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片是一部故事精彩、环环相扣,融合了亲情、爱情、谋杀、金钱、命运等诸多因素,《豪门恩怨》式的大型连续剧。雨和母亲邵伊是盖素帕宛家族的佣人。然而,只有邵伊明白,自己的女儿不是雨而是这个家族的孙女阿葩察。阿葩察的两个哥哥,拉信和巴拉弥一个是绅士,一个是花花公子,前者把雨看作妹妹,后者却想占有雨,而与雨暗地相爱的却是拉信的朋友格雷,他也是阿葩察的未婚夫。于是,这四个人之间展开了一场爱情纠葛;然而随着身世之迷的一点点暴露,爱情上的矛盾又演变成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争夺。最后,真相大白于天下,每个人都在命运的安排下,走向了自己的归宿。

  富家太太娜丽和穷人妇女索宜各生了一个漂亮女儿。索宜趁帮忙喂奶之机调换 了两个女婴。22年后,生长在富贵人家的阿帕查傲慢无礼,正为心爱的男朋 友疏远自己而痛苦万分。在贫苦人家长大的楠凤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 又逢家中遭遇大火,嗜赌成性的父亲在火灾中下落不明。

  索宜走投无路,决定去曼谷娜丽太太家做厨娘,也好与22年不曾见面的亲生 女儿在一起。然而,寄人篱下的日子实在不好过。索宜千方百计想伺候好亲生 女儿,但总是事与愿违。而朴实美丽的楠凤又使大少爷拉辛一见倾心,索宜为 此十分不安。

  楠凤在娜丽家帮工,总被阿帕查找茬儿欺负。娜丽夫人决定让楠凤去自己家的 水晶花园大酒店工作。楠凤被分配在阿帕查的男朋友格利的手下做接待,格利 总想讨她的欢心。娜丽的二公子巴拉米喜欢拈花惹草,晚饭后将楠凤带到夜总 会,拉辛得知后很是不满。索宜看到楠凤与拉辛一起唱歌开心的样子感到非常 不安,担心这对蒙在鼓里的同胞兄妹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格利的母亲甘佳娜夫人要在水晶花园大酒店举行义演晚会。阿帕查因为和格利 生气,断然拒绝参加演唱。拉辛决定请楠凤在晚会上演唱自己新创作的歌曲。 格利非常喜欢楠凤,可他总是居高临下,楠凤不买他的账。

  楠凤在晚会上的演唱很成功,阿帕查嫉妒楠凤抢了自己的风头,冲上舞台抢过 话筒,说楠凤是她家厨娘的女儿。媒体对她不理智的行为进行了报道,阿帕查 气愤之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这可急坏了阿侬奶奶。娜丽夫人请寺 庙的老方丈为阿帕查和格利算命,得知他们结合将婚姻美满,想尽快为他们举 行订婚仪式。格利将母亲回赠索宜的点心交给楠凤,被阿帕查看到。阿帕查怒火冲天,将不会游泳的楠凤推下游泳池。

  格利将昏迷不醒的楠凤救起,拉辛、巴拉米都对楠凤表示同情。阿帕查更加嫉 妒楠凤,认为没人理解她,没人对她有真情,跑出去喝得酩酊大醉。索宜看到 自己的女儿可怜又可气,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阿帕查趁全家人外出之机,逼身体虚弱的楠凤打扫院子,洗熨衣服。楠凤晕倒 在洗衣间,阿帕查的衣服被熨坏。索宜不满意楠凤与拉辛和格利在一起时的表 现,楠凤决心离开娜丽家去别处谋生。拉辛接楠凤出院时将索宜母女接到了华 欣的连锁酒店,准备调母女俩去那边工作,楠凤很高兴,可索宜不同意。

  阿帕查听说格利和楠凤去了华欣,马上开车去追。吃饭时,阿帕查要去厨房做 酸辣虾汤,企图用滚烫的汤泼楠凤,没想到被一同前去的索宜挡住。索宜因此 受伤。楠凤去海边找阿帕查理论,被阿帕查和沙瓦狠揍了一顿。

  阿帕查觉得格利根本不在乎自己,感到非常伤心,深夜准备吃安眠药自杀。这 时格利被沙瓦叫来,阿帕查央求格利不要离开自己。刚刚遭到楠凤拒绝的格利 在阿帕查的甜言蜜语下,留在了她的房间。这一切正好被楠凤看见。

