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沙皇统治下欧洲宫廷的权威与操戈,不同阶层男女间的爱情和友谊、不可告人的阴险与邪恶,都将在层层宫闱中拉开序幕,而女主人公的身世之谜直到最后一刻才被揭示……

  《情迷彼得堡》在俄罗斯首播时,收视连创历史新高,不但获得成年观众的喜爱,而且对青少年观众也极具吸引力。街头巷尾人们纷纷在讨论男女主人公的命运,猜测弃婴的真实身份。就连片中的演员也难以释怀,经常都定时收看,试图重温那段浪漫与神秘的情节和感受。

  该剧演员阵容强大,男女主角皮特尔和艾丽娜皆为俄罗斯人见人爱的当红影星,即便众多配角也多属该国巨星级别。制作班底则更为强劲。不但云集本国精英,许多好莱坞的行家里手也获邀加盟,使得本剧更具国际水准。

  男主人公米哈伊尔·列普宁公爵由皮特尔·克拉斯洛夫扮演。2002年他凭《闯关》一片获“特察加”戏剧大奖。

  另一位男主人公弗拉基米尔·科尔夫男爵由丹尼尔·斯塔赫夫扮演。他曾参演多部影视剧及系列大片,并担纲一些国际知名品牌的广告代言。

  女主人公安娜·普拉东诺娃为男爵父亲的养女。她的扮演者为俄罗斯家喻户晓的偶像级演员艾丽娜·科日科娃。

分集剧情:
第1集

  王储亚历山大爱上了宫廷女官奥尔佳,而沙皇尼古拉因奥尔佳身份低微欲将两人拆散。新任副官列普宁受命限制王储与奥尔佳见面。科尔夫男爵安排养女安娜在贵族化装舞会上一展歌喉,希望她借此机会进入皇家剧院。男爵之子弗拉基米尔对父亲的偏心极为不满,仍视安娜为农奴。多尔戈卢卡娅公爵夫人买通科尔夫的管家,要借他之手侵吞科尔夫庄园,并命令女儿丽莎放弃对弗拉基米尔的幻想。县首席贵族扎巴卢耶夫暗示公爵夫人自己有意迎娶丽莎。

第2集

  尼古拉为儿子的情事大伤脑筋,皇后亚历山德拉以沙皇年轻时代的往事劝解他。丽莎把巫师瑟契哈请到家里占卜,恰被母亲撞见,受到严厉呵斥。瑟契哈警告公爵夫人该担心的不是女儿而是自己。舞会上,弗拉基米尔请奥尔佳跳舞,对其显示出好奇心。亚历山大欲从弗拉基米尔身边带走奥尔佳,弗拉基米尔提出决斗。列普宁再次见到曾被自己的马惊吓过的安娜,更加为其美貌和才华所倾倒。扎巴卢耶夫来找丽莎,告诉她他们将要结婚。丽莎决计逃跑。

第3集

  弗拉基米尔得知决斗对象是王储,虽感后悔却为时已晚。奥尔佳力劝亚历山大取消决斗,亚历山大坚持要为她的名誉“历险”。扎巴卢耶夫施计说服多尔戈卢卡娅将女儿嫁给他,二人开始合谋算计科尔夫一家,丽莎准备逃跑,妹妹好言相劝。丽莎想出办法给弗拉基米尔送信。舞会上,安娜果真得到皇家剧院院长的赏识,加之好友列普宁的仰慕,弗拉基米尔对安娜更生嫉恨。马戴斯托维奇向多尔戈卢卡娅索要后者允诺的钱财不成,遭农奴波丽娜的讥讽。

第4集

  奥尔佳担心亚历山大决斗出事,亚历山大百般安慰她。丽莎急切盼望科尔夫父子到来,索尼亚却告知姐姐婚期已定。马夫尼基塔来到彼得堡给科尔夫男爵送信,男爵决定马上回领地查明情况,安娜请求同行。弗拉基米尔与父亲又起争执。尼基塔送信归来,马戴斯托维奇和波丽娜软硬兼施,逼问他去了哪里。列普宁力求阻止决斗,但因自己的特殊身份而左右为难。亚历山大的老师茹科夫斯基努力化解沙皇父子之间的矛盾。亚历山大仍对父亲的管束不满。

第5集

  科尔夫男爵回到庄园,管家以安排演出大献殷勤,波丽娜饰演朱丽叶引起男爵反感,男爵让安娜取而代之。列普宁促使弗拉基米尔和亚历山大当面言和,然而谈话中二人再次激怒对方,决斗势在必行。尼古拉责怪茹科夫斯基未能教育好亚历山大以王室职责为重。奥尔佳和娜塔莎促膝谈论各自的爱情。丽莎正欲出逃,却被母亲拦住,关在了家中。厨房里,瓦尔瓦拉兴奋地问起安娜彼得堡的事,受伤的尼基塔得到安娜的关切,管家和波丽娜对此冷嘲热讽。

