来找永琳,对她的毁容表示可惜,并说自己给永琳介绍有钱的老头,永琳听后不知说什么好。

  永琳找到整形医院咨询,听到这里不能做这么大的手术后,绝望地走出来。正走进医院的俊哲从护士拿里听到关于永琳的事情后,立刻拿起电话问起永琳的情况。

第14集

  正和全家人吃饭的时候,正振文恩爱去哪里度蜜月,白会长说年底太忙,自己打算取消恩爱的蜜月旅行。恩爱笑着对白会长说这样的话给自己两倍的夏天假期。

  郑女士突然来找永琳,永琳以为妈妈在外面欠债,或者是给自己来介绍有钱的老头。不料,郑女士表示自己的女儿一直不孕,问永琳能不能借身体,永琳再次感到绝望。

第15集

  庆彪下班后和恩爱和金女士见面,忙着准备结婚用品。

  承美回到家后发现永琳的大旅行包不见,她大吃一惊。承美看着永琳留下的信,想着永琳偷偷嫁给有钱的老头,开始哭丧着脸。

第16集

  郑女士在自己的家里准备迎接永琳,泰植和知淑对把永琳叫到家里的郑女士感到不满。

  白会长对恩爱说男人越有能力越没有时间见女人,让她做好准备和庆彪结婚。

第17集

  根锡对承美说不知道永琳什么时候回来,也不能这么等着,叫承美把永琳的房租保证金拿出来在公园旁的小区里找一下房子。永琳断绝一切和外界的联系,生活在郑女士的家中。

  承美对根锡说刚才来过一个记者,说永琳在法国巴黎和一个男人生活着。

第18集

  根锡表示那个男人连电话都没打就直接来找他们的行为很可疑。承美回忆起那个记者看到经过房产中介公司的正振,说他是新城集团的继承人的话。

  永琳想着庆彪,自言自语地说“你幸福吗?我现在很不幸, 我也会脱胎换骨的,我也不再是过去的永琳了,一定要等到我们再会的那天。”。时光流逝,根锡和承美举行着传统的婚礼。

第19集

  永琳看着肚里的孩子,自言自语地说是让自己重生的天使,并流着泪说自己想念妈妈,也想念承美。

  承美也对根锡说想念永琳,不知她过的怎么样。根锡在一旁安慰承美,承美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情,令根锡惊喜不已。

  正振叫庆彪一起去开发村庄,庆彪表示如果只是简单的答谢的话,让他自己去。

第20集

  永琳生了儿子,泰植高兴地抱着孩子。精疲力尽的永琳文郑女士孩子的情况,但郑女士告诉她就当做了一场梦,忘记一切,永琳听后流下眼泪。

  知淑来到分娩室,郑女士告诉说生了儿子,并让她趁永琳出院前赶快离开。 回到家后永琳呆呆地望着窗外,独自说如果之前的一切是做梦的话,希望能赶快醒过来。

第21集

  回到首尔的永琳坐在车里感慨万千,并自言自语地说现在开始她的人生会不同。庆彪对正振表示祝贺,但是转过身后立刻淡淡地说正振高兴得太早了。恩爱和白会长说一定要对自己去医院的事情保守秘密。而承美抱着孩子陷入幸福之中。

第22集

  在新城集团的大厅,永琳把一花篮送给正振,表示幸福房产中介祝贺他的升职。永琳告诉正振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见面,正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庆彪看到这一幕后惊愕不已,慌忙从楼梯上了办公室。永琳从新城集团的楼出来后遇到俊哲,俊哲告诉她有没有在新城集团里认识人,如果有什么事情自己可以帮永琳打听,永琳呆呆地望着俊哲。

第23集

  在承美家附近的公园里,永琳发现了一直等自己的庆彪。永琳装出不认识庆彪,庆彪祝贺永琳重新找回美丽。永琳失笑着谢谢庆彪,表示非常感谢他,但是庆彪对自己来说像戴了一幅面具。对此庆彪表示自己和永琳要走的路不同,希望她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周围,永琳告诉庆彪自己会走近庆彪和新城集团。正振向白会长问起赵熙子的女人是谁。

第24集

  庆彪看着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永琳的脸大吃一惊。承美见永琳并不是和庆彪见面,而是和正振来往的话后,拍手表示现在才明白永琳说的要一点一点地折磨庆彪的话的意思。 恩爱高兴地对永琳说起第一次和庆彪见面的情景,回家的路上,恩爱看着和平时不同的庆彪,内心不禁诧异。

第25集

  白会长向永琳表示自己就是这个集团的会长,永琳也自信地介绍自己。她给白会长介绍和自己同行的詹尼弗,并跟随他走进会长办公室。白会长给恩爱打电话,问对詹尼弗了不了解,并说是正振邀请的客人。正巧庆彪走进会长办公室,发现了永琳后不禁呆住。

第26集

  正振从恩爱那里听到给詹尼弗翻译的人就是永琳的话,不禁大吃一惊,心想肯定是对自己有恶意的人搞的玩笑。恩爱向庆彪问起给詹尼弗打打电话的人是不是他,庆彪告诉恩爱即使别人说自己是杀人犯,最起码恩爱要相信自己。恩爱对庆彪表示歉意,说自己夹在正振和庆彪中间也很难过。庆彪露出阴森的笑容,他开始怀疑是永琳联系的詹尼弗。

