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大结局

該劇根據老舍先生的同名話劇改編。清朝末年,戊戌變法剛剛失敗。裕泰茶館少掌櫃王利發接手了父親的茶館,他堅信,他的茶館將名揚京城。然而事不如願。北洋時期,政局混亂。人們生存都十分艱難,哪裡還有閒心喝茶。王利發眼看著自己親手建立起來的茶館,逐漸走向毀滅。北京淪陷。王利發茶館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生存發生了危機。他感到自己的路已走到盡頭,安排了家里人的出路之後,在茶館裡,與常四爺和秦仲義老哥仨發了一通感慨,最後走上了絕路。北平的各大城門一個個關上了,解放軍包圍了北平。
【原作簡介】

三幕話劇《茶館》是著名文學家老舍先生的代表作。一八九八年,滿清王朝崩潰前夕,在北京裕泰茶館裡,茶客滿堂。這裡有好抱不平的常四爺,躊躇滿志於實業救國的民族資本家秦仲義,相看老婆的龐太監,販賣人口的劉麻子……真是三教九流無所不有。精明強幹的茶館掌櫃王利發,細心的照料著,對誰都是笑臉相迎。隨著歲月的流逝,滿清滅亡,軍閥混戰,民不聊生。王利發對茶館進行改良,安上了留聲機,把後院改成了公寓,準備重新開張。結果,錢被大兵搶走,偵緝隊又來敲詐,王利發悲憤交加,感到前途渺茫生死難卜,但他仍在拼命支撐著這個老字號茶館。抗戰勝利後,國民黨反動派給人民帶來新的災難,王利發苦心經營,大半生的茶館也被特務霸占了去。絕望之餘,他和兩個老頭以撒紙錢自悼,終於結束了自己飽經滄桑的一生。

一個大茶館就是一個濃縮的小社會。老舍先生選取了清朝末年、民國初年、抗戰勝利後的三個歷史階段,透過茶館這一窗口,呈現出三教九流各色人等的生死沉浮,折射出整個社會的變遷;描繪了一幅近半個世紀舊時代的歷史畫卷。

25集電視劇改編者葉廣芩將原著進行了更深廣的挖掘,使人物更立體,事件更生動。

【25集電視劇《茶館》故事梗概】

戊戌變法剛剛失敗,六君子菜市口血跡未乾。

裕泰茶館少掌櫃王利發從父親手中接下茶館,當天就將茶館的規矩做了一些改革,他堅信,他會比父親經營得更好。

老茶客常四爺和松二爺因為在茶館裡說了“大清國要完”的話,被抓進了監獄。王利發出面,組織一條街的鋪面聯保常四爺和松二爺。茶館的房主,商人秦仲義不在聯保的折子上簽名,他說他救的是國家,不是一兩個人。

年根底下,秦仲義來了,來要房租,提出明年房租長兩倍。秦要辦工廠,要實業救國。

八國聯軍進北京,龐太監隨慈禧、光緒西逃。城內火光四起,洋兵濫殺無辜。劫難過後,茶館後院燒成一片焦黑。

龐太監到茶館來,西行護駕有功,老佛爺賞藍頂子。他讓劉麻子、唐鐵嘴為他在北京城尋找上好宅基地,他要在紫禁城外建宅安家。

在茶館,買賣窮人家姑娘康順子的交易成交,她被一乘小轎抬走了。

康順子被抬進龐家,成了奶奶。洞房之夜,變態的龐太監將康順子整得苦不堪言。

秦仲義的布銷路很好,他在茶館拍出錢票,要把宣武門裡一條街買斷,建立丹義火柴有限股份公司。

進口料子充盈市場,秦仲義的產品開始滯銷。秦仲義把希望寄託在兒子秦利民的身上。但是秦利民年紀不大,卻在觀念上與父親格格不入。

門外有號外:宣統退位了。

北洋時期,群雄四起,政局混亂,街面上散兵、馬隊、巡警、特務、打手、乞丐、妓女,讓人眼花繚亂。

松二爺經常領著自己的兒子鬆梅岑到茶館來。松梅岑跟他爹如同一個模子磕出來的,小小年紀提籠架鳥,搖頭晃腦,對於靠典當過日子的生活從不操心。

龐太監被溥儀遣散出宮以後在家總是氣不順,他的幾個侄子背地偷著刮他的錢,劉麻子抱了個三歲的小男孩到龐府,大洋300塊,給龐太監當兒子,起名龐繼祖。

直隸軍隊與奉軍在高碑店、琉璃河一帶打仗,城里人心慌慌。

有軍官找到秦仲義,要他將火柴廠改軍火廠,說可以得大利,秦仲義一口回絕。

秦仲義的火柴廠被炸上了天。

秦仲義織布廠的工人和電車公司、造紙廠的工人一起罷了工,織布廠領導罷工的是秦仲義的兒子秦利民。

沒錢又沒權的龐太監被他的侄子們活活餓死,康順子和龐繼祖被趕出龐府。龐繼祖改名換姓,叫康大力。他們被王利發收留。

為追趕新潮,王利發買了個留聲機,為茶客們放唱片。劉麻子應約到茶館來做生意,被當做逃兵在街上砍了腦袋。秦仲義和兒子到茶館來,秦仲義當著王利發的面讓兒子簽下契約,斷絕父子關係。

