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一场葬礼上,侦探马乔里诺密切注意着五位生者的面庞,当时光倒转20年,这五人连同棺材中的死者曾是六个形影不离的亲密好友。

  1986年的夏天,俄亥俄州的贝德福德高中正在举行毕业典礼。詹娜-莫雷蒂、威尔-马洛、阿伦-格洛弗、卡拉-诺尔、萨曼莎-卡尔顿和克雷格-布鲁斯特这六位好友在典礼结束后来到克雷格家举行庆祝晚会,虽然气氛欢快热烈,但是有些人却揣着满怀心事。萨曼莎发现自己怀孕了,而直觉告诉她,这孩子并不是男友克雷格的,威尔才是孩子的父亲。暗恋着詹娜的阿伦为即将到来的分别而难过,而同样暗恋他的卡拉一边为萨曼莎的验孕结果担心,一边却鼓励阿伦向詹娜告白。

  英俊而家境富裕的克雷格最为志得意满,他即将与女友萨曼莎一同进入名校学习,但是这个前景在次日便被打破。克雷格酒后驾车造成了伤亡,而威尔因萨曼莎的原因而怀有负疚感,挺身替克雷格顶罪入狱。不久之后,萨曼莎与卡拉结伴去伦敦求学,克雷格独自进入大学,詹娜和阿伦也怀着各自的梦想各奔前程,六位曾以为永远不会分开的好友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而到第二年六人重新相遇的时候,他们原先期望的生活轨迹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生了倾斜……

  20年后的现在,马乔里诺逐个询问着这些昔日好友,他敏锐地感觉到死者的被害与之前举行的毕业20周年聚会大有关系,但是今日身份各异的五个人诉说的往事中,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五个生者在暗中谋划着什么?而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萨曼莎会被谋杀,谁想杀她?

美国电视剧《重逢》人物简介:

  萨曼莎-卡尔顿——萨曼莎只是一个美丽聪明但没有什么高远志向的普通女孩,在高中毕业后,她原计划与男友克雷格一起读大学,但是在毕业酒会上却发现自己已经怀孕,更糟糕的是,它并不是克雷格的孩子。

  威尔-马洛——威尔一直希望能离开贝德福德小镇,他依靠体育奖学金成为了家中第一个大学生,但为了替好友克雷格顶罪,他因交通肇事而入狱一年,对萨曼莎的爱是了他度过难关的唯一支柱。20年后的现在,威尔是当地一位声誉颇高的神父。

  克雷格-布鲁斯特——比起五位高中好友,家境富裕的克雷格最为无忧无虑,与女友萨曼莎一同进入大学是他即将实现的美好梦想,但是一次酒后驾车造成的车祸不但夺走了一条生命,也把几位朋友的未来彻底改变了方向。20年后的现在,38岁的克雷格是国会议员。

  阿伦-格洛弗——表面上玩世不恭的阿伦其实非常羞涩,他暗恋美丽的詹娜已久,但一直不敢表白。高中毕业后,阿伦在事业上相当有魄力和远见,20年后的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卡拉-诺尔——心思单纯又有些古怪的卡拉暗恋着阿伦,但是她却一直鼓励他向詹娜表白。为了替萨曼莎找回女儿,她做出了很大的牺牲。20年后的现在,卡拉的身份是霍兰德夫人。

  詹娜-莫雷蒂——非常美丽的詹娜一心想成为电影明星,高中毕业后就踏上了前往好莱坞的征程。

  侦探肯尼-马乔里诺——身处20年后的现在,侦探马乔里诺负责调查那起发生在六位昔日好友间的谋杀案。而他也与发生在20年前的往事有着隐约的联系。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86

  纽约的一场葬礼上,阿尔格正在致悼词,他诉说着高中时代曾有六个亲密无间的朋友,但是现在其中的一个却被谋杀而躺在眼前的棺材里。侦探肯尼-马乔里诺悄悄溜进小礼拜堂观察着前来吊唁的人们,葬礼一结束他立刻拦住了霍兰德夫人。

