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十九集:起源

  一对身着盛装的夫妇刚从慈善拍卖会上回来,有点醉了,把刚买来的一幅家族合影挂在壁炉架上。妻子摇晃着进了卧室,丈夫去锁房门,谁也没有留心家族肖像画中的父亲动了起来。丈夫弄好睡觉前的一切,走到楼上的卧室里,面对的是被切开喉咙的妻子和满地鲜血。他本人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

  约翰父亲的日志记载,过去几十年中出现过四起相似的死亡事件。由于相互之间隔得时间太久,谁都没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兄弟俩检查了出事的房屋,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屋内的所有东西都被拿去拍卖处理了。他们闯进了拍卖会,发现两人是会场上唯一穿着随便却驾着价值百万车子的人。他们谎称自己是画商,主持拍卖会的布雷克先生却根本不相信,走下场问侍者他们是否受到邀请。另一边,他的女儿莎拉注意到兄弟俩看那幅画的目光十分奇怪。莎拉和山姆聊起了艺术史上的一些轶事趣闻,越谈越投机。但发现两人真实身份的布雷克把他们赶出了拍卖会。

  山姆打算调查死者夫妇一切物品的来历,以了解是否出现过什么怪事。迪安建议他在莎拉身上试试美男计。山姆不情愿地照办了。他们共进了一次晚餐,气氛不是很融洽。莎拉找出了拍卖会上的物品资料交给兄弟俩。不过,令迪安感到无比失望的是,她没有因此要求和山姆发展进一步的亲密关系。兄弟俩发现,曾经拥有过这幅画的人最后无一例外地惨死,喉咙被切开。他们闯进储藏仓库,把画烧掉了。但一等他们离开,那幅画自己又修复了。

  迪安惊慌地发现他把钱包落在了仓库里,他和山姆赶紧回去寻找,但其实这只是迪安的一个小小花招,想为莎拉和山姆创造再次相处的机会而已。山姆发现前一晚烧掉的画恢复如心,十分不安,和莎拉说话的时候也有点语无伦次。莎拉觉得他不太正常,告诉他因为刚刚发生了一起谋杀事件,这幅画不会立刻就卖掉。就在她和山姆约会的时候,有人为这幅画出了个大价钱,莎拉的父亲立即决定把它卖掉。

  兄弟俩的资料调查发现,肖像画的是默辰特一家。父亲用一把锋利的剃刀割开了妻子、两个儿子和养女的喉咙,随即就割开自己喉咙自杀了。全家的尸体后来火化了。兄弟俩又发现了肖像的一幅仿制品,但细节地方略有不同。在原来那幅里,父亲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在今天看到的这幅里,父亲的目光则垂了下来。兄弟俩认为,父亲的怨灵被困在了肖像里不能脱身。他们决定再去看看那幅画,但莎拉告诉他们画已经卖掉了。三人连忙赶到买者家里,莎拉见兄弟俩手脚熟练地撬锁开门,大为惊骇,接着她被吓得一动都不能动,因为看到买者一家人的头被割掉了,画中父亲的目光直直地望着她。

  莎拉要求知道真相,兄弟俩告诉她画像本身可能在闹鬼。她十分惊恐,却仍坚持和他们一起检查画像。他们发现画中一角画着一座陵墓。他们按图索骥,找到陵墓,看见无辜惨死的孩子们的骨灰瓮旁放着他们生前最喜欢的玩具,但是,他们没有发现那位凶手父亲的骨灰。迪安琢磨着其中的联系,山姆安慰着惊恐万分的莎拉,说他很喜欢她,但他会给她带来厄运,他的前女友就是因此无辜惨死,他不能再忍受同样的命运发生在深爱的人身上。莎拉凶恶地叫他闭嘴,说在街上死于车祸的概率还高于死在邪灵手里的可能。迪安发现默氏父亲的骨灰并没有和家人安葬在一起,而是被抛在了穷人公墓里,那里常年有许多骸骨无人照看。莎拉看着兄弟俩沉着地挖开一座座墓,把里面的骨头焚成灰,爱上了山姆。

