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剧讲述的是一群年轻人,各自有自己说不出口的烦恼,为了追求生命的温暖而住在一起,学习到友情的重要性的故事。长泽正美,上野树里和瑛太三位年轻的演员,挑战了这意义深刻的题材。

  蓝田美知留(长泽雅美饰)的男友吉川宗佑(锦户亮饰)是个对爱情疑心重重的人,刚刚同居便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因为短信、电话之类的怀疑美知留,到暴怒,到毒打……而岸本瑠可(上野树里 饰)跟蓝田美知留是很好的朋友,在第一集里震撼的接吻了…

  水岛武(瑛太饰)乃化妆师、酒吧调酒师,泷川绘理(水川亚纱美饰)乃岸本瑠可室友,各有苦楚的四个人一起追求温暖。

日剧《最后的朋友》主要人物介绍:
  蓝田美知留——长泽雅美(饰)

  美容师助理。性格开朗但优柔寡断。成长于单亲家庭。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幸福,和比自己年长的男朋友同居,但是由于一些原因躲到朋友岸本瑠可处,并与其一起居住。开始把水岛武作为自己倾诉的对象,后来又对其感兴趣,但是又害怕再次恋爱。

  及川宗佑——锦户亮 (饰)

  蓝田美知留的男朋友。表面上头脑灵活,人缘好,做事面面俱到,非常成熟。背地里却是一个变态狂,对恋人施加暴力。

  岸本瑠可——上野树里 (饰)

  生性要强。外表爽朗活泼,内心却容易受伤。有不能对亲友甚至是父母说的深刻烦恼。但是对人温柔,非常照顾人,很多人对其抱有爱慕之心。生活目的明确,为成为全日本摩托车越野赛的冠军而努力着。

  水岛武——瑛太 (饰)

  立志成为发型设计师。打扮中性,没有“男人”的感觉。由于其独特的胸怀和温柔,和很多女子成为了好朋友。其实他有做爱恐惧症。

  泷川绘理——水川亚纱美 (饰)

  客机乘务员。和自己的室友岸本瑠可无所不谈,而且喜欢用男性用语。虽然既小气嘴又快,但是本性善良。说话诚实,是一个个人主义者。不管男女、国籍、性格,朋友非常多。

  蓝田千夏——倍赏美津子(饰)

  蓝田美知留的母亲。在与丈夫离婚后一直和女儿生活在租赁的公寓中。有时还带男人进门。现在,以女儿蓝田美知留支付公寓的房租为前提,允许女儿出去外面居住。

  岸本修治——平田满 (饰)

  岸本瑠可的父亲。最理解岸本瑠可内心的人物。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做美容助理的蓝田美知留一次偶然遇到自己高中时候的好朋友岸本瑠可。岸本瑠可现在和朋友泷川绘理一起租房居住,她还问蓝田美知留要不要住到她那去。不过因为刚决定和男友及川宗佑同居的蓝田美知留拒绝了她的邀请。另外,岸本瑠可正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摩托车越野赛上。

  美发师水岛武在一家杂货店和岸本瑠可撞上,并拾到她掉落的杯子。但是当时岸本瑠可看到了蓝田美知留的身影,急忙追了上去,水岛武没能把杯子给她。翌日,水岛武再次遇到了岸本瑠可,但被岸本瑠可当作想要搭讪远远地甩在后面。

  一天岸本瑠可和同住的泷川绘理到酒吧喝酒,再次遇到了水岛武,原来水岛武在这家酒吧打工。他把修好的杯子拿给岸本瑠可看,从而消除了两人的误会。

  蓝田美知留在周末搬进了及川宗佑的公寓,她觉得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非常幸福。但是没过多久蓝田美知留就发现及川宗佑在翻看自己的手机,看到岸本瑠可的短信后他怀疑她同其他男人交往,并对她施以暴力。

  此后虽然及川宗佑很快又向其道歉,但蓝田美知留还是在雨夜离家出走,听到蓝田美知留电话留言的岸本瑠可立即狂奔着找到了她,并把她带回了自己租住的公寓。

第二集

  一天美知留说要回家找相册,离开宗佑去瑠可她们的公寓住了一晚上。宗佑见美知留迟迟不回家就去她工作的美容店找她。美知留问他是否对自己不出声就住在外面生气,宗佑把她紧紧抱住,要她千万不能离开他。