第6集

  科尔夫男爵坚持让安娜演朱丽叶,安娜替波丽娜求情。娜塔莎提醒哥哥米哈伊尔(列普宁)知情不报的危险,但哥哥仍为王储守口如瓶。多尔戈卢卡娅代替女儿与扎巴卢耶夫举行订婚礼。丽莎请求索尼亚帮助她逃跑。决斗前,亚历山大旁敲侧击地让弟弟康斯坦丁做好当皇帝的准备。马戴斯托维奇来找多尔戈卢卡娅,告诉她有人报信给男爵,说她觊觎科尔夫庄园。公爵夫人怀疑是丽莎。奥尔佳找到弗拉基米尔,要他放弃决斗,被婉据。决斗已在安排中。

第7集

  马戴斯托维奇回复科尔夫男爵,自己的耳目对庄园一事一无所知。科尔夫男爵决定亲自去找多尔戈卢卡娅。多尔戈卢卡娅问丽莎是否给科尔夫男爵写过信,丽莎否认。母亲让女儿绣结婚枕套。丽莎苦苦找寻逃脱办法。马戴斯托维奇和波丽娜做着当老爷的美梦。安娜为自己的出身担忧,瓦尔瓦拉和尼基塔迷惑不解。茹科夫斯基劝说尼古拉不要干涉儿子的感情,尼古拉固执己见。亚历山大和奥尔佳依依不舍,而决斗场上大家都在等他。决斗终于要开始了。

第8集

  奥尔佳向娜塔莎坦白决斗的事。尼古拉和茹科夫斯基来访,奥尔佳不得不对他们和盘托出。丽莎偷偷跑去找科尔夫,索尼亚和塔季扬娜想方设法瞒过母亲和扎巴卢耶夫。科尔夫男爵回来后,不见证明还债的文书,顿时发病。马戴斯托维奇窃喜,故意拖延找医生;安娜心急如焚,顾不上解放证书,忙着救护男爵。波丽娜不怀好意地给安娜房间送花。在安娜房间偷盗的管家以及安娜都被醺醉。弗拉基米尔为保王储举枪自尽,但枪突然哑火,决斗喜剧收场。

第9集

  病中的男爵得知报信人是丽莎不胜感激。丽莎请求男爵安排她和弗拉基米尔秘密结婚,以摆脱扎巴卢耶夫并拯救庄园。索尼亚和塔季扬娜一起与母亲周旋,几近穿帮时丽莎赶回,总算暂时过关。娜塔莎责怪哥哥和弗拉基米尔鲁莽,告诉他们将被逮捕,二人为了贵族荣誉拒绝逃跑。安德列也决意留下,深爱他的娜塔莎非常痛心。科尔夫男爵准备写信要儿子回家,马戴斯托维奇支开安娜,让波丽娜帮助男爵。奥尔佳将被沙皇送走,亚历山大发誓会找到她。

第10集

  多尔戈卢卡娅以美妙未来诱骗索尼亚监视姐姐,索尼亚假装上钩。安娜中花毒时错把尼基塔当作米哈伊尔,引起尼基塔误解。安娜受管家骚扰,尼基塔上前保护。为使安德列暂避牢狱之灾,娜塔莎劝他去科尔夫家完成弗拉基米尔的托付。男爵得知儿子因决斗被捕,病情再次加重。皇后苦心劝说尼古拉放过儿子及其朋友,尼古拉同意谋划交易。扎巴卢耶夫向多尔戈卢卡娅一家展示来自印度的毒药瓶。丽莎佯装接受未婚夫,内心暗自期盼弗拉基米尔出现。

第11集

  科尔夫男爵让波丽娜把解放证书交给安娜,波丽娜佯从。尼古拉派侍官扎莫辽诺夫假扮判了死刑的狱友,从弗拉基米尔和米哈伊尔口中套出决斗始末。弗、米二人正商讨如何与亲友诀别,亚历山大来到要塞,通过与监狱长打牌做游戏,得以换装进入牢房,与两友人策谈营救事宜。索尼亚向保罗神父忏悔自己为丽莎说谎。皇后找到奥尔佳,让她亲口劝说王储服从皇上的意志,并以此救出参加决斗的人。管家把男爵给儿子的书信送到了多尔戈卢卡娅手中。

第12集

  波丽娜把解放证书偷换成一页剧本,安娜误信是男爵病中弄混。索尼亚力劝姐姐别再对弗拉基米尔单相思,姐妹开始争执。马戴斯托维奇让公爵夫人明白了女儿告密并撒谎。尼基塔不顾一切要把安娜救出管家的魔爪。皇后安排奥尔佳与亚历山大相见,奥尔佳劝王储当好继承人,而自己将从此消失。沙皇刚要相信决斗者无谋反之意,又得报弗、米二人欲伤王储越狱。娜塔莎到狱中看望哥哥,遭监狱长调戏,扎莫辽诺夫及时出现,但告知已下达死刑命令。

第13集

  法场上,弗、米二人即将被枪决,千钧一发之际亚历山大赶到,宣布陛下已赦免死罪。管家又来冒犯安娜。波丽娜做着明星梦。瓦尔瓦拉把从波丽娜手中抢回的皇家剧院来信交给男爵,并把管家和波丽娜的暗中捣鬼讲给男爵听。男爵令二人去干脏活反省。多尔戈卢卡娅因女儿背叛而惩罚她,安德列回家遇此情景质问缘由,而后说出弗拉基米尔因女人被捕,丽莎大失所望。安娜鼓励男爵与病魔搏斗,男爵称自己已老力不从心,望安娜实现夙愿去当演员。

