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剧集为一部喜剧,讲述小栗旬是一个老好人,为了帮助朋友以致自己负债累累,他为了还债而作出不同的挑战;剧集的主题是「有很多比金钱更加重要的事情」。

  曾出演《花样男子2》中花沢类、《偷偷爱着你》中佐野泉的小栗旬此次将一反冷酷形象、轻松挑战冒失又楽天的的贫穷大学生。也是自他95年出道以来,终于迎来了独当一面的时刻。平时总是说“想小小颠覆一下各位支持我的影迷的想法”,就选择了比较轻浮的贫穷学生一角。读过拟订的原案后小栗旬透露:“最近心情比较愉快、能诠释这样一个角色我感到很荣幸。”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大三学生小山一美是个赤贫精神上却极度丰富的开朗青年,总被周围的人骂笨蛋,却依然烂好人到不会拒绝别人请求的地步。这种性格导致他刚进大学时就因为无法拒绝别人的邀请,参加了所有21个社团。却也因此受惠不少,比如朋友很多,但也把钱都花在了和朋友的交往中。

  他是个朋友遇到困难宁愿自己借钱去帮忙的人,一美的信念就是“朋友比金钱重要”。

  所谓好人有好报,一美已经找到了毕业后就职的公司,所以他坚信一旦上班就能结束学生时代的债台。

  这天一美接到小堇的电话,声称喝醉酒把黑社会认识的车弄坏了,要赔偿需要20万,其实这是有人冒充小堇打电话来诈骗,但从来不知道怀疑别人的一美轻易就相信了,并为此借了20万日元给了来拿钱的那两个男人。

  这两个嘲笑轻易上当的一美很笨的男子,就是享受非法放债带来的乐趣的传说中的牛郎OmuOmu的弟弟照辉和Chargee。

  事后知道自己被骗的一美去找这两人想拿回20万,遇到了引田修三和中原未海,他们都是找OmuOmu借钱的人。

第二集

  一美梦到母亲被OmuOmu拉去抵债,并因为这个噩梦陷入了低潮,却遇到了在扔圆形年糕的Chargee和照辉,于是把那些年糕都拎回来,打算和未海以及引田一起吃掉。

  三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讨论起借债的痛苦,于是一起发誓再也不借钱了。但未海完全没办法消除自己的购物欲,很快就再次开始借钱。当一美到OmuOmu的家去还钱时未海打来了想借钱的电话,一美想都没想就把那通电话挂断了。

  愤怒的未海因此去找一美算账,并指责无所谓的一美一点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情,虽然从引田那里知道未海的情况并因此很担心,一美却始终故意面无表情,他却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让白石很担心。

  另一方面,小堇来找一美帮忙教自己认识的孩子做引体向上,答应下来的一美很快就开始和小朋友一起引体向上了,白石看到两人这么努力的样子,就在一美不在的时候和小朋友一起练习。

  一美对白石的做法很感动,再次坚信对自己来说,对谁有什么牵挂才是最重要的,并下定决心继续帮未海。

第三集

  Chargee和照辉一起来到小山一美家,并把关于借钱利息的规矩告诉了他,十天就会增加一成,也就是说现在的106万日元很快就会变成3000万,这让一美大吃了一惊。

  一美和引田修三以及中原未海约定今后再也不借钱了,在学校新城却拜托一美帮忙参加台球大赛,为此从不会拒绝他人的一美又满口答应,并很快开始练习台球。

  另一方面为了还债一美到工地去打工,邻居白石凉看一美每天这么辛苦,很担心他会过劳而倒下。这天一美去打工途中碰上了未海,并告诉他自己看到引田和一个女人亲密地走在一起,而实际上引田就要和那个女人结婚了。

