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汐见英治一个男人辛苦养育女儿雫,用苦心积攒的钱终于开了一家花店。某个雨天,一位美丽却失明的女性白戸美桜出现在了英治的面前。围绕着英治这一对父女的,有正义感十足的班主任小野优贵,有借居的工藤直哉,有喜欢优贵的咖啡店老板四条健吾,能够充分理解父女关系的菱田桂子,甚至连神秘的大医院院长安西辉夫也给英治的人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本片是野岛伸司创作的描写人间大爱的故事。初次挑战抚养独生女的单亲爸爸,慎吾充满信心的表示要“通过不同形式的爱来展示人生的本质”。共同出演的还包括竹内结子等。阵容非常的豪华。

  《没有玫瑰的花店》是曾经参与制作过《同一屋檐下》等连续剧的人気编剧--野岛所创造的人性恋爱故事。香取第一次挑战父亲的角色--汐见英治,性格文静,在经营着小花店的同时,还独自一人养育着亡妻遗留下来的8岁大的女儿--雫。本剧是以这对父女为中心,描述了各类人表现出的各种各样爱的形式。

  野岛是自《未成年》以来,时隔12年再次与香取合作。对此香取表示:“真是久违的喜悦心情。我非常喜欢野岛的世界,很想完全投入到他那世界里去。”围绕着香取所展开的父女爱、邻里爱、兄弟爱…无数的爱将成为你茶余饭后的感动甜点。

  【故事大纲:】

  本剧可说是众星云集的作品。除了第一主演香取慎吾,以及这两年转战大荧幕少在小荧幕露面的竹内结子之外,编剧是“鬼才”野岛伸司,导演则是曾执导《五岛医生诊所》的导演中江功。

  故事从一个经营一家小花店,和8岁女儿相依为命的男人面前,某天突然出现一个双目失明的美丽女人开始。

  这是一部由豪华阵容织就的充满了人情味的爱情故事,释由美子扮演香取慎吾女儿的小学老师,开朗且富有正义感,她站在一个老师的立场支持着香取父子。年纪轻轻却大受欢迎的松田翔太,则扮演一个被香取慎吾所救,从此改变人生寄居在其家中的男子。寺岛进是暗恋释由美子的茶餐厅老板,对这对父子充满了理解。池内淳子则扮演教导香取慎吾关于鲜花的知识,温柔守护着这对父子的女性。另外,三浦友和在剧中作为大医院的院长,是一个和香取慎吾的人生有许多关联充满谜团的重要人物。

日剧《没有玫瑰的花店》人物介绍:
  汐见英治——香取慎吾 饰

  无法对别人的困难视而不见的男人。妻子过世后就开了一家以女儿名字命名的小花店和小女儿相依为命。口头禅是“我很好”,却始终背负着过去的阴影。

  白户美樱——竹内结子 饰

  安西院长率领的某大医院的护士。在一个雨天作为一个盲女出现在英治面前,两人的交情日渐加深。个性开朗活泼,只不过这种性格有时候也会给她带来危险。

  小野优贵——释由美子 饰

  小学老师。英治的女儿小雫的班主任,对工作充满热情,很受学生爱戴。

  工藤直哉——松田翔太 饰

  在上班的牛郎俱乐部引起了不好的事情,得到英治的帮助,现在寄居在他家的英俊男子。和周围所有人一样对英治和美樱的关系瞎起哄,其实是个内心寂寞的人。

  汐见雫——八木优希 饰

  英治的独生女。最喜欢父亲英治了,因为拥有纯真无垢的双眼,在学校很受欢迎。内心很坚强,一旦有所决定就会毫不妥协进行到底。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北风和太阳

  汐见英治经营着一家叫做“雫”的小花店,妻子当初生孩子过世了,多年来他和8岁的女儿相依为命。但最近小雫却变得很奇怪,她总是戴着一个头套只露出双眼。

  某个雨天,一个叫做白户美樱的盲女来到花店避雨,两人相谈甚欢后美樱表示要买花,且要买火红的玫瑰,但英治的店里是没有玫瑰的。

  此时英治接到了小雫班主任小野优贵打来的电话,匆忙赶去方得知一个转校新生想摘下小雫的头套,结果遭到全班同学的围殴受伤。优贵告诉英治,实际上小雫在学校里非常受欢迎。

  英治终于开始关心女儿为什么总是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了,住在山上的一个老妇人菱田贵子道出了理由,原来小雫开始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生日和母亲的忌日是同一天,她害怕父亲英治看到自己的脸就会想起母亲而难过。

