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冷酷无情的企业投资家身上意外附上了一个灵魂,这个灵魂是因交通事故死去的一位父亲,只有49天时间的父亲想方设法地要接近自己的女儿英仁,由此两个灵魂在一个体内共存着,在同一个屋檐下开始了令人捧腹大笑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英仁越来越喜欢上这个叫承孝的家伙,但每次她要接近他(父亲的灵魂)的时候,这个家伙就会躲避。

分集剧情:
第1集

  英仁发现找到学校的高利贷,慌张地躲到知淑的轮椅后面,之后开始拼命逃跑。金会长求承孝阻止公司的分解,听到他的冷酷的回答,愤怒的金会长抓住承孝的衣领。一健紧张地和英爱跳舞,英仁和知淑高兴地迎接退役的勇德。英仁听到着火的喊声,慌忙跑去泼水,看到一健和英爱在一起,不禁吃惊。

  一健预感前夜做的梦不吉祥,早晨他硬拉着英仁坐上摩托车,两个人坐的摩托车与正上班的承孝的车擦肩而过。承孝从公司出来后,被在外面示威的人群扔了满身鸡蛋,他泰然地走过去要求把大衣干洗。穿着那身衣服去机场的承孝忍不住发火,自己亲自开车,结果和一辆货车相撞。接到爸爸去世的消息,永仁大惊失色。

第2集

  正要过海的一健求死神让自己去参加英仁的毕业仪式,死神指着躺在重病患者室的承孝,对一健说他可以每天三个小时进入承孝的体内。承孝被一健进入体内后醒过来,他怔怔地看着身边的秘书和尹女士。医生们把要逃跑的承孝抓了回来,把他绑在了移动床上。

  勇德问载河对英仁好的理由,载河无法回答出来。承孝醒来后生气地对尹女士下达指示,一健在一旁注视着承孝。结束毕业典礼后,英仁发现穿着患者服的承孝流着泪看着自己,不禁感到奇怪,承孝告诉她自己是爸爸。

第3集

  英仁知道承孝是公司代表的事情后大吃一惊,但随后她表示自己有证据,拿出相机把毕业典礼上的照片给承孝看。正要夹菜的承孝整理摆乱的餐具,英仁把这些场面拍了下来,趁承孝讲话的时候,开始把餐桌上的东西弄乱。见英仁正在拍自己, 承孝生气地走近英仁,把摄像机抢过来扔掉。

  一健看着在公交车上痛哭的英爱,想坐在她的身边,这时响起警告音,一健无奈地从车上下来。看着被摔坏的摄像机,感到愤怒的英仁一把拿起承孝买下的画,示威般在承孝面前打碎。英仁来到承孝办公室,一健见后大吃一惊,英仁要求承孝赔偿摄像机和精神损失费。英仁从警察局拿到一健的遗书,刚想拿出来看,英仁想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第4集

  英仁从女秘书那里听到承孝自发生事故之后精神开始有点不正常的事情。承孝(一健)发现遗书,正要看的时候听到了英爱的声音,他高兴地把遗书放进兜里后跑了出去。英爱怀疑承孝(一健)诱惑未成年少女,一健急忙跳起来否认。这时藏在他的裤子里的色情带子掉了下来,英仁和英爱表情凝重地看着他。

  承孝(一健)带着英仁来到百货店,要给她买皮鞋。看着穿着漂亮衣服走出来的英仁,承孝(一健)欣慰地看着她,两个人开始在百货店搞起了服装秀。

  正和英仁坐一辆车的承孝大声地让她下车,一健心疼地看着独自走在桥上的英仁。

第5集

  勇德接到英仁的电话后跑了过来,向高利贷挥起了拳头。一健凝视着挂在承孝房间的自己的画,承孝看到英仁的照片,内心感到混乱。承孝在梦里看到一健发生事故的场面,醒来后隐隐感到不安。

  承孝(一健)拿着要给英仁买的礼物来到家里,发现英仁没在家,于是承孝(一健)来找英爱,他边跳着舞边走向了英爱。载河问英仁有没有住的地方,并建议让她去自己家里住。穿着舞蹈服的承孝(一健)向英爱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和表情不自然的英爱翩翩起舞。