  于是一美每天就这样超级忙碌地度过,并从照辉那里听说,原来引田会来借高利贷,是因为曾遭遇结婚欺诈。

  而最近引田又因为要结婚兴高采烈了起来,但她的未婚妻却告诉引田,自己的父亲因为事业失败只能取消婚礼。

  一美回到工地继续打工,一个喝醉的年轻人来找和他一起打工的大叔,引田当即喝斥了年轻人把他赶走,看到这一幕的一美称赞引田很有男人味。

第四集

  OmuOmu要求一美一个星期内还完,为此一美不得不和引田跟未海商量,引田提议他干脆去赌马,未海和一美为他这番话吃了一惊,不过去试着赌了一把却大获全胜,一美终于可以把钱一次还清了。

  到了约定还钱的时间,一美却被邻居白石凉叫了出去,他告诉一美自己想写情书向新城求爱,但期限马上就要到了,一美赶紧跑去还钱,可惜因为OmuOmu从中作梗最后一美也没能还成钱。

  OmuOmu原以为一美会因此大怒,没想到一美只是表示这钱太容易得到还不了也好,OmuOmu则指出管它怎么得来的钱始终还是钱,并告诉一美可以拿这笔钱做投资来钱滚钱。

  对此一美表现得并不热衷,稍后却遇到了Chargee和照辉,他告诉两人自己再也不会受他们的骗了,可惜Chargee故意在他面前自暴自弃说没钱存,大表同情的一美结果又上了他一次当。

  一美把这件事告诉了引田和未海,最后决定手上这笔钱只能拿去投资,于是未海和引田就把剩下的钱又拿去赌马了。

  一美回到家里,白石因为那封情书又跑了过来。表示为了新城愿意借1000万,一美为此感动得哭了起来。

第五集

  OmuOmu指责一美明明债台高筑,却一点自觉也没有。并告诉他如果能放弃现在的生活就可以不算利息还钱,于是一美把公寓抵押了出去。经过一番手续之后一美搞定却始终没有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为此其母静江特地从福冈赶来找儿子,一美为突然住到家里来的母亲一直不走感到着急。

  为了不让母亲知道自己过着借债的悲惨生活,一美不得不四处拜托大家不要说,尤其是OmuOmu,最终OmuOmu妥协在一美诚恳的拜托下。一美更拜托白石帮忙照顾自己的母亲,于是白石带着静江参观东京,并跟她讨论自己跟新城约会的事情。

  到了傍晚,未海跑来找一美商量借东西的事情,刚巧会来的静江以为她是一美的女朋友。为了帮一美隐瞒借钱的事情,未海只好胡乱答应着。

  第二天一美继续去店里打工,不久未海和静江却跑来了。明明是打工日白石却一直没出现,让一美和店长都很担心。

  此时正在上班的引田打来电话,解释白石正在帮一个迷路的孩子找家,听闻此话一美飞奔出店。

  趁此机会OmuOmu带着静江去了一家牛郎俱乐部,问她为什么一美总是笑嘻嘻的,于是静江开始讲述一段儿子的过去。

第六集

  一美开始过流浪生活了,但却在公园过夜时被赶了出来,更倒霉的是掉进了大型垃圾堆。朋友砂川跑来找一美帮忙,想处理自己的电视机,于是一美跑到网上帮他留言,并开始考虑做物品交换中介的可能性。

  白石发现一美没有再回公寓来,就跑去找一美并表示愿意留一美在自己这边住。之后一美就开始借宿在白石家,而他物品交换的生意也渐渐上了正轨。

  一美开始安于现状认为目前的生活很不错,OmuOmu却指出他这种生活毫无意义可言。Chargee和照辉告诉一美,才17岁的白石却有高达1000万的借债,OmuOmu则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一天晚上,一美告诉白石自己最忌讳的就是欠债,白石当即变得很不知所措。一美很担心才17岁就有沉重负债的白石。

  这天一美和白石正在店里打工时,引田跑来找他们。引田要求白石把他以前找人时用的照片拿出来给自己看看,当白石把父亲的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后,引田和一美大吃了一惊。引田称自己追了一个姓白石的偷自行车的贼,而一美则说照片里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在公园露宿时遇到的流浪汉。

