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枝梅》讲述了朝鲜中期的侠盗一枝梅与当权者和腐朽的社会制度进行抗争的故事,剧中将通过当时朝鲜王朝的种种腐败来讽刺当今韩国社会存在的官场与黑势力勾结、高官子弟享有特权、作弊风气等社会现象.

  朝鲜时代中期,有一个活在百姓心中的侠盗,他就是一枝梅。他是专门惩罚有钱有势,有武力的贪官。由于不知道他的来历,他成为朝廷官员们最疼痛的罪犯,也是穷困百姓们的希望。偶然的机会他与卞植的女儿恩彩相遇,并陷入爱情。

韩剧《一枝梅》主要人物介绍:
  李准基 饰 一枝梅/容伊

  有样东西,我必须要找到,在找到它之前我不会被抓到的。8岁的时候,亲眼看到父亲被人杀害的一幕,但是他不敢喊出来。因父亲的死亡他成了锁头的干儿子,改名为容伊,长大后成为市面上的小混混。偶然知道父亲的死因背后有着没有揭开的秘密。只有一个线索,就是杀死父亲的那把剑上印着的花纹。为了寻找剑的主人,容伊选择当一名盗贼。就这样,他成为一枝梅。

  韩孝珠 饰 恩彩/卞植的女儿哪怕只是一次,请你把面纱揭开吧。即使不能再看到你,我也不会后悔,因为你已经偷走了我的心。稳重、聪明,不同于那个时代普通女人,非常关注当时时代的变化。朝鲜时代第一个想出发展旅馆业的人,以父亲的名义开始了旅馆业,并取得大成功。用得来的资金暗地里帮助穷困的百姓。与哥哥时烷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常常帮助被家人冷落、被时烷折磨的同父异母的哥哥时厚。对待时烷时是个温柔的女人,但对亲哥哥时烷却是凶巴巴的妹妹。当听到世人讨论一枝梅,开始关注他并产生了爱情。

  朴时厚 饰 时厚/义金府罗将

  我想疯狂地抓住你。我不当市面上的混混,像人一样生活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抓住你,一枝梅。丹雅生下的孩子,9岁之前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是小偷锁头。 9岁时在一次为卞植做事的时候,因卞植差点丧命。之后丹雅找到卞植,告诉他时厚是他的亲生儿子的事情,从此在卞植家做了下人。虽然是他一直梦想的生活,但时烷的折磨和家人的无视,把他推向绝望的边缘。为了得到家人的认可,也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时厚必须要抓到一枝梅。深爱时烷的妹妹恩彩,当知道恩彩爱着一枝梅后,更加疯狂地要抓到一枝梅。

  李英雅 饰 奉顺/孔吉和尚的养女

  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之前的生活是多么艰辛。现在开始我会保护你。与孔吉和尚是配合默契的一对父女诈骗团伙。在全国各地进行行骗,与养父事事对付。整天抱怨孔吉,是个又老又无用的老头子,但其实是世界上最信任,也是最依靠的父女关系。四处行骗的他们来到汉阳南门的市面上。原本想骗容伊的她反被容伊抓来当人质,直到还清债为止。虽然爱着容伊,但知道他喜欢恩彩后痛苦。

分集剧情:
第1集

  深夜,蒙着面的一支梅躲开守着城门的守门长,潜入进了铁门里。跳跃几次后,一支梅随即来到了内需司(朝鲜时代负责王室财政的部门)。虽然周围戒备森严,但他顺利地走入了宝物仓库里。在那里他轻松解决掉潜伏在里面的武士,留下一支梅花后离开。

  时间追随到13年前的仁祖9年间,李元浩问正在画梅花的谦,为什么那么多花中唯独喜欢梅花,谦回答说梅花像樱花但又不夸张,给人很和平的感觉, 所以喜欢梅花。

  汉阳附近的一个村落着火,人们四处逃命。孟仁的妻子背着奉顺拼命向前跑,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她嘱咐奉顺不要回头向前跑。