第27集

  永琳告诉承美接到过恩爱的电话,承美问恩爱打来电话的理由, 开始埋怨永琳连自尊心都没有。永琳听后内心失落,承美告诉她如果想报仇就要做得彻底,要不然就放弃。永琳说自己的目的不是单纯的复仇。恩爱对金女士说正振此次去国外出差,彻底和詹尼弗分手。

第28集

  吃完饭后永琳和俊哲去承美家玩,听到承美问他们是不是要结婚,两个人哑然失笑。永琳说明天开始要上班,承美听后对俊哲说要负责永林的上下班。承美在去办公室的路上发现了黑色的밴, 而俊哲也说起自己曾在永琳的公寓和 房地产办公室见过这个밴。 在白会长的家里,庆彪自言自语地说着这里是自己的城堡,如果谁来打破这个梦想和幸福的话,会毫不犹豫地去粉碎他。

第29集

  在新城集团里,永林给承美打电话,问起俊哲的情况。承美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俊哲替永琳被人拉走,醒来后被发现丢了钱包和手机。恩爱问白会长要不要叫来永琳问,但白会长表示先预约,并提出庆彪也一起去。正振从秘书那里听到永琳问起他的日程,感到诧异。

第30集

  庆彪看着电脑里的文件,对永琳去美国的理由和在美国的事情,还有曾在脸上留下的伤疤等疑问一个个打开。之后庆彪自言自语地说着为什么一定选择在新城集团里。

  白会长看着新入职职员的资料,知道了在幼儿房里工作的崔永琳申请的事情。秘书说永琳的年龄不符合条件,对此白会长表示在新城集团里没有男女差别,下令通过。白会长把此事告诉了恩爱,恩爱也同意不能对已婚或有孩子的女职员有偏见,要以能力分胜负, 坚决拥护起永琳。

第31集

  恩爱看着送到自己前面的资料,呆呆地愣着,知道了正振也有和自己一样的文件,更加令她吃惊。正振告诉恩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只有庆彪,恩爱表情严肃地告诉他不咬胡思乱想。正振对恩爱露出意味深长地微笑,并说起永琳应试了正式职员的考试,对永琳应征秘书职位表示诧异,恩爱对此也感到奇怪。两个人把这一事情汇报给白会长,白会长接到永琳是大荣建设派来的间谍的消息,下令秘密监视永琳。庆彪开着车想象着公司即将要混乱的场面,嘴角露出了微笑。

第32集

  永琳看到自己在新城集团新进员工第一次应征考试中合格的事情后,高兴地跳了起来,这时白会长把她叫到了会长室。白会长恭喜永琳第一次考试通过,并问她为什么会参加考试,永琳回答说为了自己的发展,才鼓足勇气去参加考试,还表示如果自己能成为秘书的话,一定会做好业务。白会长假装受到感动的样子,之后立刻对来找自己的庆彪说永琳确实是大荣集团派来的商业间谍,庆彪提出让永琳在第二次考试中唰下来。正振在幸福 房地产中介里向承美和根锡问起永琳的情况。

第33集

  庆彪从白会长那里听到永琳在学中东国家的语言的话后,说更加确定永琳和大荣集团有着关联。恩爱问白会长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白会长说正振见到承美和根锡,从两个人那里听到此事。永琳独自在公司的员工餐厅里吃饭,这时正振走到身边坐了下来。永琳从正振那里听到庆彪是面试官的话后,不禁大吃一惊。考试那天,永琳从荣地回答着庆彪的提问。

第34集

  白会长令人把永琳叫过来,庆彪不知白会长是想问和大荣集团的关系还是想非公开地让永琳通过秘书考试而惶惶不安。庆彪在电梯里发现永琳,他叫永琳的名字,永琳冷冷地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不是什么都可以叫的。白会长问永琳入职考试没有通过是不是很难过,随即说代替杨小姐来做秘书工作怎么样,永琳思索一下后说别人会反对的担忧。对此,白会长表示自己看过永琳面试的带子,没有通过考试实在很可惜。

第35集

  永琳坐在秘书室里,对庆彪知道在美国的事情感到诧异,内心担心有人在跟踪自己。永琳来到会长室,感兴趣地听着白会长,庆彪,正振谈论的话题。庆彪故意对恩爱说起正振调查永琳的背景,并把相关资料给了白会长的事情。白会长在车里看着资料,却发现里面都是些写着爱国内容的资料,白会长生气地给正振打电话,警告他以后不要再提起永琳的事情。

第36集

  2000年秋天,白会长问正振永琳是不是拜托他派自己去海外出差的事情,正振说恩爱和庆彪每天粘在一起,自己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白会长告诉他派永琳去国外出差还太早。正振表示相信自己调查出来的信息,永琳绝对不是商业间谍。白会长说自己也派金室长了解过永琳,结果没有什么问题。白会长对庆彪说要把永琳转为正式职员,庆彪听后大吃一惊。成为正式职员而兴奋的永琳在回家的路上被两名陌生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第37集