  20年前的1986年,俄亥俄州的贝德福德高中正在举行毕业典礼。詹娜-莫雷蒂、威尔-马洛、阿伦-格洛弗、卡拉-诺尔、萨曼莎-卡尔顿和克雷格-布鲁斯特这六位好友在典礼结束后来到克雷格家举行庆祝晚会。躲在浴室的萨曼莎验出自己怀孕了,但直觉告诉她,孩子的父亲并不是男友克雷格。

  克雷格带着酒意开着父亲的跑车,突然在公路上与一辆卡车发生了碰撞。由于害怕因酒后肇事而坐牢,克雷格告诉警方是没有喝酒的威尔在开车,而威尔为了回护朋友也承认了此事。

第二天,其余的几位在餐馆里等待威尔和克雷格,卡拉替阿伦出主意如何追求詹娜,其实卡拉自己深深暗恋着阿伦。由于双方司机都只受了轻伤,威尔和克雷格都被释放回家,萨曼莎悄悄告诉威尔怀孕的消息,她认为他是孩子的父亲。

  警方突然出现逮捕了威尔,原来卡车司机因内出血死亡了,格雷格看着好友被铐走,他发誓要请父亲救出威尔。但是无论律师的辩护词有多出色,威尔仍被判入狱一年。

  萨曼莎决定生下孩子并远赴伦敦求学,她责怪威尔不该因为抢了克雷格的女友就替他顶罪。卡拉受萨曼莎的鼓励决定向阿伦表白,却在按响门铃的前一刻看到正在接吻的阿伦和詹娜。

  在这一年的夏末,六个曾经以为永远不离不弃的朋友分道扬镳:威尔开始他的牢狱生活;克雷格独自进了大学;卡拉和萨曼莎结伴去了伦敦;詹娜告别阿伦奔向纽约。

  重新回到2005年的现在,侦探马乔里诺并不明白这个故事与谋杀案有什么关系,霍兰德夫人——就是当年的卡拉-诺尔——解释说1986年夏天发生的事件是所有事情的开端。

第二集 1987

  1987——当威尔离开监狱的时候,他的怀里仍揣着萨曼莎的照片,而与此同时的伦敦,卡拉陪伴着阵痛中的萨曼莎,当婴儿一出生,护士立刻将这个女孩带给了收养她的夫妻。为了补偿威尔,克雷格的父亲布鲁斯特先生给他了一份房地产开发的工作。威尔遇见了回到美国的萨曼莎,他希望能公开两人的关系,特别是要先告诉克雷格。

  现在——马乔里诺向卡拉询问关于那把枪的情况,但是她拒绝回答问题。卡拉来到教堂的忏悔室,她告诉屏风另一边的人:警察知道了枪的事情,但是为了不危及他们的计划,她会把枪藏在安全的地方。马乔里诺向一个名叫卡特-芬的人询问枪的下落,卡特在威胁下仍声称自从1987年之后他既没有见过那把枪,也没有见过当年的监狱室友威尔-马洛。

  1987——卡拉前去纽约拜访詹娜,涉足娱乐圈的詹娜拥有了令人惊叹的豪宅。她告诉卡拉自己并不爱阿伦,虽然两人同居但仍只是朋友,可是阿伦并不这么想。萨曼莎因剧烈腹痛进了医院,检查结果令人绝望:由于子宫破裂她永远无法生育了。卡特持枪逼迫威尔一起潜入了克雷格家,被克雷格和威尔一起支付并夺走了手枪。克雷格把枪锁进了父亲的保险箱。