  同一时刻,和李元浩一起第一次来到汉阳的谦看着汉阳的面貌,内心隐隐感到失望,在这里他与奉顺第一次相遇。同一时刻,时厚却因意外被人当成了小偷。

第2集

  在柜子里,谦恐惧地透过柜子的锁眼看着外面。这时勇济与谦的眼神相碰,但勇济说里面什么都没有,之后走出房间。随后走进房间的锁头发现倒在脚下的人,不禁大吃一惊。谦在柜子里喊着救命,这时官兵闯进来,锁头慌忙把谦救了出来。

  第二天,丹去官衙送去缝制好的衣服,听到谦的父亲李元浩是逆贼的消息,心情沉重起来。她空虚地说着自己还没有报仇李元浩就这么先行离开,之后要把谦送去衙门。锁头安慰丹要镇定。锁头回想起十年前娶过来丹时候。

  谦清醒后来到家中,看着变成废墟的家,他忍不住痛哭起来。谦在梅花树上刻着文章,发誓不会忘记这件事情。这时官军闯了进来,谦在逃跑中遇到奉顺的哥哥水幕,恳求他帮助自己。想念着父亲的谦大哭,奉顺把吃的东西递给他。

第3集

  在冻冰的河中间,容伊拼命挣扎着,但是由于绑在腿上的石头,他的气息越来越弱了下来。

  锁头带着大植四处寻找失踪的容伊,他知道时莞的计策之后,威胁他把容伊还给自己。这时时侯出现,把时莞从锁头那里救了出来。

  随后睁开眼睛的容伊面对沈其远问自己是不是李谦的问题时,回答说自己叫容伊。之后沈其远放了容伊,让权亿好好监视容伊的一举一动。

  容伊听到爸爸锁头因对时莞施行暴行要被斩手的消息后大吃一惊,他跑到官府大喊冤枉,官府人员让容伊找边氏父子赔礼。

第4集

  在决斗场,正在和时候竞技的容伊晕倒在地上。时候叫他投降,但容伊告诉他如果自己放弃,父亲锁头的手臂就会被砍掉,所以自己绝对不会投降。时候趁机把容伊的面具揭开,才知道和自己打斗的人就是容伊。

  容伊提着钱袋从山路走下来,他回想起自己的过去,感到头更加疼痛,这时武伊和手下追了过来,容伊慌忙 逃跑。但最终被武伊抓到。容伊问武伊为什么要一直追踪自己,被得知自己也许就是李元浩的儿子的话,容伊坚决否认自己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正在抓捕厅的锁头即将被断手臂,最后以拔牙的处罚躲过了砍手臂的严刑。容伊在山中暂时失去知觉,回到家后他又想起自己记不清的童年记忆,头又开始疼起来,他回想起沈基元说的话。

第5集

  在义禁府门前,容伊自言自语地向着妈妈和姐姐说再忍一忍,自己马上就会去救她们。随后从义禁府后墙转回来的容伊眼神变得决然。同一时刻,边植从金益熙和李植那里听到要参加密谋逆反的会议,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武伊翻墙到书库中点火,过一会才发现着火的容伊边喊着不能在那里点火,边跑进火海中。火势迅速猛烈起来,容伊在里面四处寻着文书,被罗将们拉了出来。

  容伊发现了沈基元和权斗亨要告诉自己关于父亲李元浩的事情的布,他双手颤抖着拿着那块布。

第6集

  喜奉从姜使令那里救出妍,妍对他表示谢意,并问起与谦是什么关系,喜奉回答说自己和谦是称兄道弟的关系,让妍到江边等着,自己和谦会把她救出来。但是在一旁听到的姜使令却把妍抓了起来,同一时刻,与喜奉一起在等着妍的容伊见她一直不出现,内心隐隐有了不祥之感。

  从姜使令那里逃跑的妍来到了河边,却被官兵们追赶到,容伊看着一切,对自己无法出面救姐姐而感到痛心。锁头看着礼曹使令贴出的科举壁报,对丹说不知容伊准备得怎样了,丹把咨文纸扔了过来,容伊露出天真的表情。

  锁头偷偷地从墙壁外把包着各种麦牙糖的纸扔进去,时厚知道后嘴边露出淡淡的微笑。到了科举的日子,在武科考场上时厚射箭连连命中。深夜,容伊在北村妓院跟人们讲起妍的容貌和打扮。