  三人回到挂着画像的房子里,迪安觉得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十分好心地留在了外面,让弟弟和莎拉多些单独接触的机会。但山姆和莎拉一走进屋子,立刻发现画像中的小女孩不见了。原来,凶手并不是那位父亲,他垂下的目光盯着的是那个小姑娘,以此警告观者!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怎么也打不开。山姆和莎拉在屋里乱翻,想找些盐来防身,迪安在外面拼命砸门。小姑娘现身了,一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剃刀,一手拽着她的布娃娃。山姆用一根壁炉拨火棍把女孩打翻在地。莎拉看到布娃娃,想起来老式的布娃娃有时候会用孩子的头发作原料。小姑娘继续攻击,迪安奔到陵墓里,就在小姑娘马上就划开莎拉喉咙的时候找到了那个布娃娃,把它烧毁了。小姑娘消失了,又回到了画里。

  迪安发现默氏夫妇的养女之所以被领养,是因为她的生身父母有天被人杀死在床上。显然,她到了养父母家仍然继续着屠戮游戏。莎拉为防万一烧毁了画像,迪安悄悄离开了。山姆和莎拉尴尬地两两相对,终于投入热吻。

第二十集:死者的鲜血

  艾金斯老人在酒吧里看着一本大书,书名是《天啊,邪物!》,两兄弟的父亲也有同样一本书,酒吧门开了,一群穿着皮革铁环装的年轻人吵吵嚷嚷地进来了,艾金斯连忙退出酒吧,回到自己家里。那群人中的一个女孩跟他回了家。老人朝女孩胸脯刺了一刀,奇怪的是,那女孩似乎毫无感觉。艾金斯逃回书房,拿东西挡住门,从保险箱里拿出一把老枪。这时,又有两个暴走族打扮的年轻人从天窗里跳了进来,女孩拿走了枪,她的同伴就——噢!他们似乎正在大口大口吃着艾金斯的尸体!

  兄弟俩在艾金斯老人的房门上发现了一条指甲划出来的信息,是一个邮局信箱的号码。他们打开邮箱,里面有一封给J.W的信。J.W.恰好是父亲名字的缩写。难道这封信是给父亲的?他们还没来得及打开信,父亲出现了。他读了信,问兄弟俩有没有看见一把枪。他们自然没有。父亲说他们必须找到这把枪,它是很重要的线索。山姆十分不敢相信——父亲要他们跟着他行动?父亲说,这杆枪是传家宝,能杀死几乎一切生物,包括害死他们母亲的那种魔鬼在内.

  验尸发现,艾金斯十有八九是被他追猎的吸血鬼杀死的.儿子们虽然身经百战,这时也惊呆了.他们一直以为吸血鬼只是种迷信! 约翰爸爸本来也以为他们早在像艾金斯一样的吸血鬼猎人手下灭绝了.然而,事实证明:那些他们信以为真的吸血鬼传说都是谎言:什么阳光能把他们烧成灰烬啦,怕十字架或是大蒜头啦,阳光只让他们感到刺痛,但不会自燃.而且他们更不怕十字架等物.更别提什么在心口钉钉子.唯一杀死他们的办法,就是砍掉他们的脑袋.

  约翰监听着警局所用的波段,听到了关于吸血鬼最新牺牲品的消息.一对夫妇报告说在大道上见到一具尸体,然而警察到现场时,这对夫妇却消失了.约翰爸爸肯定地说一定是吸血鬼把夫妇俩带回了巢穴.山姆很怀疑,他不理解父亲如何推测到这一切.但父亲无意解释,他只想儿子遵守他的指示.迪安虽然不情愿,不过也还是照办了.山姆可不管父亲那一套,和父亲大吵一架.怒火冲昏头的两人都说了非常伤人的话.