松二爺日子艱難,一院房也賣得差不多了,兒子鬆梅岑索性下海唱了戲,演青衣,竟然唱得很紅。

北平淪陷。

松梅岑醉生夢死,松二爺暴屍街頭。

當亡國奴的艱難日子,幾乎沒有誰再來喝茶,淒涼寂寞的茶館裡只有三兩個老茶客蔫頭蔫腦地坐著。

秦仲義的工廠因為受到物資限制,開不了工了,他忍痛遣散工人,讓他們暫時自尋出路。

日本人投降,美國人進了城,北京又改叫了北平。

秦仲義的工廠當了美國兵的兵營,沒有生活來源,他又鬧了場傷寒,圍巾破了窟窿,吡嘰長袍也磨毛了邊。

王利發深感自己老了,他對茶館的事情已經力不從心,很多事都得交給兒子大栓料理,茶館已經凋零破敗。

反飢餓,反內戰的遊行隊伍在大街上喊著口號。

小唐鐵嘴、小二德子、小宋恩子、小劉麻子們集中在茶館里大談各自的經驗,都有如魚得水之感。小宋恩子知道王利發放康大力去了西山,揚言要將王利發抓進憲兵隊。王利發知自己路已走到盡頭,讓兒媳婦帶著孫女去追康大力,讓她們不要回來了。

天色漸漸暗下來,有送殯車走過,撒下紙錢,落在常四爺身上,他下意識地一張張拾起,有一雙乾枯的手將他攙起,是秦仲義。

兩個人跌跌撞撞互相攙扶著向茶館走去。

茶館裡,王利發、常四爺和秦仲義老哥仨發了一通感慨,互撒紙錢,以慰靈魂……

小劉麻子領著沈處長到裕泰茶館來實地考察,他們發現茶館的老掌櫃王利發已經在小屋上了吊。

北平的各大城門一個個關上了,解放軍包圍了北平。

老城裡,飛起一群鴿子……
 

 

分集剧情:

戊戌变法刚刚失败,六君子菜市口血迹未干。裕泰茶馆少掌柜王利发从父亲手中接过茶馆。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他梦想在此基础上,再开一个分店,他要把茶馆开大。他坚信,他会比父亲经营得更好。老茶客常四爷和松二爷因为在茶馆里说了“大清国要完”的话,被抓进了监狱。王利发出面,组织一条街的铺面联保常四爷和松二爷。茶馆的房主,商人秦仲义不在联保的折子上签名,他说他救的是国家,不是一两个人。

年根底下,秦仲义来了,来要房租,提出明年房租长两倍。秦要办工厂,要实业救国。八国联军进北京,庞太监随慈禧、光绪西逃。城内火光四起,洋兵滥杀无辜。劫难过后,茶馆后院烧成一片焦黑。庞太监到茶馆来,西行护驾有功,老佛爷赏蓝顶子。他让刘麻子、唐铁嘴为他在北京城寻找上好宅基地,他要在紫禁城外建宅安家。在茶馆,买卖穷人家姑娘康顺子的交易成交,她被一乘小轿抬走了。康顺子被抬进庞家,成了奶奶。洞房之夜,变态的庞太监将康顺子整得苦不堪言。

秦仲义的布销路很好,他在茶馆拍出钱票,要把宣武门里一条街买断,建立丹义火柴有限股份公司。进口料子充盈市场,秦仲义的产品开始滞销。秦仲义把希望寄托在儿子秦利民的身上。但是秦利民年纪不大,却在观念上与父亲格格不入。

门外有号外:宣统退位了。

北洋时期,群雄四起,政局混乱,街面上散兵、马队、巡警、特务、打手、乞丐、妓女,让人眼花缭乱。松二爷经常领着自己的儿子秀岑到茶馆来。秀岑跟他爹如同一个模子磕出来的,小小年纪提笼架鸟,摇头晃脑,对于靠典当过日子的生活从不操心。庞太监被溥仪遣散出宫以后在家总是气不顺,他的几个侄子背地偷着刮他的钱,刘麻子抱了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到庞府,大洋300块,给庞太监当儿子,起名庞继祖。直隶军队与奉军在高碑店、琉璃河一带打仗,城里人心慌慌。有军官找到秦仲义,要他将火柴厂改军火厂,说可以得大利,秦仲义一口回绝。秦仲义的火柴厂被炸上了天。秦仲义织布厂的工人和电车公司、造纸厂的工人一起罢了工,织布厂领导罢工的是秦仲义的儿子秦利民。没钱又没权的庞太监被他的侄子们活活饿死,康顺子和庞继祖被赶出庞府。庞继祖改名换姓,叫康大力。他们被王利发收留。为追赶新潮,王利发买了个留声机,为茶客们放唱片。刘麻子应约到茶馆来做生意,被当做逃兵在街上砍了脑袋。秦仲义和儿子到茶馆来,秦仲义当着王利发的面让儿子签下契约,断绝父子关系。松二爷日子艰难,一院房也卖得差不多了,儿子秀岑索性下海唱了戏,演青衣,竟然唱得很红。

北平沦陷。

秀岑醉生梦死,松二爷暴尸街头。当亡国奴的艰难日子,几乎没有谁再来喝茶,凄凉寂寞的茶馆里只有三两个老茶客蔫头蔫脑地坐着。秦仲义的工厂因为受到物资限制,开不了工了,他忍痛遣散工人,让他们暂时自寻出路。日本人投降,美国人进了城,北京又改叫了北平。秦仲义的工厂当了美国兵的兵营,没有生活来源,他又闹了场伤寒,围巾破了窟窿,吡叽长袍也磨毛了边。王利发深感自己老了,他的发财梦此时已经彻底破灭。他对茶馆的事情力不从心,很多事都得交给儿子大栓料理,茶馆已经凋零破败。