第6集

  一健担心地看着英仁,对自己无法帮助女儿而感到难过。载河扶着英仁走出去。医生建议承孝去接受精神科治疗,令承孝哭笑不得。载河告诉英仁想举办一健的作品展览会。承孝来到孤儿院,向那里的一健的朋友黄院长通知了一健的死讯,并确认了保管在那里的画的情况。

  承孝(一健)听到英仁离开的消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回来的路上他遇到高利贷,从他们那里知道了所有事情后忍不住愤怒起来。醒来后的承孝被眼前自己的状况吃惊,他告诉英爱一健是自杀死亡,另英爱吃惊不已。英爱告诉英仁那封遗书是之前一健和自己一起写的,承孝看着装在陌生信封里的一健的遗书,心情复杂起来。

第7集

  承孝和英仁各自抓着手绢的两头来到事故现场,承孝回忆起梦里出现过的一健的脸,问英仁最近有没有人来找过一健。载河奇怪地看着一起来到画廊的承孝和英仁,承孝和载河看着站在中间的英仁。承孝从河英那里知道了一健曾经是画廊签约画家的事情,知道事情真相的一健怒视着载河。

  承孝(一健)从家里出来后把一健的遗书给英仁看,之后让英仁留下来吃中午饭。喝醉的承孝(一健)叫出孙英仁的名字,英仁大吃一惊,承孝(一健)和英仁流下了热泪。英仁拉着喝醉倒在地上的承孝走向卧室。

第8集

  承孝认出一健后大吃一惊,一健感激地看着承孝。载河读着从英仁那里拿到的遗书,之后给高利贷打电话。承孝来警察局问警察一健有没有活着的可能性,并从警察那里拿到了在事故现场发现的烟头。

  承孝给英仁看着一健的记录本,并表示自己感觉一健还活着,英仁告诉他不要让自己回想起爸爸,之后哭着跑了出去,承孝追出去犹豫地对英仁表示了歉意。承孝在家门口被浩钟袭击后晕了过去,英仁见承孝不接电话,慌忙跑向承孝的家。

第9集

  英仁对承孝(一健)和英爱说出祝福的话后跑了出去,英爱追出去问英仁是不是喜欢上了承孝。承孝(一健)和英爱高兴地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英仁,英爱越来越感觉承孝就是一健。英仁想着爸爸的事故,因恐惧而浑身颤抖起来,承孝拍打着英仁的肩膀安慰她。

  承孝(一健)心疼地看着忙碌工作的英仁,开始帮她擦火炉,夜里11点的时候一健从承孝的身体内出来。承孝生气地对一健大喊,英仁在一旁奇怪地看着承孝,问他在和谁说话。承孝察看黑色烟的时候发现了一只熟悉的烟,拿了起来闻味。英仁看到承孝和英爱在一起,她怒视着两个人后走掉,承孝跟随英仁坐上公交车。

第10集

  承孝不顾一切地上了载河的车,英仁见状不禁一怔,英仁和载河谈话的时候承孝总在中间插话。在到达勇德的房子前,载河给浩钟发出信号,浩钟向承孝借火。承孝告诉英仁自己可以看到一健,英仁吃惊之下嘴里的饭喷在了承孝脸上。

  从梦中醒来的承孝大声地让一健出去,突然听到一健的声音后大吃一惊。一健求承孝帮助自己,但承孝表示自己没有心思去理解一健。练习的时候不小心崴脚, 承孝(一健)背着英爱回家,告诉她今后再见十次。浩钟和高利贷来到新春保育院,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一健的画。

第11集

  英仁问承孝现在是不是对自己表白了爱情,承孝听后忍不住对英仁发火,英仁不理承孝,与载河一起坐车去警察局。从警察局出来后,英仁遇到了尹女士,尹女士告诉英仁承孝申请重新调查案件,英仁听后大吃一惊。一健对承孝说不要单独见英仁,也不要产生别的感情。英仁回到家后看到原地不动地站在那里的承孝,带着他一起去吃饭。