  阿帕查要在家里举办生日晚会,邀请楠凤一起参加,说以此表示对楠凤的歉 意,并吩咐索宜负责晚会的饭菜。她暗自收买了打手,准备在生日晚会上将楠 凤灌醉把她劫走。昭仪的哥哥设下陷阱,让巴拉米赌球越输越多。巴拉米找母 亲借钱遭到拒绝。

  阿帕查为了使自己的计划得逞,先把拉辛请去给长辈们弹钢琴,又把格利接到 自己的卧室亲热,这使楠凤很不舒服。

  楠凤被阿帕查收买的打手劫往深山,中途被格利相救。受惊后的楠凤扑在格利 怀里半天不能平静,被拉辛看在眼里。娜丽夫人为楠凤险些受到生命威胁感到 不安。楠凤去商场给妈妈买药时,看到格利和阿帕查在挑选订婚戒指。

  楠凤为躲开格利的纠缠,决定同意去当拉辛的秘书。格利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楠 凤,不断向她求爱。楠凤虽然也真心爱着格利,但觉得这事根本不可能,还是 断然拒绝了他。两家即将为格利和阿帕查举行订婚仪式,格利却不顾一切地占 有了楠凤。阿帕查的哥哥巴拉米赌博输了150万,阿帕查愿意帮他筹款,条 件是他必须去强暴楠凤。巴拉米也非常喜欢楠凤,不忍心伤害她。

  拉辛被意外查出脑部长了恶性肿瘤,最多只能活3个月的时间。格利知道这消 息后,决定放弃自己对楠凤的爱,成全拉辛和楠凤。在大火中失踪的阿乔突然 来找索宜。

  格利和阿帕查举行订婚仪式那天,开出租车的阿乔突然跑来找索宜要钱去赌博。他还把阿帕查劫持到自己的住处。就在阿乔要强暴阿帕查时,索宜将阿帕查是阿乔的亲生女儿一事告诉了他。

  阿帕查愤恨之下将阿乔打死。阿帕查在订婚仪式上失踪让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警方发现了阿乔的尸体,对现场的血迹进行了DNA化验,认为凶手可能是他的亲生女儿。

  警方对楠凤进行了DNA化验,发现她不是作案人。阿帕查逼索宜编谎话蒙骗警察,谎称楠凤的父亲早已去世。

  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阿帕查偷偷将阿侬奶奶的贵重首饰藏在楠凤的房间,楠凤因此被警方拘留。阿侬奶奶借机要把索宜和楠凤赶出家门。拉辛为了留住楠凤,宣布自己要和楠凤结婚。

  楠凤为了报答拉辛对她的关爱和呵护决定嫁给他,但索宜无论如何不同意。

  盖欧在索宜房间里发现了刻有“格莱素帕万”字样的金镯子,证实了索宜偷换娜丽孩子的事实。

  阿侬奶奶将楠凤的头发送去化验,证明楠凤就是娜丽的女儿。奶奶想修改有关遗产继承权的遗嘱。阿帕查央求奶奶不要剥夺她的继承权,争吵中将奶奶推下楼梯。

  格利一直想取消和阿帕查的婚礼,但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因为格利父亲当年破产时留下了几千万元的债务,甘佳娜夫人需要娜丽夫人的帮助。楠凤坚持让格利和阿帕查结婚。阿帕查发现阿侬奶奶心中一点都不糊涂,总想找机会置奶奶于死地。

  楠凤终于知道了自己是娜丽夫人的女儿。阿帕查害怕这事传出去自己会失去在这个家中的地位,开车将楠凤撞成严重脑震荡。

  格利和阿帕查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索宜为楠凤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感到难过,她不顾一切冲到婚礼现场,将事实真相公布于众。阿帕查将楠凤劫为人质,逃到酒店的最顶层。

  格利到房间劝阿帕查,但阿帕查不愿投降,格利只好答应和阿帕查一起走。半路格利和阿帕查争夺手枪的时候被击伤,阿帕查还击伤了上前阻拦她的亲生母亲索宜,她自己也被警方开枪击伤。阿帕查被送进了监狱,楠凤终于得到了本应属于她的一切……