反饥饿,反内战的游行队伍在大街上喊着口号。小唐铁嘴、小二德子、小宋恩子、小刘麻子们集中在茶馆里大谈各自的经验,都有如鱼得水之感。小宋恩子知道王利发放康大力去了西山,扬言要将王利发抓进宪兵队。王利发知道自己的路已经走到尽头,让儿媳妇带着孙女去追康大力,让她们不要回来了。天色渐渐暗下来,有送殡车走过,撒下纸钱,落在常四爷身上,他下意识地一张张拾起,有一双干枯的手将他搀起,是秦仲义。两个人跌跌撞撞互相搀扶着向茶馆走去。茶馆里,王利发、常四爷和秦仲义老哥仨发了一通感慨……

小刘麻子领着沈处长到裕泰茶馆来实地考察,他们发现茶馆的老掌柜王利发已经在小屋上了吊。北平的各大城门一个个关上了,解放军包围了北平。老城里,飞起一群鸽子……

 

第一集

清朝戊戌年,晚清最黑暗的一年。

九城闻名的裕泰大茶馆里坐满了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各色人等。

刘麻子把一枚来路不明的搬指递到唐铁嘴面前,让他帮着卖掉,为如何分成,二人在讨价还价。

官府的鹰犬——“二灰”宋恩子、吴祥子突然来到茶馆,刘麻子溜了,唐铁嘴怕出事,把搬指偷偷塞到王掌柜手里。王掌柜将计就计,把搬指扣下,作为唐铁嘴二十多年喝茶不给钱的抵押。

茶馆后院除了王利发外,还有一家街坊。姐姐张秀英是个“望门寡”,弟弟张春和是个有“顶子”的宫内瓦匠。王利发和张秀英互生爱慕之心,但都埋在心里。

王利发的大舅妈来了,她是来提亲的。

第二集

大舅妈嫌张秀英是“望门寡”,要给王利发另找人家。王利发说他眼下最想办的是想开一家裕泰分号。大舅妈认为他是痴心妄想。

房东秦仲义要涨房钱。秦仲义是京城的大财主,他是个纯粹的商人,只想着赚钱。目前,他正想着开工厂,挤走洋货,实业救国。

很快传来一个消息——谭嗣同等“戊戌变法”六君子被清廷在菜市口杀害了。一刹时京城成了恐怖之都,谁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王利发为长房租之事跟秦仲义交涉,秦仲义一句“我也缺钱”,把王利发顶了回去。

生意冷清,无事可做,王利发开始寻找能做“分号”的店铺,以圆他的“分号”梦。

第三集

为了凑足买店铺的银子,王利发把唐铁嘴的搬指当了。接着又请张春和出面给他当了保人,王掌柜的“分号”梦眼看就要实现了。

刘麻子使了一个连环骗,骗走了秦仲义铺子里的十匹织锦缎。事后秦仲义虽然明知道是刘麻子所为,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不想报官,报官就得掏银子打点,结果不如不报。

慈禧太后发现圈禁光绪皇上的“工程”停了工。当她得知是张春和“擅自”撂下差事回家过八月节,不禁勃然大怒。恰在此时,神机营兵工厂火药库爆炸了。

京城内到处是抓康梁余党的兵丁,随时都有人被当成康梁余党被绑走。茶客们人心惶惶,吓得不敢再谈国事。茶馆的生意越来越差。王利发干着急,没办法。

第四集

宋恩子、吴祥子带领几个兵勇用链子锁走了太后钦点的罪犯张春和。常四爷气愤之下说了句“这大清要完!”被宋恩子、吴祥子抓走。松二爷为常四爷作证,也被一起带走了。

一下从茶馆带走三个人,王利发的心情异常难过。张秀英求王利发救救张春和,王利发一口答应。

秦仲义决定自己买洋机器,办工厂,自己织布!他要把洋人挤垮,叫他们不能再大把地赚咱中国人的钱!他请了办工厂的工程师梁先生。不料,梁先生刚从天津来到京城就因为姓梁又留过洋,被当成康梁余党抓了起来。

刘麻子冒充松二爷的朋友,以换银子赎松二爷为名,登门骗走了他的蛐蛐儿,转身高价卖给了京城玩家索三爷。

病急乱投医,张秀英为救弟弟,倾其所有找唐铁嘴算卦。

第五集

就在唐铁嘴要得手之际,王利发赶到,劝走了张秀英。他要亲自救出常四爷、松二爷和张春和。

王利发得知庞太监想要得到长生不老药,他动开了脑筋。用白薯、土豆、糖浆、香油做了十八丸药丸给庞太监送去。王利发告诉庞太监,吃了这些药丸,能够还老还童,永保青春。

庞太监信以为真,答应放出常四爷和松二爷。但他怀疑药丸的真实性。王利发施展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努力说服庞太监,让他相信这是真的。

庞太监有些犹豫,他不明白,这药这么好,王利发的父一辈怎么就没有见效呢?
 