  早晨,白会长和永琳一起出现在白会长家门前,司机带着两个人出发。这一事情传到正在海外出差的恩爱和庆彪以及正振的耳朵里,正振给金女士打电话问事情的来龙去脉。金女士告诉他永琳刚进公司的时候差点被劫持的事情和前一天在公寓里手脚被绑的事情,并说这一切都是白会长想照顾永琳所做出的事情。正振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恩爱和庆彪,不同于恩爱关切的态度,庆彪则冷冷地在一旁听着。

第38集

  恩爱让永琳离开自己的家,永琳告诉她自己是会长的客人,如果会长让自己离开,自己才会走出去。恩爱告诉永琳她知道永琳的目的,只是想给她机会才装作不知道而已,永琳听后失笑起来,反问恩爱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恩爱说出永琳做了整容手术的事情以及和大荣集团杨会长之间的关系,警告她不要再做间谍。

第39集

  白会长告诉永琳在自己同意之前掐断对外电话,也不要进屋打扰,永琳坦然地接受。庆彪认为谁送来永琳的照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照片里的真相。庆彪仍然认定永琳是间谍,正振则反驳说不是。白会长让永琳和每天开车接送的朋友一起跟自己走一趟。

第40集

  俊哲对白会长说如果他答应保护永琳的话,自己说出关于永琳的全部真相,并表示自己虽然不知道永琳是谁,但是她确实正在受着敌对势力的威胁,白会长听后答应了他的请求。庆彪见不论怎么陷害永琳,每次结果都适得其反后,不禁感到慌张起来。白会长把永琳叫到 别墅,庆彪对两个人在别墅里的谈话内容充满好奇。

第41集

  恩爱看到永琳和白会长在一起,心情不快地跑出去,永琳假装担心。白会长派人叫恩爱,恩爱赌气地让人说自己不在,之后生气地走出办公室。恩爱和庆彪一起吃晚餐,她说出自己撞见的情景,问庆彪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庆彪也对白会长的行为感到奇怪。

第42集

  永琳一见到俊哲就斥责他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大哭一场后,永琳向俊哲问起孩子的情况,并一一回答了俊哲的问题。俊哲把以永琳的名字寄到自己姨父的传真拿给永琳,传真上写着永琳面试的时候说过的沙漠里的滑雪场的内容,永琳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第43集

  永琳接到一个快递,正当她诧异的时候,看到庆彪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前,不禁大吃一惊。庆彪走进永琳的公寓,永琳警告他如果不马上出去,自己立刻给恩爱打电话。见庆彪不顾一切地说起自己的事情,永琳拿起手机。

第44集

  恩爱在和庆彪通话的时候,中间突然被断,不由慌张起来。随即接到一陌生人的电话,告诉恩爱庆彪现在在一个工地垃圾堆里。白会长知道此事后,令人不要声张,并暗自出发到现场。恩爱和正振到达工地后,发现了在汽车里晕过去的庆彪,慌忙把他送去医院。永琳在自己的公寓里告诉俊哲,是自己这边派过的人打伤了庆彪。。

第45集

  正振来到庆彪的病房,他给永琳打电话说自己和恩爱,白会长都知道永琳和庆彪的关系,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而已。正振接着说如果想活得久一点,就要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庆彪听后怒视着正振,正振把近期公司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并问庆彪是不是他的所为。随即庆彪说起在澳洲的赵永民,正振一听脸色大变。永琳接到白会长的电话,让她立刻赶来。

第46集

  永琳在电话里告诉俊哲庆彪被查出在绑架的时候,被强行注射过镇定剂的结果,俊哲说绑架庆彪的人都是接受过训练的保镖,只是想得到再也不为难永琳的保证书而已,事情好像有些奇怪。正振酸楚地对金女士说原本以为会有父亲的股份,没想到结果会这样。金女士告诉他不要为钱做狠事.

第47集

  白会长来到永琳的家中,对身边的金秘书说可以早点下班,见金秘书仍坚持要相陪,暗自感到无奈。逗留在别墅里的恩爱和庆彪听到白会长要来的话后大吃一惊,两个人都对陪白会长过来的人感到好奇。庆彪回想正振说过的话,内心奇怪正振为什么只对自己说出那种话,而不告诉恩爱。庆彪自言自语地说让自己成为背叛者的人是崔永琳,自己现在只爱着恩爱。

第48集

  2001年冬天,永琳对来找自己的恩爱说自己现在很忙,让她说出重点。恩爱嘲笑地让永琳在白会长的身边谋一个职位,永琳回敬说自己正有此意。恩爱愤怒的把桌子上的文件扔向永琳。正巧走出会长室的白会长看到这一幕,对恩爱说永琳是自己的朋友,恩爱愤怒地表示要离开公司。

第49集

  庆彪告诉永琳恩爱怀孕的事情,拜托她离开公司。永琳听后失笑起来,庆彪表示如果恩爱出意外,谁也不能活下来。永琳告诉庆彪想让自己离开,先争取白会长的同意,之后冷冷地说自己的孩子只活了三个月就被夭折。庆彪说虽然自己对永琳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不能把责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永琳愤怒地怒视他。