  翌日,瑠可的父亲修治来到她打工的地方找她。瑠可带着父亲来到水岛武打工的酒吧一起喝酒。刚开始修治还怀疑自己女儿是不是和水岛武交往,不过当知道不是之后放心了很多。

  另一方面,美知留在做饭时发现没有在家中找到的高中毕业留念册居然在及川宗佑家的书架最里面,打开发现瑠可的名字上画了个叉。

  一天,泷川绘理发现自己航空公司的前辈友彦有点奇怪,原来他发现自己妻子带男人到家中,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友彦在泷川绘理的帮助下,趁妻子不在时把家中的等离子电视搬了出去。那天晚上,瑠可她们就在自己家中观看DVD。

  那天美知留突然被告知要加班,没能按约定的时间回家。她一回家,宗佑就对她拳脚相加。这时,美知留的手机响起,是瑠可打来的,她没有接电话。但是宗佑命令她接,并且要在他面前打电话。美知留告诉瑠可以后尽量不要给她打电话。

  第二天,水岛武作为客人身份来美知留工作的美容店,并表示希望她能够为瑠可的摩托车越野赛加油。美知留说不能去为她加油,并要水岛武把一个守护符转交给瑠可。

第三集

  瑠可因为在摩托车越野赛上不慎摔倒受伤住院,美之留前去陪伴。棕佑来到医院,责备美之留没有按时回家,并把她拉出去暴打。而这正好被上厕所去的瑠可看到,她上前拦住宗佑保护美之留。不久,水岛武因为久久未见瑠可回来也出来查看。他感到事情不对劲,立刻抓住了拿着椅子的宗佑。瑠可责备宗佑为何对美之留暴力相加,他却回答说只是椅子翻了而已。瑠可觉得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一天瑠可来到美知留工作的美容店,在一起吃了午饭的时候,她挑明了和美之留谈论关于宗佑的事。可美之留说住在一起难免会起冲突,没什么要紧的。当瑠可拿美之留父亲喝完酒就家庭暴力说事的时候,美之留还庇护宗佑,说是只有他才是爱她的。瑠可听到这些,彻底放弃了。一次,美之留被一男客人点名理发。因为和宗佑约定不剪男人的头发,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

  那天晚上美之留与宗佑一起吃晚饭。当被问到工作的事情时,美之留不懂得如何说谎,哭诉说那只是工作,她也没办法,但是宗佑又逼问说是他重要还是客人重要。

第四集

  蓝田美知留因为与瑠可的事而与棕佑吵架,她不答应以后不和瑠可见面而被棕佑暴打。美知留来到瑠可和其他朋友一起租住的公寓寻求帮助。瑠可先让美知留冷静下来,并告诉她还是和宗佑分手比较妥当。瑠可说要靠暴力来解决事情那不是真正的爱,美知留听了此话眼泪直打转。瑠可希望泷川绘理,水岛武,友彦等都能帮忙保护美知留。

  瑠可建议美知留辞掉现在美容院的工作,并不要接棕佑的电话。并把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修治,要他别向任何人说出她们的住处。美知留感受到泷川绘理,水岛武,友彦他们的温情,并开始安心生活。在这期间,她收到很多宗佑的电话留言,说是再也不会对她施加暴力了。瑠可知道后警告她千万不要听信那些话,要是她回到宗佑身边,事情还是会和原来一样的。一次瑠可在越野赛场上练习,发现宗佑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看。

  瑠可打电话告诉水岛武宗佑出现了,并要他注意美知留的安全。瑠可叫上正好经过的摩托车越野教练林田一起去喝酒,也为了防范宗佑的跟踪。可是两人一喝就喝到深夜,醉醺醺的两人一边开玩笑一边回家,这时林田突然抱住瑠可吻了上去。

第五集

  美知留发现了在门口被雨浇透的宗佑,她赶紧打的把宗佑送回家,并为他裹上棉被。美知留想就这样离开,但是宗佑紧紧抓住她的手希望她能够留下来。但是美知留告诉他,她不想再次发生不愉快的事,决意离开了他。

  美知留来到已经很多次没有去上班的美容院,她低头恳求店长小百合能够让她继续留在那里。小百合被美知留的诚恳打动,答应她留下来。那时候,瑠可正在抓紧练习摩托车越野赛。但是瑠可看到美知留被宗佑带走那一幕,一直都无法专心练习。

  那天晚上,美知留回到了租住的房子,并告诉瑠可她们,她已经回到原来工作的美容院了。不过泷川绘理提出,在宗佑知道的地方工作美知留会不会很危险,美知留觉得只要自己不做错事就没问题。听到这,水岛武劝大家尊重美知留的意思。