第六集

大舅妈又给王利发找了一个姑娘,王利发脚底抹油,逃了出去,气得大舅妈跳脚大骂,坚决不让王利发娶张秀英。

衙门见榨不出什么油水了,放了常四爷和松二爷。张春和被定为神机营爆炸案的首犯,没被放出。

秦仲义建厂子的事紧锣密鼓开始了,他要把散落在四九城儿的房产变卖换钱,或拆一些旧房盖厂房。

常四爷、松二爷都回来了,而自己的弟弟回不来。张秀英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整日以泪洗面。王利发见状,心里十分痛苦,但又找不出能安慰张秀英的话。

索三爷把几罐蛐蛐儿偷偷放在了松二爷家门前,并留下了一个“知名不俱”的字条。他这样做就是不想让松二爷搭情。松二爷异常感动。

第七集

李三给王利发出主意,去求马五爷救张春和,却被马五爷坚决地拒绝了。然而,私底下,他却正通过刘麻子在打张秀英的主意。

刘麻子骗张秀英说马五爷能帮她救出张春和,为救弟弟,张秀英上当了,她跟着刘麻子去求马五爷。

朝廷为抓革命党,要所有店铺关门歇业十天,王利发只好让伙计们回了家。

王利发挑出一篮馒头,一块肥肉,给张秀英送去。雪夜里,两个孤单的人四目相对……恰在此时,大舅妈带着自己的娘家侄女王淑芬来陪王利发过年。

庞太监听说秦仲义真要盖工厂,授意宗德想方设法阻拦。理由是洋机器震了京城的龙脉,会给朝廷带来灾害。秦仲义据理力争,无济于事。工程暂时停下来。

第八集

王利发向大舅妈宣称,他三天之内要搬到新铺面房去。大舅妈急了,去找秦二爷要求降房租。

太后、皇上丢下京城逃跑了。王利发要与茶馆共存亡。危机时刻,王淑芬显出了“英雄”本色,她制订了茶馆的应变措施,令王利发刮目相看。

祸不单行,秦仲义的货物全被洋兵扣在了天津。损失惨重。

常四爷与冲进院的洋兵们厮打,女儿妞妞倒在血泊中……

愤怒的常四爷带着一群穿着义和团衣服的人借助夜色和熟悉的环境,和洋人展开巷战……

教堂烧起通天大火,映红了半个北京城……

第九集

大舅妈终于挑明了告诉王利发,王淑芬就是她给王利发选定的媳妇,并不由分说地订下了结婚的黄道吉日。一向谨小慎微的王利发气得跑到大街上跟二德子险些打起来……

为了讨回搬指,唐铁嘴指使一群混混来砸茶馆。王利发将他们引到街上,他情愿自己挨打,也不能让人砸茶馆,茶馆就是他的命根子。唐铁嘴和刘麻子的计谋又破产了,搬指还是没有要回来。

“二灰”来向王利发要搬指,说它是盗墓的赃物。唐铁嘴和刘麻子也粘了包,被带到了衙门。

张春和和几个“乱党”被押赴刑场开刀问斩。张秀英赶到刑场,望着无辜的弟弟命丧刀下,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倒在王利发怀中。

第十集

王利发与王淑芬拜堂成亲,吹吹打打,甚是热闹。

新婚之夜,王利发心乱如麻,他跑到院中透气,正遇到张秀英要去给春和烧纸。张秀英没忘了给王利发道喜,王利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恨自己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吉日”。

松二爷突然不来茶馆了。常四爷和王利发甚为焦急,预感到不是什么好事。

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常四爷在半山腰遇到了衣衫单薄,面黄肌瘦,光着脚搂柴禾的松二爷。原来,松二爷为了生儿子,被骗进山中给老道做了苦力,挣扎在生死之间。

慈禧逃难期间,庞太监因为守护慈禧所住的长春宫有功,被太后赏了购买一处宅子的银子。
第十一集

庞太监相中了裕泰茶馆的后院,托刘麻子帮着说合。庞太监来看房,秦仲义没想到买房的是庞太监,十分不高兴。此时王利发把唐铁嘴请到了后院。唐铁嘴对前来看房的庞太监说了一番话,吓得庞太监不敢再要这个院子。

马五爷看中了张秀英,他让刘麻子把她骗到马家去当裁缝。

常四爷把自家院子卖给了庞太监,搬到城外乡下去了。但茶馆还是照来不误。

为了攒钱买房,王掌柜想出了一条裁人的办法。第一步就是辞退明师傅。

明师傅看出了王利发的意思,没等王利发开口,自己就提出辞工回家。临走时放下一句话,如果日后茶馆倒闭,他绝饶不了王利发。王利发闻言感到羞愧难当,觉得对不起明师傅。他想请明师傅留下,但明师傅去意已决。

第十二集

宋恩子、吴祥子听说常四爷参加过义和团,杀过洋人。他们找到王利发,告诉他: 看见常四爷上茶馆来,立刻报告。

王利发决定给常四爷通个信儿去,让他躲躲。常四爷得到信,逃出了京城。

墙上贴出常四爷等几个义和团疑犯的画像,悬赏捉拿。满城人心惶惶。

张秀英要去马五爷府上当裁缝了。头走的晚上,王利发在院中见到她,往日的情景出现在眼前,大家心里都不好受。次日晨,王利发雇了骡车送张秀英。俩人心里都明白,这也许就是此生的最后一面了。俩人都忍住了泪,其实已经无泪可流了。

街上大张旗鼓地抓义和团,茶馆里更清静了,上座极少。松二爷忽然气喘吁吁地跑来,说他看见常四爷了。

第十三集

原来是松二爷看见了悬赏捉拿常四爷的布告,他紧张万分。王利发让松二爷不要害怕,把心放在肚子里头,什么事儿都没有。

宋恩子、吴祥子在茶馆守株待兔,却等不到每天必到的常四爷。他们疑心王利发给常四爷送了信,要把他锁上带衙门去,危急时刻,秦仲义赶到,他的一番话使宋恩子、吴祥子放过了王利发。

秦仲义的厂房建设要择吉日开工。

马五爷明着是让张秀英当裁缝,实际要把她卖给洋人,带到外国去。

吴祥子、宋恩子找不到常四爷,他们听说常四爷的儿子常喜贵在科班学戏,便找了去。在老班主的掩护下,常喜贵连夜逃到了茶馆,改名李春。

第十四集

张秀英知道自己被马五爷卖给了洋人,悲愤万分的她逃出马家,跳进了什刹海……

王利发得知消息,疯了似地找到马五爷,他要和他拼命!