分集剧情:
第1集

  富人家的娜丽太太和穷人妇女索宜各生了一个漂亮女儿。索宜趁帮忙喂奶之机将自己的女儿和娜丽的女儿调换。22年后,因家境不同,两个女儿在生活中经历着不同的痛苦和困难。生长在富贵人家的阿帕查傲慢无礼,为心爱的男朋友疏远而痛苦万分。在贫穷家中长大的楠凤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父亲嗜赌成性,家中遭遇大火,父亲在火灾中下落不明。

  索宜和女儿走投无路,决定去曼谷娜丽太太家做厨娘,也可以与分别22年的亲生女儿见面。然而,寄人篱下的生活十分艰难。索宜千方百计想伺候好在富贵家庭长大的亲生女儿阿帕查小姐,但总是事与愿违。而在贫穷家中长大的楠凤朴实美丽,使拉辛少爷一见钟情。母亲为此心中十分不安。

  楠凤在娜丽家帮工,总被阿帕查找茬。娜丽夫人决定让楠凤去自己家的水晶花园大酒店工作,被分配在阿帕查的男朋友格利的手下做接待工作。格利总想在聪明的楠凤面前树立威信和尊严,以取得她的芳心。

第2集

  格利的母亲甘佳娜夫人要在水晶花园大酒店举行义演晚会。阿帕查因为和男朋友格利生气,断然拒绝参加演唱。拉辛决定请楠凤在晚会上演唱自己新创作的歌曲,楠凤感到很为难。格利非常喜欢楠凤,可总要居高临下,楠凤不买他的账。晚会即将开始,巴拉米带着一位女朋友来参加晚会,被阿侬奶奶拦在会场外。

  楠凤在晚会上的演唱很成功,赢得了众人的一致赞扬。阿帕查十分嫉妒楠凤抢了自己的风头,冲上舞台抢过话筒,“揭露”楠凤是自家厨娘的女儿。媒体对阿帕查的不理智作了报道,阿帕查气愤之极,将自己锁进房间不吃不喝,急坏了阿侬奶奶。母亲娜丽夫人请寺庙的老方丈为阿帕查和格利算命,被告知两人结合将婚姻美满,白头偕老。因此决定尽快为两人举行订婚仪式。格利将母亲回赠索宜的点心交给楠凤,被阿帕查看到,阿帕查怒火冲天,将不会游泳的楠凤推下游泳池。

第3集

  格利将昏迷不醒的楠凤救起,并口对口为她做人工呼吸。拉辛、巴拉米等都对楠凤表示同情和关心,阿帕查因此格外嫉妒楠凤,越发想不通,认为没人理解她,没有人对她有真情,跑出去喝酒,喝的酩酊大醉。

  阿帕查趁全家人外出之机,逼迫身体虚弱的楠凤打扫院子,洗烫衣服,楠凤晕倒在洗衣间,阿帕查的衣服被烫坏,楠凤被送进医院救治。索宜总是不满意女儿楠凤与拉辛和格利在一起时的态度。楠凤感到委屈,并决心离开娜丽家去别处谋生。拉辛接楠凤出院时将索宜母女接到了华欣的连锁酒店,并准备调母女俩去那边工作,楠凤很高兴,可索宜坚决不同意。

  阿帕查听说格利和楠凤去了华欣,马上开车去追。吃饭时,阿帕查故意要求自己去厨房做酸辣虾汤,企图将滚烫的汤泼向楠凤,没想到被一同前去的索宜上前挡住,索宜因此受伤。 楠凤咽不下这口气,去海边找阿帕查理论,被阿帕查和沙瓦狠揍了一顿。阿帕查不肯认错,反而指责格利被楠凤迷住,背信自己。拉辛向楠凤表示自己的爱意,但没有被楠凤接受。格利为拉辛抢走楠凤而感到失落。

第4集

  阿帕查觉得格利根本不在乎自己,感到非常伤心和愤怒,夜深时,当她正准备吃安眠药自杀时,格利被沙瓦叫来。阿帕查央求格利不要离开自己,保证今后要改正错误。刚刚遭到楠凤拒绝的格利禁不住她一番温柔的甜言蜜语,留在了阿帕查房间。这一切正好被下楼给母亲打水的楠凤看见,她痛苦万分,下决心回曼谷工作。