第7集

  在断头台上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容伊望着这一切痛苦得浑身颤抖。这时张万东搂住容伊的肩膀,容伊假装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回到家后锁头和丹担心地望着他,容伊故意和他们开玩笑。等到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容伊回想起妍最后的样子,捂着嘴痛苦不已。

  深夜,容伊找到以前的家,他摸着刻在梅花树上的纹样,之后来到纹身所,在心脏下面的部位刻上了与树上的一样的纹样。随即针刺在胸口上流下了血,但容伊表情不变,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出仇人。

  金榜题名的时厚来到妓院喝酒庆祝,喝醉后流着泪说有个女人因自己而死,韩氏夫人心疼地问他缘由,随后她想起了谦。时厚志愿当上罗将,正在调查刻着纹样刀的容伊从铁匠那里得知虽然这是著名的士大夫的纹样,但已经很难找到主人,容伊听后感到绝望,随后听到喜奉讲起与士大夫间的因缘后,不禁眼前一亮…

第8集

  在户曹判师李明一的美术品仓库中,一枝梅拿起陈列的剑一个个观察着,但没有发现要找的纹样,他拿起眼前的一个筒走出来,但发现里面是一幅画后,把它丢在路边。在义禁府,时菀傲慢地看着时厚说自己放弃司谏院的职位而志愿来到义禁府的原因就是为了给人们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之后突然又问时厚恩彩是个什么样的人,让时厚摸不着头脑。

  李明一发现自己的高价画被偷后勃然大怒,边植令禁府都事时菀抓到罪犯。时菀以抓犯人的名义四处搜查,罗将时厚偶然发现了画筒。随后在大植的家里发现了画,大植因此被严刑拷打。

  容伊认为大植是因为自己被严刑拷打,不禁感到心痛。容伊与奉顺、兴谦一起来到昌德宫弘化门,正在敲锣打鼓的容伊趁乱溜进宫里为大植喊冤,这时仁祖出现,与容伊面对面地相遇。

第9集

  时厚开始在一枝梅劫持推车的现场调查案件,并向聚集的人们说明情况。人们纷纷表示虽然不知道是何方高人,但都觉得很了不起,随后忙着说起一枝梅的容貌。这个消息传到锁头的耳朵里,一枝梅在现场留下梅花的事情迅速被传开。

  容伊在大街上四处发现自己的肖像,随后听到锁头说起户判大监家的秘密锁头就是他做的话,表情不禁僵硬起来。正在打探黑珍珠价格的容伊看到车洪调戏恩彩,出面替恩彩挨打。这时时厚出现下令整理现场,之后搜查容伊的全身,但那时黑珍珠已经在恩彩的衣服里。被边植打了耳光的时厚来找韩氏夫人。

第10集

  容伊和时菀一起来到妓院,容伊品尝梭鱼食酸,回想起过去母亲韩氏夫人做的味道。正巧韩氏夫人走进房间,但与容伊擦肩而过。

  丢失虎抓玩具的容伊焦虑地站在宫廷门前寻找着,同一时刻,奉顺拿着玩具在宫前寻找主人。偶然与奉顺相遇的奉顺看到她手上的玩具,兴奋地一把拿过来,告诉奉顺是自己的东西,令奉顺愣住。随后奉顺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猜测保护自己的谦就是容伊。

  深夜,一枝梅来到正在聚会的沈伊烈大监的房间,偷走了屋内的黄金癞蛤蟆,留下了一枝血色梅花。一枝梅出现的消息让宴会场一片混乱,突然有人发现了他,边植愤怒地拿箭瞄准一枝梅。

第11集

  恩彩从乞丐村出来,这时一枝梅突然出现,一把抢走了恩彩手中的灯笼,让恩彩大吃一惊,随后恩彩发现是一枝梅后,露出了羞涩的微笑。这时远处传来声音,两个人慌忙躲到大树后面,彼此近距离地看着对方,两个人不知说什么好。恩彩说听说过一枝梅很会画梅花,一枝梅望着她问怕不怕自己。