庞太监有了房,又有了新的打算——娶媳妇。

刘麻子领到这个好差事,帮庞太监找媳妇。在城墙根儿,他发现了康六与女儿康顺子。

王淑芬有喜了,王利发乐得手舞足蹈。

宋恩子,吴祥子发现新来伙计常喜贵有些可疑。王利发见状将常喜贵藏了起来。次日,常喜贵在大傻杨的掩护下,在宋恩子、吴祥子眼皮底下走出了城门。

第十五集

松二奶奶终于给松二爷生了个儿子。儿子刚降生,松二奶奶就因失血过多,咽了气。松二爷悲痛欲绝。

庞太监的四个侄子打河间府来到京城,投奔这个有权有势的叔叔。

秦仲义又开了一家丹义火柴厂,他让王利发入十股,一股十两。王利发不敢得罪秦仲义,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

王淑芬生了个儿子,名叫大栓。

庞太监与康顺子结了婚。洞房内,康顺子受尽了庞太监变态的折磨。

松二爷又在茶馆想念常四爷了。王掌柜的安慰他,说四爷现在好着呢。宋恩子,吴祥子冲进来把松二爷和知情不报的王利发用链子套上了。

突然,外面一阵鞭炮响。大清完蛋啦。

第十六集

民国了,秦仲义带着摄影师来给他的房产照相。王利发说他准备把照片挂在茶馆的正中央,这茶馆是他家两代人的心血。

秦仲义还给王利发送来了股份分红。除去买下茶馆和后院的三百两,王利发还赚了一百两。天上一下掉了两个大馅饼。王利发决定把全部家当都拢到一块儿再入股!
十几年后(1924年),中国军阀割据,内战不断。

在旗的没铁杆儿庄稼了,一天三顿饭辙都没地儿找,没人来喝茶了,茶馆的生意一落千丈。

秦仲义的工厂也不景气,王利发入的股再没分过红。

王利发的二儿子二栓上房顶正在“看太监”,这下惹恼了庞太监,他带着四个侄子来砸茶馆,亏了常四爷及时赶到,镇唬住了庞太监一伙。

第十七集

庞太监咽不下这口气,叫来“二灰”替他出气,一下子又让“二灰”榨了他不少银子。

松二爷的儿子秀岑学了旦角。而且很有悟性,进步很快。在京城的票友里颇有名气。

秦仲义在外国留学的儿子秦利民学业未成就要回来,给父亲做帮手。

王利发决定亲赴天津卫去其士利取经。到了天津其士利,王利发着实闹了不少笑话,外带着叫人家“坑”了几十块大洋。但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人家的室内布置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栓也长大了,懂得了男女之情,与小铺杨掌柜的女儿二姑娘产生了朦胧的爱情。

第十八集

大栓辍学在家帮着王利发、李三忙茶馆的事。

大学生王成、张大宾在街上散发进步传单,被宋恩子们发现。二栓帮着他们摆脱了宋、吴的跟踪。此后,二栓和王成等大学生们成了好朋友。

二栓时常把大学生们领回家。大学生们见后院有一些空房,便向王淑芬提出租房住的要求。

王淑芬觉得这正好是一笔收入,可以贴补家用。便与王利发商议。王利发决定把茶馆儿的北半拉也隔出来,都改成公寓。然后把茶馆儿的大堂重新粉刷,学着其士利,桌子加布,椅子加垫。每张桌子上也预备个菜谱,标上价钱。

茶馆重张。客人仍然不多。宋恩子们走了,巡警来,无不拿开公寓说事,敲王利发的钱。

第十九集

茶馆办得中不中洋不洋,松二爷讽刺它是个“串秧儿”,王掌柜自己也觉得不是个滋味。常四爷又来送菜了,公寓的菜现在都靠他来供给。

房客中除了大学生,还有一个叫崔久峰的。他留过学,但他不出来做事。他认为中国马上就要死了,没希望了,他不愿意给一个将死的人擦胭脂抹粉。

庞太监的四个侄子在外头吃喝玩乐,把账都记在庞太监身上。庞太监发现后暴跳如雷。他想到了自己百年之后的事,他找来刘麻子,让他在外头买一个儿子来。

庞太监的侄子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主动请求刘麻子找一个病秧子儿子痴呆儿。刘麻子竟然满口答应了。

第二十集

为了买一只难得的黄金蝈蝈,松二爷竟然把祖坟都给卖了。

秦仲义的三个织布厂亏损严重,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的境地。在对待“裁人,降工资”的问题上,秦仲义与秦利民产生了矛盾。

刘麻子在逃难、逃荒的乡下人中发现了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虎子。连骗带吓把虎子带回了家。

城外炮声隆隆,茶馆里一个客人没有。祸不单行,巡警又来交派下了茶馆出八十斤大饼做军粮。王利发拿不出八十斤大饼,只能拿钱贿赂巡警。巡警还没打发走,大兵又闯了进来,乱砸了一通。

街上枪子横飞,家家户户关门闭户,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二栓越来越活跃,王利发、王淑芬整日为他们担心。尽管王利发不信学生们能救中国,但他也感受到了孩子们的一腔热血。

 第二十一集

秦仲义找秦利民谈话。秦利民说,一下子解雇了那么多工人,会激起众怒!要想办法置之死地而后生。解雇工人、降薪水,是自己把自己逼进了墙角,不可取!