第七集

  一大早一美就开始忙着自己的交换业务,但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却让白石担心不已,因为头天晚上一美去了就业处的内定者联欢会,但回来后却说什么不会去上班了云云。

  白石跑去找未海,告诉她一美之所以会欠下上千万都是因为自己。另一方面,引田怒气冲冲地回到OmuOmu家告诉他自己要和一美绝交,让OmuOmu很吃惊又很感兴趣。

  未海跑去见一美鼓励他继续努力找工作,一美什么也没说继续去忙着找工作。

  第二天一美又去了内定者联欢会,OmuOmu居然作为特别嘉宾上台演讲,一直逃避着不肯再见OmuOmu的一美结果还是又见到了他。在OmuOmu演讲完毕之后举办的派对上,他居然把一美欠债多达上千万的事情告诉了人事部部长。

  一美每天都要忙着打工还钱及处理物物交换,看不过眼的白石于是开始学电脑想帮一美。此时一美的工作发生了问题,交换A方把沙发交换给别人的时候把戒指也掉落在了沙发上,他想把戒指要回来,但交换B方已经把沙发丢了。为了安抚愤怒的客户一美独自一人跑到垃圾场去四处寻找那枚戒指,结果一直没回家让白石担心不已,和未海一起跑到垃圾场去找他。

第八集

  OmuOmu把未海叫了出去,告知以前自己的恋人得重病,最后因为没钱做手术和住院死了。未海把这件事情转述给了一美和引田。引田当即认为OmuOmu不过是在编故事,但一美却相信了。

  此时OmuOmu经营的牛郎俱乐部发生了骚动,OmuOmu赶去发现照辉被一群牛郎吊在空中,似乎是因为他惹恼了一位熟客。OmuOmu当着客人的面表示会辞退照辉,跟照辉感情很好的Chargee则表示要跟照辉一起离开。

  一美回到家时白石的父亲来了,白石爸爸把当初卖房子得到的400万给了一美,一美表示不能接受,白石爸爸则表示帮儿子还钱是为了拉近父子间的关系。听了他这番话一美收下了这笔钱,为了儿子白石爸爸更给白石买了一台电脑。

  当白石回到家里的时候,一美把他父亲来过的事情告诉了他,白石爸爸很高兴儿子努力学电脑,因为白石曾经梦想将来能干IT这一行,为此一美和白石都很开心。

  另一方面,失业了的Chargee和照辉希望来一美这边做事,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炒鱿鱼的一美则指出还是OmuOmu那边工作比较好。最终一美还是因为物品交换业务太过繁忙,答应让两人来打工并按时支付工资,但随即一美发现事情没可能这么顺利,明明教得很用心但他们怎么都做不好,让一美大感头疼。

第九集 大结局

  OmuOmu告诉一美这次是最后的比赛了,并把他带到了仓库,和上次一样,他要求一美在次日凌晨6点以前粘好222万个信封。但这一次 OmuOmu不准一美拿钱,他想看看没有钱的话一美还能不能有这么多朋友。如果一美获胜那么他欠下的钱就一笔勾销,反之则必须真心承认金钱万能,并向 OmuOmu下跪磕头认输。

  对此引田和未海表示担心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美则表示会再相信大家一次。引田被他一番真诚的话所打动,表示应该尽早把大家都叫出来。引田和未海首先开始帮忙糊信封,一美则开始发短信召集朋友来帮忙。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却一直没人来,未海和引田忍不住跑去看一美短信的内容,指出应该写得更加可怜且充满了危机感,未海自告奋勇帮忙写短信内容,这次召集来了新城和砂川贵之两人,但除此以外却也没人再来,于是引田表示自己帮忙来写短信求助。这次来了不少人让一美大喜过望,就连照辉也出现了。

  虽然总共只有八个人,但没来的人一美依然发了短信过去表示感谢,所以八人开始拼命糊信封,但时间是无情的很快凌晨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