  现在——卡拉把枪丢进了河里。马乔里诺则出发去拜访另一个可能知道手枪下落的人——神父威尔。

第三集 1988

  1988年,威尔和克雷格都在为赢回萨曼莎而努力,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她现在更关心的是找回自己的孩子。萨曼莎雇用的私人侦探打听到了女婴的下落,但是养父母菲利普斯夫妇拒绝了她要回孩子的要求。为了打赢官司,她告诉威尔自己需要一大笔钱。詹娜的事业蒸蒸日上,她的第一部电影即将首映,五位朋友都接到了她的邀请。威尔试图通过贿赂环境署的官员以获得土地开发权,他需要这个项目的奖金去帮助萨曼莎,但是当他发现萨曼莎和克雷格在首映宴会上相拥起舞,他留下了装满钱的信封,但拒绝听萨曼莎的解释。为了帮助萨曼莎,卡拉设法成为了菲利普斯家的保姆,这不但令萨曼莎有机会见到孩子,也使她自己有了稳定的收入。

  回到2005年的现在,威尔神父被要求到警察局接受质询。马乔里诺出示了谋杀案发生前的监控录像,但是威尔否认那次毕业20周年的同学聚会和谋杀案有任何联系。马乔里诺告诉威尔当年车祸案的受害者是他的继父,威尔同意提供血样随后离开了警局。威尔和卡拉稍后出现在阿伦的公司里,三人秘密地讨论着马乔里诺穷追此案的真正原因。

第四集 1989

  1989年,萨曼莎和克雷格正在为婚礼作最后的准备,卡拉仍为菲利普家照看着二岁大的女孩艾米,她把自己的摄影作品交给詹娜,希望能得到摄影师的工作。威尔正陷入两难的境地:联邦调查局以行贿指控胁迫他当内线调查拉塞尔-布鲁斯特公司的丑闻,而克雷格对父亲拉塞尔的违法生意一无所知,不但进入布鲁斯特工作,还邀请威尔当他的伴郎。

  婚礼彩排时,联邦调查局突然出现逮捕了拉塞尔,克雷格愤怒地指责威尔背叛了他们的友谊,而且终于意识到威尔心中念念不忘的女孩正是萨曼莎。卡拉安慰着刚刚与女友分手的阿伦,两人的关系渐渐了新的发展。

  婚礼当天威尔强行冲进了萨曼莎的房间,并反锁了房门逼问她选择克雷格还是他。身穿婚纱的萨曼莎面对此情此景不知所措。

  回到2005年的现在,警官艾米丽-菲舍把血样的化验结果交给了马乔里诺,案发现场的血迹与威尔神父毫无关系。艾米丽警告马乔里诺别再针对威尔进追不放,有些大人物已经对此感到不满了。不甘心的马乔里诺来到克雷格-布鲁斯特议员家调查,已经双腿残疾的克雷格承认谋杀案当晚他和威尔曾在一起,但是两人早已不是朋友。

  回到办公室的阿伦在桌上发现了一张打印的信纸,上面写着“我知道是谁杀了她”。

第五集 1990

  1990年,布鲁斯特集团在拉塞尔被捕后濒临破产,但是克雷格始终不愿面对坐牢的父亲,甚至不愿与妻子萨曼莎商量日益迫近的经济问题。而莎曼萨发现卡拉与雇主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与离婚的保罗-菲利普同居了。

  詹娜被迫中断拍片赶回纽约,母亲布兰达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而且急速恶化,她必须赶在母亲离世前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詹娜不小心向萨曼莎透露了威尔的下落:他离开纽约后参加了军队,即将开赴战火中的科威特。梅格-菲利普突然出现在卡拉的面前,她警告卡拉不要与保罗纠缠不清,因为他生性多疑而且脾气暴烈。阿伦在布拉格经营手机销售,事业蒸蒸日上的他回到美国并将目光投向了新兴的互联网产业。

  回到现在的2005年,卡拉来到克雷格和萨曼莎的住所,坐着轮椅的克雷格告诉她自己试图阻止马乔里诺问及“她”,但是这些努力并没有效果。马乔里诺前去拜访詹娜的时候,她正在观看萨曼莎的录像带,这是她被谋杀前留下的最后的影像。