秦仲义说秦利民只会纸上谈兵。话不投机,父子俩不欢而散。

刘麻子精心地教虎子装傻充楞。

庞太监的四个侄子得知刘麻子已经买到了孩子。刘麻子告诉他们,孩子是个傻子,绝不会影响他们瓜分庞太监的财产。

庞太监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虎子,并给虎子起了大号——庞继祖! 他还立了规矩,四个侄子谁也不许叫虎子弟弟,全都叫少爷。

第二十二集

虎子进了庞家,二百五的劲儿全没了。露出了聪明的本性。庞太监的四个侄子一下傻了眼。他们明白,又上了刘麻子的当了。

二栓和张大宾、王成等大学生又上大街讲演,二栓的胳膊叫二德子给卸了。李三告诉二栓,常喜贵会正骨。二栓去了戏园子。

常喜贵给二栓接上胳膊就上了场。二栓、秀岑等坐在场下看戏。突然,灯光黑了,传来几声枪响,坐在包厢里的马五爷躺在血泊之中。身上有张纸条,是燕子会干的。

观众们争先恐后往外逃,二栓在跑时拌在了马五爷身上,沾了一身血。跑出戏园子没多远。就遇上了吴祥子和宋恩子……

王利发一家不见了二栓,急得到处去找。

为查找“燕子会”成员,军警们又把常喜贵抓走了。

王利发去找李局长,要求自己换儿子出来。

第二十三集

秀岑自报奋勇,去警察局给二栓作证。大家原以为他会受到连累,没想到他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原来是警察局李局长对他感了兴趣。

宋恩子、吴祥子终于抓到了“燕子会”成员——一个会糊沙燕儿风筝的人。

李局长和秀岑套近乎。秀岑求李局长放出常喜贵和二栓。果然没过几天,常喜贵被放出来,二栓却没放出。理由是二栓身上有马五爷的血,人可以放,但必须拿一千块大洋保金。”

王利发找秦仲义借钱赎二栓。秦仲义答应借钱,但得以茶馆后院公寓当抵押。

庞太监在院里摆宴席给庞继祖过生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儿子刚过完生日就不见了。

第二十四集

秦利民与工人代表在茶馆开会,秦仲义带着管家走进来。原来,秦利民代表工人要与资本家秦仲义谈判。

工人代表要董事长秦仲义在文件上签字。秦仲义不肯签,与工人们对立起来。秦仲义怕事态闹大,只得签了字。随后,秦仲义抡起巴掌狠狠地抽了秦利民一个嘴巴。

刘麻子“找回”了虎子。四个侄子恼羞成怒,要刘麻子说清楚。刘麻子镇静自若,一队警察突然出现……

庞太监走出来,叫警察把他的四个侄子轰出京城!不许再回来!

唐铁嘴带着买房人与松二爷一手交钱一手交房,完成了买卖。当晚松二爷就发现拿到的卖房钱都是假大洋。

第二十五集

茶馆买卖越来越差,向秦仲义借的一千大洋怎么还。王利发愁得吃不下,睡不着。王淑芬想起那年入的火柴厂的股份,琢磨着还那一千块大洋富富有余。

秦仲义给王利发算了一笔账,令他意料不到的是,当年入的一百股,已经变成了二百三十七股。为了钱生钱,王利发决定不卖股份还账。

一军火商找秦仲义商议生产炸药之事,被秦仲义一口回绝了。

秦仲义的火柴厂突然发生爆炸,被炸成了一片废墟。连带着把王利发的二百三十七股也“炸”没了。一千块大洋又重新压在了王利发的头上。

大兵老林和老陈逃离了队伍。一进城就遇见了唐铁嘴。
 

第二十六集

王利发上二姑娘家去提亲。二姑娘的爸爸杨掌柜张嘴就要六根金条。把王利发打发了回来。

大栓子愁眉不展,二栓子劝他带二姑娘私奔。可大栓子终究不是二栓子,他不敢,也不忍心这么离开爹妈,离开茶馆。

公寓里的学生们去游行。二栓夹在学生中间,躲闪着王利发,混出门去。

枪声响起。学生们四处逃散。王成满身鲜血,被二栓、张大宾们抬进茶馆……

老陈老林要娶媳妇,找到刘麻子。他们给刘麻子出了个难题——俩人要找一个媳妇。

“大令”走来追查逃兵。宋恩子、吴祥子过来告诉“大令”刘麻子是逃兵。“大令”二话没说,把刘麻子押出去,大刀一挥砍了头。

第二十七集

老陈、老林吓得魂不附体。宋恩子、吴祥子趁机把他们身上的洋钱全要了去。

伤势严重的王成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必须把他转移出去。

茶馆里突然来了很多学生,宋恩子、吴祥子,二德子们发现后要进去抓人。正在这时,东边来了一队跑旱船的,几十个人扭着大秧歌,围着一顶花轿子。秧歌队伍走到裕泰茶馆门口停留,那顶轿子和两个“大头娃娃”连跳带舞,进入茶馆。等他们出去时,王成没了踪影。连带着,二栓子也一去不返了。