  冷战中的父子三人继续追踪吸血鬼,打算潜进吸血鬼栖息的小镇去.约翰是为了找枪,迪安是为了找食物,而山姆则是为了救人.然而被掳走的妇女已经被转成了吸血鬼,她的尖叫声唤醒了其余吸血鬼同伴.父子三人逃脱了,然而吸血鬼们闻到了他们的气味.余生父子三人将在躲避吸血鬼追杀的逃亡中度过.

  迪安不在的时候,约翰告诉山姆儿子们一出生他就为他们存下来一笔款用于大学学费,他当初希望儿子不要有他一样的异能,过他一样的生活.但当爱妻被害后,他完全投入了追猎邪物中去,没有好好地履行父亲的职责.从那时起,他对儿子而言更像是军队的训练教官.当山姆因为不理解他们的行动离开时,他唯一想到的是山姆单身一人不会安然无恙.这番话终于让父子二人暂时和好了.迪安带着一瓶鲜血回来了,死人的血.约翰和山姆把箭浸在血里,射中了追踪而来的吸血鬼们-死人的鲜血会让吸血鬼衰弱.约翰把那女孩擒为人质,砍掉了其余俘虏的头.

  约翰打算用吸血鬼女孩来交换那杆枪.他命令儿子们迅速离开吸血鬼巢穴.山姆又生气了,父亲仍然不愿意让他们加入为母亲复仇!约翰说他只想保护儿子们.这次迪安反对了,说他从小就让自己去追猎可怕的巨怪,这么看起来他所说的"不想让儿子受伤"的话十分可疑.约翰无动于衷,命令他们都离开.

  约翰用那女孩把其余吸血鬼引出巢穴,要求用人质换回那杆枪.吸血鬼首领同意了,但约翰还没有拿到枪,被死人鲜血弄得衰弱不堪的女孩渐渐恢复了力量.她把父亲压倒在车上,露出了利齿.潜伏在一旁的儿子们连忙露身营救.吸血鬼首领一把抓住了山姆,愤懑地问迪安,我们难道没有和你们一样活下去的权利? 约翰用行动回答了他-他用那杆枪射中了首领.吸血鬼首领死了,其他吸血鬼一哄而散.

  约翰很生气儿子们没有听他的话离开,但迪安提醒父亲,正因为他们没有听话,所以他才能活下来.父亲终于不情愿地承认,儿子们已经成长得比他想象的更有力量.他们可以在一起战斗了.

第二十一集:救援行动

  一位年轻的金发女子在教堂里向牧师告解。牧师说人人可以得到救赎。然而金发女郎的双目变黑了,狞恶可怕。原来她是梅格,一直祸害父子三人的女人。牧师奔向自己的圣物准备驱逐魔物,但梅格害死了他。

  约翰曾经发现过一些和爱妻之死有关的事例。据说有种魔物会进入那些有六个月大婴儿的家庭。在他袭击前一周,家里会有牲畜死亡,气温忽冷忽热,电磁波动得厉害。根据这些特征,他辨认出了下一桩袭击将要发生的地点。约翰想到那个地方去,仔细盘问那些有六个月大婴儿的家庭。

  约翰开车上路了,他听到消息说,吉姆牧师遇害了,喉咙被割开了。兄弟俩察看了医院记录。山姆在幻觉中看到一个育婴室,听到窗外有火车经过。他沿着铁轨走,想找出那间育婴室,这下幻觉更多了,看到了那座房子,还有命中注定要遭遇悲惨命运的可怜母亲。终于,他实实在在地看见幻觉中的女子推着婴儿车散步。那位母亲莫妮卡很骄傲地说自己女儿罗西非常乖,非常可爱,有时似乎它能看懂人心!莫妮卡聊了两句,走开了,山姆看着她的背影,得到了更多幻觉。他看到莫妮卡在育婴室里和一个人影面对面,然后被钉在天花板上,血流了一地。