  一日,水岛武工作下班后去接美知留。因为那天在瑠可家有一个派队,希望美知留也能参加。美知留和水岛武一起来到瑠可家,受到瑠可父母的热烈欢迎。以前美知留就经常来瑠可家做客。那天晚上美知留留宿在了瑠可老家。

  水岛武因为怕生,回到了租住的屋子。他一进门,发现泷川绘理在一个人喝闷酒。她陪友彦去和他的妻子谈论离婚的事,但是友彦突然说要回自己家,绘理只好一个人回来了。借着酒精的作用绘理想要吻水岛武,但是被他推开。

第六集

  美知留对瑠可说,其实她还想回到宗佑身边。美知留说因为她自己是一个很软弱的人,她也知道宗佑的软弱,于是赶去了宗佑家。美知留的话深深伤了瑠可,她开始动摇。

  在电话中宗佑告诉美知留他决定死了,美知留慌张地打开了宗佑家的门。她发现宗佑和往常一样在房子的最里边,满脸笑容地出来迎接美知留。宗佑说会买新的手机给她,没收了她原来的手机。而且,宗佑命令她烧掉毕业纪念册上瑠可的照片。美知留居然按照宗佑说的,把照片投入了火堆里。

  那天晚上,瑠可邀请水岛武和绘理去喝酒,喝得酩酊大醉。在水岛武的搀扶下才回到家中。回到家中发现了本应该回到妻子身边的友彦。友彦说经过讨论,两人暂时决定分居一段时间。瑠可听到这些,责备他是不是应该为绘理考虑考虑。开始是因为寂寞来到绘理身边,但是当妻子需要他的时候又回去,太狡猾了。友彦没有做出任何回答。但绘理说现在的关系就好,能够住在大家都喜欢的房子里。听绘理这么说i,瑠可也无话可说了。

  一日,水岛武因为担心美知留来到她工作的美容院。但是美知留已经辞职了。水岛武从美容院打听到宗佑的住址,决定前去看看。按响门铃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不过门没有关。水岛武觉得奇怪开门进去,他看到了一个完全变样的美知留。

第七集

  美知留因为不能处理好与瑠可之间的关系而烦恼,和水岛武商量。瑠可从学生时代就认定,不能让别人欺负美知留。瑠可不小心听到两人的谈话,并告诉水岛武美知留说的都是事实。瑠可听到一些伤心的话,本来她想把从未对人提起过的事告诉水岛武,最后她什么都没有说。

  一日,泷川绘理和友彦抽奖抽中游乐园的门票,美知留她们一起住的几个人决定去玩。一大早大家都在准备出发,瑠可的摩托车越野赛的教练林田来了。其实是瑠可希望林田能扮演她的恋人。林田也根据瑠可的希望,在大家面前宣布两人的交往。水岛武几乎没法掩饰自己心中的震惊。

  他们一行6人前去游乐园。水岛武看到相依相偎的瑠可和林田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不忍多看。那时候,他看到一家人来游乐园玩,原来是和丈夫孩子来玩的白幡优子,她也发现了水岛武,但是她当作没有看到。一时间以前的事一拥而上,水岛武再也无法忍受,逃离了现场。美知留发现了水岛武不对劲,没过多久就一起回了出租房。

  那天晚上,美知留告诉瑠可她已经决定和宗佑分手了。瑠可知道美知留是想要自己来做个了断,什么都没有说。一日,美知留打电话给宗佑。

第八集

  自从美知留跟水岛武告白之后,两人之间变得非常僵硬。美知留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她对水岛武说只是想在他不愉快的时候陪在他身边,并没有特别的期待。另外,瑠可决定搬出租住的房子,瞒着美知留她们自己来到了房产中介。瑠可告诉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自己半年后要去国外旅行。

  一日,直也来到他们的租住房,他把一封写给美知留的信交给了泷川绘理。原来那信是宗佑写来的。里面写道自己生病住院的事以及对美知留的思念。瑠可看到信件内容觉得这肯定是宗佑设下的圈套,没有让美知留知道的必要就把信扔了。

  第二天,泷川绘理来到宗佑信中写到的医院。发现宗佑真的生病住院,并告诉他信没有送到美知留手中。宗佑拜托泷川绘理一定要把自己写的几封信送到美知留处。泷川绘理回家后看了宗佑交给她的信,信中充满了对美知留的爱意。这时候友彦来了。因为两人打算去温泉旅行,她打算借瑠可的电脑查一下住宿预定的情况。这时泷川绘理看到了瑠可忘记关闭的关于变性手术的一页。