老林、老陈一下成了穷光蛋,他们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京城。媳妇也非娶上不可。他们商议着如何能弄到钱。

为了能拢住客人,使茶馆活下去,王利发狠心买了一台留声机。

老林的家传本事是盗墓。当他二人来到郊外坟地时,唐铁嘴藏在不远处偷偷地看着。

第二十八集

小刘麻子拿着一只金碗找到了杨掌柜,说要给二姑娘保个媒,杨掌柜接过金碗高兴地答应了。

大栓得知二姑娘即将嫁人,痛不欲生,他后悔没有听二姑娘的话,远走他乡。对此王利发最为理解,他想起了张秀英。

花轿抬来了新娘子(二姑娘),老陈、老林兴奋异常。当他们掀开轿帘时一下惊呆了——二姑娘自杀死在了轿里。

唐铁嘴、小唐铁嘴和小刘麻子计划好了怎么骗走老陈、老林的宝贝。不料,老陈、老林早已搬了家。他们忙去追赶,在城门口,遇上宋恩子、吴祥子押着老陈、老林走过来……

第二十九集

大小唐铁嘴和庞太监的侄子们联手,气死了庞太监。俩逃兵虽然向“二灰”献出了宝贝,还是被砍了头。

唐铁嘴在茶馆里散布着这些消息,被“二灰”听见。第二天,小刘麻子来茶馆对大家报告:唐铁嘴“投河自尽”了。

秦仲义把秦利民约到茶馆,他作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而且还“胁迫”王利发当证人。秦仲义要和儿子断绝父子关系,写了文书,按了手印,还扒光了秦利民身上的衣服。

秀岑终于下海搭班唱了戏,每天的饭局、应酬不断。李局长和他的二姨太太都爱看秀岑的戏。

李局长在京华大饭店给秀岑定了套房。当夜秀岑就有了一次屈辱的经历。

王利发为了增加收入,在门前支了一个白布蓬,专为引车卖浆者提供大碗茶。谁料,刚摆上一会儿,就来了几个巡警以违法占地经营为名砸了摊子。

第三十集

松二爷摆摊卖各式各样的风筝。没开张呢,先遇上一个夸耀他风筝糊得好的“钟子期”,他索性把风筝送给人家,以谢知音。

李局长二姨太太与秀岑幽会。她向秀岑讲了自己不幸的经历和眼前的烦恼、痛苦。二人越说越投机。

秀岑又与二姨太幽会,不想叫李局长杀了个回马枪……秀岑被打得奄奄一息,扔到护城河边。

庞太监的侄子们把康顺子和康大力赶出了家门,独占了宅子。

康顺子哪儿也不认识,举目无亲,只得带着儿子康大力来到茶馆,王淑芬做主收留了康顺子母子。
 

第三十一集

小刘麻子来了,他对庞家人说,康顺子和康大力才是这所宅子的真正主人。

老丫头不甘心让小刘麻子坑,来求小唐铁嘴。小唐铁嘴爽快地答应了,但他让老丫头把宅子找人作作价,然后分成五份儿,小唐铁嘴要一份,而且不容商量。

生活的困苦,秀岑的遭遇,使松二爷病倒了,躺在在炕上,呆呆地看着挂在脸上方的空鸟笼子……

秦仲义又来到茶馆,他毫不客气地让王利发下月一号把后院的房给腾出来。他要改造成仓库。

“七七事变”,日本人打下了芦沟桥,宛平城……

八年后,日本投降,国民党军和美军进入北平。

李三爷死了三年了,奎子也让日本人打死了。王利发老了,成了个地道的老头。

茶馆破得不成样子,只有“莫谈国事”和“茶钱先付”的字条是新的。

第三十二集

留声机卖了,换了话匣子,还是不上座儿。王利发千方百计地想着主意,可是生活都得不到温饱的人们,哪里还有心思泡茶馆呀?

秦仲义后院仓库被政府当“逆产”查封了,秦仲义终于理解了什么叫民不与官斗,你斗不过他呀。

松二爷死了。秀岑虽然没落下什么残疾,但也上不了场了。只能靠着姐姐二秀卖烟卷养活着。

大栓觉得与其爷俩守着不上座儿茶馆不如自己在护国寺庙会摆个茶摊儿,多挣一个是一个。

宪兵队沈处长想在北平置处宅子,把这个差事交给了小刘麻子。

第三十三集

王家在为王利发过生日,发现有人从门下塞进一有上款没下款的信。信的内容是:“王掌柜钧鉴:令郎及康君安然无恙,勿念。”

一家人甚为惊喜,更加想念在外的二栓子等人。

一天,二秀在宪兵队门口卖烟,看见秦利民身穿校官军服坐着吉普车驶过去。

秦利民找二秀买烟,顺手塞给她一张无字纸条。常四爷分析出了门道,他说秦利民是告诉二秀,他还是原来的他。

庞四奶奶想出了一个永远不受小唐铁嘴、小刘麻子钳制的办法,她主动请沈处长住到后院。打了小唐铁嘴、小刘麻子一个措手不及。

小唐铁嘴、小刘麻子自知惹不起庞四奶奶,主动上门求和。

秦仲义来到茶馆对王利发诉说自己种种遭遇,悲愤难平。此时此刻,他们都想起了自己的孩子。觉得只有他们才活得像个人!