  山姆告诉了父亲和兄长自己所见。约翰为山姆有预知幻觉这件事很感到震惊,非常生气迪安没有在最初发现的时候就通知他。迪安反而指责他说,每次兄弟俩遇到大事,总会想到第一个通知父亲,但父亲却忽视了他们送出的讯息。山姆有预知幻觉这件事迪安早就告诉了父亲,但很显然父亲并没有引起重视。父亲尴尬地道了歉。这时,电话铃响了,梅格打电话来,声称要找约翰。

  梅格说她将杀死约翰认识的每一个人,除非他交出那杆枪。他必须当晚到某地去交货,而且还得自己去。约翰同意了,兄弟俩大吃一惊。约翰却说自己将带一把赝品去,真品留给兄弟俩,让他们去保护莫妮卡和她的女儿,并且务必要杀死那魔鬼。父子三人分头行动。约翰警告兄弟俩说,只有四颗魔力子弹了,让他们小心使用。

  约翰到了梅格指定的一座遗弃仓库。在和梅格会面前,他做了些防范工作,对着一座水池唱起了赞美歌,并且放了些玫瑰花在里面。他见到了梅格以及她的魔物伙伴,交出了那杆枪。梅格的同伴检查着枪,对着梅格在胸脯开了一枪,梅格受了伤,但没有死。他们看出来枪是假的。约翰逃跑了,跳入了水中。梅格和伙伴嘲笑着约翰的愚蠢。但当他们准备步入水中擒捉约翰的时候,水把他们皮肤烧得吱吱响。约翰的颂歌和玫瑰花瓣把水池变成了圣水。约翰暂时逃脱了,但他的轮胎被人割破了,所以他逃不远。梅格最后抓住了他,把他关了起来。

  兄弟俩到了莫妮卡的房子里,等着魔鬼到来。这时山姆向迪安道谢,因为他一直默默守护着自己——他刚刚才知道自己小时候曾经有多么大的危险。迪安却害羞地不愿听这种话。收音机突然杂音大作,兄弟俩知道魔鬼接近了,他们冲进屋子。但莫妮卡的丈夫却以为他们是入户抢劫的匪徒。等迪安费尽力气制住他,山姆冲入育婴室,莫妮卡已经被吊在了墙上。他看到对面的魔鬼有着一双橘红的眼睛,他开了枪,但子弹还没有击中它,魔鬼就消失了。婴儿床着火了,迪安抱起婴儿,山姆把莫妮卡拖出房屋,救活了她。大家都活了下来。但山姆看到魔鬼还在原地没动。山姆想回到房子里,迪安拉住了他,说里面在着火,不能进去!魔鬼又消失了。

  回到旅馆,迪安立刻联系父亲,山姆还没从紧张中恢复过来,不停地埋怨迪安没让他回去。迪安说他不想看到弟弟为魔鬼牺牲生命,如果弟弟活下来就意味着他们永远杀不死魔鬼,那么他情愿接受这种安排,也不愿意看到弟弟和魔鬼同归于尽。山姆情绪激动中一把把哥哥按在墙上:那怪物杀死了母亲!迪安回答:是的,但他们一定不希望你去死,而且你和父亲是我仅有的亲人了。山姆慢慢恢复了理智,继续呼叫父亲。梅格接起了电话,冷冷地说他们再也看不到父亲了。