  第二天,正在客栈施工场的恩彩听到人们说着一枝梅夜里给很多人留下钱和食物的事情,内心对一枝梅充满感激,这时容伊吹着口哨出现,恩彩反感地看着他。容伊对恩彩说在客栈里铺上炕如何,恩彩听后灵机一动,把这个方法告诉给边植。边植听后在仁祖和大臣面前装出是自己想出的方法一般说起想消除山火就需要炕,他的一番话得到众人的称赞。

  夜里,一枝梅通过恩彩获得天友会的名簿册,他在梅花树前发誓把害死父亲和姐姐人们带到这里来跪拜,说完他因痛苦浑身发抖。在天友会会员判决师金连家屋顶上,一枝梅挖洞把鱼钩放了下去。几天后,一枝梅去找恩彩的时候与时厚相遇,时厚拿刀紧追一枝梅。

第12集

  孔葛看到受伤的容伊,赶紧为他治疗。正在给容伊擦身体上的血迹的孔葛看到胸前刻着的纹样,眼睛不禁睁大。随后醒来的容伊从喜奉那里听到天友会会员公判大监要去东瀛的消息,开始陷入了沉思。

  时厚奉边植的令去恩彩那里拿天友会名簿册,发现恩彩的书籍顺序变动,不禁产生疑虑。时厚问恩彩一枝梅是否来过,恩彩慌张得回答不出。边植为找不到一枝梅而焦虑不安,时厚说一枝梅出没偷走财物的地方都是天友会会员的家的事情。

  夜里,一枝梅偷偷潜入正和妓女在一起的时菀的屋里,迅速把他绑起来后扔进井里,痛快地报了仇,之后转身逃跑,不料时厚追过来用剑瞄准他。被救出的时菀也愤怒地追了过来,反被关进了冰窟里。

  容伊偶然加入市井帮派的斗殴,身负重伤的容伊因伤口皱起眉头,这时孔葛突然出现,用武夫护住容伊。容伊的眼神变得犀利,随即跪拜孔葛请求收自己为徒,孔葛突然把抹布扔在容伊的脸上。

第13集

  恩彩在士大夫家等众人面前介绍自己的客栈-金楼阁,边植炫耀着说这里是高档的住宿场所。容伊在无人岛从孔葛那里学习武艺,他的武艺日益提高。同一时刻,时厚和史天正在进行武艺对决。

  夜里,恩彩走到正在练习射箭的时厚身边,拜托他教自己射箭。容伊从孔葛那里获赠钝刀,并听到了杀人剑和活人剑的故事。容伊回想起小时候父亲李元浩曾教自己要握着拯救世界,拯救百姓的活人剑的话,忍不住紧握起拳头。

  奉顺在街上说着容伊要回来的消息,这时看到阳顺系着容伊送的红色带子,感到嫉妒的奉顺和她吵了起来。这时喝醉的郑治洪和手下骑着马奔跑过来,一把推倒阳顺后逃跑,阳顺因伤死去,奉顺愤怒地追赶治洪。从无人岛回来的容伊听到这个消息后,悲愤得眼睛发红。

第14集

  官衙正门前,民众日以继夜地参加集会,中间不断有人受伤,恩彩和丹、奉顺给人们分发饭团,安慰着集会的人们。郑明秀表情沉重地看着示威的人群,边植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着脸色。郑明秀恳求仁祖帮助自己,随后又说起前几天和世子相关的事件,令仁祖感到不快。

  时厚出现在民众面前,代替高位官僚读起说明文,更加愤怒的奉顺大声地说如果郑治洪没有做错就让他亲自出来解释。这时容伊发现了恩彩,走过去和她搭讪,说自己和恩彩太有缘分,随即和锁头等人准备马粪。

  人们手拿马粪高喊着让郑治洪出来,官衙门前围绕着紧张的气氛,随后手拿箭的武装兵士出现,众人看到向着自己瞄准的箭,忍不住惊呆。突然,穿着帅气的盔甲的一枝梅出现,把被绳子绑着的郑治洪举了起来。