  两个人来到一家西餐厅,英仁不小心摔倒,承孝看了一眼后径自走进店内,英仁内心感到失落。一健在旁边一直在说着承孝和英仁的年龄差距,承孝突然站起来走到英仁旁边。承孝和英仁走在开满樱花的街上,英仁告诉他自己好像开始在乎承孝,承孝心里也感觉到自己喜欢上了英仁,但嘴里却说自己对英仁的感情感到了负担。

第12集

  承孝、英仁、英爱三人来到新春保育院,承孝边听着一健的话边忍不住笑了起来。浩钟在仓库里发现了藏着一健的画的地方。英仁和孩子们高兴地踢着球,她看着给孩子们洗澡的承孝(一健),内心有种奇怪的感觉。英爱告诉英仁好像一健借用承孝的身体回到了她们的身边,英仁听后震惊不已。

  英仁从黄院长那里听到了关于一健的画的故事,她独自站在一健的画前流着眼泪,承孝默默地走到英仁身边安慰她,英仁告诉承孝希望他是自己的奇迹。载河把一个装钱的信封递给浩钟,让他暂时躲避起来。

第13集

  承孝来到拳击馆,把亲子鉴定的结果告诉了哲秀,承认他是亲生父亲,但希望他不要在自己的周围出现。英仁问载河一健的画是不是画廊里的作品,载河把一健之间的合约关系告诉了英仁,并表示正考虑制作关于一健的纪录片。

  承孝打听到了拿走烟头的人是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浩钟的事情后不禁呆住。英仁问英爱是否听过关于画的合约事情,英爱把一幅一健的画拿出来给英仁看。承孝来找英仁,在英仁的房子里与勇德喝起了酒,之后蹲在秋千上睡着。英仁回到家后发现了承孝,她走到了承孝身边。

第14集

  承孝对担心载河的英仁感到不满,载河告诉英仁承孝为人不怎么样,说完先行离开。从便利店出来的英仁看到承孝拿着伞等着自己,她故意冷冷对待承孝。英仁坚持不坐承孝的车,承孝把伞递给了英仁,之后开着车慢慢地跟在英仁的后面。

  勇德告诉英仁她是承孝的初恋,英仁听后吃惊,她给承孝打电话说起电影《레옹》,并告诉承孝他们一定要有美好的结局,挂断电话后,承孝走近英仁身边紧紧拥抱她。

  载河利用承孝同母异父的弟弟浩钟开始计划转移一健的画。承孝告诉英仁自己一定会把一健的画安全交到英仁的手中。

第15集

  载河看着空车表情僵硬起来,承孝自信地望着载河。浩钟跟踪从家出来的英仁,黄院长用移动图书馆的车把画转移到承孝家门前。载河疯狂地让承孝把画交出来,承孝表示想和载河谈谈一健死亡的事情。

  英仁在移动图书馆内看到了爸爸的画,眼眶不禁红润起来。浩钟躲开人们的视线,悄悄走近英仁身边,把英仁打晕。承孝听到英仁晕倒的消息后慌忙跑来。载河激动地看着浩钟拿来的画。一健担忧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英仁,他让承孝去看望英仁。英仁醒来后帮承孝在伤口上涂药。

第16集

  英仁突然亲吻承孝,吃惊的承孝(一健)问英仁是不是自己这么教的她。

  英爱把承孝就是一健的事情告诉了英仁,英仁不敢相信地看着承孝。承孝说一健就坐在她的身边,英仁听后眼泪夺眶而出。英仁望着空椅子,对一健说自己深爱着爸爸。

  承孝(一健)为英仁准备早餐,两个人忍住眼泪吃饭。承孝接到总部通知,让他15天之内回总部工作,承孝无力地走出办公室,对一健说自己要回美国的事情。

第17集

  英仁知道浩钟就是承孝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后大吃一惊,一健难过地望着左右为难的承孝。英仁告诉载河自己再也不想见到他,并问起浩钟是否与一健的事故有关联。承孝来到拳击馆,叮嘱哲秀要保重身体后离开。

  承孝与职员们做最后道别,突然晕倒过去,英仁因恐惧而大哭,这时她听到了一健的声音。苏醒过来的承孝与英仁、 一健来到新春保育院,一健拜托承孝好好照顾英仁。英仁流着泪对一健说谢谢,一健告诉英仁自己很爱她,之后顺着丛林缓缓地走向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