  花店每天都开到很晚,这天英治送花到牛郎俱乐部去准备离开时,看到年轻的牛郎工藤直哉被一群前辈教训,似乎是因为在店里偷客人钱被发现,打算走掉的英治听闻他是因为女朋友怀孕急需钱,终于忍不住转了回来。

第二集 笑颜如花的人

  英治的口头禅是“我很好”,对此女儿小雫在作文里提出,父亲是个总是自己吃亏的好人,但却也认为他真的很厉害。

  美樱和小雫变得非常要好,于是经常出入汐见家。

  但有一天美樱却因不小心偷听到英治和直哉的对话大受打击,因为英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因为同情所以对美樱产生了情愫,英治当即跑出去追赶飞奔而出的美樱,两人的关系因此更近了。

  英治从四条健吾那里得知,贵子因为孩子们的事情决定去老人之家住,健吾更向英治提议给贵子开个送别会。

  此时美樱带着小雫去游泳,小雫溺水了附近的保护人员却都没有注意到,幸亏直哉及时出现救了小雫。此时的美樱已经忘记自己的任务,慌忙给小雫实施人工呼吸,直哉在一旁称赞美樱不愧是护士,原来他知道美樱的真面目,这让美樱大吃了一惊。

  回到医院美樱把直哉的事情报告给了安西院长,并默默听任安西的责骂,美樱提出希望不想再继续引诱英治的任务。却遭到安西的拒绝,这都是因为美樱的父亲平川辰巳住在这家医院,美樱才不得不如此听话。

第三集 寻找到末班车时间为止

  如今汐见家总共有四个人住了,包括英治父女、菱田贵子和工藤直哉,本来就不大的屋子显得格外拥挤。

  这天英治在超市里看到小雫的同学广田省吾居然在偷东西,且被店员抓个正着。英治很在意省吾的事情,不仅帮他解围还把他带回了家。

  但很快班主任小野优贵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立刻斥责英治不该如此任意妄为,并强行把省吾带走了。尽管如此最终优贵还是因为没辙只能跑来找英治商量对策。

  直哉告诉美樱最近英治和优贵走得很近变得很亲密,美樱情难自禁想要指责英治,结果对自己这种心情感到很吃惊,明明是为了骗英治才接近他,居然不由自主对英治产生了感情。

  第二天美樱去花店的时候优贵也来了,因为直哉的那番话,美樱很在意他们两人的相处。面对美樱的诘问反倒是优贵大方承认自己对英治很有好感,这让美樱大发雷霆立刻转身离开,不知所措的英治赶紧追了出去。

  途中美樱被一群不良少年包围,为了保护美樱英治立刻挺身而上,却被不良少年们揍得东倒西歪,让美樱非常感动,幸亏不久警察来了那群不良少年逃跑英治才得救。

第四集 被挑明过去~给3万个孩子

  被英治目睹在超市里偷东西的省吾又犯了,但这次他连衣服都湿了。省吾的父母为了儿子跑去超市道歉并表示愿意赔款,事情了结后英治从店长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情,确认出自己很担心的事实,他发现省吾是个被父母忽视的孩子。

  这天菱田贵子去医院探望朋友,发现美樱居然是这里的护士。

  另一方面,美樱终于受不了没完没了地对英治撒谎了,跑去恳求安西辉夫不要再这样对英治,安西却指出自己的女儿当初被一个臭男人骗了,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英治,为此他一定要找英治报仇。

  英治和四条健吾一起去找省吾,因为他们收到了省吾寄来的求助邮件。省吾的父母表示如果他们两能帮助自己的儿子,可以提供很优厚的报酬。

  之后英治来找美樱,虽然从安西院长那里听说了那件事,她依然选择相信英治。英治忍不住拥抱住了美樱,然后开始询问美樱接近自己究竟有什么目的……

第五集 史上最长的告白!