第14集

  多尔戈卢卡娅与女婿合计操办婚礼,安德烈反对他们攫取科尔夫庄园。丽莎心恨弗拉基米尔无情,宣布同意与扎巴卢耶夫结婚。管家让格利高里替自己干活,遭男爵训斥。波丽娜谄媚讨好男爵,男爵不入圈套。安娜依男爵之意来彼得堡试唱,与米哈伊尔互诉衷肠。弗拉基米尔责怪安娜在父亲生病且庄园有难之时离开,安娜则反问弗拉基米尔为何恨她。皇后告诉娜塔莎,她将和哥哥及小科尔夫一起被逐出宫廷。沙皇下令逮捕茹科夫斯基,王储大为恼火。

第15集

  扎巴卢耶夫作为中间人到科尔夫家解决庄园问题,男爵想到以见证人代替丢失的文书裁决庄园归属,多尔戈卢卡娅和准女婿先串通马戴斯托维奇做了假证。列普宁试从尼基塔口中解开安娜身份之谜,尼基塔闪烁其辞。丽莎向安德列诉出心中之苦,安德列答应帮助妹妹拖延婚期。娜塔莎来修道院看望奥尔佳,二人感伤各自的境遇。皇后要将奥尔佳远嫁波兰,并找来新任女官转移王储的注意力。弗拉基米尔让列普宁疏远安娜,列普宁却帮助安娜练习台词。

第16集

  多尔戈卢卡娅和扎巴卢耶夫逼得科尔夫男爵走投无路,所幸弗拉基米尔及时赶回想出对策,引起对手及管家的恐慌。亚历山大追问娜塔莎奥尔佳的藏身之处,奥尔佳也肯求娜塔莎帮她和王储见最后一面。安娜和米哈伊尔因沉醉于“排练”而试唱迟到,米哈伊尔深感抱歉,安娜却不觉惋惜,要回庄园看望一直惦念的男爵。安德列本打算找理由建议推迟婚礼,却顺从了母亲在当晚舞会上宣布婚事,丽莎失去惟一的保护人。提起安娜,科尔夫父子又起冲突。

第17集

  列普宁冒险请求皇上恢复妹妹的职位,皇后在旁相助,皇上应允并派列普宁去县城查案赎罪。亚历山大中计与新任女官调情,奥尔佳误解,决定一走了之。多尔戈卢卡娅一家应邀参加科尔夫家的舞会,丽莎故意迟到。舞会上,安娜和众农奴表演《罗米欧与朱丽叶》,男爵大加赞赏,小科尔夫问父亲是否真的要把全部遗产留给养女。仇人相聚,表面和气、举杯欢庆的舞会暗藏着各种鬼胎和阴谋。来迟的丽莎遭未婚夫一个耳光。科尔夫男爵突然不省人事。

第18集

  弗拉基米尔和医生紧张地抢救男爵。列普宁来到,要陪安娜到图书室静候,却遇已被开除的管家拿着白兰地酒瓶。男爵自感生命垂危,召唤儿子到床前话别,两人终于道出父子之爱。安娜来看叔叔,男爵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安娜期许未来,还让儿子继续照顾她并给她自由。弗拉基米尔心有不甘,仍警告列普宁不要对安娜越陷越深。回家路上,扎巴卢耶夫建议多尔戈卢卡娅乘对手之危抢占庄园。到家后两人不见丽莎,逼问塔季扬娜,得知丽莎跑进了树林。

第19集

  亚历山大贸然觐见沙皇,遇父亲正与情妇调情,父子争执何谓责任何谓消遣。丽莎不见踪影,兄妹和塔季扬娜要去搜林,母亲断然反对,称这是丽莎故意躲藏耍诡计。塔季扬娜决定偷偷去找小姐。在林中迷路的丽莎恰见瑟契哈的小屋,瑟契哈将其留下不准出门。奥尔佳在宪兵的看守下准备远嫁波兰的行装,她央求娜塔莎安排途中再见亚历山大一面。安娜正要喝一口男爵的白兰地,列普宁发现酒瓶里有沉渣,遂让医生查验,结果证明男爵正是被其毒死。

第20集

  小科尔夫到厨房告诉下人父亲去世,要他们提供线索,瓦尔瓦拉等人大为伤心,波丽娜却自鸣得意。 娜塔莎不顾皇后警告,安排王储和奥尔佳最后话别。同时在找丽莎的塔季扬娜和安德列相遇,塔季扬娜因受扎巴卢耶夫威胁不敢说出事情原委,当她得知科尔夫男爵去世,顿觉巧合中有蹊跷。马戴斯托维奇把解放证书交给少主,以此诽谤安娜蓄意毒死男爵,小科尔夫重新任命他为管家,要他找出安娜杀人证据。瑟契哈留住丽莎,欲讲其父亲的真正死因。

分集:1-20 21-4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