  那天晚上,水岛武工作回家,拿着邮箱里的邮件进门了。在里面有房产中介寄给瑠可的信。瑠可没有办法,只好跟大家说自己要搬家了。这事对美知留她们打击很大。

第九集

  一日美知留接到正前去比赛的瑠可的电话,得知她在摩托车越野赛上得了冠军。水岛武,惠理以及友彦知道此事后,非常高兴。打算在瑠可回来之后一起为她开庆功宴。

  翌日,瑠可来到了以前一起租住的房子,自从她搬出去之后这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瑠可向大家表示诚挚的感谢,是大家的支持让她有了信心。水岛武提议瑠可回来和他们住,这也得到其他人的热烈响应。

  那天他们喝到天亮,不知不觉一群人睡倒在了客厅。突然,门铃响了。美知留去开门,原来是水岛武的姐姐优子。本来水岛家今天有法师,但是一直联系不上他,所以才来看看的。优子知道水岛武在之后强行进屋,看到正在睡觉的水岛武之后,她把自己做的面包给了美知留,并说说等水岛武醒后给他。不一会儿水岛武就醒来了,知道姐姐来过后,他神情紧张,并要美知留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一日,美知留在水岛武的陪同下,为了寻求租房的担保人一起去看望母亲千夏。但是千夏对水岛武没有什么好印象,也反对他们租房子。但是她明明都没有见过宗佑,却对他赞赏有加。后来美知留才之后,千夏跟宗佑借钱了。水岛武跟千夏说了宗佑虐待美知留的事,希望她作为一个母亲,能够保护好女儿。

  水岛武接到一个电影的发型设计工作,惠理她们都为他而高兴。水岛武跟往常一样打完工回家。但是这天被暗中埋伏的宗佑袭击,身受重伤。

第十集

  美知留和水岛武看到回到出租房的瑠可觉得不可思议,而且还看到瑠可脸上的伤。不过她只是说在练习的时候摔倒擦伤,没什么事。水岛武他们觉得瑠可是在说谎。

  那天晚上他们正在吃饭的时候门铃响起。这时他们都惊了一下,不过外面是惠理的邮购商品的送货人。美知留看到这些后决定搬出去住,觉得只要自己搬出去了,大家也就不会这么害怕宗佑。瑠可制止她说,宗佑会想尽办法找到她住的地方的,要是那样的话,美知留就会更危险。

  翌日,水岛武去事务所希望能够让他参加工作,但是现在所有的事已经定下来了,不可能再加他了。美知留为此向水岛武道歉,水岛武下决心表示,不能因为这样的事认输,一定要出人头地之后才甘心回来。另外,宗佑还是不甘心,想把美知留夺回自己身边。

  一天,惠理发现一家杂志上刊登了瑠可的事,说摩托车越野赛的人气女选手是一个同性恋。回到租住房里,惠理把这消息给水岛武看时,瑠可正好回来。

  水岛武来到瑠可的房间,问她不告诉美知留是否觉得合适。瑠可说不能跟美知留说。高中毕业时美知留突然消失,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昏暗;再次相见时的高兴,同时恐惧。如果告诉美知留一开始自己对她的感情不仅仅是朋友的话会伤害到她的。

  后来宗佑成功抢回美知留,但是美知留向宗佑要求,不能再为难水岛武、惠理等人,并开始哭。宗佑叫她别再哭泣,不过这次没有打她。

  醒来的美知留来到客厅看见宗佑,他抱着婚纱,但是婚纱上沾满了献血。

第十一集(大结局)

  美知留发现了死了的宗佑的遗书。遗书中说自己的存在对美知留来说就是束缚,为了还她自由,惟有停止自己心脏的跳动。

  同一时间,瑠可在越野摩托车全日本选手关东大赛中优胜并召开了记者会。因为周刊杂志上刊登的有关瑠可的种种,会场上引发了大量提问。瑠可告诉所有人,没有家人朋友的支持就不会有今天的自己,他们不管自己是男是女,依旧支持这样的自己。

  第二天,千夏美知留的母亲打电话到合租的房子,来找美知留。第一次听到宗佑死讯的瑠可和水岛武很吃惊。不久,瑠可收到了美知留寄来的明信片。卡片上只写了:“我很抱歉不能去看比赛,我很好。请不要来找我”。

  与此同时,友彦告诉绘理,因为工作的关系,会带着分居的妻子下个月外调米兰。绘理感到非常震惊,并说服自己,强颜欢笑地和友彦告别。

  美知留来到了过去和千夏一起居住过的海边小镇。在那里,美知留和千夏的一个熟人静江相遇。通过她的帮助,美知留开始在静江做领班的一家旅馆里工作。此时,美知留发现自己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