  英治从直哉那里听说美樱动手术就能看见,但却因为没钱无法动手术。并且最近有个愿意拿钱给美樱治眼睛,想借机和她结婚的男人出现了,英治因此开始不安。但这不过是安西对英治实行的又一个报复而已。

  英治来找美樱询问事情真伪,美樱表示因为有喜欢的人所以拒绝了对方的资助。两人终于确认彼此都爱上对方了。美樱更告诉英治不用担心手术费的问题。尽管如此,英治还是把花店的保证金拿了出来。

  另一方面,桂子把自己在医院里看到美樱的事情告诉了直哉,为了查明真相直哉和桂子一起跑到医院去亲自求证,却并没有看到美樱在那里。

  美樱从直哉那里得知桂子已经怀疑自己了,一方面又因为英治居然要为自己出手术费感到烦恼,于是决定从安西这个计划里消失。很快美樱就安排父亲平川转院但其父的病情却突然恶化。结果美樱不得不再次回到安西的医院。平川的病需要安西这样的名医才治得好,除了求安西美樱已经别无他法了。

  英治带着女儿去给妻子扫墓回来,小雫告诉父亲自己和在天堂的妈妈商量过了,希望爸爸把钱拿给美樱做手术。

第六集 被曝光的秘密

  桂子得知英治居然给了美樱一笔钱做治疗眼睛的手术费而大吃一惊,便把美樱是个护士的事情告诉了英治,并且要求他无论如何要自己去确认一下。

  优贵老师陪着受伤的直哉回到汐见家,直哉从美樱那里知道她得到了英治一笔钱,要求美樱自己支配这笔钱,但美樱却把钱给了安西。

  安西出现在了茶餐厅,并借机接近小雫,他更把小雫带回了自己家,告诉她自己就是她的外公。

  英治因为桂子的一番话变得有些在意,于是亲自跑去医院想知道真相,但他并没有在护士办公室找到美樱,于是以为只是误会。结果在走出医院的时候,却看到美樱和其他同事一起迎接救护车下来的病患。

  回到家英治告诉桂子已经去确认过了,但却并不关心给美樱的那笔钱会如何。

  美樱对这些事情依然一无所知,还谎称要出院联络上了英治,并用绷带包着眼睛撒谎说已经动过手术了,即使知道真相英治也没有改变任何态度,一如既往地对待美樱。他很想问美樱为什么要骗自己,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第七集 双亲唤起孩子注意的时候

  一名律师来找英治,告诉他安西要争夺小雫的抚养权。英治从优贵老师那里得知小雫最近最近经常和安西见面。优贵更告诉英治,小雫为了能维持花店希望安西能借钱给英治。

  另一方面,美樱为了确认英治是否真如安西所言那种万分冷酷的男人,就拜托直哉帮忙调查。直哉为了还债则抢走了美樱从英治那里得到的那笔钱。之后优贵到医院来找美樱。

  第二天美樱把自己和直哉的事情告诉了优贵,优贵告诉她英治知道美樱内心的痛苦,所以英治才会从不问美樱骗自己的原因。

  英治得知因为小雫安西愿意借钱给自己,于是跑去找安西,安西亲口承认美樱的确是自己安排的一个局。

  英治回到家后告诉女儿放学后就去安西家,更告知桂子会和她一起,让小雫大喜过望,但英治自己不会去则遭到了女儿的反对。小雫要求以后也一直和爸爸在一起,英治却不肯同意,难过的小雫当即转身飞奔而去。

  英治焦急地和四条健吾一起四处寻找小雫时,美樱打来了电话,原来小雫现在美樱家。英治表示不希望和岳父争夺女儿的抚养权,愿意自动放手。美樱却敏锐地指出英治明显是在怕什么,对这个问题英治却不肯回答。

第八集 再见了爸爸

  英治决定放弃小雫的抚养权,并开始准备关闭花店的事宜。这天小雫的班主任要求英治到学校来,英治发现班上所有小朋友都戴着头套遮住本来面目,小雫要求父亲从孩子里面分出谁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如果答错了小雫就不去安西那里,但如果答对了,小雫就必须去安西那里。