第六集 1991

  1991年,卡拉和保罗送艾米去学校,三个人看着仿若其乐融融的幸福家庭,但萨曼莎却在稍后发现卡拉身上有些可疑的淤伤,卡拉不耐烦地否认保罗曾殴打她。威尔从海湾战场上归来,他带着军中好友丹尼的遗书要交给他的姐姐梵妮莎。

  阿伦和克雷格向“美国在线”推销他们的营销计划,但是“美国在线”只对阿伦研发的搜索引擎感兴趣,并无意与布鲁斯特集团合作。阿伦决定独自加入美国在线,这令克雷格感到一阵被背叛的痛苦。

  卡拉成功掩护梅格带走了艾米,自己也摆脱了保罗的控制。萨曼莎生下了与克雷格的儿子亨利,她告诉他艾米其实是她的孩子。

  回到2005年的现在,詹娜去警局接受了马乔里诺的询问,与此同时被卡拉丢进河中的手枪被警方捞起,詹娜确定它就是多年前克雷格拥有的那把枪,她告诉马乔里诺应该去调查保罗-菲利普。

  离开警察局后詹娜来到克雷格家,把接受询问的详细过程告诉了等待着她的朋友们。克雷格感谢她的帮助,但是詹娜冷漠地说:“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第七集 1992

  1992年的感恩节前夕,萨曼莎与克雷格在家中为准备同学聚会而忙碌着,得知威尔会带着女友前来的消息令萨曼莎倍感压力,她开始依靠药物控制情绪。

  威尔和女友梵妮莎、阿伦与秘书蕾切尔一起来到了克雷格家,詹娜和她的影星丈夫贾克也相继到达,卡拉则在厨房帮助萨曼莎准备食物。年轻时候的马乔里诺徘徊在克雷格家的附近,他带着手枪要杀死威尔替父亲报仇。

  但是感恩节的宴会充满着意外:阿伦和萨曼莎发现蕾切尔与克雷格有染,至今仍然藕断丝连;詹娜明知丈夫是同性恋者,但她无法容忍贾克对威尔卖弄风情而把他赶出了聚会;梵妮莎听到了威尔与萨曼莎的谈话,她意识到威尔仍深爱着萨曼莎;而克雷格的父亲拉塞尔出狱归家,他见到告发自己的威尔后怒不可遏。

  找不到下手机会的马乔里诺在咖啡馆里遇见了埃拉,她对他颇有好感并留下了电话。

  回到现在,克雷格在家门口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知道谁杀了她。”克雷格打电话向某人求助,这时他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并自如地在屋内走动。

  马乔里诺到家后发现妻子埃拉准备带着女儿离开,埃拉指责他为了昔日的恩怨忘却了对家庭的责任,她命令他尽快搬出这个家。

第八集 1993

  参议员克雷格和神父威尔带着黄玫瑰相继来到萨曼莎的墓碑前,这天是她的生日。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杰里米-史蒂文斯,他说萨曼莎死有余辜,并向威尔说出了理由。

  1993年,萨曼莎的生日前夕,她的丈夫和高中好友们悄悄地为她策划着一场生日宴会。克雷格退出了与阿伦合作的公司,准备向政界发展,参加即将到来的州议员竞选。萨曼莎在一家医院的急诊室中工作,但她仍依靠药物保持精力。

  阿伦在办公室里接待了两位意外的访客:数年前在布拉格结识的帕丝卡尔,还有他们一夜情的结晶——二岁半的女儿克洛伊。面对目瞪口呆的阿伦,帕丝卡尔安慰他说,自己并不是来要求他负责的,她们只是旅行经过此地而已。

  一个名叫露西-史蒂文斯的女病人被送入了急诊室,在此之前萨曼莎曾检查过遭遇车祸的露西,并确定她并无大碍,但是现在露西却陷入了深度昏迷。阿伦告诉威尔自己新发现的女儿,“如果我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我会尽所有可能与她生活在一起。”阿伦的话语令威尔感到一阵莫名的触动。