第50集

  庆彪担心永琳诱惑白会长,以此来报复自己。恩爱和正振跟随白会长去地方出差,两个人和白会长谈起永琳。永琳和白会长一起散步在海边,两个人来到海边的海鲜店,边喝酒边开心地聊天。白会长说起运动,永琳表示想和他一起走一走,令白会长心情愉悦。庆彪劝恩爱不要再想永琳的父亲的事情,让她只考虑两个人的孩子。

第51集

  在庆彪办公室里,永琳疑惑地看着庆彪,恩爱,承美三个人。承美嘲笑庆彪只顾着自己的妻子,永琳要拉着承美到外面,这时承美突然说自己以前跟踪过庆彪,庆彪呆住,随即表示现在恩爱怀孕,要和承美单独谈。永琳把承美带出去,告诉她自己和白会长约定不说出和庆彪的关系,白会长也答应让自己永久留在这个公司工作。

第52集

  恩爱找到承美的家,问起和庆彪之间的事情。承美告诉她庆彪刚来电话,让承美把和自己的关系告诉恩爱,又说永琳很重视和白会长之间的约定。承美对恩爱说起了永琳的交通事故和流产,还说永琳曾经说要慢慢地毁灭庆彪的话。恩爱听完承美的叙述后,对她讲出事实表示感激,并表示希望永琳停止下来。

第53集

  正振对母亲金女士说起恩爱已经知道庆彪和永琳的关系的事情,金女士大吃一惊。正振随即告诉她恩爱知道事实的过程,表示恩爱会处理好。庆彪问恩爱和承美间的谈话,恩爱淡淡地对庆彪说不要再隐瞒自己。庆彪回答说自己只是为了摆脱一直缠着他的永琳才说的谎言。永琳难过地对俊哲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干涉她的人生。

第54集

  正振来到白会长的办公室,从白会长那里听到永琳为断绝和庆彪的关系而做出的努力。正振找到永琳,告诉她白会长故意安排她和庆彪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是为了让永琳能学到更多的东西,边说边要帮助永琳查资料。庆彪边和恩爱喝酒边说起自己绑架永琳的事情和被监禁在公寓里的事情,生气地说两件事情都失败。

第55集

  庆彪和恩爱争吵起来,他打开窗户跳了下去。惊吓的恩爱下楼找庆彪,哭着说自己错了,自己深爱庆彪。清醒过来的庆彪对恩爱说原本以为自己很聪明,其实自己才是最傻的人,之后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永琳和白会长,正振一起愉快地吃完晚餐,回到家后永琳给白会长打电话,只说“晚安”后挂断电话,故意惹怒白会长。第二天,正振来到庆彪和恩爱的房间,告诉他们白会长和永琳在一起的事情,庆彪和恩爱大吃一惊。

第56集

  恩爱做了永琳跟在后面嘲笑自己的梦,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她给庆彪讲梦里的事情,庆彪安慰说梦都是反的。永琳从朴小姐那里听到取消了欧洲出差和会议的话,不禁惊讶。永琳给正振打电话,问他到底和白会长做什么交易。恩爱在医院里知道孩子被流产后,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庆彪安慰说他们的孩子是替自己离开了世界。

第57集

  永琳在游乐屋上班,白会长派人叫她来会长室。白会长把一沓钱递给永琳,说是滑雪场策划费。永琳回答如果滑雪场项目最终签下了合约,到时候自己再接受这笔钱,但目前的情况自己没有理由接受。白会长说看着恩爱和庆彪为永琳痛苦的样子,自己也感到难过。永琳反问白会长是不是自己拿了这笔钱后要离开公司。

第58集

  白会长来到恩爱的病房,向她表示道歉,但恩爱毫无反应。白会长满怀歉意地离开病房,庆彪跟出来,安慰白会长说过段时间恩爱就会好起来,让他不要担心。白会长对庆彪说自己不会插手恩爱的事情,并说要把永琳下放到游乐屋的负责人的决定。

第59集

  俊哲问永琳和承美谈的怎样,永琳回答说都解决了,之后露出露出失落的微笑。永琳问俊哲什么时候出来书,并催促赶快脱稿。白会长问恩爱和庆彪自己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满意,恩爱冷冷地说出解雇永琳的话。

第60集

  庆彪准备外出,恩爱问庆彪是不是偷偷去见永琳,庆彪让恩爱去问白会长。恩爱见庆彪回避回答,不禁生起气来。恩爱向白会长问起此事,白会长告诉她自己不干涉恩爱和庆彪的事情,并说庆彪之前和永琳见面, 让她离开恩爱和自己的身边。 永琳从正振那里听到恩爱流产的事情。

第61集

  永琳对承美说自己和正振一起喝了酒,在永琳去洗澡的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承美接了起来,但对方不说话,感到诧异的承美在电话里说起正振和永琳一起喝酒后醉着回家的事情。电话那头白会长挂断电话,之后向正振问起此事。正振回答说自己见白会长冷淡永琳,所以喝酒安慰了她。

第62集

  白会长听到庆彪没有回家的话,不禁吃惊。正在玩具房上班的永琳被白会长叫到会长室,白会长把一沓钱递给永琳,说是她提供滑雪场策划的酬劳。永琳随即表示如果滑雪场正式签约的话,自己再接收这个钱。白会长告诉她看到恩爱和庆彪夫妇为永琳而痛苦的样子,自己也很难过。永琳反问白会长是不是自己拿了这个钱后就要离开公司,之后说起隐藏在心里的故事。