第15集

  锁头从梦中醒来,深情地看着在一旁睡觉的容伊,抚摸着他的脸。这时容伊悄悄睁开眼睛。第二天,市场里的商贩们卖起一枝梅的盔甲、木剑、箭等物品。孩子们买到这些后抢着说自己是一枝梅。容伊嘲笑这些孩子们不懂事,反被孩子们的木剑扎上屁股。

  容伊和时菀一同来到前夜被盗的郑大人的家中,容伊发现有烧掉的灰,他偷偷把它擦掉,之后夸张地对时菀说也许一枝梅是从屋顶下来的。这时时厚指着门缝说一枝梅是从外面走进来,容伊听后暗自吃惊。恩彩对边植说收到一匹马,在一旁的丫鬟说这匹马又黑又快,干脆叫一枝马如何,恩彩听后笑了起来。

  深夜,容伊来到沈德的店铺,告诉奉顺要给她自由,奉顺靠近容伊要把嘴唇贴在他的唇上。容伊装扮成一枝梅之后来找恩彩,两个人一起来到容伊小时候的房子。在那里的梅花树下,恩彩告诉容伊自己遇到小时候的初恋情人,一枝梅听后大吃一惊。恩彩请求一枝梅摘下面具,一枝梅把系在额头上的黑色带子摘了下来,蒙住恩彩的眼睛,之后把嘴唇贴了过去。

第16集

  一枝梅把郑明秀父子送到去清国的船上的消息迅速在全国传开,边植劝仁祖解决郑明秀。郑明秀和郑志洪父子被驱逐,而仁祖的儿子9年之后回到故国,但仁祖内心并不喜悦。

  容伊听到孔葛和沈德要正式举行婚礼的消息后,也为没有举行过婚礼的锁头和丹准备婚礼。

  一名叫七星的人来找时厚,要告诉他出生秘密。

第17集

  身受重伤的锁头从义金府抬了出来,时厚慌张地背着锁头跑回家。锁头告诉时厚丹没有任何错,也拜托他照顾容伊。回到家后,锁头对丹说自己现在明白以前李元浩拜托自己好好照顾丹的原因,丹流着泪说出自己对锁头的感情。

  容伊发现被撕的纸张和自己的一枝梅服装不见,心里猜出了所以然。容伊装扮成一枝梅悄悄潜入徐英秀大人的家中,发现他已经离开人世后不禁呆住,之后与等候在那里的士兵展开搏斗。

第18集

  在边植的秘密仓库前,恩彩持边植的的刀欲刺一枝梅,他飞快地躲避,并查看刀的纹样,见没有纹样,一枝梅握着刀抓住了恩彩,边植求他不要伤害恩彩。一枝梅问边植反叛核心人物,边植听后慌张起来。

  容伊来到梅花树下,看着梅花树上的纹样回想着父亲,偶然发现树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不禁大吃一惊。这时奉顺出现,告诉容伊自己为他买了树,并说出小时候见面的事情,容伊听后大吃一惊。

第19集

  在丛林里,史川向跪在地上的时厚举起了刀,这时听到部下说一枝梅和武伊正在对峙的话,史川眼前一亮。容伊从沈德那里接到孔葛留下的信笺,打开看后表情吃惊。

  第二天,容伊故意接近时菀,打听到宫里的军队情况。边植被派去济州岛当牧师,他第一次向时厚说出埋藏在心里很久的话,时厚听后大吃一惊。

第20集

  一枝梅知道了六个纹样合起来后是王的宝物仓库的事实,于是走进仓库。里面玄机重重,走到头出现了王的肖像画,一枝梅知道王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的事情。王告诉容伊所有的事实,容伊把王劫持到梅花树底下,让他向所有人祈求原谅。一枝梅要求王退位,发誓如果他不退位,到时自己还会去劫持。容伊独自在梅花树下哭泣,这时被王的护卫兵袭击,两个人展开激烈的搏斗。一枝梅打败护卫兵后欲转身离开,这时护卫兵从后面袭击一枝梅,一枝梅缓缓倒下。

  四年后,王没有履行诺言,画有一枝梅的纸出现在宫中……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