第二十二集(第一季大结局):魔鬼的陷阱

  梅格抓住了约翰!山姆想留下来和魔鬼拼命.但迪安想用那杆枪换回老爸的命.山姆提醒他,他们老爸可能已经遇害了,交换的提议毫无意义.但迪安不理他.他们去找另一位异种猎人鲍比.鲍比告诉他们,他们三人显然已经激怒了某种力量-邪恶的力量这些日子高涨得可怕.他们还没思索其中含义,梅格进来了,她把迪安一把搡到边上去,向山姆和鲍比逼近.但她中了陷阱!儿子们在天花板上早就刻好了一个具有保护力量的圆圈.梅格进到圆圈的作用范围,忽然变得软弱无力.迪安审问了她,对她十分粗暴.鲍比提醒他,占据梅格肉体的是另一个邪恶的灵魂,但梅格本人还是人类.梅格在痛苦中终于承认约翰还活着-但只是暂时而已.突然,魔鬼消失了,恢复人性的梅格害羞地谢了他们,告诉他们约翰所在监牢的位置,然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山姆在汽车的轮胎上也画了一个神秘的标志.有这标志在,邪恶生物就不能靠近车上的枪.他们空手去找父亲,发现魔鬼把父亲监禁在一座公寓楼里,到处都住着平民百姓,从外表看不知道哪些已经被魔鬼占据了身体.兄弟俩弄响了火警警报器,所有居民都奔了出去,除了一对夫妇以外.兄弟俩盗了一套消防衣穿在身上,进到楼里.他们发现父亲被绑在床上,浑身是血,只剩最后一口气(邪恶啊!太邪恶了!).山姆坚持要用圣水为父亲清洗身体,以弄清楚他是否也被魔鬼占据了.淋过圣水的约翰安然无恙.儿子们把他拉出楼房,却遭到一伙被魔鬼附身的人攻击,其中就有那个在仓库驱使梅格的邪神.邪神把山姆打得半死,迪安趁其不备用枪击中了他.那个魔鬼和他的灵魂宿主人类-死了.

  兄弟俩把父亲带到一座偏僻的小屋里,山姆在小屋周围撒上了盐,以驱逐可能有的邪恶生物.他感谢迪安救了他的命,但迪安却说,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因为他发现自己渴望杀死那些邪恶生物,即使他明知道杀死他们等于杀死那些被附身的人类.约翰醒了过来,说他为自己的儿子感到十分骄傲.说话间,灯火开始变得昏暗,山姆和父亲都在情绪激动中,没有留心,但迪安注意到了,魔鬼到了!约翰让山姆出去察看那些盐是否还在,向迪安要那杆枪.迪安把枪递到一半时却停下了-他了解父亲,父亲不会这样做!他把枪对准了约翰。

  山姆冲进房间,看着两人,问怎么回事。约翰说迪安突然间发了疯,请求山姆必须相信他。山姆摇头了,说一直以来跟他站在一边的只有迪安,他也只会站在迪安的一边。约翰无可奈何,让迪安尽管开枪。迪安却下不了手。约翰大笑起来,他的双目变成了橘红色,把兄弟俩一把顶在对面墙上。枪飞了出去。他大笑说圣水是对付不了像他这般魔力强大的生物的。显然,父亲被附身了,他大笑着说,这么设计兄弟俩比直接杀死他们更加有趣。占据梅格身体、被迪安杀死的那个邪神是他的孩子,他要复仇。山姆问,他为什么要害死他们的母亲。魔鬼狞笑道,因为她妨碍我得到你,还有和你同类的儿童!魔鬼嘲笑迪安道,别看你为家庭为父亲牺牲良多,但你父亲最爱的还是山姆!他从来没有关心过你!山姆腾出手来,抓住了枪。魔鬼笑着说,你杀了我,你就杀了你的亲生父亲!山姆回答,“我明白。”然后开枪射中了父亲的腿。约翰倒在地上,魔鬼也受了伤。山姆用枪抵住父亲心口,准备开枪。但迪安大叫着乞求他住手。魔鬼看出山姆的决心,逃脱了。

  山姆拉起父亲,迪安开车送父亲去医院。约翰暴跳如雷,因为山姆没有射死魔鬼,他责怪儿子根本不应该管自己,杀死那头魔鬼才是最重要的事。山姆无法认同。正当两人为之激烈争辩的时候,一部大卡车撞伤了他们,司机双目发直,显然被魔鬼附身了。他走向昏迷不醒的父子三人。

  (第一季·完)