第63集

  金秘书发现晕倒的白会长,慌忙给家里打电话。庆彪和恩爱跑到重病患者室,庆彪向金秘书问起白会长晕倒时的情况,听到正振最后进过会长室,感到奇怪的庆彪让恩爱去了解正振对白会长说的内容。

第64集

  庆彪从张博士那里听到白会长在昏迷的时候流下眼泪,感到大吃一惊。俊哲问永琳白会长那么侮辱了永琳,她还去看望白会长,永琳回答说自己曾经在白会长的身边工作过,所以才要去看望。

第65集

  正振大醉后来到白会长的病房,自言自语地说人要中间休息一下才不会得病,这时白会长的脑电波严重起伏,正振表情慌张起来。永琳私下见公司的人,说起公司的经营策略,说正振比庆彪更适合做公司的接班人。

第66集

  金女士告诉正振庆彪收拾行李后离开了家,并问他受没受理庆彪的辞职,正振表示等到白会长恢复知觉后再处理。庆彪告诉恩爱正振并不希望白会长快点好起来,见恩爱做出无法理解的表情,庆彪把白会长晕倒当天的事情告诉了她。

第67集

  恩爱见白会长的脑电波只对正振和永琳有反应,不禁感到诧异,并失落地想着是不是自己和庆彪不如永琳。永琳来庆彪住下的民宅来找他,庆彪感到吃惊。永琳告诉他自己不是正振派过来的,而是有话对庆彪说。永琳告诉庆彪暂时把他和正振的势力斗争放在一边,先考虑公司,劝庆彪回公司上班,庆彪反过来嘲笑永琳。

第68集

  2003年,金女士担心一年没有苏醒过来的白会长。永琳在医院里问张博士白会长有没有反应,听到张博士说好像刚开始有好转又停了下来的状况,不禁感到诧异。承美对永琳说是不是应该为白会长去卜卦,永琳听后忍不住失笑起来。永琳接到庆彪的电话,听到上次庆彪被绑架的时候使用过的药物。

第69集

  在白会长的病房里,恩爱流着泪望着父亲。庆彪与永琳见面,他告诉永琳如果白会长有意外,恩爱会继承所有财产,但如果正振知道一些事情,那么正振会得到一半的财产。永琳问庆彪如果会长和恩爱消失的话,所有的财产是不是都归他所有,庆彪忍不住表情僵硬。过一会,永琳从正振那里听到了他的父亲和白会长之间的故事。

第70集

  永琳来病房看望白会长,突然白会长抓住了永琳的手。好不容易挣脱的永琳给承美打电话,拜托她拿衣服过来。恩爱听到此事后,不高兴地说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被永琳勾了魂,并大声地对庆彪因为他才会招惹上永琳,让他想办法让永琳消失。永琳在治疗室里小心地像看护孩子一样照料白会长。但庆彪和恩爱见白会长认不出他们,内心忍不住失落。张博士告诉恩爱和庆彪白会长得了部分失忆症,两个人听后大吃一惊。

第71集

  在病房里,恩爱拿着和母亲的合影出现在白会长面前,但白会长认不出恩爱和照片里的夫人。恩爱失望地扔掉照片,对白会长说他被狐狸精迷倒,之后走出房间。庆彪在公司保险柜里发现了白会长和正振父亲很久以前制订的合同书和保证书,当看到白会长拟写的自己要履行的部分时,庆彪陷入沉思,之后拿出打火机烧掉了那一部分。之后庆彪见到正振,表示村庄再开发项目需要再考虑一下。

第72集

  永琳对俊哲说发现了白会长用的药和庆彪被绑架时注射的药一样,后悔地表示早应该好好看着白会长。俊哲吃惊地问永琳是否有怀疑的人,永琳表示怀疑一个人,但没有证据。之后永琳还说虽然白会长恢复了意识,但是已经失去了部分记忆,只记得自己一个人。庆彪在病房里告诉恩爱白会长之所以记得永琳一个人,是因为注射了一种药,劝她不要太怨恨白会长。

第73集

  白会长的房间里,永琳放下俊哲给她的包,之后察看白会长是否入睡。庆彪走了进来,面对庆彪的嘲讽,永琳毫无示弱。这时正振走进房间,永琳高兴地迎接他。正振问起白会长的身体状况,让永琳趁这个机会搬进来。恩爱听到这个事情后,生气地让永琳离开。永琳若无其事地告诉她白会长吃药的时间,之后转身离开。

第74集

  永琳接到白会长的电话,白会长让她赶快过来,永琳告诉他自己去的时候,白会长和家人在大门口等着自己。白会长催促正在和庆彪通电话的恩爱赶快到大门口。

  过一会永琳到达白会长的家门前,白会长高兴地拥抱永琳。永琳打开为白会长准备的包,顺着白会长的记忆,说起自己当初进公司面试的情景。

第75集

  恩爱回到房间后,告诉庆彪白会长让自己出去,庆彪安慰说肯定是白会长想起了不好的记忆才说出这样的话。庆彪来到白会长的房间看望他,隐隐感到白会长找回了不少记忆。金女士叹着气对正振说不知道白会长为什么对自己发那么大的火。第二天,庆彪给永琳打电话说白会长恢复了记忆,永琳听后大吃一惊。