  阿帕查改主意要在家里举办生日晚会,邀请楠凤一起参加,声称以此表示对楠凤的歉意。并吩咐索宜负责晚会上的饭菜,索宜为此格外高兴,以为从此两个女孩可以相安无事。楠凤心中猜不透阿帕查的用意,但又不能拒绝。阿帕查背后暗自收买了打手,准备在生日晚会上将楠凤灌醉把她劫走。昭仪的哥哥设下陷阱,让巴拉米赌球越输越多,巴拉米想找母亲借钱,遭到拒绝。晚会前,阿帕查亲自为楠凤化妆,选服装,楠凤心中一片迷惑。

第5集

  生日晚会上,几位贵妇人嘲笑楠凤的打扮夸张,不合时宜。楠凤感觉很不开心,不想参加晚会,在妈妈的劝说下才坚持下去。阿帕查为了使自己的计划得逞,先是把拉辛请去给长辈们弹钢琴,接着又把格利拉到自己的卧室亲热。格利和阿帕查的亲密让楠风很不舒服。

  楠凤被阿帕查收买的打手绑架,并被劫往深山。中途被格利相救,受惊后的楠凤扑在格利怀里半天不能平静下来,被拉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格利的行为极为不满,并决定将楠风调到身边当秘书。娜丽夫人为楠凤险些受到生命危害感到不安。但是阿侬奶奶仍然对楠凤很反感,不允许她再和拉辛或格利来往。楠凤去商场给妈妈买药时,见到格利和阿帕查在挑选订婚戒指,心中十分痛苦。

第6集

  楠凤为躲开格利的纠缠,决定同意去做拉辛的秘书。格利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楠凤,他不断向楠凤求爱,楠凤也真心爱着格利,但是心中明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断然拒绝了格利。两家即将为格利和阿帕查举行订婚仪式,格利却不顾一切的占有了楠凤。阿帕查的哥哥巴拉米,因为赌博输了150万,债主逼债要他的命。妹妹阿帕查得知,借机和巴拉米作交易,帮他筹款150万,条件是让巴拉米去强暴楠凤。巴拉米也非常喜欢楠凤,不忍心伤害她。

  阿帕查的好朋友敏想嫁给阿帕查的哥哥巴拉米,偷偷将巴拉米可能强奸楠凤的消息电话告诉了拉辛。拉辛不知真情冤枉了巴拉米,被巴拉米揍了一顿。拉辛住进医院,意外中被查出脑部长了恶性肿瘤,最多只有3个月的时间了。格利知道这消息后,决定放弃自己对楠凤的爱情,让楠风去爱拉辛。大火中失踪的阿乔突然来找索宜,楠凤见到死里逃生的父亲非常高兴,可是索宜不敢留阿乔过夜,坚持让他回去了。

第7集

  格利和阿帕查举行订婚仪式的那天,开出租车的阿乔突然跑来找索宜,找她要钱去赌博。刚巧阿帕查下楼找耳环,被阿乔碰见并劫持走,带到自己的住处。就在阿乔要强暴阿帕查时,索宜不得已将阿帕查是阿乔的亲生女儿一事告诉阿乔,阿乔根本不信索宜的话,坚持要对阿帕查施暴。

  阿帕查愤恨之中,找到一根铁棍对着阿乔一顿狠打,将阿乔打死。阿帕查订婚仪式上失踪让所有的人不可思议,索宜千方百计为阿帕查开脱,并不许楠凤怀疑阿帕查。警方发现阿乔的尸体后,对现场的血迹进行了DNA化验,发现凶手可能就是他的亲生女儿。警察来到娜丽夫人家中调查,但大家都能证明出事那天,楠凤一整天都在娜丽夫人家。阿帕查心中非常恐惧,担心事情的真相会被暴露。

第8集

  为了验证楠凤到底是不是凶手,警方对楠凤进行了DNA化验,发现她果真不是作案人。阿帕查逼迫索宜编谎话蒙骗警察,谎称楠凤的父亲早已去世。楠风为此十分痛苦,二十多年来被称为爸爸的人竟然不是父亲,而自己的生身父亲姓甚名谁从未听说,也不知现在何处。警方对阿帕查有所怀疑,但仍然没有证据。