  露西死在急诊室里,虽然最终化验结果表明这并不是萨曼莎的过错,她仍无法原谅自己。阿伦拦住了赶往机场的帕丝卡尔母女,并单膝跪下向她求婚。卡拉来到了预定举行生日宴会的酒吧,但是朋友们踪迹全无。失落之下,她与一个陌生男人彼得-霍兰德开始调情。

  回到现在,卡拉来到墓园为丈夫彼得-霍兰德扫墓。被妻子赶出家门的马乔里诺在克雷格家的对面租下一套房子。

第九集 1994

  1994年的新年,卡拉带着男友彼得、阿伦领着新娘帕丝卡尔一同参加了萨曼莎举行的聚会,克雷格向朋友们宣布了参选的消息,而蕾切尔在暗处观察着一切。

  春天来临的时候,六位朋友参加了亨利的三周岁生日宴会。帕丝卡尔带着女儿离开了阿伦,她发现阿伦仍对卡拉念念不忘。但是卡拉选择了彼得而不是阿伦。蕾切尔突然出现并要求与克雷格见面,克雷格无意恢复两人的婚外情,于是她威胁要提起控诉。

  初夏时分,这群旧友在贝德福德举行国庆聚餐。威尔同意加入克雷格的竞选班子,卡拉因不愿搬去芝加哥而与彼得争吵并分手,阿伦即将前往巴黎接回帕丝卡尔,因为她怀上了他的孩子。一个记者前来找寻克雷格,蕾切尔已经公开了婚外情的故事。

  竞选随着秋天一起临近,威尔竭力说服了萨曼莎,使她相信克雷格与蕾切尔早已断绝了来往。萨曼莎在竞选演说中当中表达了对丈夫的信任和支持。卡拉见到了从芝加哥回来的彼得,但是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新女友。

  圣诞节前夜,所有人都在克雷格的家中庆祝他的当选,这时帕丝卡尔突然临产,大家一起送她去了医院。

  卡拉在新年前夕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彼得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

  回到现在,马乔里诺传讯了蕾切尔,但是曾心理崩溃的蕾切尔除了陈年往事,并没有提供有用的线索。马乔里诺下班后走向停车场,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疾驶而来,将他撞倒后扬长而去。

第十集:1995

  黑暗的巷子中,警探马乔里诺发生了意外,被一辆轿车撞倒,随后被人送进医院。威尔也在事发现场,陪着他一起上了救护车,前往医院进行急救。

  1995年,山姆与克雷格从中斡旋,为威尔安排了他与凯瑟琳-克拉克的初次见面,四个人在山姆和克雷格共住的阁楼里共进晚餐,威尔和凯瑟琳似乎一见钟情,谈得十分投机。但是当他了解凯瑟琳的家庭情况后,脸上的笑容却骤然消失无踪。

  男友向卡拉求婚,面对他的表白,她无法拒绝。此时,阿伦和妻子却因为感情不和,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接受夫妻关系指导。詹娜无意中洞悉了男友的秘密,大为吃惊。

第十一集:1996

  1996年,克雷格的母亲新近过世,随着故事的进一步展开,开车撞倒马乔里奥的真凶渐渐浮出水面。

  (过去)尽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不愉快,凯瑟琳和威尔却相处十分融洽,正准备把两人的关系推进一个新阶段。卡拉和詹娜在山姆的家中,聊天时谈起凯瑟琳和威尔的事,不由得感慨万千。

  医院里,山姆在与医生谈话中得知,彼得的化验结果颇不乐观。身为单身父亲的阿伦不得不担负起照顾13个月大的Noelle和5岁的Chloe的责任,同时还要兼顾工作,忙得焦头烂额,分身乏术。克雷格的父亲拉塞尔和克雷格的儿子亨利出现在他的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