第76集

  庆彪来找永琳,问起白会长晕倒的原因和晕过去的时候都说了什么。永琳冷笑着让庆彪在家里好好看护白会长,见庆彪仍不善罢甘休,永琳告诉他自己不想当双重间谍,让庆彪好自为之。这时俊哲出现,告诉庆彪不要再为难永琳,否则自己就不客气,庆彪让俊哲不要插手干涉自己和永琳之间的事情,俊哲警告庆彪不要忘了他是有家室的男人。

第77集

  正振从金女士那里听到了关于叫赵熙子的事情后大吃一惊。

  永琳抚摸着没有写上名字的花盆上的蝴蝶结,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新的职位牌,上面写着理事特别辅佐官。永琳回想起与庆彪在一起时候的幸福时光,以及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禁不住流下眼泪。

第78集

  永琳被叫到会长室,在那里白会长对永琳、正振、庆彪表示谢意。恩爱走进永琳的办公室,把职位牌扔进垃圾桶,之后拿走了没有写名字的花盆。

  永琳独自沉思,这时俊哲走了进来,永琳问他是不是跟踪自己,俊哲反问永琳庆彪在电话里都说了什么.

第79集

  永琳告诉俊哲白会长还不知道自己和庆彪之前的关系,俊哲意味深长地说该自己出面的时候了。

  恩爱告诉白会长永琳和庆彪以前是恋人关系,白会长问恩爱现在告诉自己这个事情的理由是什么,恩爱听后不禁怔住。

第80集

  恩爱和庆彪下班的时候正巧与永琳坐上同一电梯,恩爱故意对庆彪表现出亲热的样子。正振问金女士白会长是否回到家,说在公司里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正振感到白会长在做最后的准备。

第81集

  正振告诉金女士白会长的保险柜里应该还会藏着别的秘密。庆彪告诉恩爱如果她继续和自己保持夫妻关系的话,很有可能拿不到一分遗产,恩爱回答说自己不在乎遗产,只要能和庆彪在一起就心满意足。

第82集

  白会长从包里拿出三个大信封,之后把庆彪、恩爱、正振、金女士叫到自己的房间,跟他们说各自应得的额数。之后表示财产分配的事情彻底结束,今后不要再发生遗产纠葛。庆彪表示白会长这么做肯定是受了永琳的影响。

第83集

  永琳在电话里向白会长汇报与合作方的约定,在自己家门前发现正等着自己的俊哲,永琳吃惊地告诉俊哲他越这样自己心里越不安。

  俊哲疯狂地开着车,永琳回到家后生气地把手提包扔在地上。

第84集

  承美对根锡说自己不理解现在俊哲对永琳的态度,根锡告诉她有可能俊哲在保护永琳的过程中喜欢上她,所以嫉妒永琳和白会长的关系。恩爱找到正在永琳家门前看书的俊哲,告诉俊哲自己看着他对永琳的感情,感到俊哲很可怜,并说想抓住永琳的心必须要有钱。

第85集

  面对白会长的提议,永琳表示自己现在还没有能力坐上那么高的位置,并提议让正振坐上那个位置,自己在正振下面学习。白会长问永琳能不能和庆彪在一个部门工作,永琳回答说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第86集

  庆彪对恩爱和正振提议从法务部门找出可接近白会长的人,并怀疑白会长是不是想把化妆品公司交给永琳,这时白会长走了进来。

  白会长看着庆彪的辞职信,生气地责骂庆彪,永琳提出自己来说服庆彪,但白会长阻止她。

第87集

  正振听到庆彪提出辞职的事情不禁惊讶,他向白会长问事情的原委。正振对永琳说庆彪的辞职都怪他本人,之后又问起化妆品公司股份的事情。庆彪对恩爱说自己离开公司后,两三天之内肯定会有措施,恩爱告诉他与俊哲的约定。

第88集

  白会长通过金秘书知道了庆彪的近况,表示如果庆彪不愿意来,至少把恩爱带回来。永琳给俊哲打电话,说自己不去接庆彪,俊哲表示自己会在金秘书之前到庆彪那里。

第89集

  恩爱和庆彪在一个小城镇的餐厅里吃饭,庆彪说不知道是白会长来接自己,还是永琳来接自己,如果能接受自己的要求,自己就去化妆品公司当社长。恩爱打电话确认白会长是否来他们在的地方…

第90集

  永琳的手机响起,永琳向白会长问起和庆彪、恩爱谈话的事情,白会长告诉她自己最后还是对两个人发了火。庆彪和恩爱盲然失色地躺在床上,庆彪说钱可以令人变坏,恩爱告诉他钱只是钱而已,叫庆彪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怪罪于钱。

第91集

  白会长把湿毛巾放在额头上躺在沙发上,永琳走进来为白会长换湿毛巾。白会长睁开眼睛看着永琳,问她完没完成任务,永琳回答说是。永琳从手提包里拿出戒指盒,白会长把戒指拿了出来,戴在永琳的手上,并开玩笑地说一定让她戴着。恩爱问庆彪有没有看到永琳手上的戒指,庆彪说那是白会长给永琳买的戒指。

第92集

  永琳对俊哲说起土地的前主人,知道了那块地以自己母亲的名义登记的事情。永琳说自己的妈妈没有理由买地,对留下那么多地感到诧异。正振告诉金女士恩爱是最大的受害者,并表示自己之前一直被白会长蒙在鼓里。

第93集

  恩爱告诉庆彪自己把照片给了白会长,不知道这么做是帮了自己还是毁了自己。白会长看着永琳曾经的毁容照,仿佛感受到这么漂亮的脸一夜之间被毁容的痛苦,他自言自语地说永琳是个善良的人。俊哲带一个女人和永琳见面,在那里永琳听到自己的妈妈和赵会长是姐弟的事实,当听到母亲生完自己后的下落时….