  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阿帕查偷偷将阿侬奶奶的贵重首饰藏在楠凤的房间,楠凤为此被警方拘留。拉辛、格利和巴拉米得知后纷纷出面保释楠凤。阿侬奶奶借机要把索宜和楠风赶出家门。拉辛为了留住楠凤,宣布自己要和楠凤结婚。格利为了让拉辛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感受爱情的幸福,忍着内心的痛苦劝说楠凤嫁给拉辛。

第9集

  楠凤为了报答拉辛对她的关爱和呵护决定嫁给他。但是索宜无论如何不肯同意楠凤和拉辛结婚,让娜丽夫人疑惑不解,猜想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大家。索宜梦见阿乔怒斥她和阿帕查,十分害怕,决定去庙里烧香向阿乔认罪。索宜在庙里和阿帕查的对话被悄悄跟在后面的娜丽家的管家盖欧听到。盖欧顿时明白索宜不同意楠凤和拉辛结婚的原因。

  盖欧在索宜房间里发现了刻有格莱素帕万字样的金镯子,证实了索宜偷换娜丽孩子的事实。盖欧在给老妇人打电话报告这一真相时,被阿帕查发现,为了阻止盖欧泄漏这件事,阿帕查将盖欧杀害,并伙同索宜将盖欧的尸体扔入河中。娜丽和老妇人从外地回来,发现盖欧失踪。警方在盖欧的身上发现了金脚镯,引起老夫人对20多年前的历史的回忆。老夫人暗地里搜集娜丽的头发拿去化验,以证实她和楠凤的血缘关系,但被阿帕查发现。

第10集

  阿侬奶奶偷偷地将娜丽的头发送去化验,结果发现楠凤果真就是娜丽夫人的女儿。奶奶因此想修改遗产继承权的遗嘱。阿帕查知道后,央求奶奶她仍然是这个家族的孙女,千万不要剥夺她的继承权,争吵中将奶奶推下楼梯,摔成半身不遂,并失语。阿帕查看到奶奶不能说话反而心中暗喜。拉辛得知自己的病情后非常失望。

  格利一直想取消和阿帕查的婚礼,但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因为格利父亲当年破产时,留下了几千万的债务,甘佳娜夫人需要娜丽夫人的帮助。楠凤心里明白,她和格利是不可能结合的。因此下决心,牺牲自己和格利的爱情,坚持让格利和阿帕查结婚。

第11集

  楠凤发现了阿帕查在几个案件中都很可疑,每次家里出事,阿帕查都不在现场。阿帕查发现阿侬奶奶虽然说不出话,但心中不糊涂,害怕万一奶奶病好之后会把一切真相说出来,因此她不断找机会想置奶奶于死地。

  楠凤也知道了自己是娜丽夫人的女儿。阿帕查害怕这消息扩散,自己将失去在这个家中的地位,决定杀人灭口,她开车将楠凤撞成重伤,造成严重脑震荡,被送进医院。警方怀疑巴拉米与被杀死的周哥有关。警方去调查时,一向讲原则的大哥拉辛毫不犹豫地替巴拉米作证,使巴拉米非常感动,体会到血浓于水的亲情。格利和阿帕查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楠凤躺在病床上,忍受着伤痛和心中的悲伤,她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老家去过平静的生活。

第12集

  索宜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年的错误毁坏了楠凤的幸福生活,她为楠凤受到的不公正而感到悔恨和难过。她不顾一切的冲到婚礼现场,将事实真相公布于众。就在这时,巴拉米的前女友昭仪冲进会场向巴拉米开了一枪。格利将昭仪的手枪打掉在地,没想到阿帕查捡起枪,将楠凤劫为人质,逼迫着楠凤和她一起逃到酒店的最顶层。

  格利到房间里劝说阿帕查,但阿帕查不愿投降,格利只好答应和阿帕查一起走,半路格利和阿帕查争夺枪的时候被击伤,阿帕查还击伤了上前阻拦她的索宜,她自己也被警方开枪击伤。阿帕查被送进了监狱,楠凤终于得到了本应属于她的一切,娜丽原谅了索宜的错误。拉辛的病情开始恶化,不得不进行冒险治疗,最终取得了成功。格利因为不想被人说闲话想到美国去工作,经过拉辛的挽留,格利终于留了下来和楠凤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