第三十四集

常喜贵压低帽檐来到大栓的茶摊喝茶。大栓发现,大喜过望,他刚要说话,小宋恩子,小吴祥子身上挎着盒子枪,走过来,逐个打量着茶客……

大栓把见到常喜贵的事告诉了王利发。他决定明天一早就把这消息告诉常四爷。当夜,王利发决定就睡在前头,并吩咐王淑芬多蒸几个窝头。预备着万一二栓回来。

沈处长搬来了,庞四奶奶又提出让老丫头跟沈处长拜了把子。

评书艺人邹福远给王利发介绍了他的师弟卫福喜来茶馆说书。王利发决定明儿一早就去拜访卫先生!

常四爷去护国寺找常喜贵,不想竟遇到了“守株待兔”的二栓。他告诉常四爷,他们要把常家当“交通站”。

第三十五集

沈处长给小唐铁嘴和小刘麻子安排了差事,叫他们“明着还做原来的事,暗中要配合查找城内共党分子!”沈处长叫他们暗中盯住老裕泰,别打草惊蛇。同时叫他们迅速找到常四爷的具体住址。

沈处长、老丫头,侯道长等人策划成立一个新的会道门——三皇道。老丫头(庞海顺)当大坛主,不日就在妙峰山登基。

小刘麻子还向沈处长提了一个建议,把老裕泰戗过来,明着还是茶馆儿,暗着作为一个据点,监视着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一定能够得到大量的情报!

王淑芬排了很长时间的队终于买到了粮食。她背着面口袋往回走。头一阵发晕,一辆美国兵吉普车飞快驶来,撞倒了王淑芬……

王利发疯了一样跑到出事地点,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老伴,腿一软……
 

 

第三十六集

王淑芬的棺材停灵在法隆寺内,依着老北京的规矩,死在外面的不能将尸体拉进家门,所以只好借庙中一个地方停放。

二栓得知母亲惨死,悲痛欲绝,欲哭无泪,他决定回去给母亲磕个头。

与此同时,沈处长与小宋恩子、小吴祥子、老丫头、唐铁嘴,庞四奶奶等人谋划要借着老裕泰内掌柜的死张开两张抓捕共产党地下人员的网。

大傻杨带进来一个花圈,高声告诉吊孝的人,这是孝子王二栓托我带来的花圈。

等在门外的小宋恩子、小吴祥子等人冲进来,叫大傻杨带他们去抓王二栓。

几个和尚走进来坐在灵旁念起经来……二栓扮成和尚,坐在其中……

小刘麻子来到茶馆打算跟王利发联合经营茶馆。王利发一句话把小刘麻子顶回去。“我自己的茶馆,我为什么要和你联合?”

为了防止小刘麻子他们吞并茶馆,王掌柜决定先把茶馆关了张。

第三十七集

秦仲义喝酒了,他要当一回醉鬼,要让天下人都笑话他,让他们都指着他的脊梁骨,说他是个没出息的。

王利发想劝说他,结果是二人一起伤心。

龙袍 龙椅都准备好了,各部尚书侍郎也都安排就位,就差选个吉利日子,就能在西山举行登基大典啦。

庞太监的另三个侄子打上门来。他们要求要与老丫头一同登基。

茶馆后院仓库已经动工了,小刘麻子是总监工,据说改造完了,先住伤兵。为此,王利发包括后面胡同里的街坊们无不担惊受怕。

总有不三不四的生人在茶馆门口转游,王利发嘱咐每天送小花上学的康顺子,一定要提高警惕。

第三十八集

当夜,当茶客们走净后,康大力走进来……

康大力来的目的就是把康顺子接走。康顺子没有答应,她说她突然失踪,一定会引起小宋恩子他们的疑心,到时候会给王掌柜一家人带来灾难。是福是祸,她都要与王家人在一起。

早晨,康顺子拉着小花去上学,被几个大汉劫持走了。

康顺子和小花被劫,王家如天塌一般。大傻杨来提供了一条信息。大家顺藤摸瓜找去,终于找到了劫持康顺子和小花的人。

小刘麻子来找王利发,说自己与沈处长有交情,只要王利发答应与他联合开茶馆,他保证把康顺子和小花安然无恙地送回来。

小刘麻子叫小丁宝来茶馆当女招待。小丁宝好心提醒王利发,小刘麻子要霸占这个茶馆儿。

庞四奶奶来接康顺子。

第三十九集

康顺子收拾了个小包袱,她不能不走了。王利发叫大栓和媳妇、小花一同随康顺子走。他把一张全家福的照片叫小花拿走,告诉他,想爷爷了,就看看照片。

媳妇周秀花担心王利发的安危,王利发说:“这是我的茶馆儿,我活在这儿,死在这儿!”

秦二爷来到自己的厂子前,织布厂的牌子已经被摘下,变成了美国兵营。

常四爷和秦仲义来到了茶馆,两人都已老得不成样子了。

三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回忆了自己这几十年的经历,感慨非常。最后,常四爷悲愤难平地说:我爱咱们的国呀,可谁爱我呢?

常四爷拿出捡来的纸钱建议老哥仨祭奠祭奠自己,于是,纸钱撒起来……

王利发在茶馆内转了一圈,将每样东西都认真看了,然后从容地点着了地上的纸钱,老裕泰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

隆隆炮声中,北平的各大城门一个个关上了。

传来了大傻杨敲击牛胯骨的节拍………

——全剧终——
 


 

转载本剧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TvPaD.Cn电视本-剧情介绍搜索 与本剧相同片名:电视剧茶馆(2)茶馆剧情介绍(2)茶馆分集剧情(2)茶馆大结局(2)茶馆电视剧(1) 上一篇:丑女无敌(第二季)   下一篇:济公活佛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