第94集

  永琳向白会长汇报恩爱难产的情况,白会长自言自语地说这一次可能又抱不了孙子了。在医院里恩爱问起孩子的情况,庆彪对正振和金女士低下头说对不起。根锡对承美说只要永琳有喜事的时候,庆彪肯定就会有坏事,承美告诉他之前庆彪得意的时候,对永琳来说是恶梦般的遭遇。

第95集

  白会长让全家人高兴地迎接永琳,恩爱问永琳是不是很了不起的女人。永琳反问恩爱是不是忘了自己的什么样的女人,恩爱生气地叫永琳出去。白会长站在永琳一边,责骂恩爱,令全家人感到诧异。

第96集

  白会长告诉正振想让她和金女士分家,正振听后茫然失措。正振自言自语地说白会长为了永琳会变得太多。金女士和正振通电话,听到正振说白会长让他们分家的话,表示白会长绝对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庆彪听到此事,对诧异的恩爱说这是白会长的一种警告。庆彪还告诉正振就装作没有听见,不要有任何的反应,并表示自己开始有点理解正振。

第97集

  白会长问庆彪对正振的分家事情怎么考虑,庆彪淡淡地表示没有什么想法,白会长反问庆彪难道他现在连家里的事情都不关心,庆彪回答说不想为这些小事情令自己的头脑复杂,更何况现在的自己因和永琳的过去而不被人接受。白会长看着明目张胆地顶撞自己的庆彪,不禁失笑起来。永琳让庆彪删除短信,庆表嘲笑永琳也有害怕的事情。

第98集

  白会长给永琳打电话,告诉她自己的作战计划成功,正振让自己搬出去住。永琳听后笑了起来,但内心深处却隐隐感到难堪。正振对金女士说自己让白会长分家,金女士问他如果白会长分家后和永琳住在一起怎么办,正振听后不禁怔住。

第99集

  永琳给杨泰植会长办公室打电话,电话接通后立刻挂掉,她想起在洛杉矶生孩子的事情,忍不住流下眼泪。永琳自言自语地说孩子今年该7岁了,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永琳来到会长室,白会长问她是不是哭了,并告诉永琳一起去见黄社长。正振问庆彪短信和分家事件能不能当作没有,庆彪说白会长和永琳因为此事更加亲近起来。在一旁的恩爱回想起白会长说只要恩爱在庆彪身边,庆彪就拿不到一分钱的话。

第100集

  杨会长找到永琳,表示很想念永琳,永琳回答说自己感觉像被人监视。永琳向杨会长问起孩子的事情,但杨会长告诉永琳不要再说起孩子的事情,之后说起自己听到她和白会长的事情,让永琳做出最好的选择。白会长来找永琳,看到永琳和杨会长在一起,不禁怔住。

第101集

  永琳在梦里看到7岁的儿子知雄哭着要去找亲妈妈,结果被知淑打的场面后惊醒过来。回到公司后永琳觉得做了三次同样的梦是一个暗示,

  于是戴上帽子和太阳镜出门。她看到知淑和知雄开心地笑着的样子,忍不住眼眶红润。偷偷跟在知雄后面的永琳看到有一孩子和知雄打架,不知不觉地出面劝架,结果被知淑发现……

第102集

  俊哲和杨会长来找永琳,从杨会长那里知道知淑的情况后,永琳说干脆让知淑远离这里,并说自己和他们的交易很早之前就已经结束,现在没有必要去知道别人的心情。白会长在永琳家楼下给她打电话。

第103集

  恩爱鼓动庆彪去看永琳落魄的样子,庆彪听后失笑起来。正振在一旁看到后,告诉恩爱如果她想得多更多的幸福,永琳就应该要更加不幸。

  一男人把永琳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永琳疯狂地让他把杨会长叫过来。手上的绳子一松开,永琳就向门口跑去,但立马被那个男人抓了起来。

第104集

  庆彪和俊哲开车来到了郊外一个破旧的仓库前……

  永琳冷冷对待来找自己的杨会长,俊哲在一旁愤怒地指责杨会长。杨会长质问永琳为什么违约去找孩子,俊哲在一旁护着永琳,说永琳去购物的时候偶然看到的知雄,却被一群人绑架。永琳对杨会长说自己并没有犯下要写保证书程度的罪。