  虽然孩子们并排站在一起无分轩轾,但身为父亲的英治怎么可能不认得自己的女儿,英治很肯定地指出这群孩子里面并没有小雫,并在一堆扫除用具中找出了小雫。

  另一方面,美樱让桂子转告英治,找到了小雫母亲生前拍的录影带,让桂子产生了混乱,最让她吃惊的,却是原来英治和美樱都知道彼此的事情但却都装做不知道,且明显打算继续这样维持下去。

  直哉为了还债偷了英治给美樱的钱,并因此感到羞愧开始避开大家,却又有些放心不下英治跑去找美樱,美樱气愤地把直哉关进了厕所就走开了。不久四条和小野优贵来了,四条把直哉从厕所里放了出来,并告诉他英治现在多么悲惨。

第九集 冲击!所有的事实

  神山舜突然出现在英治面前,他是在国外工作的外科医生,这次是因为有困难的手术被安西找回来的,阿舜对安西和英治的关系一无所知。

  英治关掉了花店就没有了收入来源,美樱劝他到自己这边来打工。结果这天从医院回家途中,美樱偶然邂逅了阿舜,并被对方用计程车送回了家。在车里时美樱对阿舜的态度极其不满。

  此时小野优贵要求直哉把钱还来,一方面又担心失去踪影的四条,于是跑去找住在美樱家的英治商量。不久美樱和阿舜的车子到了,四人突然面对面。

  美樱和小野都发现英治和阿舜之间似乎有什么,阿舜告诉英治自己是无名战士,小野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但美樱却完全没明白。阿舜更得知英治从来不卖玫瑰。

  四条成功拿回了英治的钱,更从桂子那里得知原来小雫并不是英治的亲生女儿。另一方面,直哉则在努力寻找小雫的亲生父亲,发现小雫的妈妈生前和小野毕业于同一所大学。

第十集 为了得回爱

  英治和美樱之间变得陌生起来,于是两人的同住生活就此告终。美樱的父亲平川要接受一项很困难的手术,为他执刀的人就是阿舜,安西更告诉美樱,阿舜就是小雫的亲生父亲。

  美樱跑去找阿舜指出英治代替他承受了安西的憎恨,他应该自己负担起来,更把小雫就是他女儿的事情也告诉了阿舜。

  英治和小野、桂子一起聚集在了四条的茶餐厅,四条等人向英治挑明自己已经知道他和小雫真正的关系了,并发誓决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小雫。

  阿舜为了求证小雫的事情跑来找英治,英治承认他的确是小雫的亲生父亲,并指出当初小雫的妈妈琉璃很希望能和阿舜共建一个家庭。但阿舜根本不肯接受英治这番说辞,他无法接受自己有个孩子的事实。英治却指出安西实际上也已经知道他就是小雫亲生父亲的事。

  阿舜去见小野,并把自己和英治小时候发生的惊人事情告诉了小野。

  到了平川动手术的日子,手术前阿舜在美樱的陪同下去找安西,并提出要求,如果要自己为平川动手术,那么安西就必须忘记阿舜和琉璃的关系。这么过分的条件安西根本不可能答应,于是阿舜拒绝动手术离开了医院。

大结局 贩卖玫瑰的花店~一滴眼泪……

  英治在电话里把自己不是小雫亲生父亲的事情告诉了她,让小雫大受打击,不过英治对小雫保证即便如此,今后也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改变。

  眼见英治如此,阿舜终于经不住美樱的恳求返回医院,并走进手术室开始为平川动手术。但很快平川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众人的抢救也都无济于事,阿舜把美樱带进了手术室,让她不停呼唤父亲希望奇迹出现。美樱拼命呼唤着父亲,终于平川的心脏奇迹般地重新开始跳动起来。阿舜于是开始为平川动手术,且最终手术获得了成功。

  英治被安西叫了去,安西告诉他愿意出资协助他再开花店。但英治却以找朋友借为由拒绝了安西的帮助,并把花店的房契也拿了出来。安西现在已经得知原来当初琉璃怀孕期间,是英治在一旁温柔鼓励并抚养了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的小雫,为此安西非常感激英治。安西更表示会把小雫还给英治。英治却指出孩子应该跟着亲生外公长大比较好。

  阿舜回美国去了,英治则为花店重新开张忙碌着,这笔钱是阿舜借给他的。

  花店已经重开一年了,英治开始在店里摆放玫瑰花,但美樱和平川依然毫无音信。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