第105集

  正振和庆彪、恩爱一起喝酒说起永琳提交辞职信的事情。恩爱兴奋地说着永琳当时的样子,庆彪在一旁说永琳提出辞职说不定是一种计策,让恩爱不要高兴得太早。

第106集

  白会长从杨会长那里听到永琳和杨会长家的关系,杨会长问他和永琳是什么关系时,白会长说自己昏迷的时候永琳照顾过他。

  电视购物录制现场上,女模特们随着轻快的音乐在摆各种姿势。庆彪和恩爱看到电视下端出现全部卖出的字样,两个人大声欢呼起来。

  正在看电视的白会长笑着说新品刚上市就全部卖出是好的征兆,随即问起化妆品广告什么时候播出。这时正振开玩笑地说不知房地产广告能不能做电视购物,众人听后大笑起来。恩爱对庆彪说不知永琳看没看到今天的节目,庆彪听后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

第107集

  庆彪在酒吧与知淑见面,他对知淑说之前通过俊哲知道永琳身边发生的事情,自己也因永琳感到不安过。恩爱对俊哲说不知道庆彪和知淑在说什么,俊哲也摇着头说不知道知淑的意图是什么。永琳悄悄来找白会长,突然抱住他…..

第108集

  白会长对正振问起庆彪和恩爱是否还在冷战之中,正振回答说这次冷战的时间比较长。白会长给永琳打电话,被告知永琳去了外地。感到彷徨的恩爱对白会长说出苦恼,表示不知道要不要和庆彪继续生活下去。正振劝庆彪去找恩爱道歉,但庆彪表示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第109集

  恩爱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庆彪,庆彪对她说至今为止任何事情都是恩爱一个人做决定,所以也没有必要协议离婚。恩爱告诉庆彪他们之间没有孩子,也没有离婚赔偿金等事情,就更不需要协商。庆彪说孩子不是没有,自己和恩爱都还年轻,任何时候都可以要小孩。恩爱反问庆表最近是不是和永琳的关系亲近了,庆彪无可奈何地看着恩爱。

第110集

  正在听永琳汇报的白会长听到恩爱生了双胞胎的消息后大吃一惊,永琳在一旁怔住,她回想起自己生孩子时的情景。恩爱在医院里听到婴儿都很健康的话,不禁松了口气。恩爱来到婴儿室,看着自己的孩子,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随后赶到医院的白会长看着恩爱和孩子,嘴边露出了微笑。正振告诉金女士虽然自己还没有要结婚的想法,但是很想要个孩子……

第111集

  白会长召开会议,见永琳没有参加,内心隐隐担心起来。同一时刻,永琳躺在医院的床上入睡。承美接到消息后来找永琳,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112集

  白会长在公司里听到永琳头部受伤的消息后,派庆彪去医院看望永琳。

  庆彪和恩爱一起来看望永琳,见永琳和俊哲在一起,四个人尴尬地站在一起。

第113集

  庆彪亲吻着孩子,对他说要好好听金女士奶奶的话,金女士笑着说不要把自己说成奶奶,周围一片笑声。

  永琳出院后去找白会长,白会长问她是谁做的,永琳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白会长内心猜出是智雄父母的所为。

第114集

  深夜在山路上,永琳靠在庆彪的胸前伤心地哭了起来,感到尴尬的庆彪问永琳住宿地在哪里。但永琳哭得更加伤心起来,并大声地对庆彪说不要走。感到心痛的庆彪安慰永琳说不会放下她一个人,两个人不知不觉地拥抱在一起。

第115集

  庆彪和永琳相互说起往事,永琳问他为什么要逃跑,庆表说当时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说分手的话。

  医生告诉永琳可以尝试放射线和化学疗法,永琳听后摆了摆手。医生对永琳说她能活到现在是个奇迹,并问她难道之前一点疼痛都没有。永琳表示自己会像之前一样坚持,只打镇痛针。

第116集

  永琳来到河边,自言自语地说着自己已经没有遗憾了,之后在自己的公寓里遇到俊哲,俊哲告诉她今后自己会努力去忘记永琳的存在,永琳表请淡淡地听着。

  正在高速路上开车的庆彪似乎猜出永琳在哪里,他给俊哲打电话,问他杨会长家的住址。

第117集

  永琳来到杨会长家,对知淑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来找他们,请求让自己最后看一眼知雄。知淑听后生气地叫永琳离开,永琳告诉她如果不让自己见知雄,杨会长的立场会变得很困难。正巧回到家的杨会长生气地拒绝了永琳的请求,这时庆彪开车出现…

第118集

  站在讲台上的永琳表示宫殿幼儿园是个不分富人和穷人,也没有地位高低之分的世界,并对所有帮助和支持宫殿幼儿园建设的人们表示了感谢。她还表示在这里所有的孩子都被叫为王子和公主,并把被选为第一代公主的承美的女儿恩秀介绍给到场的客人。

第119集

  承美看着恩爱的龙凤胎,惊奇地表示男孩长得像庆彪,女孩像恩爱。永琳来找不白会长,对他之前对自己的关照表示了谢意。

  恩爱见庆彪没在座位上,开玩笑地问是不是在资料室写博士论文,庆彪说心情不好,去楼顶上散心。

第120集

  根锡告诉承美说永琳把公寓的钥匙给了自己,承美见永琳的手机关机后也感到诧异。恩爱接到永琳遭遇事故的电话后大吃一惊,随即把这个事情告诉了白会长和庆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